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與大陸接軌 香港會否引入ICP 牌照制度?

200743012011376

 

在大陸建立網站,會有一定法規,其中一個法規是需要申請ICP(Internet content provideer) 互聯網內容供應商牌照,由信息產業部發放,申請這牌照是作為備案之用,倘若沒有這牌照,便不能在大陸境內提供互聯網服務。

今日香港電視收到通訊辦的律師信,指該公司在本港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的觀眾接收到其流動電視服務,香港流動電視網絡因而需要根據《廣播條例》的規定,領有本地免費電視服務牌照或本地收費電視服務牌照。由於香港電視日後所用的制式必然是會超過50000個用家時,那意味著香港電視除了要申請移動牌照外,還要多個免費或者收費電視,否則便不能推出服務。

 

現時本港4G以及3G服務極為流行,在地鐵或者乘搭巴士甚至在街上,都會見到市民手持流動電話觀看互聯網內容,除了是一些靜態內容外,還會有一些視頻以及一些實時的流通電頻資訊,若果以全香港計,這些提供互聯網內容多媒體用戶,必定會超過5000用家,甚至近期一款大陸極流行的小米盒子,在香港都頗為受歡迎,當中內容都是在本港提供時,其購買這個產品的,必然是會多過5000用戶,而這些用家的技術是流動通訊應用,所以根據現時通訊辦對香港電視的做法,都必要申請牌照,否則便會違反了本地通訊條例。

 

所以避免有爭拗,本港如無意外,便可以與大陸接軌,凡是在本港提供互聯網資訊的內容供應商,都要申請ICP牌照,否則便不可以提供任何互聯網服務予市民。

這樣照牌是最效地規管現時網上充斥的內容資訊,這樣才是如梁先生的融合。

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絕對會有這個情形出現。

因為這是現在的香港。凡是有違香港原有核心價值的事物,都可以出現。

沒有誠信的領導,出現。
說真話的被炒的,出現。
電視行業大退倒,出現。
失去了公平競爭,出現。
言論卻可被消音,出現。

所以現在的香港,不是沒有可能。

 

輔仁網,你準備申請未?(答:商業機密~)

 

偶像及偶像崇拜(2):談你不知道的德蕾莎修女

Photo Credi: 維基百科 / 公有領域

Photo Credi: 維基百科 / 公有領域

上篇文章中,我談到了世界道德典範─甘地一些不為人知的古怪習慣,這些特質讓我們將甘地的人格特性看得更清楚。他不只是個偶像,而是一個心靈層次還留在過去的人,就不是讓人很敬佩了。同時也告訴我們,在遇到所謂的偶像並開始崇拜之前,要多點批判性思考、好好檢驗其他人所說的「模範」。

(相關文章:偶像及偶像崇拜(一),談你不知道的甘地

德蕾莎修女是另一個例子。有人會問:德蕾莎修女怎麼可能會犯錯呢?她可是1979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也獲得無數的獎項,不斷地反對墮胎及使用避孕藥,同時也是許多慈善組織的創立者。一生都致力於提供「窮苦中的至苦者」免費服務,在印度加爾各答陪伴許多窮人走過他們生命的最後一程,1997年她過世後,教會迅速著手她的封聖過程。作為一個人來說,德蕾莎修女已經是謙虛奉獻的代表,這個物質主義高漲的世界需要靈魂的救贖,而她高尚的情操正是這類象徵。

有權勢者尋求她神聖的存在,尤其是政治精英份子,試著建立雙重世界觀:政治領袖和宗教領袖,前者希望後者能夠撫慰他們有時候不那麼聖潔的良心,如果你仔細看他們精心設計的政治遊戲,都可以從中看出端倪。而德蕾莎修女並沒有讓這些政治家失望,雖然她在任何場合都說自己沒有政治立場, 她和仁愛修女會所做的事都只是「對上帝表達我們愛的方法」,既然如此,為什麼她還要不斷地和各地權力人士見面呢?是不是有點虛偽和天真的意味?

