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蒲台島候鳥高峰月或不復現 港燈擬建風車場

(獨媒特約報導)蒲台島目前仍欠缺水電供應,獨媒早前報導,港燈正研究在蒲台島建風車場系統。一旦落實計劃,在蒲台島建立多台風車,恐怕在蒲台島棲息的遷徙鳥類,將「鳥倦飛而不復返」。

蒲台島是候鳥「中轉屋」,十二月是遷徙鳥遷移初期,今個月踏入高峰期,在2012年,島上記錄到的雀鳥品種超過300種,佔全港總數的六成,超過90種是在《保護遷徒野生動物物種公約》保護範圍內。城市鄉郊發展已摧毀了本土鳥類「扎根地」,若蒲台島成功興建風車,遷徙鳥類「中轉屋」似乎也會破滅了。這麼多年來,宏觀各種動物,遷徙鳥也是不被重視的一群。

風車嘈音將趕絕候鳥

蒲台島是香港觀鳥界中的朝聖地,被觀鳥界內的朋友謔稱「吉之島」,原因是島上的鳥「運桔」起來,可以連一隻麻雀也見不到。居民一向以來沒有自來水供應,更沒有連接電網。整個島上發電須依賴柴油發電機,電費貴之餘也難保有穩定電力供應。於是在十二月頭,港燈的初步計劃是沿蒲台島山脊興建風車及太陽能板,但風車扇轉動每年也殺害數千隻遷徙鳥,而發出之嘈音將會趕絕牠們來港。

兩電的離岸風場計劃,因為投資巨大加上效率低,估計在短時間內不會推行。風場計劃亦對環境構成巨大破壞,如中電於西貢對開海面的離岸風場計劃,嚴重破壞西貢的世界級地質遺產,直接影響發展世界級地質公園。港燈提議的南丫島西南面海域離岸風場,則對海洋生態構成破壞。反而港燈在蒲台島興建太陽能板及風車,無論是成本效益或是居民意願,似乎也較易為政府及公眾接受。

_DSC5035

蒲台島超過90種雀鳥品種屬於《保護遷徒野生動物物種公約》

香港觀鳥會於2012年10月,特別為蒲台島撰寫了詳盡生態報告,記錄了蒲台島的保育價值、重要品種和生境,特別是蒲台島對遷徙鳥類的重要性,並要求於島上劃設特殊科學價值地點(SSSI)及郊野公園。島上除了多個著名地質景點如棺材石、佛手巖、靈龜上山等等外,亦是香港獨有盧氏小樹蛙的天然棲息地,蒲台島的獨特地理位置及天然環境亦造就她成為遷徙鳥類的重要「中途休息及加油站」,島上記錄到的雀鳥品種超過300種,達全港總數的六成。

300種遷徙鳥類中,超過90種雀鳥品種屬於《保護遷徒野生動物物種公約》(CMS) 瀕危遷徒物種附錄二,3種雀鳥品種屬於附錄一,代表極度瀕危遷徒物種附,包括黃嘴白鷺(全球只有2600隻)[註一]、黃胸鵐(俗稱禾花雀)[註二]及烏鵰(香港唯一可聽到叫聲aquila種鵰類)。若以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達至近危有3種,牠們包括有鵪鶉、白腰杓鷸以及紫壽帶;易危有8種,包括黄嘴白鷺、烏鵰、紅腰杓鷸、大濱鷸、仙八色鶇、白喉林鶲、黃胸鵐及硫磺鵐。若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附錄二有26種,為人所熟悉的包括有鶚、白腹海鵰、蛇鵰、松雀鷹、雀鷹、紅隼、白腹隼鵰,等等…而常見鳥遊隼則屬於附錄一。

被列入《遷移物種公約》附件二的中華白海豚,在興建大嶼山機場時已被受關注,現時已有一個具規模的組織定期監察;而在2011年,政府為響應聯合國《保護野生動物遷徙物種公約》,將整年訂定為「蝙蝠年」,政府何時才會留意遷徙鳥呢?當大家趕緊到拉姆薩爾濕地的米埔影雀時,香港國境之南-蒲台島,也是另一個遷徙鳥集中地,你留意到嗎?

風車與遷徙鳥 你會點樣揀

若蒲台上的自然環境受到破壞,對每年遷徙路經此地的候鳥來說更會造成嚴重的生命威脅。不難想像,如牠們在旅程中遇上惡劣天氣被「迫降」蒲台,但因島上全被發展而再沒有任何植物或昆蟲給牠們「加油」,最終的結果也許就只有「餓死」在蒲台島上或因飛至筋疲力盡而「墮海溺斃」於海中。

走到這步,我真的不知道再生能源是否合乎成本效益?當日本福島僱用過千名無家者清理核電廠,他們只有最低工資但沒有勞工保險下工作,是誰受益?是誰受害?當美國,太陽能發電只提供了0.21%電力,而製造太陽能板過程時已經是高污染的事,要用多少年才分解?當美國46個洲共超過117個地方興建風車,提供了4.06%電力,但同時殺害了3千9百萬隻雀鳥,科技與動物保育,你會怎樣選擇?

