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勾結外國勢力:美港政策法的檔案啟示

上月有5-6份有關90年代美港關係的英國解密檔案開封,今日利用左裡面既新發現寫左篇講《美港關係法》,出個日咁橋撞正美國出招。有唔少人問我拎份檔案原版睇,在此同大家分享字裡行間比較重要既發現:

1. 92年初美國大使曾在《美港關係法》討論前與英國外交部官員密會,說開始關注及計劃97後既美港關係,在密檔裡面講會面講左好多美方既根本關注出黎,話佢地擔心後97香港有幾大程度會俾北京干預、吸乾香港資源 (siphon off its resource)同埋改造社會同法制。今日睇番全部俾美方估中。

2. 當年在討論《美港關係法》前席,中方係有外交失誤 (又係唔批Visa俾人),影響到美國國會尤其民主黨人群情洶湧,被英方諷刺為「樹敵自招」(They really are their own worst enemy)抵你死。

3. 中方成日叫人唔好干涉別國內政,原來竟然暗中嘗試游說英方公開干預美國國會既法案,最後當然係食檸檬。

4. 雖然政界內部都知,檔案裡面有載英方都確認《美港關係法》草案係由馬丁助手Tom Boasberg幕後協助草擬。

5. 檔案亦睇到英方個陣個角色係好模稜兩可,驚死寫到明要keep住匯報聯合聲明狀況會過左火位,怕中方認為美方成為左中英聯合聲明既仲裁者(arbiter),所以最後爭取「減辣」廢左條文一半功力。

6. 英方評價番中方對呢啲如美港關係法既涉港國際外交事情,不下一次會用「神經質」恐懼(neuralgic fear of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Hong Kong)來形容,而這種態度反令局勢升級。30年後中美貿易戰都唔識學精,下面班建制有樣學樣愈搞愈禍。

詳細可以睇番今日個解密專題系列(二) :北京斥干預內政 倫敦憂損害貿易,英成功爭取《美港政策法》減辣 (原文名稱:勾結外國勢力:美港政策法的檔案啟示)

1

2

3

4

5

6

相關檔案/文獻參考參考:

FCO 40/3592 – Most favoured nation status for China: Hong Kong interests
FCO 40/3799 – International Support China US: The McConnell Bill
FCO 40/3800 – International support from the USA regarding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following the transfer of sovereignty: McConnell Bill
FCO 40/3802 – International support from the USA regarding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following the transfer of sovereignty

鎮壓升級 《金融時報》記者被驅逐出境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金融時報》亞洲新聞主編馬凱(Victor Mallet)遭驅逐,是對言論自由的重大攻擊

社會主義行動(CWI香港) 報導

《金融時報》高級記者馬凱(Victor Mallet)申請工作簽證遭拒,這清楚地表明了中國當局對新聞媒體的不民主控制已經蔓延至香港。

馬凱已被要求七天內離開香港。這起「簽證門」醜聞並非單獨的事件,而是林鄭政府廣泛進行威權鎮壓的一部分。港府過去已經禁止過反對派政黨和候選人參選,取消了當選議員的資格,並增設了嚴酷的新法律。

馬凱之所以受到當局懲罰,是因為他是香港外國記者會副主席。記者會曾邀請右翼港獨團體「香港民族黨」的召集人陳浩天演講,而民族黨已成為香港第一個被取締的政黨。

「零容忍」政策升級

這起事件表明,北京當局打擊「港獨」時,不會放過外籍人士或媒體。右翼親政府的中堅分子梁美芬支持驅逐馬凱,她說這起事件向香港公眾發出了一個明確的訊息:對港獨相關討論的零容忍政策,已經升級到國家層面。

國際特赦組織發言人潘嘉偉說,這起事件將對香港的新聞自由造成寒蟬效應。《金融時報》是資產階級新聞媒體的中流砥柱,而且它平時幾乎不去批評中國一黨專制(甚至還在一些文章中稱頌中共),不太可能是中國政府鎮壓的真正目標。

