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青衣通宵小巴擬月底諮詢 政黨倡途經青衣城

(獨媒特約報導)凌晨返青衣唔駛再捱巴士?公民黨葵青地區發展主任路線譚家浚上週在 facebook 表示,運輸署正擬就油尖旺至青衣的通宵小巴線在月底進行諮詢,青衣區內走線待定,譚家浚期望小巴能途經目前並無深宵服務的青衣城一帶。

同為葵青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增選委員的譚家浚與民主黨社區主任韓俊賢,上週(10月11日)在委員會上提出動議,要求增設油尖旺至青衣的通宵小巴線,會上獲回覆稱運輸署已開展工作,將於月底諮詢。

譚家浚指,署方稱現階段正研究小巴走線,只稱會於油尖旺區出發,但未有確實總站位置、班次及服務時間。對於總站及走線,譚家浚建議總站可位於旺角,鄰近目前往青衣「泥鯭的」位置。至於區內走線,譚稱他們未有共識,但指往市區方向可經青沙公路離開,服務九號貨櫃碼頭一帶、於凌晨下班的工友。譚引述運輸署指有小巴承辦商願意經營,相信路線會經公開招標程序。

42269566_487741965061818_345182295331700736_n

目前油尖旺往來青衣的正規深宵交通,只有N241(紅磡站至長宏)及兩班的N41X(紅磡站至長宏)。譚家浚指N241路線過長,N41X的尾班開出時間(0110)與港鐵相若,「泥鯭的」則涉及安全問題,的士及Uber則收費高昂,居民沒有選擇。

本網曾向運輸署查詢,至截稿未獲回覆。

譚家浚在 facebook 上亦批評建制派修訂其原動議。譚指昨日會上提出臨時動議後,遭建制派修訂,他與韓俊賢再提出修訂,原獲主席接納,但爭拗後又不准他們提出,結果建制派的動議獲通過,字眼比譚提出的動議增加了要求增設港島往青衣的深宵交通。譚回應指「有梗係好,但未傾過麻」,認為不乎程序。

田螺石級土地神壇被毀挖泥機下 工務局:施工情況與核准圖則不同 文化局:會重新安置

有網民上周五(12日)發現,石牆街一土地公神壇疑被工程拆毀。工務局回覆《論盡》查詢時表示,現場施工情況與本局已核准圖則不同,局方將作跟進。而文化局則表示,據了解,該地段的工程計劃會針對公共休憩空間的整治,而需對該土地神壇作出重新安置及復原,而當中主要構件如神壇石碑、香爐及兩側枕石已作保留,工程完成後將重新安置。 有市民表示,挖泥機於周六(13)仍有繼續動工,期間曾損毀土地公,到周日土地公已完全消失。本媒曾嘗試聯絡三巴門坊會了解情況,暫時未有回覆。 現場為石牆街田螺石級3-5號,地段屬於世遺緩衝區。根據《文遺法》第31條,「判給或發出在緩衝區及臨時緩衝區內的新建築工程或任何工程、工作的准照,取決於文化局具強制性及約束力的意見」。而該地段的規劃條件圖(https://goo.gl/WgzrFV)顯示,損壞的土地神壇位處「用作公共休憩空間,申請人應負責設計、騰空及建造有關工程,有關計劃需先經本局(工務局)審批」的所在範圍,要「保留現有樹木」、「保留現有大石」。文化局訂定之建築條件則提到要「注意保護公園圍牆」。 為何未有提出保護土地公?文化局的解釋是:對於田螺石級上的土地公,因其未具顯著的文物價值,文化局在地段的規劃條件圖意見上,主要是考慮保護被評定的場所——白鴿巢公園的景觀和價值元素發表意見,並在建築計劃中認同對土地公的重置和復原處理。又表示,「對於本澳大多數的土地公,若其不具備顯著的文物價值,文化局亦會因『土地信俗』是本澳的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在符合法律規定及顧及社會整體利益的前提下,支持土地公在地區上作為土地信仰的傳統承傳載體。」 根據學者童喬慧所著的《澳門土地神廟研究》,田螺石級該土地神壇建造年份不詳。而根據文化局2015底推出的《全澳第一批不動產評定》諮詢文本,石牆街古稱「石牆村」,早於1844年的清政府官文奏折中已被提及,而石牆街另一座福德祠(土地廟),建造年份不晚於1874年。  

