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要重組或者解散警察部

內容: 
自由標籤: 

關於科大學生,周梓樂在11月4日凌晨墮樓身亡的事情,警察部似乎急起來,又或者是驚要「孭鑊」,但似乎還是看不到有半點歉意,或者這個是從曾偉雄的執行職務要道歉是天方夜譚的開始的作風,因此,兩次的記者會這樣大的出入,都只說了聲「不好意思」,更以警告性質,不要搞非法活動,看來,這個部門真的無辦法再為香港市民服務,更不適應文明的香港,看來唯一出路就是解散之後重組。

從這件事來看,我不會猜測是否有人將周同學推落樓,這個要等時日。但目前就看得出有些因素是確定,其中一個就是,他的死一定是和警察當晚的行動有關,並不是如第一次記者會所講,無防暴警察曾經進入停車場,這個是一個極之嚴重的慌言,因為,他的死就和警察行動是絕對有關係。

第二就是延遲救援,這個相信是這次事件最嚴重的焦點,這個也是從多方的證據,包括消防員,急救員,救護車的救護人員,再加上在場的防暴警察,全部都知道有所延遲,只是暫時無人會出來講,也不祈望紀律部隊人員會講真話,因為今天的氣候話我們聽,警察部就是這次反運動的總指揮,未得到警察部首肯,誰人也不能說三道四,除非你講的事情和警察部所講一樣,這個情況一直都發生緊。

現時,還是欠缺更多真相的片段,這個是停車場車主的「攝錄鏡頭」,領展的閉路電視,無論這些片段是否找出真正死因,相信也是給香港人一個明白,而並非在事情的初步就說慌。也下是因為香港人憤怒就會出亂子,事實就是事實,不能用權威來改變,這是香港,不是大陸,暫時我認為大陸的盲官黑帝做法是行不通。

我講得出以上的情況,只不過我只是在過往工作經驗所得到,我不能埋沒良心,所以,我對於警察部這幾個月的舉動,可以話到了極點。不只是我有這種睇法,部份退休或者現職差人都有和我相同的睇法,只是因為職業或者背景的關係,我就好像冒死的說多一些。

當我聽到有高級警官問,點解市民好像覺得警察是殺父仇人一樣的憎恨,我反過來就問下香港警察,那些出來為社會公義的後生仔難道又殺了你家人嗎?看到那些警察在拘捕示威時的猛力的打,更有用腳踢,這些都是在鏡頭前,是有必要嗎?在鏡頭後,更難令人相信沒有更進一步的虐待,甚至到謀殺,強姦,這班人難道真的你們的殺親仇人嗎?

當差斷六親,原來是今天的香港,相信好多現時當差都感受到,又或者如那個林主席所講,要上大陸住和警二代要上大陸讀書,這是解決辦法嗎?一天沒有獨立調查,一天不重新改組,相信香港警察就只能孤立自己,稱王稱霸,就是靠惡來面對香港市民,難道你們不下班的嗎?你有沒有想想自己的仔女。

聽到有人叫「黑警死全家」,本來我真的難接受,但看到當前的形勢,相信其家人也難置身於事外,這個也是必然會發生。記住,人到了極點是會有多重考慮,也會做出超乎人性的行為,因此,我還是善良的希望香港警察重回正軌,重組之後,讓大家真正感受到真正的香港警察,而不是見到親人或者相熟的朋友都要低下頭,沒有自信心,更不敢告訴人家自己的職業。

香港人加油,香港人反抗,香港人報仇!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