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社會主義行動正在擴大!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2017年我們成功招募外來移民、女性及青年

抵抗 社會主義行動

社會主義行動正在不斷增長。縱然我們組織尚未算是龐大,但影響力卻不斷增加,並出一分力為未來強大左翼組織打下根基。過去六個月來,社會主義行動的成員增長速度為至今最高的。我們在台灣及中國大陸的同志亦是如此,他們的進展啟發我們、推動我們前進。

「我們在2017上半年的成員增長目標為20人。現在我們距離目標很近,已有19人加入。」社會主義行動主席鄧美晶稱:「在香港,女性加入我們的人數比男性多,大約佔三分之二,這是個大進展。」

在2017年,我們成員人數增加,也在各重要的鬥爭中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我們與難民、外勞以及工會分子一起組織抗爭,爭取權利。我們的女權及青年運動會繼續下去並且升級,反對性別歧視、種族主義、恐同思想,以及一切資本主義所帶來的不義。

團結反對種族歧視

在中共的專制瘋狂打壓下,民主鬥爭遭受挫折,尤其是雨傘運動後中共發動一連串的鎮壓,群眾運動減弱,抗爭次數減少、每次人數降低、青年參與度下跌。但若果北京以為自己這樣就勝利了,肯定是自欺欺人的,更大規模的運動正在醞釀,而且不單是在香港,而是在中國大陸!

社會主義行動是個種族多元的組織。新成員來自印尼、菲律賓、美國、緬甸,還有香港本地出生的人。這代表我們組織的宣傳(包括報刊、網站等)與會議亦變得更跨族裔。「我們有以印尼語進行的會議,當然還有廣東話、英文及普通話。我們也開設了個印尼語的社會主義網誌。」鄧美晶稱。社會主義行動參與出版一共四種不同語言版本的雜誌。英文版雜誌的銷量大幅上升,因為我們組織許多外勞、難民和外國學生的運動。

特朗普當選為美國總統的事件令人震驚,使社會主義行動今年的新年砰的一聲展開。不過,全球的「特朗普現象」在香港並不顯著,有些人甚至對特朗普抱有幻想,以為他會成為對抗中共的盟友!但對於香港的回教徒、印尼社群、青年女性和難民來說,特朗普的種族主義、恐伊斯蘭政策及言論實在令人憤怒和震驚。

社會主義與女權主義

社會主義行動於三八國際婦女節舉行集會,響應全球女性反特朗普的抗議。我們不單在人數上獲得成功(我們迄今最大型的婦女節行動),而且有許多團體到場參與,為自己的權利發聲,包括難民婦女、性暴力受害者親屬、每天遭受歧視的外傭以及女權主義學生。

「不論我們國籍是什麼,我們都是工人階級。團結鬥爭的話,勝算會大很多。」

三八集會為社會主義行動首次舉行的五一遊行打下基礎。五一是另一個大進展。我們與激進外勞組織Kobumi合作發起該次行動。早上的遊行集會有超過100人參加,之後我們參與香港職工盟的大遊行。我們行動的口號為八小時工作制、最低工資每小時$45及要求保障外勞。

「我們五一遊行與其他的分別,在於清晰的國際主義及反種族主義綱領,並主張團結抗爭。」鄧美晶說:「可惜,大部分工會和活躍分子認為『外勞議題』與香港工人的問題無關。這是錯誤的,兩者需要連結起來。」

社會主義行動亦支持飲食業工人的鬥爭。三月,跨國企業漢莎天廚無理解雇香港廚師聯盟主席吳志輝,事件再次反映該行業的工會向來被資方大力打壓。我們協助工會製作Facebook專頁,並在大學飯堂發起抗議行動。我們發動國際聲援行動,來自德國、保加利亞等地的工會紛紛向其母公司漢莎航空發出抗議信。

政治清算

社會主義行動亦發起了國際聲援長毛行動,支持梁國雄等面臨被法院取消資格的反對派議員。社會主義者與工國委在全世界十多個城市,從奧地利維也納到印度班加羅爾,譴責這個公然的政治打壓。由於政府正在加強政治清洗,政治審判案正在增加,這場聲援長毛的行動顯得極為重要。

香港右翼本土派被誤當作是反對政府的激進選擇,其敗亡可能會為民主鬥爭開拓國際主義的空間,讓人意識到民運不能夠孤立進行,也不能祈求外國資產階級政府的協助。社會主義行動解釋我們需要建立工人階級的政治力量,並連結起中國和全球的群眾抗爭。