信唔信一個顧問,先睇睇佢係邊個聘請

林超英和團結香港基金的顧問就「風浪唔識轉彎」駁火,其實只要有中五程度的物理,便知道風浪遇到障礙物,會因為 wave diffraction(繞射)而出現轉向(口語可說作轉彎)。該顧問來自國際知名的奧雅納 (Arup),收了完結香港基金錢,說一些違反科學的事也在所不惜。

過往十多年,我對「顧問」兩個字,由中性變成負面。第一次轉變來自龍尾人工泳灘一役,環評報告話該處生物不多。大家都知,環評報告是由項目倡議人聘請的顧問撰寫。最終環保團體在該處找到大量的潮澗生物。

到了第三條跑道的爭議,環境顧問又說了「填海後海豚會離開然後又返回新設的海岸公園」。這個反智的描述,成為了機管局為三跑環保問題護航的方法。大家都知,面對漫長又大範圍的填海,海豚一係死亡,一係遠去,而7、8年後又點會返回機管局指定海域呢?

顧問唔敢講一些米飯班主不喜歡聽的說話,近年還要在公眾協助推銷項目,而往往這些顧問越聽話,就越多人願意聘請,是否專業是其次。

人工島是對建築公司的肥豬肉,而完結香港是利益集團,請顧問一定大手筆,所以這些顧問會講得出「風浪唔識轉彎」,以及明明土木工程署有清楚紀錄是交椅洲可錄得超過5米,顧問夠膽死只說風浪只有2米。

專業墮落是好明顯,各專業學會除了在土地大辯論時支持填海外,可否挽救一下每況愈下的「專業」?

對於市民來說,真係要小心分析顧問的說話,收錢的顧問,一般係信唔過….

勞工處應制訂「港鐵及道路癱瘓下工作安排」指引

港鐵在星期二四綫齊冧給香港的最大啟示,相信是與十號風球相比,港鐵故障及道路擠塞出現的機率更高。依家打風,勞工處有「颱風及暴雨下工作安排」指引,不少打工仔都可以係八號風球除下後才上班。勞工處可作類近參考,制訂「港鐵及道路下癱瘓工作安排」指引,促勞資雙方協商惡劣交通下的工作安排,在港鐵及道路恢復正常後僱員才應上班,如僱主「唔體諒」便立法規管。

星期二當日,大家有眼睇,政府同運輸署做既野,就係呼籲市民改乘其他交通工具、通知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加強服務同埋又叫僱主體諒。結果係點,大家有眼睇。

簡單啲講,運輸署雖然有一個所謂24時運作既緊急交通事故協調中心,運作係有運作,但運輸署做到既應變就係無應變。

運輸署呼籲改坐其他交通工具,其實是廢話。鐵路獨大,2018年7月的統計數字,港鐵每日乘客量為近150萬,另外五間巴士公司合計則只有124萬。港鐵一倒,其他公共交通服務根本無法承受。

整個鐵路系統,本身亦已經超負荷。港鐵的多條綫路本身係繁忙時間既載客率已經是飽和甚至是危險水平,以今次冧檔既荃灣綫、觀塘綫、港島綫及將軍澳綫為例,載客率是103%、94%、97%及97%。每日繁忙時間只有少一班車,就已經可以擠滿月台,更何況星期二當日是12至15分鐘一班,而平日是少於2分鐘一班。鐵路系統本身,亦是一環扣一環,東鐵綫、西鐵綫及東涌綫雖然「正常運作」,但乘客根本無法轉綫,結果擠塞在各個轉車站。

