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實施臨時禁制令 只准旅客、員工進入機場範圍

內容: 
自由標籤: 

(獨媒特約報導)香港機場昨午(8月14日)實施禁制令,除了持有離境證明的旅客和機場人員之外,一般市民都不能進入機場室內範圍。如果違反該法庭命令,一律被視為「藐視法庭」。機場各個出入口均張貼告示,並設有鐵欄分隔進出的人流,各出入口均有機場職員把守,檢查離境旅客的證明文件。在機場巴士站出入口對出,約40至50人舉起紙牌和文宣,在機場門外向經過的旅客派傳單。

IMG_7045
機場職員檢查離境旅客的證明文件

機場巴士站入口範圍內有約30名警察戒備,機場內亦不時有警員巡邏。期間每當警察經過進入機場時,站於出入口外的市民對警察大喊「黑社會」、「香港警察,知法犯法」、「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口號。在禁制令的限制下,機場內的示威範圍縮小至接機大堂B前的空間,現時機場仍有少量示威者於禁制令容許的範圍內聚集,他們大多是在今午禁制令實施前進入機場的。地上擺放大量文宣傳單,有人以手推車自製小型「連儂牆」,擺放生果、乾糧和水,現場有人派發一些飯盒予示威者。

IMG_7021
鄧先生

仍然在機場內靜坐的鄧先生表示,自星期日開始參與機場集會,昨晚在警察還未到達前便回家,但有留意前晚(13日)有示威者如何對待內地「環球時報」記者。鄧先生認為,示威者較激動的行為和情緒都是源於8·11警察假扮示威者引起,即是有所謂的「鬼」混入示威者中,拘捕了很多「手足」。他明白為何示威者會懷疑該名內地男子是假扮記者,情緒亦會比較激動和憤怒。但他認為打人的做法不正確,將來需要改善。鄧先生認為,導致原本和平、理性的示威者如斯激動的原因,是因為政府一直不能給予合理回應。

鄧先生同意現場有示威者道歉的做法,但認為不應該在接機大堂道歉,而應在離境大堂進行,始終前日受集會影響的是離境旅客居多。另外,實施禁制令後,很多市民都不能進入機場,鄧先生認為連接機的人也被拒進入是不合理的。對於整個機場集會的運作影響更大,他認為很難再有類似的「和理非」平台,向旅客宣傳「反送中」運動。現時機場人流「有出無入」,鄧先生表示會留守到晚上,但仍然未知之後如何進入機場參與集會。

IMG_7004
王先生

另一位留在機場的王先生表示,前晚的機場集會是連日來最激烈的一日,他認同堵塞通道為旅客帶來不便,示威者是做得不太好,但都是逼於無奈的「選擇」。王先生指出,示威者道歉是合理,但是不能完全怪罪於示威者,認為要思考背後的原因,是市民被不公平對待而感到憤怒。而且,在情緒過後,示威者懂得反省和道歉。他認為支持運動的人有很多種,大家要懂得諒解。前晚發生的事,某程度上對於較保守的「和理非」會有影響,但是昨晚的是特殊事件而已。王先生指走到這一步,民意有其用處,但不能執著民意,要支持的人會明白事件的對與錯。

王先生表示,機場禁制令無疑是利用法庭命令製造壓力,認為機管局過份憂慮機場集會,而作出打壓行為。他覺得機場集會一直都十分和平,但機管局實行停飛和申請禁制令,示威者都是在被動的一方。現在更不允許市民接機,同樣為市民帶來麻煩。他最後表示期望大家在運動完結後,可以除下口罩見面。

記者:胡伊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