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拉斯維加斯現場】IBM:洞察(Insight)是新的貨幣

【拉斯維加斯現場】IBM:洞察(Insight)是新的貨幣

IBM InterConnect 大會的主題之一是「A New Way to Work(新的工作方式)」,Keynote 議題鎖定在企業資安、洞察(Insight)、Watson Analytics 以及去年發表的企業電子郵件服務「Verse」,當然還有強打的 Bluemix 平台。

企業行動資安

資安一直是企業關注的議題,無論是員工的帳號、密碼,還是客戶資料,都是有心人士覬覦的目標,近年隨著企業採用行動解決方案趨勢的成長,無論是 BYOD(Bring your own device)還是公司配給的裝置,更不用說各行各業的都有各自的規範,例如資料的移動(是否可以跨境)、個資的保護⋯⋯ 因此企業需要先進的資安服務。

此外,我們採訪了 IBM GTS Mobile Services 總經理 Richard Esposito,他認為在目前的趨勢下,資安議題日趨重要,但是目前的解決方案,卻能讓新創公司享有與大企業相同的資安強度,讓這些新創公司能夠投入到一般認為資料將會非常敏感的領域,例如金融與醫療照護。

在行動(mobile)方面,除了與花旗集團合作,IBM 亦宣佈與 Juniper、資生堂展開合作。與網路通訊設備公司 Juniper 合作,目的是要結合 IBM 即時資料分析的能力,對 Juniper 的網路行為(network behavior)提供洞察,協助客戶改善行動體驗。與日本美妝大廠資生堂的合作,則是透過「MobileFirst」平台,提供模組加速資生堂在行動 app 的開發,讓日本一萬名店員都能使用行動裝置增進客戶體驗。

舉例來說,資生堂展示了一款 app,消費者照完相之後,便可開始選擇唇膏或粉底的顏色,用「模擬」的方式看看這些化妝品的效果,選定其中幾種,再由店員為顧客上妝測試。事實上這類的 app 大家應該都用過,但是用在化妝品銷售上,則有更加實際的效果,更不用說在資料搜集上的作用。而 IBM 就是在開發流程、規模化等部分支援資生堂。

洞察經濟(The Insight Economy)

Insight is the new currency.

洞察就是新的貨幣。

IBM Analytic 資深副總 Bob Picciano 指出,IBM 去年觀察到三大主要的科技移轉(Technology Shifts),分別是資料、雲端與參與(engagement),事實上這也是 IBM 執行長 Ginni Rometty 去年宣示的三大重點。Bob Picciano 說,資料是「What」、雲端是「How」,而 Engagement 則是「Why」。

今日,資料正在以前所未見的方式增加,拜各種感應器所賜,人類現在可以即時處理許多過去所無法解決的問題。2014 年 IBM 的創新挑戰贏家、香港的新創公司「Insight Robotics」即是透過感應器、無人機搜集資料,對森林大火、農業、植栽與管線進行即時的資料分析,取得「洞察」。這家新創公司去年的營收是三百萬美元。

這也是為何 Bob Picciano 會喊出「洞察經濟」,在這個新的經濟型態之下,「洞察」就是新的貨幣。

去年,IBM 發表的 Watson Analytics 即是在洞察經濟時代下的分析工具:

「Watson Analytics」(Watson Analytics 不等於 Watson)——誇張一點的說法就是「萬物版的 Google Analytics」。將資料餵給 Watson Analytics 後,使用者可以用自然語言與系統溝通,詢問諸如「是什麼原因導致員工離職?」、「這次的行銷活動哪個部分最為成功?」或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名球員被三振率偏高?」等問題,並且透過各種視覺化的方式將分析結果顯示出來,讓即便是沒有受過資料科學訓練的人(例如行銷人員、球隊經理)也能運用。

有 Watson 加持的 IBM 電子郵件服務「verse」

Email 是近年來談到工作環境時最常被提出要改革的對象之一。號稱是「21 世紀團隊溝通工具」的新興辦公室通訊服務 Slack 就被科技媒體 The Verge 說「正在殺死 Email」。1Google 也在去年推出了「Inbox」企圖改革 Email 的使用體驗。

IBM 也不例外,去年 11 月,IBM 發表了企業電子郵件服務「Verse」,將企業員工會使用到的溝通工具如電子郵件、行事曆、會議安排、檔案共享、即時通訊、視訊會議等整合在單一環境中。

我們在先前的文章中提到,IBM 正在逐步釋放出 Watson 的力量,不僅結合了 Bluemix 的服務,Verse 其實也用上了 Watson 認知運算的能力。Verse 的特色在於能夠將信件的順序排列按照「誰寄來」,而不是按照傳統的「何時」寄來。並且運用 Watson 的認知運算,分辨來信的重要性、協助員工安排會議行程。(不要懷疑,電腦現在已經可以告訴你「何時安排什麼事比較好」,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試試看「Timeful」這個行事曆 app)當然,使用者也能手動進行調整,而這些舉動也會成為系統的回饋。

當然,Email 不是好做的產品,市場上大大小小的競爭者很多,Google、微軟、Yahoo 等巨頭都有自己的 Email 服務。但 IBM 的優勢在於這個品牌對於企業的吸引力。目前 IBM 的客戶中已經有一些成為 Verse 的早期採用者。例如全球最大的營建公司之一、位於墨西哥的 Cemex。

IBM 在今年發動了一波巨大的組織重組,並且為了轉型放棄每年 20 美元 EPS 的目標,就連過去一年舉行四次的大會,都在今年改成兩次。除了原有的主機業務,IBM 已經將很大一部分的業務聚焦在雲端、行動以及 Watson,而且未來 IBM 勢必會將更多服務部署到 Bluemix 上。經過了過去幾年的努力,特別是去年一系列的成果展示,藍色巨人能不能在全球各地、各種領域與對手競爭,值得我們關注。

【代糖夫人信箱】離左婚,跟住點?梗係走啦!仲俾你屌呀?

wuwa

 

代糖夫人:

 

我同依家既老公結左婚五年,結左婚佢先慢慢暴露出大男人、專制但又無能既性格,最大鑊佢既性能力都好低,基本上你講得出既問題,佢都有。短!快!軟!你以為係香蕉咩?佢係剝皮香蕉果種「硬度」呀。

佢份工係要去大陸走黎走去既,最近發現佢銀包有啲大陸夜總會既卡片,我知佢係有嫖既,而且仲搞到我都發炎。我向佢提出離婚,佢話:「離左婚,然後呢?」我細個有屋企養,結左婚就佢養,離左婚唔知點,前路茫茫,夫人我應該點做?