其他公共交通服務在鐵路為主及私營盈利為先思維下,亦已經長期超負荷。運輸署制訂的《巴士路線發展計劃中有關改善及減少服務的指引》,規定巴士路線最繁忙半小時載客率低於85%便可減班,換言之在繁忙時間,所有巴士路線已經迫滿乘客,又如何額外接載更多乘客?更別提巴士車廂仍是採用每平方米站立6人的過時標準。

路面交通亦然,本身各主要公路在「正常日子」已經長期出現擠塞。只有一宗小小交通意外,便可以令整個交通區域癱瘓,道路根本無辦法再負荷更多車流。

要應變、要改善,方法有好多,視乎政府是否真的有心解決問題:

1. 制訂「港鐵及道路下癱瘓工作安排」指引,文章開首已述。

2. 不少議員花大篇幅講述港鐵罰款機制失效,其實真係晒時間,就算罰個一億又如何?對於盈利逾百億、可以「按機制」每年加價的港鐵,真係有阻嚇性?惟有本身是大股東的政府自行承擔管理港鐵的責任,回購市面上的股份並解除上市地位,脫去「私營企業」對港鐵及政府的保護罩,政府及港鐵才會認真處理問題。

3. 訂立港鐵載客率危險水平界線,例如是90%,某綫路如某時段出現逾90%的載客率,政府及港鐵需制訂各種方案,將之降回安全水平,例如非繁忙時段優惠收費、加開針對性的巴士線等。

4. 修訂巴士每平方米站立6人的過時法例,並放寬加班及減班的嚴苛《指引》,令巴士公司更有彈性增加班次。

5. 容讓巴士公司在路面更具優先權:劃定更多巴士專線、延長現有巴士專線的生效時間、劃定更多禁止泊車的路段等。

6. 減少私家車數目,增加牌費、電子道路收費等均應盡快推行,《施政報告》提出的三條過海隧道分流方案,雖然涉及加價或面對議會阻力,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應收回「無時間再傾」的高姿態,重新認識此課題,解釋減少路面擠塞及資助巴士隧道費屬道路使用權的重新分配,當中對社會的整體效益。

7. 目前不少私家車使用者,均是因為公共交通過於擠迫或不濟,才會被迫自行駕車。運輸署應放寬非專營巴士及小巴等申辦的服務,令市場有更多選擇。

8. 取消或修訂「兩蚊」乘車優惠,這項前行政長官梁振英遺留的措施,令不少長者不必要的更多乘坐交通工具,以及「長線短搭」,令公共交通系統負荷更重,應予取消、直接改為免審查的長者生活津貼,或是修訂為按車資比例資助。

9. 彈性上班時間、彈性工作地點:香港號稱推行「智慧城市」,但上班仍然不甚智慧,要人到辦公室才能辦公。立法會議員陳健波於今年3月,便在立法會提出質詢,如能分散上班時間及推行「在家工作」(Home Office),已可大大紓解運輸系統壓力。

10. 城市及就業規劃,這個聽著好像很不可思議,但這是造成運輸系統最大壓力的根本。惟有將就業職位從南(港島、九龍)向北分散,縮短打工仔交通距離,才是本源。

唔好只係識講基建、多一條鐵路、新界西北經東大嶼人工島往港島既替代鐵路,要花幾多錢?幾多年?基建當然有其用處,但亦要符合成本效益。

至於短期即時既應變,都有好多可以諗:

1. 颱風山竹襲港後翌日,林鄭籲僱主體諒之餘,亦促不要要求不必要人員上班。政府大可以帶頭,在港鐵癱瘓時,宣告非必要政府人員可以待公共交通系統回復正常時才上班,以及容許「在家工作」,先減少數萬名公務員出行。