閱讀更多➳中共打壓反令陳浩天揚名國際

實際上,政府對「港獨勢力」發動攻擊,是為了打擊香港更廣泛的民主鬥爭,對政治抗議定罪, 以圖阻止追求民主權利的呼聲傳到群眾抗議正在增長的中國內地。

反對新聞自由倒退

香港新聞自由的倒退可以追溯到更早以前中國獨裁政權開始加強對香港的控制的時候。監督新聞自由的NGO「無國界記者」提到,香港新聞自由度在全球的排名,已從2002年首次排名時的第18位降到現在的第73位。在180個國家中,中國排名第176位。2015年,中國特工綁架香港銅鑼灣書店的5名老闆和員工,導致批評獨裁統治的新書大幅減少。

今年年初香港記者協會的一項調查顯示,有十分之七的記者認為香港的新聞自由在過去一年有所惡化。

驅逐馬凱只是最新的警訊。政府的專制攻擊不會自行停止。只有有組織的群眾抵抗和清晰的政治替代方案,才可能夠迫使當局轉向。如果像泛民領導人那樣,懇求非民選的威權政府來「重啟政治改革」,實際上是異想天開。

必須建立群眾運動,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以及政治結社自由等基本民主權利。鬥爭必須直指問題根源──與中國工人和青年結成共同陣線,一同反抗一黨專政的獨裁資本主義。

閱讀更多➳政黨被取締 標誌著鎮壓的新階段

為何美國政府建議檢討香港單獨關稅區地位?

2018年11月14日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發佈年度報告,其中第三章第四節特闢香港章節建議美國商務部摘寫報告,檢討現時民用和軍用的高科技輸港貿易,探討因為現時美國把香港和中國內地視為不同關稅區域所帶來對美國出口管制是否足夠的問題;第二項建議與英國、歐盟和台灣成立的跨議會組織進行檢討中國是否履行基本法並制定報告,其中特別需要關注法治、言論自由及集會自由和新聞自由。這兩項建議的原文如下:[1]

“The Commission recommends: Congress direct the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and other relevant government agencies to prepare an unclassified public report, with a classified annex, examining and assessing the adequacy of U.S. export control policy for dual-use technology as it relates to U.S. treatment of Hong Kong and China as separate customs areas.
Congressional interparliamentary groups engage parliamentarians from the United Kingdom, EU, and Taiwan in a biennial review of China’s adherence to the Basic Law, with specific attention to rule of law, freedom of speech and assembly, and press freedom, and issue a report based on its findings after each review.”[1]

報告中關於香港的其他內容可參考[2]。可惜大多分析把這份報告獨立理解,而忽略了幾個月前美國就美港政策法的年度報告中有關敏感軍事產品管制的憂慮。因此,若要理解以上的建議,必先了解《美國-香港政策法》有關美國出口香港的管制政策,其中第5713(8)條有關美港商貿政策中聲明美國繼續支持出口香港受COCOM協議管制出口的敏感技術:

“5713 Commerce between US and HK
(8) The US should continue to support access by HK to sensitive technologies controlled under the agreement of the Coordinating Committee for Multilateral Export Controls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COCOM”) for so long as the US is satisfied that such technologies are protected from improper use or export.”[3]

而香港工業貿易署 (2009) 曾發出一份戰略貿易管制通告第3/2009號,內容提及「獲美國批准以個別出口簽證輸往香港的貨物,並不准許轉口往中國內地。即使貨物是供香港公司在內地的附屬公司 ∕業務∕相聯公司使用,此限制亦同樣適用。」[4]

其中譬如有關高端電腦貿易管制,根據美國出口管制規例 (US Export Administrative Regulations),電腦出口管制措施會因應不同的目的地和合成理論效能 (CTP) 而有所分別,現時香港屬第一層目的地,而中國屬第三層目的地,管制有明顯不同。[5]

但今年5月29日美國國會就美港政策法所提出的定期報告(Hong Kong Policy Act Report)指香港的情況令美國關注出口管制貨品的偏差 (diversion of controlled items),其中提及商貿事宜,特別是香港政府並未履行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決議案第2270,2321,2371,2375及2397號,原文如下:

