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記者會斥警行私刑 挑戰市民底線 促政府落示威區聽訴求

內容: 

(獨媒特約報導)一名七旬老翁涉嫌在6月底時遭兩名警員於北區醫院病房濫用私刑,警方在事件被揭發後才作出拘捕行動。民間記者會今午以「警察濫暴執行私刑,人道寒冬義憤民誠」為主題舉行第六次記者會。發言人陳先生批評警方屢次挑戰市民底線,近日更對老翁濫用私刑,擔憂警方對待被捕示威者的行為將更殘忍及不人道。對於林鄭月娥將組織溝通平台,他認為,如所謂平台無法回應社會五大訴求,都只是在欺騙市民,促政府官員「落去示威區去聽下示威者訴求先啦」。

發言人陳先生表示,反送中運動由6月至今已持續74日,警方屢次挑戰市民底線,包括在民居及地鐵站內施放催淚彈、瞄準示威者頭部射擊、縱容黑幫無差別侵擊市民。民主黨林卓廷日前(8月20日)舉行記招,指控有至少兩名警員對被捕人士於北區醫院病房中濫用私刑,包括以警棍打下體、掌摑面部、以電筒強光射向眼睛等。陳先生認為,警方在施襲前戴上手套,反映手法純熟及早有預謀,而且其他警員即使得悉事件亦無加以阻止,證明警員行使私刑已見慣不怪。他強調,老翁只是因為醉酒鬧事而被捕,已遭到非人道的對待,「不難想像被警察多次公開侮辱,甚至以『曱甴』非人化相稱的示威者在鏡頭外所承受的酷刑只會更殘忍、更不人道」。

DSC_4995
陳先生

陳先生續指,警員涉嫌觸犯酷刑罪,即法例第427章刑事罪行(酷刑)條例,但卻僅以襲擊致實質身體傷害罪被捕,批評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最後僅以襲擊罪控告涉案警員,會有架空《酷刑條例》之嫌,促公眾屆時向「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作出投訴。他又斥責警方調查投訴案件不力,多次以「致電投訴人不果」及「唔知病房有閉路電視」推卸責任,未有主動作出調查,說法毫無可信性,「如果不是有片段公開,恐怕涉案警員永遠都不會有法律制裁」。他重申事件已反映警察投訴機制已失限,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整頓監警制度。

民間記者會上亦主動談及有三名男女在將軍澳景林邨連儂隧道遭刀手追斬,陳先生認為警方處理草率,最初沒有向證人錄取口供,亦沒有向行兇者的居住大廈索取閉路電視,甚至需要市民在警方離開後自發洗樓,尋獲疑兇的衣物。他指,警方一方面聲稱會嚴正執法,一方面卻屢屢護送施襲的「撐警人士」離開人群,對警方在記者會上警民合作的言論感到羞辱,「是因為警方沒有積極調查,才會有如此多市民自發行動」。

今日為7.21元朗恐襲事件發生後一個月,陳先生表示元朗恐襲一案至今仍未有進展,即使有多段影片清晰顯示施襲者外貌,但律政司均以證據不足為由拒絕檢控,批評律政司在短時間內檢控大量在上環被捕的示威者,是「完美演繹執法不公、檢控不義」。他又認為政府多次縱容警黑勾結,令惡勢力有恃無恐,在社區持刀行兇,令市民不再信任警方能力,轉向可信的政黨、團體及國際組織,足以證明監警制度失效。

記者會上亦播放在銅鑼灣被捕示威者的錄音,指當時示威者正慢慢後退,但他卻被喬裝警員多次撞低,之後更被7、8個防暴警察包圍,又向他臉部及眼睛噴胡椒水,甚至被壓在地上令他無法呼吸。他又指由於眼睛灼痛,多次要求沖水,但警察都沒有理會,只想帶他到別處搜袋。

有記者問及,會否擔心之後的被捕人士會被警方帶到沒有閉路電視的地方執行施刑。陳先生表示,情況令人「非常、非常擔心」,呼籲警方停止暴行,停止任何酷刑行為,「藍絲又好,黃絲又好,只要作為人都不應該用這樣的方法」。他懇請受害人走出來,阻止警方濫暴,向公眾說明警方的惡行。

