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八十後電視精s’ 廣告歌

Mylikes

 

韋健還有Lego Cheung在Facebook討論起一些集體回憶,出生年代不同,兒時生活和玩意也有所分別。當然,其中有一些是重疊而可以順利過渡的(例:不斷重播的叮噹/多啦A夢),亦有一些隨時代而舊酒換新瓶(例:「閃電傳真機」變成「至NET小人類」[其實這個名稱非常有時間代表性,由電文傳真變成網路世界~]),也有一些被時間洪流淹沒(例:Game Gear),所以八十後和九十後,有共同話題之餘,亦有各自各的回憶。

童年時(逢開窗~)沒有互聯網,玩的是玩具或是跑跑跳跳的活動,要不就在家看電視。電視當然不是要看什麼大運河誓不低頭義不容情,那些是大人們看的東西,不過,因為他們晚飯時總要把電視機開著,我們這些乖巧的孩子當然要勉為其難伴著大人們看(就像我們的小朋友被80後父母逼著看CCTVB馬明和翠如BB一樣)。順理成章,小學上午校(大部分八十後就讀小學時還是在分上下午校,而並非全日制)的我放學後吃過午飯,假借看教育電視之名邊看電視邊做功課,然後再藉口要休息看一下即將播放卡通和「閃電傳真機」。接下來六點家長們先轉到亞視看新聞六點半再返兜無線又係新聞(我們真正做功課的時間),鏗鏘集第一輪劇集城市追擊(亦可選擇亞視的今日睇真啲)第二輪劇集綜藝節目晚間新聞等等等等,基本上電視是由中午一直運作到晚上才有幾小時的休息(可不一會又要開始香港早晨)。雖然現在大家都說電視劇千篇一律,置入式宣傳太多等,電視無疑是在六七八十後其中一個非常重要的娛樂。

 

廣告對電視台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那是其中一個甚或是最大的收入來源。節目分段之間,通常會夾雜兩至三分鐘的廣告時段(宣傳易除外),若我們一天開十二小時的電視,那其實我們每天看了超過九十分鐘的廣告。廣告若拍得好,生意自然會更好利潤亦更高。因此,廣告的綽頭往往層出不窮,有一些會用明星作代言,有一些則會標榜於外地取景,為了加強宣傳效果,有時也會創作琅琅上口的廣告歌來加深觀眾的印象。廣告歌的生存空間很特別,它們既不是像主流音樂般可以日plug夜plug,大部分亦不是由當紅歌手主唱,作曲填詞者也非夕德輝黃。縱然如此,每當說起廣告歌,我們依然能夠哼得出不少經典,它們說得上是伴隨著我們成長。

 

八十後,先來一些廣告歌填充題,唔係唔識下話!

  1. 醫病兼保益,__雙重療效,好洗好用三百幾年家家傳誦~
  2. 多啲歡樂,多啲朋友,飲_____!補氣力,壯膽色,表現好身手,飲_____!(開蓋聲~)
  3. ________,係男女強身嘅妙品,妙品!
  4. ___,表心思。___,表敬意。賀新年食___,家家令你心花放!(只於農曆新年時推出,但播到你覺得佢買起咗無線)
  5. ________,夠甘香,卜卜脆,任何場合都要佢。

 

這些題目對大家來說實在太簡單!以下這一個難一點,因為連我也不清楚答案,真心求教!請留意以下廣告:

 

萬樂珠廣告大家應該耳熟能詳,其中0:13「無愁無懼畏,永遠也無失威,有mentos__無得揮」的__到底是甚麼?那是外語嗎?

 

 

時代洪流除了將八十後無情地推向30s(嗚…),還將以下的零食和遊樂園淘汰:

 

麥麗素,其實我不太懂這種難食的仙丹(大人話好食囉)。天真瀾漫的我新年收到也禁不住要「嘖」一下,以為是麥提莎但咬下去卻四不像,讓人無名火起,簡直想叫雙親不要招待和派利是給送禮的家庭!(誇張手法而已,作為一個有教養的好孩子,我會有禮貌地收下然後呃細佬麥提莎嚟㗎你食啦然後自己開盒真麥提莎食XD)

 

 

 

盛極一時的歡樂天地的確可媲美甚至超越現時的Jumping Gym,遊樂設施亦不止火車推銀機轉盤推銀機過山車推銀機摩天輪推銀機(不過推銀機跌錢落嚟嗰吓都幾high嘅),有遙控船碰碰車射大牙過山車等等等等,可惜whimsy不敵金融風暴,其代幣及遊戲券亦如軍票一樣作廢,無鬼用~

 

 

 

