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看韓片《殺人回憶》:「誰是兇手」背後的後現代主義及人性批判

內容: 
自由標籤: 

最近韓國一宗出人意表的新聞令人紛紛回看這部2003年的電影,就是1986年至今仍然是懸案的「華城連環殺人案」事隔33年正式破案,韓國警方於當年的證物找出確認是兇手的DNA後,多次盤問在監獄服無期徒刑的50代囚犯李春載(音譯)後,最終承認了罪行,而且更破了多宗仍為懸案的相關殺人案。而多部影視作品均以此為題材,除了2016年韓劇《Signal》之外,還有劇集《隧道》、《岬童夷》都以這宗殺人案改編。而最原始的作品,就是2003年描述警察如何調查這宗殺人案的《殺人回憶》。

奉俊昊導演於《寄生蟲》的奇幻拍攝手法,早於《殺人回憶》時已經成鄒型,這不是一部單純的警匪作品,情節比想像中複雜、燒腦及刺激。電影積極呼應「懸案」這一點,給出了不少線索,而且透過兩個警察多方面的嘗試,讓觀眾能夠以不同的角度一同加入做偵探,對此懸案進行多角度的思考。然而,電影的轉捩點等卻告訴你,這不只是探討兇殘案件的調查,而是在批判更多深層次的社會問題,並以後現代主義角度去窺視案件的追查過程。

宋康昊及金相慶飾演的兩個警察,形成了一個鮮明對比,無論是查案手段還是待人處事上都大相逕庭,宋康昊粗礦魯莽、金相慶則冷靜理智,前者當查案到無計可施時,竟然迷信到聽妻子的話,還有向巫婆求符保佑;而後者因為是大學本科畢業生,習慣於漢城這樣的大城市工作,回到鄉村執行職務自然衍生不少思想差異,尤其是在1980年代城鄉排斥及歧視相當明顯的韓國下,更顯見兩者的衝突及不和。他相信科學及理性的犯罪分析,去到最後仍堅持將搜集回來的DNA寄到美國進行鑑證。他們之間的衝突,還有對於查案的影響,營造了電影「黑色幽默」的基調,並將人物的塑造變得更鮮明及立體。

一個迷信蒙昧、一個科學理性,於電影中以後現代主義方式去作出描繪及批判。雖說後現代主義及現代主義並非完全對立及處於兩個時期,但顯然,電影中存在的野心,是想將兩者形成強烈對比,並表現出對專制蒙昧的批評,還有民主現代性的質疑。專制,就是事件發生的背景,還有宋康昊飾演的警察。80代年代為全斗煥執政的獨裁時期,亦是民主化呼聲最高的時候,警察對於示威的暴力鎮壓在電影中亦表露無遺,甚至將鎮壓示威及導致有命案發生連結在一起,間接批判專制政府只顧維穩而沒有維持治安。而話峰一轉,就以大量篇幅窺視金相慶飾演的理智的警察,從而對現代性展開批判。他相信西方的科學能夠協助破案。

顯然,片中朴海俊飾演的年輕人是嫌疑最大的,大部份警察都對此深信不疑,包括他在內。他非常落力將搜集到的精液樣本等寄去美國進行DNA對照檢查,豈料,代表著民主自由等現代國家的一張報告,大大力否定了他的想法。一直相信科學的他,就這樣崩潰,在片尾亦不再出現,如失蹤了般。失蹤的不只是他的個人,還有他心中的信念。以「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物是永恆真實」為基本想法的後現代主義,正正對這兩個現代社會的對立作出批判及描繪。

值得標註的一點是,根據真人真事的紀錄,當時金相慶飾演的警察在現實中是將DNA樣本寄去日本進行化驗,並非美國。從導演奉俊昊多部的作品,都有不少直接或簡接批評美國所代表的現代性、民主、自由、科學等概念。《漢江怪物》就直接批評美國及美軍介入韓國的政治,還有韓國成為美軍用作訓練及製造武器的基地;《雪國列車》就諷刺美國的環保政策及提倡與行動不相符;《寄生蟲》則間接反映出上流社會的崇洋心態,還有他們附庸風雅的醜陋。顯然,奉俊昊在《殺人回憶》亦沒有放棄這個機會,別出心裁地作出改動,以美國作為現代性的象徵作出批判,而且遺下一個質疑的問號。這可能是奉俊昊很少機會在美國主辦的電影頒獎禮上得獎的關係吧。

誰是兇手?在這一兩個月之前還是一個謎,在電影中這問題亦不是最重點,反而,是對時代、對人性、對社會的批判,而且電影沒有分明善惡忠奸,反倒以虛無奇異的手法將對立面變得浮動,以後現代主義的形式呈現出那種「迷失」及「朦朧」。奉俊昊的電影充滿著奇幻手法,看似能捉到他的套路,其實我們每一次都容易捉錯用神,因為每一次奉俊昊都會為觀眾帶來驚喜。2003年的電影來說,「後現代主義」的手法實在出神入化,令人讚嘆。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