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你真的以為學校是為了作育英才麼?」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dd Binger)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dd Binger)

 

昕藍:

 

無疑地,香港未來有假普選,學校有偽全民教育。可是,你太年輕了,難道你真的以為學校是為了作育英才麼?學校除了是春風化雨的學店,更是一所標榜能源效益的工廠。節約能源是好事,量入為出,省去不少不必要的開支,最好就是把較差的學生踢出校,順手省人力物力。

孩子都是等待填滿的瓶子,這些瓶子的生產潛力各異,在傳統名校裡,可能沒太大差異,但在所謂的地區名校裡,學生差異就像貧富懸殊一樣。本來貧富懸殊不是一個大問題,有心解決則行,可惜學校一直以政府為榜樣,由始至終都執起蒙眼之手,胡亂扯個藉口,以深層次矛盾為由,就混水摸魚過去。所以,由中一開始,瓶子都被標籤成不同類別。假若瓶子被視為可以賣出好價錢的話,它們等待被填滿的材料都會是最好的材料,好讓將來能發酵成一壺千里醇香的佳釀。相反,如果它們一早已被定為潛力低的話,六年過後,工廠必然會把它們丟掉,讓它們隨垃圾車運送到堆填區去。

 

你不能怨天怨地,否則只會引起流言蜚語的攻擊。這是一潭死水,而死水之中又站著許多聰明人。他們認為沒有機會、資源是不要緊的,只要你向上爬,最終就會有成果;只要你發憤圖強,一定能考上大學,向著光明前途進發。這些聰明人有仁有義,站在道德高地,我隱約還能看見他們的頭上的光圈,真教我佩服。人的聰明往往誤了理性判斷,羊群都是善忘的,牠們也就忘了自己本來就是有優勢的一群,享用最多的資源,等待化成一壺好酒。我想起了窮富翁大作戰第一集的實驗:A、B二人玩大富翁遊戲,A享有更多特權,如原有的資產比b多一倍、能禁止b停玩一次。最後,A勝出遊戲,但A卻認為他的成功是單憑自己的遊戲策略,而非特權。

中一入學前,不少學校根據attainment test成績,把學生分為精英和非精英班。曾幾何時,我也認為不努力,入到非精英班當然是無可厚非的下場,只要力爭上游,就一定能進入精英班。但後來,我發現問題核心根本不在於努力和不努力,而是老師態度有問題。一位非精英班的同學跟我說,非精英班的學習風氣很差,沒有人有心機讀書,對於大學,這不過是一個夢,太遠了。那些老師從中一開始已經放棄了他們,授課不認真,依書直說,把課文讀完了一篇又一篇就下課了,更什者說些很難聽的話,將他們貶到地底泥。老師放棄你,父母放棄你,不明白的人會說,自己不能放棄自己。但事實上,每個人都有天真的時候,要放棄自己,只是彈指間的事。

 

有些人,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一步登天,也有些人,努力了也是徒勞的繼續拼下去,奢望有天能抬起頭做人。在現實洪流的衝擊下,一向沒有勝利的希望。

聰明人總是說,只要你爭取,再不可能的事也能做到。嗯,香港人轉profile picture,穿黑衣,又遊行集會,他們又得到過什麼?爭取是一回事,結果又是另一回事。精英班可以參加中大的活動,其他班就不行。這些機會不是屬於你的,任憑你力盡艱辛去爭取,你只能像遊行的佈景板,為一些無成果的東西而努力。搏盡無悔麼?贏不了人,你就沒有說無悔的權利。

精英班是贏在起跑線的孩子,他們將會化作燃燒的火焰,成為社會上的棟樑。可惜,社會棟樑一直想方法抹煞自己一直得到的優勢,吹噓自己自食其力,勸勉其他輸在起跑線的孩子要積極樂觀,繼續努力向上游。我和你都不是聰明人,自然無法做到這一點。

 

朋友,我們還是樂觀點吧!在通識課中,我們也學過學校有社教化的功能,學校的職責就是要裝備我們投身社會,了解社會的規限與要求。作為瓶子,我們要踵常途之促促,各安其分,向聰明人學習吧!我們要將「係咁架啦,好出奇呀」掛在口邊,日日講,把同一個謊言說夠一百次,它就會變成事實。當一個聰明人,日子會快樂得多,更加不必被人說是道非。

 

安康!