已故記者克里斯多弗‧希金斯是批評德蕾莎修女最嚴厲的人,1995年他出版的一本名為《傳教立場》(The Missionary Position)的書,當中他說道:任何公眾人物發表言論時提到自己是沒有政治立場的,就值得大家嚴格檢視;任何言論只要會影響精神層面就更應該嚴格檢視。我引用他的話是因為這篇的論點幾乎都出自該書、以及希金斯其他的著作,他稱德蕾莎修女為「做賊一般的狂熱份子,阿爾巴尼亞的侏儒」,引起了支持者的反彈,但目前為止也沒有人可以有效推翻希金斯的言論。

就拿她毫不掩飾地公開支持獨裁者來說吧,1981年她訪問海地並和當時的獨裁者杜瓦利埃的夫人一同出現在電視上,她支持杜瓦利埃為的是獲得捐款,但捐款其實本來就是從窮人身上剝削而來,杜瓦利埃夫人還說到她從來沒有看過窮人的面孔和他們是如此的相似,也沒有人站出來反對這樣的行為,因為德蕾莎修女的訪問可以讓獨裁者掏錢,這完全是一個互惠利他主義的行為,沒有人會想要跳出來發聲。順便一提,杜瓦利埃家族之後也被踢出海地,看來海地人民是想要更接近他們的生活,更貼近權力。

德蕾莎修女也很享受富豪們的陪伴,其中一個是名為Charles Keating的商人,他是保守的天主教徒,事實是他從幾千人身上騙取了數億美元,是一個金融詐欺犯,在Keating的私人飛機上可以看到德蕾莎修女的照片,只要提供幾張照片,Keating就會捐130萬美元到救援組織,不過這些錢都是他透過詐欺得來的。Keating被逮捕後,德蕾莎修女在審判前寫了親筆信給審判長,直接說明希望讓Keating的罪行不要判的太重,因為「他和他的家人已經嚐到苦頭了」,並建議審判長像上帝一樣饒恕Keating,這位「聖人」─德蕾莎修女,似乎不怎麼在意受害者還有他們的家人,他們的存款被一個富有的天主教徒騙走,不過還好他最後還是進監獄關了好幾年。

其中有一位檢察官知道這封信,也回信給德蕾莎修女,信中羅列Keating被起訴的罪名─非常長的清單,信末要求歸還那筆130萬美元的捐款,並且說到「耶穌基督會毫不猶豫地馬上將錢還給原本的主人」,但德蕾莎修女並未回信也未歸還款項。

有太多這些自稱謙虛和高尚了。如果再看看她在加爾各答設立的收容所,用幾百萬美元的捐款建立的收容所,你就會覺得事情越來越荒謬。有個曾經在收容所工作的人指出,垂死的人所獲得的醫療照顧十分少,如果想要看診也會被阻止,更不用說把輕重症患者隔離,根本無法做到。止痛藥也很少使用,點滴永遠都不夠,注射的針頭未經消毒反覆使用,垂死的病人躺在擔架上、被隨意放在地上,像沙丁魚罐頭一樣。

有一個案例令人特別痛心,一個少年本來可以活下來,只因為修女拒絕送他就醫、動個小手術,最後還是過世了。修女是這麼回應的:如果他們為一個人動手術,或是送醫,那麼就要把其他所有人都送醫、幫他們動手術。一位英國護士無聲地抗議道:但是那個小孩才15歲!諷刺的是,在晚年需要醫療照顧的時候,德蕾莎修女在加州的醫院接受最好的治療,她可能有在那邊為加爾各答的窮人祈禱吧。

所以那數百萬元從有錢有勢者拿來的捐款到底到哪去了?有人估計捐獻金額高達幾億美元,有這些錢加爾各答可以蓋好幾家現代化的醫院,救治很多在疾病中受苦的人,但是德蕾莎修女另有打算。身為一個天主教,其意識形態也受到當時的波蘭籍教宗影響,這也解釋了她對人類痛苦不放在眼裡的態度:在上帝面前人類極其渺小,人類所做的任何事都應該是為了服務上帝。物慾橫流的財富及權力使我們對這件事視若無睹,而貧窮和苦難正好把我們帶的更接近上帝,因此,要從世間的苦難解脫出來並非我們真正的任務, 苦難和貧窮源自於神的意志,是祂神聖計劃的一部分。

如果你仍認為德蕾莎修女可能是你的人生榜樣,那麼我建議你先參考希金斯對此事的評論:「德蕾莎修女並非窮人的朋友,而是貧窮的朋友,她說苦難是上帝的禮物,她用盡一生反對唯一可以脫貧的方法:賦予女性權力,也反對將女性從傳宗接代的工具框架下解放出來。

延伸閱讀:克里斯多弗‧希金斯 《傳教立場:德蕾莎修女的理論與實踐 》(1995)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歐巴馬呼籲美國年輕人學寫程式,台灣的教育鼓勵我們學什麼?

