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建局拒見土瓜灣重建戶 派員跟蹤兼攝錄 街坊批刻薄「惡過狗」

(獨媒特約報導)市區重建局去年建議政府動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六幅位於鴻福街至春田街一帶的土地,以盡早開始重建工程。近80名土瓜灣重建戶昨晚要求市建局官員到鴻福街作會面,但遭拒絕,更派人跟蹤和全程攝錄街坊的行動。街坊其後遊行到市建局的辦公室抗議,但局方堅持拒絕落區,街坊炮轟市建局刻薄,「收樓就識,訴求就唔聽,惡過狗」。

IMG_0592

土瓜灣街坊在去年11月曾到九龍城區議會抗議,要求市建局和受重建影響的街坊見面。市建局提出在鶴園庇利街的陽光廣場,救世軍重建社區服務隊的辦公室見面,稱能容納80人。但街坊堅持要在鴻福街的空地會面,希望能有公開和透明的會議,指市建局過往已多次不了了之,並拒絕記者拍攝,遂要求爭取在公開場合見面。

IMG_0598

街坊在晚上七點半先在鴻福街的空地聚集,有土瓜灣街坊和鴻福街16號租戶代表陳瑞玲、黎嘉駿等人作「先行部隊」,邀請市建局收購及遷置總監黃偉權到鴻福街見街坊。他們到達上址後,市建局職員隨即全程攝錄,更有職員在他們背後夾擊「監視」。

IMG_0628

左為市建局收購及遷置總監黃偉權

記者發現,市建局安排的會議室內沒有任何街坊,只有近二十多名職員,而且職員態度惡劣,稱已發信通知街坊到陽光廣場會面。黃偉權表明拒絕到鴻福街,稱商場的好處是不會影響到其他街坊,重申已出信予其他街坊,更表示「有街坊嚟咗,同嚟緊」,稱是誠意邀請。

黎嘉駿斥市建局歪理連篇,指局方過往曾在街上開居民會,而且鴻福街現場有近八十名街坊,強調街坊顯然是希望在鴻福街上進行會面。

IMG_0649

市建局職員其後派員到鴻福街「邀請」街坊,但一度「迷路」,並由庇利街折返崇光街,街坊其後發起遊行,和「踩場」到陽光廣場邀請黃到鴻福街,雙方狹路相逢。

街坊到達陽光廣場後,黃偉權躲在房中避見街坊,街坊批評市建局是縮頭烏龜,不敢落區見街坊,又高叫「以人為本係混吉,直接落區咪廢噏」,重申不要密室會議。陳瑞玲強調,今日的行動是要求黃偉權回應街坊訴求,強調天台戶同屬重建戶,並要求賠償方案要和房委標準,不要「二等分配」。

IMG_0660

受重建影響、榮安街住戶吳先生參與行動,他對記者表示,市建局的慣常手段是要求街坊先簽退租協議,才考慮作出安置。吳先生透露,市建局在去年年中喚他簽署退租協議,提出在蘇屋邨的安置單位只有21平方米,「市建局真係好刻薄,我一家三口,嗰個單位根本無房。」吳先生拒絕後,市建局再提出安置方案,但卻再次提供相同的單位。

IMG_0673

前立法會議員姚松炎亦有到場,他表示市建局在土瓜灣部署了十年,更由社福機構處理社區關係,「搞咗十年,到今日都有咁多迫遷,市建局應該深切反省。」市建局最後堅持拒絕到鴻福街見街坊,更鎖上會議室的大門,街坊最將抗議信交給市建局職員,重申黃偉權必須落區聆聽街坊訴求。

IMG_0582

記者:麥馬高

伊朗反頭巾示威發起人 兩年前離婚已經受不公平對待

伊朗首都一個電箱,最近持續有女性企上去,除頭巾抗議暴政。但發起人Azam Jangravi自己被不公平對待,兩年前就開始。 伊朗法律雖然表示大家都可以離婚,但女性要離婚男性,係法院一開始就有歧視。 Jangravi 24歲結婚前,未見過佢老公,係父親之命,結婚後先知對方酗酒high大,最後係父兄肯幫佢請律師,搞左兩年先離到婚。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伊朗反頭巾示威發起人 兩年前離婚已經受不公平對待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文化論政】小西:宜居城市與文化政策

林鄭月娥自2017年出任特首以來,便把建立「宜居城市」納入其《施政報告》施政目標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過去散見於《施政報告》中的「經濟」(創意產業)、「環保和保育」(自然保育及歷史建築)、「文康及市政」(文化及體育)等等與文化政策相關的項目,現在都跟「交通運輸」、「動物福利」、「城市管理」、「安全城市」等一起撥歸「宜居城市」的施政範疇。

施政範疇要全新視野

熟習《施政報告》過去幾年內容的,或許會認為把過去的施政目標重新組合,並納入不同的施政範疇,不過是舊酒新瓶的文字遊戲。但正如趙雲早前在本欄中指出,隨着全球化的發展,「宜居城市」(Livable Cities)一詞早已於國際間大行其道,把過去不同的施政目標重新組合,納入「宜居城市」的施政範疇,其實意味一種全新的政策視野:把城市視為整全的施政對象,以應對日新又新的全球化發展趨勢。

問題是,欲把香港變成「宜居城市」又跟文化政策的擬定有何關係呢?正如趙雲所言,「目前最多人引用的宜居城市排名來自《經濟學人》和Monocle。《經濟學人》的讀者群主要是企業的管理層;Monocle則是一本文化消費雜誌。」這些排名主要是給被派往外地工作的僑民(Expatriate)和企管看的,除了醫療、治安、交通、教育等因素,這些被派往外地工作的僑民與企管也關注當地所能提供的文化生活。

要知道,對於這些工作僑民與企管來說,他們僑居之地除了是「搵錢」與工作的地方,也是生活與消閒的空間。你可以想像一個晚間10時以後大部分食店早已打烊、全城只有三四間小得可憐的劇院和畫廊、令人悶出鳥來的「全球城市」(Global City)嗎?