“Export controls: The United States cooperates closely with Hong Kong on strategic trade controls and counter-proliferation initiatives. In December 2017, the U.S. and Hong Kong governments held their annual meeting on counter-proliferation cooperation in the areas of threat assessment, finance, licensing, and enforcement.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is obligated to implement United Nations sanctions adopted by the Central Government, but has yet to incorporate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s 2270, 2321, 2371, 2375, and 2397 into its Sanctions Ordinance, inhibiting full North Korea sanctions enforcement. The U.S. Department of Commerce, which employs a full-time Export Control Officer to conduct end-use checks, industry outreach, and government liaison work, continues to raise concerns about the diversion of controlled items, including during its annual bilateral discussion about strategic trade controls. The U.S. and Hong Kong governments have taken steps together to tighten licensing requirements as well as holding joint seminars for industry groups, publishing due diligence guidance to raise industry awareness about transshipment risks, and cooperating on ongoing investigations.”[6]

報告似乎暗示憂慮有人利用香港購買美國敏感軍事產品,因為報告指出,有別於中國內地,香港有權透過商貿途徑購買受管制的美國戰略產品,現時美國政府與香港政府透過「藍燈最終用途監測計劃」確保符合《國際武器貿易條例》的商業銷售發牌條款,原文如下:

“Unlike Mainland China, Hong Kong is also eligible to receive controlled U.S. defense articles sold via direct commercial sale. The Department of State, which licenses commercial sales of such articles under the International Traffic in Arms Regulations, ensures compliance via its Blue Lantern end-use monitoring program, and works with the Hong Kong government to reduce the risk of diversion.”[6]

當兩份文件一併閱讀,不難發現美國政府認為香港在處理美國的出口管制問題上並未符合美國的相關規定,尤其是關於落實聯合國安理會的議決及有關軍事產品的管制出現不符美國的要求,因而提出以上的多項建議。由於事態發展可能涉及香港在美中貿易戰和重大民事及軍事產品的貿易管制事宜上的漏洞,並不單單關於中英聯合聲明在香港的落實與否,因此,會否觸發美國啟動終止美港政策法視乎美中貿易戰的發展和香港政府在美中貿易戰中所擔當的角色。

參考

[1] USCC (2018) Chapter 3 Section 4 China and Hong Kong,2018 REPORT TO CONGRESS of the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 Nov 14, 2018
[2] 眾新聞 (2018) 美國報告指中國侵蝕香港 列六調查結果三建議 倡評估中港同列一關稅區,11月15日。
[3] USC (1992) 22 USC Ch. 66: US-HK Policy.
[4] 工業貿易署 (2009) 戰略貿易管制通告第3/2009號:從事美國來源戰略物品進出口的商號須注意要項 –根據美國出口管制規例,中國內地和香港被視為不同的目的地。在某些情況下,美國對輸往香港的貨物實施簽證豁免,但對再轉口輸往中國內地的相同貨物,卻要求商號持有美國個別出口簽證。在另一些情況下,獲美國批准以個別出口簽證輸往香港的貨物,並不准許轉口往中國內地。即使貨物是供香港公司在內地的附屬公司∕業務∕相聯公司使用,此限制亦同樣適用。
[5] 工業貿易署 (2002) 香港對屬美國來源的數碼電腦所實施的簽證規定
[6] USDS (2018) Hong Kong Policy Act Report 2018, US Department of State, May 29, 2018.

