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京茶寮:香港人需要的「寂」

內容: 
自由標籤: 

不少人因為看了電影《日日是好日》而對茶道有了興趣,汴京茶寮這間「澳門過江龍」,賣的不是食物,茶與和菓子也只是個形式,內在外在所感受到品茶的平安才是主打。跟香港人的步伐似乎背道而馳,但正因如此,尚茶官(即老闆)堅持推崇這種「道」,讓亂世中的香港人自尋平安。

我走到寫有「水月」的自家煎茶瓶子前,他突然唸到「月印千江水,千江月不同」,煎茶看似一式一樣,但細味每款都不盡相同。水月亦讓人想起鏡花水月,尚茶官說他命名這款煎茶「水月」是想提醒我們生活太多虚妄、執著,尤如水中之月,疑幻疑真,倒不如安安穩穩喝一口茶,當了解到一切世事皆為虛幻,能以自在之心觀看世事,著意當下就不會為煩惱所困。順帶一提,臺灣法鼓山就有水月道場。

日沒之後,茶寮變身成蓋地的場塌米,尚茶官知道我怕睡不著,為我送上白牡丹皇,還有蜂蜜蛋糕。從澳門過來的女店長為我介紹茶葉,還有教我「鼻品」。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儀式,每一個動作都是藝術,每一個動作就是美。

茶寮掛著「和敬清寂」的書法,那是茶道的四諦。「和」,人與環境的和諧,也是人與人和個人身心的和「敬」賓主平等相敬。「清」,茶室一塵不染,內心的雜念也得去除。「寂」,茶道的禪追求的最高境界,亦即涅槃,放下執念,並獲得重生。

快快的去慢慢體會「寂」吧。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