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妞快報:一年只愛愛兩次?日名模虧前夫簡直像和尚

大眼日模益若翼是許多女孩心目中的日系時尚Icon,她在2007年帶球下嫁同為模特兒的梅田直樹後,工作不但毫無影響,反而因倆人常一同出席而聲勢更漲。但看似夢幻幸福的婚姻卻在2013年結束了,不過日前益若翼上節目時卻為自己的婚姻生活揭密,更爆料老公讓她不「性」福!
source: 益若つばさ、元夫との結婚生活はつらかった!?「始まった時からいろいろ – yahoo
 

source: 「性欲の化け物」!? 益若つばさ、離婚後に解放された性欲を赤裸々告白 – biglobe
離婚後獨自…

妞快報:玉澤演突擊女星早晨素顏!作客《Roommate》反而當起煮夫

韓綜《Roommate》由一群明星共同居住,展現他們的室友實境生活,其中曾多次有明星造訪,像是潤娥、JYP等等。而這次,竟然是2PM的玉澤演啦!!!
 
 

玉澤演在某個早晨突然造訪,甚至還幫助起同門師弟Jackson製作早餐,據說料理道道色香味俱全,大秀「煮夫」魅力。此外節目中最大的爆點,就是女星們的早晨素顏突擊啦!私下和玉澤演就相當要好的少女時代Sunny,甚至還因此大發飆惹得現場爆笑。
 
 

室友之一的G.O.D朴俊亨,也在Insta…

沒有人說流感不會殺人

截止二月十日起,直接與間接感染H3N2甲型流感累積死亡人數已增加至一百四十五人,確診人數高達四千多人。高永文一句「毋須全城口罩來防流感」,換來公眾的口誅筆伐,說的是政府後知後覺,怠慢疫情,高醫生有失醫德,枉為醫生等。把新疫苗未到和舊疫苗失效等等都歸疚至政府的行政失當等等,搶眼的標題,死亡人數與人俱增,有人拿當年的非典型肺炎作比較,恐懼感油然而生。

看到這,作為前公院護士,我想作一個很簡單的分析。

從來沒有說過流感(influenza) 不會致命,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是醫院裡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流感高峯期(winter surge),我們每年都會經歷,而每年其實也會因此死了很多人。看下圖表,但今年不同的是,今年是毒性相對比較強的H3N2甲型流感。


(圖片取自: 香港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 , 資料截至2月4日)

到底那些患者進了醫院了後會發生甚麼事?

以公院的正常程序來說,到傷病者入院,呈現上呼吸道感染的病徵的人,入院了後我們都會抽取他的鼻腔分泌( NPA, nasopharyngeal aspirate)作一個檢測,樣本數小時就會有結果,知道他有否感染到流感病毒。證實是流感病患者後,醫生便會處方特敏福(Tamiflu)等的抗病毒(antiviral)藥物給病者,注意病人體內的水份是否足夠(Hydration status),注意病人的肺片(Chest x-ray)和白血球數(White blood cell count, WBC),看看病者有否有發展到肺炎的趨向。這個時候,即使是H3N2甲型流感,九成的病人都能在數天自我痊癒。還有一成,大部份都是年老或是長期病患者,一些體質比較弱的人,這些人會發展至病毒感染性的肺炎(Viral –caused pneumonia ) ,病毒感染通常會伴隨著細菌感染(bacterial infection),這通本上是肯定。到那個時候,醫生會連同抗病藥物和廣效的抗生素(broad spectrum antibiotics)一起用。如感染情況一發不可收拾,病人致死的原因會是由感冒病毒引致的併發症,起首是細菌性/病毒性的肺炎,肺積水(pleural effusion),呼吸衰竭(respiratory failure),再者就是細菌入血,由敗血病(sepsis)再引致身體多個器官衰竭(mutiorgan failure),受影響的可以是心,可以是腎,也可以是肝,其原因可以是心肌炎(myocarditis),急性腎衰竭(acute renal failure)等等等等不能逐一述說。

