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Stiglitz:無自由的民主 只會帶來貧富懸殊

無自由的民主制度(illiberal Democracy) ,仲可以帶來持續的經濟繁榮?定還是係只係令富者愈富?

係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下,相信唔少香港人都諗過呢個問題,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近日係匈牙利布達佩斯的Central Europe University 演講時,就直接指出無自由的民主制度,唔可以帶來全民共享的經濟繁榮,反而會帶來貧富不均。

 

Stiglitz - World Economic Forum Annual Meeting Davos 2009/ Flickr CC by World Economic Forum

Stiglitz – World Economic Forum Annual Meeting Davos 2009/ Flickr CC by World Economic Forum

 

Stiglitz認為,長綫社會要有生活水平改善,要集齊三大條件:資本累積、資源分配效率改善與及整個社會重視學習。而最後者能出現的條件就是要有「真正的自由民主」。他認為科學同知識本身,就是要挑戰固有權威(Authority),要創造一個「重學習」的社會就先要這個社會本身夠開放,可以制衡「反科學」的論述,以容許令新科技出現改進社會。

而假若自由民主倒退,出現「假民主」的話,好多時會的問題就是貪污會拖垮制度,他指如果法制無法保障窮人的權益,「就有可能有人會將制度變成只為權貴服務,最終只會加刻貧富不均。

讀者要留意,Stiglitz講的自由民主,主要係講人民要有創新空間及平等權利,而唔等於係所有事情上都交由「市場」決定,政府「坐埋一邊咩都唔好插手」,相反, Stiglitz 認為在不少情況下,政府主動干預可以增長社會整體「學習」能力。一個較明確的例子就係知識產權制度,因為私人市場科技發展,就是靠知識產權限制其他人學習或使用某些科技,以提高企業可從科技發展的回報,以鼓勵私人市場發展科技。問題是這反過來令資識傳播速度減慢,不少重要科技因產權理由,難以再改進及應用,社會整體受損。

這令政府有需要管制科研市場,甚至直接資助科研,以提高社會效益。而正因為政府有這重大的責任及影響力,所以社會更需要有自由民主制度去制衡政府的行動,以確保政策是以所有市民利益為依歸,而非傾斜向某些人或界別。

 

———————-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Central Europe Universty 是由索羅斯開辦的,所以佢係席上聽眾,而首富Bill Gates都係坐上客,唔知佢對知識產權個部份內容又點睇呢。

不過更重要的是,各位香港人,你地又點睇呢?

 

一切從「搵食」開始 :《後殖民食神之歌》後感

圖片來源:前進進Facebook

「歲月流金,前世詠嘆今生。吃下了什麼?又吐出了什麼?唱不盡一首荒涼悲歌。」~《食神之歌》

《後殖民食神之歌》的文本以已故作家也斯先生的《後殖民食物與愛情》為藍本,選取了其中三個故事〈後殖民食物與愛情〉、〈愛美麗在屯門〉和〈後殖民食神的愛情故事〉改編以成。編導說,這劇要空腹進場看。離場之際,果然像吃撐了的人,滿腹的情感介乎在吐與不吐之間。我們或許都沒有經歷過三個故事主人翁所身處的時代和處境,卻仍能在中找到共鳴和感受到當中濃厚的香港情懷。