記得文思慧師姐講過,要拆解「成本效益」的語言偽術,就要講清楚,誰付了成本?誰得了效益?蒲台島上只有20多名常住居民,港燈斥資500萬興建風車,每小時可發電70千瓦電,但無形中殺害300種遷徙鳥,這合乎成本效益嗎?可以考慮其他替代方案嗎?

註一:黃嘴白鷺,它在俄羅斯、朝鮮、南韓和中國大陸繁殖,然後向南遷徙,經過日本、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

註二:黃胸鵐,俗稱:禾花雀(英文名:Yellow-breasted Bunting,學名:Emberiza aureola)繁殖於北古北區(northern Palaearctic),範圍西至芬蘭、白俄羅斯及烏克蘭,中至哈薩克,中國及蒙古,東至俄羅斯、韓國及日本北部。秋季牠們會稍事停留在中國的長江流域一帶,待完成換毛後,便會開始前往度冬地的遷徙旅程。牠們會在亞洲南部及東南部度冬,分佈範圍相對較狹窄,包括:尼泊爾,印度東北部,孟加拉,緬甸,華南地區,柬埔寨,寮國,越南及泰國 (Byers et al. 1995)。雖然有不少非正式報告均顯示牠們在度冬地因被大量捕捉而導致數量急劇減少,但由於牠們在局部地區仍有不少數量,根據IUCN紅色名錄的標準A2acd+3cd+4acd,故其瀕危級別現時只被列為「易危」(Vulnerable)。

把店裡的點心變成拼貼作品,吳芊頤的《5100微型百貨》

002_11.jpg?itok=NnglURKS
取自名字諧音「五千一」做為展覽名,以另類普普藝術創作的藝術家吳芊頤,利用人類對圖像的高接受性,將日常物品轉換為拼貼作品,原本熟悉的物品經過重新詮釋後變成各種形狀色塊的組合,乍看有些複雜,卻又能隱約勾起腦海中似曾相識的記憶,令人相當玩味,而這麼富有童趣意味的《5100微型百貨》今天進駐到誠品 的 Eslite Cafe 咖啡店,把優閒下午茶與可愛的手工拼貼作品擺在一起簡直再適合也不過,讓一向冷靜的誠品咖啡店多了些柔軟可人的氣息!

閱讀全文


    



已被拆卸的天堂

文:周回

香港有甚麼別名?有一個名字,好耳熟能詳,卻又很陌生。

去年暑假,我因著一個短期交流計劃在歐洲待了一個月。某天課堂的主題是兩地的飲食文化。饞嘴之徒如我,自是偉論不絕,說說街頭小吃,又說說中式小菜;再談談中西合璧的奶茶蛋撻,或是有關吃的禮數習慣,滔滔不絕。說著說著,腦海忽爾彈出一個名詞:「美食天堂」。

那一秒,很震撼。我忘了,原來曾經香港有個美名,叫「美食天堂」,但你有多久沒聽過這四個字?

香港,曾經是一個因百花齊放而引人入勝之地。站立於街口,一眼橫掃整條街道,五花百門的商店隨即映入眼簾。光是茶餐廳,已有不只一間,只待你選擇。粥麵店、小炒皇、街頭小吃集中營,各有千秋而又互相輝映。「美食天堂」中的「天堂」,並不只限於那使人飄飄欲仙的美味,卻同時以濃烈的情感所建造。街坊小店吸引之處,在於其獨特性及人性味。每間小店由不同大廚主理,同一道菜,味道可以大相逕庭,全由師傅「發辦」,口味對了,就要再臨光顧,別的地方,再吃不回。不僅如此,很多小店與街坊的關係,不只是顧主與顧客,更是朋友。「早晨!今日咁早呀? 」之類的問候聲於店內此起彼落。互不知對方的身份,姓名,年齡……除了外表,大概對對方一無所知,卻又互相關心,一笑一點頭,都是默契,實是人間有情。這也是香港的縮影,洋溢著人情味,由眾多獨一無二的商店,組成獨一無二的香港,屬於每個香港人的香港。反觀如工廠般的連鎖店,面對著冷冰冰的套餐,味道一式一樣,沒有個性,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冷冰冰的面孔,也直倒人胃口。

忽爾想起「金運」。

「金運」是一茶餐廳,自我懂性以來,此小店已屹立於我家附近一屋苑商場。小時候,它仍未易名,叫「金運茶餐廳」。大約三、四年前,「金運」更名為「鴻運」,我和一眾朋友,仍堅持稱呼其為「金運」,既是改不了口,又是像喚著青梅竹馬玩伴之乳名一樣,份外親切。