 

心淡人上

 

******

 

心淡人:

 

你老公問個咁既問題,夫人我幫你答啦:「離左婚,梗係走啦,仲係度俾你屌呀?」

你離左婚之後點,關佢咩事呢?你之後點做人,係關佢蛋治架喇,呢個咪係離婚既意思囉。

你老公問「然後呢」,係睇死你離開佢之後自己搞唔惦者,呢啲人真係把自己看得太高!呢個世界無話無左邊個唔得,無左共產黨,中國仍然是中國;無左學聯,學生都會搞學運,你無左個老公,咪去搵過個男朋友囉,總之你就要先離開,離開呢個仆街既剝削。

 

某潮洲佬講過,十個女人九隻雞,老婆係隻私家雞。夫人我好同意!當你老公令你一啲都唔開心,做咩仲要留係度俾佢屌呀?奉旨架?就算係漆黑之中好似螢火蟲咁出眾既男人,叫雞都要找數啦,你老公唔只對你唔好,又係微軟,又微又軟,香蕉剝左皮,仲要疑似性病,你走,係大條道理。佢係一路走來,始終唔得呀﹗唔使同啲白痴又私心自用既仆街交代。

拿,搵個好過佢既男人,好容易架咋。只要長過佢、硬過佢、持久過佢,事旦一樣好過佢就係架喇!離左婚,然後呢?然後你就不帶走一片雲彩,自由了;佢就自己打飛機,呢個咪然後囉。你個仆街老公不如講埋,我地離左婚,中共最高興呀。

 

講呢啲野既,一律係一班屍斑都就快現既老屎忽,或者勇氣同意志好似香蕉剝左皮既弱者,你一走,你自己就最開心,佢就只能怨毒,講埋啲野伊伊哦哦成個孔乙己咁囉。

姊妹,你係戰士!問「然後呢」,都係怨毒既烏蠅,飛來飛去都係果個圈圈,你要做飛得遠既鷹,速速搵個香蕉未剝皮既男人,生活快樂好多架。

 

代糖夫人上

 

退聯有感——關於學聯的制度、財政、意義

學聯

 

自從雨傘運動過後,批評學聯的聲音此起彼落。批評學聯的人,對學聯的厭惡大多由對學聯在雨傘運動種種決策的不滿而起,繼而認定學聯是「左膠」、「大中華膠」,再延伸到學聯的制度問題,以及積年而成的財政問題、八樓問題等等。身為學生會代表、學聯成員之一,我承認在港大同學發起退聯關注組之初,自己並未有 認真看待種種對學聯的挑抨,亦低估了同學對學聯的積怨及憤恨。結果港大退聯公投以約二百票之差成功通過。記得通過當天,身邊的朋友,以及積極參與學聯工作 的同學都難掩他們的失望和悔恨。但事到如今,自然會明白在部份人鋪天蓋地的批評甚至抹黑攻擊時,身為知情者、學聯核心的我們不作正面回應,但求清者自清未 免是一種鴕鳥心態,而同學會投下退聯一票的情緒、思維也不難理解。我相信希望退聯的同學,或多或少都曾對忽然「冒起」的學聯有過期望,而今日他們作出如此 選擇,每位學聯中人自然責無旁貨。而投票的港大同學當中,有二千多人仍然反對退聯,如果這代表仍有不少人對學聯、我們這群學生抱有信任的話,容許我衷心的 向你們表示感激。

港大退聯公投通過以後,其他院校的退聯關注組也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嶺南的退聯公投即將發動,而我身處的浸大亦有同學發起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各間院校的退聯關注組分享著相近的論點,主要是學聯的制度問題、財政問題及綱領問題等,他們由此判斷出學聯是一個獨裁專政、思想僵化的政治組織,因此學生會自然應退 出學聯,免得與其同流合污。但學聯這一組織的本身,絕非如此。

 

關於學聯制度

首先從制度上說起,現時學聯的架構主要分為三級,分別為代表會、常委會以及秘書處。坊間可能會因周永康、岑敖暉二人的知名度較高,便誤以為他們是學聯中的 「掌權者」,但事實並非如此,因為學聯每個決策,每一份聲明都必須經常委無反對下通過,才能作出的,而「常委」即是八間大專院校的民選代表,按例為學生會外務副會長,例如我自己便是兼任浸大學生會外副及學聯常委二職,而在部份外務副會長出缺、或者臨政的學生會,學聯常委一職便由會長擔任,例如梁麗幗及羅冠 聰。而秘書處的職權只是負責執行常委通過的決定以及對外代表學聯發言,因此實際上,作為院校代表的常委才是學聯的「掌權者」,而代表會則負責監察角色,性 質類近於學生會架構中的評議會,代表會由各院校代表團所組成。而每年一度的週年大會,則由各院校的代表團共同決定來年的工作方向,選出來年秘書處、代表會幹事成員,以及訂立學聯剛領等等。

因此,從制度上已能清楚解釋,學聯絕非一個能夠脫離院校學生會已存在的組織,負責學聯決策的、監察學聯的、訂下學聯剛領的,全是學生會中的民選代表或院校 代表團,學聯自身並非一個「能動的主體」,她沒有自己的思想、沒有自己的理念(除了學聯宗旨),也不會有自己的行動。學聯所有的思想、理念、行動,都是由 當時的院校學生會共同賦予的。學聯是一隻扯線的布公仔,而線頭則在八大院校的代表當中,他們應該根據同學的意願,與其他院校達成共識後,再一同扯動這隻公 仔。因此,如果學聯的決策違反同學的利益或意願,理應由學生會同學共同承擔,而越過學生會去批評學聯,將兩者分割,不向學生會問責而選擇退出學聯,是不合常理的。

 

泛民老鬼操控學聯?

相信支持退聯的朋友也能發現當中問題所在,所以在指學聯干預院校自主時,會指出秘書處在常委會擁有投票權,甚至指秘書處越權,又或者指學聯受泛民政黨、老 鬼操控等,因為只有如此解釋才能令想像「學聯」為一個能超越學生會而作出決策,進而影響學生會自主的組織。從個人經驗而言,過去一年間我幾乎參與過學聯所 有常會以及決策,而不見有關注組同學所指有秘書處越權,甚至老鬼干政的情況出現。而從制度上而言,秘書處即使在常委會中有投票權,但總共亦只有兩票,是常 委會中的絕對少數,加上共識制的運作,周永康及岑敖暉絕無可能作出違反八大院校代表之決定,毋寧說是干預院校自主了。而所謂的學聯老鬼,大部份早已連學聯 基本會員都不是,更加沒有任何身位去影響學聯決定。而在實際操作而言,在制度上既已對院校學生會有充份保障,假如學聯秘書處真的越權,「粗暴干預」院校自 主的話,試問作為學生代表的常委,亦即是我、梁麗幗、羅冠聰等人,怎會不反對而欣然接受?學聯怎會不早早分裂?提出退聯的怎會是其他同學而非學生會幹事? 秘書處越權,逼令院校代表作出違反其院校同學意願是一極大的指控及問題,如果秘書處果真如此,我並不相信學聯能一直維持現況到此刻。而實際上,學聯秘書處 亦無任何實質權力足以使院校代表放棄自主。因此可以說此事幾乎不可能發生。至於有說泛民、三子等操控學聯,則更是子虛烏有。如果同學有印象的話,應該記得 學聯與學民思潮於四月起推出「學界方案」,正正是與泛民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方案作出競爭的。而學聯於七一遊行後發動的「留守遮打道」抗命行動,亦是在三 子表態不支持後自行發動的。其後罷課、衝入公民廣場等的決定,亦不見得與泛民三子等有緊密關連。即使在雨傘運動期間,學聯同樣公開呼籲泛民主派辭職公投, 並被蘋果日報頭條反擊。因此說學聯受泛民操控,明顯不是事實。

在學聯上一次中代表會常務會議中,修章委員會已表明會檢討章則中秘書處有投票權的狀況,並在週年大會中作出建議。但不論修章與否,在現行共識制中,秘書處干預的院校學生會決定的情況仍不會出現。

 

普選秘書處成員?