《是咁的》補課時段 — 第六至八集

劇集繼續發展出其他人物關係,包括范小宇的分居妻子,甫出場就不乏令人嘖嘖稱奇的言行;木叢蔭律師事務所亦發生了律師與同事因財失和甚至大打出手的奇事。

老師藏毒被判緩刑

趙金水大狀從社交場合承接了有關毒品案件的委託後,儘管他依足了手續由夏心寧律師指派參與案件,但與為人師表的被告會面時的表現,卻顯得輕佻之餘又不著邊際,甚至間接令被告及其家人對脫罪有錯誤的期望。

眾所周知,一旦被告按《危險藥物條例》被判「販毒」罪成,法庭就要根據上訴庭頒下的量刑指引,監禁刑期與涉案毒品的份量掛鉤,拾級而上,動軛數以十年計;此外,即使被捕者只是負責「帶貨」,在供應過程中角色微不足道,但只要控方成功舉證毒品並非被告自用而是涉及在市場上供應他人,被告不論角色大小,一律會按照上訴庭指引判刑。至於本身是癮君子而被判「藏毒」罪名成立的案件,法庭仍有較大機會判以阻嚇性刑罰,但亦有較大酌情空間,可索閱戒毒所報告或感化報告等,判處較輕微的刑罰,或以戒毒治療取代監禁。

《危險藥物條例》第 47 條,是一條轉移舉證責任 (reversal of burden of proof) 的條文,規定如果控方能證明一些特定情況,例如證明被告管有一件容器或者相關物品(例如夾萬鎖匙)、而該等容器盛載有毒品(或者相關物品與毒品有關連),就可以推定被告管有那些毒品,除非被告能提出反證。這條文的客觀效果,就是大幅增加了被告推翻管有以至販運毒品控罪的難度,因為有別於其他刑事檢控,被告在這情況下具有證明本身無辜的舉證責任。現實情況中,除非被告能提供可信證據,證明自己對容器中出現毒品並不知情(例如被人栽贓),又或者成功透過「案中案」程序,徹底推翻執法部門關於蒐證過程的證據,毒品案件被告能夠全身而退而脫罪的機會,一般相當低。

被告在父親壓力下轉換負責律師,但最終亦選擇認罪,經求情獲判緩刑(在第八集中錯指他被判服務令)。2016年,一名大專講師被控藏有「冰」,起初不認罪的他到排期首天審訊時改為認罪,同樣被判監兩個月緩刑兩年,最後被院校解僱。

莫希萊現身范小宇家中

范小宇多番在劇中提醒莫希萊,即使她目前萬般不願,只要兩年分居 (separation) 期滿,他們就可以離婚。按照《婚姻訴訟條例》,分居是其中一個可據以提出離婚呈請 (petition for divorce) 的理由,其他導致另一方配偶有權提出離婚的理由,則有通姦 (adultery)、不合理行為 (unreasonable behaviours),或者遺棄 (desertion) 配偶達一年等。另外,法例下以分居作離婚理由,亦分為分居一年後雙方同意離婚,以及分居兩年後單方面離婚兩種情況。

分居就是法律上仍未解除婚姻關係的雙方,生活上完全與對方分離的狀態。多數進入分居狀態的夫婦會選擇各自在不同居所生活,但以香港「土地問題」的現況,亦有夫妻選擇在分居過程中繼續「同一屋簷下」。原則上,家事法庭 (Family Court) 會接納夫婦在同一居所內的分居狀態,但法官必須信納兩人的起居生活徹底分開,包括不再用同一睡房(當然亦包括不可同床)、雙方飲食分開,以及不會再照理對方的家務事宜(例如洗熨衣服)等。通常在雙方「同一屋簷下」分居的案件中,呈請離婚一方的呈請書,就需要詳細交代雙方起居分開的細節。

亦有夫婦會考慮,為了保存家庭成員的「和諧」或避免尷尬,會向家中長者或者子女就讀的學校隱瞞分居的情況,例如照常「做戲」出席大時大節的家庭聚會,或者在學校家長日時戴上婚戒一起出席等。專長離婚的律師一般不會建議分居夫婦有這種做法,因為即使雙方已經再無感情,但如果其中一方基於財務、子女等環節或其他因素,而企圖在離婚訴訟中橫生枝節,就可能會提出由家人或老師等向法庭作供,證明二人曾經共同生活以致分居年期未滿,從而阻止法庭發出暫准離婚令 (decree nisi)。

