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果林鄭月娥再不下台,整個香港將會進入“無政府狀態”

所有香港人在經過了血淋淋的六月及七月上旬,無論是否反對逃犯修訂條例,抑或是親政府人士,香港人在精神及肉體上都真的很疲累。香港社會呈現巨大的撕裂。而香港社會將會面臨一個更加嚴峻的問題,就是香港特區政府將會完全喪失管治能力,香港將會進入“無政府狀態”。原因是因為香港特區政府已經喪失任何管治的合法性及正當性。

究竟什麼是“無政府狀態”呢?無政府狀態(英语:Anarchy)一詞源于希臘文「αναρχία」,原意指無執政官狀態,現常指事實上的無政府狀態,特徵如下:(一)缺乏基礎建設、(二)沒有法律來保障基本人權、(三)社會治安極度差劣、(四)反社會人格的溫床、(五)沒有貨幣機制交易生活必需品及需要以物易物。香港的現狀符合了以上(二)、(三)及(四)共三個特徵。

筆者現在想將香港現狀的以上三個特徵給予讀者分析。

第一,現在香港並沒有法律來保障香港人的基本人權。在6月9日103萬香港人和平理性上街遊行之後,一批勇武的抗爭者在6月10日的凌晨時分衝擊立法會大樓,而香港警察竟然出動“速龍小隊”圍堵抗爭者,並已超越正常程度都武力對付這些抗爭者。在103萬香港人上街遊行之後,林鄭月娥擺出一副完全漠視民意及高高在上的傲慢姿態,表示逃犯修訂條例將會如期在6月12日於立法會恢復二讀辯論。這激發數以萬計的香港人在6月12日到金鐘政府總部及立法會一帶進行更激烈抗爭,年輕人更將抗爭行動升級。可悲的是,年輕人抗爭行動的升級換來的是香港警察以橡膠子彈及布袋彈這些可以致命的大殺傷力武器血腥鎮壓示威者。香港警察不但如此,他們更像一些屠殺手無寸鐵平民的軍人,把只是想運送樽裝水的搬運工人壓在地上並拳打腳踢致到重傷,用催淚彈向正在報道現場情況的外國記者發射,及十幾個防暴警察圍毆一個沒有作出任何反抗的年輕少女。香港警察是真正的殺紅了眼。香港警察現時的暴力行為與在1937年進行“南京大屠殺”的日本皇軍可以相提並論。更甚的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及林鄭月娥先後召開記者會,把金鐘的嚴重警民衝突定性為“暴動”。之後,一些遍體鱗傷的抗爭者到了附近的醫院就醫,香港警察竟然強行闖入急症室拘捕這些抗爭者,粗暴剝奪香港人應該有接受醫務人員治療的基本人權。筆者認為這些都顯示香港警察已經不是在維持社會秩序治安及為香港市民服務,而他們正是在為林鄭月娥這個“女魔頭”消滅任何異見人士,香港警察已經成為特區政府繼續苟延殘喘的唯一依靠。

第二,現在香港的社會治安極度差劣。現時香港18區都有“連儂牆”的出現,香港市民自發把自己反對逃犯修訂條例及爭取民主自由的聲音,都寫在一些小字條上並貼上一些屬於公共空間的牆壁上。然而,本身是一個可以讓香港市民透過和平理性優雅方式表達意見的地方,變成罪惡及暴力根源。最近這幾天,很多上了年紀的“藍絲”人士,故意到這些連儂牆進行大肆破壞,並圍毆及用極端暴力對付守護這些“連儂牆”的年輕人。很多圍觀的香港市民看不過眼便報警,香港警察到了現場之後,他們竟然刻意放走這些“藍絲”暴徒,將事情不了了之。而很多休班警察及退休警察都仗着香港警察的撐腰,他們會無故聯群結隊襲擊支持民主自由的香港市民。另外,在7月7日九龍大遊行結束之後,一些市民佔據了尖沙咀的廣東道,然後由廣東道步行到彌敦道,而這些和平抗爭的香港市民就在旺角彌敦道無緣無故受到香港警察的前後包抄。香港警察用警棍及盾牌亂棍毆打示威人士及在場採訪的記者,並粗暴對待幾位到場調停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包括區諾軒及公民黨的譚文豪。

