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鄭身邊紅人搞嘅接地氣研究,原來是咁樣…

 

唔知大家仲記唔唔得習總黎香港個陣,有個小妹妹係咁見報,唔講仲以為佢來頭拍得住習近平。

即係呢個:

 

無錯啦就係佢,做過港大國事主席,又幫過林鄭助選,依家仲要見埋習大大,真係前途無可限量~對比起其他幫林鄭助選既後生,Sharon真係動作多多,選完舉之後仲同埋其他林鄭身邊既紅人搞智庫,小小年紀為左上位果然不遺餘力~

 

 

呢個智庫來頭唔細,除左Sharon之外,仲有教聯會副會長林樂、新思維黃俊瑯,而牽頭個位召集人呢,就係大明鼎鼎既前發展局政治助理何建宗。何建宗出名既原因就犀利啦,事關上屆政府係選賢任能方面有幾出息相信大家有目共睹,而發展局更加係重災區,先有局長麥齊光做左12日就因為涉嫌貪污而落台(後來上訴得直),而後面就有陳茂波同埋何建宗兩個各自持有同政府發展計劃相關既土地權益而不作申報。同樣涉及誠信問題,最後何建宗鞠躬辭職,成為上屆政府第一個因為個人過失而向公眾道歉既問責官員,而佢老細波叔呢,後來仲升埋職做埋財政司。

特首選舉完左之後,坊間有傳何建宗會重返問責團隊,不過唔知係咪因為曾經犯下既誠信錯誤,最後都未見佢出現係官員名單入面,而何原職既發展局政治助理,繼續由馮英倫做返。雖然無得入閣,但係何建宗照樣重出江湖,仲攬埋其他親新政府既人士一齊搞智庫tim。

 

事隔多月,何先生同佢既智庫終於有D搞作,原來何生之前話做d「接地氣」既研究,就係研究香港學生係中國讀書有幾慘既現象。

 

 

 

老老實實,個研究結論有幾戇居就不再話下,缺少內地人脈關係呢個都講得出真係人唔笑狗都吠,喂阿哥,你好人好者係香港考完DSE畢業,就算係香港升唔到大學架話,屋企有錢有人脈既都扔左你出英國美國讀書啦,真係係中國有人事關係個班,一早送晒仔女出外渡金渡銀啦,會唔會扔你返中國讀書咁戇恰恰阿喂。

仲有一樣好重要既事,何生份研究報告有無釐定清楚咩叫「在內地香港學生」?唔係有香港身份證就叫香港人架嘛,十幾年前雙非大舉侵入本地醫院,所有係香港出世既BB都叫「香港人」,但係呢班「香港人」大部份一出世之後就返晒父母原居地居住,甚至連書都係中國讀,咁又叫做「在內地香港學生」?唔怪得大把拎住外國護照既黃種人都話自己係中國人。到底Sample size入面有幾多係土生土長既香港學生,呢個真係何生先知。

連普通大學生都知道,做學術研究係要有academic integrity,數字同現象,唔係你話係就係,不過可能何生對誠信既理解同一般公眾唔同,普通學術研究原則可能唔岩佢地智庫掛。

另外,其實教育局都有公佈過話係中國讀書既香港學生其實先得個一萬幾千人架咋,如果真係林鄭身邊紅人又想幫下政府施政架話,就諗下點樣幫係本地讀書既真。香港學生啦,咩叫「接地氣」其實同誠信一樣,大家有眼睇的~

 

西九殖民區與本土唐文運動

十月十一日,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正式委任美國洋婦方美昂(Ms Alison Friedman)為表演藝術總監,同時領導戲曲、舞蹈、戲劇及音樂等團隊,方美昂不諳粵語,只識普通話,而西九提供的資料未能顯示方美昂對香江藝術有深入認識。十月二十日八和會館主席汪明荃發表聲明抗議。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此舉顯示其完全漠視香港語言文化,要學中共反右運動,以外行領導內行,循殖民地主心態,以普通話壓倒本地粵語,香港應發起本土唐文運動,保育香港粵洋共融的偉大文明。

反對方美昂任藝術總監並非歧視其種族,而係由於其不諳本地語言文化。反觀金文泰爵士上世紀二十年代任港督,創辦港大中文系,精通粵語,曾英譯招子庸解心粵謳,方美昂有此本事乎?方美昂僅有與中共文化交流的經驗,對香港藝術,包括本土大戲、話劇、音樂等等,了解有幾多呢?不了解,又如何領導?