身體是一個完整的系統,往往牽一髮以而動全身,這系統有一套很緊密的紐帶,往往一個器官衰弱,其他器官也不能獨善其身,最後病者會死於一個或多個器官的衰竭。作為那麼後期的病者,醫生也只能用盡儀器和藥物去維持器官的餘下功能,再加大維生素和抗病毒藥物的量。但當傷病者到了整個免疫系統已經無效的時候,病人就到了一個藥石無靈的狀態了。

至今因H3N2流感而死亡的過案,九成都是老人家,大部份本身都不只有一種長期病患。每年winter surge的時候,都會有很多因流感引起的肺炎的致死個案,容我冷酷一點說,這不足為奇。值得留意的餘下的一成人,那一成人裡面,有些是年莊的成年人,他們的致死原因和上述的大致相似,事實上,H3N2這病毒進了每一個人裡面,基於每個個體的免疫系統渺妙不同,每個人都可以對同一個病原體有不同的毒性演繹,很多結果其實沒有得好解釋。但停一停想一想,H3N2的毒性的改變的確值得關注,但是否去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呢?

有人拿非典型肺炎作比較,以我認為,性質上這根本上兩件事。H3N2縱然經歷了變異(mutation)出現了抗原性漂移(antigenic drift)令身體不能辨認,使疫苗只餘下23%的功能,但感冒病毒本身仍然是感冒病毒,毒性上沒有證據證明有很顯著的異變。病毒的異變在這世界上每分每秒都在發生,去年的時候,誰會知道今年吹的是甚麼風?那些事後孔明般的批評根本毫無意義。

SARS的那個時候,感染速度之快,致死的速度前所未見,病罹者除了涉及醫護人員外,還大多是年青力壯。那陣子根本沒有人知道在發生甚麼事 (後來才知道是冠狀病毒),醫學界陷入恐慌之中,對於這未知的東西出手無策,那才是真的需要人人自危的地步。SARS可怕的地方,是在於感染病毒後,他會引起免疫系統的過激反應,免疫球蛋白分泌大量引起炎性反應的物質(cytokine),引致器官快速衰竭,那就是所謂的細胞風暴(cytokine storm),這情況其實同現在在北非肆虐的伊波拉病毒(ebola)病理相同,這解釋到為什麼免疫系統愈是強健的人病徵愈是嚴重,年後或年幼體弱者反而幸免於難。(事實上因流感引起的細胞風暴實在很罕見)

毒性上作分析,流感和SARS根本完全是兩碼子的事。作為一個醫護人員,固然寧願大眾對疫情關注,總好過漠視疫情。我不是想各人把這疫情掉以輕心,我想做的只是某程度上陳述我知道的事實罷了。政苦其實每一次疫情也可以鋪天蓋地地發出很多警告與叮囑,但每一次疫情都來一次「狼來了」式的警世寓言,群眾又是否可以承受得住?那些戴不戴口罩的問題還是自己衡量吧。那些網絡上的鍵盤戰士義憤填膺嘩眾取寵的標題,某程度上其實更顯出你們的無知。那個立法會的涂某,我更加沒有話想對他說。

那些千篇一律的防治疫情方法,我不再多說了,在網路隨便找找也有很多。我不是說不應該要提高警覺,但事實上要懼怕的事情實在太多了。高醫生也好,前線的醫護人員也好,其實每一個人都真的有做好自己份工,已經累得像狗一樣(狗才不累呢) ,還望各人可以對醫護人員多一份體諒,不止是流於表面的體諒。


三失廢青

參考資料/人
經濟日報- http://www.hket.com/eti/
WHO – http://www.who.int/en/
CDC – http://www.cdc.gov/flu/
我姐夫, 哈哈

提出問題,改變常規

quest start

 

上回談到,與其被動地等待政府推出解決方法,改善路上擠塞、及路邊空氣污染問題,作為小市民的我們,其實還是有事可做的。一月中,我們做了一個小實驗,覆蓋三種通勤模式:跑步、單車、私家車。(類似的實驗,香港首辦,英國有團體已做了一次,還請來了Vivienne Westwood上鏡。)

 

所謂「提出問題,改變常規」,今次我們提出的問題就是:

1. 上班繁忙時段,究竟以何種通勤模式返工是最慳時間?
2. 何種通勤模式又讓我們暴露於最少的空氣污染中?

