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是「外國勢力」

內容: 
自由標籤: 

攝:Alex Leung

中共、建制派及其幫閒輿論包括一些讀書愈讀愈蠢的所謂知識份子,將香港當前的亂局和一切問題,全都歸咎於所謂「外國勢力」或「外部勢力」。香港長期存在「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我不會反對,因為這是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也是香港賴以締建繁榮穩定和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和足夠條件。不過,進入討論之前,大家先要搞清楚什麼叫做「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

中共不承認雙重國籍,只把香港人的外國護照當作旅遊證件,所有黃皮膚、黑眼睛的華裔,不管是土生土長抑或來自大陸或其他華人地區如台灣以至海外僑胞,一律當作「中國公民」看待,卻沒有同等的國民待遇(當然,很多人都敬謝不敏),而真正非華裔的香港人,如要成為「中國公民」,則要歸化入籍,知名例子有原是加拿大人的盛智文和英國人的盧維思。

這樣子的國籍法和移民政策,既嚴重脫離現實,也不符香港戰後開始發展的歷史。

大陸解放之前,香港雖然是英國殖民地,卻和中國大陸關係密切。按照滿清與英國簽定三條中華民國承認(二次大戰後,英國本將香港歸還中國,但蔣介石政權沒有接收)、中共不承認卻實事求是地按照有關條款進行中英談判(不然回歸日期就不會是三條條約屆滿後翌日的97年7月1日,當然,對中共來說,「回歸」嚴格而言也是香港本位,政治不正確,所以官方的說法是「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和治權」)的條約,只有港島和九龍界限街以南才是永久割讓予英國,界限街以北和新界只租予英國,租約在97年6月30日期滿。因此,大陸解放前,香港與上海的租界情況差不多,英國有管治權,卻不能阻止中國人合法入境,抗戰時期,大陸人逃難於香港,淪陷日治時期,則避難於澳門,香港也是孫中山策動民國革命及抗戰時期游撃隊活躍支持全國抗日的基地,說香港和中國歷史上不可分割,其理正在於此。

1949年之後情況開始改變,中共解放大陸至深圳卻步,不收回香港不是尊重三條條約或害怕英國,而是實利主義使然,需要在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兩大陣營冷戰時期由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圍堵中國之際打開一個缺口,所以毛、周定下「長期打算、充分利用」的對港政策,對香港主權問題無限期擱置。那邊廂的英國同様是實利主義至上,基於國家利益,率先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默許中共利用香港進行走私活動,補充中共建國初期資源匱乏;對香港,也是沒有長遠打算,所以採取所謂「自由放任」政策,讓其自生自滅。

不過,歪打正著,因為中英對港「無為而治」,香港反而因著來自四方八面的難民自我掙扎求存,在這個「借來的空間」和「借來的時間」發展起來。不錯,來自中國的難民佔大多數,九成以上,尤其是來自中國大陸最資本主義和西化的上海資金、技術、人才和國際貿易關係,對香港的工業貿易經濟基礎發展,貢獻良多。但戰後來自東南亞的華僑和族裔如印、巴、菲以至西方國家包括白俄的也大有人在,他們都在香港落地生根,與香港戰後的發展息息相關,在不少行業更是有份奠定根基,例如菲律賓人對本港流行音樂的貢獻、印度商人夏利里垃家族搞經貿、猶太嘉道理家族做電力酒店、賽馬事業的俄羅斯及其他族裔練馬師……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香港人。如果硬要以血统劃分,他們全屬所謂「外國勢力」或「外部勢力」。但香港作為國際城市的發展,由是建立雛型。

香港前途問題湧現後,「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吊詭地和諷刺地更是蓬勃發展。英國雖然在中英談判前更變了香港的BDTC屬土地位,將土生土長及在香港歸化英籍的港人變了英國海外公民,但連同八九六四後英國為穩定民心發出的五萬個居英權,香港目前至少有百多二百萬個英國人或英籍人士,包括很多問責高官和建制派權貴在內。香港前途問題特別是六四後爆發信心危機,取得外國䕶照和國籍的香港人就更多,美、加、澳、紐、新、葡、台、日、泰、馬,以至歐洲及其他國家….根本不計其數。如果加籍港人居港官方統計約三十萬,非官方估計則達五十萬,推算全港現時擁有海外國籍或居留權成為「外國勢力」或「外部勢力」的人數,大膽說近一半,即四百萬,也不為過。何況,我們還未計來自大陸新移民的富豪權貴及國家領導人家屬如肖建華、孟晚秋之流,以至有一定財力的中產階級,全都因為擁有外國國籍和居留權自動成為「外國勢力」或「外部勢力」。還有,真正來港工作和定居的非華裔的外國人,上至金融才俊,下至南亞裔黑社會僱傭兵,全都是貨真價實的「外國勢力」和「外部勢力」。愈說下去,恐怕並非屬於「外國勢力」或「外部勢力」的香港人極可能是少數,連我「以前的朋友」如今站出來指控「外國勢力」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的陳文鴻家內和家族內也有「外國勢力」,說香港沒有「外國勢力」,真的是不符事實的笑話啊!

絕大部分香港人都是外國勢力,香港才有可能由一個寂寂無名的漁港發展成為今天世界注目的國際金融中心。我們應該引以爲傲,不必妄自菲薄。如果中共不兌現向香港人和國際承諾的真正「一國兩制」政策,落實不折不扣的高度自治,實現名副其實的港人民主治港,屬於「外國勢力」的香港人因而要求獨立,或由國際共管或聯合國托管,完全合情合理。外國保護僑民在港權益,是不可推卸的國家責任,於法有據。因是之故,我們不但歡迎各國更應該要求她們履行政府義務,介入香港當前的危機。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