亦有不少人希望學聯秘書處由普選產生。我會理解此訴求的出現,仍是因將秘書處當成學聯的權力核心,是學聯的「主體」所在,所以才會要求直選秘書處,但事實 並非如此。因為秘書於架構中處於常委會之下,並只負責執行工作的職務,如果秘書處由直選產生,其代表性將會高於院校學生會代表,而其理念政綱與院校學生會 共識有所衝突的話,便會真正形成干預院校自主的問題,正如聯合國的秘書長也不是由普選產生的。而現行制度中,秘書處在週年大會中由院校代表團選舉產生,則能確保秘書處的工作與院校代表的理念相乎,以及得到院校代表的信任。如此才能確保只有院校代表方可主導學聯的思想。

 

關於學聯財政

除了制度問題外,學聯備受抨擊的位置在於其財政狀況。首先是財政透明度的問題,因為每位成員院校學生會的基本會員,每年都需向學聯交六元會費。同學關心學 聯的財政狀況,是理所當然,亦是應有之義。學聯的財政報告於每次代表會都會由秘書處呈交,由院校學生會代表團作出監察及處理,而院校學生會亦可以將報告公 開予同學,因此學聯於財政上並無有意作出隱瞞。而同學無從得知學聯的財政狀況,某程度上屬於學生會的責任。當然學聯亦可提供更多途徑供學生查閱其財政狀 況,例如上載成網上版本等。這問題非關制度及章則,技術上亦不難做到,因此作為院校代表,我亦會建議及促請學聯秘書處盡快將財政報告上載網上版本,以便同 學查閱。而學聯的財政狀況,往年一直依賴於會費以及儲備,但往往入不敷支。而今年則有較多捐款收入,但今年學聯於罷課及雨傘運動期間同樣有大量支出,包括 文宣、器材設備、物資運送及儲存等,因此仍然錄得虧損,所以坊間有說學聯是「社運金主」,一來此事並不存在,二來學聯亦沒有能力作出金錢援助。而自治八 樓,章則上仍是在學聯的架構之內,但此涉及較複雜的歷史問題,容我或其他學聯同學往後再解釋此脈胳。

 

「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

近日有人翻查文件,從學聯的章則中找出有關「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一項,並質疑學聯「大話連篇」,被老鬼「操控水喉」。我也希望就己所知為學聯 澄清。首先「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為學聯在八九民運後賣出學聯旅遊後,將「學聯旅遊部有限公司」改組而成的公司,負責管理當年賣出旅遊部而所得的 資金,並每年撥款予學聯作為其運作之用。學聯則定期選舉及委任四名學生董事及兩名社會人士,進入該公司董事局,確保其運作。

但自多年起,「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並沒有按規定撥款,意思是沒有根據規定每年撥款予學聯運作。因此在學聯的財政報告中,也沒有這項收入。原因是 自零三年起,該公司的董事名單,因各種原因並未能完成轉名手續,即由學聯定期選舉產生的學生董事擔任該公司董事,致令該公司董事局長期沒有開會處理撥款的 問題。而過往學聯多屆常委、秘書處處理轉名程序上亦有失誤,所以學聯近年來一直沒有收取到「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撥款。直至第五十六屆(即 2013—2014年一屆)開始,週年大會中選舉產生的學生董事開始著手解決此問題,為轉名手續準備所需資料,並經法律程序完成該公司董事的轉名手續。預 計轉名手續於未來兩個月內能完成,並重新啟動「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運作,繼續每年向學聯撥款,支援學聯運作。

而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章則規限下,即使部份學聯老鬼在公司註冊處仍名義上擔任董事一職,但絕不能否決撥款或在學聯不同意下更改資金或物業 任何用途,更不可能改變公司存在的宗旨,而且董事在任何情況均不會分得資產及基金權益。因此該公司的董事局雖經年沒有開會運作,使學聯無法收取其撥款,但 絕不會出現私吞財產的情況,亦不會改變積存在該公司戶口下的資金用途。

值得一提的是,「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經過長年撥款後,早年因賣出學聯旅遊而所得的款項幾乎已耗盡,多年前的學聯周年大會以及公司董事局已通過往 後的撥款額將由「活動公式」轉至「扣除行政成本後的租金收入」。當重新運作後,所能撥款的只是扣除行政成本外的租金收入,而該筆款項並不大。其次,學聯近 年都有選舉或委任學生董事以著手處理此基金公司的問題,以及在轉名後處理公司的行政工作。

因此,學聯在財政上並無不可對人言的地方,而將學聯批評為「社運金主」、「老鬼操控水喉」等指控則完全失實。事實上,學聯並非金主,也沒有水喉。其實當過 學生會幹事,或者參與過學聯工作的朋友都會知道,學聯的錢一向不多。當然,相比起其他社運團體而言,學聯於資金上算是有較穩定的收入,因此學聯的同學一直 不希望以籌款方式獲取收入。只是到了發動罷課,以至雨傘運動期間的支出實在過於龐大,因此才主動接受市民捐款。

 

「學聯不代表我」

制度、財政上的問題解釋至此。但我相信同學們雖然經常指控學聯的架構及財政,但他們發動退聯公投的原因並不在於此,而更多的在於意識形態問題。因為學聯的 理念取態、行動的方式等等不乎他們的預期,才會形成「學聯不代表我」的想法,繼而發動退聯公投。但我想繼續強調,學聯本身並不是一個存有「主體意識」的組 織,她的意識是由八大學生會的共識產生的。所以「學聯不代表我」的意思相等於「學生會不代表我」,那麼同學理應先向學生會問責,質問學生會為何做出一個 「不代表我」的決定,而退出學聯,是不能解決「學生會不代表我」的問題的。當然我也不會鼓勵同學退出學生會,但其實影響學生會取態,令她變得「代表我」的 方法有很多,包括參選學生會、向不代表你的學生會投下不信任票等等。而退出學聯,則是一個較無關宏旨的做法。因為即使透過公投使學生會退出學聯,也不等於 學生會的取態能變得代表你。如果真的對學生會、學聯的取態感到不滿,希望透過公投方式去解決的話,何不實實在在的舉辦一次公投,改變學生會的取態呢?例如 是「浸大學生會不得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進行抗爭」,或者是「中大學生會不應參與建設民主中國」等等,不是更直接有效地改變學生會取態嗎?而當這些議題獲 得通過的話,不論學生會以及學聯,自然均需受這此議題約束,因為學聯是行共識制的,假如中大學生會不能支持建設民主中國,學聯自然也不能支持了。這不是令 「學生會代表我」、「學聯代表我」最有效的方法嗎?假如同學支持退出學聯,真是因為意識形態的問題,但又不從民主制度中解決這個問題,而選擇退出學聯,甚 至退出學生會的話,這是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誠然,退出學聯,或者退出任何一個聯會,並非絕對不可接受的。對我而言,只要一個聯會滿足兩個條件其中之一,我們便有充份的理由去退出這個聯會。第一是這 聯會永遠是由同一群人操控的,第二是這聯會只有一種僵化的意識形態,而不能透過民主的方法去改變。而學聯這一學生會聯會,首先她不可能長期受同一群人操 控,因為學生組織的特色就在於每年均會換屆,連任是少數會發生的情況,而即使連任,也沒有人能永遠保留著學生的身份,所以學聯的人事是會不停變動的。其次 是學聯也不會擁有一套僵化的、不能改變的意識形態,而且能以民主的方式作出改變。由民選代表去作出學聯的決策,是一種民主方式。依從共識制行事,確保不損 害任何一間院校的利益,是一種民主方式。而同學能透過參選、投票甚至發動公投去直接影響學聯的決策及意識形態,更是一種民主方式。而歷史上,學聯的意識形 態亦不斷在變動,由親共變成反共,由著重福利到著重抗爭,將來學聯的取態亦會因同學的意願而變動。因此,學聯作為一個這樣的聯會,我不能找到充份的理由, 讓各院校學生會去退出學聯。