譬如徐子郎(一九六二)編大戲鳳閣恩仇未了情,中有倪思安(梁醒波原飾)在宋朝王爺面前妙譯番邦公函,粵英交錯,攪笑對白如下:「問候王爺How do you do?重話王爺你掉甩褲(beautiful);重讚王爺你夠handsome;十足似箇個胳肋底毛(Clark Gable);重話請王爺你開party,大跳牛仔舞與共rock and roll;重叫你唔使帶拍乸,同你請定個瑪麗檸檬露。」當中趣味,方美昂識得欣賞乎?鳳閣恩仇未了情的經典主題曲,一葉輕舟去,人隔萬重山,方美昂聽過未?香江大戲方美昂睇過幾齣?

又如二零零二年,捌秋壹劇團公演話劇《我老豆係黨灰》,冼振東導演,歐陽偉健編劇。《我老豆係黨灰》將舊約富裕之約伯轉化成九五年香港富商郭忠信,郭對中共忠心耿耿。上帝變成中共主席江澤民,撒但變成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

話說九五年時江為向彭示威,遂以種種兇殘手段測試郭忠信對黨之忠誠,但郭依然對黨不離不棄。生動反映九五年時香港市民對九七主權移交之種種觀點。是劇藉化原著宗教主題為政治主題,而令男主角顯得戆怴可憐,事關郭忠信愚忠江主席,恰如約伯崇拜上帝。郭之夫妻子、次子及女兒,甚至江澤民之信差,代表恐懼鄙視中共之普通香港市民。郭忠信長子則代表支持民主之香港人,鄙視父親,自暴自棄,只因一九八九年當時目睹其父于大屠殺後仍與中共做生意。謝幕時響起香港八十年代粵語金曲「東方之珠」(顧家輝作曲、鄭國江填詞、甄妮主唱)。此曲叫香港人面對「新的迫害,新的引誘」,要團結一致,後九七觀眾聽了可能聯想起中共對香港之後殖民壓迫。方女士可解此等弦外之音乎?恐怕其連「東方之珠」一曲都未聽過呀!

再如方女士曾在中共作曲指揮家譚盾的製作公司,做過製作總經理。而譚盾為慶祝中共九七收返香港而作的交響樂天地人第一章,中有廟街殘破的香港經典粵曲《帝女花.香夭》歌聲,然後逐漸被代表北京政權的銅鐘巨響蓋過,據中大音樂系教授余少華分析,象徵殖民地主對殖民地本土文化貓哭老鼠假慈悲,方女士聽得明,聽得出嗎?

西九文化區其實志在炒地皮,而非弘揚本土藝術文化。香港文化集嶺南及西洋精華,有機結合,去蕪存菁,自成偉大文明,彌足珍貴。為保育弘揚真正的本土語言藝術,香港應發起本土唐文運動,廢除普教中,在大中小學加入香港粵語文化科;強調發展優雅本土語文(曾焯文《粵辭正典》正為此而作),實行文言白話粵語水乳交融(本文正是文白粵交融),外加港譯西洋借詞,含英咀華;並且復興香港大戲及粵劇電影,令其重新成為時尚;又重振本土港產片,注重港洋共融的特色,開拓西方及日本市場,而毋須遷就大陸口味。香港電影及其他文化,一旦恢復八十年代盛況,揚威國際,中國自會前來吹捧。

注:黃宇軒十月二十日面書:不懂廣東話和中文的人,如何有半分可能,在香港的文化、學術及藝術機構擔當稍稍重要的職務…香港需要再次發起一場「中文運動」。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