在十多萬人參與的六四悼念晚會中,我們於透過特制短片和擴音器所宣揚以上訊息。「我們籌款以幫助我們在中國大陸的同志,並指出在中國建立地下政治組織的需要。」鄧美晶指:「在六四當晚,我們擁有最國際化的團隊,參與者來自不同種族,這是由於反抗專制打壓並不只是中國或香港的事情,而是全球鬥爭的一部分。」

對於許多打算加入社會主義行動的朋友來說,第一件吸引目光的事情往往是我們的行動與果敢的組織方法。不過,強大的組織也需要牢固的政治基礎,即清晰的社會主義綱領。資本主義無法踰越今天的不平等、腐敗、種族主義和環境破壞等問題,因此建立社會主義替代的任務亦變得更為迫切。如果你同意的話,不要猶豫,加入社會主義行動這股不斷增長的力量吧!

按此加入社會主義行動
社會主義行動Facebook專頁

轉眼25

 

過了18歲,就不想特別地去慶祝生日,感覺沒什麼大的意義,也失去了年少時刻對於成長的憧憬。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我們開始學會扮演另外一個小大人,慢慢被社會同化,感覺就像被人推著走,充滿無力感。轉眼踏進25歲,驚覺時光過得這樣快,18歲的時候還常常幻想25歲時候的自己,已經成家立室,工作如魚得水。誰知,已經踏進25歲,現實的我擁有怎樣的容貌?

18歲,對愛情充滿憧憬,簡簡單單愛;
25歲,愛情是什麼?結婚?遇到再說吧!;

原來愛情沒有那麼簡單,越來越複雜,考慮的因素越來越多。年少時談戀愛,朋友第一句問的是:「長得帥嗎?」然後,再慢慢詢問對方的品性。現在談戀愛,朋友第一句問的是:「家中環境如何?」然後,再談及對方的工作,繼而才到相貌和品行。我常常笑言,這也太現實了吧,談場戀愛就好像買股票,要把對方研究個一清二楚。說出來,很膚淺,可是背後也有它的道理。畢竟普普通通談場戀愛與建立長期穩定的婚姻的關係大有不同。生活伴隨著柴米油鹽醬醋茶,我不是不相信純粹的愛情,只是這擁有愛情的同時,也需要生活。愛情可以飲水飽,可是長期飲水不吃麵包,早晚會餓死吧。難道,最後要說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相信最後死的,是屬於所謂的愛情。

愛情沒有那麼容易遇到,生活圈子越來越小,社交活動越來越少。年少時,熱衷於參考各項活動,喜歡認識不同的人,充滿活力,通宵達旦玩樂完全不感覺疲勞。開始工作後,下班或者放假的時候只想宅在家裡休息,不要說社交活動,就連休息時間都感覺不夠了,如何遇到適合的人?朋友鼓勵積極增值自己,連自己都不愛自己了,如何被愛?說起來容易,實行上談何容易?有誰願意馬上離開自己的安全範圍。熟悉的舊朋友聚會也難,何況要付出雙倍精力認識新朋友。我也想認識多些新朋友啊,結果也就只有想想而已。因為當星期一開始,被工作折磨到半死不活的我,最後還是告訴自己緣分這種東西,要來總要來的。轉眼一週一週過去了,我還是停留在原地。

18歲,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成長真好;
25歲,成長好累,生活平淡如水,我能回到過去嗎?

我一直以為工作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有錢自己賺自己花,又有成就感,未來該是一片大好。然而,我忘了除自己需要花錢外,家人也要花錢。每個月收入除了家用,減去昂貴的交通費,用餐費,已經沒有一大半,還要買東西,存錢去旅行,朋友還說要存錢買樓。對啊,還要買樓,樓價那麼貴,我要存到什麼時候才可以買樓呢?朋友說你要省吃儉用,不買衣服,不去旅行,然後每個月儲。對不起,我比較熱衷於現在將來都快樂,所以我逐漸開始覺得買樓其實也不是必需品。我常常疑惑,買樓到底是滿足自己,還是滿足這個社會的價值觀?