記者指,特首林鄭月娥有意安排民主派議員重回監警會,民間會否因此而滿足。陳先生直言「唔收貨」,指
監警會並沒有法律權力,涉及刑事調查的案件終須依賴警察投訴課,而事實已證明警察投訴課監守自盜。他又稱,監警會絕大部份是親建制人士,強調並非不信任民主派,而是制度本身形同虛設,成立公正的獨立調查委員,委任不受政見影響、有公信力的委員更為重要。唐先生補充,監警會過去有2000多宗警員使用暴力的案件,但成功投訴僅得位數字,促各位反思監警會的效用。

DSC_5017
唐先生

林鄭月娥昨日表示,將會組織溝通平台,並邀請社會上不同人士加入。陳先生認為,整個反修例運動一直強調「冇大台、去中心化」,指平台無法回應五大訴求,都只是在欺騙市民,「搵人扮傾咗」了事。他認為只要政府仍離地回應社會訴求,社會運動就仍會持續,促政府官員「落去示威區去聽下示威者訴求先啦」。

記者:麥倩怡

楊潤雄的殖民教育伎倆

內容: 
自由標籤: 

文:戚本盛 (進步教師同盟成員)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向資助學校發信,主要目標就是阻止學生罷課。信中最吸睛的首先是指引教師「容許自己說不知道」,實在是送給專業教師的一則笑話。教師當然有許多不理解,例如學生問林鄭月娥不肯講「撤回」的原因,教師大抵也只能答「不理解」。問題不在於教師不知道,而在於不知道後的句號。按楊局長的指引,如學生問:「為甚麼特首不成立調查委員會?」教師似須回答「不知道。下一個問題。」之類吧。

無知當然不是錯,無知卻因自己的權位而對專業人員諸多指點,幾至違反專業價值,則可謂荒謬之極。楊潤雄也許不懂韓愈的《師說》所講的「傳道、授業、解惑」,但他既然在這封信中以《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作為附件,則他(或其負責草擬信件的下屬)是否也該知道,他所提倡的「不知道」答問策略,是違背《守則》2.2段所述「對學生的義務」中所提到「激勵學生的探究精神」的。將來教育局人員視學時如果看到教師以「不知道+句號」來回答學生,會否因響應局長號召而倍加欣賞呢?

不過,「不知道」策略雖然吸睛,也不過是笑談之資,楊先生的信最要不得的是,在香港洗脫殖民地身份22年後,仍然使出殖民政權的慣伎,想學生絕緣於政治以便政權操弄的企圖。

在楊潤雄的指引中,重重複複出現「學校不是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等句子。這些話針對的當然是如箭在弦的中學生罷課,其前提大抵是「學校歸學校,政治歸政治」之類的「去政治化」取向。為了阻遏中學生罷課,也許楊先生最想市民(特別是教師和家長)忘記的是,在2017年10月教育局曾邀請學校安排學生觀看時任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李飛的演講,那不過是他上任教育局後數月的事,甚至可能是他作為局長的第一個政治任務。可以預計楊先生的遁詞是,李飛的演講可教導學生認識《基本法》,因此不算政治,只是,這樣的辯解能取信於人嗎?

企圖培養愚民或順民的政權,其實首先不會真誠想人民不談政治,他們想人民談的其實是政權喜歡的、政權定義的政治。還看現實:難道屬於公帑的優質教育基金把「一帶一路」納為優先主題不是表達政治?學校請親建制的政治人物到校演講、評判辯論、為典禮主禮就沒有政治?難道中聯辦主辦的、已有不少校長參加的國情班就不會表達政治?甚至,學校安排學生觀看那種鼓吹征服外敵、狹隘民族主義溢於言表的《戰狼2》就不是政治?不必否認,這些都是政治,不同的是,這些是為政權所喜的政治,因此,楊局長不會發信阻止,反之,大力相助唯恐不及呢。

對不想接受民主問責的政府來說,學生只談政權定義的政治是不夠的,最好還要學生不談不利政權的政治。二戰之後英殖民地教育政策便有這種去政治化的政治企圖,例如以法律來禁絕在校裏談論政治,不惜自訂權力要求教師上課分發的資料須事先送檢等等。英殖政府當然不是閒得沒事幹要找為教師校對教材,那規定不過是懸在教師頭上的一把刀,在政權需要時「有法可依」。種種措施便教師於政治噤若寒蟬,這種去政治化的效果,在為本地社會塑造經濟城市(而非政治城市)的價值觀時,更迴避了學生必問的尷尬問題:為甚麼不適用於普羅社會的「華洋雜處」這麼自然地成為小學社會課本的內容、成為學生認知香港的一個屬性?而更根本的是,為甚麼中國大陸邊陲的這個城市會由英國人統治?