跟劇中的「愛美麗」一樣,我是一個土生土長的新界人,在中學之前活動範圍離不開屯門、元朗、天水圍,放學後會在屋村商場、輕鐵路軌附近的地方流連,也會吃小食檔一蚊一串的魚蛋,十幾蚊一大盒的豬紅豬皮蘿蔔,在中學之前除了學校旅行、考察團之外,都幾乎沒離開過新界。回歸之時我仍是一個幾歲孩子,對回歸的記憶只在於忘了什麼時候開始學校在國慶日前後,會在早會時進行旗儀式。後來搬了出市區,才開始也會到港島區蹓躂,對各英式的建築物感到好奇,亦有了如「史提芬」所有的若有所失:在自己未誕生的時空,在這些充滿歲月痕跡的地方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相對於「史提芬」和「愛美麗」的故事,「食神老薜」的故事予觀眾的感覺相對沉重。「我屋企係賣豬肉嘅,但我哋好少食肉。」老薜家中五代都以賣豬肉為生,家業在時代交替中經歷興衰,恰如他自身的事業,也經歷過大起大跌,見慣風浪的他出奇地豁達,亦出奇地執著。情人「百合」利用他為自己的事業搭路結果出了岔子,他不介意賠上聲譽承擔責任,劇的尾聲小雪未婚有孕,他不介意流言蜚語容小雪在他家安胎,朋友在家偷酒「黃菊」當面開火他仍能一笑置之。為了支持他欣賞的小店,他可以吃下十幾碗粥,為了去喝一碗「老火靚湯」,肥胖的他可爬幾百級石階,為了為各個他認為有歷史價值的地方作紀錄,他可以放棄對飲食節目的膚淺的抗拒,東奔西走地擔當飲食節目主持。他的豁達建基於人情,他的執著亦建基於人情。

老薜說,一個人能照顧好自己的腸胃,自由地選擇自己想吃什麼,而不受外力影響選擇,才稱得上真正的獨立。這句話頃刻如子彈打進心臟。自從搬進市區後,已很少回新界,直至有一次約了朋友在屯門吃飯,驚覺已面目全非,一個平靜而「市井」的新市鎮,在幾年間四處都可見刺眼的電燈箱。朋友說,很快你到哪兒逛街都一樣,還不是哪些連鎖品牌的店子。到我們在想晚餐吃什麼時,發現那些我們從前常光顧的小店,都一間接一間結業了,我們結果還是去了一間「到哪兒都一樣」會有的餐廳進膳。那晚跟朋友說,如果有天元朗沒有B仔,還是不是元朗。朋友回應,香港仔魚蛋粉北角雞蛋仔不是香港仔和北角才有。

全劇從「港燦」的口腹開始,走進深層次的價值探討,讓我們從「搵食」開始反思生活,亦停下來看看我城的變幻。老薜的助手小雪說,紀錄城市中即將消亡的文化和被遺忘的地點,是老薛表達社會關懷的一種方式。《後殖民食神之歌》,大概也是在香港土生土長的「前進進戲劇工作坊」,致香港的一份情書。

德情報局利用漏洞監控犯罪 網絡活動大起底

柏林 – 不少網上購物、社交媒體以至電子銀行等活動的保密性能,皆建基於 SSL 保密網絡之上。然而 SSL 本身並非完美,亦有罪犯則利用它本身的缺陷滲透到不同機構進行網上犯罪。然而所謂堡壘總是從內部攻破,德國聯邦情報局為更有效滲透打擊這個保安上的灰色地帶,於是提出一個直接利用 SSL 的缺陷,用逆向滲透獲取情報的新方法打擊此等犯罪的計劃。 網絡安全的缺陷,帶來的不單只是網絡安全和犯罪的問題,亦催生了一個販賣保安缺陷情報的市場。政府近日就曾經跟法國一專門提供此類服務的公司聯絡過,但並非商討如何堵截系統漏洞。有一份流出機密部告提及,政府打算聘用精通網絡安全的黑客和特工,反過來利用這些漏洞來監控可疑人士的一舉一動,從電子理財記錄而至在網上購物買過甚麼貨品,都能夠一覽無遺。 雖然為 SSL 除錯同樣耗費時間和成本,而科技界近來亦顯得無暇應對,但報導一出,亦隨即引起一些網絡人權組織以及編寫程式社群的抨擊。有人更表示一個任由漏洞存在不特止、更主動為法律灰色地帶加持的政府,其實比起搞網絡攻擊的匪徒更為恐怖。 德國明鏡週刊

港大法治論壇 人大釋法損害更大

(獨媒特約報導)「小市民損害法治的能力是非常非常有限,但政權及有權者濫權對法治造成無可復原的傷害!」張達明教授在「雨傘運動與法治」論壇中剖釋禁制令時鏗鏘一句,道出法律界真正憂慮損害法治之緣是在人大多次釋法。港大法律系昨日舉行論壇,討論雨傘運動以後對普選、禁制令及公民抗命的論爭。嘉賓包括陳文敏教授、陳弘毅教授、張達明教授、湯家驊資深大律師、及楊艾文教授,並有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Henry Litton)作結。同場亦有法律系院長Michael Hor、吳靄儀大律師及李志喜大律師。