學生時期果然永遠是最幸福的,做任何事情都精力充沛,沒有任何煩惱。我,好懷念從前的自己。畢業後,感覺自己越來越像是金錢的奴隸,缺乏方向感,迷茫無助。其實,很多人生道理是懂得的,也知道不能失去目標頹廢地過日子,到底還是缺乏行動力啊,意志力過於薄弱,習慣留在自己的安全範圍,自我局限。然而,這樣渾渾噩噩地過日子確實沒有什麼意思。生命只有一次,內心深處的我也不想讓自己後悔。世界這麼大,我們是否不應該被外在事物限制着自己的發展,不嘗試,永遠不知道結果。

未來還很長,希望25歲後的你我,活得更好,不再犯下重複的錯,要靠懷緬以往的時光過日。

 

譴責港府無理拒絕鄭明軒入境 學社︰港澳人權自由再次蒙上陰影

新澳門學社理事長鄭明軒今天(26日)下午,如常經上環港澳碼頭進入香港境內進行覆診,卻在過境期間被扣留超過一個半小時,其後被當地入境事務處告知「不符合入境條件」被拒入境,隨即遭強制遣返澳門。期間,鄭明軒拒絕簽署同意有關限制,當局亦拒絕向其發出任何書面通知。 新澳門學社發聲明稱,對港府做法感到憤怒和匪夷所思,相信事件與北京領導人即將訪港而作出的一系列過敏臨時部署有關。學社譴責港府無理阻攔澳門居民合法入境,限制澳門居民的行動和出入境自由,係對澳港關係的一大傷害,亦再次為兩地人權自由蒙上陰影;學社要求港方儘快交代理據,澳門政府亦應當向港方提出交涉、要求說明,捍衛澳門人在外地的一切合法權益。

14名維權律師遭受酷刑 團體遊行到中聯辦抗議

(獨媒特約報導)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表《709大抓捕酷刑紀錄》,紀錄顯示至少14 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包括李和平、吳淦、王全璋及江天勇等人都曾遭受到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對待。今日是支援酷刑受害者國際日,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等多個團體遊行到中聯辦,抗議中共以酷刑對待709大抓捕的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成員劉慧卿表示,中國公安當局以酷刑意圖強迫維權律師認罪,當中的酷刑對待包括毆打、剝奪睡眠、強迫服藥或提供不知名藥物等,各項酷刑累積出現總共44次。

2017-06-26 10.03.26

劉慧卿認為,《709大抓捕酷刑紀錄》證實了709大抓捕是酷刑滋生的溫床,促請中共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將酷刑刑事化,並廢除「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制度。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則指,中共政權肆無忌憚,無視在1998年簽署的聯合國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現時非法的監禁是違反人權,令法治不彰,做法絕非依法治國或世界大國應有的做法,督促中國要落實公約保障。

2017-06-26 10.03.13

709 大抓捕是指中國政府在前年7月9日大規模對維權律師及維權人士作出打壓,至今共有320位維權律師、家屬及維權人士被公安當局約談、限制出境、軟禁、監視居住、逮捕及強迫失蹤。在抓捕過程中,公安濫用國家安全罪名進行抓捕、濫用「指定居所 監視居住」、剝奪當事人與家屬及律師見面的權利以及媒體審判。其中最令人髮指的違法行為莫過於權力機關向當事人施以酷刑、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對待,以圖逼供及強迫認罪。

華人民主書院校長鄭宇碩認為,中共政權的做法不尊重人權,長期監禁異見人士只會令事情愈演愈烈;並指市民看在心裏,不論香港和台灣的民眾都會擔心生活方式受威脅,更懼怕「今日中國,明日香港和台灣」。

2017-06-26 10.03.18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認為,中共所謂的依法治國其實是人治,只有依憲治國才是出路。他指維權律師正是想讓中國能夠做到依法治國,但中共當局卻予以拘捕。他呼籲市民借領導人到港參加七一遊行,以表達不滿。

2017-06-26 10.03.07

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發言人譚偉強亦呼籲市民參加七一遊行,指律師和維權人士都具良知和正義感,促請中國能履行締約國責任。他又指在內地的河北和浙江教區,都有神父被當局無理拘禁,希望公眾關注。

支援酷刑受害者國際日在1997年的聯合國大會上設立,設立國際日的目的是希望能夠消除酷刑和落實1987年生效的《禁止酷刑和其他殘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處罰公約》。

記者:江永勳、周滿鏗

過了今天,我仍然只是大家眼中的Happy Girl

 

