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我再沒勇氣向你講舊時,沒有勇氣相愛另一次

 

「我再沒勇氣向你講舊時,沒有勇氣相愛另一次」

翻開舊相簿,我找到的……全都是你的相片,
我知道自己再沒有勇氣去愛你,再沒有每天向你說甜言蜜語的權利,我唯一有勇氣的,就只有在空氣中追憶你的臉孔,然後想到滿臉也是眼淚,仍不捨得闔上這本舊相簿。

「為你將睡眠忘記,通宵傾談,但己經頓成往事」

還記得你在半夜中還不捨得去睡,你說聽著我的聲音就能把睡意忘記,我們就這樣一直拿著話筒談到天光,直到你睡著了,我才捨得去收線。我拿著床頭上的電話,希望另一頭會再次出現你樂此不疲的聲線,但是沒有。

「年月是流水,我也相識一個成長伴侶,殘酷或許是對像容貌也似你少許。」

我和你分開後已經過了三年,我要用很長的時間才能適應另一個人,但是我仍覺得你還在我身邊,你還是很愛我,我有時會對著她喊了你的名字,也會在睡夢中重演我們幸福的故事。

「閒話到此,遺憾到此結論是回憶總要到此」

這一個愛情故事,就像是闔上舊相簿一樣,
它被封印在舊回憶裡面,當我再次想起你時,
只能抱著相簿,然後瑟縮在一角哭。

我很想再看見你,很想回到離開你的那一天,我能夠像現在抱著舊相簿那樣,讓你知道我有多想念你。

那樣你便不會忘記我,那樣我就不會每逢深夜時,因為太想你,所以翻開相簿,然後像個傻子般軟弱的把淚水印上相簿上。

「今天你能忘記,只得我懷念多麼諷刺」

 

【香港民主派政黨合併論】第三節——激進民主派:矛盾的所在;兼論熱城立場不明之原因

 

說完了溫和民主派應如何進行合併工程後,是時候談談激進民主派了。

大家看看封面圖片,為甚麽我會用這幅圖片呢?因為這幅圖片包含了社民連成員周澄、人民力量成員陳志全、前社民連和人民力量成員任亮憲、以及熱血公民鄭松泰的助理靳民知,而他們所屬的政黨正是本系列第三節和第四節的主角。

激進民主派,如標題所說,是矛盾的存在。究竟甚麽是「矛盾的存在」呢?簡單來說,就是他們的立場矛盾,論述自相抵觸。

 

 

以上是立法會最新的政治光譜,相信大家都知道誰是那個「立場不明」的議員。他就是「全球最正直的組織」熱血公民之主席——鄭松泰議員。

要了解激進民主派為甚麽是「矛盾的存在」,就先要了解為甚麽鄭松泰以及他的「熱血公民」是「立場不明」。

吾友百彈齋主,曾在其文章中,提出熱血公民以及社民連為甚麽不在光譜中。由於他分析得非常好,因此我在此直接轉貼他文章中分析社民連和熱血公民那段,然後再作論述:

面面不是人,光譜以外的人與黨

直接說,社民連和熱血公民,兩個政黨是光譜以外。

先說社民連,有人說他們是自決派,但他們是不認同獨立。單單這點,就已經是不可以把他們,放在「本土派」當中,你說他們是中間,他們又要說自己是堅持的反中共,但又會包容中共。

而最大的惡行,是他們會用暴力,去公然攻擊他人、抹黑他人,而且手段卑劣,這種政黨根本香港不能容納他們,獨派又不到他們,本土派也不能容下他們,說統派他們做不到,做中間騎牆他們又放下面子,這種組織是不應該在光譜以內,即是連合作也不應該,交流也不應該,你應該當他們不存在。

到熱血公民,他們退出社運即是香港社會與他們無關係,他們只是做議員要做本份,包括地區工作,你在議會無立場可言,不是因為一比六十九,而是你無立場、無思想、無原則、無政治路線可言。

最大的問題,他們說過要實踐黃毓民路線,但個主席不知道甚麼叫黃毓民路線,加上鄭松泰表明清算是有公共性,即是眼下清算黃毓民,也有正當性,更談不上實踐黃毓民路線。這樣他們又不是明言,要行陳雲的城邦路線,也沒有擁抱城邦主義,他連中間偏統,都沒有資格進入,如果以鄭松泰寫一本書談全民制憲,他們也沒有意欲去廣招各派,成立立憲委員會,甚麼也沒有。