談雨傘運動的法律討論當然從831人大決定開始談起。人大跟從04年的解釋走第二部曲,就是否作出修改作決定,同時列明修改條件(parameters)。陳弘毅教授解釋,參考內地法律學者文章,人大的框架基本上可從多位官員如李飛的演辭中了解(infer):「這個框架將是香港政府及北京政府權力爭鬥」,關乎內地政局及共產黨管治,是不能夠妥協的基本原則。陳文敏教授則指人大決定無疑以行政程序填補法律罅。我們一方面要按基本法第158條接受人大有權修改基本法,但另一方面則要小心在人大常委在政改第二部曲中延伸出的解釋權力。人大的行政決定在香港當然沒有法律約束力,而立法會亦能以不符合基本法而把相關方案予以否決,不過這有可能招致人大再度釋法。

陳文敏:四大界別問題多多

那雨傘運動可以往何處去?陳文敏教授呼籲學生不要以公名提名作為目的,而是企後一步說明無篩選的原則。他非常幽默地講解四大界別的問題──有權投票的成員及公司、挑選方式及組成根本無從考究。他舉例說只要把漁農界的公司名字倒轉則是另一公司的名字,名單與成員也很大可能重疊;同時在運輸界中,也有「海洋研究公司」或某街道小巴協或什麼「關注組」這些公司在選舉中有權投票。大狀們堅守的政改方向相信也是廢除公司票、廢除功能組別、以及民主化提委會,而這個方案也得到烈顯倫法官的呼應。(註一)

張達明:當權者濫權 才是對法治極大的傷害

至於近日全城鬧得熱哄哄的還有禁制令問題,張達明教授便就此有深入研究。張達明違反禁制令無可置疑是破壞法治,因為它挑戰中立且公平的司法制度。不過小市民可以做到的傷害可謂極小,反而當權者多次毫無管制的濫權,才是極大的傷害。他繼而列出1999、2004、2005、2014年等人大多次釋法自行潛建法律,對造成極大的傷害。有份參與禁制令訴訟的吳靄儀大律師更義正詞嚴地指,命令值得人尊重(worthy of respect)人民也自然會遵從法庭指令。如果法庭沒有考慮犯法的原因,我們更應該檢討當中司法程序是否可達致公義!

烈顯倫:禁制令「奇怪、迷惑」

烈顯倫法官作結時亦表示頒布及執行禁制令的種種「奇怪、迷惑」(intriguing, mystified)之處。(註二)他曾親身到旺角佔領區視察禁制令的通知,亦質疑申請人執行禁制令的能力。他亦不解為何第一道臨時禁制令未實際執行前,便頒布第二次禁制令。同時他亦不認為應以私人訴訟方式處理,而是由律政司有責任解決事件。

法庭有能力區分抗命案件

雖然湯家驊大律師表達他不能接受人們對法律的不尊重,但法律學者們對公民抗命並不感到陌生,楊艾文教授及張贊賢教授(港大政治及公共行政系)更提出法庭應考慮到行動涉及行使基本自由、沒有暴力、政府自己不執法等因素,而有理由可區分這些抗命案件,考慮給予刑責减免至守行為及發警告信。他們建議佔領者可答應多做社會服務以彌補對公眾的傷害。(註三)

對於多位法律學者來說,他們對香港前景仍不太悲觀。在場有商人表達他對達致真普選的憂慮,法律界都說可預見之後的風暴陸續有來,但如果放棄爭取民主,就只會是這些憂慮的自我預言;更何況現時也有不同倡儀者在默默耕耘呢!

註一
註二
註三

籮霸 Kim Kardashian 露臀封面 網民狂惡搞

洛杉磯 – 「新聞」多多,以大臀著名的美國名人卡戴珊 Kim Kardashian,日前露臀為雜誌拍攝封面,但很快成為網民惡搞對象。 Kim Kardashian looks so much like a centaur in Paper Magazine, I figured I’d take it one step further. pic.twitter.com/Sh70yV43gE — Kelkulus (@kelkulus) November 12, 2014 VOILÀ 2 ! #kimkardashian #papermag #jeanpaulgoude #congrats #homersimpson #breaktheinternet Een foto die is geplaatst door BLAST (@blastmagazine) on Nov 11, 2014 at 3:32 PST […]

黃金寶,李慧思,您們在幹什麼?