壓軸的兒童王國對我而言比起歡樂天地其實輸九條街,阿媽阿爸陪你去海洋公園已經很罕見仲要同你與小丑挽手?!歡樂天地方便得多而且啲飛又可以換冷氣機。不過兒童王國的廣告歌非常深入民心,尤其對於一眾八十後,只要「兒童王國,做主角」響起,大家總可以一齊合唱其改版(括號內為另一版本):

「兒童王國,做主角~(魚蛋檔~)
教壞朋友,與(教)小丑劈友,
劈甩咗隻手(劈一家四口),都好似未夠!」

 

事實上,現在廣告歌的產量比起我們小時候的確少了許多,大部份商家亦以更多的銀彈直接向全職歌手買歌作廣告主題曲(或作曲填詞後邀他們唱),所以我們現在大多聽到的都已經是鑑賞意味多於宣傳手法的音樂。我沒有認為這樣的轉型有甚麼不好,不過如果要說資訊傳達方面的話,通常廣告歌比主題曲容易做到,始終廣告歌是tailor-made的,它們最起碼會把商號/產品名稱及一兩個賣點注入,而主題曲則比較百搭,例如:容祖兒-陪我長大,港鐵又得,巴士又得,原來亞洲萬里通亦得(無可避免有些主題曲純粹主題曲,和商品無甚關係)!雖然,廣告歌和廣告主題曲各有特色各有所長,但可惜前者日漸式微,以後很可能「往事只能回味」了~

 

隱藏終極題:「笑容最可親,服務夠殷勤。全新風格至創新,豪華好氣氛。休閒寫意確醒神,正宗按摩享受至真。設備完善至稱心~(最後兩個字為假音~)」咩廣告?

 

大亞灣應變計劃無補於事

核能絕對不是如業界所宣傳的「潔淨、便宜、安全」;實情反而是核能「污染、昂貴、危險」,而且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絆腳石。還有什麼理由為了實現某些利益集團的核能大計,強迫千萬人以性命財產為作賭注?

距離香港市中心東北面約50公里的廣東核電站和嶺澳核電站(統稱大亞灣核電站),一共有6座反應堆,以及眾多合共可儲存數千噸高放射性乏燃料(核廢料)的存庫。萬一這些反應堆或乏燃料池其中1個(或同時多個)發生意外並嚴重泄漏輻射,香港將要面對怎樣的災難?

天災非主因 核事故不罕見

日本3.11災難留給世人的教訓之一,是人類仍然沒有能力預測和抵禦突如其來的巨大天災,把核電廠建在地震區(如台山)是極愚蠢的行為。就記憶所及,過去50年全球已發生了至少3次有些人稱之為「千年一遇」的地震和海嘯了(2004印度洋、1964年阿拉斯加、1960年智利)。然而,即使沒有天災發生,核事故或意外也絕不罕見。過去60年,全球已經發生了超過25次引致人命傷亡的核堆芯熔解意外,(註1) 嚴重核事故發生概率約為每1,400堆年(reactor year)一宗(假設全球有1,000座核電站運作,平均每1.4年便會發生一宗),(註2) 而且絕大部份事故都與天災無關。

核能科技 內藏危機

事實上,3.11地震和海嘯並沒有直接對福島核電站造成致命的破壞,各建築物的結構大致保持了完整,而反應堆也能及時關上,停止了核連鎖反應(nuclear chain reaction)。然而,核燃料棒自身的放射活動(radioactivity),卻是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制止的,即使是用過的乏核燃料棒(spent fuel rods),還是會長期不斷產生熱能和輻射,這也是全球不斷累積的核廢料至今仍沒有辦法徹底處理的根本原因。核電廠就像無法完全關上的水煲,即使「關了機」,也無法停止發熱線(乏燃料棒)產生大量的熱能和輻射,稍一不慎,燃料和它周邊的容器都有機會著火、熔解或引起爆炸,水煲會自我毀滅,釀成核災。福島一廠四座反應堆的致命一擊,其實都是由於放射活動無法停止而引致的。

海嘯固然令到福島核電廠的冷卻系統無法正常運作,但觀乎以往的例子 (例如美國三里島),不難設想有千萬種無法預料的原因(電線短路,喉管破裂,水閥失靈、電腦故障、人為疏忽、戰爭或恐佈襲擊等)可以導致這種情況。(註3) 這是核電科技其中一個危險的地方。(註4)