對「金運」念念不忘,一方面當然因為情意結,但另一方面是因為其出品確有水準。除了每天不同款式的快餐,金運亦有不同小菜和套餐,套餐有常餐、通粉餐、麵餐等,大多叫價二、三十元,大件夾抵食。小菜一點也不小,一碟西檸雞,雞件密麻地鋪滿著圓碟,醬汁快要滿溢,香氣四散。肥大肉厚的雞件沾上了薄薄的蛋漿,炸得乾脆金黃,依附著酸甜的西檸汁,一口咬下,雞肉的鮮甜與西檸味不停交戰,咀嚼之下,透露了不經意的吉士香甜。我家有時晚上懶去煮,就索性外賣一客小菜,焯個菜心,又是滿足的一頓。午餐時間,我最愛快餐和通粉餐。快餐有飯、湯連熱飲,本售二十六元,一年多前全店加了價,快餐亦不能倖免。可是加價後仍然抵食,以豬扒腸仔飯為例,本來只有一塊豬扒,加價後,變成了兩大塊豬扒,還附送時菜,而且味道極佳。至於通粉餐,有羅宋湯火腿鮑片通粉、多士、奄列和熱飲,超值不在話下,味道更為驚豔。羅宋湯非常足料,用湯匙輕輕一挖,挖出了大量煮得稔身的椰菜,還有洋蔥,蕃茄配料,全部十分入味,與微辣湯底水乳交融,一口通粉、一口蔬菜,好不過癮。

除了我以外,「金運」也有很多知音人,每天坐無虛席,庭門若市。那麼為何生意理想仍要結業?與其說它結業,倒不如說是「被結業」。早前,地產商煞有介事地把簡陋的屋苑商場包裝一番,引入大集團商戶為其中一個策略。於是,合約期快要屆滿的「金運」,便不獲續約,被前身為甜品店的連鎖茶餐廳取而代之。街坊和金運皆無能無力,只能無奈地接受。而我可以做的,也只能再嘗通粉餐,以送別老朋友。日前經過那連鎖茶餐廳,瞥見餐牌,五彩繽紛,十分奪目。但更奪目的是,那些氣勢磅礡的數字。整張外賣單,一客平平無奇的炒粉麵,動輒近四十塊,叫我如何提起勇氣窺探小菜西檸雞的價目?

從前,當我們要到出外用餐,我們總會滿心歡喜地盤算著待會要吃什麼。魚蛋粉?海鮮餐?還是常餐?雖皆是價廉,卻足以讓我們雀躍無比。要是那陣子正值月尾,就只好選擇水洩不通的大排檔;要是那天父母心情好,說不上可以點數道小菜大快朵頤呢!可惜往事只能回味,現在,不論月頭或月尾,你也只得那數間連鎖店可以選擇。要品味獨特風味?也許遠處那偏僻街角還有吧!要方便,連鎖店吧。你付不起昂貴的價錢?抱歉,我也沒有辦法。

從前,當我們想來上一碗熱騰騰的粥,軟綿香糯與粒粒分明;足料實在與價錢相宜;濃郁鮮美與清淡爽口,只想吃一小碗過過口癮,抑或要滿溢一鍋肚滿腸肥,應有盡有,任君選擇,你的要求如何,總有一店能滿足你。但香港人,再沒有選擇的權利了。要吃粥,選擇只有領匯商場裡那連鎖粥麵店。價錢偏高,一碗皮蛋瘦肉稀粥,竟要花上人家幹活一個多小時的薪水,然而盡力翻攪,不見說好的皮蛋和瘦肉。這也不在話下,你只想吃帶嚼勁的潮州口味,抱歉,這裡沒有。那我可以到哪吃?抱歉,方圓百里,只有我們集團旗下的食店。

一向饞嘴的我,對連鎖食店總存偏見,想其總比古舊老店遜色。白底紅字,標楷體寫成的店名,字邊稍微泛黑;摺檯摺凳,手寫的招紙,簡單過膠的餐牌;最好是空調欠奉,也缺了美倫美奐的餐具,取而代之的,是那古色古香,使人如置身於八十年代的氣派,以及滿溢的人情味。於我眼中,老店就是隱世美食的代名詞。但宏觀四周,老店小店皆倒閉得七七八八。姑勿論是被拒租,還是以漫天殺價來嚇跑租戶,倒閉就是倒閉,味道是無法而嘗。

那個曾經的「美食天堂」,就是由這些各適其適的食店所築成的。可是今天街坊小店已日見式微。隨著地產霸權進一步壟斷,各式其式的小店,連二連三的倒下。

說回那課堂。我在形容香港為「美食天堂」後,那位曾在香港生活的英國女教師眉頭一皺,說了句:”Really? Are you sure?”

香港已經不再是「美食天堂」了。這個天堂已經灰飛煙滅,這是個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但就是個事實。在不久的將來,也許我們連穿梭旮旯,訪尋美食的機會也沒有。或許於這城,仍然有些奮力抗爭,試圖繼續守衛這個天堂的人,面對種種的挑戰壓迫,孤立無援,他們又能撐多久?

