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愛所以悲痛:從喪親看我們面對死亡時的傷慟歷程——《憂鬱的演化》

圖/pixabay

我們想到喪失親友時,腦中最先浮現的通常是死亡一事在文化中的外在表飾:

棺材、墓園、反覆聽見的哀悼之詞「我很遺憾」、黑色、殯儀館。

要釐清憂鬱的歷程,就從動物的喪親之痛開始著手

愛爾蘭人在守靈時喧鬧地講述往事,或者猶太人遮蓋鏡子並進行七日服喪儀式的習俗。無論遵循什麼傳統,心情低落和憂鬱都是失去親友時會經歷的過程。要將憂鬱症研究清楚,我們需要詳細分析失去親友導致的心情變化。為了釐清整個過程的起因,我們就從研究動物著手,喪親之痛最原始也最基本的形式著手——研究動物。

以一隻失去孩子的黑猩猩媽媽為例,科學團隊在幾內亞拍攝到牠守護屍體的影片。牠照看屍體,拿著一根長滿葉子的樹枝趕走周圍飛來飛去的蒼蠅。這段影片很短,但拍攝影片的科學家證實黑猩猩媽媽在屍體旁邊待了數天。一段重要的關係終結,一般來說是很重大的事件。

也曾有人目睹圈養的大猩猩媽媽在孩子死去後,做出類似的事。德國明斯特動物園有一隻十一歲的大猩猩嘉娜,牠曾被人看見走到哪都帶著自己死去的寶寶克勞帝歐;有時候是抱著,有時候是背著。牠會對著屍體又戳又撫摸,宛如希望孩子活過來。結果並沒有如願。

大猩猩會不會悲痛?所有跡象都指出答案是肯定的。一隻大猩猩不吃、不睡、不四處探索,看似把心思放在剛剛失去的東西上;這些徵兆無疑和人類悲傷時表現出來的跡象很類似。如果我們從這隻大猩猩媽媽身上採集生物樣本,我們一定會看到類固醇荷爾蒙增加的現象,而同樣的現象在悲痛的人類身上很明顯。在所有哺乳類物種當中,與至親分離和失去至親都會造成壓力指標顯著上升。行為及荷爾蒙的跡象綜合起來便可看出,大猩猩在孩子死去後,的確會感受到低落的心情。

悲痛是我們為愛付出的代價。圖/youtube

當社交性動物的感情聯繫斷絕時,會立即感到痛苦

然而從演化的觀點來看,為什麼「悲痛與哀傷」會如同法國作家拉馬丁所言,「比快樂更能將兩顆心緊緊繫在一起」?哺乳類物種大多是社交性動物,會與母親、同伴、伴侶形成強烈且持久的感情聯繫。最重要的聯繫若斷絕,或者有斷絕的危險,會立刻激發痛苦。如果聯繫無法復原――例如在有人死去的情況下――心情便會開始低落。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就曾經說過:「悲痛是我們為愛付出的代價。」

情感系統會監控重要的關係,因為在社交性物種當中,「關係」是不可或缺的。跟我們同族的其他成員,也就是同種的個體,會為生存和繁衍做出重要貢獻,例如尋找及提供食物、針對危險做警戒與防護,以及撫養年幼成員。有成員死去時,生存繁衍就會受到「適應性降低」的影響;適應性降低是一種簡略的說法,意思是可供生存繁衍的資源變少了。團體中若有一個成員死去,活著的成員就必須團結合作,重建這些資源。

如果有一份演化分析報告,我們大概可從中推測,失去孩子對母親而言,特別令人悲傷。因為這對適應性是嚴重的打擊,而且直接降低了母親將自己基因傳遞下去的機會。從數個人類文化收集而來的資料證實,最強烈的悲痛是由孩子死亡所引起的。此外,孩子如果是在接近生育年齡時死去,引發的反應又最為劇烈。這是另一個線索,足以顯示悲痛與適應性有關。

失去一個父母或供養者也會降低適應性,在世的親屬可能無法取得食物或避開掠食者。除非這個群體能得到幫助,否則其生存就會面臨危險。心情低落是一個強烈的信號,代表生存可能陷入危險。就連陌生的對象死去,都可以觸發低落的心情。在遠古時期,一個物種當中若有一個個體死亡,通常代表環境不利於生存繁衍:附近可能有疾病或敵人。這種時候,最聰明的做法就是至少暫時保持低調。