輻射無視疆界 影響廣泛深遠

現時大亞灣應變計劃設定香港境內離核電站20公里範圍為「緊急應變計劃區1」(平洲是香港境內唯一包括於此區內的陸地),區內人士或有需要撤離、屏蔽或服用甲狀腺封閉劑,作為防護措施。 (註5) 這項措施或可在行政方面滿足「國際原子能機構、國家及其他先進國家」等以推廣核能為已任的官方組織所訂下的所謂「最佳慣例」,(註6) 但卻不能保障七百香港市民及其後代的安危。要知道一旦發生嚴重意外,泄漏出來的核輻射不會理會任何人為設下的疆界,更不會按圓形擴散20公里然後停止。放射污染物會隨著風向、降雨和地形等因素隨處擴散,污染環境,危害生命,影響極為深遠。茲舉數例說明:

  1. 1986年的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只有1個反應堆發生爆炸,釋放到大氣的放射物質或只佔反應堆190公噸核燃料的1-2%,但卻足以令整個北半球受到污染,當中約2/3的輻射塵落到烏克蘭、俄羅斯和白俄羅斯境。雖然短時間內因輻射而死亡的人數可能不多(即官方常說的「沒有即時危險」(No immediate danger)),(註7) 但隨著癌症等疾病的潛伏期(latency period)過去,後果已經逐一浮現。紐約科學院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2009年出版的研究報告指出,直至2004年為止,切爾諾貝爾核災在全球各地造成死亡人數竟高達 824,000人,整個生態系統也受到破壞,由基因變異造成的惡果將會一直延續下去。(註8)
  2. 包括美國三間大學等構機進行的調查研究確認,1979年三里島核事故發生4年後,附近區域人口患上對輻射敏感的癌症(radiosensitive cancers)增加64% 到700%不等,其中輻射敏感度比成年人高10-38倍的兒童受影響較大。官方報告指最受污染的區域可能在距離核電廠至少25公里的範圍外。輻射物質也散到數千公里遠的地方,影響至今仍然持續。(註9)
  3. 日本福島事故發生後,美國政府要求80公里內的國民撤離,距離福島約250公里的東京食水受到污染,市內漂浮著自然界不存在的人工放射性核素,到現在仍可發現放射性活度達到核廢料程度的泥土,情況不得不令人擔心。(註10) 日本近半人口住在受輻射污染地區,預料後遺症將陸續浮現。(註11)

以上例子足以說明,輻射不知疆界,影響廣泛深遠。沒有理由相信把20公里設為緊急疏散範圍的「國際最佳慣例」足以保障香港市民的安危。

市場不能承受的高風險

綜上所述,若以「風險 = 意外發生概率x意外後果」這個概念來衡量,核電的潛在風險確實不容忽視,業界的行為清楚印證了這種高風險是真實存在的:「以判斷風險為職業的人—-保險公司,都不願為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核電站給第三者保險。因此,核電集團都必須[透過政治手段]通過特別的立法使國家(即納稅人、潛在的受害者)承擔巨大的責任。但無論保險與否,危險仍然存在。」(註12) 這種情況在40年前如是,如今也如是。(註13) 連核電業界自己也不願為其進行的活動負責,保險業界也不敢為他們提供保險,只能將核電的風險代價轉嫁轉給平民百姓,這不正說明宣稱「核電安全不安心」的「可靠度專家」很不可靠嗎?

最壞情況不是天方夜譚

香港一年之中有不少時間吹東至東北偏北風,即處於大亞灣核電站的下風位,而且下雨的日子也不少,一旦出現泄漏大量放射物質的嚴重事故,帶有大量核輻射的煙羽(plume)直達並降臨香港整個城市的最壞情況(worst-case scenario)是有可能發生的,到時香港將會毀於一旦,變成不適合人類居住的地方。這可不是危言聳聽—-3.11核災期間只要風吹向日本內陸,東京便要面對這種情況。日本政府內部也確曾考慮過三千萬人撒離東京的計劃。(註14)

香港天文台實在有責任根據過往本港的風向及降雨情況,模擬出本港可能受核災影響的最壞情況,並將結果公開。保安局亦有責任向市民交代,一旦出現最壞情況,有沒有疏散七百萬人的「變應計劃」,讓市民判斷計劃是否有效、是否可以接受,並如實向廣東省及中央政府反映港人的意見,不應有任何隱瞞。

憑什麼要千萬人為核能冒險?

