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鐘便到」所象徵的遙遠距離

內容: 
自由標籤: 

有時覺得這個世界越來越荒謬。一個幾十年來不斷打壓及迫害記者及知識分子的政權,今天竟然以有一個不知是真記者還是真暴徒或是真特工的所謂記者被毆打作為理由,要調動十萬大軍壓境,威脅一個毫無軍力,沒有辦法以武力自保的小香港。如果真的是因此發生解放軍犯港,這與1937年日本軍國主義者挑起蘆溝橋事變有何分別?

「解放軍只消10分鐘便可到香港」,背後的訊息是「廣大的香港同胞,你哋識得驚未」?「和理非你們還不與勇武割𥱊」?識做,行過方便,那暴警就可以集中火力肆無忌憚打勇武了,那不更好嗎?

搞到咁大陣仗,背後的真正理由只不過是這個已經在它主權下的特區內,有一班人要求政府問責、要求有個獨立調查,也要爭取民主,令由這個政權扶植的那個傀儡特區政府招架不來!也因為是這個暴政眼皮下社會,竟然原來還有這麼多人,不知趣想爭取這個政權自己幾十年來曾經反覆承諾過、又已經寫進了《基本法》的「政制發展承諾」。

多少年來不斷違反民意、反口覆舌不守承諾已經十分可恥了,現在竟要以這個訴諸不遠的歷史甚至是單看當前現實便隨時足以讓這個政權自摑十個巴掌兼自收三件的理由作藉口,也可以說是具有不能再更黑的黑色幽默元素了。

現在還要透過天天被緊密監控著的資訉渠道、發動政權喉舌,編造及無限放大「打記者」這個事件來挑撥國內民眾對香港人的仇視。天天在打壓新聞自由的原來最重視他的記者不能被侵犯!如此有自我反諷意味的意識引導,可能就連黑色幽默都說不上,只能說是解決問題的政治想像力都貧乏得可恥。

有時想,這個中央政府及這個特區政府為何竟然會如此趕客?費盡九牛二虎之力,仍然與市民的期望漸行漸遠。天天唱國歌,間間學校升國旗又如何,民望與受支持程度都是持續向低走,收不了人心,只能靠霸凌,最終只能靠暴力恐嚇。

殖民地時代的我那一代年輕人,意識上還接受中國人這個身份,還為文革的完結激動,又為大陸說要走向現代化而感到高興,更曾願意考慮要為改革開放作點貢獻,也曾經對那個所謂中央政府有過微茫的期望。至於以前那個本地的殖民地政府,就算說殖民地政治有多萬惡,我們也不能不承認直到換旗的前夕,殖民地政府也是在持續進步及不斷提高向市民問責。

到了主權移交之後這22年,在這個特區新世代成長起來的一大批年輕人,有些更只有十多歲,可以說是特區新人類了,但竟然跑出來否定這兩級政府,有些更要抬出殖民地旗幟出來,去緬懷一個他們從來未經歷過但憑想像都可以肯定是更美好的歲月。現在究竟是主權移交已經22年了?還是由主權移交(即所謂回歸祖國懷抱)那一天計起倒退了22年?看來,這又是另一個不可能更黑的黑色幽默。

造成這種荒謬的原因可以有幾百個,不過歸根結底,一個最基本的因素可能就是「虛偽」兩個字!

處處只能以新宗主國的姿態來兇香港人的中央政府,粗暴得比殖民地政府更不堪。這個自以為發了財,更有底氣的政權,其嬴弱與道德力量的墮落,只能透過不斷以崇高口號來掩飾其政治品格的卑劣與無底線的淪落!虛偽到不但令道德潔癖較重的年輕人恥與為伍,現在就連見盡人性墮落的老鬼都覺得吃不消!

香港現在的政治體制,事事只知背靠這樣的一個中央作後盾,要有效領導這個社會已經很困難了,現在就連做返個似人樣、可以講句人話的政治領袖都變得沒有可能。加上出現了一個叻成咁的特首,只能與其團隊攬住一班奴隷派政客日日挑戰人類道德的底線!

警務署副署長在記者招待會上提出的指控,包括「任意打人,任用私刑,阻撓救援,罔顧人命」,究竟是在指控誰?如果說這些在過去兩個多月,用在香港警察身上最貼切,相信沒有多少還有點點分辨能力及良知的香港人會反對。誰手上有致命武器?受傷的那幾百人究竟是誰所傷?那一個在機場拔槍的警員為什麼會被人迫埋牆角?Facebook上那段片已經說明了一切,警務署的發言人竟然捩橫折曲!這些都是實實在在,作不了假!現在就連文過飾非都算不上,而是挈大眼講假話,如此虛偽,還指望爭取市民信任?就算一日開三次記者會又如何!

這樣的虛偽,還表現在毫無原則,評價標準只講政治需要的因人而異。如果在機場那兩宗暴力事件可以算是「超越人類道德底線」,那為什麼7月21日在元朗站黑幫恐怖襲擊普通市民的事件,政府到今天仍然是如此客氣克制?說要打擊暴力,只是打擊反對政府的示威者的暴力。警察更強更有殺傷力的暴力都是專業、都是必須?施用得更濫更不需要付上法律代價的暴力就都是恰如其分?與政府互通款曲的暗黑暴力,就不能說得太絕對?如此態度施政,怪不得十多歲的年輕人都不能不鄙視這個政府。

這些不勝枚舉的事例加起來,說得準確一點,只證明這兩級政府己陷於誠信墮落的谷底以下!除了那些五毛嘍囉愛黨盲毛及奴隷派政治蛆蟲甘心自盲雙眼捫住良心做傻仔之外,還可以騙到誰?

那個在深圳駐滿了大軍裝備的運動場,在地理上與香港真的只是一步之遙,看來真的只消十分鐘便可以大軍壓境了。但用了22年時間,或者加上回歸過渡期那十多年,就是差不多40年了,竟然最後還是要用上謊言及暴力威嚇這些下三濫招數,足以說明這個政權與這個特區人心的距離,也是與文明的距離,40年來就是相距更遙遙,已是何止十萬八千里了!

「只消十分鐘」!我們今天與惡的距離是這麼近,說明他們與文明的距離是多麼遙遠!所以難怪這麼多「香港同胞」真係好想割𥱊了,不過唔係同勇武割囉!七十歲咯!反省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