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論政】小西:施政也是個文化問題

最近,特首林鄭月娥發表了一年一度的《施政報告》。一如過往,文化界的朋友把《施政報告》中與文化產業、文化藝術、活化工廈等等相關的章節剪輯,並張貼網上或私下流傳。或許,因為特首今年在《施政報告》提出的「明日大嶼」計劃實在太過震撼,5000億的造價也太聳人耳聞,加上新一份《施政報告》在文化藝術的政策上,也不過是沿着過去幾年的「文化凱恩斯主義」(Keynesianism)大方針走──即相信政府該採取擴張性的文化政策,通過增加文化需求促進文化市場增長──正如歐陽檉上星期在本欄中指出﹕「林鄭月娥的施政報告,從文化的角度來看,算是不過不失,但也沒有驚喜。就像朱鎔基總理說過的昔日中美關係一樣:好又好不到哪里去,壞也壞不到哪里去。」(本欄,2018年10月15日)

「功能組別化」社會中的「文化政策」
但何謂「文化角度」? 所謂「文化政策」,就僅僅侷限在一地的文化藝術發展的施政方針嗎? 或許,深受殖民時代的「功能組別化」的思維影響,香港特區政府在施政方面一直沿用「照顧與平衡各個界別利益」的方針,是典型的「行政吸納」管治模式。當然,這一場所謂「照顧與平衡各個界別利益」的遊戲,在現實中也不見得各個界別都真的平起平坐,能夠在政策層面分餅分到多少,主要還是看你的財力與政治實力。但「文化政策」就僅僅是文化界在這一場分餅遊戲中的界別資源分配方略嗎? 「文化政策」又是否跟政府的其他政策完全無關,政治的歸政治,經濟的歸經濟,文化的歸文化?

然而,若果套用台灣前文化部部長龍應台的話說,所謂文化政策,其實是指「一套整合的機制,以文化為核心思維,以這個思維去檢驗政府這個機器,檢驗它本身的結構是否符合文化的發展所需,檢驗其他的齒輪是否配合文化的發展,檢驗機器運轉的方向是不是一個文化所能認可的方向。」歸根究底,文化政策的核心關注是﹕「到底一地人民希望過一種怎樣的生活?」,而文化政策的責任則在於成為政策的整合機制,讓政府各個層面的政策均符合一地人民的文化願景(Cultural Vision)。

從文化觀點看施政報告
但何謂一地人民的文化願景? 政府各個層面的政策又如何跟一地人民的文化願景相關? 就以《施政報告》中直接跟文化藝術界利益相關的「文化藝術」一節為例,跟去年的《施政報告》相似,「文化藝術」都被撥歸「宜居城市」一章當中。按《施政報告》中「宜居城市」一章的解釋﹕「『宜居』的生活環境,可以令香港人活得開心、有希望、對前景有信心,對香港有歸屬感。隨着社會進步,市民對「宜居城市」的要求也相應提高。我們除了要解決土地和房屋供應的迫切問題外,也會致力發展便捷的交通、綠色的郊野、美麗的海港、可持續的環境、具歷史氛圍的文物、以至高質素的文化、藝術、康體活動和良好的社會秩序,讓大家嚮往在這個地方落地生根。」換言之,所謂「宜居城市」,關注的其實是「到底一地人民希望過一種怎樣的生活?」的問題,也就是一地人民的文化願景。如此說來,從文化的角度看,文化願景不單與該地文化藝術的發展相關,若按今年《施政報告》的分類,更與本地的交通運輸、環境及自然保育、動物福利、城市管理、文物保育、體育發展、安全城市等相關。但問題是,在這些相關的政策範疇,施政者又有沒有注入負有政策整合作用的「文化觀點」,以符合一地人民的文化願景?

其實,同樣的「文化觀點」也可以應用到《施政報告》中「良好管治」、「房屋及土地供應」、「多元經濟」、「培育人才」、「改善民生」、「與青年同行」等各大政策範疇上。若果沒有「文化觀點」的政策整合,所謂《施政報告》也不過是一場在「功能組別化」社會中零碎的分餅遊戲。香港未來能夠擁有一份具文化願景與視野的《施政報告》嗎? 或許,我們首先需要的,是本着「文化民主」的精神,來一場貨真價實的「文化大辯論」,共同形塑我們的文化願景。

作者為文化評論人

文章刊於2018年10月22日信報專欄。本欄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實在太好搭!丹寧襯衫 4 Style怎麼穿都不厭煩!

若有實穿單品排行榜,那麼丹寧襯衫絕對穩居排行第一的寶座。無論作為外搭或單穿,都可以呈現時髦舒爽的樣貌!本篇運用4件不同風格的丹寧襯衫搭出4種Look,如此實用的單品,請務必快點把它帶回家吧!
 
