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想這樣的社會對立延續擴大到幾時?

內容: 
自由標籤: 

《失足月娥奔錯月》
月娥雖非月中娥,影寂天深一夜多。
曾有躊躇遷鶯奮,惹得垂喪敗犬蹉。
欲渡蟾宮行錯藥,卻陷溷軒入別窩。
機心枉自淪離索,逝水榮名汝奈何。

《挾警自重》
好打林鄭不能溜,挾警作倀望息憂。
有牌勇武撩交打,無證行咇嘍隻揪。
傳召耶穌停神諭,拘留關帝斬雞頭。
憑陵尚有頂爺撐,長官意志助籌謀。

《警賊成公安》
陀槍擸棍嘍隻揪,如此警隊第幾流?
一身裝備原公器,三萬健兒結私仇。
員佐出位做班長,高官龜縮變梅香。
專業警政四不像,公安城管已登場

《悍吏與暴徒 》
狂妄傲慢逞本色,剛愎為官氣焰浮。
當天黑面絕群諫,今時白眼惹身羞。
壽終正寢難言撤,死到臨頭那堪留。
有此特首如悍吏,無怪差人似暴徒。

單憑常識都不難明白,當要處理危機的時候,如果明顯知道有一個源頭危機會產生一連串的連鎖反應,那就首先應該把這個源頭加以控制和處理,以避免往後的一連串危機爆發。

如果先不糾纏於由二月中至六月中那四個月之內,政府及奴材派議員所犯下的嚴重錯誤,到了6月9日發生了百萬人上街,政府仍然是堅持要在錯誤的道路上走下去。先是要在6月12日的立法會中恢復對《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作二讀,明顯是想繼續依恃立法會內奴材人頭夠多來強行通過。到了6月12日立法會外意外出現了大批年輕人製造的佔領金鐘事件,政府還是透過警方,利用少數人衝擊立法會外警方防線的局部衝擊事件,「全方位、冇區別」地施放催淚彈及使用武力。目的似乎也是要盡快清場,讓立法會可以照常開會,在一個多星期之內速戰速決通過法案。政府大抵以為,一旦過了骨,香港市民就只能無可奈何。

但事情弄至如此嚴重的警民衝突及明顯的警方濫用暴力事件,政府終於在6月15日宣布暫緩二讀。但眼見年輕人竟然被警方如此粗暴的暴力對待,明顯已經不能再壓抑香港人的怒火,也令壓抑多年對制度的不滿一併爆發,於是出現了6月16日人數更多的大遊行。

由當天到今不足一個月內出現的情況,就不需要再逐項重複了。有一點很清楚的,是政府沒有吸取之前錯誤的教訓。既然已經無法推動條例的修訂,要處理的就是要平息這個錯誤中產生的政治連鎖反應。政府的首要目標應該就是盡快撲火。但6月18號的記者招待會,除了那個毫無誠意的所謂道歉之外,沒有官員問責,也拒絕正式撤回。對於6月12日的警民衝突及是否暴亂問題,政府也拒絕作獨立調查。這個決定無疑是讓火頭繼續蔓延擴大。

政府大抵是認為經過兩次大型遊行之後,市民反對政府的動力會隨之淡化。但接近一個月下來的事態發展,證明政府再一次完全判斷錯誤。

要迴避正式承認自己一再錯誤,特首林鄭月娥跟着便繼續犯下更多的錯誤。她在失蹤過多星期之後接見警方代表,談話內容讓人覺得林鄭月娥是要挾警自重,把事件的焦點轉移成為警民之間的矛盾,來逃避自己應該承擔的政治責任。如果報道中的談話內容屬實,她根本就是搧風點火,令今天出現的、還在升溫中的警民矛盾變成更難扭轉。

示威者提出了五個訴求,只要政府盡早在比較關鍵的一兩項上作出妥協,局面應該遠比今天好。說要不起訴被捕的示威者,難度可能確實比較高。因此,先後都有不少較為開明的,有公信力的社會人士出來為政府說項,包括曾鈺成、也包括李國能先生。因此,如果政府願意清楚表明撤回條例草案,政府又願意作一個不針對警方的、而是全面的獨立調查,相信很多人都會收貨,往後一連串事件的動力也將會大大降低。這效應應該是一個很有可能會發生的「如果」,前提當然是「如果」政府願意作出合理的退讓。問題是後邊這個「如果」確實沒有發生。

被政府推向風眼的警方當然對獨立調查有保留。但當時如果只說明獨立調查不是要追究個別警員的行為,因為對個別警員的投訴,自有警監會及警察投訴課來處理。如果這一種獨立調查警方都反對,只能說明警察自己心裏有鬼。如果沒有犯錯,怕什麼調查?