一個政黨,如果你說自己是獨派,你不能明言,無問題,但你縱容支持者去清算甚麼偽獨真獨,一句說話也沒有,而密切的盟友陳雲,經常向中共示好,又沒有反應,一個連立場和反應也沒有政黨,如何納入光譜中?我真是想不通,他們就像一紙白紙,最可怕的地方,他們明言不是本土派,但他們要和青年新政扮Friend,視混淆了他們身份的民眾是白癡,他們隨時在你背後抽刀,你也不能防範。

依本人所見,為甚麽熱血公民會是「立場不明」呢?用本人政治光譜的理論來說,這是因為他們同時擁有着保皇派和激進本土派兩個立場南轅北轍的派系之立場。

在百彈齋主的文章中提到,熱血公民一邊說要實踐黃毓民主義,但卻不理會友好城邦派清算黃毓民的行為,已經是立場矛盾的顯例。但是,依我所見,熱血公民真正被定為「立場不明」,主要原因他們在某些關鍵議題中,竟站在保皇派的一邊。

 

 

在本人的文章中,我將香港的建制派分為對中共及港共絕對服從的「保皇派」以及支持政府但偶有反對意見的「建制派」。事實上,不少溫和民主派的政治人物亦在某些議題中持有支持政府的立場。

看看熱血公民的立場,例如支持旺角事件中被捕青年上,他們理應是激進本土派。可是,在上年,熱血公民以及在立法會中無議席的城邦派,卻將自己堆入了立場不明的深坑中。究竟是甚麽事?說的就是上年的人大釋法。

人大釋法事件,擺明是打壓香港民權的野蠻行為,一些建制派人士如張慧晶亦看不過眼表態反對。就連在選舉敗給游蕙禎小姐,與熱血公民素來友好的前立法會議員黃毓民,亦放下敗選之仇表態反對人大釋法。為甚麽呢?因為人大釋法這種違反基本法的野蠻行為完全是對港人赤裸裸的欺壓,民主派以至所有為香港好的人均必需反對。可是,熱血公民以及其友好城邦派,竟縱容其支持者支持人大釋法,自己又拒絕就此表態,基本上等同不反對人大釋法。這種立場,完全違反其一貫激進本土派的立場。他們在這件事上,站在了保皇派的一邊,立場出現矛盾。從熱城在人大釋法一事中有此取態來看,他們已經不能再被稱為「本土派」,甚至連「非建制派」也不是。

熱血公民以及城邦派,同時支持旺角事件被捕青年,又支持人大釋法,在兩種南轅北轍的取態之下,兩個組織正式成為立場不明的組織。

相信聰明的讀者,一定也明白為甚麽激進民主派是民主派中「矛盾的存在」了。在我的定義中,激進民主派包括社民連、郭紹傑(個人身份,與工黨無關)以及何志光這類組織和政治人物。他們雖然從來沒有在「人大釋法」這類議題中,站在保皇派的一邊,但在平日的議題上,無法歸入任何一個派系中。他們勉強算是「泛民主派」,皆因他們從不談及本土利益。但是若要嚴格地作分類,他們連「泛民主派」也當不成,只能說是「非建制派」,為甚麽呢?

 

 

香港現時作為一個被中國所殖民的殖民地,作為民主派,爭取民主的要旨和目的,主要是要令香港人重奪於香港的管治權。民主派應至少要爭取香港實施真正的一國兩制,不容共匪違反基本法廿二條干涉香港事務。

而現時,一個溫和民主派政客,當然應該要在論述上和行動上均支持香港實施真普選,並支持廢除功能組別。再進取一點的泛民主派政客,應要提出一些分權論述,例如毛孟靜女士常常主張的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提出這些政綱的政客就是溫和本土派。人民力量之所以亦被劃為溫和本土派,是因為他們亦支持「收回單程證審批權」等以港人利益優先為綱的主張。在這裏,這些泛民主派人士已經是「泛本土派」。

而比溫和本土派再進取一點的,就是自決派和激進本土派了,他們會更具體地點出香港應如何脫殖。而兩者的分別,主要在於自決派傾左而激進本土派傾右。我在上年所寫的《自決派,小心你們的議席!》一文中,已經清晰指出:自決派,原本就是本土派的左翼版本。