 

杏梅

 

MOCVD 需求復甦? 美設備大廠 Veeco 股價創兩年新高

MOCVD 需求復甦? 美設備大廠 Veeco 股價創兩年新高

veeco-logo全球市占超過六成的 MOCVD 設備大廠 Veeco,在 LED 照明市場以及手機背光需求火熱下,投資人看好 Veeco 未來三年內的成長性。週二美股收在 43.07 美元,創兩年來新高,外資給予買進評等,目標價 53 美元。
中國於 2009 年展開 MOCVD 補貼政策,造成 2011 年全球年增千台 MOCVD,急速擴產結果導致 2011 年後設備市場陷入低迷。2014 年似乎曙光乍現,LED 照明價格下降加速 LED 採用普及,以及手機出貨量大增刺激 LED 產業動能,近期業界消息表示,目前 Veeco 中國客戶 LED 產能利用率高達九成,是自 2011 年後 LED 市場供需首次達…

為什麼 Tesla 特斯拉千兆電池工廠可能改變世界?

為什麼 Tesla 特斯拉千兆電池工廠可能改變世界?

teslaGigafactory(千兆工廠)將支撐特斯拉(Tesla)第三代車型的電池供應重任,因此該工廠也就成為了 Musk 實現改變汽車行業夢想的關鍵因素。Navigant Research 的分析師 Sam Jaffe 近日向 Fortune 談及了對 Gigafactory 的看法,他從建廠地點、合作伙伴及巧妙的產能設定等方面為我們描繪一張更清晰的圖景。
建廠地點
特斯拉上個月介紹 Gigafactory 時並未明確建廠地點,當時 Musk 表示,Gigafactory 將會建在一個陽光和風力資源充足的地方,聯想到 Tesla 的組裝廠在加州,符合這個條件的,且離加州較近的地方會是新墨西哥州、內…

妞快報:林宥嘉這棋結束換這個琪?傳與第三者丁文琪相戀

林宥嘉去年在金曲獎牽著鄧紫棋走紅毯,被民眾大讚「真男人」,如今這些已成往事。林宥嘉親自證實已和鄧紫棋分手後,香港媒體又爆料,林宥嘉才分手後沒多久就戀上了丁文琪,讓外界聯想丁文琪會不會是介入林與鄧之間的小三。
Source: 金曲歌王萧敬腾喊“我很爽” 大赢家林忆莲缺席 – Enter-E
 
 

Source: 唱「歌手」身價漲! 鄧紫棋談林宥嘉:優秀 – TVBS 新聞
鄧紫棋在歌唱比賽節目《我是歌手2》唱情傷歌曲《龍捲風》後,外界就在揣測鄧…

網民需要的,是一個陪伴他/她風花雪月的「人」

HKU DRY CLUB

 

最近 Dry Club 變天, admin 們因價值觀有衝突而「一分為二」,玉蝴蝶的《美味花生,遍佈Dry Club》有很詳細的回顧,講述 DC 由崛起到分裂的歷程,在此不再重覆。這次想探討的,是 HKU Dry Club 成功在大專一堆 Secrets 專頁中突團而出的原因。

首先,同大家一齊睇睇 HKU Dry Club 的三項主要「業務」。

 

一、互動UGC (User-generated content)

Web 2.0係當今互聯網好火熱的名詞,亦係各secrets專頁咁令人不能自拔的一大原因。

「2.0」強調的係雙向互動,由用戶主動提供內容,網站就負責提供平台,不定時將用戶的內容上載。與其他Secrets專頁一樣,HKU Dry Club係一個匿名運作的UGC平台。各路英雄不需公開姓名(他們會自稱 dryers ),只需「利申」status (感情狀態,一般有 Available/Occupied/Complicated/Gay/etc),透過呢個「私隱度高」的平台,將東方人不太敢說的明暗「情事」,甚至「情史」公開,與網民一起聽他或她的「濕濕的夢」,或齊心一致地唱衰前任、情敵(一般來說這類帖更為人津津樂道)。基於香港人最鍾意食花生同睇人「hihi」,帖的內容又來自生活上的情感大小事,往往會令追帖的網民忍俊不禁地去tag(標籤)朋友一齊食花生,甚或一嘗做「起底組」的滋味。