圖/imdb

失去摯愛引發的強烈悲痛,是引起憂鬱症的重要因素

在人類當中,死亡是激發低落心情的一種強大因素。我們可以說每一個文化都發展出了以死亡為中心的複雜儀式以抒發、控制並掌握低落的心情。由於我們有能力用言語表達思想及情感,摯愛對象(也包括愛人以外的人)的死在我們身上,可能比在其他物種的身上更能激發情感。人類可以刻意藉由回想過去發生的事來記住一個最近死去的人。語言給了我們工具,讓我們可以思考永久失去某人的重要性及含意。確切地說,我們對死者的思念和對生活少了他們之後的擔憂,經常會在言談間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來。

幾乎每一個痛失摯愛的人都會經歷心情低落期,時間長短各有不同――從數小時、數天、數週到數月都有可能,有時候甚至會持續數年。因為失去至親好友而悲痛的人大多不會罹患嚴重影響健康的憂鬱症,但是其中有將近三分之一會陷入一段臨床上很顯著的發作期。沒有人能避免面對死亡,所以死亡一直都會是引起許多人憂鬱的因素。即便統計資料不完善,我們也可以推估大約四分之一的憂鬱症病例與傷慟有關

有了這些數字,加上幾乎人人都會遭遇傷慟,我們不難提出有力的論據來支持相關研究,觀察人類對死亡的反應,以了解低落心情及憂鬱症。事實上,如果造成低落心情及憂鬱症的樣本情境是無法挽回的失落,而且還是摯愛之人死亡,那麼邏輯上來說,傷慟應該會是憂鬱症研究的一個重要主題。然而這個議題並未受到注目。

圖/imdb

舉例來說,二〇一〇年共有四百零四篇論文發表於探討範圍遍及所有情感疾患的重要精神病學期刊《情感疾患期刊》(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但討論到傷慟的只有三篇。同樣地,近年出版的《國際憂鬱症百科全書》(International Encyclopedia of Depression)厚達五百七十四頁,關於傷慟的內容卻只占了三頁。這些數量代表了傷慟這個議題在憂鬱症研究中的地位。「傷慟」與「憂鬱症研究」極少同時被提起。

之所以有這種情況,是因為就研究領域來看,傷慟與憂鬱症一直到不久前都還分屬於兩個完全分開的學界。研究憂鬱症的人和研究傷慟的人大體而言處於不同領域,在不同期刊發表論文,出席不同的研討會,而且在根本上驅策他們的研究問題和考量也不同。

如何區分憂鬱症及傷慟?了解傷慟在憂鬱症當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憂鬱症與傷慟之間存有隔閡,顯著證據就是,在面對與死亡有關的低落心情時,研究人員一直沒有找到它在現代診斷系統中的定位。舉例來說,有長達數十年的時間,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這本心理疾患診斷的官方聖經中, 親友死亡兩個月內出現的憂鬱情況經常不被稱為「憂鬱症」。

親友死亡引起的憂鬱症反而被歸到另一個範疇,稱為「單純傷慟」(simple bereavement),但研究人員並未指出它與心理疾患或症狀的關聯。其實,在一個人可能發生的所有不幸中,傷慟是歷史上唯一有可能推翻憂鬱症診斷的人生事件。怎麼會這樣?要了解原因,我們必須回溯這本診斷手冊的第一個前提:

心理疾患反映出來的是疾病,它們並不屬於正常的心理變化。

照疾病模型的原則來看,憂鬱症的症狀必定會反映出官能異常。問題是,DSM體系的創建者認為,人在傷慟的情況下,經歷短暫的憂鬱期,可能是很典型、甚至具有適應性的現象。與傷慟有關的憂鬱症使得這種疾病模型陷入了窘境,因為傷慟會產生和一般認定的憂鬱症相同的症狀,但不會反映出任何官能異常現象。因此,將與傷慟有關的憂鬱症(被認為具有適應性)排除在憂鬱症(被認為是一種疾病)之外,對於保持「DSM中記載的所有情感疾患都是官能障礙」的前提來說很重要。

圖/pixabay

一個人表現出來的症狀被認為是某種官能障礙,也就是從憂鬱症模型來看,是「電化學干擾」所造成的後果,這種觀點影響深遠,我們以此明顯劃分出有意義、甚至健康的憂鬱症和與其相反的憂鬱症。將傷慟引起的憂鬱症與其他憂鬱症分隔開來,並不是什麼深奧難懂的診斷實務;此舉會影響到數百萬人如何被其他人看待、治療,以及評斷。我們以為這樣的切割有其根據,也就是有大量證據證明,傷慟性與非傷慟性憂鬱症在一些重要層面上確實有所不同。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直到最近,才有科學家根據實際資料,相互比較憂鬱原因是傷慟與非傷慟的人,重新檢討是否要讓傷慟排除在心理疾患之外。如果透過這樣的試驗,我們能發現,由不同觸發事件引起的憂鬱症都很相像,就能支持這個觀點:我們的情感系統運作設定為,對於任何重大失落,都以大致類似的方式作出反應──無論失去的是至親的人,是工作,還是名譽。