Photo Credit:  hackNY.org  CC BY SA 2.0

Photo Credit: hackNY.org CC BY SA 2.0

教改、鼎王、洪案,全民心灰意冷之際,我們需要更多正面的力量。看到相當多為不平發聲、提供方向與反省的人物,除了給予這些勇士掌聲之外,更需要我們在社會的各方面,投入更多的關心與努力。在美國,半年來在資訊教育上的投入,令遠在太平洋另一端的我們無法忽視,必須關心。

美國總統歐巴馬去年爲非營利組織Code.org發表了這麼一段演說:

歐巴馬總統呼籲:

學習如何寫程式不僅對你來說很重要,也對國家很重要,如果我們希望美國走在科技前端,我們需要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投入,Coding將改變我們做事情的方式。沒有人天生就是電腦科學家,透過一點努力,數學技巧和科學基礎,幾乎任何人都可以成為電腦科學家。中文報導

歐巴馬總統不僅僅為Code.org宣傳,更將資訊教育的重視程度,提高到總統的層級,而這樣迫切的程度也是因為美國的軟體工程師等相關職缺,在2013年的調查中居於榜首,有70,000多個職缺,且數量幾乎是第二名的會計審計37,000的兩倍。(中文報導:2014 百大最佳職業,軟體工程師躍居冠軍)。而英國,甚至將Coding教育提到國家等級,正式開始自己的Coding人才儲備之路)UK Government Backs Year Of Code Campaign, Boosts Funds To Teach Code In Schools

在這樣高需求的情況下,美國政府與民間很一致地,認為從小開始培養對寫程式的「興趣」,是相當重要的。

不僅僅網路上學習寫程式的資源如雨後春筍般冒出(Codecademy),甚至把程式概念設計成玩具(Play-i),讓兒童小時候耳濡目染。美國人的目標是,把程式變成一種「人人都具備的能力」,而不是一種單純的「專業能力」。

學寫程式有什麼好處?

一、每個人都會寫程式,代表只要一台電腦(甚至一台平板),人人都可以創新,隨時創新,每個人都擁有自己創造的能力。而這樣的能力,可以延伸出相當多的商機與機會,進而創業,讓美國持續保有競爭力。

二、提供就業市場十年後的充沛人力。從2013年開始推廣的Coding教育,這些受啓蒙的小孩,未來在十年後將成為美國就業市場的基石,而美國將不會在電腦科學的人才上出現斷層。

歐巴馬明確的呼籲,民間機構與企業投入,還有更多新創企業投入在美國人民的Coding教育之上,筆者不敢斷言十年後美國是不是世界強國,但可以確定的是,美國將會是擁有世界上最多軟體工程師的國家,且人數大幅領先其他國家。

目前,已有將近3000萬人在Code.org上開始學習Code的第一步,僅僅在半年的時間內。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在寶島台灣學寫程式

而在台灣,我們尚未有認知到世界的走向與趨勢,即使有少數先見者願意踏出實驗性的腳步(小綠綠寫程式Maker等等),但社會風氣尚未形成,仍需要更多的人透過行動與分享,讓龐大遲緩的體制翻轉。

台灣教育不斷在目標不明的途徑上前進,殊不知手上的地圖早已不適用於今日的地形。路旁的樹會長,河流會轉向,沒有洞察前方趨勢的能力,改變路徑,只是爲改而改。

未來是一個創造的時代,Coding、3D Printer、線上學習,應該為台灣創造機會,更要創造自己的學習途徑,培養能力與發展是自己的工作,不是學校也不是補習班,每個人都是自己的教育部長。(擇己所愛不盲從 做自己的教育部長

(推薦閱讀:在台灣,我們不太思考「什麼是該學的」,只在乎「什麼是會考的」

我們需要:一個開放的心胸,接受世界不斷改變的事實

這個概念看起來容易,但現行的各項系統與體系,以及對失敗的恐懼,使各個階級與職業的人,自我保護,保持沈默,認為改變是少數人的事;但也因為有這些The Greater Fool,有些事情才得以改變。

“The greater fool is someone with the perfect blend of self delusion and ego to think that he can succeed where others have failed. This whole country was made by greater fools."

