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每個反佔中的人背後,心中都有一道絕望的叫囂。

每個反佔中的人背後,心中都有一道絕望的叫囂。

絕望反映

父母在星期六食左建制派一次他們稱為水準垃圾一樣的蛇宴,但是他們卻可以放下了中間派的立場,為反佔中背書,說佔中收了錢,佔中者抵打等。
我沒有心情反駁,也沒有心機理。
只是講,我也許高估了社區人士是非判斷的質素,又是他們對現況社會不公的一種絕望反映。

世界仔

有好幾次,親眼在不同的便利店,有一些「師奶」去找便利店的後生朋友,去問他們對佔中現況的看法。
看他們20多歲,他們都已經開始講,佔中,影響生計,雙學不知所謂,佔中者是暴民,是時候要教訓,然後「師奶」就話好中肯是好青年。
最深刻的是,其中有一位青年,正正是站在928的最前線,但是,他面對「師奶」們,感受的是一種社區二元分立,不要得罪老細,都要靠邊的氣氛,佔領的民意戰中,青年人面對如此情況,怕被孤立也好,不想得失也好,已經累得不想企硬也好,都有一種想成為世界仔的期望,青年在社區中,都希望被社區的人所認同,而甚至這就是他們的生計,生活,每天要面對的東西。而最令人深省的是,由佔領開始,政府的強硬態度,加上無法改變現狀的絕望感及壓力的產生,令他們重回社區的,面對建制的「民意操作」(指的不再是簽名的硬操作),他們不是改變成為「中肯講句」世界仔,中間派,也可能會改變成傾向反佔領的人了。
然而,他們卻從沒有時間空間消化,問題的核心,是政治經濟的結構,不論議會民主制制度高度完善,資本主義固有經濟不民主及分配不公義,是他們絕望狀態的根本之源,但是,要求大家都做如此分析,十分奢侈。

生活方式

也許昔時你會覺得,民眾的素質很低,難以改變,如果他們更關注時事,他們會改變,改變得更加批判,然而,現在,致使是中間派的朋友,他們卻甚為喜歡看新聞,新聞好像比電影更好看。
但一般打工仔的生活方式,就是做8-12個小時的工作,然後可能消化壟斷傳媒給出的單一信息,也許他們是會不滿於社會的不公,政府的無能,但是巨大的政府機器看似不可憾動,而威權的狀態使人更傾向於對改變現狀的無力,如此情況就如東德50年代的617事件,此種生活的氣氛很壓抑,但是建制所建立的社區氣氛是如此不同於資本主義的人際疏離,這建制造就的種種問題,恰恰就可被被建制所利用。

他們的本土

建制派有他們的本土主義,當然他們的網媒就不必說,但是,他們的本土,是奠基於他們重建早已失去的社區情感。隨著社區的鄰舍關係瓦解,民眾在經濟週期,職場壓力,乃至於民生事務上上的失望。上二輩的他們,更想念6-70年代早已失去的社會溫情。鄰舍關係,借鼓油米糖,樸實(政治上不談更多就可),街坊給予他們社區的「地位」,「面子」,識到傾到計的朋友,那久違的街坊同舟共濟關懷,社區小事務中的參與感,好人好事,在影響力卻政治中立者的正能量,改過自新及楷模者政見免疫,在建制內可以向上流動的「希望」。你可以以「一切都是利益」來看件事,但是,利益基礎,金權政治之上,總可以做金錢買不到的事。

好青年

由06年開始,中聯辦就開始提出方針,要將建制青年組織及婦女會,街坊組織慈善機構化的傾向。就他們一個中型青少年組織來說,它的內容可以與大型的NGO青年中心爭一日之長短 : 最新的電子遊戲,名校生,教會團契及詩歌班,議政及參與政策研究的小組,參與官方及高級晚會或聚會的機會,加入任何政府青少年議會討論會的優先機會,與官員及知名人士接觸及合作的機會,大型活動的籌劃機會,獎學金,在建制機構向上流動的機會,社交及人際網絡,友情,師長的鼓勵,認同感,好學生的光環。

這也已經超越了物質的層面,他們致使通常的,不完全的認同國族的生硬論述,但是他們已經消化了青少年很多的需要,在這些「很多的需要」之上,再慢慢的令他們感覺上認同團體的理念。

佔領區

在一個電影台的新聞特輯,說到佔領區中,有人的心理狀態好像經驗過災難事件的人,甚至有人認為他們的心理情況好似是患有創傷後應激壓力症後群(PTSD)的人一樣。有朋友認為此節目的觀點非常和階,中立性成疑,我若干同意角度取向先入為主。然而,我也只好用我的專業角度解釋這一切一切。孤立作戰的佔領者,他們心理上是不斷經驗絕望及希望的交替。試想一想,晚上大台團體感,團結感的氣氛過後,早上又要面對政治彊局,職場的壓抑,家人的否定,朋友對運動的轉變。一個普通人長期面對如此大的起伏,及壓抑,很難不說他的心裡狀態不受打擊。而更大的問題是,很多人都是孤身作戰,而少有一種在佔領社區內建立互助關係的動力。而走在一起的,除了理念,你認識旁邊的村民嗎 ? 還是只是把你原生社區的鄰居的疏離,攜帶入一個新的社區 ?

大家明,泛民及他們的社區動員,在策略上仍然是很GREEN,很不濟,到不了對現況感絕望的基層。
而如果大家都以為建制只是用利誘,就可以出動「師奶」,或是令中間民意建制化,那觀點上實在是太過單一,而且不理解,群眾本是非常受傳媒,及以口耳相傳的巨大力量把持,他們的生活模式,就已經可以被建制利用,成為最有力量的威權民祽的武器。
我們要面對的戰場,不只是街頭,街站,入屋洗樓的戰爭,而是生活上,我們如何與人解釋,世界觀,觀點看法,日常閒談的戰爭。
這要使他們改變世界觀的戰爭,事實上是無比漫長。

他們也吃炸薯條(特色飲食的消失之一)

今天的遊客往往把吃看得很重要,覺得食物是認識一個地方一種文化的最佳中介,也是異域最令人愉悅最容易親近的入口。所以我們無論到了那裏,都會想嘗嘗當地風味,冒上最低程度的風險去換取一個或許十分美好的體驗與衝擊。