一個社會願意為共同利益承擔多少風險、付出多大代價,理應由社會成員在掌握充份資訊的情況下,經過深入的公開討論之後共同決定,沒有理由讓一小撮專家、官員和利益集團說了算。然而,當年大亞灣核電站的興建計劃卻在百萬港人聯署反對的情況下強行通過了,而反應堆的數目亦在很多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由2座增至6座。說到底,這些風險都是強加於人民的,所謂的「應變計劃」也是強加於百姓的。為何要七百萬人為數個反應堆「應變」?為何不是6個反應堆為周邊千萬居民的安全關閉?核電集團的利益與社會的整體利益並不一致。現在已累積了大量證據,說明核能絕對不是如業界所宣傳的「潔淨、便宜、安全」;實情反而是核能「污染、昂貴、危險」,而且是應對氣候變化的絆腳石。(註15) 還有什麼理由為了實現某些利益集團的核能大計,強迫千萬人以性命財產為作賭注?

要從歷史中學習,只能誠實面對歷史,並記取當中的教訓。七百萬人無法疏散,應變計劃無補於事;關閉大亞灣和領澳核電站才是唯一出路。

(註1) Kristin Shrader-Frechette. What Will Work: Fight Climate Change with Renewable Energy, Not Nuclear Power.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11. pp.120-121.
(註2) M.V. Ramana. “No escape from accidents“. in Costs, risks, and myths of nuclear power. Reaching Critical Will of the Women International League for Peace and Freedom, 2011. pp.26-27.
中國有多大可能發生重大核事故?〉何祚庥
(註3) Benjamin K Sovacool. Contesting the Future of Nuclear Power. World Scientific Publishing, 2011. pp. 47-72.
(註4) 參考Gordon Edwards在香港的演講: Nuclear Power : A Labyrinth of Challenges and Choices. 2012.
(註5) 政府公布修訂後的 大亞灣應變計劃
(註6) 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的使命之一是推廣核能( 見http://www.iaea.org/About/mission.html ),利益與核能工業界十分接近,其發表的「權威」告報 (例如 The Chernobyl Forum) 不時受到多方的質疑。欲了解IAEA、ICRP、UNSCEAR等國際組織如何阻撓其他組織發表研究核災難的報告,可參考紀錄片 《核電爭議》(Nuclear Controversies),以及Rosalie Bertell, “Chernobyl: An Unbelievble Failure to Help"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Health Services , March 2008, Vol. 38(3), pp. 543-60.
(註7) Rosalie Bertell, No Immediate Danger (The Women Press, 1985)
(註8) A.V. Yablokov, V.B. Nesterenko, A.V. Nesterenko, Chernobyl: Consequences of the Catastrophe for People and the Environment. Annals of the 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 vol.1181, 2009.
(註9) 同註1,chapter 4. 這一章以詳實的資料和嚴謹的論証,証明了「三哩島核事故中沒有人(或少於10人)因輻射致死」這個官方說法是錯誤的。
(註10) Tokyo Soil Samples Would Be Considered Nuclear Waste In The US
(註11) Democracy Now: Gundersen: Fukushima Meltdown Could Result in One Million Cases of Cancer
(註12) E.F. Schumacher, Small Is Beautiful. Blond & Briggs, 1973; 中譯本《小的是美好的》。北京:商務印書館,1984 。頁90。
(註13)按現行中國法規,核電站營運者對單一宗核事故承擔的法律責任最高達人民幣3億元。如營運者須支付的賠償超過這個限額,中國政府會提供財政補償,上限為人民幣8億元。見《大亞灣應變計劃》第十二章〈法律權力及賠償〉。相比起日本政府預計東電未來兩年須作出金額達500億美元的賠償,上述數字可謂微不足道。
(註14) Yoichi Funabashi, “The End of Japanese Illusions" New York Times, March 11, 2012. 日本前首相菅直人的講話
(註15) 可參考註1、註3及由Heinrich Böll Foundation 出版的一系列專題研究:Myth of Nuclear Power-A Guide,中文版《核能的神話》可於香港核能輻射研究會網站下載

妞快報:亞歷山大斯嘉德超愛裸體!

飾演《噬血真愛》中吸血鬼艾瑞克的亞歷山大斯嘉德因這部影集爆紅,勾人眼神和結實身材無不讓女性粉絲心癢癢,大呼:「誰能不愛他?」不過妞編輯發現他可能是露上癮了,繼上一次為戲裸體,現在他又脫了!
source: Alexander Skarsgård – astrostars
 

source: Alexander Skarsgard poses nude for ‘True Blood’ spoof photo in Antarctica – nydailynews
這次…

懷疑虐畜案警方到場即叫「收隊」 動物團體向監警會投訴程序失當

(獨媒特約報導)「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18區動保專員」與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於昨日(1月9日)在立法會舉行記者招待會,質疑大埔警方處理繁殖場程序失當。會議上披露了相關短片,說明前線警方辦事不足以及重申成立動物警察的必要性,並會向全監警會促調查事件。

