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在圍板上的那一方

一零年,剛接觸馬屎埔。日間的村子漂亮恬靜,和舊菜園村感覺很像,而且更大。走村內的羊腸小徑,穿過士多和一些較密集的小屋,走到一處忽然開闊,下坡一大片田地,寬敞,種滿蔬菜,耳裡聽到農夫播收音機的聲音,那境象深深的印在腦海中。後來帶學生寫作班經過,也會停低叫學生們站著聽聽那四週的聲音,數數看眼裡到底有多少種綠色。

昨晚收到佳佳的訊息,今天馬屎埔有村民的田地會被政府強收。詳細的故事,請看TV寫的〈當行政和法律都變成逼遷老實農夫的手段……..〉。簡單來說,農夫耕田幾十年,都有交田租,政府忽然跳出來話這裡是官地!(之前幾十年都沒有這樣做過)然後要農夫把田地交出來,鏟光光,再開放給巿民投標耕田。這倒底是那門子的邏輯?就是那一片寬廣美麗的田地。

其實我是有點怕的,收地現場的夢魘。三年前於舊菜園村的巡守過程,我相信對我還有很多當時來巡守的朋友來說,都是一些沉重的回憶。如何面對自已力量的微小?如何保護身邊溫柔的人?我沒有肯定的答案,我這幾年對自已的回答,就是要守在菜園村村民們身邊直到他們建村成功一天為此(或者更久以後),這就是我的位置。有時眼見社會其他不公義,也沒法出力支持。

但是幾十年辛勤耕種的田地被收,對農夫來說是打擊是有多大,雖然不能身同感受,但至少我知道那有多不容易。所以還是早早啟程入馬屎埔,並幻想可能沒什麼,也不知道地政是否真的會來。到馬屎埔,的確也是平平靜靜的,雖然村內風景,在過去幾年已被恒基弄得面目全非……守村的朋友不算多(一開始感覺好像記者的人數比較多),一行人去到黎生黎太的田地,我傻傻的看下去一大片像長滿了草,心裡還孤疑怎麼沒種東西?結果到下去時才發現,長了保護色的魚翅瓜們是滿滿一地,少說也有幾百個,在風聲傳來傳去,不知地政從那裡來的時間,在田裡穿梭來往時,我也會和瓜藤們說對不起。

然後地政們就來了。首先在隔著一條狹長水溝和泥濘小道的鐵絲網外,被黎生tv罵走了。接著他們嘗試從村兩旁的小路進來,我沒跟過去,待在原地守怕他們原路再來,後來他們決定從與黎生田地接壤的土地入手,拆掉旁邊的鐵絲網,自然可以進來,於是本來打算「斯文」一點的我,還是忘記了所有事又跟著其他人爬上圍板上去了。於是我和自已確認了第一點:過了三年還是一樣,只要感到強大的不公義,我還是馬上會變身衝鋒隊(雖然沒什麼實質威力)。

再確認的第二點,是對方的陣營。我沒辦法說服自已,那只是Déjà vu,雖然不是同一批人,但那些地政職員和警察的嘴臉,和三年前在菜園村見到的一模一樣。(我甚至覺得花多點時間仔細找找,就會找到和今天拍下的照片構圖相同的畫面)而他們的行事方式也是一樣,骯髒的工作(和示威者推撞,拆鐵網,拆圍板)就交給外判保安做,地政署那些人就在後排嬉笑閒聊,偶然罵罵示威者,即使那邊可能保安和示威者兩邊爭持不下。然後還有一排警察在後頭(注意是絕對不會站在巿民那邊的),他們就閒閒的站著看著,即使眼看著工人拿著電鑽差不多要鑽過佳佳的手指,他們的腳步始終,還是不會移動多過一公分的。

爬上圍板喊工人停工的開初,我眼眶發紅,為什麼情境會完全一樣?居住權利,農民已在這土地上幾十年耕種,我這樣默唸。旁邊的zoey在哭,遠一點的佳佳也在哭,還有哪些我看不到的人,也在哭?然後朱sir 開始唱:「我愛我家,縱使一切不浮華 沿途是我腳步,從無懼風吹雨打 我似野花,眷戀山裡的落霞 全情熱愛這地 留住這風景 我一生記掛」。和家駒,在身邊連續唱了兩三遍。我一早看到家駒時還笑說:怎麼這麼久沒見,一見就又在圍板上?

然後我的確認三,這裡就是我應該在的地方。如果要一再選擇,我站在哪一邊,我終究還是會選擇站在居民這一邊,在農民這一邊。在舊菜園村我們爬上角鐵,拍打著圍板叫工人停工,然後在這邊,我們又爬在圍板上,竭力叫喊工人停工。然後我一邊想,到底要怎樣做,才可以停止這種辛酸的眼淚流下?