說到衝擊,一個經驗豐富的遊客,可能會意外地發現,他旅行生涯中最大的衝擊還不是某個地方的人生吃螞蟻,某個地方的人油炸蝙蝠;而是世界上竟然有一些文化會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我所謂的「特色飲食」,指的是一套稍為講究的烹調程序與風格;一種從該種文化長年來的生活方式、所在的地理環境,以及周遭物產之中孕育出來,幾近獨門的Cuisine。

這怎麼可能?任何文化任何國家都該有自己飲食上的獨特之處,不是嗎?印尼有印尼菜,斯里蘭卡有斯里蘭卡菜,加勒比海諸島也有他們混雜出來的特殊風味;有的地方像印度和中國,甚至一國之內都包藏了千千萬萬的變化。這個世上不會有一個地方沒有自己的特色飲食,對不對?我原來也是這麼以為。直到我在北美洲碰到一些原住民,才曉得世界之大,歷史之殘酷奇詭,要遠遠逾過我們的想像範圍。

「歐及布威族」(Ojibwe,也有人譯做『齊佩瓦族』)和「蘇族」(Sioux)都是北美原住民中的大族,歷史悠久,盛時曾經遍佈密西西比河沿岸及五大湖區周邊,當年他們的人口密度甚至超越工業革命前的歐洲大陸。這片土地如此豐饒,他們在此生活的日子又如此長遠,但今天他們就是拿不出可以讓遊客滿意的「特色飲食」(至少以我所知)。就算在他們保留區內的文化觀光中心,食堂端出來的東西也還是那些美國和加拿大滿街都是的快餐類食品。你以為這只是對付遊客用的,他們平常家裏頭會吃些不一樣的玩意嗎?不,聽他們說,這就是他們的日常飲食,和一般美加百姓沒甚麼不同。

後來我讀到一個歐及布威族作家的回憶,說他小時候族人吃的食物確實和現在不一樣,那時候他們幾乎甚麼材料都拿去煎炸,例如炸麵包和炸豬肉。難道油炸就是歐及布威人的飲食傳統?不太可能,因為金屬油鍋及煎鑊是在他們接觸白人之後才有的新物事。在此之前,歐及布威人不會只吃煎炸食品。更何況這些煎炸食物一點也不特別,在北美殖民史上,它一度是所有人的主要烹調方式,從白人主子到非洲黑奴,莫不以煎鑊及油鍋為廚房中心。直到今天,油炸類食物也還被某些人認為是北美黑人的「傳統」。

出於好奇,我回想自己的旅行經驗,同時開始查閱資料,遂瞭解到這種沒有特色飲食的現象,並不只限於幾個北美原住民部落,它其實還是個相當普遍的情形。不分東西南北,全球各地但凡有過被帝國殖民,或者一度隔絕卻又終於被「外界發現」的部落社會(尤其是沒有自行發展出文字的社會),都有可能會出現這類特色飲食匱乏的現況。

原文刊在飲食男女

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大有利用價值

中國人民銀行上周五突然宣布減息,市場的即時反應就當作好消息炒作,歐美外圍股市全面報升,本周一亞太區股市亦步亦趨,同樣全線造好,港股更裂口上升400多點,重返23800點水平之上。

印鈔救市 難及中國

其實,這是中國官僚國家資本主義山窮水盡、面對經濟向下滑行、地方債務危機惡化和地產泡沫隨時爆破無計可施下的最後一根救命草,就經濟而言,絕對是壞消息。

金融海嘯以後,全球量化寬鬆,股市作為資產市場,已非經濟的寒暑表,反而水漲船高,純粹是貨幣暴增的現象。中國突然減息,明顯是針對日本、歐洲相繼擴大量化寬鬆的反應,可說是國際貨幣戰爭的延續;特別是亞太經貿會議後急不及待推出的「滬港通」效果令人大失所望,原先計劃南水北調的「滬股通」引入外資以打救內地股市、從而創造財富效應刺激投資和消費以持續經濟增長的如意算盤打不響,不得不再下重藥,突然宣布不對稱調低貸存基準利率,挽救瀕臨停滯的中國經濟。

不管凱恩斯學派抑或貨幣主義者,資本主義國家挽救經濟危機,不外增加投資和貨幣供應二途。2008年爆發金融海嘯,全球各大主要經濟國家無不大印鈔票救市,但以投資規模和增加貨幣供應量計,誰也不及中國。

胡溫政權固然投擲4萬億人民幣大搞基建,鼓勵企業借貸投資,結果出現產能過剩、經濟結構失衡和貪污腐敗,後遺症至今未除;中國的貨幣供應更超英趕美,泛濫成災。以M2廣義貨幣計,2007年中國的M2只有40萬億元人民幣,現時已增至120萬億,增加兩倍;即過去七年,每年平均增加10萬億以上;同期美國和歐羅區增加的貨幣供應,經滙率折算後,只分別增加73萬億和71萬億,不斷量寬的日本也只是增加46萬億,遠遠不及中國的規模。

貨幣供應大幅增加的後果,理論上本應是通貨膨脹,但中國人民銀行大量增加的流動性,除了透過國企借貸巧立名目投資溜進貪官污吏的口袋裏和房地產外,不少已經通過或明或暗的多種渠道流往海外;單是外國記者調查組織早前公布的數據,2008年後的五年內,中國五大家族通過空殼公司流走的資金,估計已高達3萬億美元。這部分解釋了何以中國央行印銀紙愈多,民間中小企的銀根短絀情況愈趨嚴峻,以及通脹率處於五年來新低水平的反常現象。

中國的財金官員不是不知道國情,所以過去兩年來一直不肯放寬銀根,但面對不斷收縮的經濟現實,也不得不在降息降準以外,以不同的寬鬆措施如公開市場操作、不對稱貸存基準利率定位放寬貸款、推出中期借貸便利措施等,企圖搞活經濟。

不過,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天集團性和系統性的貪腐制度未能根治,任何放寬銀根政策,數以千萬計的貪官污吏總有辦法化公為私,把銀紙轉進自己的口袋裏,然後調離中國,逃之夭夭,結果意願良好的經濟政策始終無法發揮應有的經濟效能,徒勞無功。