激進民主派在常理上,應是比溫和民主派更進取地爭取民主。但激進民主派在爭取民主時,卻少談本土權益,一味空洞地說自己堅決反對共產黨,但卻從不正視共產黨殖民香港的現實。正如吾友百彈齋主所言:「你說他們是中間,他們又要說自己是堅持的反中共,但又會包容中共。」立場完全矛盾,令人摸不著頭腦。

單是這一個原因,他們已經無法歸入光譜之內。本來,正如不少不理政治且對政局一知半解的香港市民般,一些水平不足的業餘政客,出現立場矛盾的問題本是平常事,但是激進民主派的人卻長期自詡自己是唯一的民主派,經常以語言暴力甚至肢體暴力對付在民主派光譜內意見不合的人。

就以2016年七一遊行發生的暴力衝突為例,激進民主派組織社民連的成員與激進本土派人士,中大學生會主席周豎峰,就抗爭方式出現意見分歧。社民連成員疑因理虧老羞成怒,竟起飛腳攻擊周豎峰,更企圖將隨行的中大學生會幹事推進路旁水池,並誣衊周豎峰為共產黨派來的間諜,着他「滾回中聯辦」。

又以何志光和郭紹傑為例,他們分別是激進民主派喉舌,網台「香港花生」的前主持以及主持,他們常常以責罵其他民主派人士乃共諜為己任。其中,何志光曾先後指控游蕙禎小姐、區諾軒、劉小麗、陳志全、黃之鋒以至「香港花生」總管曹嘉超為共諜,結果被香港花生取消其節目。何志光疑因此老羞成怒,竟擅自闖入「香港花生」總部內搗亂洩憤,行為極不文明,絕對不能為民主派接受。

實際上,激進民主派對民主派發展可說是毫無貢獻,多年來不見其建設社區系統,只懂不斷在民主派中挑撥離間,又經常以暴力對付民主派內與他們意見分歧的人,導致泛本土派和泛民主派長期不能合作。

激進民主派,本來就不應該存在。激進民主派這種矛盾的存在,象徵着香港政壇中水平之低落,因此激進民主派應該盡快進入歷史,不應再在香港存在。

激進民主派,事實上以社民連為主。要解決激進民主派,先要解決社民連這個組織。依本人所見,導正社民連,應由人民力量和社民連合併做起。在下一篇文章,我將會談論人社應如何合併,合併後又應如何發展。

 

【香港民主派政黨合併論】

前言——從毛孟靜女士說起

第一節——獨立人士的魅力

第二節——張景宜的高見

 

 

倫敦超市鎖平嘢唔鎖貴嘢被指種族歧視

倫敦 – 當地一間超市最近保安措施,俾人話種族歧視。 一啲多數係黑人食糧嘅牙買加醃製生果,價值近4磅,就要完整防盜tag,10幾鎊橄欖油就無。 發post人表示,可能分店唔小心,但超市表示每間分店都有自己嘅保安策略,保護貴價產品或者經常被偷嘅產品。 都市日報

從小培養港豬——記一次小學班長選舉

 

有好多人話學校係社會嘅縮影,小朋友係學習期間要應對社交,工作等等嘅課題,而掌握呢啲技能同經驗都係成長嘅必經階段。但係你點都估唔到,而家呢個社會對權威極度服從嘅風氣,原來由小學已經開始培養緊。作為一個兼職教育從業員,以下呢一件嘅真人真事,已經可以發揭發到教育制度同埋一眾教畜點樣培育港豬。﹝戴頭盔:唔開學校名了,呢個學年亦都已經過左去。﹞

呢場係小六嘅正班長選舉一共有兩位同學參選,有一位同學﹝呢道就叫佢同學A﹞就係果種串串貢,成日駁嘴同扮型嘅風頭躉,但係可能因為佢夠薑,所以佢都深受同學嘅愛戴,但當然亦都有啲乖乖型嘅同學唔鐘意佢地攪事。相反,另一位同學(呢度叫佢同學B)就係典型嘅乖乖仔,好受老師嘅愛戴,甚至乎有啲揸住支雞毛當令箭嘅感覺,有時可能會督下背脊咁,所以有啲反叛啲嘅同學會覺得佢地係老師隻狗。