2. 給予路面公共交通更大的優先權:例如宣佈巴士專線全日生效、主要道路禁區全日生效、劃定特別的巴士專線(如將軍澳隧道慢線、紅磡海底隧道慢線等)

3. 重新規劃港內水路交通:九十年代屯門公路擠塞,除屯門至中環航線會加強服務外,亦間或增設渡輪往來荃灣、尖沙咀等。政府應以沿岸重建或準備應急碼頭,包括屯門、荃灣、青衣、將軍澳、觀塘及北角等,不應任由碼頭荒廢甚或不設有永久碼頭。星期二當日,經營西灣河往來觀塘及西灣河航線的珊瑚海船務公司便能在有限時間內加班,證明可行。

4. 過往港鐵接駁巴士遭批評之處,便是站站停,明明大部份乘客往九龍塘站,卻要由上水開始站站停,浪費時間及巴士資源,港鐵應重新規劃接駁巴士走線,加設接駁至最近的轉綫站的直達路線。

5. 公佈巴士應變路線資料,巴士公司收到鐵路故障的消息後,會加派巴士行走。以星期二事故為例,九巴便派出大量單層巴士作加班車,部份安排非常有創意,例如101(觀塘至堅尼地城)由樂富往中環,過往東鐵綫故障,亦曾有270A(尖沙咀至上水)在九龍塘巴士總站開出。運輸署及巴士公司應預先規劃部份緊急接駁巴士走線,採用一站至一站的直達形式,讓乘客提早知悉有此路線。筆者姑舉數例:

假設將軍澳綫故障:

  • TKO1 油塘至西灣河(接駁港島綫/東隧西灣河出口較暢通)
  • TKO2 油塘至香港站(接駁東涌綫、荃灣綫/經預料年底通車的中環灣仔繞道)

「娘炮」與「女漢子」

近來「少年娘,則國娘」的「娘炮」現象成為中國當下的熱門話題。所謂「娘炮」(俗稱「女人型」)是指男生的言行舉止都十分陰柔,與傳統男性的陽剛形象有很大落差。官方媒體新華社曾刊文批判「娘炮」現象。而最近中國主流媒體更出現「限娘令」,許多具「娘炮」形象的藝人遭到封殺。一時間,整個社會都熱烈討論男人是否應有男人的樣子,以及到底應否改變「病態文化」。其實,除了男人的「娘」之外,我們的社會同樣存在「女漢子」(中國網絡潮語,可謂TomBoy的同義詞)的狀況。如果主流社會認為男人「娘」的文化會為下一代帶來不良的影響,那女人的「漢」又如何?

如「娘炮」一樣,「TomBoy」或「女漢子」也有其明顯的性格特徵:
1. 個性硬朗:如果礦泉水瓶擰不開,會使盡力氣擰而不會求助;可以自己更換飲水機的大水樽;外出旅遊時自己扛行李。
2. 吃得豪氣:會仰著頭把袋裡的薯片倒入嘴內;即使有男生在場,也有勇氣點大份的餐,不怕別人的奇異眼光;吃蘋果通常是洗乾淨,不去皮,直接咬。
3. 說話隨意:平時或在網上聊天時,喜歡說髒話。
4. 一點小動作:在外吃飯時總是喜歡蹺二郎腿(翹腳)或抖腳。
5. 對衛生不很執著:時間太晚就會不洗臉不漱口便直接上床睡覺;如果整天呆在家中,不洗臉不洗頭。
6. 很能吃苦:夏天也願意去沒有冷氣的食肆,吃老火鍋。
7. 電玩迷:喜歡玩《魔獸爭霸》、《英雄聯盟》等網絡遊戲。
8. 稱兄道弟:與男孩打成一片,很容易跟他們成為「兄弟」。
9. 有別於傳統女孩:感慨自己是女孩子,認為這是一件麻煩的事;不喜歡女生害羞或大發嬌嗔,覺得這樣太矯情;對於女生最喜歡的化妝、自拍、買東西都不感興趣;甚少進髮型屋、美甲店或美容院等。
10. 我行我素:即便穿高跟鞋也敢追巴士、地鐵。