當如「利苑」等有名的街坊食店要倒閉,香港人總會一窩蜂地光顧,在facebook傷春悲秋一番,再用instagram拍個照,套上一片灰矇矇的濾鏡,加句感性的留言,埋怨一下什麼老店味道不復嘗。肚內的食物消化後,這群人一如以往地因着方便,跑到伸手可及的連鎖店用餐,摒棄早已吃過數十次的街坊生意。在瞻仰遺容以後,人們又回歸原位,經過殘舊不起眼的藥房,轉入藍色或紅色超市,流水作業地帶走自已慣用的洗頭水。又或是,於家附近那古老茶餐廳門前繫好鞋帶,然後仰首步入兩步以外的橙色快餐店。然後,我們的記憶中彷彿沒有了「美食天堂」這段記憶,好像陳冠中《盛世》中的情況一樣。

原文刊於此

西班牙的無冕施丹:華拿朗

對於年輕球迷來說,華拿朗是個陌生的名字。對於睇波有十年的球迷來說,華拿朗是個歷史的名字。不過,這名「西班牙施丹」尚未被歷史蓋棺定論,縱使經歷過不能磨滅的膝蓋傷患,縱使已經去到38歲高齡,但華拿朗仍未退下來,現效西乙的拉斯彭馬斯。


華拿朗今季重返家鄉球會拉斯彭馬斯,獲得過千名球迷到場歡迎。

在西乙歇冬前的一場比賽,拉斯彭馬斯作客以3:1擊敗維爾瓦,其中華拿朗有一球進賬。在下半場,華拿朗在一次爭頂中跟對手發生碰撞,倒地後不省人事,要立刻送院救治。幸好,悲劇沒有發生,華拿朗沒有大礙,在一日後出院。

這一季,38歲的華拿朗回到家鄉球會拉斯彭馬斯,包括對維爾瓦的入球,他今季已經入了3個聯賽入球。另外兩個在去年11月對米蘭迪斯的比賽中取得,他來到職業生涯的黃昏,才首次造出梅開二度。對於華拿朗來說,他早就習慣用毅力及耐性去面對命運的挑戰。

在千禧年初,外界稱華拿朗為「西班牙施丹」,讚美他的傳球及腳法可以跟球王媲美。筆者卻想為華拿朗起另一個略帶悲涼的外號,就叫他「無冕施丹」。在華拿朗的職業生涯中,他錯過了拉科魯尼亞西甲封王的時刻,也等不到西班牙王朝的來臨。儘管才華橫溢,但在他的獎盃櫃入面,含金量最高的不過是西班牙盃。

走過十多年的足球旅途,幸運女神好像從未眷顧過華拿朗,除了無冠及受傷,他還3次經歷球隊降班之痛。1998年,初露鋒芒的華拿朗效力了馬略卡一季。那一季,他助馬略卡打入西班牙盃決賽,可惜在互射12碼不敵巴塞隆拿。


華拿朗效力馬體會時的相片。

華拿朗同年離隊,轉投馬德里體育會。在他加盟前兩年,馬體會還是西甲及西班牙盃的雙料冠軍,但在華拿朗加盟後兩年,馬體會在2000年降班。這是華拿朗第一次感受降班的滋味。他沒有跟隨馬體會到乙組,而在該年夏天轉會到應屆西甲盟主拉科魯尼亞。

就在華拿朗加盟後,拉科就再沒有拿過西甲冠軍。在頭兩季,華拿朗的拉科生涯都有個好開始,在2001年奪得西班牙盃,而且在2000及2001年奪得西班牙超級盃。可惜,過了這兩年,華拿朗獎盃櫃的大門基本上再不用打開了。對於華拿朗來說,26歲才是剛進入職業生涯的高峰,但他肯定想不到,在往後的日子,他離錦標越來越遠。

雖然無冠,當年的「超級拉科」還為球迷留下深刻的印象,也為足球歷史寫下紀錄。在2004年的歐聯8強,他們首回合在聖西路以1:4不敵AC米蘭,但次回合主場以4:0反勝;其中華拿朗都有一個入球,帶領拉科摧毀了那條由尼斯達及馬甸尼指揮的防線。

那一年歐聯令人難以忘懷,除了「超級拉科」外,還有摩連奴的波圖。在4強,拉科兩回合以0:1不敵波圖,無緣決賽。拉科及華拿朗都錯過了首次歐聯封王的最好機會。回憶那段時光,華拿朗笑得燦爛,「拉科給予我機會,去將所有激情釋放出來。在我小時候,我夢想是效力一間偉大的球會,在足球中找到快樂。我在拉科做到這一切。」