- Sloan Sabbith to Will McAvoy in “The Newsroom

從現在開始,投資心態

1. 改變教育與工作的概念

教育,為了讓成長的地方更好,不管現在的十二年國教或九年一貫,國家在人才上的投資,為的是未來國家更優秀的人才;父母負擔大學學費,為的是未來讓我們生長的地方更好。現行的機制確實有相當大空間需要改善,但不可將教育視為理所當然,不單單是為了獲得工作、賺取報酬。一旦有了心態的轉換,我們會開始思索如何讓服務的企業、機關,在社會上發揮更好的影響力。這段話不僅對同年紀的人說,也說給老闆們,薪水給多給少,數字多寡很主觀,重點是的帶領的員工,心委屈了嗎?有舞台嗎?

2. 用長遠的心態看事情

一萬個小時。每一個政策、每一項措施,每一個改變,每一個習慣,都需要長期的維持與關注。追求「速成」,是補習班等等的體制養成習慣,如同煙癮難改,但有機會。隨時提醒斤斤計較數字的人,數字是工具不是目的,累積的過程,無價。

大學時期,有一位「頭銜達人」,處處沾光,毫無貢獻,惹得社團與學系雞飛狗跳,如此汲汲營營,可能掙得一時風光,卻失去了長期的名聲與情誼。

3.  練習接受不一樣

台灣在接受「不一樣」這件事上其實表現得可圈可點,但在文化包容與接受異己的溝通方式上,確實需要再多磨練,對事不對人。對於真正有意義的論點尊重與認同,對於需要調整的觀點,接受後再建議。

高中時,班上有位極富藝術天份的同學,原以為他會一生都保持著畫畫的喜好,上大學時,他選擇了羅斯福路的商管科系。我問:你不再畫畫了嗎?他說:我爸媽說,畫畫養不活自己。

一席話,他再也不畫了。

多元個體造就了社會的多樣性,而社會正是由各式各樣的人所組成,不論我們喜歡與否,每個人都有自己受到法律保護的權利與自由。在你眼裡的怪人,其實在他眼裡,你也很奇怪。停止無謂的排擠,台灣需要多一點正面的鼓勵與包容。

台灣要急起直追

美國投資資訊教育的明確與團結,正需要台灣我們借鏡與思考,美國為了國家未來十年投資Coding教育,台灣也在進步中,但還可以更好。我們需要你,也需要更多明確、有遠見、願意說真話的人帶領。我們要留給下一代怎麼樣的環境、思維與文化,取決於投資了什麼樣的心態與涵養。

本文獲得作者授權刊登,文章來源:Mr. Low-Tech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人生的申論題:重點不在於你做的決定對或錯,而是做與不做

Photo Credit: Derek Harper CC BY SA 2.0

是非題、選擇題、多選題…我想這些都是受台灣教育長大的小孩不陌生的幾個題型。然而,除了這樣的題目之外,念大學之後的申論題,我們總是答得不如那些有「標準答案」的題目來得出色。

但很可惜的是,我們的生命當中並不是這樣的非黑即白。

前幾天,一個年輕女孩問了我幾個問題。她在看了我的文章之後,再看看自己過去所受的教育,她對於自己未來想要走的路感到恐慌。

因為,她不曉得接下來的她會變得如何?也不知道下過的決定到底是對還是錯?

「對錯真的重要嗎?」這是我丟給她的其中一個問題。

21歲,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年紀,這個女孩卻因為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恐慌,選擇離開學校。因為她發現一直以來所受的教育,從來沒有教導她該如何反思、如何擁有正確的判斷力。因此,她選擇放棄學業,到美國參加一個體驗計劃,去一個未知的環境探索、找尋自己。

其實,能夠擁有這樣的資源和機會到國外生活、經歷不一樣的人事物,在外人看來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很可惜,這樣的經驗並沒有讓她真正獲得想要的答案。在回國之後的她,反而對現況感到更無助和恐慌。受限於以往所受的教育,她告訴我,她總是在尋找標準答案,並且總是在找尋的過程當中害怕犯錯。

我說:「如果生命當中只剩下對錯,那多無趣…很多時候,重點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做錯了又怎樣?最怕的是不做,而不是做錯。如果因為害怕錯而不去做,那無形當中,我們都錯過了很多機會。」