我們得到的結論確實支持以下見解:無論形成原因是喪偶還是失去畢生積蓄,憂鬱症就是憂鬱症,無可否認。

有了這些新的研究發現,心理疾患委員會總算在二〇一三年發行的最新版 DSM-5 中,取消了傷慟排除條款。我們不再受此條款影響之後,便能用更一致的方式去觀察憂鬱症,並了解傷慟在憂鬱症當中扮演的關鍵角色。

本文摘自《憂鬱的演化:人類情緒本能如何走向現代失能病症》,左岸文化出版。


泛知識節倒數一周!3/30、3/31隆重登場!

宇宙間有好多好多的知識,怎麼學都讓人不滿足。而學習也有好多好多方式,才不只是背誦跟考試。

讓我們在泛知識節一起探索學習的 N 種方式,找回學習的樂趣、求知的純粹,讓天下沒有難學的知識!

想知道學習還有什麼可能?就來知識節吧:http://bit.ly/2FgTb83

想了解更多可以去官網看看喔:http://bit.ly/2FhrsUF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爸媽需要搞懂的 14 堂大腦教養課(預購)

老是覺得小孩不乖?各位爸媽別煩惱,一起跟著資深心理師學習「教養心理學」,了解孩子的心理狀態和發展需求,讓親子之間溝通更順暢、關係更親密!

The post 因為愛所以悲痛:從喪親看我們面對死亡時的傷慟歷程——《憂鬱的演化》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為何在香港生活特別難?

攝:Alex Leung

沒開徵銷售稅,香港仍成為全球生活費最高的三個城市之一,代表甚麼?

早在十年前,中大學生會便發表過一篇宣言,要求政府放棄高地價政策:「高地價政策下的高昂租金,實際上等於由大地產商代政府抽一種間接的『地產稅』,大大加重一般經營者負擔。」及後潘慧嫻出版《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中文版,其中文版書名「地產霸權」很快成為香港人的日常用語和常識。

「控制香港或香港人的,是一群跨界別的集團。它們缺乏競爭,有效地控制和影響本地所有市民所需的貨物和服務供應和價格。這些集團包括地產、電力、煤氣、公共巴士和小輪服務、及超級市場。」(p. 11)

在《地產霸權》序言中,正正引用中大學生會的宣言,作為當時年輕人(80後) 一把不滿社會的聲音。十年過去,90後也開始變老,千禧一代亦已經不是小孩子,香港各方面的環境和條件卻不進反退。香港連續9年成全球最難負擔樓價地區,樓價佔港人家庭年收入比率突破20倍;前年統計處公佈中期人口數據,原來過去10年私人房屋租金也升近一倍,市民租金佔入息比重由25.2%升至30.7%。現在連主流經濟學者都會說:「高地價政策可被視為一種地稅。」中大榮休經濟學教授廖柏偉和港大研究員林潔珍2018年2月13日的信報文章中更明言:

「因為政府地價收入,來自高地價高樓價,對沒有置業又不是公屋住戶的市民來說,高樓價類似一項徵稅,雖然政府沒有刻意或直接徵收,但後果是相同的,因為他們必須支付昂貴租金,或動用畢生積蓄支付購買物業的首期,令他們可動用的收入(disposable income)及儲蓄減少,其結果類似政府徵收「儲蓄稅」。不過,這「儲蓄稅」並不符合稅制的公平原則(equity principle),因為已有物業的市民不單不用負擔,而且還由於房產升值而財富增加。」

不過,地產稅的徵收,又豈止租金?只要不是富裕階層,一般在香港生活的人,都不難發現各種生活開支,由衣飾、食品到娛樂,其實直接或間接也在幫產品/服務供應商交租。以領展的商場為例,買一個麵包動輒十元八塊,但在舊屋村的麵包舖,隨時兩三元便可以買到。麵包價格的差別主要來自租金,買麵包其實等於向領展交「稅」。做小生意者,承擔各類風險,隨時比打工更難捱。不同的是,向政府交稅,除了用來建大白象工程,政府始終要用不同的方式回饋市民;但向領展進貢,只會變成盈利,再放入股東的錢包裡,或成為領導層的花紅。換言之,香港的生活成本非常高,而且高得來是不會有人獲利回吐,使市民的生活有全面的保障。

近年中國資本逐步取代幾個地產霸主的地位,但市場的邏輯沒大變,一方面政府假「自由市場」之名,拒絕實施租管,放任大地主抽「地產稅」,壓榨小市民,一方面自己又不會慷慨解囊,設立各種安全網措施,使大眾無後顧之憂,所以越來越多人對未來失去信心。那為何政府不向大企業抽更多稅,限制暴利,減少她們地產稅的收入呢?主流經濟學者會告訴妳/你:不行,加稅會削減香港的競爭力。可笑復可疑的是,他們不會解釋,甚至不會提,為何加稅會削減香港的競爭力,但樓價和租金高不可攀便不會。不是說高地價政策可被視為一種地稅嗎?地稅為何不會削減競爭力呢?