 
 
Style1
長版丹寧襯衫─率性休閒風格

ERSS –長版丹寧襯衫
嬌小女孩可以把長版丹寧襯衫直接當洋裝使用,其他身型的女孩可以拿來做為外搭,除了具有防曬作用之外,還能修飾身材、增添搭配豐富度,都是十分實用的穿搭方式呢!內搭使用休閒感十足的條紋上…

港珠澳大橋開通 更多人去香港 賀一誠:澳門需提升機場競爭力

港珠澳大橋今早9時在珠海舉行開通儀式,並將於明(24)日早上9時通車。立法會主席賀一誠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很高興港珠澳大橋終於開幕。又認為,目前就投資效益未必明顯,但大橋會帶動其他行業。他亦指,由於更方便往來有眾多航線的香港機場,澳門機場會面對競爭壓力,需要設法提升本身的競爭力。 賀一誠表示,就投資效益而言,因為限制車流等措施,暫時未必有很明顯的效益,但就連通性而言,是一個好大的基建。「珠海和西部地區,很多人口可以通過這條大橋,進入香港範圍,這方面長遠來說,是一個國家級的基礎建設,我想是很需要。」又以寧波和上海之間的大橋為例,指大橋建立後會造就其他行業,現時當地已看到人流和物流之間的效益,寧波亦成為全球重要港口。「所以港珠澳大橋如只講投資和車流收支,這個不合理。一定要看整體效益。」「長期、短期,對澳門來說,一定是更加大發展的機遇。」 他亦指,大橋會增加很多人流來往澳門,再加上收費價錢合理,會吸引很多人到各地旅遊。「或者利用這條件多點去香港,多點去迪士尼等,對澳門來說等於多了一個後花園,所以是一件好事。」他又認為,澳門也要做好準備及配套,「希望加大有更好的競爭力,讓我們有轉變的方向。」 對於有消息指,深訓將謀劃港珠澳大橋深圳支線,賀一誠表示,當年討論大橋的設計,雙Y型大橋是一個很合理的方案,因為深圳市區亦有千多萬人口,比香港多兩倍,但香港不同意,變成現在的單Y橋。「香港700萬人口是我們的最終點。但幅射到我們這邊是很大一片,所以如再加一條副橋,當然是一件好事,對澳門來說肯定是一件好事。但行政上有點複雜,因為多了一個關口。」「如果做到這副橋,可以將這(港珠澳)橋的利用率再更提高。」

蘋果命名學知多少?官方終於解釋 XR 中「R」的意涵

REUTERS/Stephen Lam

從產品本身、發表會主題、視覺設計等總是蘊藏著故事性,Apple 用來闡述品牌深遠意涵的各個環節。當然歷代的 iPhone 的命名也是讓果粉們最好奇的事之一。

這兩年發表的新機,自從 iPhone 8 系列後,蘋果便不再中規中矩的以單純的阿拉伯數字作為命名,去年 iPhone X 雖然仍是讀作 ten ,代表著 iPhone 十週年的意涵(其實是第十一代手機),但字面上卻改用滿滿科技味的「X」來命名。

來到今年秋季發表會前,許多人預測的 iPhone 9 、XC(和 5C 一樣多彩版本,C 代表 Color ) 最終並沒有出現,iPhone XS、XS Max 中的「S」既不是前幾代放大後 5.5 吋版的「Plus」也不是 4S 的「Siri」。至於 XR 的「R」到底代表著「regular」還是「Revolution」嗎?在外界熱議猜測許久後,蘋果官方終於給出解答了!結論是 XR 和 XS 的「R」和「S」通通沒有意義。

蘋果全球產品行銷資深副總裁 Phil Schiller 近日接受 外媒採訪 透露,蘋果所用上的字母沒有特意要代表什麼。不過對跑車愛好者的他來說這次的「R」和「S」對他來說反倒是別具意義,他表示自己喜歡車和速度感的事物,而「R」和「S」常常是跑車拿來作為特殊車款命名的字母。

說到這裡,所有對蘋果今年產品名稱摸不著頭緒的現在總算得到了解答,沒有任何原因或邏輯,純粹是一個爽字。

不過要說蘋果一直以來的手機名稱字母都沒有任何意涵嗎?也並非如此,讓我們來盤點一下歷代所出現的英文字母和代表的意義。

第二代 iPhone 3G:

很明顯的,這是支援 3G 行動網路的意思

第三代 iPhone 3GS :

加上一個「S」代表是「Speed」速度的意思

第五代 iPhone 4S:

蘋果並沒有解釋過這裡的「S」到底是 Super Steve 還是 Speed 呢?由於是蘋果智慧語音助理「Siri」初登場,最終被外界解釋也是被最多人認同的就是「Siri」啦!

第七代 iPhone 5c:

此款為 iPhone 首次引入了彩色的聚碳酸酯外殼,宣傳口號爲「天賦多彩(For the colourful)」,無疑地 c 就是 Color,因此外界也揣測今年 XR 原先應為 XC

第八代開始的 Plus:

從第八代 iPhone 6 開始用上了 Plus,後面的 iPhone 7 與 iPhone 8 都延續了阿拉伯數字與一款「Plus」螢幕加大為 5.5 吋版本,今年的新款因為已經放大到 6.5 吋成為蘋果史上最大螢幕尺寸的手機,不再適用 5.5 吋的「Plus」

第九代 iPhone SE:

只要一出現字母,又激起群眾的猜謎熱,最終由 Phil Schiller 揭曉謎底,SE 就是「Special Edition」特別版的意思啦!