日前,動保專員透過自發調查,以「放蛇」手法揭發大埔一間私人繁殖場懷疑虐畜。繁殖場內約40幾隻貴婦狗隻全被擠在狹小的籠內,環境衛生情況差劣。但報警舉報後,竟發現前線警員在處理動物案件時欠缺統一的明確程序,失責的處理手法使懷疑虐畜的店主有機會脫罪。在警方到達前,店主把繁殖場內十多隻狗運離現場,動保專員即時拍下車牌號碼並提供予警方追查。但警方未有按線索積極作出調查。動保專員黃豪賢批評警方推諉虐畜案件的舉証責任在市民身上,對已有的線索不認真跟進,輕放虐畜疑犯。

P1090132

警方縱容疑犯改動現場証據

爭取成立動物警察大聯盟發言人黃繼仁指,警方接報到達後,不但沒有即時封鎖現場,也沒有向店主問話,甚至很快就想要「收隊」離開。黃繼仁指警方不但沒有主動搜証,更任由疑犯在店內替貴婦狗修剪骯髒打結的狗毛,間接默許疑犯在店中改動重要証據。另外,黃繼仁更指疑犯一直表現得十分冷靜,似乎對處理舉報事件十分有經驗。他又留意到警方在過程中曾拉着店主在一旁對話,之後兩者還互拍膊頭,處理手法欠專業。

處理程序不清 延誤搜索時機

動保專員黃豪賢指,目前,根據警方前年推出的「動物守護計劃」,虐待動物案件主要交由警方、愛協或漁護署三方共同處理。警方接報後,一般應召愛協或漁護署到達,但在此案中,黃豪賢批評,警方沒有依序就案件通知愛協或漁護署的專家。後來,竟要靠市民電話通知,愛協人員才趕到場,但仍被繁殖主以私人地方為由,被拒進入,而警方並沒有積極協助。其後,在愛協人員提醒下,警方才召漁護署協助。由於前線警員不熟程序,離報案接近四小時才集合到三個重要的團體到場,漁護署人員才開始為店中狗隻檢查晶片。

P1090141

警方列作「誤會」處理

記者以電郵向警方查詢在事件中是否有處理失當。警方以書面回覆指經專家了解後確定動物健康狀況良好,事件不涉及刑事成份,列作「誤會」,交由相關部門跟進。動保專員黃豪賢表示對有關回應感到失望,認為不論事件被定義為「誤會」或「刑事」,最重要的是警方完全沒有檢討現有調查中的漏洞:程序混亂、更改証據、欠缺溝通等。

警員不認識動物守護計劃

18區動保專員召集人麥志豪批評,「動物守護計劃」前年底實行以來,警方從未正式公開動物守護計劃的內容。直到約一年後,才印刷相關文字簡介,在警局派發及以內部文件通知警員,但也沒有指引清楚列明警方到場後應採取的步驟。結果,前線警員只能帶着許多不確定去處理案件,例如是否需要通知愛協人員、如何處理動物屍體等問題。立法會議員毛孟靜認為事件反映前線警方處理失當,應該要成立動物警察處理動物案件。

1/10限時免費App特輯:5款iOS限免小遊戲一次滿足!

昨天獻給大家滿滿的好用小工具,今天就換上滿滿的可愛小遊戲送給大家!遊戲獨樂樂不如眾樂樂,找身邊的人一起分享會更好玩喔!
 

 

Fiete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9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過年快到了,大家團聚在一起最適合玩些簡單又有趣的小遊戲了!這款老少咸宜的紙牌記憶遊戲現正限免中,快點來下載吧!
 

 

PAC-MAN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30&ra…

迎海.星灣間隔:「豪華」一房、兩房特色戶

(原載於:地產小子的夢想家

迎海.星灣間隔:「豪華」一房、兩房特色戶

 

隨著迎海.星灣(Double Cove Starview)的「兩房半」「三房」清水房示範單位相集面世,由於迎海.星灣的間隔與「迎海」類近,本博將會集中介紹項目特色單位的間隔。

事實上,一如「迎海」一期,迎海.星灣第18至21座的一房、兩房特色單位都均備有窄長觀景露台。類近窄長觀景露台可參考《迎海示範屋(一)三房露台天然大宅》的相集

 

案例一:第18座19樓G室 – 兩房兩廳連主人套房另儲物間及廁所 – 實用面積828平方呎 – 露台22平方呎 – 工作平台16平方呎 – 陽台44平方呎

迎海.星灣間隔:「豪華」一房、兩房特色戶

 