第三,為何香港會變成反社會人格的溫床呢?因為法治的淪喪、道德價值的敗壞、社會秩序的失控及社會整體的撕裂,都會造成一個很壞的社會環境讓香港的小朋友在後天培養成反社會人格。原本反社會人格是基於遺傳而產生的,但如果小朋友後天在經濟條件富裕及優秀的原生家庭下培育,反社會人格便無法發展出來。相反,本身這個小朋友已經有反社會人格的基因,在香港現時這麼惡劣的大環境下成長,這些小朋友很容易培育發展成有反社會人格。

筆者除了想表達香港已符合以上三個無政府狀態的特徵,香港還有一些現象表現出特區政府已完全沒有管治能力,包括喪失合法性及正當性。

在6月14日,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及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都表示政府應該暫緩逃犯條例修訂的所有工作,以免激發市民與政府的矛盾及衝突。這顯示陳智思及湯家驊立即與林鄭月娥割蓆。在6月15日林鄭月娥準備在政府總部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逃犯修訂條例的工作之前,她在禮賓府接見了全體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不但用粗言穢語來侮辱林鄭月娥,他們更向她表達他們對2019年區議會選舉及下年2020年立法會選舉建制派選情的憂慮。筆者認為以上這兩件事都表明作為香港特區政府的執政聯盟,行政會議及建制派立法會議員都對林鄭月娥極之不滿。

而在7月8日,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與其他三位榮譽主席一同發信給自由黨的黨員,要求現任自由黨主席張宇人立即辭去行政會議成員的職務。田北俊亦點名要求另外兩位行政會議成員葉劉淑儀及湯家驊引咎辭職,為強推逃犯修訂條例而引發的政治風波問責下台。田北俊亦要求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這次逃犯修訂條例香港警察濫用武力的刑事責任。而田北俊的弟弟田北辰表示日後有政黨背景的人士不應加入行政會議,而他亦支持成立獨特調查委員會。筆者認為自由黨的“逼宮”及田氏兄弟的表態令建制派內部分裂白熱化及表面化。

現在,香港社會各階層由上而下都分為“黃”“藍”兩大陣營。“黃”“藍”兩大陣營過去一個月無論在家庭裏、教會裏、工作環境裏、公共空間裏、Facebook上以及Whatsapp群組裏都爆發“大規模衝突”,輕則口角,繼而動武。當然屬於黃絲陣營的會比較多人。雖然“藍絲”陣營的人比較少,但是他們仗着現在法律已經保護不了普通香港市民的法律真空,不斷欺壓支持民主自由的“黃絲”。這個其實是一個計時炸彈,只是不知道什麼時間爆炸。因為沒有人會被不停攻擊的,而對方又不被法律制裁的情況下,繼續打不還手。本來年輕抗爭者不還手是期望能站在道德高地,讓全世界人看到香港人的公民質素是有多高,以及希望香港警察能夠拘捕使用暴力的“藍絲”暴徒。但是年輕抗爭者始終是人,面對別人攻擊的情況下,自衛反擊是反射動作。而現在香港人都知道香港警察是不會公正執法,而是選擇性地執法,偏幫“藍絲”暴徒,所以筆者相信年輕的抗爭者日後會冒着被拘捕的風險,用雙倍的武力向這些“藍絲”暴徒還擊。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公共衛生學院公布研究報告,指出本港出現疑似抑鬱症比率由2011至2014年期間的1.3%,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升至5.3%,至最近6月至7月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期間更攀升至9.1%。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形容,社會已出現「精神健康疫症」,而且沒有疫苗,亦未能評估是否已達高峰,情况令人擔憂。香港真的出現了巨大的撕裂,香港真的病了!

筆者認為若果北京接納林鄭月娥引咎辭職下台,將能夠大幅度消除民怨並修補社會撕裂。因為整個逃犯條例修訂的始作俑者就是林鄭月娥。雖然有一些社會賢達例如陳方安生及李國能都表示換了特首其實沒有太大作用,但是筆者認為“解鈴還需繫鈴人”。畢竟在政治倫理上,一個政府的首長如果面對社會如此大的反對聲音及不信任,他一定要問責下台。如果這次習近平願意借林鄭月娥的人頭一用,或者能夠短期內化解香港進入“無政府狀態”的管治危機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