聯合鄰國 抵抗歐美

習李政權上台兩年後,原先大言炎炎的所謂「克強經濟學」已經無聲無息地消失於無形,什麼「城鎮化」、「自貿區」和「內需帶動經濟」政策,全都經不起無情的經濟現實考驗,一一破產。

不錯,過去一兩年,國內消費佔GDP的比率表面上過了半數,但扣除國家補貼的汽車、家電下鄉等政策的貢獻(實質是國家變相投資),真正源自人民經濟能力的國民消費有幾多,大家心知肚明。換言之,早已不提多時的所謂「中國模式」的經濟增長模式始終沒有根本改變,還是主要依賴國家投資和出口貿易帶動。在經濟結構不變下,「國富民窮」造成的貧富懸殊深層次矛盾不會解決,所謂依靠內需帶動經濟增長的神話注定成為空話,根本不會實現。

十八大四中全會後,「近平經濟學」已經悄悄崛起,替代「克強經濟學」。基本的要點,就是在所謂「一帶一路」的總體發展策略下,準備大量輸出國家資本,大搞區域基建經濟,把相對高增值的高鐵服務輸出,企圖為正在走向下坡的中國經濟注入新動力。中國資本走出去,一來可有效利用近4萬億美元的外滙儲備,減少受美元霸權牽制,二來窮得只剩下錢的中國,可利用銀彈政策籠絡鄰近國家和金磚四國,建立以中國為核心的新經濟共同體,抵抗歐美日的經濟霸權。這也是配合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戰略部署。

習近平的帝國夢能否如願以償,尚待歷史證明,但中國資本要走出去和人民幣國際化,就必須利用香港這個戰略性地位無可取代的國際金融中心。說香港已被邊緣化的論者均昩於大勢,主張港幣滙率與人民幣掛鈎的學者也是依書直說的蛋頭,不明白《經濟學人》批評「黑箱作業」的中國,一天不願意全面開放資本賬,就必須利用可操控的人民幣港元兌換機制,協助輸出中國資本和推行人民幣國際化政策。中國需要香港,肯定大於香港需要中國。在政治博弈上,港人可恃的,亦唯此而已。

原文刊在信報

「後佔中」青年政策倒退50年

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五仙,引發騷亂,造成一人死亡,近廿人受傷,千多人被捕。事隔一年,香港又發生更大規模的左派暴動,歷時近半年,規模更大,死傷被捕人數更多。六六騷亂,發自本土,六七暴動,則受大陸極左思潮影響,兩者本來不可相提並論。但近似之處,接連兩次騷亂的參加者,年輕人為數眾多。

暴動過後,殖民地政府着手推行青年政策,其中一項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舉辦露天新潮舞會,所費無幾,狂歌熱舞,結識異性,發洩精力。殖民官員以為,年輕人對社會的不滿和叛逆,隨着樂與怒身體搖擺,就可化解於無形。

經過近半世紀,久不久就有傳聞,說特區官員想參照當年新潮舞會的做法,使年輕人過剩的精力得以宣洩,令他們重回正軌,不再參加反政府的街頭運動。都甚麼年代了?這些傳聞,只能當笑話來聽。

佔領運動至今近兩個月,政府對佔領者沒有絲毫讓步,以不聞不問的態度以拖待變。政制問題沒有寸進,特區政府自恃勝券在握,已開始處理「後佔中」問題。高官們的分析是:佔領運動的參與者以年輕人為主,是香港的青年政策出了問題,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着手籌組跨部門的青年政策委員會,涉及房屋、就業、福利、培訓教育等政策部門,重點研究如何加強工作。政府的主流意見一直認為,年輕人對政府不滿,是因為缺乏向上流動機會、工資低、買不到樓,思路與董建華梁錦松新成立的智庫相當接近。

年輕人的經濟問題是重點,然後就是教育。最近有建制人士不停批評通識過於政治化,使學生批判意識氾濫。國民教育科胎死腹中,學生對祖國的認識過於負面,要多做國情教育。公民抗命教學生不守法,要加強法律,特別是對《基本法》的教育。

推廣就業、推地建屋、加強教育,三大重點,成為「後佔中」青年政策的主軸,更會是明年一月梁振英施政報告的重中之重。

梁振英政府面對政治動盪社會不安,思維方式和處理手法,與半世紀前的殖民地總督戴麟趾何其相似。先用催淚彈警棍盾牌鎮壓,然後將年輕人的不滿,歸結為社會沒有提供他們所需。50年前,用新潮舞會讓他們發洩精力,50年後,用就業買樓向上流動這些物質手段,讓他們不再叛逆,安於現狀。

當年的新潮舞會對年輕人成效如何,不知殖民政府有沒有科學評估。但必須注意的是,讓年輕人發洩精力,不是殖民政府「後暴動」青年政策的全部。這個幾乎被土共趕出香港,失掉政權的殖民政府,了解北京無意立刻收回香港後,痛定思痛,推出一系列勞工、社福、教育和房屋政策,由戴麟趾一直延續到麥理浩,連串社會改革,特別是十年建屋計劃,成立廉政公署,把香港帶入長治久安經濟飛升的八十年代,奠定了香港國際都會的基礎和地位。

香港發生佔領運動,梁振英政府視為青年政策失效,不但失去焦點,更比殖民政府的水平、全局觀念相差何止十萬八千里。特區政府內部不會全都是無能之輩,他們也應該知道,問題的癥結,不是經濟而是政治,不在政策的修補而在制度的建立。梁振英也不是不知道問題的關鍵,而是把頭埋在沙堆,視而不見。即使運動以清場告終,但制度的矛盾,將沒完沒了。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香港警方強制清場 港府不妥協

文/:泡泡

在占中示威维持约两个月之后,香港警方于11月25日和26日,在旺角弥敦道强制驱赶示威人士,警方与示威者多次发生冲突,并再次使用催泪弹强制清场。同日,立法会通过「促请政府尽快提出切实可行政改方案」的动议。

据香港电台报道,为期两天的警方清场行动已结束,警方以涉嫌藐视法庭、非法集结或拒捕等理由,共拘捕148人,包括学联副秘书长岑敖晖及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等。

一名香港中文大學的大一學生表示:

