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對是次運動的批評,自由原則及公共理性的反思

我認為應該有理有節,在我們抗爭時,專重不同人的取向及自由,才是回初衷的行為。有些人如果真係有需要呢,難道我們不同理一些人的感受而令他們受害 ?

大家係為左件事,而去提意見,事實上係基於言論自由的民主協商。提點係因為共同體或社群的運動促進,要有這樣的討論,就可以帶他們入去反思。

指責,及基於理性及原則的批評,係二種不同的事。民主的意思,就住一個大方向,都應該有對於不同方式及做法的評價及糾錯,而且這個糾錯的過程一家係在言論自由的前提下發生。在任何人的言論及意向自由都不被拒絕及侵犯下,公共理性及真正的民主可以成為可能,否則,以拒絕自由之下爭取民主及自由就是不可能的。

政治邏輯中尊重地討論公議,需要有:,一,大家都認同的形式,討論規範及程序機制,二,大家都基於認同了的公共理性。因此我們要在他們中間或社交媒體創造條件。而另一方面,相信他們會討論及有糾錯機制。就是所謂「屌」(情緒指責)同糾正的分別。

所以我們的批評聲音,一定要講出他們的行為係會侵犯他人的自由。沒有人可以以他們自由,以傷害他人自由方式,來獲得一個社群的整體自由,公共理性及民主公議。

補充: 討論中行為科學的增強理論
其實拒絕或是所謂的「屌」 (不好呢樣個樣),心理學上係懲罰增強,會面芍即時拒絕反應,要在負增強(negative reinforcement or avoidance)的環境,起碼係在大家都輕鬆,沒有情緒性指責的環境(不喜歡的刺激),給予輕鬆親近的環境,讓大家可以開誠思考行動的策略。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