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天琦暴動罪判決書

2016年農曆年初二旺角大衝突,當晚警民對峙擾攘幾個小時,警方並無向集結者宣布該集結已屬暴動,警方亦無採用處理暴動方式施放催淚彈驅散集結者。律政司以「暴動罪」起訴幾十名當晩警民衝突的「暴徒」,明顯是「政治決定」

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陪審團裁定梁天琦及盧建民暴動罪成。主審法官彭寶琴2018年6月11日頌布判決書,判處「具阻嚇性」的刑罰,梁天琦入獄六年,盧建民七年。

許嘉琪、麥子晞、薛達榮被控暴動罪案,是法院審理旺角騷亂暴動罪的第一案,法官沈小民在判詞36表明:「本席相信本案並沒有直接證據指參與暴動的人有預謀,事前有組織地部署參與是次暴動,但涉及的暴力層面和參與的人數絕不下於船民案。」

法官彭寶琴在判詞54指稱:「本席亦肯定在較後階段,人群的行為清楚顯示該暴動是有組織、有計劃的。」警方當晩並無預置充足警力應付有組織有計劃的暴動,亦從未宣布旺角的集結已屬暴動集結,更未採取鎮壓暴動的措施。「人群的行為清楚顯示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暴動」,只是法官彭寶琴的個人推斷,不是警方的認知。

暴動是指騷亂中的暴力行為,是任意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力;暴動攻擊的目標是一般性而非特定,而破壞是隨意而不是集中目標的。大陸用語就是「打砸搶燒」,十分精準。暴動可以是有組織有預謀的,也可以是群體自發。而香港《公安條例》訂明,暴動必須是有組織有預謀的集體性暴力。

《公安條例》第十八條(1)訂明:「凡有3人或多於3人集結在一起,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侮辱性或挑撥性的行為,意圖導致或相當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他們即屬非法集結。」

《公安條例》第十八條所指稱的非法集結,是指集結在一起的人,有三人或多於三人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挑撥性的行為;可能導致任何人合理地害怕如此集結的人會破壞社會安寧;或害怕他們會藉以上的行為激使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作出行為」的人,他們即屬非法集結。 也就是說,集結在一起的人有三人或多於三人作出的行為,是意圖煽動破壞社會安寧,「作出行為」的人,他們即屬非法集結。

《公安條例》第十九條規定:(1)如任何參與憑藉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2)任何人參與暴動,即犯暴動罪─

《公安條例》第十九條定義的「暴動罪」,是指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有人以暴力破壞社會安寧,該集結即屬暴動,而集結的人即屬集結暴動。任何集結的人參與暴動,即犯暴動罪。

法官郭偉健表示:「 當有任何暴力事件發生,若不馬上離開,就已有可能被視為參與暴動的一分子,必須共同承受違法行為帶來的法律後果。」如果以郭偉健法官的準則,警方並無檢控幾百名圍觀者,就是選擇性執法。郭偉健法官的解釋,不符合《公安條例》第十八、十九、二十條的規定。

《公安條例》第二十條(1)訂明:「參與暴動的人如非法拆掉或摧毀,或非法着手拆掉或摧毀任何汽車、電車或纜車、航空器、船隻、建築物、鐵路、機器或構築物,即屬犯罪 。」第二十條已明確規定,參與暴動必需是具體的破壞行為,而暴動破壞和攻擊的目標是隨意而不是特定的。

旺角騷亂的暴動罪案,判處阻嚇性刑罰應該已是「死命令」,無論是上訴或新案件,當事人都不應奢望任何求情理由會帶來減刑,而應該強烈要求撤銷控罪。 當事人必須拒絕承認曾涉及《公安條例》第十八條(1)指稱的非法集結,一口咬定當晚的行為只是仇恨政府憎恨警察的個人行為。

《公安條例》第十九條訂明,干犯暴動罪,必須是第18(1)條被定為非法集結的集結的人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力行為。警方控告暴動罪,須先控告非法集結罪,非法集結罪成暴力行為始能構成暴動罪。警方只控告暴動罪,法官或陪審團裁定罪成都應該被推翻。

法官彭寶琴在詞判44指稱:「任何嘗試要求法庭以個別被告所作的獨立行為作為判刑基礎,均屬錯誤的處理方法,因為被告並不是單獨行事。」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而並無控告非法集結罪,「被告並不是單獨行事」,未經法律裁定為事實,只是法官個人看法,彭寶琴法官未有恪守法律審判案件。