这个晚上,犹如928那天,一幕又一幕冲突场景仿佛电影情节般在旺角街头上演。无法在这时走上街头的我,只得不断在网上更新消息、与朋友联络。看着这晚首次参演的催泪水剂卖力而坚定地喷向人群、一些警察面目狰狞的朝着示威者,只为把他们一一压倒、这边厢,朋友又传来他被催泪水剂击中的消息。

「我直觉政府等待黄伞(示威人士)内斗,全港使命由支持变反对他们,失去民心,他们才会消灭他们。」香港市民陈小姐告诉泡泡,「黄伞(运动)如果这样失败,实在太可惜了。」

「不能用警察清場迴避問題」

香港各民主团体纷纷发表声明,谴责香港政府与警方武力驱赶示威者的行动。
「我们强烈谴责11月25日警方蓄意使用催泪水剂对待和平示威者。」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在声明中说,「我们强烈要求特区政府不能回避政治问题,应该立即重启对话之门,政治问题必须以政治解决,不能用警察清场手段回避问题。」

现场采访的记者也遭到警方驱逐。香港Now新闻台一名工程人员在采访期间,被指以铝梯袭警被捕。Now新闻台报导指,工程人员被警方粗暴对待,并按在地上,身体多处受伤。

Now新闻台表示,「已安排律师协助涉事的工程人员,确保其合法权益受到保障。」

香港记者协会亦发表声明,对警方拘捕记者一事表示「极度愤怒,事件严重践踏新闻自由」。

自从占领运动发生以来,每遇警方的大型行动及发生冲突事故,前线警员除了驱赶示威者外,亦对已表明身份的新闻工作者使用武力,之前已造成至少25名记者受伤,本会与各传媒工会及组织曾为此与警方代表开会反映,惟署方仍未作出实质承诺,以减低新闻工作者之采访风险。

在占中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学联表示,在运动两个月里,学联多番尝试与政府对话沟通,但政府对撤回人大决议这一关键诉求毫不让步;其后,学联先后致函中共总书记习近平、首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及港区人大常委范徐丽泰,但均无回应,甚至撤销回乡证件,阻止学联代表进京。

政府不同意示威民眾訴求

在立法会通过促请政府提出政改方案的动议之后,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表示,公民提名及撤回人大决定的诉求,不切實際。他重申當局不會,亦不能同意訴求,強調公民提名並不符合基本法規定。

學聯認為,溝通之路已走盡,唯有採取下一步行動。

Sonos:發出屬於串流音樂時代的聲音

Sonos:發出屬於串流音樂時代的聲音

2001 年 10 月 23 日,賈伯斯向世人介紹了傳奇性產品——第一代 iPod,提供付費下載音樂服務的 iTunes Music Store 也在 2003 年 4 月開張,此後銷售一路長紅(直到去年為止1),2008 年擠身全美最大的音樂商店,2010 年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音樂商店。賈伯斯相信人們會想要「擁有」喜愛的音樂。Walter Isaacson 在《賈伯斯傳》是這樣寫的:

他相信(而且這個想法非常正確)一般人與自己喜愛的音樂會產生一種感情連結,他們會想要擁有滾石的 〈Sympathy for the Devil〉,巴布狄倫的 〈Shelter From the Storm〉,而非只是租來聽。他告訴 《滾石》 撰述古戴爾(Jeff Goodell),「就算把石玫瑰搖滾樂團的復出之作『Second Coming』放上去,音樂訂閱服務也未必能成功。」

上述 《滾石》 的採訪時間點是 2003 年,賈伯斯說的沒錯,那時一些公司(例如 SONY)偏愛的「訂閱下載」模式不會成功,但是他可能沒有想到,幾年之後挑戰 iTunes Store 的,卻是另一種訂閱模式:串流(streaming)。

而且,就在賈伯斯接受 《滾石》 採訪的前一年,有一家小公司已經把未來的希望都賭在了串流音樂上:Sonos

Sonos 並不是 Pandora 或 Spotify 這類提供串流音樂服務的公司,而是一家靠著銷售硬體賺錢的公司——他們賣的是喇叭。

為串流音樂而生的 Sonos

Sonos 的產品主要是家用 Wi-Fi 音響系統——他們稱自己是「Wireless HiFi(無線高傳真)」。Sonos 在設設計上力求簡潔,許多顧客或是網路的評測文章都會提到一個特色:設定非常簡單——將 Sonos 喇叭接上電源、連上網路,就可以開始播音樂了。

與其他同類型的產品一樣,Sonos 可透過無線網路播放電腦或手機中的音樂。不過 Sonos 的主要特色在於能夠「直接」播放如 Spotify、Pandora、Soundcloud、TuneIn 等串流音樂服務或網路電台的內容(當然,某些情形使用者要先登入這些服務的帳號,例如使用 Spotify 服務),在中國則是與當地的串流音樂業者合作,讓 Sonos 使用者可以免費使用一些進階服務。換言之,當使用者關閉 app,甚至把電腦、手機也關了,音樂還是可以繼續播放。

Sonos 喇叭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系統極富彈性,可擴充至 32 組喇叭,並且每一組喇叭之間可以配對、重組。Sonos 的設計是這樣,假如使用者在房間、客廳和浴室(Sonos 喇叭有做防潮設計)都安裝了 Sonos 喇叭,那麼使用者可以選擇讓這些喇叭同時播放同一首歌曲,或是各自播放不同的歌,並可隨時可以透過 app 更改喇叭的群組和配置。Sonos 也能建置家庭劇院用的音響系統。

假如使用者已經有一套音響設備,也能透過 Sonos Connect 或 Sonos Connect:AMP 成為具備播放串流音樂能力的系統。為了確保無線傳輸的品質,Sonos 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網路系統「Sonos Network」,以避免傳輸時受到干擾。包含無線傳輸技術,至今已累積超過 200 項相關專利。

早期 Sonos 雖然也推出過帶有螢幕的專屬遙控器,自從智慧型手機興起後他們便轉為將資源投注於開發跨裝置、跨平台的 Sonos app。

以營收來看的話 Sonos 已在 2012 年成為全球第二大的喇叭製造商(同年達成獲利),排在 Bowers & Wilkins 之前,僅次於 Bose。2Sonos 目前在全球擁有約 1,100 名員工,其中 325 名屬於研發部門,今年的營收將達 10 億美元。2013 年市場上的 Wi-Fi 喇叭約佔全球無線喇叭出貨量的 17%,「無線喇叭」還包含藍牙傳輸以及支援蘋果 AirPlay 技術的機種,而 Sonos 是該類型產品的市場領導者。3

