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in and Glory》:浮世欲真

內容: 
自由標籤: 

言語可以騙人,創作運用的敘事可以騙人,身體騙不了人。存乎人心的欺詐與誠實,兩者關係如同亞當和他的肋骨。天知道他被抽出肋骨時,是痛苦,也極為榮耀。

半真半假,亦真亦假,不辨真假。艾慕杜華新作《Pain and Glory》是技藝圓融的自白。有導演與舊合作伙伴的自白、與母親的自白、與舊愛人的自白、與身體和欲望的自白。服食海洛英後出現的幻象,以恰到好處的剪接交代、縫接過去與現在,也戲劇化過去與現在。導演的人生如戲,起落是無常,陷入精神萎靡,肉體無以為繼的狀態。隨著與舊作和解,與舊拍檔和解,導演每一個舉動牽扯出過去懸而未決的心事,一個接一個,對白和情節設計又寫得機鋒處處,令觀眾深陷在他的喜與悲。

看到他和舊情人擁吻的時候,還真的有被感動到。看年幼的他第一次與自己的欲望相遇,並落在如斯美好的暑夏的禮拜日早上,以一幅畫作結,也相當動人。然而最動人的,還是生命最原本的節奏——呼與吸,那個晚上他嗆喉,咳嗽不止,舊拍檔阿拔圖著他掌握呼吸節奏,也不止於導演,每個人,城裡的每個人,也當如是。要明白呼吸的深意,生之欲於是無比真確,對我來說,那才是欲望之初。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