《基本法》質疑第一案馬維騉案,上訴法庭以籌備委員會成立臨時立法會在1997年3月14日為第八屆全國人大第五次會議所確認,裁定臨時立法會為合法組織;歷史的痕迹清晰顯示,林鄭月娥引以為傲的法治精神,1997年7月已經一去不返。

梁天琦的個案,承認一項襲警罪,判12個月監禁。暴力被定罪為個人行為襲警,暴力已經不是集體性質的暴力罪行。同時又被控暴動罪,梁天琦並未被控告非法集結罪,陪審團裁定暴動罪成,好大好大機會被推翻。法官沈小民裁定當晚的「暴動」,參與暴動的人不是有預謀有組織地參與是次暴動,沈小民法官的裁決是有力的支持,梁天琦應該全力以赴。

梁天琦等五人被控暴動罪, 第五被告黃家駒自稱當晚只是路經亞皆老街,本身所作的行為,只是向警察投擲發泡膠箱,並且未有命中。黃家駒未經法律裁定曾參與非法集結,最多只是襲警。「人善被人欺」,認暴動罪竟然被判入獄三年半,彭寶琴法官未依據暴力程度審判案件,心狠手辣蛇蠍心腸。

法官彭寶琴就旺角暴動罪判詞全文
法官沈小民就旺角暴動罪判詞全文

大人的露天酒吧!原宿東鄉記念館旁 「神樂」期間限定開幕

負責「原宿 東鄉記念館」營運的東日,將在擁有40年以上歷史的原宿婚禮會場開幕露天酒吧「神樂」。限定期間延續2017年,今年是在7月18日(三)~9月7日(五)。在原宿站徒步5分鐘就能抵達的絕佳地理位置,坐擁一萬坪的東鄉森林綠意包圍的原宿地區最大級露天酒吧。 露天酒吧的主要會場是以華麗的和風時尚為意象,接受團體預約的婚宴會場「饗之庭」、「Kizahashi」。還有面向日本庭園的開放式座位區,正因為是體現了日本傳統文化的專門會場才能提供的一流服務。 除了大量使用奢華食材的buffet料理以外,還有每年…

仲跳孤獨探戈? 美斯退下來吧!

當高唱國歌一刻,鏡頭自然地落在美斯身上,可是畫面並非球迷樂見,因為美斯看來相當疲累,用手掩面,有人拍下這一刻,焦點除了美斯,還有神情肅穆的門將卡巴尼路,結果「一相成讖」,不止總結了阿根廷的命運,也代表了美斯。

看台上的馬勒當拿表情多多,雖然沒有雪茄,但一樣霸氣,因為誰也不會忘記,上帝之手以外,他那球由中圈開始盤扭到入波的金球,加上86年的大力神盃,足以讓他被稱為球王。美斯的球技毋庸置疑,但始終未能超越老馬的身影,就算在球會贏盡獎項,可是在國際大賽中顆粒無收(奧運不計入內),四次美洲盃亞軍,連同去屆世盃也是亞軍,難怪被球迷謔稱為「亞軍廷」。

周四晚看完阿根廷對克羅地亞的比賽,看住美斯慢慢步入更衣室,鏡頭見到兩個藥檢的工作人員,表情似是想上前安慰,最後還是卻步;想必美斯當時的表情相當可怕,不想被人打擾吧。

阿根廷一如大部份的南美足球強國,久不久就有黃金一代,可是未竟全功,今屆更幾乎連世盃也打不入,要到最後一個賽日大勝厄瓜多爾,才以兩分之差打入前四名。阿國不乏好手,可是種種原因下,選人時總未能做到公平公正。不似德國,教練路維一直有系統地透過比賽和訓練,在近乎三支球隊中選出精銳,就算放棄利萊辛尼,傳媒的反應也不算太大(當然我是不同意),可是阿根廷就不同了。 美斯一直否認「操控球隊」,而他的老友如阿古路和馬斯真蘭奴的表現也不差,入圍正常,可是大賽例牌不斷失機的希古恩,擠下莫路伊卡迪,就肯定與美斯有關;因為美斯一直都強調,希古恩是世上最強的9號仔,結果「大佬B」、不,應該是阿根廷教練森柏奧利,最後也從善如流,讓伊卡迪放假睇波。阿根廷傳媒則一直指因伊卡迪搶走美斯老友麥斯盧比斯的老婆,所以為友出頭,始終拒絕讓伊卡迪入選。結果如何,有眼可見,若說伊卡迪的位置與美斯重叠,那因中場支援不足,美斯一直都要拉後返中場要波,那為何放棄意甲神射手?