 

學聯,為甚麼要存在

去到最後,可能同學會說:「我找不到學聯有存在的必要」,以說服其他人支持退出學聯。當然,說必要性的話,學聯確實無必要存在。沒有了學聯,天也不會塌下 來,學生會仍然可以如常運作。但我們要問的問題應該是:「學聯有沒有重要性」。以我這一年在學生會、在學聯的工作而言,我會感受到學聯的存在帶給學生會的 重要性。首先,在外務工作上,學生會的力量是簿弱的。如果在政改議題、土地議題甚至中港議題的問題上,單以浸大學生會的聲音去反抗,往往是勢孤力弱。而學 聯則是一個平台能使各間大專院校能凝聚力量,共同這個極權政府反抗。而我會形容這種合作方式,不是行動主導,而是議題主導的。這種合作不可能透過有需要 時、或者行動時才召集的聚會而產生,而是需要經過長時間的討論、摸索、學習,甚至是建立出雙方間的信任並一同去努力,才能產生合作的成果。例如在政改議題 上,學聯中八大院校兩年間由政改討論會、諮詢日、學界公投,繼而推出學界方案,參與六二二公投,七一留守遮打道,再發動罷課,衝入公民廣場等等。這些方向 及行動,絕不是能以偶然的合作關係中能得出來的。我還記得我們決定要留守遮打道後,進行分工時,有人願意被捕,有人做後勤工作,有人則在網上發佈消息,有 人面對傳媒,有人準備法律支援,最後才得以成事。院校的代表們,在當時選擇好不同的分工,然後步伐一致的完成工作。這當中需要的,除了是勇氣技巧與智慧, 我相信更需要的是彼此的信任與支持。而這些東西,正正是在學聯裡恆常而漫長的會議裡發展出來的。而在高等教育問題,例如是學額回撥、大學條例、校長遴選等 問題上,更是需要不同院校學生會共同而長久的努力才能解決的問題。而且,當院校學生會處理重大的校政問題時,學聯的存在亦可以使我們不會孤軍作戰,其原因 不僅在於院校代表每星期都會上學聯開會,所以資訊流通較快,而是在長期的關係中,我們建立出對彼此的友誼,我們亦會很清楚沒有人是孤島,所以一方有難,八 方支援。例如浸大當年啟德校園(AVA)的問題,政府希望收回用地,而校方亦默許之。此時除了浸大同學反抗外,其他院校的同學同樣作出支援,而學聯則舉辦 啟德校園導賞團等。而中大學生報淫審風波,到今天港大陳文敏事件,亦是如此。從所以重點不在學聯,而是我們不能視一個聯會、一個共同合作、一個互相交流、 一個彼此支援的平台是微不足道的。即使選擇退出學聯,同樣應對如何發展院校學生會間的溝通,如何建立一有效、民主又能確保院校自主的平台、制度讓各院校交 流,如何能凝聚各院校的力量去捍衛學生權益以至改變社會這些問題,提供一個方向,使我們能知道學界之路應如何走向。而不是從此放棄院校間的合作。在我認知 中,學聯正是一個能讓各院校學生會從自主獨立,走向凝聚共識的一個地方。

 

總結,感想

說到最後,我想向支持退聯的朋友說,我是能理解你們的情緒的,如果過往學聯的工作未如你們理想,令你們覺得「學聯不代表我」的話,請接受我真誠的道歉。而我相信學聯中每一個人,包括我在內,都願意為自己在決策、行動上的失誤而承擔責任。我亦理解你們認為學聯做了錯事,希望令學聯解散的情緒。但我想說,如果我們做了錯事,承擔責任的應是我們自己,而不是一個聯會,更不應是學生運動的未來。不論你所討厭的是周永康、岑敖暉,是一眾學聯常委、所有院校的代表,還 是討厭學聯中這一屆的所有人,希望以解散學聯的方式,讓他們不再擁有權力。但事實是,無論如何,學聯很快就會換屆,周岑二人都會落莊。而在常委會負責決策 的代表,亦將會是跟去年完全不同的一群人,我們也不會再擁有主導學聯的權力。我們當中有些人,三個月後連學聯基本會員的身份也會失去。學聯的存在與解散, 學生運動能否延續下去,影響最深遠的不是我們,而是來年的學生會,以後的學生會,以及未來所有的學生。我記得羅冠聰在出席了嶺南大學學生會的退聯論壇後, 在面書中說了一句:「可能你不在意嶺大學生會,但我在意」。我也想說,我們當中好些人,在知道港大學生會成功退聯後,甚至在常委會中哭泣起來。我們在意 的,真的不是這刻擁有的所謂權力,不是在意學聯失去了多少會費收入,不是在意我們將來還有沒有影響力,這些都是虛幻的。在我認識中,上學生會的人,尤其是 上學聯的人,那個會將學生會的工作寫在工作履歷當中?那個不知自己總有一天會落莊?誰會在意這些不著邊際的權力。但我寫這篇文章,是因為我真的在意,我真 的在意浸大學生會,我真的在意未來學生會能否再與其他院校一同合作處理高教議題,去反對學額回撥,去要求校政民主化,去要求校監不是梁振英,我真的在意我 的下莊們能否再於學聯這個地方中,跟其他院校的同學細訴自己對學生會的理想,然後一同去實踐這個理想,我真的在意學生運動往後能否再走下去。所以,我才會 參選學生會,我才會擔任學聯常委,我亦會懇請眾多支持退聯的同學,在投票或者表態之前,再思考一次,我們的路,應如何走。

 

踢爆大話連篇的學聯(間場):集體卸責當疏忽 換人艱難續隱暪

系列第二篇出街後,羅冠聰於其Facebook上回應,指自己已於二月十九日(年初一)澄清自己於十七日所言物業「轉名」,並非轉換物業的擁有權,而是使「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董事局轉名。姑勿論為何會牽強而不自然地說是「董事會成員將會轉名」(明明不是盧偉明等人去入境處搞改名契)而不是正常的「將撤換董事」,和為何羅冠聰在二月十九日時未有立刻轉帖該段新聞以回應筆者在十八日刊登的系列第一篇,學聯有人願意正面回應指控,筆者自是樂見。

 

羅冠聰在Facebook上的回應:

 

系列壓軸第三篇最快要下星期才會出現,但學聯既有反應,筆者決定偷雞寫個「間場」,語言偽術地不把之算在三篇之中,回應一下羅冠聰的所謂澄清。

 

「及時」與「行政疏忽」的語言偽術

羅冠聰的語言偽術,大概不遜於上述筆者所言。明明證據確鑿,足足十年,每年每一屆的人持續違規失職,沒有按章更換董事,也可以被他說成是未有「及時」換人。學聯到底是有甚麼宏大的中共式十年計劃,足以令董事換人都可以換遲十年呢?

