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橫行的世代

內容: 
自由標籤: 

11月已過了四分一,卻是香港市民難忘的一個月。

事件一

11月3日晚,大批防暴警察突然從沙田站外巴士站跑進新城市廣場,隨後封鎖進入新城市廣場的出入口禁止記者進入,其後從新城市廣場內帶走最少兩人。拘捕過程中,有被捕者大聲喊叫自己的姓名,卻被防暴警大力用手按著面部,動作粗暴,有需要嗎?被捕者大聲喊叫自己的姓名犯了什麼法,警察出手禁止明顯是不想大眾知道他的身份而有律師幫忙,留難恐嚇,昭然若揭。

事件二

11月4日,有救護車司機在大老山公路處理一宗交通意外,將病人送抵威爾斯醫院後,被「兩名警察過去逗」,指他沒有佩戴安全帶,將會出傳票控告,又稱事後「局長收到新界南交通部嘅幫辦打去救護站,話件事係誤會,唔會有傳票,唔會落charge。」警察跟救護本來是合作無間的,並沒有衝突的。這4個多月,我們看到警察不是按法例執法,是超越了法律,將仇恨加諸於市民身上。我們明顯看到警察見到救護拯救示威者而深深不忿,屢屢設法阻止,留難恐嚇,昭然若揭。

事件三

結婚是人生一大喜事,但是結婚同時是其他人人生一大憾事。由保安維持結婚典禮的秩序不足為奇,但是由警察維持警察結婚典禮的秩序則是公器私用。11月3日晚,警察於將軍澳結婚,在場示威者爆發警民衝突。防暴警察狂放近百粒催淚彈,市民爭相走避。部份催淚彈射向樓宇民居,入睡的街坊全被毒氣驚醒。當晚多人被捕,包括 1 名老人家斷骨及昏迷, 1 名示威者被警察打頭,全頭血, 1名急救中塑膠彈昏迷, 1救傷車由廣明苑把傷者送上車時,被警察再射一粒催淚彈襲擊,警察射完後上車收隊。最嚴重的是 1名科大學生在停車場內墮樓骨折、內出血、失禁,昏迷,現危殆,有機會成為植物人。警方事後表示,11月4日零時55分前並無警員進入停車場內,警方在1時05分才第一次嘗試進入停車場,試圖跟事件劃清界線,指出事件跟警方無關。及後,有汽車車cam片曝光,清楚看到該科大學生墮樓前一小時防暴警曾進出停車場,與警方說法有出入。雖然事件並未水落石出,但是種種跡象顯示,警察為了一己私慾,視法律如無物,屢屢犯錯,卻又設法掩蓋事實,造出人神共憤的罪行。721,831等等皆是。

白,是白道,並沒有犯錯的意思。
黑,是黑道,或跟黑社會有聯繫。
霸,是霸權,有法不依,沒有法例可管制的。
魔,是魔鬼,或造出人神共憤的罪行。

白警,是暗中報料揭示警方錯誤的警察。
黑警,是跟黑社會聯合陷害市民的警察。
霸警,是那些沒有法例可再管制的警察。
魔警,是那些沒有法例可再管制的,造出人神共憤的罪行的魔鬼警察。

這四個多月,沒有法例可再管制的警察依仗著權力製造種種惡行,造出人神共憤的罪行,我們身為市民仍然相信警察能按法例公平公正地維持香港治安嗎?我們仍然會袖手旁觀讓警察橫行嗎?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