在同樣的教育背景下長大的我,很了解她所說的情況。

從小到大,老師總是告訴我們:「反正只要照著規矩、標準答案來,就一定不會錯,這樣才能拿高分!」

是啊,我們就是這樣教育下的產物。一群不被鼓勵犯錯的孩子,教育硬生生地剝奪了我們在錯誤中學習的機會。因為害怕犯錯、害怕同儕的恥笑,我們沒有獨立思考能力,更沒有年輕人應該擁有的創造力。然後,父母、師長還會不斷的「諄諄教誨」:「乖!只要唸書考高分,將來才會有前(錢)途!」

很可惜,生命從來就沒有標準答案。很多時候我們都是在錯誤當中學習。在後現代的社會下,如果還相信權威、教條,那我可以很明白的跟你說:「準備受死吧!」

老一輩的那一套,真的已經不適用了。不要再相信傻傻的一直念書就會有前途這檔子事,除非你真的立志要當一個學者。

當天,她不斷地問我倒底是怎樣確定自己的方向,如何培養堅定的意志?同時又是怎樣確定自己所下的每一個決定都是正確的?很可惜,我沒有辦法給她「標準答案」。我只能跟她說:「重點不是在於對錯,而是做與不做。做了但錯了,因為我們還年輕,修正或是重新轉換跑道就好。因為年輕就是我們最大的本錢。」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神一般的外科醫生:那天之後,我再也不數我開過了幾台刀…..

Photo Credit:David MarkCC0 1.0

Photo Credit:David MarkCC0 1.0

我在Frozen section (冷凍切片)做了一個多月的訓練,也認識了不少外科醫師,其中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做Whipple手術的Y某醫師(化名)。

正文開始前先讓我位各位解釋一下病裡標本處理流程

(懶的讀這段可以直接跳過)

一般標本是由臨床醫師將組織取下後用福馬林固定,再由病理醫生gross處理,經過重重的脫水/浸蠟程序後,隔日由醫檢師進行切片、染色、封片等完成病理玻片。 這些玻片最後會回到病理醫生手中,用顯微鏡仔細判讀寫出診斷,全部流程大概要花個3到5天。

「冷凍切片」則是一種加速版的病理診斷,開刀房的醫生將樣本取下後立刻快馬加鞭送到frozen section room(通常在手術房隔壁),通知病理醫生即時處理,在零下 25-30 度進行組織切片(不經福馬林固定)。染色、封片、判讀全部一氣呵成,20分鐘馬上知道報告結果,一整個乾淨俐落。

既然冷凍切片可以馬上知道結果,那大家幹嘛還要用傳統福馬琳切片等個3~5天呢?

主要原因是成本和誤判率的問題。

冷凍切片的花費比傳統切片高出許多,切片也難上許多 (用刀片手動刮出5-10微米難度頗高)。這些高難度的切片往往會造成標本的瑕疵,也無形中增加了誤判率。

要知道,病理誤判可是會死人的,萬一把良性腫瘤判成惡性或惡性判成良性,後果可想而知。正因如此,非必要的情況一般外科醫生是不會要求冷凍切片的。

(回正文)

Whipple手術是一個極端複雜的手術(胰頭、遠端胃、十二指腸、膽囊、上端空腸切除、及胰、胃、空腸吻合、迷走神經截除等),也是目前唯一能痊癒胰臟癌的治療方式。它的手術時間長,併發症多,而且手術死亡率極高,基本上有本事動這刀的醫生百中無一。