然而,真正令 HKU Dry Club 在一片「抄橋」的爭議聲音中仍能突圍(正如神魔的開發商 MadHead 會話「新嘅 idea(意念)通常基於舊有 idea 而出嚟」),靠的係他們獨特的互動元素。在各類帖子中,dryers 會不定時見到唔同的admin身份(按照 HKU Dry Club admin #1的說法,「所有人都只係角色」)回應和評論。HKU Dry Club 一直好強調一眾 dryers 才是重點,因此 admin 們從來都刻意不向大眾透露真身。不透露真身有個好處,就是避免了網上身份與現實身份的「交接」從而引起的矛盾,也免除了任何「被起底」的機會(曲線自爆的不計)。由於admin身份是一個個的代號,沒有了現實身份的包伏,評論也就可「不能同意更多」地一針見血,將網民心中所想的說出來(因此 admins 回應的 Like 數有時甚至會比帖子本身的多)。有時幾位admin更會互串,吸引途人圍觀。

直到今日,HKU Dry Club 上的”Love story”已超過2800篇,當中更有些是「非港大」的帖,可見 HKU Dry Club 已在不少人心目中成為了一個可信任的發聲平台。一眾 admin 的努力,也令他們成功將 Dry Club 的形象確立,在大學繁重的工作中能開一扇窗門訴心事。

 

二、「原創」生活化內容

由於「互動UGC」的成功,HKU Dry Club 的幾位admin之形象也開始確立,會開始寫寫自己的心情,分享網上看到的改圖,或者吐吐「上八半堂」、「金雞又要排長龍」的苦水。由於一眾大學生們已成機不離手的「低頭族」,上述帖子亦好快傳到大家手上的Facebook App,體會到admin原來一啲都唔離地,仲好可能係企我隔離果位,故必須「同病相憐」地「一Like以告天下」。

要說 HKU Dry Club 是否原創也很難說清,因為互聯網本來就充滿了各種概念相近的二次創作內容。而在大專學界,比 HKU Dry Club 更早揚名立萬的「CUSIS 老母」、「中大防止自責委員會」等其他專頁也是以生活化的大小事起家,由 admin 帶大家在現實中也能幽默一下。及後港大的一些部門也開始有 admin 走出來,如與學生有非常多互動的港大通識教育部 HKU General Education Unit(他們在去年的 ChangeMaking ConFest也有與 HKU Dry club 合作,為活動作前期宣傳)。

以生活化與網民互動的例子,在世界各地也不少。例如今年一月,就有一單新聞講南韓時興「晚餐直播」(mokbang),一名女子朴西英在網上直播自己大快朵頤,結果月入港幣八萬。當時就有社會學家指出,這是網民為了在網上「找到另類的社群歸屬感」。

 

三、從隱身到「不現真身」地搞活動

及至最近半年,HKU Dry Club 開始大展拳腳,將影響力從 Facebook 帶到校園,包括賣自家製作的 hoodie (因而引發原創設計的爭議),也開始大搞不同活動畀一眾 dryers 在網上世界以外識新朋友,促進大學生在現實社會的交流。不過這一點也是 HKU Dry Club 開始為人詬病的一大原因,不少人稱 DC 開始變質,亦有人強烈呼籲罷睇。不過事實係仍有超過 20000 人給了 HKU Dry Club 一「Like」,繼續「訂閱」這個專頁的內容。

 

HKU Dry Club 會被取代嗎?

