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青人要面對多大惡恐懼才會不顧生死從天橋跳出去?

內容: 
自由標籤: 

今天,即使作為社工,也非常憤怒和痛心,本來只是希望確保警察不要暴力對待年青人,卻看見一場令人膽顫心驚的一幕…

下午,本來和平遊行的市民,因為部份警察過份緊張,未能冷靜處事,對遊行人士隨便舉出輕便胡椒噴霧,令市民於樓梯或天橋也被胡椒水所傷。

之後,有一架警車駛入遊行道路,遊行人士當時非常緊張,這時一批防暴由警車衝出來,個別警察甚至情緒非常不穩定,奔跑追向已後退或已上行人路的遊行人士,更對跌倒在地的伯伯企圖揮警棍,幸好有社工及時阻止,當時伯伯已抱頭縮作一團。個別情緒激動的警察更追向後退較慢的市民,要同工喝止警察勿亂揮棍。

警察一輪衝擊後,本以為他們已撤退,市民也決定8pm撤退,明天再見。同時,大批警察開始清場,其實市民早已行往火車站慢慢離開。沒想到大批警察衝上天橋,並往上水廣場方向,突然衝入上水廣場追捕一名穿白衫的年青人,之後轉追另一名穿黑衫的年青人,有一名年青人受驚下衝出上水廣場玻璃門,並走向旁邊天橋,但因被警察繼續追出去,警察亦不讓同工及記者靠近,年青人無路可走,在同工眼前跳出天橋,警察回復理性和記者及時在天橋欄外拉他返回天橋,否則一條人命沒有了!究竟一位年青人要受多大驚嚇才會不理死活跳出天橋?究竟警察為何要這樣追捕和圍捕一個年青人呢?

即時防暴差點令一名年青人失去生命,但防暴仍然在天橋不斷阻礙市民回家,在天橋上不同位置駐守及向前衝。這天,不少市民被嚇例,不少記者被打倒,一位年青人差點送命,一位立法會議員被打,一班社工憤怒中。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