每台Whipple手術都需要冷凍切片,有些是要看腫瘤有沒有轉移到其他器官,也有些是要看看切口邊緣的組織有沒有癌細胞。外科醫師會根據冷凍切片的結果來更改手術過程。

我去的醫院是胰臟癌轉診中心,所以每個星期大約會有6~10台Whipple 手術,超出其他地區醫院許多,而支撐著這些龐大Whipple手術的是一群胰臟癌手術專家。

其中比較有名的是Y某醫師,世界各地的病患會特別指定他開刀,期待他帶來奇蹟。

Y某醫師是個看起來很不像外科醫生的外科醫生。他大約50歲出頭,說話輕聲細語,給人一種溫文儒雅的感覺。

每次碰到Y某醫師的刀時,他都會親自送標本到frozen room,然後在一旁耐心等待,就算遇到delay也不會生氣罵人。

某天切片空檔時我跟他聊了起來。

小百合:「今天開刀過程還順利嗎?」

Y某醫師:「還不錯,沒有什麼大問題。」

小百合:「你每天動這麼多台手術,有沒有算過目前開了幾台Whipple啊?」

Y某醫師:「年輕時有仔細算過,不過204台後就不算了。」

小百合:「為什麼?懶得算了嗎?」

Y某醫師:「不是… 因為病人死了。」

小百合:「死了?」

Y某醫師:「嗯, my first death on table,我永遠忘不了那台刀。」

他的口氣聽起來異常的苦澀。

小百合:「不過200多台才碰到一個death on table,聽起來沒有問題啊。」

我是說真的,像Whipple這種高風險的手術,能做到死亡率<5%已經是超級了不起的成就了。1/200 這種死亡率根本算是神的等級。

沒想到Y某醫師看著我搖搖頭,苦笑。

Y某醫師:「你不懂,對於家屬來說,就算是一個也是太多了。」

小百合:「 可是開刀本來就有風險, 況且醫生也是人,沒有人是完美的 。」

Y某醫師:「你錯了,醫生是沒資格犯錯的。不管救了多少人,只要失手一次你就是罪人,一輩子都會活在懊悔中。」

我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因為我不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其實我很明白,既然走了這行,就要抱有覺悟,做好準備。

畢竟保持完美就是醫生的使命。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上班族必學!「腰力」越強,溝通能力就越強

Photo Credit:PublicDomainPicturesCC0 1.0

Photo Credit:PublicDomainPicturesCC0 1.0

一般來說,麥肯錫的實習生很有機會拿到轉正職的機會,但有位實習生卻因為不經意冒犯了資深顧問而被腰斬。後來和幾位麥肯錫的前輩和朋友聊天過程中才發現專業的麥肯錫顧問除了要超聰明、具備優秀的問題解決能力、傑出的領導力、還要「夠柔軟(Flexible)」,才有可能獲得內部同仁的支持協同以及外部客戶的長期支持。

《Give and Take》是最近很紅的一本書,商周也特別撰文推薦,值得提的是裡面有個章節叫做<The Power of powerless communication>正好提出幾個方法或許可以拿來「練習腰力」。

特別引用書中研究和身邊案例希望對於做人處事有點幫助:

1. 懂得放低姿態,才能夠真正獲得認同 (縮小自己放大他人)

有位才26歲的組織心理學博士受邀到軍中授課,但詭異的是台下的軍官們都是校將級的,而且還比自己大20、30歲,一開始她還很有自信以為自己滿腹經綸可以讓軍官們滿意,但沒想到不僅上課反應冷漠,那天課堂結束後收回的回饋單還被釘得很慘:「是很有學問,但是根本沒抓到我們想聽甚麼嘛!」「天阿,竟然比學校講台上的東西更學術!」「根本學不到甚麼…」,在這麼慘的情況,你能想像他三個月後不僅全身而退,而且竟然讓這些校將級的將領們稱讚不已。

其實前後上課內容都一樣,只是在她開場的時候運用些小技巧讓自己放輕鬆,也刻意放低姿態,比如說在下一堂課對著台下已經很不耐煩的高官說:「我知道你們有些人可能這樣想『拜託,這個12歲的小朋友可以教我們甚麼阿!?』」台下的將領們突然陷入尷尬的沉默,1秒、2秒、3秒,就這樣5秒後有位上校突然說:「那太誇張了,我是說你大概只有13歲吧!」就這樣全場爆笑,但這些高官們也就開始放下自己的架子,也才慢慢發現這博士真的有料!

