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崇銘:反送中,給教育局局長的信

內容: 
自由標籤: 

作者為高教公民研究總監

反送中運動的一個重要特色,是參與者的年紀都特別輕。除了不少正在暑假的大學生,還多了不少參加罷課和示威的中學生。自2012年反國教運動以來,就連中學教育變得愈來愈敏感,彷彿早已變成了另一個政治戰場。

新生代的年青人對前路愈來愈迷茫,對現實政治則感到愈來愈絕望,難免會愈來愈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甚至抱持寧為玉碎的極端心態。不是我不明白,置身政治風眼的崗位並不好受,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誤觸政治地雷。不是我不明白,現在當教育官員的較以往困難得多,還要時時刻刻留意中港政治的各種禁區。不是我不明白,楊潤雄局長也不過是公務員出身,並非什麼根正苗紅的政治人物(蔡若蓮副局長則另作別論),無非也只是希望平穩渡日,不會故意弄出些什麼亂子來。

但我卻真的不明白,在反送中運動來勢洶洶之下,涉事問責官員表現異常拙劣,醜態百出;但既然議題本身和教育局並無直接瓜葛。教育局官員若有起碼的政治常識,也用不著把這個政治炸彈揹上身。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教育局官員還要高調回應事件,甚至直接向學校加諸強硬的口吻,指學校作為僱主,「有責任管理員工及監察他們的工作表現」,「若個別教師在工作時間未經學校批准而缺席,或沒有履行職務,學校須明確指出有關行為實屬不當」,諸如此類。

其實最近天氣相當不穩定,不少人都會患上流感等傳染病,教師學生病倒請假也是尋常不過。難道又要勞煩局長發封信,提醒他們必須「經學校批准才能缺席」?不少old seafood上堂得過且過,日日番學便是在等放學,難道又要勞煩局長再發封信,提醒學校「有責任管理員工及監察他們的工作表現」?教師固然希望能教育下一代明辨事非,做個有骨氣的人;但也可能只是出於擔心學生安全,而到示威地區看望學生情況,反正這都是不同教師的個人取捨,沒有什大不了的。我真的不明白,為何教育局官員沒有加以安撫,緩和情緒,卻偏要火上加油,添煩添亂?

我真的不明白,治港班子常大談做好年青人工作,加強和他們溝通,卻一味只懂擺出這種官威,採用一貫的威嚇性口吻。恫嚇的對象不但是莘莘學子,還全覆蓋學校、校長和教師。這並不是為人師表的正常榜樣,更絕對不會是個好的榜樣。林鄭月娥已親身示範「阿媽教仔」的方式,來看待她作為特首與市民的關係,結果為大家帶來了不少的笑談。這些都清楚反映香港當前的「家長式管治」,是如何與民意極度脫節,和現實政治相距何止十萬九千里。當問責官員不斷單調重複地說,會聽取意見,汲取教訓,盡力做好餘下任期的工作,難道市民就沒有責任「監察他們的工作表現」?

交稿之際,忽聞董建華指反送中和通識教育失敗有關。我想假如讓他(或他欽點的人)再當一次特首,大概不會把通識教育改為國民教育,而是改為奴才教育才肯罷休。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觀點版,特別嗚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高教公民」

延伸閱讀:
「高教公民」成立宣言:學術自主 公民自強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