經過面積約27平方呎的玄關,就來到面積約170平方呎的客飯廳。「客廳較闊,飯廳較窄」屬於「日字廳」恆基樓的典型設計,客飯廳外接面積約22平方呎的陽台。飯廳則外接16平方呎的工作平台。

廚房面積約66平方呎,備有「凹」字廚櫃,跟三房示範單位的廚房相若。

走廊長3.25米,面積約31平方呎。

儲物間面積約30平方呎,裡面的廁所則約14平方呎。

兩間睡房均外連面積約47平方呎的二合一陽台連露台。睡房1的面積約54平方呎,主人睡房面積約146平方呎,附設浴室兼預留凹位放置大衣櫃。

主人浴客及客人浴室的面積分別約為50和38平方呎,均設有窗戶,分別在於主人浴室備有「四件頭潔具」,而客人浴室只有企缸。

這類設計在香港較為少見,好處是讓住戶與陽光和清風更親近,但傳統智慧告訴我們,普遍用家都喜歡將露台圍封,變成室內空間,雖說新樓大廈公契有條文禁止有關做法,但仍有新樓住戶會將這些露台(局部或完全)圍封,以增加可用空間。

 

案例二:第19座27樓B室 – 一房兩廳另儲物間 – 實用面積569平方呎 – 露台22平方呎 – 工作平台16平方呎 – 陽台40平方呎

迎海.星灣間隔:「豪華」一房、兩房特色戶

 

甫進大門就是面積約36平方呎的玄關,由於單位只採用單扇大門設計,因此預留不少空間以供建櫃。「日」字形客飯廳面積約126平方呎,對於小家庭而言空間屬於「Just-fit」的標準,猶幸約32平方呎的陽台可減低室內的壓逼感。

雖然單位只有一間睡房,但走廊仍有3.39米,面積約32平方呎,佔實用面積約5.6%。

廚房面積只有約40平方呎,設有平行廚櫃。

儲物間面積只有約30平方呎,備有面向天井的大窗(總比睡房窗台對正天井好得多吧)。

主人房面積約106平方呎,預留凹位放置大衣櫃,並外連面積約30平方呎的二合一陽台連露台。

不過,值得留意的是囍匯相若面積的「一房半」單位只設開放式廚房,大家可以比較兩者面積的區別。

由於這類單位跟香港一般的單位略有不同,發展商可將它們包裝成「特色單位」賣貴一截(每平方呎賣貴10-20%),對用家來說也算是多一種選擇,未算壞事。不過,隨著發展商不斷將更多單位「特色化」,將來用家或要付出更多價錢購買「特色單位」,就要小心衡量所謂的「特色」是否「適合」生活所需了。

 

迎海.星灣間隔:「豪華」一房、兩房特色戶

 

也談談邵氏和邵逸夫

邵逸夫離世數天,看過無數文化人如陶傑、胡恩威、沈旭暉、沈西城的評論,無論同意如否,只覺邵逸夫的確是一個富爭論性的人物,不能簡單地褒或貶,我不是專家,只是也想談談自己的看法而已。
首先,邵逸夫毫無疑問是一位大慈善家,相信沒有多少人會反對,但本文只想談論邵逸夫在文化方面的影響,慈善此一範疇,就按下不表了。
誠然,我不認同沈西城所言,「從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末,香港電影幾乎全是邵氏天下」,大概到七十年代中,嘉禾的興起已取代邵氏的地位了,更何況六十年代還有粵語片,還有左派電影公司。但邵氏肯定是五十年代末至七十年代中,香港一家影響力很大的電影公司,也可說是當時香港文化一個很重要的組成部分,而且帶領香港電影走向海外的華人市場,而後來的TVB,更堪稱是香港的大眾傳播媒界的「霸權」。
邵逸夫對香港電影和電視帶來最大的影響,就是把片廠制的高效率卻流水作業的系統帶入香港,令香港的電影和電視業「工廠化」,在此,工廠並沒有貶意,一些認真的工業製品,一樣值得人們敬重,但工業產品就是工業產品,它沒有個性,也沒有個人風格,一個碗放上一千年會變成文物,但它卻永遠都不會變成藝術品,邵氏電影,還有八十年代後的TVB劇集,大概就是這樣,偶爾會出現一些傑作,而且隨著時間流逝,成為不少人的回憶,但真真正正藝術成就足以流傳後世的,其實少之又少。
然而後來方氏領導下的邵氏和TVB,不但是工廠,還是一家血汗工廠,出品水準也更形低落,但這又不能把責任全推到邵逸夫身上了。
我遲出世,錯過了邵氏最鼎盛的時期,小時候家父帶我去看《七面人》和《神打》,已覺得這些電影有股陳舊味,總覺落後於時代,到了八十年代,邵氏已是一間不多產的電影,除了王晶的作品外,其他電影也吸引不了多少人進場,至於早期的邵氏電影,由於一直沒影碟推出,翻看機會不多,聽長輩回憶,感覺是佳作紛呈,但近年邵氏終於讓旗下電影重見天日,在影碟舖逐隻細看,才發現真正經典的並不多,大多都經不起時間的考驗。例如武打片,《大醉俠》和《獨臂刀》今天重看,前者前後風格不統一,後者頗粗糙,都難以跟《龍門客棧》或《俠女》相提並論,至於後期桂治洪、呂奇等人的作品,除非以Cult片眼光觀之,否則很難稱之為佳作。
至於邵逸夫不斷以本傷人,製造出很多不平等的合約,精打細算地壓縮成本,對電影和電視的「破壞」是巨大的,但這或多或少也是政府一手造成的,佳視莫名其妙地要在黃金時間播出教育節目、默許不合理的「歌星合約」等,政府都有不可推缷的責任,至於政府收回嘉禾鑽石山片廠,將軍澳片廠卻讓一眾電影公司競投,最終不拍電影的邵氏竟然擊敗當時產量還算多的嘉禾,以致鄒文懷心灰意冷下賣盤,簡接令香港影視退步,這都不能怪邵逸夫,怪只能怪我們那個不斷說要鼓勵創意工業的政府,不過邵逸夫能讓政府縱容他的「霸權」,也可看得出他的政治手腕,正如胡恩威所言:「無論做對做錯做好事壞事;邵先生永遠都是勝利者。」邵逸夫贏了,或許輸了的只是香港而已。