然後我就不再感覺迷惘,即便是力量微小,即便我們這邊沒有法律和國家機器,我也知道我們在做對的事。有時我們可以像今天爬在圍板上在高處看那些自以為是的嘴臉,但有時我們是坐在地上等警察枱走的人群,有時我們圍在村民身邊不讓他們受傷害。而至少,因我已受過的痛楚,而能在這些時候擁抱身邊的人給他們微笑。我自知侷限但不猶豫。

最後工人停工,黎生黎太和地政溝通,過幾天會在議員張超雄陪同下再開會商討,那不表示那片漂亮的田地最終不用被徵收。黎生黎太,仍需要大家支持。我說這麼多個人感受,是為了述說作為一個曾面對拆遷的人的掙扎,以及我的選擇。每一片地,每一個單位,非於所住者同意的情況底下被強收,都是挫敗。而要面對這些一次又一次的挫敗,則需要同伴,像在今天,我最想念的,就是在菜園村巡守時,在身邊一起共同進退的友伴們,有些今天也在馬屎埔。而今天見到的我所不認識的朋友們,標示著走下去的可能。希望黎生黎太與今天參與抗爭的朋友們,保重,不要氣餒,看了這篇文章的朋友們,在可能觸及的範圍內加入,幫手!

(在衝突過後,一位馬屎埔的姨姨愛玲,和仍坐在圍板上的我閒聊關於粵曲與晨運,她說她不知道為什麼人愈來愈積極,會看看社區裡的活動有沒有她想參與的。又對我們提議搞晨運粵曲組毫不抗拒,哈哈大笑。打開人的公共性,互相幫助,抵抗政權的不公義,為自已發聲,我心裡想著的,常常可能就是這些。)

妞快報:霹靂嬌娃重逢!不當特工改當廚娘

最後一次看到《霹靂嬌娃》中三位美麗性感又身手矯健的女特工打鬥的畫面,距今已超過十年,卡麥蓉狄亞、茱兒芭莉摩和劉玉玲三個人當時的身段真的不是蓋的!不過現在他們不當特工、不打鬥,改進廚房當個好廚娘啦!
source: Charlies Angels movie still
 

 

source: camerondiaz
卡麥蓉狄亞和茱兒芭莉摩最近遠離忙碌的好萊塢圈子,一起報名了The Culinary Institute of America的烹飪課學習做義大利料理,…

現代讀心術? Google Glass 已可識別人們表情中透露的情緒

現代讀心術? Google Glass 已可識別人們表情中透露的情緒

20140307143223Emotinet 公司完成第二輪 600 萬美元融資,這家公司開發的人類表情分析技術 Emotion API 應用在Google 智慧型眼鏡中,幫助用戶識別人的情緒,在測試版的 Google Glass 上已經可以借由軟體掃描使用者視線內的人類情緒並即時回饋。
Emotient 的表情識別技術借由攝像頭和圖像讀書資料,計算得出一個面部表情的情緒數值,按數值的不同分為正面、中性、負面,比較初級的識別結果是快樂、驚奇、悲傷、恐懼、憤怒、鄙視、厭惡等,Emotient 技術在 Google Glass 上測試,可以直接檢測用戶看到的人類面部表情並得出情緒數值,但不會存儲圖像內容。
這類軟體最大的價值…

Google Glass 已可識別人們表情中透露的情緒

Google Glass 已可識別人們表情中透露的情緒

20140307143223Emotinet 公司完成第二輪 600 萬美元融資,這家公司開發的人類表情分析技術 Emotion API 應用在Google 智慧型眼鏡中,幫助用戶識別人的情緒,在測試版的 Google Glass 上已經可以借由軟體掃描使用者視線內的人類情緒並即時回饋。
Emotient 的表情識別技術借由攝像頭和圖像讀書資料,計算得出一個面部表情的情緒數值,按數值的不同分為正面、中性、負面,比較初級的識別結果是快樂、驚奇、悲傷、恐懼、憤怒、鄙視、厭惡等,Emotient 技術在 Google Glass 上測試,可以直接檢測用戶看到的人類面部表情並得出情緒數值,但不會存儲圖像內容。
這類軟體最大的價值…

Emotinet 識別你的表情

Emotinet 識別你的表情

20140307143223Emotinet 公司完成第二輪 600 萬美元融資,這家公司開發的人類表情分析技術 Emotion API 應用在Google 智慧型眼鏡中,幫助用戶識別人的情緒,在測試版的 Google Glass 上已經可以借由軟體掃描使用者視線內的人類情緒並即時回饋。
Emotient 的表情識別技術借由攝像頭和圖像讀書資料,計算得出一個面部表情的情緒數值,按數值的不同分為正面、中性、負面,比較初級的識別結果是快樂、驚奇、悲傷、恐懼、憤怒、鄙視、厭惡等,Emotient 技術在 Google Glass 上測試,可以直接檢測用戶看到的人類面部表情並得出情緒數值,但不會存儲圖像內容。
這類軟體最大的價值…