所以說,經歷近三個月的社會動蕩後,楊先生一提再提的「學校不是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的說法,骨子裏就是殖民教育的慣伎。不要表達就沒有聆聽和理解,不要談論就不會思考和判斷,然後就是不要問,不要問為甚麼數以百萬計的公民一再遊行,不要問為甚麼這麼多的哥哥姐姐(對學生而言)甚至同輩一再抗爭,不要問為甚麼7.21警察可以眼巴巴看着白衣人打人後手持木棍、籐條招搖過市而公然說檢不到攻擊性武器,不要問警察從甚麼時候開始假扮示威者,多次衝突前有沒有挑起事端等等。不問,既可免除上至林鄭月娥下至謝振中面有難色,更可維持現狀,維持現狀對誰有利?

不必因為楊潤雄位居教育局局長便假設他一切行徑都是為了教育,單以這封信來說,他便反教育得很。作為林鄭旗下的問責班子成員,為政權保駕護航也自不待言,至於學校,當然有責任提供安全環境予學生,但安全環境是讓學生學習,而不是甘受愚弄。如果按政府的定義來打壓學生的言論,既可能侵犯學生的公民權利,做法也決不是良好的教育。專業教師當然不會採用「不知道+句號」那種可笑的答問策略,面對學生的疑問和訴求,在尊重所有學生立場、照顧他們的感受、維持學校良好秩序的前提下,學校不能輕言禁絕,禁絕形同極權;學校也不能棄權,棄權等如讓學生的公民意識放任自流,翻翻楊局長送到學校的《專業守則》便會知道,這是違反專業的。

版權: 

將軍澳斬人案疑犯明提堂 控三項傷人罪 警:連儂牆是高風險地方

內容: 
自由標籤: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小圖)

(獨媒特約報導)昨日凌晨,將軍澳景林邨連接頌明苑之行人隧道發生斬人事件,一名中年男子持刀向三名市民施襲,其中一名女子一度情況危殆。警方於昨日下午拘捕一名涉案男子,暫控以三項傷人罪,明早將於觀塘裁判法院提堂。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指,當日凌晨1時36分接獲市民報案得悉斬人事件,衝鋒隊到場作蒐證及調查。江指,經初步調查,男子的犯案動機「多方面」,包括醉酒、與現場人士爭執、近日工作出現問題。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指,根據近日接二連三發生的施襲事件,認為「連儂牆」是「高風險的地方」,「市民於牆壁上張貼海報,容易發生與持不同意見的人士爭執及打交等暴力事件」。謝指,由6月至8月20日,警方接獲57宗相關之刑事案件,已拘捕47名涉案人士,涉及刑事毀壞及公眾地方打鬥等罪名。

記者:湯璧瑜

調查濫刑無索取CCTV片段 警:同事諗漏咗

內容: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

(獨媒特約報導)有警員於北區醫院對一名62歲被捕男子施暴,警方至今拘捕了三名警員。事主兒子今早指,事發翌日到警察投訴課報案時,已要求警方向醫院索取閉路電視影片,但警員拒絕記錄在案。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在例行記者會上稱,負責調查投訴的警員當時相信公立醫院病床位置沒有閉路電視覆蓋,沒有向醫院索取片段,是作出錯誤判斷,「諗漏咗」,承認有改善空間,但拒絕道歉。對於投訴調查隊為何沒有主動接觸須每月到警署續保的事主,謝振中亦僅承認有需要檢討。

兩涉事警已停職

謝振中指,昨日就事件拘捕了三人,其中兩名隸屬上水警署巡邏羅小隊的警員涉嫌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現已停職;另一人為已離職的警員,曾隸屬大埔警區刑事調查隊,涉嫌串謀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謝指,三人目前仍被扣查,他們均沒有參與近月有關反修例的大型行動,沒有作出相關拘捕。

對於事主兒子鍾先生指曾向警方提出索取閉路電視影片的要求,但被拒絕,謝振中指,翻查相關檔案,認為沒法確認指控屬實,而除了口供記錄,投訴課報案室只有錄像記錄,沒有錄音。