一樣的內容,但好的開場真的是成功的一半:適時放低姿態更容易獲得信任。

2. 聆聽需求並對症下藥 ,真心換真情

試著回想上一次你去買眼鏡的經驗,業務是怎樣跟你推銷的呢?是哪個業務才讓你成為死忠顧客呢?為什麼?書中調查了幾百位眼鏡銷售員,並去除智力和年資等潛在影響因素,得出了這樣的結論:「業績表現好的業務背後都有共通的秘訣就是『幫助客戶的心態,而不是拼命要客戶掏出口袋的錢。』」這就像是那些有專業能力且真正用心的醫生才會有一群很依賴他的病人,因為病人知道醫生不會亂給藥,而是會先對症下藥,有時候甚至會透過關心讓你在診斷過程中更放心,漸漸得你會覺得他好像是你專屬的家庭醫生。

想像一下,當你走進眼鏡行,你可能會有個預設心理:業務肯定又要開始推銷他們家最好賺的產品了,大多業務也的確這樣;只有很少數的業務則會先想怎麼幫你,比如說,他們很有可能會問這些問題: 「請問之前有來過嗎?」(想先接續上次的進度以避免浪費雙方時間)、「平常有運動嗎?」(想了解客戶身體狀況和潛在需求)、「怎麼會想要買這支?大概預算多少?有甚麼考量呢?」(想為客戶提供量身訂做的服務)

聆聽需求不僅是業務的重要能力,也是每個人都應該去學習的能力。真心不一定換真情,但只要不真心客人就很容易花心。

3. 先請求幫小忙再幫大忙。試試看先請教意見,再忙也會盡量幫你

Annie白天是某公司的科學研究員,晚上則利用時間來攻讀MBA,已經蠟燭兩頭燒了沒想到公司卻要求配合出差,在這樣的情況下她不僅沒有失去工作,反而爭取到公司提供租車和公司董事會專屬的私人飛機坐位,公司還答應若私人飛機沒有空位還補助商務艙的費用。究竟她是怎麼辦到的?

一般來說大多數的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應該會很氣憤,Annie也是。但她並沒有馬上去打聽其它公司的相關辦法並列下要爭取的條件,而是去找人資主管詢問她的情況應該怎麼辦比較好,她的說法不是要求人資要做些甚麼,反而是用一種面對困境然後希望比較有經驗的人資主管來幫她。人資主管先針對Annie的情況給點建議,後來又因為Annie的要求所以去幫忙跟Annie的主管談。一開始主管是站在要幫公司省錢的角度所以婉拒,但後來經人資主管幾次溝通最後竟然願意提供私人飛機坐位和租車。

總結一下,除了硬實力,我們也該培養軟實力:一直太強勢反而可能會讓別人反感,不妨放低姿態會讓自己更好相處也能多結善緣,像是可以多自嘲或是多跟別人請益;並透過專注聆聽找到對方的需求,盡量去幫助對方,真心不一定換到真情,但不真心有一天會發現週遭的人也不是真心的。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文明法治漸行漸遠

放眼現在,很多香港人都想有一個認真製作,絕不粗製濫造的電視台;但這個看似只是基本的要求好像距離我們越來越遠,政府用盡一切辦法都要我們繼續觀看重播節目,抑或低質素的節目。

這個政府到底是一個不干預市場的小政府,抑或是一個積極干預的小器政府,筆者認為各位會有理性的判斷,不必在此解析。

日前,有立法會議員於立法會資訊科技及廣播事務委員會的會議上,質問政府當局對港視的廣播有超過5,000個指明處所組成的觀眾接受,而是否需要持有免費電視牌照。政府當局亦直接回覆已與港視接觸,並指出相關的限制。翌日,港視就正式接獲通知,並宣佈延遲開台日期,及立刻停止所有拍攝工作。這根本就是政府預先安排的一場戲碼。

一,自王維基先生宣佈從中移動香港中購入流動電視的技術及相關牌照,已表明將會大規模發展流動電視廣播業務。為何事隔數個月,正當港視全力拍攝節目,希望能於7月1日正式開台的時候,才突然指其違反指引,需要申領免費電視牌照,這不是居心不良、諸多阻撓的表現?

二,流動電視技術有別於一般模擬制式,或數碼廣播制式,其採用的不是一般的大氣電波。另外,廣播條例亦沒有規定營辦商就本地廣播類或串流式類流動電視服務申領牌照,故兩者理應分開處理。

除此之外,香港政府於公開就流動電視業務招標的時候,曾經清楚表明流動電視牌照並不受廣播條例所監管,故為何政府現在又搬出此條例,指港視現在必須申領免費電視牌照,並受廣播條例所監管?這種種猶如亂搬龍門,有強權無公理的所為。筆者只會認為一個不文明政府的所為完全在這次突擊表現無遺,完全無視程序公義。