至於羅冠聰將違反會章定性為「行政疏忽」,實在是完美地汲收港共政權的「行政主導」理念,依照同樣邏輯以後大概連政府違憲也可說成是「行政」問題了。更好笑的是,明明學聯多番強調秘書處是行政機關,但根據學聯會章和「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公司章程,有權委任代表加入該公司成為會員和董事的只是周年大會和代表會。換言之,失職的是多年來周年大會的參加者和每一屆代表會,不是秘書處這個行政機關(當然,秘書處成員想當然應有出席周年大會,在代表會中亦有席位,成員個人責任絕對免不了)。

 

學聯Facebook專頁分享港大學聯代表團指秘書處為「行政機關」的文宣:

appointment

HKFS_cons

不屬於行政機關疏忽的行政疏忽,到底是怎樣的行政疏忽?羅冠聰說學聯稍後會向同學交代,還望他們能使用進一步的語言偽術解答這個問題。而學聯的口講架構,實質從來權責不清,從此又添一例。

 

更換董事似易實難

在公司法下,更換董事的權力,在董事和會員手中。筆者在第二篇中提過,「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董事和成員身份重疊,而學聯現已握有公司會員的唯一任命權。這是由於現時五名董事——林逸軒、李浩德、李淑賢、盧偉明和王振星——都是於2003年時以學聯代表會員和由學聯代表會員委任的邀請會員身份成為董事。公司的章程第5(a)及(d)條就訂明,學聯有權撤換公司的學聯代表會員,而這些會員亦有權撤換被其委任的邀請會員。因此,在法律上學聯可謂直接和間接地握有現時全數五名董事的任命和替換權,要將董事局「轉名」,似乎輕而易舉。

 

「【呼籲八大學生聯手抵制學聯】要求中大學生會退出學聯」專頁資料:

directors

 

但事實是,學聯一日未撤換其在「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中的代表會員,現任五名董事兼會員在法律上就仍然是對公司有全面控制權的人。這全面控制權包括修改公司章程。換言之,直至筆者撰文這一刻,那五個2003年「老鬼」仍然是公司的真正控制者,這就是為何筆者會在第一篇中說「『老鬼』如要發難,最壞的情況將會是對簿公堂」。

羅冠聰將未有更換董事說成是「行政疏忽」,製造了董事換人純粹是手續問題、可以隨時補做的假象,試圖淡化公司操於「老鬼」之手的問題嚴重性。他所隱暪的是,在他向CCTVB澄清的時候,「學聯及學生活動基金有限公司」的全面控制權仍在他人手中,如果現任「老鬼」董事不願合作,絕對有方法耍手段來阻撓公司的會員和董事更替。如果在未有這些「老鬼」的明確共識下就隨便說年中將會「將董事局成員轉名」,形同欺騙。

筆者還請羅冠聰下次回應時,先熟讀相關資料,小心用字為妙。

 

側記:光環秘書戴 責任院校孭

不知大家會否發現,遮打革命期間,學聯的光環主要落於秘書長和副秘書長身上,直至現在還爛船三斤釘。可是到各校退聯組問責時,整個秘書處又會忽然借「行政機關」的身份卸膊,說真正權力者為常委會,然後各校代表團又會主動走出來以權力構架為由說責任在自己身上,攬晒上身。如此奇妙的權責分配,各退聯組也不去好好研究,筆者真有點莫明奇妙,在此打個開口牌,希望有人跟進。

 

香港人的生活與生存

生活與生存,相信有不少人都知道兩者有何分別,但到底如何才是生活,相信不同人會有不同的標準。財政司司長於今年預算案中提到,由於香港的經濟實力已經躋身世界前列,香港人在物質生活以外追求心中富有,是社會成熟的表現。筆者相信這只是曾司長一廂情願的想法,香港一般的社會大眾,面對這份老調重彈,拉上補下的財政預算案,不禁要想一想到底香港人是生活,抑或是生存?為何每年的預算案只有派糖,缺乏長遠政策?香港政府官員的思維到底是為香港人的生活籌謀,抑或只是為香港人解決生存的需要而已?

公屋免租一個月,綜援出三糧,差餉寬免,這些單次紓困措施已是新瓶舊酒,幫助到的受眾始終有限。香港人要的不但是這些紓困措施,而是長遠及有前瞻性的公眾財政政策。其實近年來每年都有數百億盈餘及六千多億的財政儲備,庫房的滿溢情況令其他國家地區葡萄。香港在環球經濟不樂觀的情況下都有如此豐厚的盈餘及儲備,實在要還富於民,而不是為香港人守財。

筆者所指的還富於民,不只是單次紓困措施,而是推行一些長遠的福利政策,這才是用得其所。一個負責任的政府,不應該只按照每年的財政狀況推出一些紓困措施,這只是小恩小惠,缺乏前瞻性。筆者希望政府可以按照目前的財政狀況及現有的財政儲備,加以審視現時的經濟環境及預測未來的財政狀況,推行一些長遠公共財政政策,這才是負責任的政府,因為這是為香港人的長遠福利未雨綢繆,不再只是派小恩小惠,選擇做一個短視政府。而且這些紓困措施會容易使香港人對未來的財政預算案有合理期望,所以長遠來說,與其每年坊間都討論財政司司長派多少糖,倒不如推行一些長遠福利政策,長痛不如短痛,香港人是要有更長遠及更有前瞻性的財政司司長,而不是守財奴司長。

香港政府經常掛在口邊,指十年後會出現結構性財赤,所以要量入為出,審慎理財,為香港未雨綢繆。筆者認為他們說漏兩個字,他們是為香港庫房,而不是為香港未雨綢繆。姑勿論財政司司長的每年預測都滑鐵爐,每年的赤字預測,最終都會變成大幅盈餘,所以筆者對他們的結構性財赤預測不會盡信。另外,筆者認為財政司的責任不是為香港人守財,而是管財,使香港人的公帑用得其所。

筆者希望曾司長明白守財與管財的分別,守財者是只是盈其倉庫,而管財者,理應是務積於人。所以曾司長不應只為庫房守財,最終只會流於數字上的勝利,反而應該還富於民,讓香港人真正享受到香港的經濟成果。真正的未雨綢繆,不是藏富於庫,而是藏富於民。另外,古語有云;如其不肖,多積倉庫,徒益其奢侈,危亡之本也。筆者不希望這句古語成為香港的讖語,請曾司長三思。

香港現今有不少結構性問題,房屋問題甚至已迫在眉睫,香港人已陷於水深火熱之中,已不是一些紓困措施可以解決,香港需要的是具前瞻性的長遠公共財政政策,以及有高瞻遠矚的政策思維。香港政府現今連住屋問題都未能協助市民解決,那到底是否因為香港政府官員仍處於解決生存問題的層次,所以只會派糖,不懂長遠思維?

突撤秘書處 「陰乾」城規會? 行會撲火死撐︰完全照舊

政府突然撤銷城規會秘書處,聲稱是要「精兵簡政」。但政府沒有諮詢城規會就「突斬」秘書處,被社會質疑行政違規,更憂慮城規會被逐步削權「陰乾」,從而失去了監督、制衡工務局的功能,令貪腐猖獗的「歐文龍時代死灰復燃」。行政會今日召開記者會解畫撲火,「死撐」城規會的運作「完全照舊」;向城規會提供行政、技術以及後勤支持的秘書處,收歸工務局統管不影響城規會的獨立性;秘書處原本向司長報告,現改為向局長報告,不是降格削權。 社會質疑日後若城規會對工務局的決定有所質疑,要監督、制衡工務局,維護公共利益的時候,負責向城規會提供「行政、技術以及後勤支持」的秘書處工作卻又由工務局負責,情況如同對方球員充當己方教練,令社會憂慮城規會削減監督、制衡工務局的功能。行政會發言人梁慶庭卻稱,秘書處只是「向球員遞水」的輔助角色,不影響城規會的獨立性。 根據第3/2014號行政法規第二條規定,城規會依法有權就任何城市規劃範疇的法規提出意見,但政府今次卻完全沒有諮詢過城規會意見,突然修改城規會法規相關條款而撤銷秘書處。梁慶庭否認政府有行政違法,他稱,秘書處不涉城規會本身結構組成,履行城規會職責不是秘書處,故沒有違法,又否認政府「搬龍門」。 至於現時很多諮詢委員會都有設秘書處,且有些委員會一年只召開一兩次會議,政府今次為何突然要「先斬」工作繁重、且涉重大利益的城規會的秘書處?被問到由梁慶庭擔任副主席的「文化產業委員會」的秘書處會否亦撤銷?梁慶庭沒有回應會否撤銷「文化產業委員會」秘書處,只稱,公共行政的發展需要過程,「條件成熟自然水到渠成」,其他部門的改革會由行政法務司長陳海帆分析研究。又強調,這不是「先斬後斬」的問題。 然而,政府在刊登運輸工務司司長羅文立授權城規廳廳長劉榕續任城規會秘書長,並處理秘書處的有關事宜,僅一日之差,整個部門就突然被「精兵簡政」,被外界質疑政府行政錯亂。羅立文稱,有關的授權工作必須要做,否則,城規會所簽署的文件「可能有問題」,他強調,城規會沒有改變職能,運作「完全照舊」。