暴動案獲判無罪 林傲軒昨出席動保遊行

(獨媒特約報導)有團體昨日發起遊行,抗議漁護署人道毀滅一隻誤登貨船抵港的泰國小狗。上周五在高等法院被陪審團裁定暴動罪名不成立的林傲軒亦有代表團體「街角浪浪」出席遊行。應訊期間,林每天進入法院大樓前,都會手持「領養不棄養」、「以領養代替購買」、「善待流浪動物」的標語,希望訊息能被看見及攝進鏡頭。

_DSC3423
林傲軒到法院出席暴動案聆訊時,都會手持有關動物權益的標語。(資料圖片)

同行的李小姐指,「街角浪浪」由幾位動物義工組成,主要為大角咀及深水埗一帶動物服務,會為區內貓隻進行CCCP(註:即Cat Colony Care Programme,包含「捕捉、絕育、放回」步驟)和尋家,亦會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動物義工。現時貓舍有大約40隻貓,大部份正等待領養。

李小姐又表示,參與遊行除了因為漁護署於泰國小狗事件處理失當,亦反映香港現時對於保護動物、虐待動物、非法繁殖以至對待流浪野生動物,無論在法例刑罰、保育、以至教育宣傳方面,都非常不足,希望政府正視問題。

心情不好怎麼辦?可以把沮喪丟掉嗎?──《憂鬱的演化》

我們為什麼沮喪?看看各家學者怎麼說

達爾文在紅毛猩猩和黑猩猩身上就可以觀察到沮喪的痕跡。圖/pixabay

自達爾文在紅毛猩猩和黑猩猩身上觀察到沮喪的跡象至今,行為科學界已經發展出許多與低落心情的適應價值相關的理論。有一派學者一開始就假設:

由於競爭經常會產生對峙這種危險的後果,所以心情低落有助於降低衝突。

低落的心情能藉由幫助失敗者屈服放棄,讓他們繼續生存及奮鬥下去。另一派學者強調心情低落作為一種「中止機制」的好處,並且主張,在堅持目標很可能會白費力氣或導致危險的情況下,低落的心情是一種讓人放棄嘗試的手段。

還有一派學者提出,心情低落的狀態會幫助人意識到「社會風險」,並且在他們即將遭群體排除之際,幫助他們和群體恢復連結。此外又有一派學者指出,低落的心情具有適應性,因為它讓人能夠針對自己的環境做出更精準的分析,這在面對重大困難時可能會特別有幫助。

乍看之下,同時存在這麼多理論似乎令人困惑。我們要怎麼判斷哪個理論才是正確的?其實若我們觀察得仔細一點,便會發現這些理論顯然就像是在並行軌道上行駛的火車。

對於沮喪得理論很多,許多理論就像是在並行軌道上行駛的火車。圖/publicdomainpictures

每一套理論都有助於解釋低落心情得以在演化過程中保留下來的部分原因。雖然這些理論當中沒有一套是全面的,但只要將它們一字排開來檢視,我們就能開始領悟低落的心情為何會持續存在:這種狀態在許多不同情勢當中,都可能會帶來助益。

當然,有的理論很可能比其他理論還要準確。此外,光有理論也證實不了什麼。這些學者在建構能讓人信服的實例來說明低落心情的特定功能時,最大的難題之一,就是要證實理論中所推定的效益並不僅僅是一個說法而已。幸好,透過一些控管嚴謹的實驗所產生的統計數據,我們證明了理論中低落心情所具有的功能,有部分確實存在。

圖/pixnio

憂鬱現實主義:心情低落讓思緒變得更周詳

其中一個反覆受到測試的見解是,低落的心情能讓人更精準分析自己所處的環境。由心理學家琳・亞伯蘭森和蘿倫・艾洛伊進行的經典實驗將焦點著重於人感知自身環境時的準確程度,在各種試驗情境中有計畫地改變受試者真正握有的掌控能力。

不同情況下,受試者的反應(按下按鈕與否)對環境後果(綠燈亮起)的控制程度不一。有趣的是,煩躁的受試者(心情很差,並且表現出其他憂鬱的徵兆)執行這個任務的表現優於一般受試者(心情正常)。心情正常的受試者比較容易高估或低估自己對燈亮與否的掌控程度。