這星期初出現了 Dry Club 分裂,admin 各行各路的大新聞,其消息可謂「震撼大專學界」(這裡指的「學界」大概是指大專界的感情領域)。亦有人推測 HKU Dry Club 將會因而沒落。敝人不懂占卦問卜,互聯網的變化速度有時也快得難以追隨。不過看分裂事件後兩個專頁上的支持者的聲音,他們對一眾 admin 的支持大概未受太大的影響(不過分派別是一定的了)。觀乎 dryers 的「打氣」訊息,他們都大致認同 Dry Club 上「dryers 才是重點」,只要 Dry Club 做好第一點所提及的「互動 UGC」就可。

的確,現時元祖 HKU Dry Club 擁有的「人氣」是各大專 Secrets 專頁中最多,要它在短期內被取代是不太可能,但由於「分裂」事件披露了 admin 們的爭執,使他們的「和諧」、「歡樂」光環消失,不再是那個能陪一眾網民風花雪月的「人」,唔多唔少令呢碗多甜少現實的「花生」價值下跌,且看兩派 DC 人馬在往後會如何走下去了。

 

假免費,真收錢?歐盟調查免費 App

假免費,真收錢?歐盟調查免費 App

free-apps「免費的最貴」,這句話也適用於越來越氾濫的免費行動應用程式和遊戲上。許多行動應用程式和遊戲雖然表面上免費,但裡頭的諸多功能卻都必須另外購買才能使用。這些「假免費,真收錢」的程式已引起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的注意,近期將約談 Apple 和 Google 進行調查。

免費,只是隱藏了「真實花費」
不論是近期風靡台灣的《神魔之塔》,還是前一陣子讓人們玩到廢寢忘食的《Candy Crush Saga》,這些遊戲雖然都號稱免費遊玩,但遊戲中的道具和體力值等都只有一定的免費額度,如果用完就得要付費購買。這讓許多遊戲中毒的玩家只得掏出錢來以繼續進行遊戲,最後越陷越深,收到帳…

翰姆林魔笛手:跑得慢的人,不見得是輸家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最近大師比較重鹹,寫了一堆陰謀論議題,但我覺得對尚未準備好的朋友,或是對國際議題沒扎好基礎的讀者而言,不見得能夠接受,大師認為還是回來寫一些較柔性的議題好了。在瀏覽一下近期來所作的剪報檔後,發現這則阿潔介紹的新聞十分值得玩味。這張剪報之前分享過,深感內容藏有豐富人生哲理。

21世紀的資本主義社會,將人們深鎖在一個凡事要比快的競賽中,每個人都在為跑而跑,為快而快,問他們為何要跑,答案常常是不知道。很少人願意停下腳步來,欣賞沿路的風景;深怕一旦止步,就會永劫不復。但就算凡事跑第一,衝過終點線後,等待你的,又或許是另一種災難。

我很喜歡一個童話故事,名稱叫做『翰姆林魔笛手』(Pied Piper of Hamelin)。這是源自德國的童話,故事結局有很多種版本,但我比較喜歡我筆述的這則:

在遙遠的翰姆林王國中,某天城內受鼠患之害,國王很是擔心,於是派人赴城外找尋一位魔笛手。這位魔笛手真是厲害,只要稍加一吹他的魔笛,王國內的鼠群,就會著迷似的,跟著魔笛手的美妙音符四處遊行。

走著、走著,這些鼠群,最終被引導至城外的小河畔旁;隨著笛聲,一群群老鼠,就魚貫的躍入河中。王國內從此再也沒有鼠患了。

但貪心的國王,卻沒有依照當初所答應的條件,支付魔笛手應有的酬勞。魔笛手在一氣之下,發誓要翰姆林王國付出代價。

就在一晚,魔笛手依然吹奏著美麗的音符,但這次,不是老鼠們著迷,而是翰姆林內的孩童們興奮。這些調皮的小孩子,聽到美妙的笛聲,彷彿著了迷般,各個手舞足蹈,雀躍的追隨魔笛手出城門,慢慢的來到一個洞口外。

但此時,有兩位小朋友落了單;一個是瘸子、另一個則是聾子,兩個小朋友因為某種殘障,所以遲遲無法跟上隊伍,遠遠地被甩在陣容外。但隨著時光流逝,兩位還是龜速的趕上隊伍。

怎知原本浩浩蕩蕩的隊伍,最後只剩下幾個小朋友還在洞口外,其餘的人,都被魔笛手的迷幻樂曲,給蠱惑至一個大山洞內。

躲在草叢旁的兩位小朋友見狀,深覺大事不妙,於是趕緊往後跑;回城後,火速告知國王失蹤孩童的下落,國王終於發現自己一時的貪心,釀成大禍;於是親自赴洞口旁找魔笛手。支付他一筆不斐的酬勞,於是孩童們再度回到國王的懷抱中。