【香港食記】夢幻鹹味Zozi Cookies。跳進七彩曲奇餅國度

誰說曲奇一定是甜的才好吃!最近收到朋友送來的鹹味曲奇,原本還以為是甜味,沒想到拆開來試試,才發現整盒都是鹹香口味。小時候過年常吃某品牌的曲奇餅,所以一直認為所有曲奇都應該是甜味,總是對鹹味曲奇有種奇怪的感覺,先入為主地覺得鹹香味和小巧的餅乾不太搭調,不過這次吃過Zozi Cookies,發現鹹味也能很美味呢!

前兩天和家人一起吃曲奇,沒想到大家都對鹹味曲奇讚不絕口,結果小小一盒轉眼就被清空,看來Zozi Cookies頗配合大家的口味,下次買曲奇送人不如試著拋棄傳統甜曲奇,改送鹹味也不錯!

精緻小巧的鐵盒以白色為主調,簡單的設計討人喜愛。

曲奇由蘇施黃 x Zozi Cookies合作炮製,每盒有七款口味,全部都是鹹味曲奇。

每盒有16塊,可以吃完一邊再打開另一邊,不用一次就讓所有餅乾直接接觸空氣,設計非常貼心。

七彩繽紛的曲奇讓人心花怒放,光是看到漂亮的顏色就胃口大開。七種顏色包含不同口味:煙肉、辣椒、咖哩、開心果、羅勒、黑㰖、紫菜芝麻。

煙肉:入口鹹香味最重,吃得出煙肉的肉香味,加上曲奇藏著點點煙肉粒,讓味道更濃郁。
辣椒:不算很辣,反而有點像薯片的味道。
咖哩:放入嘴巴要稍等一下才有咖哩味,但感覺香料不多。

開心果:果仁味非常香濃,是甜中帶鹹的口味。
黑欖:原本吃不出這款的味道,不過後來吃到黑欖小顆粒,就立即猜中!
羅勒:微鹹的曲奇配上羅勒香氣,嘗得出香草的清新感。
紫菜芝麻:紫菜味比較淡,不過鬆化口感讓整體大加分。

Zozi Cookies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zozicookies

我的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travelwithstella

香港選戰 : 學習柯文哲如何從網上嬴選舉

要參選區議會,絕對不能學習老泛民那種證明已經完全行不通的所謂落區工作。

先前都談過香港2015年的選舉形勢。對於年青人能否有機會挑戰「蛇齋餅糭」,也有分析過。各位可參考先前評論。先從具體選舉得票目標着手看看:綜觀各政團的「賽果」,對於實際需要取得區議會議席的票數,其實平均只需要2,867票

 

螢幕快照 2015-02-26 下午8.07.13

 

而區議會議席更加有大量「自動當選」的議席,一票都唔使,就白白送咗出街。這些「筍盤」我也早在去年也指出了有「大量供應」,這些選區都是可以考慮的豬腩肉

 

螢幕快照 2015-02-26 下午8.36.05

 

假如大家意猶未盡,例如想了解一下,某些「特別對年青人有意思」的選區情況如何,例如最憎人講(他認為是)粗口的「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陳振彬,也是「觀塘區議會主席」。不過他的選區是「協康選區」,而他得票也只是1,715票。有關資料在政府2011年區議會投票結果的網站公告有詳細說明

至於觀塘協康選區年青人是否好很鍾意被人嗌「收聲」呢?由陳主席之能當選,可以推理是真的。因此可以假設協康選區的年青人全部都係抵鬧嘅廢青。吹咩?

 

好嘞,講咗咁耐,主旨係乜嘢呢?

 

就係比較一下:台北的柯文哲,如何第一次參選就能擊敗國民黨的重點接班人連勝文。

而事實也很簡單:網絡才是主戰場。有關分析,台灣方面做得很仔細,絕對值得大家詳細研究

第一樣和香港很似樣的,是「藍綠比例」,台北傳統上是藍營的,但基本盤是55比45,這點和香港的「六四比」也真的很似。但在這個「總形勢」之下,有一點要特別留意,就是「首投族」或者準確一點,是20-40歲這一個年齡層的「年青選票」,佔選民人數約36%。

 

pic2_

 

要動員這一個群組,其實最直接的方式,是「網絡」。按台灣的統計數據,「數碼鴻溝」digital divide的存在,其實和香港相似,就是將「年齡較高」的群組摒除在外!

按政府統計資料顯示,香港政府公佈的「數碼通訊」水平如下:(截至2014年8月)

1. 家居寬頻覆蓋率為82.8%
2. 移動手機覆蓋率為 237.3%,為全球最高(每人平均有接近2.4個流動電話號碼)
3. 平均互聯網高峰傳送速度為73.9mbps,為全球最高速的網絡水平,整體平均傳送速度為15.7mbps,為全球第二最高速
4. 使用手機上網的比例為68.9%
5. 上網的目的,超過90%為「社交」而95.7% 為「搜尋資料」。

另外在社交網站方面,facebook 用戶共有440萬,差不多是全港人口的60%,看來應該是全世界最高水平。至於其餘順次序為 WhatsApp 和 WeChat。

 

不過數碼鴻溝的情況是:香港社會服務聯會資訊科技中心根據2009年的政府統計署資料就已經看得出,家庭有個人電腦的佔全港住戶75.8%,而在1年之內曾經使用過電腦的也只有70.2%,換言之「100萬個家庭中仍有超過二十多萬個沒有電腦以及未能上網;而有接近30%市民未有用過電腦」。當中尤以「長者」的覆蓋率最低。

而在十多年之前的2001年,香港電腦學會已經進行過有關數碼鴻溝的調查,當中的「積極參與互聯網世界」的市民,的確有一個很明顯的「年齡分歧」。(過去一年有使用過電腦)

 

螢幕快照 2015-02-26 下午8.07.56

 

社會各界過去十多年不斷鼓勵老人家使用電腦以及保持健康的上網活動,但有些「模式」是甚難改變的。青少年就是比中老年更熱心上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香港社聯「數碼共融」項目公告的統資料在2012年顯示,年齡越高的人口組別,使用互聯網的比例就越低:

 

螢幕快照 2015-02-26 下午8.08.05

 

即使遲至2014年,社聯引述的數據,也只顯示「長者的電腦使用率只有20%」。看來2001年的45歲組別在2014年晉升到55歲以上的組別而已。而要命的是,年齡為40歲以下的市民,當中超過九成是互聯網常客,但一到了45歲這個分水嶺,這個數字急降接近一半,只有49%。而「社交網站滲透率」為61%,在亞洲區僅次於台灣的64%。 這些「社交活動」其實也是集中在40歲及以下的年齡層。

 

因此柯文哲尋求「改變現狀」而在選舉策略集中在網上,香港的情況其實也值得參考。

 

第一, 設定網上為主戰場:柯文哲的「競選總部」其實是「虛擬」的,「官方網站就是競選總部」。所有的訊息發佈、政見更新匯總、新聞事件回應說明、活動報名,以及線上小額募款等,都在官網上進行,如果以資訊傳遞的速度、擴散性和使用彈性,官網的功能甚至遠高於實體競選總部。

第二, 人才決定一切:他主動邀請「網絡高手」替他領軍,並且尊重專業分工,採取「決策後不干涉執行」的方式推展,讓這個網路競選團隊擁有相當特殊的自由度和發揮彈性。而志願人員接近90% 是青年網上「海選」時召集而來!專家團隊更在網站的「原始碼」上面,紛紛留下了「為改造社會而參與」的隱蔽信息!