2004年,拉科在歐聯反勝AC米蘭晉級。


那一場,AC米蘭的防線成為華拿朗的佈景板。

華拿朗還說過一句話:「我認為,不應該為勝利不惜一切。」此話反映了他的人生態度,他踢足球,是為了快樂,而不是勝利。他知足,享受在球場上的每個時刻。

那時候,華拿朗是世界上最頂尖的進攻中場。得益於華拿朗的妙傳,拉科射手卓斯坦及馬基爾分別在2002及2003年奪得西甲神射手。

哥迪奧拿曾表示,能夠跟華拿朗做過國家隊隊友,是他三生有幸。恩尼斯達表示,他在拉瑪西亞成長時,他是模仿華拿朗的踢法。沙治奧拉莫斯一直希望跟華拿朗交換球衣。大衛施華則視華拿朗為偶像,兩人同樣在加拿利群島的小鄉村出世。

華拿朗兩度為西班牙出戰歐國盃,一次出戰世界盃,但3次都鎩羽而歸;其中不得不說2002年的日韓世界盃,西班牙在8強莫名奇妙地被南韓踢出局。球迷那些詭異的判決,至今仍飽受爭議,也是華拿朗無法理解的。

華拿朗在千禧年初效力西班牙國家隊。

與他手術刀般的精準直線一樣,堅持公平公正比賽也是華拿朗職業生涯的標誌。他曾經試過,7年沒有在聯賽領過一面黃牌或紅牌。華拿朗之所有深受歡迎,不但因為技術,還有他的體育精神。

最近代表拉斯彭馬斯的一場比賽中,他為了躲避對手的鏟攔而跳起,並跌到禁區裡去。他立刻起身,並向對手及解釋,他絕不是插水;他甚至向對方犯規的球員道歉。

2006及2007年是華拿朗足球生涯的轉捩點,他因為3次膝蓋手術而養傷兩年。不幸的是,他頭兩次手術都失敗,在第3次手術前,他問醫生未來可否跟朋友在沙灘上踢波。因為傷患,他曾經兩次考慮退役,但他最終堅持下去,回到球場。

2010年,華拿朗與拉科續了5年長約。在35歲的時候獲得長約,可見拉科的人情味,也可見華拿朗的實力。不幸地,10/11球季,拉科降班,外界估計華拿朗會順勢退役,加入球會的管理層。他沒有這樣做,這次跟拉科一起降到乙組,帶領球隊在11/12球季勇奪西乙冠軍,重返西甲。


2011年,華拿朗第2次經歷降班。


2012年,他帶領拉科重返甲組。

可是,剛剛重返西甲,拉科又重回西乙。12/13球季,拉科再度降班,這次是華拿朗經歷的第3次降班。他說:「我本來計畫在拉科多待一段時間,但有時我們需要作出決定。我需要一些改變,需要和家人在一起,所以我只好加盟拉斯彭馬斯。這裡的人們渴望看到我回來,這激勵了我。」

季初,華拿朗狀態不好,教練在去年10月兩次都將他放在後備席上,有趣的是,華拿朗的年紀比拉斯彭馬斯教練洛比亞還要大。任你是球王,總會有狀態低沉的時期,最緊要懂得由逆境中爬起來。在心理質素這方面,華拿朗甚至比他的腳下功夫還要好,他很快就重拾狀態,對希杭一戰表現出色,送上助攻,重新確立主力位置。

今季,拉斯彭馬斯與拉科同樣在西乙,意味住華拿朗將要面對那支他效力過13年的球會。在去年8月的第一場聯賽,當時拉斯彭馬斯在主場以0:1不敵拉科。次循環的賽事將於今月中舉行,地點是拉科的主場,相信到時場面會非常感人。

在拉科球迷心目中,華拿朗是他們的英雄,到時必定會以最熱情的方式歡迎他回來。同樣地,在華拿朗心目中,拉科是他最愛的球會。

拉斯彭馬斯現排西乙上游,有機會爭取升班資格,不知華拿朗能否靠意志及毅力再創奇蹟,帶領球隊升班呢?不知我們又有沒有機會,在下季的西甲比賽,看到39歲的華拿朗馳騁綠茵場呢?

一起重溫華拿朗的超凡技術。

參考文章:Back to the future with Juan Carlos Valeron

原文刊於此

矛盾不斷的人生

文:扉覓

週一基本上是所有人的受難日,回味周末自己喜歡的日子已經過去簡直是自虐。可是越痛苦,我總會越深沉,決要把這種自我折磨昇華至工作到周末再次來臨的動力。

作為一個實習生,沒有被遺忘而且長時間有職責在身其實是一種被信任的幸運。可是當我忙到,同作為實習生的朋友特地要我下載的拼圖與龍在我上班第一天的早上後並再沒有碰過時,不禁懷疑朋友是否在轉珠公司實習。

於是對著電腦屏幕失焦成為我繁忙工作中的最佳消遣活動。回想一星期前失業的自己明明在羨慕嫉妒身邊的人都在當實習生,苦惱自己在坐冷板凳。現在好不容易過五關斬六將,終於得到一份毫不靠介紹而申請到的實習工!卻又在又再糾結在從前的休閒,時刻苦候週五,可惡。