從前不知天高地厚的我,以為天地萬物人心皆善,沒有人事物會傷害我,所以總是把自己的情感坦露在人前。

但如今經歷過不多不少的事情,明白被傷害,有時候並不是因為對方的惡意,而是一絲冷漠,就尤如一把利刃冷冷的把你刺傷。又或是自己盡力用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表達自己的所知所感,尤如一絲不掛地坦露自己,對方卻不明所以,只草草敷衍幾句。鼓起勇氣坦露自己的情感,結果卻換來撤底的失望。

害怕不被理睬而受到傷害、害怕不被理解而感到失望,漸漸不敢表達自己的情感。自然而言地就變得不想表達。

既然如何表達都不被理踩、被理解,為何還要鍥而不捨地叫喊,聲嘶力竭地尋求人的回應和認同?何不乾脆放棄一切言語字句的表達,讓一切意識只存在在意識流中,避免它們出現在現實世界中得不到反嚮而換來的無力感。

只想把自己和情感縮得更小,小到看不到,小到感受不到。其他人不知道我的存在,最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情感的存在。不存在的情感,就不會帶來傷害;不存在的自己,就不會被傷害。

不再尋求人的認同和理解,起初會感到孤單,但漸漸我知道我不是孤單的,也不是不被理解的。因為當我感覺自己活著了無目標和意義時,我望著了無邊際的大海,海浪一波一波地泛起,拍打著岸邊的岩石,我感覺海洋理解我;當我感覺世界轉變太快,而我不能適應其中,我看著一棵棵的大樹,陽光從綠葉和樹枝間穿過,灑在樹幹一圈圈的年輪上,我感覺樹木理解我。雖然人不理解我,但我知道世界理解我。

以後,我只會留在令我安心、寧靜的世界。這個只有風、火、水、土的世界。

 

【華山說書人】與世界混出新舞作!何曉玫 MeimageDance X《鈕扣*New Choreographer》計畫


文/sima15、何曉玫 MeimageDance │ 圖片/連雲、林政億、何曉玫 MeimageDance

專訪人物介紹

被譽為「創造超現實想像高手」編舞家何曉玫,作品充滿豐沛的視覺想像與人文反省。擁有多重身分,除了是 MeimageDance 的藝術總監、第十九屆國家文藝獎舞蹈類得主、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舞蹈學系專任教授,也是《鈕扣計畫》的重要推手。2016 年起舉辦「專業舞者工作坊」,希望在環境上給予臺灣自由舞者最大的支持與回饋,擴大舞蹈的社會接觸與影響力。

閱讀全文

用商業的手段解決世界的習題

 

原文刊登於英語島雜誌 2017 年 6 月號,作者鄭貞茂,INSIDE 獲授權轉載。更多詳情請見世界 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Use the power of business to create a more socially and environmentally sustainable world."
「運用商業的力量創造一個社會與環境永續發展的世界。」–Net Impact

小企業躍上大舞台

經過這幾年來的推廣,社會大眾及公司行號已經逐漸接受企業社會責任 (CS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的觀念,亦即企業除了追求獲利與盈餘之外,更應為社會做出貢獻,改善員工及家庭、社區與社會的生活品質。CSR 的重點在於表達企業的當責性 (Accountability),關切企業對於利害相關者關切議題的回應與責任履行。

除了 CSR 之外,企業本身也應該重視企業永續 (Corporate Sustainability),考量環境與社會面向的經營策略,提升自我競爭力。聯合國贊助成立的全球報導倡議機構 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 (GRI) 是現行企業永續報告準則的制定者,台灣金管會也在 2013 年規劃公司治理 5 年藍圖,鼓勵企業根據 GRI 準則編制 CSR 報告書,並在 2015 年以 CSR G4 版本編製的報告書數量超越美國而躍上全球第一的舞台。

改變世界的 17 項號召

在隨著企業永續概念的持續進展,機構投資人也開始推動責任投資原則 (PRI, Principle of Responsible Investment),並且將投資標的在環境、社會、公司治理 (ESG, Environment, Society and Governance) 的表現納入其投資分析。此外,聯合國更在 2015 年 9 月發表了 17 項永續發展目標 (SDG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將原有 8 項千禧年發展目標 (MDGs, Millennium Development Goals) 予以擴大,
這 17 項目標分別為:

Photo credit: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提供

 

 