第三, 專注資源戰:專家團隊做的首要工作,既不是寫程式,也不是設計使用者介面,而是做 Facebook 與原官網的流量交叉分析,將生硬的數據,畫成白板上的使用者足跡圖,立刻找出原本空有大量 Facebook 粉絲卻少有人「捐款」的原因。Facebook 粉絲團因此擔任攔截網的角色,改上傳 Facebook 原生影片,並極力縮減文字量以接觸最多的使用者,而想延伸閱讀的使用者則可連到官網詳讀全文,並在文章結尾遇到視覺單一的捐款按鈕;同時促進政見傳播的廣度,與提升因認同完整政見而按下捐款按鈕的點擊數。

第四, 官網「精簡化」、「圖像化」、「互動化」:視覺以影片為主,朝沒有固定首頁、資訊層級扁平的方向設計。「政策範疇」就是官網首頁,一進首頁就是滿版的無聲影片,從觀眾進入網站的第一秒,就能從影片理解主題。

 

kp cover

 

第五, 募捐不為錢,是為人:不管捐款額度是高還是低,但只要有捐款過,即便只捐了 100 元新台幣,這個捐款者都有很高的機會從被動的支持者,轉變成為主動向親友拉票的催票者!在選戰激烈的最後兩個月,官方網站的募款機制,就不只扮演財務上的角色,還具備了一定程度的競選功能。

第六, 讓選民親自體驗「民主」:例如在募集創作歌曲一事上,他採取的方法是「公開招募」;然後請選民選出20首,再經專業評審選出最後10首,編輯成《台北調》音樂專集,用於詮釋城市的身世與未來。這種「公民參與」的方式,別的候選人可能不夠膽這樣放手。不過這點正正就顯示出,柯p對公民政治的駕馭能力和信心,而這種「交心」的態度絕對嬴盡了新世代的人心。

 

到底香港的「數碼新世代」能否做得到以上這些工作呢?從「雨傘運動」的整體表現看來,應該絕對不成問題。

 

技術上面,也有一些功夫是要因應香港的選舉法例和實際選民口味來調節的。不過至於是否有人願意放手一試、應用到區議會的選舉上來,那就真的要看香港年青人的造化了。

 

【連載:《誰偷走了我的人性》】高言篇第十二章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iang Đông Du)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Giang Đông Du)

 

大人會對小孩放下戒心,這件事我已經從媽媽身上確認過了,而院長即使再聰明,也絕不會及媽媽及爸爸聰明,他們才是真正活於黑暗世界的人。

每天看著美兒身旁,看著她的微笑,她的一舉一動,我就想,我當初的決定是沒有錯……

我最後將法文的功課帶回了房間替美兒完成,現在能這樣幸福地為自己喜歡的人做事,是我靠自己雙手爭取回來,那個決定我是沒有做錯的。不然,現在的我已經再也無法與美兒見面。

有一條很老土的問題,若媽媽與愛人都跳下水,會選擇救那一個?這條問題其實真正的意思是,若要與其中一人永遠分開,你最後會選擇誰?我最後選擇了美兒,而將母親推進了水中。

 

某天我在家中,就像今天一樣,如常地替美兒做功課,媽媽突然進來,看見我替美兒做功課大感不滿,盡管我已經做好自己的功課。她沒有說一句話,就只是靜靜看了一眼便走了,我最害怕母親這個舉動,每當她露出這一個眼神,也總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可怕事,那次手指被針線連上的時候,媽媽的眼神也是這樣。

果真,在晚上我便偷聽到媽媽與爸爸在商量將美兒送走的事。

媽媽點了一根煙呼出一口氣︰「這個美兒,我想她應該要離開一會。」

爸爸感到愣然︰「你想送她走?」

媽媽淡淡道,臉上不容於色︰「當初你帶來我不反對,但本來就不是我家的東西。花兒放了一段時間也已經換換了吧?」

爸爸笑著說︰「她倒是很乖巧,而且讓言有一個妹妹作伴,也會比較高興吧?」

媽媽吸了一口,又將煙呼出︰「言有我就夠了,還是你想將美兒留下,然後陪你看書?」

爸爸看著書,不太在乎地說︰「既然你也決定了,我也不便多說。」

將美兒送走,換句話說我將從此以後看不見美兒,將來,她就會變成我這個時期的一個回憶。爸爸說了兩句,但最後決定權仍然是在媽媽身上,媽媽決定好的事情,從沒有人能改變。

那時候看著媽媽冷酷的眼神,我心裡有一種強烈的念頭,一股不知道是什麼的衝勁,後來便知道了,那是殺人的衝動。

我苦苦思索如何可以不與美兒分離,離家出走?以媽媽黑白兩道的人脈絕對能夠將我找回來,跟媽媽理論?連比我聰明,人生閱歷比我豐富的爸爸也放棄。

我實在想不出任何方法去將這個障礙消務。距離美兒離開的日子愈來愈近,我和她之間就好像慢慢築起一度厚牆,美兒不知道自己要走,爸爸媽媽也不知道我知道。

我家客人廖廖無幾,但就在媽媽決定將美兒送走後,一個中年發福的醜男人便經常作客,媽媽更要美兒招呼那男人,我知道那男人就是要接走美兒的人。他看著美兒的色瞇瞇眼神,真想將他的眼睛也挖下來﹗媽媽不但要將美兒送走,更要利用這個男人向美兒報復。我到現在也不知道他是誰,反正也不需要知道了。眼白白看著日子天天倒數,那些日子我真的非常難過。

直到一天美兒跟我說了一句說話,將我從困境中解放出來。一個風和日麗,平靜的下午,我伏在美兒的大腿上,口中訴說著媽媽的嚴苛,眼睛凝望美兒,想爭取每一分每一刻,記錄不同角度的美兒,心裡卻非常此忐忑,在想著美兒將要離開,然後美兒便跟我說了一句。

 

美兒說:「今天上經濟堂,老師教供應與需求,就是天氣很熱,人對冷氣的需求就會愈大,如果供應跟不上需求,就會很多人受苦囉。」

美兒的說話觸動了我的神經,那條不應該犯禁的底線。

美兒接著道「我在想,只要天氣不再熱,人就會失去對冷氣的需求。」

我靜靜地看著美兒,心底裡湧現了一個從來沒有出現的念頭……一個解決現狀的方法。

美兒靠在我的耳邊輕輕地說:「那你有想過嗎?只要母親不在了,你再不會對她有需求,那樣,你就不用再受苦了。」

我瞪大了眼睛看著美兒,從她的口中,說出了我一直也知道,但不敢想的方法。

美兒笑道:「我很聰明吧?」

 

一直以來,美兒也以為我是為了從母親的綑綁中逃脫才將母親殺死,事實是若母親從不打算將美兒送走,或許我們四人仍然會安穩地生活在大宅中,我仍然甘心受母親的綑綁做著母親的乖孩子。這個秘密,我一直沒有向美兒說出來。

肢離破碎的母親躺在手術室,一動也不動後。我從心裡默默起誓,若有人打算將我跟美兒分開,我會毫不猶豫將那人徹底的粉碎。

 

今天心情本來有點不好,又看見家豪跟美兒在一起……但後來美兒說出,院長替我們弄了一間獨立的房間供我們使用,我便變得非常期待。

院長的罪証已經在我手上,小天使區域被揭發可不只有孤兒院會惹上麻煩,這個院長由始至終我對她也沒什麼好感。但她既然特地為我跟美兒準備了一間房間,現在以罪證交換我和美兒的自由也相當化算吧?