係選舉之前,由於有比較多嘅同學支持同學A,基本上同學A 都覺得自己勝券在握,而佢地呢班反叛嘅男仔,亦都有諗下做左班長,有左權力之後可以點樣運用。但係投票之後,班主任係無進行唱票嘅情況底下宣佈同學B勝選,好多同學都覺得好錯諤,但係最錯愕嘅人,係同學A。

既然選舉過程同結果都係同自己想象嘅有出入,同學A就同佢嘅老死們討論下點樣先可以扭轉乾坤。最後佢地決定提出公開重點選票,咁大家有票睇,一清二楚啦。點知老師拒絕喎。同學A覺得班主任只係為左方便自己管理呢班先搵個唔會作對嘅人做班長,對佢地好唔公平,所以佢地就向班主任示威,同佢大叫:「尊重民主,拒絕狗仔。」呢件事亦都引黎左學校唔同人嘅注意,最後同學A同佢班老死就因為無尊重老師而比人罰左一鑊。

有好多人可能覺得「車,一場班長選舉姐。」但正正就只係一場班長選舉,民主,求真嘅精神都可以比一班所謂春風化雨嘅老師踐踏如斯。班長選舉唔係老師用黎調節課堂秩序嘅工具,而係公民教育嘅重要一環,透過班長選舉,佢可以清楚自己對於身處嘅群體有啲咩影響力。而公民教育嘅另外一環,就係在於面對不公,你有啲咩途徑去申訴。係呢次班長選舉入面,同學A首先用左制度入面嘅申訴方法,希望透過重點嘅程序得出一個公正嘅選舉結果,呢種處理手法無先指責任何一方,亦都無陷任何一方於不義,同學A嘅動機只係為左求真。但係老師嘅處理手法就係以權威壓制反對聲音,呢種模式……大家都熟口熟面啦。

既然第一個方法行唔通,咁同學A就用第二個方法去抗議。但係係學校呢個Hierarchy 入面,學生永遠都係最底層嘅人,而學校就經常以尊師重道為由,盡量避免學生挑戰老師,呢種態度慢慢伸延出社會,演變成達官貴人就係不可被挑戰,你挑戰佢,就係擾亂社會秩序。但其實大家都理應知道,公務員又稱公僕,係應該為民工作,要聆聽大眾嘅意見施政。當同學A覺得選舉制度有問題,老師係教育小朋友方面好,維護制度公平方面都好,都應該接納同學A嘅意見,先可以令同學感受到咩叫公義,並唔應該因為自己嘅一時之便,就草草破壞呢個民主制度。

香港越黎越多人爭住做順民,大家都爭住將自己思考嘅利器磨鈍。呢位同學A一開始就對呢個社會抱有懷疑同求真嘅心態,實屬難得。但係呢班小社會嘅既得利益者就好似社會嘅霸權一樣,希望同學順從在上位嘅旨意,做個乖乖仔唔好生事,但佢地就咁樣,斷送左一個有思考社會嘅人批判嘅勇氣。

 

 

去旅行!去到盡!拆解年輕人的欠債問題

 

 

一年遊日4次 夫妻欠債逾$20萬,呢個標題硬框框咁插落窮生對眼入面。窮生就好似有沙入眼一樣,睇到眼水都流埋。係窮生既世界,唔好話我本人,就連我認識既人,都唔會存在話去玩去到要欠債。到底點解會發生咁既事?

窮生係以前既文章《理財專家不會教你——了解自己窮的屬性》一文入面有提過,貧窮分三大屬性,消費系、家貧系同窮忙系。而今次因為由一單趣聞產生既討論,一年遊日4次搞到欠債,當然就係消費系啦!到底邊D人容易有消費系貧窮?又點樣可以改善?呢篇文可以救到你/你身邊既朋友。

係講消費之前,窮生想先用一段既篇幅講講欠債。係窮生既理財哲學入面,欠債唔一定係壞事,大家唔好對債務有太大反感,因為只有窮人先會怕欠債。有錢人係喜歡欠債的。咁點解人地冇事,而你有事呢?就要睇你點解欠債了!債務其實係深入你既生活,你用信用卡,你係欠債,你供樓,你係欠債幾百萬。你做生意要資金,你都會問銀行借錢。所以其實欠債只係手段,目的先係重點。有錢人欠債係為左投資,窮人欠債係為左消費。係呢十多年既日子,因為QE而產生既資產價格上升,如果你識得借,欠債反而會係你既朋友,而窮生可以話你地聽,借錢,一定一定唔可以借黎消費(簽一千幾百信用卡除外),好似事主咁簽20萬黎去玩,絕對唔係一個成年人應有既行為,仲要已經係夫婦。