Sonos 並非沒有缺點,儘管他們的無線傳輸技術在穩定度和擴充性上勝過市面上的對手,但他們的系統無法像蘋果 AirPlay 那樣,讓使用者從各種 app 直接控制 Sonos 喇叭,而是非透過 Sonos app 不可。當然,Sonos 也意識到了這點,因此他們在今年四月時與 Google 合作,首度讓其他 app——也就是 Google Music app 具備控制 Sonos 喇叭的能力,使用者用 Google Music 聽音樂時,可以選擇是否透過 Sonos 喇叭播放。現在,Sonos 要努力的方向就是說服其他主流的串流音樂服務商在 app 中加入這樣的支援。

在市場方面,Sonos 的挑戰才剛要開始,競爭激烈的亞洲市場如日本和中國自然不必說,但 Sonos 的模式很大程度必須仰賴串流音樂服務是否願意對他們開放 API——儘管這件事對串流音樂服務是Z>B利大於弊。以台灣來說,KKBOX 就不在 Sonos 的支援名單上。

未來 Inside 會介紹 Sonos Play:1 的使用心得分享。

誕生於網路泡沫之後

▲ John MacFarlane(左)和 GigaOM 創辦人 Om Malik

其實,Sonos 這家公司是由四名原本根本不懂音響技術、沒有硬體開發背景的網路圈老兵 John MacFarlane、Craig Shelburne、Tom Cullen 和 Trung Mai 所創辦,由 John MacFarlane 擔任執行長。成立 Sonos 並非 John MacFarlane 第一次創業,2000 年,時值網路泡沫高峰,4John MacFarlane 將自己於 1993 年創辦、在 NASDAQ 上市的軟體公司 Software.com 與 Phone.com 進行了一場價值超過 60 億美元的合併。

賭對了串流音樂

當時正在發展中的兩大趨勢,成為後來 Sonos 得以發展產品的關鍵,一是正在起步、越來越便宜的無線網路,5另一個就是帶動數位音樂浪潮的 Napster,後者讓使用者可以接觸到數量幾乎沒有限制的音樂內容。John MacFarlane 等人不懂硬體,不過他們對軟體和網路可是相當熟悉,他們認定這兩大趨勢會讓串流音樂在未來成為人們消費音樂的主要形式之一。

因為賈伯斯登上華爾街日報頭版

Sonos 的賭注在當時是超越時代的。John MacFarlane 曾在幾個場合提到,2004 年他們帶著原型機參加 CES 大展,當時曾有一位山葉(Yamaha)的產品經理聽說 Sonos 的產品可以連結上千種的音樂來源,很好奇地跑來攤位上詢問:到底要怎麼在喇叭上塞進這麼多接口?John MacFarlane 試著跟他解釋,系統接收的這些音樂其實是來自網路,而非傳統的類比式音源。結果那位山葉的產品經理搖搖頭便離開了。6

同年,Sonos 帶著一款配備彩色螢幕與圓形轉盤的遙控器與整組 Sonos 音響參加華爾街日報舉辦的「All Things Digital」科技大會,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的說法,那個「與 iPod 看起來沒有太大不同」的遙控器讓賈伯斯非常生氣,他找到 John MacFarlane 揚言要對 Sonos 提告,使得 Sonos 登上華爾街日報的頭版,但最後什麼事也沒發生,反而讓 Sonos 開始受到外界矚目。2006 年,蘋果也針對音響系統推出了 iPod Hi-Fi。7

2005 年,Sonos 的第一套系統開賣了,一整套包含兩組揚聲器、兩個放大器與前面提到的遙控裝置,售價 1,199 美元,當年賣出約 7,000 組,大多是透過高級音響專賣店,當時這些店家的主要產品還是以需要複雜線路的音響系統為主。John MacFarlane 告訴記者,當年購買 Sonos 產品的人,至今幾乎都還在使用 Sonos,包括當初第一代系統的產品——別忘了,這些喇叭都有連上網路、能透過網路更新軟體,Sonos 知道這些產品的使用情形。

John MacFarlane 也曾多次表達出對蘋果的敬意。他曾在一場採訪中說過:「我們一直不斷地向蘋果學習,他們把所有的細節都做對了。」跟蘋果一樣,Sonos 喇叭的軟、硬體都由自己掌握,因此外界也會說他們的產品是「It just works.」。

Sonos 在命名上也是煞費苦心,在成立公司之初,他們找來了品牌高手 David Placek,他創辦的 Lexicon Branding 曾孕育出 Pentium、BlackBerry 和 PowerBook(對,蘋果也找過他們)等知名的品牌。就在 John MacFarlane 等人拒絕了許多 David Placek 的提議之後,最終選擇了具備「回文(palindrome)」特性(反過來也長得一樣),在任何語言下都沒有特殊意義,而且又好讀的「SONOS」作為品牌名稱。

產品沒準備就不推出,錯過購物季也再所不惜

沒有任何消費電子產品的公司願意錯失年底購物旺季,就連蘋果也不例外。2001 年一月,蘋果在賈伯斯重返後首次出現單季虧損,需要有所作為,當時賈伯斯強力要求開發團隊一定要趕在年底購物旺季來臨前完成 iPod。

或許是因為地處步調較慢的觀光勝地 Santa Barbara,或許是因為公司還沒上市,總之 Sonos 卻寧願錯過購物旺季,也要把產品做好。

2012 年,Sonos 原本計畫在年底的購物旺季推出針對電視所設計的喇叭「Sonos Playbar」,但由於設計團隊一直不滿意產品外層所覆蓋的材質,一路延到 2013 年 2 月才上市。John Macfarlane 曾說過自己從硬體開發學到的重要一課就是:不要因為急於推出產品而搞砸了消費者的第一印象。

為消費者打造可以用 10 年的喇叭

錯過年底購物旺季是否帶來嚴重後果,我們不得而知,但 Sonos 的營收從 2012 年的 2.5 億美元、2013 年的 5 億美元,一路成長到今年的 10 億美元——他們今年甚至沒有推出任何一款新的喇叭,很大程度應該能夠為他們的作法背書。(Well,我們當然可以問:那如果沒錯過呢?)