比賽當晚,直播法國對秘魯的Now E出事,幾乎全城死機,網民自然鬧爆,但Now方面應變奇快,立即宣佈將之後的阿克戰免費在Viu TV播放,球迷也樂於接受,這種應對,勝過森柏奧利甚多。克羅地亞不是冰島,他們的防守比起圍堵更高一級,是以傳統盯人再加上小組式聯防,截斷隊友傳予美斯的路徑,也阻止了其推進;結果今場美斯只得1次射門,在禁區內亦只得2次觸球。中場缺乏傳送,迪馬利亞因為一仗失準就打落冷宮,又不讓柏禾正選,結果是阿古路也無能為力;而面對密集防守,不用戴巴拿或希古恩打正選,而一直用麥斯美沙,結果令美斯更孤立無援。就算大家常笑希古恩,起碼他制造到機會,不似美沙在場上發揮極有限;落後時不嘗試踢雙箭頭,也令人摸不着頭腦。迷信三中堅的森柏奧利,想將智利的一套搬到阿根廷,結果畫虎不成,更令美斯孤立無援。難怪莫迪歷也不忘踩多腳:「美斯的確不可思議,可是他一個人能做的實在有限。」

打從首戰射失12碼,美斯的壓力已大到不可想像,而有別於其他南美傳媒,阿根廷報章專插自己的國家隊,於是之前的五次亞軍,連同首戰的12碼,都成了題材。加上國內經濟混亂,影響到足總貪污醜聞不絕,影響到賽前備戰,也影響到選帥,以一支世界級勁旅來講,都可以說是相當差勁。至於「宿敵」C朗拿度在今屆賽事大放光芒,兩戰攻入四球,也令美斯的壓力天沉重。難怪賽前被拍下不斷掩面。

成也美斯,敗也美斯,沒有這位球王連中三元,阿根廷根本連厄瓜多爾也贏不到,今個夏天早就與意大利、荷蘭和美國等一齊踢「L」聯盟;也不似C朗在球會得到施丹保護,美斯今季共踢了60場比賽,共上陣5,008分鐘,位列世盃眾多球員中的第4位;疲憊加上壓力,教練也缺乏應變能力,令美斯幾乎是一個人作戰。我不知道由選帥到選人,美斯出了幾多力,如果真的如阿國傳媒所講,選人準則是「美斯朋友隊」,那也沒有甚麼好怨。最令人失望還是在場上的表現,作為全球最好波的兩位球星之一,遭對手針對防守是必然的事,可是美斯看來太早就接受現實,沒有嘗試去爭取,也從沒有反勝的火焰;作為球迷,我們不會盲目要求球星場場都踢出100%,場場也可以領軍贏波,可是落得場就要有火,就算有心無力,都一定要奮戰到最後一刻,尤其是作為球隊領袖,更加需要以身作則。

截稿前未知冰島對尼日利亞戰果,但無論如何,阿根廷的出線機會仍相當渺茫;有傳阿根廷死到臨頭,比西班牙更大膽,在球員逼宮下已棄用「大佬B」,並由86年冠軍功臣、體育總監布魯查加接手。不過這些新聞又是來自專針對自家國家隊的阿根廷,是真是假,不得而知。我只知道,如果希古恩早點可以踢得像布魯查加,那阿根廷很可能早就不再是亞軍。在對尼日利亞的最後一戰,誰人掌帥也好,都肯定會將美斯推到最前,全力爭勝;球王的最後探戈有何結局,將是今屆世盃不能磨滅的回憶,也將成與C朗瑜亮之爭的最重要注腳。既然身心俱疲,在場上也士無鬥志,美斯還是真真正正脫下國家隊戰衣吧,那比勉強留在場上,叫自己痛苦,睇波的也痛苦,要好得多了。

原文刊在作者 Medium
作者 Facebook Page

瑞士隊著名三人組都係哥索禾人 對塞維亞世界杯賽 變另類代理人戰爭?