 

沒有家庭負擔,對日常支出沒有概念

我地只要上網睇下,不難發現而家因為消費而欠債既人多左,而且呢班人多數仲係30歲樓下既後生仔女。點解會咁呢?其實邏輯好易明,就係對支出冇概念。以前既人比較早獨立,廿幾歲,搵到份工想要私人空間,出黎一個人住既人唔少。佢地比例容易接觸經營家庭既知識,例如租金、食飯、坐車…好多生活細節都要自己去解決,自然佢地心中會有盤數,今個月要用幾多錢,食飯唔可以多過幾多錢。而新一代因為冇能力自住,好多人三十幾歲都係同家人住。自然對生活既野冇一個whole picture啦!所以300-500食餐飯,1-2萬去下旅行,只要還得起就可以。係冇生活壓力既情況下,慾望自然就會累積,好多人月入得萬幾,一星期2餐300-500既貴野係好平常既事。慾望得唔到抑制,就由月光,慢慢進化到欠債。

 

借錢容易,息也低

此外,係QE之後,全球都係低息環境。再加埋科技發達,有好多財務公司都可以唔洗露面就借到錢。用作消費既貸款一般唔需要好高,數萬元一次,你容易還,財仔都願意借。因為你唔係借一百幾十萬,你多數唔會走佬,風險系數咁低又有可觀既息收,財仔真係開到成行成市,只要你有份工,你好易就會跌入借錢還錢既永結輪迴之中。

 

太早覺得自己有能力用錢買時間

呢樣野係比較具體可以用數字解釋。簡單黎講就係由於父母由細到大幫你計劃太多,服侍亦都太好,令你好怕麻煩。趕少少就飛的啦,屋企亂?叫鐘點啦,投資?買基金搵人睇住啦。所有所有野你唔想麻煩,係資本主義社會都會有貼心既服務去幫到你,問題係要收錢。如果你已經累積到財富,你既時間可以產出更大既財富,你選擇用錢去處理自己唔會處理既事,我唔反對。但如果你只係一個廿歲出頭,月入皮幾兩皮既人。我得罪講句你根本冇資格咁做,而你根本就係應該做果D服務人既人。因為你既時間不及服務使用者值錢。最最最重要既係,如果你太早習慣用錢解決問題,就代表左你好早就停止左去學習點樣親自解決問題,咁久而久之你就會變廢人,到你冇錢果陣,你就只可以企係度喊。

 

 

我幾點收工關你叉事咩!

 

「你呢排係咪好得閒?我見你成日都好早收工,琴日六點幾已經唔見你。」人事部Macy說。
「我放六點,六點半我先走㗎喎,而且準時收工都正常啫。」我說。
「無,想睇下你係咪好得閒咋嘛,以前你成日都好夜收。」Macy說。
「我唔係好得閒,只係最趕嘅嘢我做完咪走,而且好多project都等緊批未開得工,遲啲一齊開波就死㗎喇。」我說。

其實近期我真係比較得閒少少,同之前比嘅話,至少我七點前通常都做得晒所有最趕嘅嘢然後收工。嚟緊就係peak season,啲project撞晒期,到時真係想走都無得走,我都唔知會做到幾多點,所以而家難得可以早啲走我梗係唔會咁傻唔走啦。何況我同阿Macy姐都唔同部門,我幾點收工關佢叉事咩,我阿姐都無出聲話我啦,雖然可能係因為佢有時仲早過我收工,其實只要我喺死線之前做好晒啲嘢咪得囉。

雖然我唔知Macy會唔會同腦細報串話我好得閒成日早走,但真係唔理得咁多,我唔會為咗佢而每日加班幾粒鐘坐喺度扮勤力,我早啲返屋企食飯,寫多兩篇文唔好?時間真係好寶貴,人越大,發覺啲時間過得越快,人工只係買咗我星期一至五嘅九點至六點,頂多加埋星期六長週,當然真係忙嘅話我都會自動加班做埋佢,但無嘢要趕我死都唔會坐喺度等,仲要加班係無錢收。