亞伯蘭森與艾洛伊的研究被稱為「憂鬱現實主義」(Depressive Realsim),其成果激發了其他大多很精密的實驗,證明心情低落令思考變得更周慮、更清晰的各種方式。

心情被弄差的受試者比心情好的受試者更具說服力。圖/pexels

二〇〇七年,澳洲心理學家約瑟夫・福加斯的研究發現,人的辯證能力會因為心情受到短暫影響而改變。

心情被弄差(透過觀看十分鐘有關癌症致死的影片)的受試者針對調漲學費或澳洲原住民土地權利等標準化議題所發表的言論,比心情好的受試者更具說服力。

後續分析顯示,心情差的人較具說服力的關鍵原因在於他們的論點中含有較多具體細節。在別的實驗中,福加斯和同事證明了心情低落會帶來多種不同的好處。它會增強記憶表現、減少誤判、讓人稍微比較能看穿別人的謊言,還會促成更有效的人際互動策略,例如有求於人時的禮貌態度。

這些迥然不同的效果會集結在一起,原因似乎是壞心情――至少是常見的那種――會令人更謹慎、更存疑、也更仔細地處理從自身所處環境所得到的資訊。

心情低落是一種警訊,提醒我們避開危難

憂鬱現實主義這個極具爭議性的假說也屢遭抨擊,這並不令人意外;而學界為了找出可能觀察到這個現象的時機,也有計畫地持續投入心力。但是,「壞心情會強化認知功能」,這一點就應該會讓人停下來思考,我們說的心情「正常」到底是什麼意思。如果心情不好的人偶爾可以很準確地感知世界,那麼心情「正常」而健康的人或許就和現實有點脫節了。至少有一些資料指出,心情正常的人可能常出現正向錯覺、過度自信、無視錯誤的現象。

為情感的功能提出爭辯,可能是頗為困難的事。有一些假設性的情感功能要經過長時間才看得出來,幾乎不可能透過實驗產生明確的測試結果。以這兩個假說為例:

(一)心情低落會幫助人放棄無法達成的目標,所以(二)我們的下場會比較好,這是放手的結果。

測試這個假設性的事件鏈,需要取得相關資料、了解人在現實生活中想要達成的目標有哪些,也需要有能力評測人長期的適應狀況及幸福感。

圖/imdb

一項針對加拿大青春期少女進行的非實驗研究做到了這點,這個研究以十九個月的時間收集到四波目標與憂鬱症之間關係的長期追蹤資料。有憂鬱症狀的少女所回報的資料顯示,她們有隨著時間逐漸放棄目標的傾向,這與第一個假說相符。在一般人的刻板印象中,無所事事的少女在房間裡聽著 iPod 生悶氣,看起來可能並不像是在重建心理健康。但其實研究結果符合假設,放棄是一種正向發展

逐漸放棄目標的少女最後狀態比較好,後來的評估顯示她們的憂鬱程度較低。

隨著證明心情低落會帶來效益的資料愈來愈多,我們對於它不只有一種好處也不應感到訝異。適應作用具有多功能的特徵,在人體的其他部分也看得到,眼瞼就是一個例子。閉上眼睛能保護雙眼免於異物或強光傷害。每幾秒鐘眨一下眼睛,能把淚水送到角膜,保持角膜濕潤。在睡眠時保持眼瞼閉合,能保護眼睛並預防乾眼現象。眼瞼能改善健康,因為它們帶來的好處很多。

心情低落可能具有多種功能。圖/imdb

「心情低落可能具有多種功能」,與這個概念互相呼應的顯著事實,是心情低落確實會由完全不同情況引發。能夠引發低落心情的刺激包括離開群體、搬到陌生的環境、無法脫離緊繃局面、摯愛的人死去、缺乏食物來源、身體長期疼痛,以及社交挫敗等……。

人面臨危急狀況、需要謹慎評估眼前的難題之時,就是低落心情在人類身上受到充分測試的時刻。提起這種情況,我們或許會想到新郎在婚禮上被放鴿子、忠誠的員工突然遭到開除,或是父母有小孩死去。如果我們一定要找出心情低落在這些不同情境中所具有的相同功能,那就是它提供一層情緒的防護,讓人有空間停下來分析問題出在哪裡。在這個模式下,我們會停下自己手邊的事,評估狀況、吸引他人;如果有必要的話,也會改變行為。

幻想一個沒有低落心情的世界是無意義的舉動。低落的心情以某種形式存在於各種人類文化中已有成千上萬年。有個方法可以知道低落心情為何會帶來持久益處,就是仔細思考,如果我們無法感受這樣的心情,情況會是什麼樣子。