曾經於黑莓公司(過去的「RIM——Research In Motion」)掌管全球業務的 Patrick Spence 兩年前加入 Sonos 成為產品開發部門的主管,當初對於 Sonos 竟敢讓 Playbar 錯過購物旺季感到非常震驚(shocked),他說自己常常聽到公司裡的人在問:「我們的產品值得使用者擺在家裡使用十年嗎?」Patrick Spence 稱根據 NPD Group 的數據,Sonos Playbar 是同級產品中賣得最好的。

不只 John MacFarlane 等人才對 Sonos 有信心,除了前面提到的 Patrick Spence,Sonos 也在近期吸引了不少人才,例如在微軟任職 14 年,參與了三代 Xbox 開發的產品長 Marc Whitten 和前 Tesla 全球動力總成供應鏈副總 Nathan Kelly 也在今年三月加入 Sonos,就連前中國亞馬遜執行長王漢華也在四月接手進軍中國市場的任務。

就連幾位前蘋果高層也都相當看好 Sonos 的發展,在蘋果擔任過財務長和董事會成員的 Fred Anderson 與前工程副總 Avie Tevanian 也都是 Sonos 的投資人。紐約時報稱,Avie Tevanian 願意為 Sonos 背書,代表就連在數位音樂叱吒風雲的蘋果,其高層都相信在未來的數位音樂市場上 Sonos 能佔有一席之地。8(想想看那些曾經引起賈伯斯高度關注的公司)

進入中國市場

今年 7 月,報導指出英業達接到來自 Sonos 400–800 萬部的大訂單,9預計 9 月出貨。就在上個月,Sonos 宣布進軍中國市場,整合的串流音樂服務主要是當地的 QQ 音樂、蝦米音樂和豆瓣 FM 等等,而目前在中國銷售的喇叭產品則以 PLAY:3 和 PLAY:5 為主,入門產品 PLAY:1 並沒有列入第一波的銷售。目前 Sonos 的市場主要集中在歐美地區,中國應該是這家無線喇叭大廠第一個亞洲市場。

遊戲才剛開始

最近,因為 Taylor Swift 將所有歌曲自 Spotify 下架的風波,使得串流音樂服務成為人們討論的焦點:串流音樂服務賺不到什麼錢(賠錢的大有人在)、創作人覺得自己從串流音樂拿到的報酬相較於歌曲播放次數不成比例地低⋯ 這個模式真的能夠繼續發展下去嗎?

在一場訪談中,10經歷過早期網路時代的 John MacFarlane 描述著 1996 年的網路世界:只有三、四千萬的使用者,當時只有 Yahoo,Google 還不存在,Amazon 還很小,人們認為 Jeff Bezos 想在網路上賣書根本是瘋了。然而,在這個圈子的人可以想像得到未來的樣貌。四、五年之後,全球已經有四億人在上網,你開始觀察到人們適應了網路,各種使用網路的模式和典範轉移都出現了⋯⋯ 如同你我所觀察到的,網路開始顛覆許多現實世界的規則、改變我們的生活。

做為對照,現在全球的串流音樂付費訂閱者也不過就是三、四千萬人,就跟 1996 年的網路世界一樣。除了 YouTube,至今我們還無法很簡單地把一首歌就這樣發到 Twitter 上給任何人聽11——網頁就可以,你丟個網址,人們點一下便可用瀏覽器打開。串流音樂?很抱歉,你得跟我使用同一家服務才行。

John MacFarlane 顯然認為串流音樂的發展很有機會像網路發展般一飛衝天,而 Sonos 已經做好準備。但他也在訪談中提到,這場遊戲才剛開始,Sonos 必須保持靈活、持續創新,否則一旦像 Yahoo 那樣懈怠了,Google 就會出現。


  1. 2013 年,蘋果的數位音樂銷售額首度出現衰退
  2. Sonos Playbar aims to ease pain of setting up home theatre sound systems
  3. Sonos Say Sales Doubled as Home Sound-System Market Grew
  4. NASDAQ 指數在 2000 年三月達到高峰,之後在一年內跌掉一半。
  5. 1999 年,賈伯斯在紐約 Macworld 發表筆記型電腦「iBook G3」,被認為是第一部內建無線網路功能的主流產品。
  6. How Sonos Built the Perfect Wireless Speaker
  7. How Sonos Outshines Apple in Home Audio
  8. Sonos Gets Boost From Former Apple Executives and Other Investors
  9. 英業達獲智慧音響大單
  10. Lessons from the CEO of Sonos on how to build a billion dollar hardware company
  11. 我們在 Twitter 上分享 Spotify 或 Rdio 的歌曲,其他人點擊連結後,必須是該服務的使用者才能聆聽。

Sonos:發出屬於串流音樂時代的聲音

Sonos:發出屬於串流音樂時代的聲音

2001 年 10 月 23 日,賈伯斯向世人介紹了傳奇性產品——第一代 iPod,提供付費下載音樂服務的 iTunes Music Store 也在 2003 年 4 月開張,此後銷售一路長紅(直到去年為止1),2008 年擠身全美最大的音樂商店,2010 年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音樂商店。賈伯斯相信人們會想要「擁有」喜愛的音樂。Walter Isaacson 在《賈伯斯傳》是這樣寫的:

他相信(而且這個想法非常正確)一般人與自己喜愛的音樂會產生一種感情連結,他們會想要擁有滾石的 〈Sympathy for the Devil〉,巴布狄倫的 〈Shelter From the Storm〉,而非只是租來聽。他告訴 《滾石》 撰述古戴爾(Jeff Goodell),「就算把石玫瑰搖滾樂團的復出之作『Second Coming』放上去,音樂訂閱服務也未必能成功。」

上述 《滾石》 的採訪時間點是 2003 年,賈伯斯說的沒錯,那時一些公司(例如 SONY)偏愛的「訂閱下載」模式不會成功,但是他可能沒有想到,幾年之後挑戰 iTunes Store 的,卻是另一種訂閱模式:串流(streaming)。