螢幕快照 2014-11-13 下午4.27.00

謎米新聞截圖

 

董賊建華老而不,屢屢老點香江打救港人,既是歷史也是新聞,牠老人家近日腳痛冇發作又手痕,攪出一壇「團結香港基智庫」,集八十八位社會賢達,希望以呢班臭過臭皮匠合成真•諸葛亮。

這張名單充斥大量舊瓶舊酒,建華八年各大小頭目彷彿舊生會gathering,堪稱香港版死亡筆記:建華三世梁錦松、釋法白頭梁愛詩、教育沙皇李國章、沙皇頭馬羅范椒芬、吊吊揈男唐英年、新版思歪林煥光、張融密友吳秋北、…… 人才何其濟濟,港人被他們折磨十七年,今日一朝醒來,貞子們又從電視機爬出來了,這就似一套永不散場的午夜兇鈴,教人何其坎坷。

 

在這董賊投名狀中,最令在下大惑不解的是竟然包括了香港雌雄單車車神黃金寶和李慧思,你倆究竟在這裡幹什麼?

日前現任董二世梁匪振英,公眾場合兜口兜面侮辱所有體育界同人,稱運動並無經濟貢獻,冇錢科水=社會負累=香港垃圾,梁匪今日緣何肆虐香江?路人皆知,那是董建華在習皇帝前力薦之禍,一董一梁,十七年來把持朝政(別忘了梁匪竊位前位居行政會議召集人多年),牠們對香港體育的支持近乎零:

>港奧委會淪為霍氏父子多年自動連任主席私人會所。

>田總香港馬拉松年年是但攪,歷年億計經費收入+公帑支出,居然沒有一份上得檯的財務報告。

>當年東亞運港足爭氣,事後鳳凰計劃卻淪為爛尾甩毛山雞,錢花光了,香港足球繼續奄奄一息。

 

>今年二月索契冬奧,滑冰選手呂品韜乃香港唯一代表,卻由訓練到落場都是孤軍作戰,堂堂奧運選手卻連隊醫都冇半個,反而霍震霆父子和港奧高層卻大條道理全程觀光+攝石人,事後他們還要侮辱呂氏專業。

>歷年體育發展經費促襟見肘,民政事務局及一眾體育界化石只懂趁運動員一將功成時抽水合照打卡,數以百計因經費問題被迫放棄職業運動之路的年輕人卻只是萬骨枯。

 

現在老董復出扮2017造王者,來一客做瓜香港陽謀,體育界當然亦難獨善其物,但黃李兩位冠軍單車手竟然替間接謀殺香港專業體育界的人站台,事情是否有點荒謬?

更不消說遮打革命今日都第四十六天了,由選舉權、司法獨立、執法中立到言論自由,梁匪騙首倒行逆施敗壞香港文明,一匪之力令整個香港禮崩樂壞,這個表面上依然撐梁匪振英的董班子,也是謀殺港人未來的幫兇,稍為有識之士都應該是把這班禍國者轟下台,而不是跟牠們合流,辱沒自己聲名。

黃金寶先生,李慧思小姐,請您們退出這個與民為敵的做瓜香港邪惡軸心吧,別要讓一直疼惜您們的香港人失望。

 

亞太夢與近平經濟學

亞太區經合組織領導人非正式會議完結,正式閉幕。大會發表了《北京綱領》宣言和《共建面向未來的亞太夥伴關係》聲明,都是一些陳義高尚、內容空洞的文件,並無實際意義。對習近平操掌大權的中共來說,唯一最大的成就就是通過亞太自由貿易區路線圖,探討實現所謂亞太自由貿易區的可行性,代價就是中國支付一千萬美元,作為經費。對坐擁近四萬億美元外匯儲備財大氣粗的習政權來說,面子工程費用實在不算高,何況習大帝還可繼發「中國夢」後,再大發「一帶一路」的亞太夢,後者更撥出四百億美元大搞基建,難怪近期基建鐵路股大炒特炒了。