於是我發現,每個人的一生好像都在矛盾的魔掌反覆深陷又脫離。

簡單如小時候的夢想是讀大學,到大學一年級都完結了,卻會矛盾自己以後的夢想是什麼。

對於海外留學生而言,最大的矛盾大抵是在外國時常常嚷著想要回港,回港久了又想外國。

倘若放大生活上的細節,我發現自己曾經誓神劈願不要再次被人傷害,同時要做個好人。結果還不是栽在寧願錯開太相信人,都不願錯開不相信人的志氣下,在被傷害的陰霾下矛盾地開啟自我保護程式,遺憾和愧疚自己未能公平對待每一個人。

又例如遇上問題時,身邊的人都叫你開心就好,但所謂的「follow your heart」不過就是他們暗造「食花生」的機會。待你真的我行我素,與道德倫理背道而馳時被看不順眼,你還是擺脫不了不屬於你的罪名。放眼四周,你實在百思不得其解,為何如此矛盾的行為會出現在平日對你笑笑口的人類身上。

矛盾的感覺就像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不小心扭到脖子很酸痛一樣。

最近思緒紊亂到讓我在一個晚上發了兩個惡夢,按耐不住上Google周公解夢,解說我的惡夢由生活壓力所造成。於是又在唏噓矛盾,明明我在放假,到底是哪來的壓力?(儘管笑我迷信,身邊在查周公解夢的人大有人在。)

一覺警醒,反正,這個世界就是有很多不再你掌控之內的事啊!

更甚是,上天要你人生的事無大小都浸淫在這個虛無飄渺的概念,其實在防止你腦筋衰退,逼著你思考和綢繆未來。

死火,老細一陣去見客,快啲做好份template比佢先。

共勉之。

圖片出處

【香港獨立電影節】獨立焦點: 麥馬巴夫電影家族

關於麥馬巴夫電影家族

慕森.麥馬巴夫1957年生於伊朗德黑蘭一個單親家庭,8歲起便出去工作分擔家計,15到17歲這段期間,參加了地下伊斯蘭義勇軍,激進的政治主張讓他被監禁四年多的時間。1983年從編劇轉職導演,至今製作超過20部電影,曾獲多項國際影展大獎殊榮。麥馬巴夫作品多元,在現實和超現實中帶出社會控訴。代表作包括《抵制》Boycott(1985),《繞場一週》The Cyclist (1987),《受福禮的婚事》The Marriage of the Blessed(1988),《電影萬歲》Salam Cinema (1994),《無知時刻》 A Moment of Innocence (1995)及《坎大哈》Kandahar (2001)。

1996年開始,鑑於伊朗電影教育的貧乏,麥馬巴夫暫時拋開電影事業,轉而從事教學工作,創辦「麥馬巴夫電影之家」。那裡既是學校,也是製片廠,學生研究電影理論、讀劇本、拍電影。他的家人全都是「馬克馬巴夫電影之家」的成員,第二任妻子瑪芝耶.米殊姬尼是麥馬巴夫副導,2000年完成首部長片《女人三部曲》TheDay I Became a Woman,之後一直為女兒們的電影任編劇及副導。

大女兒薩美拉17歲時便以《蘋果》The Apple (1998)入選康城影展正式競賽,創下康城影展史上最年輕的入圍導演紀錄。先後憑《黑板》The Blackboard (2000) 及《下午五點》At Five in the Afternoon (2003) 兩奪康城影展評審團大獎,被英國衛報 (The Guardian)選為當代40位最佳導演之一。

小女兒漢娜從小學開始休學,跟姐姐薩美拉(同一時間自中學休學)一起在父親的電影學校裡學習,參與家族電影製作,擔任攝影師、編劇與副導等工作。2003年拍攝紀錄片《我的導演家姐》(Joy of Madness),是紀錄姐姐薩美拉拍攝《下午五點》的姐妹作。2007年完成第一部劇情長片《立地無佛》,獲柏林影展水晶熊獎。

麥馬巴夫家族三位女將是伊朗女導演族群的中流底柱,作品皆反映現代女性在伊斯蘭世界的角色和困境。麥馬巴夫兒子美森為攝影師,為父親近作《園丁》(TheGardener) 掌鏡。

香港獨立電影節宣傳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PeYMZM7q96E

網址:www.hkindieff.hk

讓你遠離蛀牙的智慧型牙刷 Kolibree

讓你遠離蛀牙的智慧型牙刷 Kolibree

本文轉自〈世界首款智能牙刷Kolibree:讓你遠離蛀牙〉。

在物聯網爆發的年代,幾乎任何東西都是「連接的」,包括恆溫器、鎖、冰箱、刀叉等等。但昨天在 CES 上出現了世界第一款電動牙刷,準備讓大多數人刷牙的方式更科學,讓大家少蛀牙。

概念很簡單,使用者先下載 Kolibree 的行動 app,然後刷牙的時候記得藍牙連接,然後使用者每次推動牙刷的時候牙刷會記錄一系列相關的數據,然後再透過 app 查看和分析。