而且,就在賈伯斯接受 《滾石》 採訪的前一年,有一家小公司已經把未來的希望都賭在了串流音樂上:Sonos

Sonos 並不是 Pandora 或 Spotify 這類提供串流音樂服務的公司,而是一家靠著銷售硬體賺錢的公司——他們賣的是喇叭。

為串流音樂而生的 Sonos

Sonos 的產品主要是家用 Wi-Fi 音響系統——他們稱自己是「Wireless HiFi(無線高傳真)」。Sonos 在設設計上力求簡潔,許多顧客或是網路的評測文章都會提到一個特色:設定非常簡單——將 Sonos 喇叭接上電源、連上網路,就可以開始播音樂了。

與其他同類型的產品一樣,Sonos 可透過無線網路播放電腦或手機中的音樂。不過 Sonos 的主要特色在於能夠「直接」播放如 Spotify、Pandora、Soundcloud、TuneIn 等串流音樂服務或網路電台的內容(當然,某些情形使用者要先登入這些服務的帳號,例如使用 Spotify 服務),在中國則是與當地的串流音樂業者合作,讓 Sonos 使用者可以免費使用一些進階服務。換言之,當使用者關閉 app,甚至把電腦、手機也關了,音樂還是可以繼續播放。

Sonos 喇叭的另一個特點就是系統極富彈性,可擴充至 32 組喇叭,並且每一組喇叭之間可以配對、重組。Sonos 的設計是這樣,假如使用者在房間、客廳和浴室(Sonos 喇叭有做防潮設計)都安裝了 Sonos 喇叭,那麼使用者可以選擇讓這些喇叭同時播放同一首歌曲,或是各自播放不同的歌,並可隨時可以透過 app 更改喇叭的群組和配置。Sonos 也能建置家庭劇院用的音響系統。

假如使用者已經有一套音響設備,也能透過 Sonos Connect 或 Sonos Connect:AMP 成為具備播放串流音樂能力的系統。為了確保無線傳輸的品質,Sonos 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網路系統「Sonos Network」,以避免傳輸時受到干擾。包含無線傳輸技術,至今已累積超過 200 項相關專利。

早期 Sonos 雖然也推出過帶有螢幕的專屬遙控器,自從智慧型手機興起後他們便轉為將資源投注於開發跨裝置、跨平台的 Sonos app。

以營收來看的話 Sonos 已在 2012 年成為全球第二大的喇叭製造商(同年達成獲利),排在 Bowers & Wilkins 之前,僅次於 Bose。2Sonos 目前在全球擁有約 1,100 名員工,其中 325 名屬於研發部門,今年的營收將達 10 億美元。2013 年市場上的 Wi-Fi 喇叭約佔全球無線喇叭出貨量的 17%,「無線喇叭」還包含藍牙傳輸以及支援蘋果 AirPlay 技術的機種,而 Sonos 是該類型產品的市場領導者。3

未來 Inside 會介紹 Sonos Play:1 的使用心得分享。

誕生於網路泡沫之後

▲ John MacFarlane(左)和 GigaOM 創辦人 Om Malik

其實,Sonos 這家公司是由四名原本根本不懂音響技術、沒有硬體開發背景的網路圈老兵 John MacFarlane、Craig Shelburne、Tom Cullen 和 Trung Mai 所創辦,由 John MacFarlane 擔任執行長。成立 Sonos 並非 John MacFarlane 第一次創業,2000 年,時值網路泡沫高峰,4John MacFarlane 將自己於 1993 年創辦、在 NASDAQ 上市的軟體公司 Software.com 與 Phone.com 進行了一場價值超過 60 億美元的合併。

賭對了串流音樂

當時正在發展中的兩大趨勢,成為後來 Sonos 得以發展產品的關鍵,一是正在起步、越來越便宜的無線網路,5另一個就是帶動數位音樂浪潮的 Napster,後者讓使用者可以接觸到數量幾乎沒有限制的音樂內容。John MacFarlane 等人不懂硬體,不過他們對軟體和網路可是相當熟悉,他們認定這兩大趨勢會讓串流音樂在未來成為人們消費音樂的主要形式之一。

因為賈伯斯登上華爾街日報頭版

Sonos 的賭注在當時是超越時代的。John MacFarlane 曾在幾個場合提到,2004 年他們帶著原型機參加 CES 大展,當時曾有一位山葉(Yamaha)的產品經理聽說 Sonos 的產品可以連結上千種的音樂來源,很好奇地跑來攤位上詢問:到底要怎麼在喇叭上塞進這麼多接口?John MacFarlane 試著跟他解釋,系統接收的這些音樂其實是來自網路,而非傳統的類比式音源。結果那位山葉的產品經理搖搖頭便離開了。6

同年,Sonos 帶著一款配備彩色螢幕與圓形轉盤的遙控器與整組 Sonos 音響參加華爾街日報舉辦的「All Things Digital」科技大會,根據彭博商業周刊的說法,那個「與 iPod 看起來沒有太大不同」的遙控器讓賈伯斯非常生氣,他找到 John MacFarlane 揚言要對 Sonos 提告,使得 Sonos 登上華爾街日報的頭版,但最後什麼事也沒發生,反而讓 Sonos 開始受到外界矚目。2006 年,蘋果也針對音響系統推出了 iPod Hi-Fi。7

2005 年,Sonos 的第一套系統開賣了,一整套包含兩組揚聲器、兩個放大器與前面提到的遙控裝置,售價 1,199 美元,當年賣出約 7,000 組,大多是透過高級音響專賣店,當時這些店家的主要產品還是以需要複雜線路的音響系統為主。John MacFarlane 告訴記者,當年購買 Sonos 產品的人,至今幾乎都還在使用 Sonos,包括當初第一代系統的產品——別忘了,這些喇叭都有連上網路、能透過網路更新軟體,Sonos 知道這些產品的使用情形。

John MacFarlane 也曾多次表達出對蘋果的敬意。他曾在一場採訪中說過:「我們一直不斷地向蘋果學習,他們把所有的細節都做對了。」

Sonos 在命名上也是煞費苦心,在成立公司之初,他們找來了品牌高手 David Placek,他創辦的 Lexicon Branding 曾孕育出 Pentium、BlackBerry 和 PowerBook(對,蘋果也找過他們)等知名的品牌。就在 John MacFarlane 等人拒絕了許多 David Placek 的提議之後,最終選擇了具備「回文(palindrome)」特性(反過來也長得一樣),在任何語言下都沒有特殊意義,而且又好讀的「SONOS」作為品牌名稱。