瑞士即將係分組賽民隊塞維亞,但瑞士著名嘅三人組,沙基利、扎卡、比哈美都係阿巴尼亞裔,準確啲講同哥索禾有關係,搞到塞維亞甚至瑞士國內都有雜音。 例如翼鋒沙基利,對球靴已經一隻腳印有瑞士國徽,另一隻是印有哥索禾國徽,明顯引起塞維亞嘅球員不滿,表示為甚麼不投身哥索禾。而沙基利的確曾經考慮投身哥索禾國家隊,但最後都維持係瑞士隊。 瑞士人自然對呢班「雇傭兵」有不滿,有人不滿佢地唔唱國歌,但暫時佢地幫瑞士贏得唔少賽事,瑞士人都仲係實用主義為上。 而瑞士隊整體對呢啲國族情緒保持沈默,但沙基爸爸因為示威而被塞維亞監禁3年半,比哈米甚至童年照片一張都無,因為祖屋被燒,足球場上今日真係無國仇家恨? 時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瑞士隊著名三人組都係哥索禾人 對塞維亞世界杯賽 變另類代理人戰爭?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從歷史中得到教訓?

「愛港之聲」高達斌

1900年6月21日,即118年前的今天,作為滿清王朝的實際統治者慈禧太后,一方面對義和拳的變亂充滿了幻想,另一方面八國聯軍又確實已經在幾天前攻陷了天津大沽炮台。於是她便以光緒皇帝的名義發佈了一份《宣戰詔書》,號召全國軍民抗敵,也正式向快要兵臨城下的八國聯軍宣戰。

義和拳變亂於1899年惡化,在山東一帶開始,發動了連番大型的暴力排外運動,不作辨別地打殺外國人及基督徒,甚至攻擊外交人員,也乘機博亂,放火搶掠,姦淫婦女。地方官員縱容,朝廷變相鼓勵,最終導致1900年6月初八國組成聯合遠征軍,以解救駐京使館人員的名義入侵中國。

清廷那份《宣戰詔書》有這幾句:「與其苟且圖存,貽羞萬古;熟若大張撻伐,一決雌雄。」

講的是何其豪壯,何其充滿民族激情!但結果如何?

首先是進一步激化了義和團之亂,在發出詔書之後不足兩個月後,首都北京便被八國聯軍攻陷。那個時候,其實已經造成了超過200名外國人,包括神職人員和外交人員,二萬多名中國基督徒、及數以萬計拳民及支持者死亡。

那個時候,慈禧太后在深宮之中,天天聽到的不外是「老佛爺英明」,被告知的是自己國家那一批自稱刀槍不入的拳民有多利害;她自己口講的又是句句「祖宗家法」及「大清國統」;一眾臣民不少也是對「扶清滅洋」充滿了幻想。

除了拳變惡化、八國聯軍入北京無可避免之外,詔書還令到李鴻章、張之洞等封疆大吏別無選擇,唯有拒絕聽命於朝廷以自保。這個所謂「東南互保」,為往後清室最終的敗亡及民國革命之後的軍閥割據鋪下了遠因。可以說是貽禍往後數拾年。

今天的中共政權天天鼓勵人民盲目的民族情緒,不是反美、就是反日,部份愛黨盲毛及愛國小粉紅的言論,與那些拳民又有何本質上的分別?拆教堂、燒十字架、迫令新疆回民吃豬肉這些行為,也只是把義和拳的行為國家化!那些中共高層或外交部發言人的言論與姿態,與那份詔書的調子與口吻的差別又有多大?國家及政權的實力是強大了,今天也不可能再有八國聯軍入北京,但中國人及中共政權的形象有同步提升而得到更真誠的尊敬嗎?

香港那些建制派的言論和行為,也只是隨着極權政府的愚蠢而同步愚蠢,也進一步鼓勵特區政府及中共政權的愚蠢。彼此相互促退,互相鼓勵,同步堕落。他們就是現代版的香港版的義和團。要破壞殖民地時代留下來的法治法統、要令社會回歸獨裁與野蠻、要帶頭抺黑洋法官、要令香港社會由多元開放倒退回威權一言堂。這些行為與當年拆教堂、摧毁西方宗教、驅趕傳教仕、取締現代化的教育又有何本質上的分別?

歷史一再證明,封建極權政府的自私與愚蠢,往往只會帶頭令人民變得更愚蠢。但願不至於再一次為國家和人民帶來災難。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