數據會記錄使用者如何刷牙、那個動作持續了多久、是否覆蓋到了每顆牙齒、是否覆蓋到了牙齦。app 裡面有一些內建的鼓勵遊戲,可以讓使用者刷牙的時候更有興趣,清潔的時候更徹底、更有效。

07021384-photo-kolibree

在 CES 展上展示的 Kolibree 有幾種模型,價格從 100 到 200 美元不等,而且多個家庭成員也可以用一個 app,讓家庭成員都能看見每個人的刷牙狀態對比,再分享出去,也是也有趣的事情。

koli

小結:之前在健康醫療領域大家都抱著手環、心律監測這些切入點,這家創業公司獨樹一幟做健康牙刷突然顯得很有創意。所以在家用醫療得到越來越多關注的時候,創業者不妨從更特別的一些角度出發。

「公信第一」南早 社評混淆中環軍營與碼頭

《南華早報》1月5日的社評,在評述上星期闖進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即中環軍營,Central Barracks)時,把該處誤為城規會正準備劃作「軍事用途」的解放軍碼頭。有市民寫信向《南華早報》投訴,指該報已經常編輯及校對大意,中式英語用法及文法錯誤時常出現,如今連基本事實也搞錯,要求該報公開道歉。

出錯的社評題為"No excuse for barracks protest," 當中有兩個部份將「香港人優先」成員闖入的中環軍營和仍未成為軍事用地的中環海濱解放軍碼頭混為一談。第一處指:"The barracks occupies a prime harbour-front site that authorities want rezoned from public open space to exclusive military use." (「軍營位於當局打算從公眾休憩用地改劃為軍事用地的黃金海濱地段」);文末再重複一次錯誤,指:"In the case of the Central Barracks, the Town Planning Board has for a month been holding objection hearings before it makes a decision."(「在中環軍營的個案,城規會在作決定前撥出一個月聆聽反對意見」)

I expect SCMP to publish an apology for its sloppy editing and the
publication of full details regarding the flawed arguments put forward
by the Planning Department to justify this erosion of the rights that
Hong Kong people should enjoy until 2047 under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一名市民去信《南早》總編輯王向偉,要求就社評道歉。該市民指出,解放軍駐港部隊總部所在地為前英軍總部,即威爾斯親王軍營,一直是軍事用途,並無爭議。而解放軍碼頭則為維多利亞港海傍,有市民及議員反對劃為「軍事用途」。她認為,《南華早報》的連番錯誤說明該報水平低落。報章至今仍未回信。

然而有點諷刺的是,1月3日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發佈的「香港新聞傳媒公信力調查」,《南華早報》公信力排名竟然是第一,而且還是2010年以來連續三年評分最高。

事實上,近年《南華早報》的編審多次發生爭議,屢受批評。2010年4月13日,該報頭版報導胡錦濤訪美國,誤將「Hu Jintao」的中文翻譯為「胡佳」,事後要回收報紙。2012年6月7日,有關李旺陽「被自殺」事件的報導刊登在訂戶版裡佔六分一版面,但在後來印刷零售版本裡則變成100字的簡訊,有指為總編輯王向偉刻意淡化事件。2013年7月13日,其中文網刊登了阿里巴巴集團主席馬雲的訪問,當中有一段馬雲為鄧小平鎮壓89年北京學生運動的辯護,但發佈後幾小時,該段卻被刪除;幾天後,撰寫專訪的記者劉怡在臉書上表示辭職。

《南華日報》過去有多名記者編輯先後離職,一般相信與高層壓力及自我審查有關,並有記者把矛頭指向總編輯王向偉。

Twitter 資深副總裁談千人工程師團隊的管理之道

Twitter 資深副總裁談千人工程師團隊的管理之道

fa99ff874ece5f6d9e82723896adb37a

Chris Fry 在 Twitter 任資深副總裁,曾在 Salesforce 工作七年的他兩年前加入 Twitter,如今他為上市後的 Twitter 管理一千多人的工程師團隊。現在的 Twitter 除了一如既往地提供微博服務之外,還必須接受來自華爾街的監督,Fry 的肩上的擔子也愈來愈重,他一邊要防止現有的工程師資源外流,一邊還要不停吸引更多的人才以滿足公司越來越大的需求,同時還要保證自己的部門正常運轉。

8cfaa4a5f48ea6187fabbb27fd2548af

在你加入之後,Twitter 的工程師部門發生了些什麼變化呢?

Twitter 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是從各自為營的小團隊中發展起來的,關於分散還是集中的討論一直就沒有停過。在 Salesforce 時的問題是有點過於集中,而現在又是有點過於分散。

所以,我們的目標是在保持各個獨立小隊自治性的同時,制定一個可以讓所有人協同工作的框架結構。

從結構的角度出發,我覺得這很像是建一所學校。你必須盡快地把新來的人扶持上正常軌道,因為大部分新生都對所要發生的事一無所知。我常常會把這種學習體驗帶到組織方面,從日常工作到新人培養。

和其它的科技公司相比,這種情況很常見嗎?