事實上,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以來,隨着全球化步伐加速、創意文化經濟抬頭,面對全球經濟的激烈競爭,全球各地城市愈來愈着重加強自身的基建以及軟體,來吸引全球流勳的資本、人才和消費者。

這也解釋了在2017年之後《施政報告》中,過去不少與文化政策相關的項目為什麼會撥歸「宜居城市」的施政範疇。正如趙雲所疑問的:這到底是一種誰的宜居城市?若果依照以上的分析,那自然主要是一個被派往香港工作的僑民與企管的(說英語的)宜居城市。

然而,弔詭的是,對於「宜居城市」,《施政報告》卻開宗明義的說:「『宜居』的生活環境,可以令香港人活得開心、有希望、對前景有信心,對香港有歸屬感。隨着社會進步,市民對『宜居城市』的要求也相應提高。我們除了要解決土地和房屋供應的迫切問題外,也會致力發展便捷的交通、綠色的郊野、美麗的海港、可持續的環境、具歷史氛圍的文物、以至高質素的文化、藝術、康體活動和良好的社會秩序,讓大家嚮往在這個地方落地生根。」

面向全球與本土關懷

換言之,像《施政報告》這樣一份主要面向700萬香港市民的政策文件也無法不把「宜居城市」的全球面向翻轉,改頭換面成為充滿「本土關懷」的政策語言。

當然,全球化與本土不一定是你死我活的天敵,但同樣無可否認的是,在現實中全球化與本土卻往往處於巨大的張力之中。就看看新一份的《施政報告》中與文化政策直接相關的施政目標。

新一份的《施政報告》提到,「本屆政府積極支持文化藝術發展,其中包括預留200億元改善和增建文化設施,向康文署撥款5億元用作添置博物館館藏和舉辦展覽」;更指出未來數年多項文化建設將陸續完工,其中包括最近開幕並備受爭議的西九戲曲中心,以及明年第二季啟用的西九自由空間。

此外,位於東九龍的跨區文化中心和西九的演藝綜合劇場,亦將於不久的未來陸續落成。至於視覺藝術方面,西九將擁有M+博物館和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等兩個世界級博物館。在這些施政項目,我們隱然看到「面向全球」與「本土關懷」之間的拉扯。

就以本地粵劇界發展為例。固然,對於合乎規格的本地專業粵劇表演場地長期不足的問題,西九戲曲中心的出現,的確可解燃眉之急。

不過,畢竟戲曲不只粵劇,西九「傳承和發揚戲曲藝術」,也不只面向本土粵劇界的需求,而是指向全球化底下、更廣闊的城市品牌(City Branding)與國家文化軟實力打造的需求。兩者之間早已見於西九籌建戲曲中心前與粵劇界的爭議,也見於兩年前粵劇界對西九文化管理局委任具有國際視野的方美昂(Alison Friedman)出任表演藝術總監一職之不滿。可見要把香港變成「宜居城市」,要在「面向全球」與「本土關懷」之間取得平衡,並不容易。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

文章刊於2019年1月16日信報專欄。本欄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在信州開設週末限定的秘密小酒館! 享受帳篷「乗鞍(のりくら)冰雪EV小吃」

今年也舉辦從2017年度起開始的體驗型節目「乗鞍冰雪EV小吃」。 成為第二年的今年是計劃從1月11日(星期五)開始營業。 對於周末限定營業的小吃,您可以在深雪乗鞍高原的冬季靜謐中,與朋友和當地人一起享用酒水。 小吃是通過利用舒適型露營使用的帳篷和日產電動車(e-NV 200)的電力,並在考慮自然環境的同時使用獨特的信州小吃所烹飪。 去年,主要是來滑雪的客人為中心,參加者大多是來自縣內外的客人。 致力於促進該地區新的夜生活。 此外,不僅可以用於遊客,也可以作為當地人輕鬆放鬆的地方,作為該地區的交流場所。…

布丁係共同敵人 車臣分離份子幫手打擊烏克蘭分離份子?

車臣武裝分子,大部分人只會林到係,恐怖份子去,游擊露西亞軍隊。 佢地最近有個新戰場,就是烏克蘭,對付親露分離份子。佢地表示既然有共同敵人,為何不能一齊作戰?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布丁係共同敵人 車臣分離份子幫手打擊烏克蘭分離份子?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鄭姓女子以某地產公司名義作招徠 司警接25宗高息吸存騙案 涉款1.67億港幣

司警局表示,於去年12月11日至今年1月17日,司警陸續接獲25名被害人報案,檢舉一名本澳鄭姓女子以某地產公司名義作招徠,並以高息吸納借款為藉口,誘騙被害人借出本金,總共涉及1.67億元港幣,當中最少損失20萬港幣,最多損失高達6千萬港幣。司警指已立案調查,案件仍在調查中。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