簡單來說,這個實驗是一個點對點的短旅賽,三個人從同一起點出發,去同一終點,探用的路線可以不同。鬥的是時間,也是空氣質素。

 

少少詳情

1. 三人由同一起點(司徒拔道及寶雲道交界、港安醫院旁)出發,終點設在 東美花園(位於皇后大道東、金鐘太古廣場旁)

2. 實驗開始時間約是上午九時,當日附近交通不算特別擠塞,天氣晴朗

3. 三位參與者分別揹上、及於私家車車廂內配置手提微細懸浮粒子(微粒,PM2.5)監測器

4. 模擬日常情況,我們決定計算私家車攞車及泊車時間。私家車泊在港安醫院訪客停車場

5. 在此感謝三位參與實驗的朋友:
• 跑步-立法會議員郭榮鏗
• 單車-香港單車同盟陳家良
• 私家車-私家車車主許先生

 

實驗結果(詳細結果請看表一):

1.所需時間

i) 最快到達終點是單車手,第二是跑手,最後是私家車手。

ii) 單車只需少於9分鐘便完成3公里的路程。相比起採用同一路線、相同路程的私家車需要40分鐘,單車明顯不受交通擠塞影響,及沒有因為泊車取車而浪費額外的通勤時間。

iii) 私家車手找尋泊位的時間比預期長。

私家車手由起點前往港安醫院停車場取車,及繳費(非百達通)需時約10分鐘。私家車出發、並由司徒拔道轉落皇后大道東後,用了約10分鐘找尋泊車位。期間曾一度駛往法院道擬停泊太古廣場停車場,但因為車龍太長而放棄,轉往灣仔尋找街邊泊位,輾轉間返回胡忠大廈停車場,泊在停車場5樓。由胡忠大廈停車場步行至終點東美花園又用上5分鐘。最後完成實驗需時40分鐘。

iv) 跑步比單車慢約10分鐘,但由於取道行人路,完全避開交通擠塞,而且不用泊車取車,最後比私家車快。

 

2.暴露於空氣污染(微細懸浮粒子、PM2.5)水平

i) 單車、私家車及跑步暴露於的空氣污染水平相若。

ii) 跑手取道行人路,仍然錄得比馬路較高的污染水平,主要原因估計來自寶雲道的建築工程、以及皇后大道東的路邊空氣污染。最高污染達每立方米511微克,估計與途經的灣仔洪聖廟香火有關。

 

詳細路線

起點: 司徒拔道及寶雲道交界(港安醫院旁)
終點: 東美花園(皇后大道東、金鐘太古廣場三期旁)

跑步路線(3公里):
[起點]-寶雲道-寶雲道公園 - 灣仔峽道 - 堅尼地道- 春園街-皇后大道東 [終點]

單車及私家車路線(3公里):
[起點]-下司徒拔道-皇后大道東 -[終點]

Screenshot 2015-02-10 11.20.38

(註一)相信與途經的灣仔洪聖廟香火有關。

(註二)上述私家車時間包括:

i. 取車-由起點步行至港安醫院停車場 及
ii. 泊車-由胡忠大廈停車場步行至東美花園

 

結語

1. 這次實驗當然不只為印證一些「呀媽係女人」的生活觀察——原來馬路真係咁塞、 原來搵泊車真係咁難、原來跑步踩單車真係咁爽等等,而是希望以小見大,探討生活的價值觀。

2. 正如很多日常上要作的決定,去哪裡吃飯、去哪裡搭車,我們會有一套價值觀,例如,最重視的是價錢、第二是時間、然後是方便、健康、或上述的混合等。這個實驗,會啟發你重寫某些價值的優先次序嗎?

3. 這個實驗還帶來一些啟示,原來短途通勤,跑步或單車或許是個不錯的選擇。如何跑得或踩得更安全、更可行(跑後有沐浴設施),正有待我們一同努力爭取。

4. 小小實驗說不上有重大意義,尤其對部分人來說,返工要揸車有實際需要、又或是一種生活習慣、又或是一種品味象徵等等。不過,當生活被交通擠塞圍困,無力感爆燈的時候,不妨想起這個小實驗,甚或「的」起心肝,每星期選一日改變通勤模式,可能你會有不同的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