三,今次政府的突擊適逢前威普顧問公司亞洲區總監伍珮瑩,公開交代被解僱一事而召開記者會的同一天,同時亦是通訊局就無綫及亞視續牌申請舉行最後一場公聽會的翌日。

筆者不禁自然把這幾件事聯想一起,會否是政府對全港市民的高姿態示威。香港市民越要知真相,政府就越打壓。當有人走出來指證政府,政府就用其他手段打壓,希望能把聲音噤聲。

從筆者的認知,這些所作所為只會出現於極權國家,奈何以文明法治社會自居的香港,好像逐漸與文明法治越走越遠,反而與極權專橫越走越近。

當文明及法治與我們越走越遠的時候,這還是我們熟悉的香港?這絕對值得我們去深思,尤其梁振英上台後,我們一直堅持的程序公義已經消失得七七八八,隨之以來的是以長官意志為主,政府施政行政政專橫的中國式管治。

轉載自蘋果日報論壇版

妞快報:係金ㄟ?安心亞殺青後大解放染成誇張金髮?

安心亞在新戲《妹妹》殺青之後,立刻上傳了一張照片,圖說附上「立刻染金不囉嗦!」驚動不少粉絲!
 
 

敬業的安心亞先前為主演的偶像劇《妹妹》剪成短髮,拍攝期間因為劇中有許多內心戲,常常要上演哭戲讓她精神緊繃、壓力很大,在殺青宴時除了自掏腰包、送大家球衣外,也大吐苦水表示:「只要拍哭戲,前一天就快崩潰,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在殺青宴過後,安心亞馬上又上傳了一張頭髮漂白的照片,並附上說明:「立刻染金不囉嗦!」讓許多粉絲猜測安心亞是不是因為拍戲「壓力太大,殺青…

生鮮食物送你家 沃爾瑪買下 Yumprint 力拼亞馬遜

生鮮食物送你家 沃爾瑪買下 Yumprint 力拼亞馬遜

walmart and yumprint美國最大零售業龍頭沃爾瑪(Walmart)以實體通路著名,但近年來電子商務快速發展下,沃爾瑪在 2011 年推出了 Walmart to go 商品當日送達的服務,最早是在聖荷西(San Jose)和舊金山(San Francisco)測試,後來2013年又擴張到丹佛(Denver) 。上個月沃爾瑪收購了食譜發表平台 Yumprint,讓人聯想沃爾瑪是否想擴展 Walmart to go 線上宅配的市場。
Yumprint 成立於 2011年,開發網站和 App 程式,網站內蒐集上千個食物部落格的食譜,可以在網站上儲存自己喜歡的食譜,然後就可以在家裡自己動手製作了!但要購買網站上所列舉的食材肯…

衝啊!審服貿,立法院又打架-The News Lens Flash

1. 審服貿 立法院藍綠又打架

立法院初審服貿,朝野立委為搶發言登記順序吵翻天,甚至發生零星肢體衝突,場面一團混­亂。會議主席陳其邁見會場失去控制,開會不到兩分鐘就宣布休息,立委、官員集體待在立­法院的會議室,一事無成。民進黨團昨天便已出招突襲,夜宿大會議室,並在今天一早搶簽­到及發言順序,但國民黨團質疑程序不公,雙方數度相互叫罵、推擠,國民黨立委林德福更­被推倒在地。

2. 美中情局對搜查國會電腦 參議員怒

美國國會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戴安娜.範因斯坦當眾指控中央情報局(CIA)涉嫌「不­當」搜查為國會議員特設的電腦系統。範因斯坦指控中情局在今年一月間曾「不當」搜查了­國會的電腦系統。據悉,上述電腦系統裝載有參院調查中情局可能濫用權力和非法虐待囚犯­的證據;中情局則涉嫌從這些電腦上秘密竊取和轉移文件。

3. 馬航失蹤前 偏離航道數百英哩

馬航失聯的MH370客機到底在哪?根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CNN的最新報導,引述馬來­西亞軍方的消息指出,從這架失聯前的飛行軌跡研判,發現客機竟然是和原先航線相反方向­飛行,而且偏離航道將近好幾百英哩。另外,一名澳洲女孩爆料,她2011年乘坐馬航航­班時,機長及副機長邀請她與朋友一起進入駕駛艙拍照。兩名飛行員全程都在和她們玩鬧。­報導稱當時這位副機長正是此次馬航失聯航班的副駕駛,該女孩貼出多張照片為證。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