謝未有回應會否向事主及其家人道歉,指會在完成調查後,向他們作完整交代。

無標題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

林卓廷:口供列明病房號碼 警可到場調查

協助事主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指,今早陪同事主父子前往警察總部,取得6月27日的口供紙副本,當中清楚顯示警員已摘錄「用警棍打下體」、「無名指被打所以斷筋」,認為警方諸多藉口,在影片公開後才展開調查。

林卓廷要求全面檢討現行投訴課的做法,他指口供紙已列明事發病房的號碼,即使警方「用佢哋嘅常識認為醫院病房無CCTV,都可以派人去病房睇,問有無醫護人員目擊案發過程」。

警方稱須先處理事主涉及的刑事案調查,才會處理相關投訴,林卓廷斥是匪夷所思,「後者(警方凌虐事主)嚴重過前者(事主涉襲警)好多,警察只係上唇損咗少少」,質疑為何不能同步展開調查。

林卓廷認為,警務處處長盧偉聰以至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應就事件道歉並問責,「咁重大嘅警隊醜聞,點可以唔出嚟面對公眾㗎?」,亦要將涉事警員停職停薪。

無標題
事主幼子落案投訴的口供紙副本

黃碧雲促醫管局檢討 保障病人權利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今早與醫管局行政總裁高拔陞會面,檢視醫管局是否可引入更多措施可保障病人權利。黃碧雲指,即使今次事發的病房設有閉路電視,警員仍可自出自入長達20分鐘,認為醫管局需要檢視保安措施,並安排保安人手實時監察閉路電視畫面。

黃碧雲要求盡快翻查獨立病房、羈留病房、紊亂病人休息室等高危病房的閉路電視片段,若發現有警員凌虐近期參與示威活動被捕人士的紀錄,則要轉交予被捕人士。黃指高拔陞未有具體回應,但答應會盡快檢討現行措施再作交代。

黃碧雲亦指警方要交代為何在事主仍醉酒不清醒的期間,進入病房錄口供,「都已經綁手綁腳,點解唔係等佢醒返先問佢?」

無標題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

記者:湯璧瑜、梁筱琁

百變大勢韓星朴志訓 演繹全新「我愛心機好感唇萃系列」 10大超熱門鮮果色 特調雙重乾燥冷露質地 韓妞夯擦的不是唇膏~是人見人愛的鮮果心機好感:高顏值、零負評

 
百變大勢韓星朴志訓 박지훈身為I’M MEME代言人,近期忙碌拍攝將在9月開播的新戲《花黨:朝鮮婚姻工作所》,於古裝劇中擔任男主角之餘,仍持續與I’M MEME激盪出不同的火花,穿越古今蛻變出更多面貌的自己!此次詮釋全新mystery心機好感唇萃系列,以清新優雅的質感造型,為形象增添幾分神秘成熟韻味,完美演繹新品概念,一抹唇萃便能獲得宛若天生的好感顏!I’M MEME身為引領韓妝潮流的美唇擔當,每每推出唇彩新品,都能在消費者心中掀起波瀾萬丈,屢創銷售…

警承認可實時睇港鐵CCTV 稱有需要才看

內容: 
自由標籤: 

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

(獨媒特約報導)有網民翻查政府「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帳目,發現港鐵閉路電視訊號會傳送至警察總部指揮及控制中心。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承認,鐵路警區控制中心可以實時觀看港鐵站的閉路電視,但不能留下記錄,強調只會在有需要的時候觀看。

江永祥表示,港鐵站閉路電視的伺服器屬於港鐵,警方只能觀看,不能留下記錄。他指警方只會在有需要的時候觀看相關車站的閉路電視,例如年初二煙花匯演,便會觀看尖沙咀站、金鐘站、灣仔站的閉路電視。

江又指,警察總部如須觀看港鐵站的閉路電視,需要經鐵路警區安排及協調,港鐵才會將個別訊號傳到警總。他指如果要以閉路電視片段為證據,警方需要向法庭申請手令,港鐵才會交出片段。

就7月21日元朗西鐵站發生的暴力事件,江永祥則指不需要看閉路電視片段,當時收到報案電話,亦可從新聞片段第一時間知道事件。

收藏優質的部落格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