法律上並沒有規定,分居夫妻要訂立任何書面紀錄作為分居的佐證,但有些夫婦會用書面協議訂明,二人已經同意分居,以及承諾不會在分居期內滋擾對方,甚至規定分居期間關於生活費、財務或者子女照顧上的安排;另外一種選擇,就是由其中一方向對方發出單方面的通知書,述明已經決定進入分居狀態,希望對方予以尊重。儘管法庭不會將這類協議或通知文書視同分居狀態的充分證明,但在雙方關係欠佳、甚至有家庭暴力威脅的情況下,這類文書仍有一定的作用。

其他細微可議之處︰

~ 第六集中控方以電話通知事務律師,由於有控方證人未能上庭而要押後審訊。一般而言,案件審訊日程茲事體大,不能單憑控辯雙方以電話討論就可更改,而必須親自到庭向主審法官解釋原因,並視乎情況由法庭指令調整審訊的安排甚至另訂再審日期;另外,除非控方證人基於合理而不能預知的原因不能上庭,否則辯方很可能會抓著控方證人缺席的機會,申請由法庭判定控方未能完成舉證而要撤銷控罪。

~ 第八集中事務律師與同事爭執而衍生官非。2011 年亦曾經有知名律師樓助理律師與合夥人爭執,助理律師一度被控以兩項「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後經上訴獲裁定罪名不成立;雙方又在區院互訴人身傷害索償,但雙雙被區院法官駁回申索,助理律師亦曾就事件向勞資審裁處提出追討。

《逆流大叔》:失意中佬的負隅頑抗

很多朋友看了《逆流大叔》,都覺得很勵志,不知是否只有我一人,打從心底裡萌生寒意。表面上,這是一部「獅子山下體現香港精神」的勵志電影,但骨子裡有一種「無能為力」、「苦中作樂」與「係咁㗎啦」的香港精神,充滿挫敗感的自嘲,隨著城門河上一艘眾志成城,縱使沒有奪冠,也不要「包尾」的龍舟,實現自我感覺良好的「階段式勝利」,編劇及導演陳詠燊很聰明也很有同情心,他沒有妄顧現實——只是在適當時候令大家樂上一陣子,沒有提醒各位:「開心完嘞,聽日記得準時返工喎」,甚至沒有想到,四位「天馬寬頻」工程部成員,明天還有無工開?

(注意:以下含劇透)

從原本的片名《萬水千山縱横》變成現在的《逆流大叔》,少了一份激昂,添了幾分無奈,與近年香港社會瀰漫的無力感很配合,尤其在「雨傘運動」和「旺角騷亂」之後,香港在祖國的強勢「照顧」下,「民主」與「自由」需要更加符合祖國之定義。導演陳詠燊創造的四位中年男人角色,各有他們的煩惱,而他們採取的方向是「逃避」,而加入「天馬龍舟隊」讓他們找回一丁點自信,到後來的「英雄本色龍舟隊」,陳詠燊其實已經冷處理這件事,他不敢太正視那場「從石門出發」的長途耐力計時賽,背後的意義是要癱瘓「天馬寬頻」公司運作的一場工程部發起的「工業行動」——划龍舟罷工。導演沒有告訴觀眾,罷工之後的故事;或者,只有像我這樣的中年男人,才會過份地擔心現實問題。

《逆流大叔》的角色設定很有趣,四位「天馬寬頻」工程部成員:陳龍(吳鎮宇 飾)、黃淑儀(潘燦良 飾)、William(胡子彤 飾)及主管泰哥(黃德斌 飾),因為公司業績不濟,而面臨裁員危機,公司打算直播贊助的龍舟比賽,要員工組隊參賽,由年輕女教練 Dorothy(余香凝 飾)負責訓練,陳龍等人為免公司以參加龍舟隊與否作為裁員藉口,故半推半就下參賽。