Twitter 之所以獨特是因為它的過去和它的擴張速度,很少公司有過這樣的經歷。保持網站的正常運轉這樣單純的工作,就已經是公​​司裡大部分人的全部職責了。我一加入,就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從個人經驗來說,如今軟體公司們的運作方式都是大同小異的。大家都採用了輕量的、更為靈活的結構,以求讓團隊有更多自主權。2000 年代早期就有很多公司從所謂的瀑布模型(設計、製作、測試)轉移到更輕量化的管理模式,大部分矽谷公司都選擇了精益模式。

這裡面的關鍵點是,當公司的團隊數量從 1 增加到 100 時,如果保持在宏觀上為各團隊設立合作框架的同時,又讓他們能夠獨立的進行大膽實驗和更新?這就是我的一部分責任— 給這些團隊自主權。

這是否意味著引入更多的經理?

領導者和經理是關鍵。有些組織認為沒有經理的存在也無礙。我認為應該重點關注如何提高經理們的效率,對於一些新公司來說,經常會有一些科技人員被提拔到領導層— 這時候就應該注重轉型期的工作以及對這些團隊的管理。

談談公司內部的人員流動性吧。如果我是從事 Web 產品工作的,那麼我可以在某時刻轉到 Android 部門嗎?

自主、深造和目標是我一直想要帶給我的下屬的三件東西。在 Twitter,目標就是建立一個連繫所有人的溝通網絡。而 Twitter University 代表的是深造:像手工匠人將自己的技能不停打磨。

自主權就是個非常有趣的東西了。你希望在隊伍和個體層面上保留自主權,就個體來說,每季員工都可以自由尋找並加入自己喜歡的團隊。在我眼裡,這就像是公司內部的一個人才交流市場。我們如今所處的矽谷就是一個更大的人才交易市場,大家都在不停地尋找工程師,他們每天都至少收到 5 封來自別家公司的電子郵件。所以,你需要在內部為員工創造一個相同的環境,讓他們尋找新的機遇。

好吧。你們的規模在兩年內像吹氣球一樣膨脹,為了留住他們,你是怎麼做的?

首先,工作是最重要的。如果工作不夠帶勁的話,那麼在一家公司上班的樂趣也就非常有限。所以要確保每個人的工作都是重要的,而且他們對自己的工作也是充滿激情的。為 Twitter 工作有加分的一點就是,你的付出滿足了社會的一個獨特需求— 人與人之間的互聯。

那麼,升職的空間呢?這也很重要吧。

我們的升職過程和 Salesforce 的非常像,我想 Google 也是這樣做的。

我們主要依賴來自同事的意見回饋,然後一支由工程師組成的隊伍會對此進行評估。這與把選擇和決定權交給經理很不一樣,這是個以同級同事為基礎而不是由管理層決定的過程。我認為這可以促成一個公平和透明的系統。

這與一些大公司的 Stack Ranking(員工分級評薦制度)很不一樣吧,比如雅虎和微軟?

是的,完全不一樣。

確實。那麼 2014 年 Twitter 有什麼打算呢?

從歷史中吸取教訓,首先需要讓 Twitter 穩定運行。之後,我們要提高服務效率。在這一切的基礎上,我們才可以進入一段產品創新時期。

你可以期待 Twitter 將創造一大批關於訊息體驗的創新,這是 Twitter 的核心所在。我們最近推出的兩個計劃,@EventParrot 是為你推送即時新聞的,而 @MagicRecs 則可以為你推薦可能感興趣的帳號。

這些基礎使得我們可以開始為你打造更好的日常使用體驗,包括為你呈現訊息的內容和時間。

很有意思。包括這兩個帳號在內的一系列事物都被你們成為「實驗」 。能告訴我是為什麼嗎?

這是打造學習型文化的一部分,要學習就必須要實驗。我們希望我們的團隊一直嘗試新想法,我們為測試新想法創造了很多條件。這是 Twitter 打造新產品的主要手段之一。

這是種新方法?

不全然是,但是我們非常關注這些實驗,希望讓它們更加可靠,並且將成功運用在新產品中。

[本文編譯自:recode.net ]

一人一狗領銜主演!讓人笑開懷的電影劇照仿拍~


Brokeback Mountain(斷背山)

大編常常在文章中寫到:「藝術家真的沒有極限」,不管是創意或是技術都是,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與超越常人的耐力、細膩的心思、精湛的技藝,每每都讓人佩服不已。但在廣大的網海中,其實也有一群深藏不漏的好手,雖然他們可能沒有超級棒的技術,但說起創意可是完全不輸給職業的藝術家與攝影師,照片陽春一點也沒關係,重點是能讓大家有所共鳴,忍不住說聲:這實在太有才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