雖然習近平在APEC上宣稱中國經濟今年首三季仍然維持7.4%增長,足以令低增長的歐美國家欽羨,但誰都可以看到,以國家和地方政府龐大投資帶動發展的中國經濟增長模式效能已經越來越低,且因官僚國家資本經濟效益低、產能浪費高,弊多於利,還未計官僚集團貪腐帶來的界外耗損。習李政權兩年前上台的時候,掌管經濟的李克強也曾光輝過一段時期,推出甚麼「城鎮化」和「自貿區」概念,企圖以內需刺激經濟增長,避免開放改革以來過份依賴出口貿易和國家投資帶動經濟發展帶來的弊端。如今所謂「克強經濟學」已經不聞不問,無疾而終,「自貿區」亦有名無實,代之而興的是「近平經濟學」,準備用國家資本輸出、大搞區域基建經濟,為正在走向下坡的中國經濟注入新動力,避免國企的產能過剩和地方債務危機,拖垮中國經濟。

事實說明,作為世界資本主義體系的一環,中國經濟從來都是「依賴經濟」(Dependent Economy),過去依賴以歐美市場為核心的出口貿易創造國內就業,甘於淪為「世界工廠」,今天財雄勢大,則希望以國家資本輸出,藉基建投資開拓地域,建立海陸兩條「絲綢之路」,締造以中國資本為核心的經濟帝國。
可是,今天世界資本主義的最新形態已由金融資本主義當道,主宰一切,工業和商業資本主義已淪為末流,加上資訊科技發達,就是在工業和商業資本主義的範疇,虛擬經濟的發展亦往往凌駕實體經濟之上。阿里巴巴的淘寶利用光棍節減價推銷的營業額,一天便高達近六百億元人民幣,又比去年翻一番,完全主導傳統的零售業,並且不斷侵蝕其他行業,正好說明習近平的經濟思維根本過時,最好也是攻池略地的舊帝國主義而已。醜陋不堪的是,中國國家資本輸出之同時,也輸出了貪腐。墨西哥高鐵工程數百億美元合約單一投標中標後泡湯,揭出墨西哥總統夫人受賄的醜聞,說明中國企業並無真材實料的競爭力,不靠旁門左道,在全球激烈競爭的環境下,根本沒有過人的優勢。正是上行下效,難怪梁振英公然受賄,接受UGL巨款,欺騙股東之餘,更一身兼二職,中共亦不以為忤,從輕發落,若無其事了。

中國資本走出去,是當前「近平經濟學」的重要策略,說明滬港通對中國遠比香港更重要,因為中共各路人馬為公為私,都要利用香港股市的證券化功能,將大陸不動資產挪走。與此同時,則以中國經濟神話,誘導國內外資金投入半死不生的中國股市,製造對人民幣的需求,有利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說得坦白,中國民間總資產約有二十二萬億美元,只要啟動滬港通,引入外資,大有機會引發四至五萬億美元重新流入A股,為資金短缺的國企和私企提供源源不絕的資金。「圈錢」向來是大陸股市的最大特色,有滬港通以至未來的深港通為幌子,還怕聰明笨伯不挾資而來進貢嗎?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以接近「直選」提委解目下僵局

consult_document_highlight

 

佔領運動持續1個多月,學生已經疲態盡現,後勁不繼,人數和聲勢都不如當初,不過全世界和中央都清楚知道學生的要求。大約兩個星期前我首先向學生提出先撤後談的方案,這是我們所知道官方釋出的最大善意,學生仍不為所動。我們多次要求學生撤出,冷靜下來,原因是提委會的彈性其實甚大,只要各位心靜,集中全力討論提委會的構成,有機會喜出望外,達至接近「直選」提委會的新秩序。

 

行政長官已表明公司票可考慮改為個人票,而按中央依法治國、依法施政的大方針,我們可在提委會所做的是增加個別界別的選民數目,減少個別界別的提委會委員數目,發揮專業人士的智慧和民間的創意,將提委會這塊美玉發揮得淋漓盡致。