電影的前段,印象深刻的一幕是,在反對公司裁員的簽名行動中,寫了真名的員工陳自豪(岑珈其 飾)遭秋後算帳,被公司開除,他在更衣室斥罵陳龍等人縮骨及無義氣(他們在簽名表上亂填「獅子山下」及「黃霑」等假名)。陳龍、黃淑儀及 William 代表了很多香港人「hea 做」,但又怕出頭,於是逆來順受的犬儒心態,加上夾心管理階層的泰哥,構成一幅懦弱中佬眾生相,而這份怯懦,離不開愛情。

陳龍是當中最典型「唔嗲唔吊」的單身狗,空有一手好廚藝,愛上鄰居「網紅」 Carol (胡定欣 飾),照顧周到(包括她的女兒),但 Carol 對舊愛(浪漫的藝術家)仍然念念不忘;陳龍的戀情一度出現轉機,與 Carol 和女兒齊租住有「海景」的家(其實是從石屎森林隙縫中看到的「海罅」),可惜當藝術家男友出現時,Carol 還是不選擇陳龍,這一點她的女兒本來最清楚,可是最後關頭,她又鼓勵陳龍「九點半,沙田大會堂」去向母親表白,給予他虛假的希望。

陳詠燊很擅長描寫卑微的小人物,「希望」與「失望」的糾纏,陳龍的故事更是「反高潮」,導演刻意讓龍舟隊隊員激發他表白的勇氣。婚姻註冊處「奪愛」一幕是神來之筆:身穿「英雄本色」龍舟隊製服(背心與短褲)的陳龍趕到會場,卻遇到身穿婚紗的 Carol,坐在樓梯發呆及低泣——這是典型的「有情人終成眷屬」的鋪排,但事情發展卻不符觀眾預期??這幕令人心酸卻又充滿喜感,吳鎮宇的低調演繹,是自《朱麗葉與梁山伯》以來,最具神采的演出。

至於黃淑儀(名字是戲謔資深話劇演員陳淑儀)的困局,更令中佬神傷。他難以處理狹窄居所中的婆媳關係,還以為劉德華演唱會門票可以解決問題,他沒法處理家庭問題之餘,卻對年輕貌美的 Dorothy 存有不設實際的暇想,更要命的是女方沒有斷言拒絕,給予中年男人可笑的自信;更衣(淋浴)室外一幕看似可笑,但其實很可憐。

William 是較年輕的中佬,放不下前職業運動員的身份,最後決定放棄追求穩定的生活,但導演不忘交代 William 為了女友而放棄做運動員是不值得的,因為女友其實也不理解運動員精神,視之為「玩玩?」的事情。泰哥婚姻失敗,妻子有外遇,瀕臨分手邊緣,壓力令他在洗手間偷偷地痛哭。

龍舟賽事喚起他們不做失敗者的鬥志,令他們勇於作人生的重要決定??電影的高潮,充滿黑色幽默,泰哥號召工程部划龍舟罷工,龍舟鼓聲過後的現實,導演沒說,他選擇在情緒高漲的狀況下結束這部電影,世界原來很美好,只要我們不去想壞的事情,劉德華演唱會也不是非看不可,人生就是如此, 《逆流大叔》教我學會新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是只要不包尾,人生未輸得哂。炒價買返?,盡量以原炒價賣返出去。

原文刊在Spill.hk , 2018年08月01日

SONY PlayStation 將缺席 2019 E3 電玩展

Photo Credit: Sony

身為遊戲主機大廠,SONY PlayStation 一直是世界最大電玩展會 E3 的中流砥柱,但 2019 E3 我們將看不到 PS 的身影了!