產品沒準備就不推出,錯過購物季也再所不惜

沒有任何消費電子產品的公司願意錯失年底購物旺季,就連蘋果也不例外。2001 年一月,蘋果在賈伯斯重返後首次出現單季虧損,需要有所作為,當時賈伯斯強力要求開發團隊一定要趕在年底購物旺季來臨前完成 iPod。

或許是因為地處步調較慢的觀光勝地 Santa Barbara,或許是因為公司還沒上市,總之 Sonos 卻寧願錯過購物旺季,也要把產品做好。

2012 年,Sonos 原本計畫在年底的購物旺季推出針對電視所設計的喇叭「Sonos Playbar」,但由於設計團隊一直不滿意產品外層所覆蓋的材質,一路延到 2013 年 2 月才上市。John Macfarlane 曾說過自己從硬體開發學到的重要一課就是:不要因為急於推出產品而搞砸了消費者的第一印象。

為消費者打造可以用 10 年的喇叭

錯過年底購物旺季是否帶來嚴重後果,我們不得而知,但 Sonos 的營收從 2012 年的 2.5 億美元、2013 年的 5 億美元,一路成長到今年的 10 億美元——他們今年甚至沒有推出任何一款新的喇叭,很大程度應該能夠為他們的作法背書。(Well,我們當然可以問:那如果沒錯過呢?)

曾經於黑莓公司(過去的「RIM——Research In Motion」)掌管全球業務的 Patrick Spence 兩年前加入 Sonos 成為產品開發部門的主管,當初對於 Sonos 竟敢讓 Playbar 錯過購物旺季感到非常震驚(shocked),他說自己常常聽到公司裡的人在問:「我們的產品值得使用者擺在家裡使用十年嗎?」Patrick Spence 稱根據 NPD Group 的數據,Sonos Playbar 是同級產品中賣得最好的。

各界看好

不只 John MacFarlane 等人才對 Sonos 有信心,除了前面提到的 Patrick Spence,Sonos 也在近期吸引了不少人才,例如在微軟任職 14 年,參與了三代 Xbox 開發的產品長 Marc Whitten 和前 Tesla 副總 Nathan Kelly 也在今年三月加入 Sonos,就連前中國亞馬遜執行長王漢華也在四月接手進軍中國市場的任務。

就連幾位前蘋果高層也都相當看好 Sonos 的發展,在蘋果擔任過財務長和董事會成員的 Fred Anderson 與前工程副總 Avie Tevanian 也都是 Sonos 的投資人。紐約時報稱,Avie Tevanian 願意為 Sonos 背書,代表就連在數位音樂叱吒風雲的蘋果,其高層都相信在未來的數位音樂市場上 Sonos 能佔有一席之地。8(想想看那些曾經引起賈伯斯高度關注的公司)

進入中國市場

今年 7 月,報導指出英業達接到來自 Sonos 400–800 萬部的大訂單,9預計 9 月出貨。就在上個月,Sonos 宣布進軍中國市場,整合的串流音樂服務主要是當地的 QQ 音樂、蝦米音樂和豆瓣 FM 等等,而目前在中國銷售的喇叭產品則以 PLAY:3 和 PLAY:5 為主,入門產品 PLAY:1 並沒有列入第一波的銷售。目前 Sonos 的市場主要集中在歐美地區,中國應該是這家無線喇叭大廠第一個亞洲市場。

遊戲才剛開始

最近,因為 Taylor Swift 將所有歌曲自 Spotify 下架的風波,使得串流音樂服務成為人們討論的焦點:串流音樂服務賺不到什麼錢(賠錢的大有人在)、創作人覺得自己從串流音樂拿到的報酬相較於歌曲播放次數不成比例地低⋯ 這個模式真的能夠繼續發展下去嗎?

在一場訪談中,10經歷過早期網路時代的 John MacFarlane 描述著 1996 年的網路世界:只有三、四千萬的使用者,當時只有 Yahoo,Google 還不存在,Amazon 還很小,人們認為 Jeff Bezos 想在網路上賣書根本是瘋了。然而,在這個圈子的人可以想像得到未來的樣貌。四、五年之後,全球已經有四億人在上網,你開始觀察到人們適應了網路,各種使用網路的模式和典範轉移都出現了⋯⋯ 如同你我所觀察到的,網路開始顛覆許多現實世界的規則、改變我們的生活。

做為對照,現在全球的串流音樂付費訂閱者也不過就是三、四千萬人,就跟 1996 年的網路世界一樣。除了 YouTube,至今我們還無法很簡單地把一首歌就這樣發到 Twitter 上給任何人聽11——網頁就可以,你丟個網址,人們點一下便可用瀏覽器打開。串流音樂?很抱歉,你得跟我使用同一家服務才行。

John MacFarlane 顯然認為串流音樂的發展很有機會像網路發展般一飛衝天,而 Sonos 已經做好準備。但他也在訪談中提到,這場遊戲才剛開始,Sonos 必須保持靈活、持續創新,否則一旦像 Yahoo 那樣懈怠了,Google 就會出現。


  1. 2013 年,蘋果的數位音樂銷售額首度出現衰退
  2. Sonos Playbar aims to ease pain of setting up home theatre sound systems
  3. Sonos Say Sales Doubled as Home Sound-System Market Grew
  4. NASDAQ 指數在 2000 年三月達到高峰,之後在一年內跌掉一半。
  5. 1999 年,賈伯斯在紐約 Macworld 發表筆記型電腦「iBook G3」,被認為是第一部內建無線網路功能的主流產品。
  6. How Sonos Built the Perfect Wireless Speaker
  7. How Sonos Outshines Apple in Home Audio
  8. Sonos Gets Boost From Former Apple Executives and Other Investors
  9. 英業達獲智慧音響大單
  10. Lessons from the CEO of Sonos on how to build a billion dollar hardware company
  11. 我們在 Twitter 上分享 Spotify 或 Rdio 的歌曲,其他人點擊連結後,必須是該服務的使用者才能聆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