成日話啲後生唔捱得,問題係值唔值得我去捱先?其實成日提倡埋啲咩後生最緊要唔好怕蝕底,都係想有廉價奴工用啫。如果有需要,我都唔會掉低啲嘢唔做準時sharp走,但大過份嘅加班我唔會接受囉。再者,加班唔等如勤力㗎,雖然某啲腦細真係會以「加班」嚟判斷一個人勤唔勤力。

「咦?你熄機準備走喇喎。」Macy說。
「係呀,拜拜。」我說。

頂!可唔可以放過我,七點喇!大大話話我都加班咗成粒鐘啦,你又唔係腦細,你自己奴性重又或者多嘢做走唔到就算啦,係都要拉埋其他同事落水或者比說話人哋聽,究竟呢啲係咩心態?反而我腦細其實咁耐都無話過我早走,我淨係記得第一日返工,六點幾佢就對住我唱:「我勸你早點歸去。」

 

 

【要睇冇格仔】不以射精為目標的色情片|盧妤 Lo Yu

撰文:盧妤 Lo Yu

原文刊於G點電視<要睇冇格仔>專欄

文字有遐想,但總不及視覺上的刺激。古有春宮圖,自十九世紀發明了電影後,色情電影應運而生,科技發展,由以往的電影院限定發展成錄影帶,可供個人使用。而互聯網的發明,亦使色情影像更廣泛流通,從客廳搬到房間再搬到被窩中。然而高速的科技發展並沒有帶動色情片的進步,直至現在,男權至上、男性凝視(male gaze),和厭女情意仍然為色情片的主流,當中對性別的想像之狹隘仍然被不斷循環消費。因此,一群無法在影像中看到自己的人默默起革命,產生了女性主義色情片、酷兒色情片,他們大多數是女性、同志,和跨性別,非但在鏡頭前面耕耘,更在製作上拒絕剝削業界同行,形成了一股色情界的新氣象。


http://ErikaLust..com

色情片一直是女性主義的爭議點,但我們不是要道德層面的討論,而是展現這個不可忽視的新潮流。

傳統色情片以男性的性快感為中心,以射精為目標。女性並不以完整的身體出現,女角的身體經常被切割,還原為慾望的客體,如特寫表情和性器官,旨在把觀感的刺激放大,但滿足的並不是片中的男角,而是(異性戀男性)觀影者,此點可見於女角不時直望鏡頭作為邀請。凡此種種,令色情片被視為剝削女性的主要場所,不斷複製性小眾的從屬地位。

延伸閱讀:
女身發聲:由女性慾望為出發點的色情電影
我的女友愛看A片|柴
《做乜Q》 2016年六月號 「關於色情片,我們覺得…」


http://pinklabel.tv

不過並不是兩個女人就是女性主義。二零一六年,色情網站Pornhub的統計指出,第一位的搜索關鍵詞是「女同志」,是否代表女性的情慾被重視了?但女同志色情片並不等同女性主義色情片,很多女同志片其實是為男性觀眾服務,女角通常符合異性戀規範的打扮,濃妝艷抹,披肩的長髮、彩繪指甲、堅挺的乳房、緊緻的肌膚和年輕的肉體,無不是異性戀男性觀眾喜愛的類型;加上奇觀式的性展現,以獵奇為主,以兩個女角磨鏡的情節為例,有時男角會突然出現參與其中,證明女同片是為了滿足男性的幻想而已。說到尾,女性是為了取悅異性戀男性觀眾而存在。


http://www.afourchamberedheart.com/

正因為主流色情片以異男為主要觀眾群,所以大部份女性或其他性小眾難以從中得到樂趣與認同(無可否認有同志能夠從主流片中找到快感),進而引申出女性主義色情片的需求。什麼才是女性主義色情片?那並非要消除男性的快感,而是希望以女性或性小眾作主體地展現情慾,以性別平等為目標,不抬高也不貶低不同方式的情慾表達。女性主義色情片強調展現多元的性相,擴闊對體型、種族、殘疾、年齡和一些無法歸邊的酷兒的想象,旨在製造平等的平台,使參與製作的人和觀影的人都得以充權。其宗旨和女性主義同出一轍,把女性主義實踐在色情影片工業之中。


http://kink.com

現時幾個製作公司或製作人領導這個潮流,其中包括Erika Lust、PinkLabel.tv、Four Chambers、Kink.com等等。他們均強調影片的情慾的真實呈現,提供舒適的工作環境,在製作中沒有威逼利誘,確保導演和演員溝通無誤,尊重表演者的個人喜好與界線,而且合理支薪。以上所述聽起來就本該如是,就明白傳統色情片工業對表演者的剝削如何使之背上污名。