以上的10點,不少都是典型的男性特質,如果女孩子平日的言談生活都有以上的行為習慣,很容易便會給人「女漢子」印象了。

那麼,「女漢子」是否天生的呢?一些心理學家(參下面的第2、4點)提供的答案——並非純粹天生,亦有後天的因素:
1. 家庭期望:傳統華人的家庭,總期望家裡有個兒子「繼後香燈」,作為女兒的(特別是獨女)有時為了取悅父母,會把自己當成男孩。如果家長還要不斷在女兒面前傳遞有兒子比女兒更好的訊息,女兒就更會朝向男性方向發展。
2. 父親角色:如果在家庭裡,女兒長期生活在沒有父親的環境下,或者父親的角色弱化(父親很少陪伴女兒),那麼女孩子就會從小養成堅強獨立的性格。女兒這樣是為了幫助媽媽,凡她不會做的、不能做的事,女兒都想幫她做,久而久之,溫柔可愛的小女孩,會漸漸在環境驅使下變成「女漢子」了。
3. 朋輩影響:朋輩的影響對孩子性格的塑造也起了一定作用,很多女孩從小就習慣和男孩子一起玩,她們的性格便容易受到影響了。
4. 社會潮流:在現今開放、崇尚自我、講求個人主義的社會裡,「中性化」、「女漢子」已成為媒體的流行符號。孩子從媒體中吸收了這一類資訊,也會受其影響。
5. 競爭驅使:女性自幼便需要和男性競爭,所以從小就培養出偏向男性化的特質。「女漢子」並非就是有心理問題,只不過陽剛氣質較為突出。「女漢子」大都事業成功。

綜觀上述,可見許多「女漢子」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家庭與環境、社會壓力與潮流文化的影響,以致她們的言談舉止,都有點男孩子的影子。

其實我們的社會,一直都對男性和女性有一些根深蒂固的期望和看法,這就是性別定型(sex stereotypes)。有學者指出,說男孩子就應該怎樣,女孩子就應該怎樣,「就應該」後面的都是刻板印象,容納不了跟原來觀念不同的東西。更有社會學家呼籲大家,要用多元化的審美標準來看男女。 傳統的看法近年來備受衝擊,男生已不必然是高大威猛,女生也不一定要小鳥依人,從不同的媒體興起的藝人,便可以觀察到這種轉變。「娘炮」和「女漢子」更可以說是傳統的反彈,令男女形象互換。我們未必需要為男性和女性加上一個過份約化的形象,就像男孩子必須是陽剛,女孩子必須陰柔。男與女先天在生理心理和大腦結構上都有一些不同的特質,不過,另一方面,不少氣質卻與性別沒有必然關係,無論男女,最重要的是從認識自己的獨特性出發,並接納和擁抱自己的特質,才能好好面對生活。

參考:
1) 辛識平。〈“娘炮”之風當休矣〉。新華網,2018年9月6日。網站: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9/06/c_1123391309.htm(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0月12日)。
2) 李昂:〈「限娘令」升級NINE PERCENT重災區 蔡徐坤朱正廷改走硬漢風〉。《成報》,2018年10月11日。網站:https://www.singpao.com.hk/index.php?fi=history&id=84692(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0月12日)。
3) 〈女漢子是怎樣煉成的〉。新浪健康,2013年9月5日,網站:http://health.sina.com.cn/hc/y/m/2013-09-05/0701103166.s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0月12日)。
4) 〈女漢子是怎麼煉成的?聽聽心理專家如何分析〉。網易,2014年3月4日,網站:http://baby.163.com/14/0304/15/9MGK8AMA00364MNT.html(最後參閱日期:2018年10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