但另一個版本則較為黑暗,在這個版本內,魔笛手如法泡製的將小朋友們,引導至淹死鼠群的河畔旁,深陷在迷幻狀的小朋友們,也跟著一一跳進河中,翰姆林王國,從此再也沒有小孩子天真般的笑聲了。當然,在這個版本內,也不會有瘸子與聾子小孩,在後面解救步伐迅速的夢中人。

當然,我還是比較喜歡第一個版本,至少是個完美的結局。但我們的社會,如果不適時的慢活一下,很有可能會走向第二個版本。

不知各位如何解釋那魔笛手的笛音?也許他所吹出的音符,就是社會所鼓舞你的成功假象。對有些人是金錢、另一些人則是名氣、甚至是色慾。但不管如何,這都是一時蠱惑你不成熟心智的把戲。跟著笛聲走,會慢慢走入為你掘好的墳墓中。

Photo Credit: Latuff2 CC BY ND 3.0

如果各位目前卡在職場、學涯、家庭等無謂競爭中的後段班,也許翰姆林魔笛手的故事,能讓你更豁達些。在如此本末倒置的物質價值中,跑得慢的人,不見得是輸家。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王大師論壇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兩百多條人命 中共的小case

每年三月初北京召開政協與人大的全國大會,提出新一年的施政方針。雖然這是鸚鵡學舌與橡皮圖章的大會,但還是會釋出若干訊息,所以仍是外界關注的焦點。

兩會前夕,昆明發生傷亡一百多人的血案,官方判定是維吾爾人的「分裂主義」行為。由於政府工作報告早已印好,無法修改,因此總理李克強只能臨時脫稿表示強烈譴責與沉痛哀悼。

但是新疆衛生廳塔塔爾族的副廳長伊爾扎提.扎達在政協小組發言中說,民族政策不應該是「一群羊是一條鞭,一隻羊也是一條鞭」,而應區別對待。把少數民族比作是共產黨皮鞭底下的一群羊,是菁英失言,還是內心的不滿?

大會期間,馬航一架客機離奇失蹤,因為有兩百多條人命,不但家屬大慟,許多國家也很關心,除了東南亞國家,連美國也介入追尋事件真相。由於飛行目的地是北京,大半乘客是中國人,中國理應最關心,但因為「兩會」是頭等大事,兩百多條人命只是小case,所以中國表現「冷靜」,不但沒有好好協助家屬,還對全國做出如下部署:

當天中央台「兩會」直播嘉賓、清華大學專職研究員周慶安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展現外交能力的機會」。利用兩百多條人命作外交秀,令人髮指!中宣部更發出通知要求:一,各媒體依據中國民航和新華社通稿報導,不得引用其他來源稿件;二,對事件不分析、不評論、不猜測;三,不擅自採訪乘客家屬,不挑動不滿情緒;四,網管部門及時刪除攻擊性資訊和網上謠言;五,各媒體繼續加大兩會宣傳報導力度。

皮鞭與欺騙還不能全部控制人腦,因此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共軍總後勤部政委劉源上將受訪時承認,中國正在進行「腦控」的研究,「腦控是我們的機密項目,更多情況無可奉告」。該報導出來不久即被全面封刪。

「兩會」期間,以前是黃沙蔽日,現在是陰霾鎖城,中國大部分地區的老百姓都被納入「毒氣室」,能否導致「腦殘」不得而知。所幸老天有眼,開幕的那兩天北京出現藍天,民間的解讀是:全國能說的、能吹的全到北京來了,陰霾能不吹走嗎?

對環保問題,中共常常顯得有氣無力,但對人腦的控制,排名可能僅次於北韓而居於全球第二位,可是還是漏洞百出,尤其出現電腦網路以後。因此中共也企圖利用高科技控制人腦,不但精神上控制,還要肉體上控制,才能維持中共的「長治久安」。

把人類馴化成為「會說話的機器」,一向是中共的長項,別認為這種反人性的研究不會成功,假如自由世界繼續姑息的話。馬總統居然要與這樣的國家統一,是否早被中共「腦控」了?

