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迫爆旺角悼念周同學 斥警說法不盡不實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警方行動期間,於將軍澳尚德邨停車場離奇墜樓的科大學生周梓樂,今早不治。網民號召於各區自發悼念周同學,旺角有逾千人參與,市民企滿豉油街,需企出彌敦道及西洋菜南街,不少人攜鮮花蠟燭前來悼念,有市民民更激動落淚,多名參與者均認為警方就事件的解釋不盡不實。

網民號召晚上八時於旺角豉油街對出悼念周同學,惟七時半左右,參與悼念的市民已企滿鼓油街,不少人手持鮮花及蠟燭到來,有市民自製「周梓樂同學 英魂不朽 沉冤待雪」的横額。人群並不時高叫「殺人填命、血債血償」、「香港人反抗」、「星期一罷工」等口號及高唱《願榮光歸香港》,有不少人情緒激動忍不住落淚。晚上約9時,約200人佔據彌敦道,並將蠟燭搬出馬路繼續悼念。

無標題

即將退休的盧太從事教育界,她自言算是半個中產,「起碼有車有樓咁囉」,她指政見上自問是「淺黃」,「但平時都唔敢講太多,你知同事上司知你有出去遊行都幾麻煩,尤其係家長呀。」她指由6月起自覺政府太過份,「林鄭一意孤行硬推(修訂《逃犯條例》),真係無得唔走出黎。」及至7月1日示威者攻入立法會,「係直播睇到梁繼平除口罩個下,我眼淚係咁流,到底呢代年輕人做錯咩?佢本來有大好前途,宜家為左爭取應有嘅野而要流亡。」

無標題

盧太自此每逢有「和理非」活均會參與,談及周同學離世,一度激動落淚,「我都有個女,廿三歲,養到仔女咁大仲要啱啱入大學但突然死得不明不白,你話可以點?你話點會唔嬲?」話畢盧太已淚流滿面,需由旁人安慰。盧太苦笑道,「年輕人走出黎示威係為公義,今日我走出黎悼念係人性,算係贖罪吧,年輕人已犧牲太多。」

對於警方今日於記者會上重申,警員兩次進出尚德邨停車場時周同學並不在場,盧太認為說法未必可信,「咁點解有片段影到有警員在場,記者追問又唔解答?一定係有野隱瞞。」盧太批評警暴問題嚴重,「無number點投訴?制伏咗仲要繼續打,已經係酷刑。」她引述《孤星淚》劇中法國警官的下場告誡香港警察,「唔好以為世界只得黑同白,死守不義之法卻以為自己係正義之師。」

無標題

參與之一、護理系學生Neko認為,警方於記者會上未有道出全部真相,「阻礙救護車嗰20分鐘,警方無解釋過。」警方再重申當日未有派喬裝警員執勤,Neko質疑警方「講大話」,「咁既然無喬裝警咁片段影到嗰兩個黑影係乜?」她續指樂見今日「多區開花」悼念周同學,「始終將軍澳太多狗啦,旺角近又人多係好事。」

無標題

另一名參與者陳先生亦不接受警方於記者會上的說法,「記者問警方有無責任,根本無答過。」他續批評警方前後說法不一,「之前又話有入過停車場,宜家又話入左但周同學唔係到,但有片段影到警察係到。」對於警方指將召開死因裁判法庭,陳先生炮轟「警察根本唔可信,都係自己人查自己人」,認為警方不會承認於事件中的責任。

無標題

記者:李珈旻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