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時代

 

香港正正經歷著大時代。

而大時代,少不了丁蟹。

丁蟹是誰?

他孔武有力到可以空手打到人非死則殘,毫不節制。而且衝動、橫蠻無理、躁狂,頭腦簡單,但卻又諸多理論、自以為是,例如可以一拳將少女打飛,少女還擊時,卻又會問︰「妳為甚麼咁衝動打我,我做錯了甚麼?」

自認為對得起天地良心和對人正義,實際上卻做盡傷天害理的事;說話時滿口仁義道德,其實全是強詞奪理。強詞奪理到,即使殺了他的好朋友方進新,也可以說:「這件案的重點不在於我有否殺掉方進生,重點是在於──浪子回頭金不換!」

他永遠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永遠覺得自己有道理,永遠錯的都是別人,所以就永遠不會認錯。

既然如此,他的方式就永遠都是對的,包括愛的方式。那是一個可以愛到別人家破人亡的方式。

而他的好朋友,方進新,他是一個高貴的上流人士。在先進文明的香港作為股票市場從業員,生活富足、安逸。他是丁蟹情同手足的好朋友,可是丁蟹卻將他打到痴呆,沒法再從事股票工作。即使痴呆了,丁蟹還將他監生打死。

方進生的兒子,方展博。本來有父親的高尚、富足,可以更順利地展開人生。然而最後被丁蟹的後代進一步逼迫,唯有去台灣避難。

去台灣避難啊,少年的方展博。

回憶到這裏,已經忍不住淚水。

世界上就是有這樣的丁蟹,永遠比你強大,永遠強詞奪理,永遠正確的是他,永遠錯的是你。

然後,永遠都會說愛你,一直說愛你,為你好,然後你會家破人亡。

方展博好像常常會說︰「丁蟹,你唔好搞啦。」然後丁蟹會一直說是你的不是,他的字典裡永遠不會有反躬自省。

方展博一直只想好好過活。

相片轉自立場新聞

這個夏天的香港,很慘烈,高貴的方進新死去,方展博們正在夏日的街頭燃燒。

與期說是抗爭,倒不如說是少年方展博的精神,和丁蟹的邏輯決戰更為貼切。

兩個月來一直忍著情緒不受牽動,默默地希望各位安好。今天聽了當年的<大時代>主題歌和MV,再也忍不住,每一句歌詞,每一個畫面,一聽再聽,一看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