圖/wikimedia

一如無法感受焦慮的動物早在很久以前就被掠食者吞下肚,我們和其他動物若是無法感受悲傷,便可能會出現草率的行為,並且重複犯下代價慘重的錯誤。身體的疼痛教會孩子避開炙熱的火爐、精神上的痛苦教會我們帶著應有的謹慎,在人生暗藏的崎嶇險境中前行。作家李・斯金格在描述他的重度憂鬱症時,用很文藝的措辭表達了前述概念:

「也許我們所謂的憂鬱症根本不是疾病,而是某種警訊,有如身體的疼痛那樣警告我們某個地方必定出了問題;也許我們該停下來好好休息,多久都可以,並且專心做那件我們沒有想過要做的事,亦即豐富我們的靈魂。」

斯金格的經驗提醒了我們,低落心情令人不快或不吸引人的那些面向並不一定要與其效益相違。心情低落的人會責怪並批判自己,不斷在腦中扭轉出錯的狀況,並且對未來悲觀。這些特徵雖然令人不自在,卻也可能很有幫助。

深刻體認已經出錯的地方並了解怎麼做會導致錯誤再度發生,可以幫助人在未來避開類似的壓力源。套句心理學家蘭多夫・尼斯簡明扼要的話,低落心情的這些特色「儘管會讓痛苦延續,卻也同時能避免大難發生。」

凡是適可而止!認知與行為的弱點可能引發自殘傾向行為

這些弱點不用白眼都能看的一清二楚。圖/imdb

心情低落可能帶來的好處有助於解釋其持續存在的原因。但只要有任何理論宣稱某項特徵向來都很有益處及適應性,我們都應該保持存疑。心情低潮期可能會造成弱點,行為弱點(behavioral vulnerability)即是其中最顯著的弱點之一。什麼都不做也可以很危險;久而久之,持續毫無動作可能會提高被掠食者捕食的風險。機會之窗或許也會關上。

此外還有潛在的認知弱點。重度憂鬱的人有辦法產生扭曲程度相當驚人的想法,而這些想法似乎與憂鬱的現實主義完全對立。我們很難看出來人可以從「我是惡人」、「全世界的罪孽都是我犯下的」或者「我想我全身的器官不斷從裡爛到外」等錯亂的想法中得到什麼好處。

這類扭曲的想法可能會引發看似具有自殘傾向的古怪行為。弗倫克・彼得斯博士憶起一名被介紹到其精神病小組接受評估的女性。小組成員認為她急需幫助,聽到此專業見解後,這名女性承認自己需要治療,但她無法展開療程,因為付不起治療費用。 她的說法很奇怪,因為那並非實情:她的財務狀況很好。然而她因為妄想自己很窮而不斷拒絕接受治療。

圖/wikipedia

重度憂鬱症患者經常抱怨自己無法好好思考。「我覺得我的大腦就好像一團原生質,」有一則生動的描述開頭是這麼說的,「裡面嵌有微小的電路,其中有些電線一直短路,在我腦中迸出小小的火花,留下鬆脆毀壞、冒著煙的神經元區塊。」

神經心理學在這方面有一個術語,叫作「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itoning)。這個術語可能會讓人想到有個穿著體面的小人住在腦袋裡的畫面,不過它所指的其實是一系列涉及心智控制的基本認知能力,其中包括讓資訊持續存在於工作記憶中(亦即你剛剛才在會議中認識的人的名字),以及同時處理一件以上事物(發表演說並注意在場聽眾的表情,以理解其反應)。

有研究發現,重度憂鬱症可能會減弱執行功能的幾個面向,這個結果與臨床報告及病患本身的感覺相符。這種弱化現象會透過工作或學業上的專注力減弱而展現出來,而它通常就是讓最頑固的病患也不得不接受治療的原因。

對於低落的心情會在何時何地帶來壞處,我們還沒有詳細的了解。而且,對於低落心情同時具有的好處與壞處,曾經嘗試調和相關證據的科學家也非常少。憂鬱症的爭論大多分成兩大彼此排斥的陣營,分別是主張憂鬱症有益的一邊,和主張憂鬱症有害的一邊。現在我們應該要把這兩個陣營團結起來、縮小兩者之間的歧異了。

 

 

本文摘自《憂鬱的演化:人類情緒本能如何走向現代失能病症》,左岸文化出版。


泛知識節倒數一周!3/30、3/31隆重登場!

宇宙間有好多好多的知識,怎麼學都讓人不滿足。而學習也有好多好多方式,才不只是背誦跟考試。

讓我們在泛知識節一起探索學習的 N 種方式,找回學習的樂趣、求知的純粹,讓天下沒有難學的知識!

