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紙與表達自由 (下集)

內容: 
自由標籤: 

【人權小知識】撕紙
昨日提到表達政見的Memo紙可享表達自由保障。若要限制表達自由,須有明確法律規定,出於必要,合乎比例。

如果Memo紙的言辭構成恐嚇或涉嫌煽動即時暴力,則可能有刑事責任,警方可依照檢取證物的程序處理。若涉及誹謗,則屬民事,當事人可入稟法庭。

若Memo紙涉及個人資料,譬如姓名和地址,是否違反《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第64條「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得的個人資料屬罪行」?

第64(2)條訂明「(a)任何人披露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而取自該資料使用者的某資料當事人的任何個人資料;而(b)該項披露導致該當事人蒙受心理傷害,該人即屬犯罪」。

現時未有案例可供參考。不過,控方需證明貼街招的人「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取用資料當事人資料。如果某機構員工未經機構同意,使用該機構資料庫的個人資料,並將之製作和貼街招,第64(2)條則適用。但如果貼街招者僅從街頭、社交媒體或網絡論壇看到該等資料,而街頭、社交媒體或論壇為公開性質,則難以說成未經資料使用者同意,第64(2)條未必適用。至於「蒙受心理損害」,應憑專家譬如醫生證明。[1]

註:
[1] 黃啟暘 – 腸《起底一定犯法?錯曬!》2019年7月4日。檢討《個人資料(私隱)條例》的進一步公眾討論報告。2011年4月。段3.72。

延伸資料:Memo紙系列上集
表達政見的Memo紙可享表達自由保障 2019/7/12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