以上是蘋果歷代命名學,你知道幾個呢?隨著這兩年跳脫阿拉伯數字,不按牌理出牌的蘋果在之後還會帶給我們什麼驚喜呢?真是令人期待!

延伸閱讀: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這篇文章 蘋果命名學知多少?官方終於解釋 XR 中「R」的意涵 最早出現於 INSIDE

與天鬥與海鬥,其樂無窮

[「明日大嶼」政府規劃圖]

平日習慣安坐家中追風,對颱風襲港有一丁點小常識,現在試試從打風角度,看看「明日大嶼」人工島的明日風暴。

吹襲香港最經典的十級颶風,絕大部分都有相似的「完美」路徑,就是近距離略過香港南方,然後於香港之西登陸;這條路徑,令香港長時間吹偏東風至偏南風,風由海面吹來,無遮無擋 (見天文台解釋:東登西登)。

那麼香港何處最當風呢?以山竹為例,天文台八個參考測風站,只有長洲錄得最高持續風力達颶風級數,每小時165公里,相對市區風站,啟德錄得每小時91公里,青衣錄得每小時63公里。即是說,市區居民高呼一世未見過咁大風時,長洲朋友會說,你那些係小兒科。

現時香港市區,維港兩岸有山巒作屏障,才令香港市民打風時也念念不忘出街看電影約朋友大戰十六圈。「明日大嶼」就在長洲附近,面對同一方向同一大海。明日的嶼民,平常或許風和日麗,椰林樹影;打風時,一定好 high,安坐家中也暈浪。

你看看華南沿岸沒有屏障的海岸線與小島,幾千年來人口稀少,總有原因,除了交通不便、水源不足以外,我一直猜想,同颱風頻密吹襲也有關,處身颱風的航道上,隔十年八載重建一次,任何社區都不容易蓬勃發展。大海上的人工島建成,將成為全香港最當風的新市鎮,沒什麼,一定頂得住,主事者會說,現代科技先進,最多玻璃窗爆幾排而已。

還有風暴潮,當颱風於西登,在香港之南掠過,偏東南風會把海水吹向岸邊,加劇風暴潮,猶如小型海嘯 (見天文台解釋風暴潮);颱風溫黛死得人多,有百多人正是死於沿吐露港湧來的風暴潮;澳門天鴿風災死了十人,舊區大水浸,乃因為風暴潮,不是大雨水浸。

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踢爆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報告,模擬結果謂颱風期間人工島浪高「限於約兩米」,實在粗疏 (團結香港基金解釋,引用此數據只為說明南方列島能減輕波浪)。林超英找出土木工程署交椅洲實測波浪數據,過去十年已有兩年測得五米以上的波浪 (此數據似乎未計風暴潮,亦未計算未來氣候暖化海平面上升幅度)。意味着,以後拍攝打風威力,記者們除了杏花村與大澳,又多一個長駐新蒲點。

也沒什麼,一定頂得住,人工島最多海堤建高一點,五米不夠,八米十米亦可,不會比監獄的牆更高。


[團結香港基金規劃圖,中間小島四周的狹窄水道可能加劇風暴潮]

大家請留意,現時人工島的草圖,為了保護原有島嶼的海岸生態,留有狹窄水道,不會填死,這些水道正對東南方。即是說,風暴潮加颱風巨浪,會把海水沿着狹窄水道推高,放大風暴潮。團結香港基金的草圖中,有些水道更是沒有出海口的,到時人工島裏的風暴潮有多激烈?

也沒什麼,若有錢塘江觀潮的氣勢更好,香港有新景點。

聽說明日大嶼很零碳排放很環保,公共交通都在地底行走,那麼為了擋住大浪海水風暴潮倒灌,要把人工島抬高多少?要建多高的海堤?

當然,主事者會說,人定勝天,一切風暴巨浪地球暖化海平面升高,都在預計之中,工程設計有辦法化解風險。

與天鬥與海鬥,其樂無窮;萬億天價,有什麼不可以。明白。

我想起一位英國作家 Douglas Adams 寫的科幻小說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Universe,故事裏有一家觀景餐廳,設在星體毀滅的時空邊緣,食客一邊用餐,一邊欣賞星系的生滅奇觀。

建議在日後的人工島岸邊海平面,建立一家玻璃屋餐廳,主題是親親巨浪風暴潮,食客一路咬龍蝦吃生蠔品美酒,一路欣賞颶風來襲全過程,直至餐廳被風暴潮淹浸,玻璃天花頂有洶湧巨浪,食客安坐繼續食甜品,想想也興奮。大灣區新景點,香港終於找到新定位。

有志氣與天鬥與海鬥,聲聲迎難而上,卻不敢動粉嶺哥爾夫球場的權貴娛樂,也不敢詰問石崗軍用機場佔用大幅平地是否真正有需要,正是捨易取難、優次不分、本末倒置。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