想知道學習還有什麼可能?就來知識節吧:http://bit.ly/2FgTb83

想了解更多可以去官網看看喔:http://bit.ly/2FhrsUF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爸媽需要搞懂的 14 堂大腦教養課(預購)

老是覺得小孩不乖?各位爸媽別煩惱,一起跟著資深心理師學習「教養心理學」,了解孩子的心理狀態和發展需求,讓親子之間溝通更順暢、關係更親密!

The post 心情不好怎麼辦?可以把沮喪丟掉嗎?──《憂鬱的演化》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融合騎⼠英雄的溫暖龐克: 《⼀級玩家》的 2045、虛擬實境、獎⾦遊戲

Photo Credit: 華納兄弟

作者:電影文學希米露,INSIDE  獲授權轉載。

⼊圍 2019 年 91 屆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的《⼀級玩家》(Ready Player One, 2018),是部賽博龐克電影(Cyberpunk);不過,卻有點不一樣。《⼀級玩家》是 由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導演,改編自 2011 年由恩斯特·克萊恩(Ernest Cline)撰寫的同名小說,描述 2045 年的未來世界。透過一位社會底層的少年玩家,因為參與⼀場全⺠皆瘋的線上獎金遊戲,⽽瞥見未來社會的全貌——極端的貧富差距與疏離的⼈我關係。

除了典型的賽博龐克元素——極⾼端科技與極低端人生(high tech and low life)的階級差異——《⼀級玩家》還融合了中世紀的騎⼠英雄故事,形成⼀個飽含浪漫溫情的賽博龐克,與典型悲觀⼜冷酷的硬科幻有些不同。

主角 Wade Watts 是個底層社會的青少年,與姑姑住在由廢棄鐵皮屋所相互堆疊的貧⺠窟。這些密密⿇麻⼀戶⼀層的危樓區,暗⽰示未來世界的房價與地價,肯定都出奇昂貴,於是⼈們必須以廢鐵堆疊的⽅方式,拮据生活。

不過,在 2045 年,許多人雖然在實體世界生活得極端匱乏,卻有機會於虛擬世界以迥然不同的身分,重新定義⾃自我與重建形象。Wade 即是如此。他在彼時最受歡迎的線上遊戲「綠洲(OASIS)」,化身為 Parzival,⼀位積分很⾼又技藝超群的帥氣⻘年。

不只 Wade,大部分生活在虛擬實境(VR)極發達的未來人,都喜歡將自己沉浸在幻境遊戲,因為在VR的世界,有另⼀套人際互動與階級關係,對於實體世界的窮困貧⺠來說,是翻身與重生的好機會。然⽽,因為沈溺於空洞幻境,也使得人與人的互動變得乾澀冷漠。

一級玩家帶來的反思

「綠洲」創始人之⼀的 James Halliday,在過世之前會設計出「綠洲彩蛋的獎⾦遊戲」,其實就是針對在實體世界已經枯萎的人際互動,所產生的反思的構想。在世時, Holiday 因為過分投入虛擬幻境,封鎖自己的人際關係,因此從未向⾃己喜愛的⼥生表⽩。

同時,也因為過於⾃自私,而失去⼀起創造綠洲遊戲的好友 Ogden Morrow。即將離世的 Holiday,感到相當遺憾,也總算頓悟。他明⽩白虛擬實境的人物形象,多半虛假偽裝,而人際互動,也多為幻象;他體認到真正的關係,必須建⽴在真實世界的實體交流——無論是愛情、親情、或友誼。

因此,若是想要贏得這場在虛擬世界幾乎是全民動員的「追彩蛋搶經營權」遊戲,必須全⾯理解 Holiday 的遊戲設計哲學。三隻⾦鑰所代表的不只是遊戲技巧、推理邏輯,更重要的是必須深⼊入 Holiday 的生命懊悔,由此體悟他的存在哲學,才有機會獲得第三隻金鑰。

研究 Holiday 生平⽂獻的 Parzival,最終果然明白 Holiday 在人際互動的懊悔與覺悟,同時也在現實世界透過網路戰友的友誼與愛情互助,成功獲得第三隻⾦鑰,成為 「綠洲」的經營者,同時與其他四位戰友,⼀起突破貧⺠階級,成為⾼端科技的企業經營者。

騎士精神造就了本片溫暖

會將《⼀級玩家》⽐擬為「騎士龐克」,是由主角 Parzival 的名字所泄露的端倪。 Parzival 之名,是取自歐洲中古世紀浪漫詩作 Parzival。詩中主角 Parzival 經歷身⼼的冒險與折磨,⼀邊追尋亞瑟王(也就是《⼀級玩家》中創造「綠洲」的 Holiday),⼀邊找尋聖杯(藏在「綠洲」的三隻金鑰),最後,Parzival 不只成為 聖杯王,同時也獲得⼼心愛少女 Orgeluse 的⻘睞。