我走到院長室的門外敲了敲門接著走了進去,一把難聽至極的聲音用嘔心的方法——裝溫柔的方法向我問好。

院長親切地問︰「呀言,怎麼了?來探院長嬸嬸嗎?」

我裝作無奈,一臉愁眉不展問︰「院長嬸嬸,我想跟美兒提早離開,你覺得會有辦法嗎?」

院長感到很意外︰「提早?為什麼?」

我一臉不開心的樣子︰「我跟美兒也很想家了。」

院長點點頭,溫柔地道︰「言,我知道你想家,但對不起……院長嬸嬸幫不了你,任何地方也有該地方的規矩。」

我也點點頭,回答道︰「嗯……我明白,例如是十點後要上床睡覺。」

院長靠前摸摸我的額頭然後道︰「對,規定就是要遵守的東西,按照規定,你跟美兒必須在這裡滿十八歲才可以離開,我們也有義務……」

我還未待院長靠回椅子,便冷不防將一部電話遞出,接著道︰「那院長嬸嬸也一定是一個遵守法律的『好人』吧。」

我將手機的片段播出,內裡是小天使區域的錄影片段。

我像默念書本的樣子,讀出︰「唆使引誘他人作不道德行為刑罰,最高為罰款$10,000及監禁6個月;與未成年兒童發生性行為最高列罰可監禁五年,若與十三歲以下少女性交,一經定罪,可被判終身監禁;經營賣淫場所,包括管理及協助管理,刑罰最高罰款為$20,000及監禁7年。我對法律不熟,但因媽媽的事,做了些訪問,跟報社的姐姐,哥哥碰了面,拿了卡片。我想……小天使們也不想返回人間吧?」

院長睜大了眼睛看著我,接著哈哈大笑,這反應倒出乎我意料之外。

院長笑著道︰「哈哈哈,呀言,你真的不愧是高麥詠楠的好兒子。」

我擠出一個天真無邪的臉︰「謝謝你院長嬸嬸,我們交換一個秘密吧﹗媽媽與爸爸的事與及小天使區域的事,交換了秘密,我們就是好朋……」

院長將手機關掉,放回我的手上。

院長算著椅背用不屑一理的眼神道︰「言小朋友,大人的世界可不是這樣簡單的。」

我瞪大了眼,看著院長的眼睛問︰「你這是什麼意思?」

院長露出了一個溫柔的神情︰「……考試快到了吧?本來我跟美兒說好,安排了一間房間,讓你們在自由時間可以獨處,安心溫書,但我想……犯規的孩子不可以有獎勵吧?你說對不?」

我狠狠的拋下一個眼神,然後關門走了。

 

系列連載

 

給自己多一個選擇

農曆新年假期剛過,為免親友過份熱情的慰問,便躲在家看電視渡日。利申,我指的電視是HKTV。自從HKTV於電視軟件可點播節目,我不用在自己屈在電視前追電視劇,而是可以和一家人安坐梳化一起看,實在開心。

以往HKTV在網上追劇,於我們這些80後而言很方便;但對於許多長輩來說,TVB才是朋友,只要懂得按著電視就可以。以家母而言,由於她不懂英文,她對於電視頻道的選擇就是新聞台、高清台和J2。至於為何不提ATV,你知道的。可想而知為什麼TVB的任何劇集、新聞,於家母而言就是真理,因為這是她對世界認知的唯一渠道。突然向家母介紹HKTV,她就如發現新大陸一樣,《選戰》她看得沒頭沒腦,但仍然會追下去,家母的評價是這樣的:「幾好睇,個劇情我估唔到喎。」所以,每次家母行出行入錯過任何一節,又會要求重新播放,不容有失。然不知為何,這幾天重溫HKTV的劇集,與家人均發現好像廣告播少了,甚至節與節之間沒有任何廣告。老實說其實這樣的安排,看得非常過癮;然卻又暗暗地擔心起來:會不會有一天,HKTV最終都是挨不住,我們還是只得一個選擇裡的所謂A、B、C餐。

在我成長的年代,互聯網未興起,我們對於世界的所有認知都是從電視得知── 味吉陽一教曉我,日本的炸豬扒特別香脆,是因為翻炸兩次;原來股票大跌可以讓一個人輸到痴晒線,連親生仔都可以掉落街;打電話可以問功課,但173-173-173要問準阿媽先可以打……這許許多多的童年的回憶,都是以電視畫面建構的。雖然現在的資訊非常發達,電視對於年輕人,大概只是可有可無的東西;然對於長者和小朋友,電視仍然是非常重要的必需品。

作為觀眾,其實我們並不是要聲討大台;新年期間,我也樂得跟母親看看家燕姐的無厘頭賀歲劇,但求一家不用腦,調調笑笑渡過一個晚上。我們要的只是更多元的選擇。每天辛勤上班、供書教學,為了餬口,我們對於繁忙的生活沒有多大的選擇權;下班回家,我們要的只是很卑微的想看看免費電視,和家人相聚一下,茶餘飯後劇透一下。然不知從何時開始,連這樣的普通不過的生活都變成奢侈品。生活之所以有意義,從來是因為我們有選擇的權利,簡單至於午飯時間選快餐還是茶餐廳,以至「袋住先」還是「真普選」。選擇,就是一個良好的公平競爭環境,讓事情得以健康發展,電視業如是,執政黨如是。

早兩天才發現HKTV的廣告開始越來越少,今天讀報又得知早前政府同意頒發免費電視牌照予有線旗下的奇妙電視,至今一年仍是拖字訣,到底是一籃子還是一男子的因素,不得而知。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現在花一千幾百塊,安裝TV BOX或其他網上電視的裝置,不只是給自己和家人多一個電視頻道,而是給自己的生活多一個選擇。這個選擇,你可以不喜歡,你仍可以繼續收看BBQ和煮個麵,但這個行動,是給這一代人開一條出路,以小見大地讓社會知道,我們這個世代,是需要更多的可能性。

記得早前與母親到台灣旅行,每天晚上最開心的時間,就是到夜市掃街,然後回酒店看電視。綜藝劇集歌唱音樂旅遊清談一切都看得不亦樂乎,母親在最後回程前的一晚不捨地道:「如果香港有咁多節目睇就好啦,唔駛睇嚟睇去都係果啲,我係屋企無咁悶。」寫到這裡,我突然想起HKTV最近熱播的劇集《來生不做香港人》,因為做香港人,真係電視都無得過好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