賓尼迪斯:在紐卡素的未竟之志,和對高層心淡的過程

內容: 

作者按:賓尼迪斯在The Athletic開設專欄,首篇文章是剖白自己離開紐卡素的原因和感受。他一方面揭露紐卡素只願開出與舊合約相同的薪酬,和禁止投資更新訓練場及青訓設施,欠缺誠意;另一方面,賓帥又講述自己在大連一方的計劃,並勉勵紐迷不懈地支持球隊。

作者:賓尼迪斯(Rafa Benitez)
出處:The Athletic(原題為:Benitez exclusive: Unfulfilled promises and loss of trust — the real story of my Newcastle exit)

「既來之,則安之」,我在The Athletic開專欄,首篇文章引用孔子的一席話為開場白。我在聖占士公園停留三年,紐卡素的人們無不談論我毫無預兆下轉投中超的決定。

我本不想說太多——我已經鼓勵紐迷去支持布魯士(Steve Bruce)和他的球隊。我卻留意上星期球隊行政總監Lee Charnley在比賽場刊的言論,不得不回應。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做。在將來,我想只談足球。

2016年,我加入紐卡素,並且全心投入。我受這裏的歷史感染,也看到球會的未來,希望成為球會計劃的一部分,以及與居於馬西塞特(Merseyside)的家人更相近。每一日我竭盡所能,哪管紐卡素降至英冠、哪管我收到比現在大連一方更豐厚的邀約,我選擇留隊。如果正如Charnley所說,我只為錢而決定去留,恐怕很早以前就離開了。

在漫長執教生涯——尤其是紐卡素時期,我向球會盡忠,向身在的城市、社區盡忠,鞠躬盡瘁。我寧可回看在東北的動人時光,而不是去否定自己的去留,或者我在這裏的一切。

紐卡素董事局本來有一年時間去處理我的合約,但在我們雙方於上季季尾會面後,卻開出我決不可接受的條件。他們跟我說不想投資青訓甚或訓練場——要是他們不喜歡,我大可以坦言為什麼艾殊利(Mike Ashley)拒絕這樣做。他們的計劃是奉行收購24歲以下球員的政策,而我認為這有限的開支不足以讓我們躋身英超前十。這次會面之後,我知道他們不會開出一份認真的條件。19天後,我得到的是跟三年前一樣的薪酬,而且轉會話事權比以前更小。Charnley在場刊裏說祖寧頓(Joelinton)的轉會於今年二月完成,足以說明很多我當時不解的事。這三年間還有許多期許未能達成,我不能相信他們了。

在我回到英超首季,球隊得到英超第十,全體職球員獲得花紅——偏偏教練團沒有。這讓我覺得,不續約像是一種懲罰。

到最後,我知道我不會獲得一份合理的續約條件,他們也知道我不會接納。我不可公諸於世,因為未經他們允許之下不可向傳媒透露半句。我當時只能像每位紐迷,盼望紐卡素賣盤一事能傳來好消息,一直等到六月尾。

但時間不斷溜走,我們可能在歐洲失業。我不能永遠等待。我要對教練團的每一位負責——Paco、Antonio和Mikel,還有他們的家室。

我不想賭上他們的未來。眼前只有三個選擇:如常留在紐卡素、等待球會賣盤,和接受新的計劃。對啊,在中國有一份肥約——的而且確,這是全新的大陸、全新的聯賽,我在這家新球會可以獲得更大的認同和尊重。下這個決定很困難,卻也清晰不過。

所以,我們才來到中超這家有萬達集團做後盾的野心球會。在大連,我們可以擴展鴻圖。雖然這計劃前所未有,但他們願意相信我們、聆聽我們,而不只是為了賺錢。他們向球探部門投入大量資金,為青訓學院、U-23和一隊建設全新訓練場,並甘願委以我們重任去指導他們。

中超有16家球會,每季有30場聯賽,加上盃賽和亞冠盃。中國足協願意拔擢新秀,像廣州恆大之類的大球會長年擁有比我們出色的年輕華將。此刻我們難以匹敵,而今季我們的目標是留在聯賽前十(現在排在第六),並且在茁壯成長。他們期待我們前人種樹,犬為後來者奠定基石。

這份體驗是一項挑戰,一項更甚於語言的挑戰。我曾在英、意、西三地工作,但與此不同。在此你需要一名隨身翻譯:在操練裏向球員傳授自己想法,還有向球隊演說、與電腦旁工作的媒體溝通。但這裏富有文化氣息:無論城市、食物和生活,都相當美好。正如前述,我們在此獲得尊崇。

在未來數星期,我會多講對時下英超的所見所想,但對於紐卡素,就只在這篇談吧。

我對紐卡素能說甚麼?在首戰前,我祝福球隊上下、球迷和布魯士,他們值得這份祝福。他們首戰對手是阿仙奴,而且新帥剛來,我們應給予他們時間。那些從英冠簽來的球員,已具備充足的英超經驗。結合那些年輕球員,像拿修斯(Jamaal Lascelles)、希頓(Isaac Hayden)、耶迪連(DeAndre Yedlin)和文基路(Javier Manquillo),加上新成員:艾馬朗(Miguel Almiron)和朗斯達夫(Sean Longstaff),連同具經驗的杜米特(Paul Dummett)、列治(Matt Ritchie)、杜巴夫卡(Martin Dubravka)、舒夏(Fabian Schar)、利祖尼(Florian Lejeune)、費南迪斯(Federico Fernandez)、舒爾維(Jonjo Shelvey)、寄誠庸(Ki Sung-yeung)、奇勒(Ciaran Clark)、達路(Karl Darlow)和艾蘇(Christian Atsu),足夠留在英超。

如果要取得比第十更好的成績,新援除了要有所發揮,更重要的是紐迷的支持——因為紐卡素大於一切,盡管他們未必樂於當中的過程。他們應當united,這才是Newcastle United。

星期天早上,我在大連打開電視,播放著舒利亞(Alan Shearer)入球的節目。你信嗎?真的。在每一球之後我看見紐迷開心的臉。毋須有人刻意向我提起,因為不久之前我曾在這地全心作戰,讓我想起紐卡素的歷史與未來。我不由得想起,一個18歲的紐卡素球迷,會怎樣去想此時此際的紐卡素?

祝一切安好,
Rafa

原文刊在此
體嘢 SportsYeah Facebook Page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