不過,在《⼀級玩家》中, ORGE-luse 所對應的象徵⾓色,並⾮非 Parzival 所喜愛的女孩 Samantha Cook(在「綠洲」的Art3mis),而是 Holiday 的好友OG-den Morrow 與妻子 Kira。Parzival 是部中古時期的熱⾨騎⼠文學,其最核⼼的精神是關於⼀位年輕騎⼠是如何在身⼼的冒險之後,學習謙卑、同理、與關愛。

同理,電影最終是關於 Holiday 的自省與贖罪——由傲慢與冷漠覺醒。而主角 Parzival 只是他的替身(avatar),由 Holiday 的三個謎題,為 Holiday 體驗謙卑關懷,以及覺醒和救贖,彌補不曾珍惜的好友 Ogden 與未曾告⽩的 Kira。

⾄至於 Parzival ⼼心儀的⼥女孩則是 Art3mis,也就是月神阿提⽶米斯(Artmis),⼀位善於戰鬥、保護、又聰明的希臘⼥神(也是DC漫畫電影《神⼒女超人》的原型)。 Art3mis 不是騎⼠文學中等待救援的體弱公主,而是如同阿提⽶斯⼀般強悍的勇敢⼥性,同樣善於戰⾾保護,也機智聰明。Parzival 與 Art3mis 的關係相當對等,是各有所⻑並且相互幫助的異性盟友。

於是,相較其他描述冷漠疏離⼜絕望悲觀的賽博龐克,《⼀級玩家》相對地樂觀溫暖, 也正向積極。最終,不只階級可以跨越,友誼得以彌補,愛情再次降臨,連人類社會的畸形發展,也能透過擁有權⼒的年輕人,系統性地矯正——「綠洲」⼀週關機兩⽇,將玩家抽離虛擬世界,回到真實的人際互動。

然⽽,現實的階級與人性,是否真能透過⼀位年輕人的個人意志,輕易校正,著實令人質疑。如此,也使得《⼀級玩家》與⼀般嚴肅的賽博龐克,有所區別。因此,與其說《⼀級玩家》是個描述人類未來的科幻揣摩,不如說是個充滿天真幻想的青少年童話。

責任編輯:Chris

延伸閱讀:

駭客成功於世界駭客大賽 Pwn2Own「駭走」一台 Model 3

Photo Credit: Tesla

還記得年初時,Tesla 表示將提供一台 Model 3 作為今年世界駭客大賽 Pwn2Own 的獎項之一,其條件是必須找出 Model 3 現有的安全漏洞。

Pwn2Own 今年已進入第12個年頭,由趨勢科技的 ZDI(Zero Day Initiative)於3月20日至22日的溫哥華舉辦,今年也為 Tesla 的 Model 3 新增了一個新的汽車專案給參賽者挑戰。

根據 ZDI 的說法,當時由 Richard Zhu 與 Amat Cam 所組組成的駭客團隊 Fluoroacetate 決定挑戰 Tesla 時引起現場高度關注;並藉由雷達系統中的 JIT 漏洞成功操控了汽車。而這個漏洞也成功地讓他們贏得這台 Tesla Model 3。

Tesla 表示將會發表一個軟體更新來修復此漏洞。「我們藉由 Model 3 進入世界著名的駭客競賽 Pwn2Own ,與最有才華的選手及成員互動,目的就是要徵求這種確切的回饋。」

Tesla 在信件中表示:「特斯拉汽車內部有多層安全保護,除保護車體本身,也同時保護其他車輛的安全。Tesla 在接下來幾天內,將會發表軟體更新來修復這次大賽所發現的安全漏洞。我們知道這次駭客的研究需要付出相當的努力與專業,非常感謝這些研究人員的努力,讓我們確保汽車在道路上是最安全的。」

今年的世界駭客大賽 Pwn2Own 共有五個類別提供駭客選手們選擇,包括網路瀏覽器、虛擬化軟體、企業應用程式、服務器端軟體及新增的汽車專案。今年成功的發現在眾多企業產品中共 19 個漏洞,包括 Apple Safari、Microsoft Edge、Windows、VMware Workstation、Mozilla Firefox 及 Tesla。

特斯拉自2014年推出第一個 bug 賞金計劃以來,持續關注駭客議題。去年特斯拉將最高獎勵金從 1 萬美元增加到1萬5000美元,今年更進一步將特斯拉的車輛和所有託管的伺服器、服務和應用程式都列在其賞金計劃範圍之內,並且成功地發現安全漏洞,可以說是成功的投資。

責任編輯:Sean
核稿編輯:Anny

延伸閱讀: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