未來,總是掌握在年輕世代手中

李嘉誠:「我85歲了,和一個17歲的青年,看這個社會是不一樣的;我和他所看到的未來,也是不一樣。…… 談論選舉制度,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那是很危險的事。…… 民主有多種模式,民主制度,最重要與政府權力作出平衡。但具體要怎麼做,交由大家討論。」

我今年17歲了,正是李嘉誠口中的青年,和一群年過半百的政治人物,看這個社會是不一樣的;我和這群高官政客所看到的未來,也是不一樣。

對我而言,要一群年過半百的高官政客,為17歲的我,以及整個世代的年輕人定義一切,定義甚麼是「普選」、甚麼是「民主」,那是很不智的。

譚志源直斥公民提名「名不正 言不順」,林鄭籲勿糾纏「公民提名」,對高官政客而言,談論選舉制度,但求把泛民做特首的機會降是最低,有商有量只是「名存實亡」。

你問他們對香港未來有何想象?很抱歉,他們不會想得那麼遠,他們倡議的制度,緊扣的只是中央和紅色資本的意願。

其實對17歲的青年來說,談論選舉制度,著眼的不止是制度如何改變、議席怎樣增減、界別擴闊與否,我們思索的制度,緊扣的是對香港未來的期盼,全民提名背後,是我們對社會「公平」和「平等」的堅持。

如李嘉誠所言「談論選舉制度,要85歲的人,為17歲的人定義一切,那是很危險的事。」

民主制度,具體怎麼做?

高官們,
請交由大家討論,
聽聽我們對平等的堅持。

未來,總是掌握在年輕世代的手中。

關於碼頭,我想說的是……(一)

關於碼頭,我想說的太多,也許要用一本書的份量,或至少也要一份小冊子才能把它說完。

要寫成一本書,現在還是太遙遠的事,然而我卻急不及待要交待在碼頭打工兩個月的事。

是的,我在碼頭罷工結束後發生了一些事,也因機緣巧合,我進入了仿似命運安排的貨櫃碼頭打工。貨櫃碼頭的命運和香港發展的歷史交織在一起,也和千百名碼頭勞動者的生活捻揉在一起。對我而言,貨櫃碼頭是我第一次見證群眾罷工的地方,佔了我至今全部人生一個不可輕視的地位。

工作環境毫無改善

2013年12月5日,我在罷工時結識的工友介紹我到鷹場作理貨員(check架)。我當時期望罷工會讓碼頭的工作環境得到基本改善。可是碼頭的工作環境依然惡劣,在碼頭工作的兩個月間,我因呼吸道不適共請了3天病假,足部感染濕疹請了2天病假……有一次,工人跟我說:「係到做,命都短幾年。搵夠錢真係早走早著。」

管理者漠視工人的作為人的生理,每天工作12小時之餘,還每隔三數天(更離譜的是有時僅1天)就將工人從早更調到夜更,由夜更調到早更,經常把調更中間的間隙當成放假,工人的生理時鐘無法得到恰當的調息。若果不申請放假,管理者可以完全不給予休假,或僅為了配合編更安排而在晚上8點臨放工前告訴你明天休假。為配合編更的彈性安排,工人無法得知明天以後的編更安排,從而可以安排自己的閒餘消遣活動。工人在碼頭並不被當成人,而僅僅是生產利潤的提款機。或以馬克思在《資本論》中的話說,僅僅是活勞動相對於死勞動,作為資本家資本增殖的工具而已。

起重機械操作員(機手)的年工資僅及澳洲的三分一,可是工時卻長起碼一倍(香港每週工作96小時,澳洲40小時)。由此產生的利潤卻讓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實行自動化、將一部分利潤分派給私人承包商(判頭)以破壞勞工間的團結。可以說勞動者越辛勤勞動,產生越多價值,跨國資本(和記港口信托)和本地私人承包商的錢包就進賬越多,它們可以用以對付勞動者的武器就越鋒利、越厲害。

取消利潤才能增加工人福利

勞動成果與勞動者相敵對僅僅是碼頭工作異化的一方面。另一方面是長時間勞動和勞動內容的單調和枯燥乏味,讓勞動無法使工人體現作為人的價值。大部分的碼頭工種可以用自動化來取代,而不需要人力。但若資本主義的利潤生產仍然存在,自動化就僅僅是和工人利益相敵對,而不是增長工人福利的手段。自動化在這制度下僅僅是為了提供勞動生產率,從而提高利潤率的手段。自動化在這制度下就代表削減人手、去技術工人化和削減工資。所以在碼頭工作的兩個月間更堅定了我對社會主義的信念,只有取消利潤,將剩餘價值僅保留再生產的部分,其餘用以改善工人階級及其家庭的生活,才能根本解決工人福利的問題。正如托洛茨基所說:「徹底改良就是革命。」

這篇文章旨在寫出我在碼頭工作的感言。然而感想是不可避免的和我的政治信仰、觀點混雜在一起,因為這些觀點構成了我不可分割的世界觀的一部分。在碼頭工作的日子,我不由得質疑李卓人的半杯水究竟在哪裡。是蒸發了,還是被資本家所喝掉?