提委會如何是塊美玉?各個專業界別在政改第二輪諮詢時,可以運用全民的意見和參與,發揮提委用可加可減的機制,將公司票化為一些取得專業資格或在某行業或公司服務超過一定年數、具備一定經驗及相關證明的人員納入選民基礎,香港市民必須要就各界別的提委人數組成發聲,將可加的盡加,乏代表性的界別進行調整,這種方案不論佔領的、反佔領的,甚至在佔領事件上沒有立場的中間派都認為可以討論、值得商榷。這方案不但加強了中產在提委的代表,還會納入不少基層市民的聲音,隨時令提委會的選民人數倍增。中央和特區政府必須要按依法治國來處理問題,而提委會的彈性和民主化進程亦需要按全民守法這個大前提來進行,示威人士絕對不可能一方面以不守法的形式抗拒人大決定和立法,一方面要求人大和政府朝令夕改,完全忽視「法」的觀念,我們還可以行下去嗎?

 

中央強調「依法治國」,全民守法,兩者是平衡的,你們不守法,警方用最大的容忍度暫緩對佔路的執法,即是我們亦沒有條件依法推動更民主的方案和改革。我們不想原地踏步,我們亦非泥古不化,我們是希望有更闊的民主路可讓香港人走,我們現時全盤依賴各位學生和示威者回歸守法,讓法治社會重新樹立,依法辦事,將各方意見轉化為未來管治香港的效能,這樣才有機會將分化、分歧化解,我們政協委員都是服務國家和香港的代表,我們一心想轉危為機,但依賴學生的配合。撤離不是學生運動的崩潰,並非民主的失敗,而是機會和希望的開始,請各位將這機會讓出,由我們接力將提委會實現更民主化,令我們可以攜手共商國是。

 

東京,跟著村上去跑步

村上春樹在《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書中說過,他住在東京時大多沿著神宮外苑練跑。

「雖然不能與紐約中央公園比,不過在東京市中心是很珍貴的,綠意盎然的地區,這個跑步路線我多年跑慣了,距離的感覺連細微的地方都刻進腦子裡。」

皇居是日本天皇居住的地方,位處東京正中央,守衞森嚴謝絕參觀,但前面的皇居外苑則免費開放。圍著跑一圈,剛好五公里。沿途沒有紅綠燈,不用避車,還有水機。道路平坦,輕微的上落斜,附近車流量和香港相比差遠了,廢氣不是一個問題,最宜練跑。春季賞櫻,秋來賞楓 。但村上為了避開人流和車流高峰期,每天是七時前開始練跑的。當年日本長跑好手瀨古利彥為備戰洛杉格奧運也在此練跑,兩人常擦肩而過。而另一名日本馬拉松跑手谷村真理也是在皇居這裡由白領生涯轉向馬松松之路。

時至今日,村上還有沒有繼續在這兒練跑就不得而知了,但卻成為了跑者的朝聖地,甚至遊客都慕名而來做一次皇宮runner。個個裝備充足,氣氛熱鬧。

1415112801004
起跑前熱身

1415112799712
IMG_8179
沿途有多部水機,亦都有單車手沿外圍練習

皇宮附近開了不私營的跑步站,一出地鐵站就有,供跑者淋浴更衣、儲物,甚至租借跑鞋和跑衣,收費亦都很平宜。以我今次光顧的Raffine Running Style為例,今年初才開,只需一個銅板,五百日元。其他Funride Station 和Adidas Run Base則要收取七百日元。兩手空空也可享受當一回皇宮runner。即使是月租儲物櫃也只需要一千日元,對附近上班的白領實在是福音。

IMG_3332
Raffine Runing Style在日比谷站A5出口一出就是

IMG_3315

不同呎碼的跑鞋和跑衣供租借,自動販賣機更有跑襪出售。更衣室內淋浴、洗面和護膚用品一應俱全。之後還可以免費試用產品,有專人諮詢,大可乘機按摩雙腳鬆一鬆。

IMG_3325

IMG_8155

IMG_3317

這麼貼心的服務,2013台北富邦馬拉松把adidas RUN BASE從日本搬來了讓跑手體驗,何時輪到香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