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城,我們勝。

內容: 
自由標籤: 

南風呼嘯,煙霧彌漫,那少年雙手撐在地上苟延殘喘,雙眸仍炯炯有神地凝望遠方,銅製成的鎧甲終不堪槍炮所擊,殘片碎落滿地。遺留在手邊的是一張早已泛黃且濺上幾點紅的兵勢地形。

而他身旁站著一位同樣是所向披靡、不畏強御的她。

香城鏖戰數月未果,英雄者千人,救城未成,中道未捕,今天下大亂,香城疲敗,此乃危存之秋也。

英雄劍未配妥,出門已是烽火連天。

「明日一戰,你終將何處?」他看著兵勢圖及那刻上革命字句的旗幟,想知道勝率有多大。

『守在你後,隨時候命』她說。

「勝算有多大?」

『只能見步就步』

「夏𢡱道上——」

倘若隻身單影衝前,後果會是怎樣,他不言而喻,轉身取磚長傘,貫頤奮戟,向擁有炮槍的皇家軍衝,決意一賭生死,槊血滿袖。

她的雙眼不曾離開他那英勇的身影,炮火聲如雷貫耳,催淚煙火裊裊升起,假如他能凱旋歸來,能不能從此置她於胸膛?

君稱不必等,他日若凱旋歸來,則煲底團圓,他日若為城捐軀,則來世再聚。她說,死守君後,非前線將軍,終不嫁。

最後戰上只遺血染徵袍,她小心翼翼為他蓋上白布,涕下沾襟,不敢忘卻他左一句光復,右一句革命。

「你在看烽火彌漫,想獨攬天下的人在看你居高臨下。」那坐在高椅上的女皇帝,莞爾一笑,取笑反抗軍的天真。

然而。

眾人為烈士建碑,抱墓痛哭仍不忘救城遺願,合四方勇士之力與百姓祈福之願,力守香城,驅逐不義豺狼。

公元二零十九年,反抗軍抗戰成功,林鄭為首的軍政府以作繭自縛終告滅亡。

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