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有錢家庭出10萬美金請旅遊攝影師

英國最近出現一個job ad,係請一名攝影師,人工10萬美金。 廣告黎自一名有錢家庭,係請一名攝影師跟著佢地旅行,包括要去摩納哥格蘭披治、馬爾代夫潛水,新柯良同巴西一月河城嘅狂歡節。 而有關家庭暫時想保密自己身分,直至完成shortlist 候選人嘅 background check。 合眾社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英有錢家庭出10萬美金請旅遊攝影師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以色列公司被指為沙地政府提供黑客科技

沙地太子,最近因為記者被殺搞到聲名相當狼藉。 但最近有以色列公司被揭發,曾經向沙地建議提供可以駭入手機嘅科技,以警方收到報案正在調查中。 有關公司表示所有行為合法,而且沒有透露技術是否已經轉讓。 但媒體從線人得知,雙方唔少演示行動係維也納進行,甚至被殺記者卡舒吉很可能就是被呢套軟件跟蹤。 國土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以色列公司被指為沙地政府提供黑客科技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素食者愈來愈激進 係扒房門口播屠宰聲抗議

拜頓 – 素食主義者係英國嘅行徑似乎愈來愈激進。 最近甚至係當地一間巴西風扒房,甚至有人大聲播放屠宰動物嘅聲音,希望阻止食客入店。 而當晚似乎有派對舉行,賓客似乎相當不滿,大聲回敬,「食肉嘅唔該企起身」。 有關示威者繞漾一個鐘後離開,表示類似示威會愈來愈多。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素食者愈來愈激進 係扒房門口播屠宰聲抗議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為摩連奴辯護

摩連奴再三被炒,毋須再被拿來問責了。古人說事不過三,人生裏同一種遭遇發生三次,當事者如不自省,恐怕很難說得過去,當然亦有他的環境限制。本篇文字談的,不是摩連奴的性格性格、他跟球員的恩怨情仇,而是摩連奴悲劇的時代背景。

讀摩連奴在雙紅會賽後的訪問,他很語重心長地比較曼聯和他以往任教球隊的分別:

「你喜歡說有時這是主帥的選擇,你可以拿我的波圖和利物浦比較,球員的實力就在那裡,那是我在防守轉換上最出色的球隊,我們失去控球之後兩秒鐘就像瘋狗一樣去搶回來。在皇家馬德里,我有防守反擊最好的球隊,因為我有年輕的迪馬利亞、年輕的C朗拿度,年輕的希古恩和年輕的賓斯馬,我們在對方由攻轉守時殺死對手。在國際米蘭,我有低位防守最出色的球隊,有像馬達拉斯、森美爾、盧斯奧、哥度巴的球員,你能踢5個小時不失球,所以是球員讓球隊以某種方式踢球。」

摩連奴過度倚賴球員的個人能力不假,也可以說路徑依賴是他執教的致命缺陷。但是,近年球壇人材匱乏(尤其是中鋒和中堅兩大位置),亦是不爭的事實。我姑且引節目拍檔Nic的說法:數中鋒位置,由麥卡菲、杜奧巴、安歷卡、伊巴謙莫域、伊度奧、C朗拿度和賓斯馬,摩連奴享受的是世界球壇最優秀的資源。相對來說,中鋒的技術能力、乃至服務整個戰術體系的能力,是摩式體系的最重要一環,要求也比其他主帥為高。

偏偏摩連奴身處在這一波中鋒人才無以為繼的年代,是他本人的最大不幸。而且,中鋒培養比其他位置更困難、更需要時間和耐性,所以這個位置的球員相對更遲熟。這個戰術死角,是今後摩連奴在其他球隊任教也繞不開的問題。

更何況,在社交媒體和電玩衝擊的年代,球員價值的炒作比以前更厲害,更要求領隊識人、知人的眼光。前幾天我跟一位支持摩連奴的曼聯球迷談過這個問題,他認為球隊在球探體系方面始終未能支持摩連奴選人、買人,這點不假。但反過來說,摩連奴自己選用的人,卻成為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個山齊士、一個連迪路夫,兩大投資都沒有獨當一面的能力,而山齊士更很大機會成為球隊的負資產。

但是,球隊要避免出現失敗的投資,不可能完全歸咎於領隊。看看祖雲達斯,在未購買C朗之前,不也是從其他班霸買來一些不起眼的角色,然後湊合成一套體系嗎?與其怪罪摩連奴的知人能力不如往昔,也可以說球會的配套是不充分的。

以上的侷限,是每個名帥要邁開的坎——如果沒有客觀環境的支持,如何因時、因地制宜?這個問題不僅是摩連奴一個人的問題,亦是所有在執教路上奮鬥的一線名帥要思考的時代問題。

希臘前財長 V 教授係柏林參選歐洲議會推動新政

希臘前財長 V 教授,一直都打算係歐洲政壇捲土重來,甚至成立歐洲民主運動2025,希望推動「綠色歐洲新政」,革新歐洲機構。 但一直以黎雷聲大雨點小,最近佢卻跑出震撼彈,佢將會係柏林參選明年嘅歐洲議會選舉。 V 教授未曾俾聽聞過識講德文,佢自己相信德國嘅城市居民比較容易了解歐洲嘅困境。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希臘前財長 V 教授係柏林參選歐洲議會推動新政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立法會細則性通過「賭場禁足令」

立法會細則性通過「賭場禁足令」的修改《規範進入娛樂場和在場內工作及博彩的條件》受法案中建議規管的人員涉及約 5.4萬人。法律自公佈滿一年後生效,博彩從業員於工餘時間禁止進入賭場、簡化 21歲以下人士入賭場的處罰程序等內容。多名議員關注法律生效後會否影響博彩從業員飯碗不保,日後的宣傳工作以及博監局的人手問題等等。 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回應時重申,法案旨在減少從業員博彩成癮問題,無意歧視員工,亦無意將法律後果與就業掛鈎。公務員亦有同樣限制,將來執法上,博監局會增聘人手,並進行大量宣傳。 博監局局長陳達夫補充,現時對違規進入賭場的博彩從業員只是金錢的處罰,與紀律處分「分家」,不會直接引致公司處分員工,公司有其自主。來會微調職位名稱,清晰哪些職位不准進入賭場,且法律有一年待生效期,期間會向員工進行宣傳、舉辦多場講解會。執法上,將透過博監局督察巡查、博企通報、第三者舉報,當局會設立24小時舉報熱線。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