網誌:http://conan981001.blogspot.hk/2014/01/blog-post_9.html

妞快報:郭雪芙一月將成為韓國人妻?!

韓國知名的綜藝節目《我們結婚了》,以偶像扮演「假想夫妻」為最大賣點,前前後後已經誕生出「亞當夫婦」、「維尼夫婦」、「初戀夫婦」等多對人氣夫妻檔,在2013年更是找來台灣的鬼鬼和日本的藤井美菜演出世界版《我們結婚了》,因為文化差異所產生的笑點,大大提升了節目的收視率,而今年製作單位即將開拍第二季的世界版,也傳出其中一對夫妻就是「宇宙大明星」金希澈和台灣新一代宅男女神郭雪芙!
 

Photo source:김희철 ‘썰전’ 첫 촬영, 자신감 넘치는 수트남 납신다

「有得入閘屎都食」就是飯民的底線

咖喱味大便

 

去年12月初,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宣佈正式啟動政改諮詢,亦與另外兩個局長拍了一系列那個「嬲」字(林鄭站在兩個男局長之間)的廣告。這個政改諮詢必然是一個假諮詢,因為中共即使要用上一些荒謬、下三流的手段,它也要完全控制所謂的2017特首普選,一國兩制早已名存實亡。筆者在之前的文章也說過,香港人等了真普選將近三十年,實在沒有更多本錢去輸掉,現在我們不得不支持以公民提名/連署的方式去提名特首候選人,不容許有篩選的特首普選。但是,各位看看那群民主派大哥的態度,不但是愈來愈後退、「雖不滿意,被逼接受,一人一票好過無」,更遑論會堅守公民提名,甚至發動辭職公投。筆者認為,泛民主派的底線,從來也是「有得入閘屎都食」。

 

這是很容易可以看得到的,泛民主派根本從來不敢跳出《基本法》條文的框架去談論政改。《基本法》第45條說明了行政長官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照民主程序提名候選人,再由香港人一人一票選出,但是這句字眼對「提名委員會」的定義是很模糊的。泛民主派只懂得在「提名委員會」的框架下不停找空間,務求讓一個能夠代表民主派的人入閘參加特首選舉(輸贏卻是另一回事,何俊仁自己也承認只求入閘,預了輸掉選舉的),例如湯家驊的方案只不過是改一改提名委員會的「遊戲規則」;是學民思潮提出了公民提名方案,好像給予泛民壓力後,真普選聯盟才出了一個第一關是公民推薦候選人,然後再交給提名委員會確認,卻說這是有「公民提名元素」的方案(見元旦電子公投的Q3),其實也是「以進為退」。