(小題為編輯所加)

關廠工人不用還款 法院判勞動部敗訴

Photo Credit: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Photo Credit: 全國關廠工人連線

關廠工人還款案 勞動部敗訴(中央通訊社)

勞動部訴請多名關廠工人返還借款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7)日判決勞動部(原勞委會)敗訴。聯福、東菱、福昌、耀元等多家廠商10多年前關廠,積欠資遣費和退休金;當時政府以「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發放款項給關廠工人。

關廠工人在2012年6月陸續收到勞動部追繳通知,被要求償還本金、利息及罰款,引發關廠工人一連串抗爭;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原勞委會職訓局)對關廠工人提起行政訴訟。如今法官認定「貸款」名義開放失業工人申請「關廠歇業失業勞工促進就業貸款」是補償,同時勞動部對此提告期限在民國95年1月底日就屆滿,因此判決勞動部敗訴。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署長廖為仁表示,待收到判決書後會謹慎研擬是否上訴。

(相關新聞:關廠工人臥軌事件一週年,今「抗爭團拜」要求勞委會撤銷告訴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由新聞自由到人民自主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被行兇一事為香港的自由打響警號,令港人感到新聞自由不再,人身安全也難以保障。事件不禁令我們問:今日的香港,還是我們熟悉的香港嗎?我們不要忘記,在此之前,香港的自由早已受盡威脅,早已不是「新聞」。早在十年前,傳媒人被「封咪」已經開始,至近年鄧忍光執廣播處、《陽光事務》陳平被襲、《香港獨立媒體》被人刑事毀壞恐嚇、各主流媒體在特首選舉期間「歸邊」、政府新聞處拒絕傳媒自行報導、《信報》評論人練乙錚被梁振英發律師信,再至最近李慧玲被封和劉進圖一事,上述已經反映權力對新聞和言論自由的打壓不斷,步步進逼至今日「見血」的局面。

上述事件都是在不明不白中開始,也在沒有原兇之下完結,但我們無一不知道,少數人壟斷的權力就是自由被威脅的原因。誰有權力讓媒體「歸邊」,限制前線新聞工作者的編採?誰又有權力撤換處長、掌握警方?是不民主體制之下產生的、保護的少數特權階級,是香港特區政府和背後的利益板塊:來自北京的權力。有誰可以否認,今日香港自由的失落、倒退,是與不民主的政府有莫大關係?有誰可否認,讓我們陷入恐懼的是來自北京和梁振英的政權?

在不民主、封閉的政體之下,人民的自由只會慢慢地消失於少數人的權力鬥爭和利益輸送當中,在媒體和國家機器(如警察)被權力壟斷下,我們永遠無法明確地了解自由消逝的原因、無法知道誰是兇手,因為資訊永遠不在我們手中。沒有資訊,我們會感到疑惑、恐懼。這種疑惑、恐懼,不只是因為沒有資訊本身,更是由於我們不知道當權者會如何利用我們的無知。失去新聞自由,受害的不只是新聞工作者,也是我們香港人。因此,藍絲帶所代表的不應只是新聞自由,而是香港人的政治、經濟、言論自由接二連三被威脅的傷痛。

我們無法得知權力之間如何運作、交換,唯一我們可以了解、確定的就是我們願意自主的決心,如何奪回我們的權力,改變政治的運作方式才是走出恐懼的出路,繼而開放權力讓人民參與、監督,把我們珍重的新聞、言論自由、政治及經濟權利,成為香港的日常。

3/7限時免費App特輯:手機也能玩體感遊戲?《SEGA GO DANCE》

曾經引起一陣旋風的體感遊戲又要回來了?這次不用花大錢買新遊戲機,用你的手機或平板就可以展開手腳動一動,還沒玩過嗎?快趁限免下載吧!
 
 

 

SEGA GO DANCE
下載點:iTunes
價錢:NT$60→Free

【手機小姐超速測試極短評】
根據曲目所設計的動作,一起舞動身體,利用前鏡頭來捕捉玩家的動作是否確實,玩法很像xBox kinect,最大優點是不用再多買一台遊戲機。
 
直接看遊戲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