广東省香港市

內容: 
自由標籤: 

2052年,在香港的大街上,再看不到任何被視之為落後的繁體字。就讀於德望的冯颖,正在旺角街頭一邊使用已置入其手臂的智能電腦一邊用普通話跟同學在聊天。廣東話在這時已被視為方言,在學校裡說廣東話,會被同學們恥笑,被老師們聽到,更絕對會受罰。這年頭,只要滿18歲,就會被安排安裝智能電腦在手臂內,美其名是贊助國民,實際是監控,所有你到過的地方、說過的話、消費的紀錄,都一清二楚,用作計算你的國民分數。分數越高,在社會上地位越高,如當官的,一定是最高分數的那群人,當然,你若是高官的家人,分數亦會被獎賞。

時間回到2019年,冯颖的爸爸正在當年的軒尼詩道抗議《逃犯條例》通過,是在二百萬名參與反送中遊行的抗爭者中較激進的其中一位,這次活動及後在中國歷史上被定性為暴動,在冯颖的中學電子書本內只用了極短篇幅記載,而內容卻是百萬人遊行支持通過修例。今天,她的爸爸在商界頗有名氣,看著新聞對冯颖說:「你看看法國這群學生,對政府不滿便罷課走到街上燒車輛抗議,損害國家利益,你千萬不要學他們。」今天一臉稚氣的冯颖,不大明白法國的學生為什麼要對抗自己的祖國,斷定他們一定是壞哥哥姐姐。覺得自己出生在有黨悉心照料的地方,實在太幸福,她今年的生日願望是希望能親眼目睹偉大的國家主席。

歷史不斷在重演,當年有一群年青人參與民主歌聲獻中華聲援八九民運,一大堆害怕極權統治而移民加拿大的人,在30年後的2019年,在民主國家居住卻隔空支持自己當年唾棄的極權國家,批評反送中人士搞亂香港。這群人大多盤算著自身的利益如其生意及物業價值會否受到影響,徹底地忘記了1989年的自己。冯颖的爸爸當天看著他媽媽的偶像在台上說年輕人9唔搭8,很是氣憤。今天,他變成了這類人了,歲月的洗禮及經歷可令一個人徹底改變,年輕時純真的心正被利益蒙蔽。

然而,這一刻他仍未意識到金錢已經不再重要。擔當了世界工廠多年的中國,配合國民極低的環保意識,香港市亦早已被波及,到了水深火熱的程度。最致命的,是距離香港僅90公里的惠州核電廠,在數年前已步上了切爾諾貝爾及福島核電事故的下場。可是在中共極權統治下,人民根本無法知曉,直到近年香港人不斷出現不尋常的症狀及死亡個案……

從來,自由的宗旨就是大家都可持有不同意見並互相尊重,可是有些人,會因應自身利益而改變立場,最令人嘔心的就是這種人。說抗爭者在搞事的,只有兩種人,一,是從小受的教育跟普世價值不同。二,是為了金錢埋沒良心的人。只要受過正常教育而智力正常,一定懂得分辨是非。如果我們的祖先不論該政權有多腐敗都一一服從,那中華如何能夠統一,如何經歷夏、商、西周、東周、春秋、戰國、秦、漢、三國、晉、南北朝、隋、唐、宋、元、明、清?

人從出生開始便懂崇優,是天性,不是為反而反,在有選擇之下,一定會選較優的。喜茶、探魚等等都是近年香港年青人趨之若騖的內地品牌,願意來回花一整天到強國排隊品嚐的火熱餐飲店。為什麼?因為香港年輕人從小接受正常教育,懂獨立思考、懂分辨優劣、也懂辨別是非。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