但是《基本法》的解釋權從來也是在中共的一方,在別人訂的遊戲規則下和別人玩是必然輸的,它只要說你的方案違反《基本法》,你就像鵪鶉般退卻,這樣就叫爭取真普選?既然它說公民提名違反《基本法》,倒不如你爭取修改《基本法》,容許全港已登記選民作為提名委員會以公民提名方式提名特首候選人,甚至全盤否定共產黨話事的《基本法》,推倒重來。泛民主派根本不敢行這步,而是為了可以派人入閘選特首,怎麼樣的政改方案也可以接受,永遠跟著北京的遊戲規則和劇本走路,這不但是一種倒退,不只是出賣選民、出賣香港人的行為,同時是把香港的前途斷送在專制獨裁的共產黨手上。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WiNG)

 

另一回事,泛民主派根本只不過是一群要保住飯碗的人,他們從來不會為香港爭取民主走前多一步,每次在立法會投票輸了就只說「今天是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叫你們利用公民提名作為一個議題去辭職公投,你們就在推三推四,又要「為香港人爭取權益」,又要害怕失去立法會議席。筆者相信各位讀者的眼睛也是雪亮的,元旦日和平佔中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的電子公投只有六萬多人投票,政府根本不以為然,那麼再次啟動辭職公投是一個嘗試令政府感受到壓力的方法,而且也是符合制度和最低成本的方法。

但是你看這群飯民,單是三回事已經令他們不會辭職 - 一來要派五個人辭職是打破他們的飯碗,因為今次辭職的議員本人半年內不得參加補選;二來他們害怕出來選的人不夠知名度而輸掉選舉,最後令建制派有機可乘;最後既然只求入閘,那麼辭職幹麼呢?當年社民連和公民黨都肯為了爭取公民提名以及真普選而辭去他們的議席時,這群民主派只不過是一群害怕辭職會打破飯碗、怕輸掉選舉的地底泥,更重要都是那句:有得入閘屎都食,能夠入閘就不理有沒有篩選。

 

最緊要的還是佔中。佔中到了現在連筆者也不知道那三子在幹什麼,舉辦了/支持了兩次的商討日,還沒有拋出自己的一個方案,如果你自己都沒有方案,那麼你為了什麼去佔中呢?本來最好就是何俊仁/涂謹申抑或派五個人啟動五區總辭,然後利用公民提名作為公投的議題,如果政府不接受就去佔中,但是你我都看得見的就是佔中運動是愈來愈荒謬。中共必定會用一些最下三流的手段去抹黑佔中,但是他們被嚇一嚇就退一步,例如中共爪牙說他們拜訪施明德是勾結台獨,他們就立即和別人劃清界線,不但是丟了面子,而且是顯得佔中是不停退縮。現在你們是進行公民抗命,利用公民抗命去爭取真普選,但是現在才發現「佔中是為了不佔中」,立場、底線、行動愈來愈見後退。正如之前的文章也提及過,筆者從不反對以公民抗命的方式來爭取真普選,但是現在以戴耀廷為首的佔中行動是愈來愈倒退,由民主黨的敗部和一群左膠領導的運動,最後只不過是「歡樂今宵再會」、「階段性勝利」。

總的來說,泛民主派只不過是爭取「有得入閘」,行政長官有提名委員會、有篩選也沒所謂的。如果要靠這群人去爭取普選,引用劉慧卿議員的一句說話:令人震驚。

 

【拒絕平凡】(四十四):「政改之戰」(四): 民主黨應落地獄

[拒絕平凡](四十四):「政改之戰」(四): 民主黨應落地獄

真普聯提出「三軌方案」,一眾泛民在鏡頭前牽手拍照,神情喜悅。原以為已「泛民大團結」,香港民主有望。
誰不知,記招未完,泛民經已內鬨。民主黨指「三軌方式並非缺一不可」,人力及社記即時直斥其非。公民黨梁家傑為了打圓場,呼籲市民注目他們的共同之處,不要被分歧影響。梁國雄亦在黃洋達的節目,指出不清楚真普聯所指的「由提名委員會確認」是什麼意思,要回去詢問。
種種情況出現,給市民強烈信息: 真普聯,甚至整班泛民議員都不知所謂,胡亂一通,好像「小朋友玩泥沙」,令市民極度失望無奈。
自從方案提出後,坊間評論直指民主黨再一次禍港,欺騙港人。其實在上一次「密室談判」,民主黨的野心已表露無遺。今次又再一次證實,它的立場已非民主,而是與建制派無別。
對於下屆特首選舉,市民大多以「無篩選」為主,而公民提名則是反篩選的妙藥。可是民主黨不理民意,指公民提名並非必要,大大違反了市民訴求。民主黨的底線逐步退縮,彷彿只要民主黨能參選,則願意打開大門,任由中央篩選。
民主黨已經百份百脫離泛民,阻礙香港民主進程,是人民公敵,非要落地獄不可。

10-01-2014家中,中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