回應基本法教材2點想法

教育局今年6月有一份基本法教材,帶有2點偏駁內容。我覺得他們只代表建制派卻不代表民主派看法,有望代表民主派一一反駁。希望大家看到一名民主派支持者的想法。

第一點: 進行街頭示威,反映香港人民主意識粗糙膚淺

要反駁,要先講民主意識是甚麼! 民主,照自己定義,就是容許人民參與、影響政治,同時利用制度保障人權防止暴政。如果街頭示威能夠讓人民對政局發揮影響力,制衡暴政保護人權,其實不是民主意識膚淺,反而是民主意識高。

事實上,「遊行示威」對「民主政治」有利。很多國家民主轉型都依據群眾覺醒推動民主。沒有東德、捷克人民和平走上街頭示威,共產政權就不會崩潰,民主也不會出現。南斯拉夫、突尼西亞今天的民主,都是當天人民走上街頭建立的。台灣的民主不是單靠國民黨的改革,都依賴台灣公民社會一次再一次示威下推動,沒有野白合學運,不能代表台灣人、不受台灣人監督的萬年國會不會那麼快下台,民選國會沒有那麼快出現。

維持民主,都少不了街頭行動。南韓人走上街頭,才可以將貪污總統趕下台,監督政府。美國公民社會示威反特朗普不當政策,才令特朗普多了顧忌,儘量防止他破壞民主體制。

因此,為甚麼街頭示威會不利我所定義的民主? 由以上所看,根本是有利民主,反而是中共邏輯上不通。

除非,中共不是用我所講的民主定義,如果中共和基本法教材眼中定義的民主意識是「中共一黨領導下的人民參與」、「你是人民,我作主」,也許就可以解釋為何街頭示威會是在中共眼中不合中共定義的民主! 當然,這樣定義的民主合不合理,能不能保障人民權益,民主派讀者心中有數。

第二點: 諮詢溝通機制有效,不應用街頭示威

基本法教材說香港諮詢溝通機制有效,但我和相當多人不是這樣想。

香港政府諮詢意見,大家能表達意見,但政府不一定要聽。至1997年,大家講了真普選、全民退保20年,不見得政府有認真落實,有改善我們的權利。

831前,香港公投、民調都顯示香港不少人喜歡公民提名。就算較溫和的都要求提名委員會要擴大選民基礎。不過,831框架卻反而給大家有操控的選舉。

2016年全民退保諮詢社會上很多人、團體都希望政府給老人家基本生活保障。政府不理會也算,林鄭竟然被指刪改諮詢顧問報告。

坦白說,假如政府願意改革,諮詢後能改變不合理的制度和生活,人民會不信任體制內的渠道嗎? 人民會街頭示威嗎?

831框架前,自己也參加政府第一屆諮詢,以為政府聽意見後會從善如流,以為回歸後政府會讓我們有民主真普選(俗稱民主回歸),以為中共會改革。831後,我才發現參與諮詢不能改變生活,不能改變我們的權利。831後,我才發現回歸後不一定有民主,中共的一人一票是被操控的。中共原來根本不會改革,反而只會儘一切勞力捉緊權力。

在那時之後,我就相信,中共不會主動去改變。只有在合適的時機下(例如經濟危機、高層內亂),我們人民靠自己的力量走出來去推動社會改變,這個世界才會在危機下得以改變。

因此,諮詢溝通機制根本就無效。有效就不會有人參與激進社會運動。政府的教材,只代表建制派一面之詞,不代表很多其他人想法。

總結

真係坦白說,溝通機制有沒有效,政府自己看見那麼多社會問題就知道。民主底下用街頭示威表達問題,也根本沒有問題。政府的教材不應只帶出建制派的說法,都應該講出我們民主派對制度的不信任,我們的價值觀,才能讓學生接觸不同想法,在比較下找出適合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