(圖為編輯所加,取自蘋果日報)

一個黑暗的時代

這是一個黑暗的時代,因為,法律很可能再不足以限制政府了。

香港政府為打壓異己可以去到幾盡? 從這件事你可以看到。HKTV 主席王維基昨日在記者會透露收到從政府有關方面發出的律師函,指由於他們即將採用於廣播的 DTMB 製式,將不可能避免讓超過 5,000 戶家庭用戶收看,故需要受《廣播條例》所監管;代表了,沒有免費電視廣播牌照的 HKTV,將不能夠進行任何廣播。
但根據通訊辦所提供的文件顯示,而無須受《廣播條例》(第 562 章)規管,政府方面亦表示不建議修訂《廣播條例》,規定營辦商就本地廣播類或串流類流動電視服務申領牌照。換言之政府今次自打咀巴, 甚至公然凌駕法律行事, 憑自己的意願任意莽為, 對香港引以為傲的法治, 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威脅。

相信大家明白人治和法治的差別。人治是統治者用法律來管治, 法治是根據法律來管治,法律高於所有人。 在法治社會下,政府受到法律所制約,不能自把自為。因此可避免暴政, 人的權利可受到一定保障。相反,在人治的社會,任何事皆以統治者來作決定。統治者權力不受制衡,便可完全因自己喜好做事,甚至踐踏人權。你看內地人治下,維權人士被無理監禁、傳喚、抄家、毆打甚至失蹤。你想香港變成這樣恐怖嗎?

如果我們不正視此問題, 政府便很可能由當日黑箱作業, 到今日"亂搬龍門" ,選擇性行使權力,慢慢演變成無視法律,一步一步將香港推向和內地一樣的人治社會。 李嘉誠曾經表示,政府的權力要在法治的基礎上公平公正地落實執行政策,香港不能「人治」。「原則」和「法治」,兩者皆來之不易,但如果管治失當,也可以一夜之間蕩然無存。恐怕真的一語成讖。

老實說, 我最擔心的不是香港電視不能開台,我最擔心的是香港政府無視法治、橫行霸道、剷除異己, 後者才是最禍害深遠,我們應該加倍注意。

與大陸接軌 香港會否引入ICP 牌照制度?

200743012011376

 

在大陸建立網站,會有一定法規,其中一個法規是需要申請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er) 互聯網內容供應商牌照,由信息產業部發放,申請這牌照是作為備案之用,倘若沒有這牌照,便不能在大陸境內提供互聯網服務。

今日香港電視收到通訊辦的律師信,指該公司在本港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的觀眾接收到其流動電視服務,香港流動電視網絡因而需要根據《廣播條例》的規定,領有本地免費電視服務牌照或本地收費電視服務牌照。由於香港電視日後所用的制式必然是會超過50000個用家時,那意味著香港電視除了要申請移動牌照外,還要多個免費或者收費電視,否則便不能推出服務。

 

現時本港4G以及3G服務極為流行,在地鐵或者乘搭巴士甚至在街上,都會見到市民手持流動電話觀看互聯網內容,除了是一些靜態內容外,還會有一些視頻以及一些實時的流通電頻資訊,若果以全香港計,這些提供互聯網內容多媒體用戶,必定會超過5000用家,甚至近期一款大陸極流行的小米盒子,在香港都頗為受歡迎,當中內容都是在本港提供時,其購買這個產品的,必然是會多過5000用戶,而這些用家的技術是流動通訊應用,所以根據現時通訊辦對香港電視的做法,都必要申請牌照,否則便會違反了本地通訊條例。

 

所以避免有爭拗,本港如無意外,便可以與大陸接軌,凡是在本港提供互聯網資訊的內容供應商,都要申請ICP牌照,否則便不可以提供任何互聯網服務予市民。

這樣照牌是最效地規管現時網上充斥的內容資訊,這樣才是如梁先生的融合。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絕對會有這個情形出現。

因為這是現在的香港。凡是有違香港原有核心價值的事物,都可以出現。

沒有誠信的領導,出現。
說真話的被炒的,出現。
電視行業大退倒,出現。
失去了公平競爭,出現。
言論卻可被消音,出現。

所以現在的香港,不是沒有可能。

 

輔仁網,你準備申請未?(答:商業機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