營運 E3 的娛樂軟體協會(ESA)在新聞發表會上透露,PlayStation 24 年來確認首次不參展。雖然過去幾年中有不少電玩開發商、出版商陸陸續續不參展,但失去這世代最暢銷電玩主機的身影,無疑是對 E3 影史以來最沈重的打擊之一。

SONY 在稍早也宣布過,將不會在北美舉辦今年的 PlayStation Experience(PSX)活動。你可以在當時 Sony Interactive Entertainment 主席 Shawn Layden 說的話找到蛛絲馬跡:

現在我們已經推出了《漫威蜘蛛人》,而且 2019 年準備推出《Dreams》和《Days Gone》這類遊戲,但我們現在沒有足夠資金,在北美辦一場大型活動將人們聚集起來。我們不希望將把期望設定很高,然後再也沒有兌現。這個決定很艱難,但我們已經確定今年不會舉辦 PlayStation Experience。

據推測 E3 2019 也是相同情況。如果 SONY 沒有足夠的遊戲內容與時間來填充長達一小時的新聞發布會,那就不值得花錢和時間參加新聞發表會。在 PS4 晚期和 PS5 的推出之間這個時間點,很可能許多開發商也把注意力轉移到下一代遊戲的開發上。

Sony PlayStation 的資深副總 Jennifer Clark 也進一步表示:將不會在 E3 展期間,在周圍獨立舉辦發表會。那麼問題來了:沒有了 SONY PlayStation,明年 E3 能繼續那麼亮麗精彩嗎?

這篇文章 SONY PlayStation 將缺席 2019 E3 電玩展 最早出現於 INSIDE

即時戰略經典再現,EA 將推《終極動員令》4K 重製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授權轉載

對於 80 後、90 後的 PC 玩家來說,坐在笨重的 CRT 顯示器面前、手裡緊抓著滑鼠玩即時戰略(RTS)遊戲,可能是一段難以重拾的快樂時光。

為了讓這些老玩家重溫舊夢,並感受現代化的遊戲體驗,近年來,不少經典的 RTS 遊戲也都推出 4K 重製版,如《世紀帝國》、《星海爭霸》及《魔獸爭霸》等等。

如今,又有經典 RTS 遊戲宣布加入「復古遊戲重製」陣營,是 1995 年美國 Westwood 遊戲工作室推出的《終極動員令》(Command & Conquer)系列。

14 日,據外媒 Polygon 報導,EA 正式宣布將與 Petroglyph Games 工作室、Sky Studios 工作室共同製作《終極動員令》和《紅色警戒》的 4K 重製版。

實際上,Petroglyph Games 是由部分前 Westwood 成員組成的工作室,有不少開發《終極動員令》系列遊戲的「老將」,包括《終極動員令》系列遊戲最具影響力的程式設計師 Joe Bostic、Steve Tall、社群經理 Ted Morris 及負責遊戲音響系統的 Mike Legg。

為了取悅粉絲,EA 也邀請《終極動員令》系列前作曲家 Frank Klepacki,擔任此次重製版的作曲家及音效總監。

除此之外,EA 還與 Lemon Sky Studios 工作室合作,身為全球頂尖的藝術工作室之一,Lemon Sky Studios 在重製經典 RTS 遊戲方面,有豐富的經驗。

據了解,此次《終極動員令:泰伯倫之日》的 DLC《隱祕行動》和《終極動員令:紅色警戒》的 DLC《反擊》等將與基礎遊戲捆在一起製作。對此,EA 遊戲創意總監 Jim Vessella 承諾:

重製版遊戲裡絕對不會有微交易。

不過, Vessella 並沒有公布遊戲的發表時間,4K 重製版的《終極動員令》也處於開發初期,重製版的更多詳細消息可能需要再過一段時間才能揭曉。

《終極動員令》系列遊戲是即時戰略遊戲有史以來最暢銷的遊戲之一,截至 2009 年,該系列銷量超過 3,000 萬套,並成為 RTS 遊戲類型的標竿作品,獲譽無數。

此次宣布進行 4K 重製,想必會勾起不少玩家的回憶,但對新生代玩家來說,這些「畫質升級」的老遊戲,能否具吸引力?曾經風靡一時的遊戲浪潮又能否捲起流行的浪潮?還有待觀察。起碼現階段,前幾款已經完成 4K 重製的經典 RTS 遊戲似乎僅是叫好不算叫座。

這篇文章 即時戰略經典再現,EA 將推《終極動員令》4K 重製 最早出現於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