可惜也就在這個時候,已經需要挾警自重的特首,已經連推行獨立調查的膽識都沒有了!她剛於某商會晚宴中所說的「不會出賣警隊」,充分反映了她不惜無視警隊管理犯下的一連串錯誤,也不敢對多番警暴事件及個別警員違反紀律的問題作全面的獨立調查。還說什麼好打得?還說什麼自己有為?還說什麼自己願意為香港做更多的事?事實是連這麼基本的她都不願意做!

因為要挾警自重,因為要倚靠親建制的藍絲來抗衡示威者,就連6月30日那個充滿「打爛仔交」特色的所謂「撐警大會」中,第一次出現的嚴重針對個人的暴力事件,警方的處理方法竟然與6月12日那天完全不一樣,政府也完全沒有像之前一樣高調指責所謂暴力。如此雙重標準,當晚就已經可以預計,7月1日回歸日大遊行必然有可能會出現以暴易暴的反應。我們都只是低估了年輕人的怒氣與破壞力。也必須公道,有部份年輕人確實犯了法,但當天的衝擊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比之6月30號那個「爛仔五毛藍絲黑道撐警大集會」,如果說到譴責暴力,林鄭月娥及政府的反應是否有點輕重不分?也對年輕人太不公平?

現在如果真的要推行一個全面的獨立調查,可能要覆蓋的就不單是6月12日那一天了,還包括6月30日,7月1日衝擊立法會事件及警方的部署是否有圈套成份,也要包括了7月7日在旺角出現的警方嚴重違反紀律及暴力事件。與這些事件相關的影像在互聯網上可以說是要幾多有幾多。

這些完全可以避免的後續衝突,正是因為林鄭月娥拒絕及早在源頭撲火所做成。她有份激化的警民矛盾,已經去到難以在三、五年之間舒緩的處境。光復屯門公園當天,只是一個區域性的事件,也竟然要勞動警務人員出動胡椒噴霧及紅旗,目的竟然是保護使用暴力襲擊人上的士逃走。九龍區大遊行那個晚上,竟然有警員違反紀律拒絕出示委任證,但警方的管理層及不發一言;又再有警員嘍示威者隻揪;最近幾天,更有部份警務人員下班之後,竟然以「藍絲」的角色去衝擊應該是最沒有衝突性的連儂牆。又有報道說,竟然有中聯辦的官員吹雞動員鄉事派來反對連儂牆。事實上,也有鄉事身份的人士以暴力方式歐打只是和平貼上心願的青年人。如果連這一種最沒有對抗性的渲洩方式也可以如此暴力壓抑,甚至有警員參與,政府繼續一言不發,政府又憑什麼去譴責有市民要以暴力來回應政府的施政暴力及其支持者的建制暴力?

政府如果還不盡快想方法從源頭上把可以引起一連串連鎖反應的炸彈拆除,這一次因為《逃犯條例》修訂所引起的抗爭將難以估計如何及幾時才能平息。就算始終會有冷靜下來的一天,但事件對社會造成的有形及無形破壞也只會延續得更長久。

政府及特首林鄭月娥已經犯上了一連串的錯誤,除了引致一連串的事件,令政府陷於停擺及社會長期處於緊張狀態之外,也令今天要扭轉這些錯誤的代價及難度更高。

但問題始終要處理,也絕對不應該讓今天的緊張氣氛延續、擴大、及向更多方位擴散下去。現在,也只有政府才能主動拆彈。如果林鄭月娥真的對香港仍有一點點的責任感,如果她對自己還有一點點道德要求,如果她要向世人證明不是如很多人觀感般卑劣,她盡快去作一些令自己難堪一時的決定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