台灣 CSR 時代來臨

另一個有趣的發現是,已編製 CSR 報告的上市櫃企業,其連續 3 年每股盈餘 (EPS, Earning Per Share) 皆優於大盤,這些自願編製 CSR 報告的企業平均 EPS 高達 2.93 元,顯示編製 CSR 報告,並不如一般外界想像,可能產生額外成本而影響到財務表現;反而是自願編製 CSR 報告的企業,將社會責任視為營運的環節之一,不僅有較佳的財務表現,同時也兼顧對社會與環境的影響,實踐永續經營的商業策略。

因此讀者以後看到標示 CSR、PRI、SDGs 的企業,不僅僅代表其兼具企業社會責任與永續發展,同時也可能是較值得投資的標的物。

延伸閱讀:

【台北共同空間巡遊】CIT —— 讓進駐團隊天天都想打卡的好空間

這篇文章 用商業的手段解決世界的習題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回歸二十年】二十年前仲係『閃電傳真機』嘅年代

 

 

好多人都會懶正經係度寫咩回歸二十年系列,乘個靚機歌頌下祖國咁。好啊,我又寫。

二十年前,究竟果陣仲係咩閃電傳真機既年代,大家仲要一日對住個無線電視,睇緊咩動畫,大家最有印象?或者對於我黎講,更加有印象係果陣無線仲去搵人填詞同唱既廣東話兒歌,對於好多歌手黎講,果段甚至係黑歷史黎。。。因為想加多D趣味,我連1996年既動畫都揀左D。

 

 

咕嚕咕嚕魔法陣

喺當年,大受歡迎,一來係RPG模式大家打開機有親切感;二來勇者個樣實在太搞笑,歌莉實在太可愛;三來因為結他他老伯。。。而果陣仲未拍豐胸廣告既滕麗(名)明,同你渣起把雞仔聲好可愛咁唱「變化難去估豹變成老虎你會問何故一朵鮮花識打招呼」喎,係咪好爆先?

 

 

外星毛查查

其實我都真係唔係好記得自己當時睇左D乜。總之咪就係有堆毛球類物既外星人去左人地屋企到住之後大家見到又唔驚又唔會捉去NASA拎賞金彼此建立友誼果種詼諧抵死冒險溫馨喜劇掛?不過我其實最想講既,梗係果陣仲係成個蓋髮型既古巨基(未上大陸抓撈前)唱既「誰人毛查查。。。」洗腦歌,仲要加句「毛查查是個橙波波」。千祈唔好立亂笑淫淫對住女仔唱添呀果陣,會出事架。

 

 

四驅兄弟

嘩呢套真係經典到呢。果陣好多人都因為咁去砌四驅模型車同埋對於個摩打點樣可以轉快D,好多同學都達到左專家既境界。但係我始終無加入佢地,因為佢地架車唔識得主角大叫「上呀,旋風麥林」然後識得自己加速。況且,有堆黑暗人士成日用種種獵奇手段,整爛人地架車然後取勝。頂你,咁你不如派架坦克去打仲好啦?

 

 

櫻桃小丸子

最長壽既日本卡通之一。廿年前讀緊小學廿年後仲讀緊小學,同叮噹一樣,其實日本一早已經掌握左長生不老既方法。但又咁講喎,果陣歐倩怡仲未嫁埋郭晉安未生仔,係到係咁「問題天天都多BILIBALA*N」洗你腦,然後一個打扮極為清純知性既何韻詩,唱「小丸子又有心事,呆望雨。。。」係咪即刻好有FEEL,覺得往事既野,感慨萬千??

 

 

婚紗小天使

日本人痴就痴線在,當有一套動畫,係以著超短裙水手服打出名堂賺過盤滿砵滿之後,又會有人諗:著婚紗打,得唔得呀?有得諗喎!於是就變左用咩愛之音波,用結婚既鐘聲黎擊退敵人。。。呢種創作力和幻想,真係會嚇你一跳。當然果陣「美的造型在於這一套仙子織的發寶」都係唱到街知巷聞。至少甚麼兒歌頒獎典禮有唱先。但歌手係邊個恕我唔GOOGLE係唔記得。。。

 

講完一大輪,突然心諗:咦咩皇家雙妹呀,龍珠GT呀,甚至寵物小精靈陳浩民呢?原來已經係1998。真係要感歎多句:少年,你真係太年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