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豚聚一家」踩場 海洋公園城巴私下搬巴士站

(獨媒特約報導)關注海洋生物權益的團體「豚聚一家」於去年11月發起「良心杯葛海洋公園行動」,昨日上午(3月16日),為更有效教育公眾,促使人們對海豚表演的關注和了解困養背後的殘酷現實,首次於在海洋公園正門附近擺設街站,即場「嗌咪」並派發《豚在野》單張,展示園內大量海豚死亡的真相,向入場遊客宣傳動物權益訊息。但城巴和園方為隔離遊客和「豚聚一家」,阻止乘坐巴士到達的遊客接收單張,一度私下「搬巴士站」。「豚聚一家」召集人黃豪賢批評,這種做法不僅違規違章,更剝削遊客和市民的知情權,顯示園方管理層「心虛」。巴士站最終在團體抗議下,搬回原處。

大量保安警察到場監察 多次與團體發生爭執

由於海洋公園管理人員稱公園前部分地方屬於「私人地方」,「豚聚一家」召集人黃豪賢表示,為避免抵觸任何法例或影響公眾秩序,所以選擇在馬路上表達訴求,向剛下車遊客派發單張及宣傳,市民亦主動索取單張並向團體詢問詳情。團體4名成員開始活動後不到15分鐘,即有多名保安出現監視,其後更先後有兩台警車到場,現場有接近20名保安和警察嚴陣以待。在未有觸犯法例情況下,警方以行車安全為由,要求團體將街站搬到距離正門較遠的馬路旁,團體指警方未能提出合理理據,相方一度爭持不下,後來還是將街站搬至較遠地方。


圖:巴士駛入公園私人範圍內落客,避開「豚聚一家」成員。

巴士總站位置突改 疑阻團體向遊客揭露真相

其後,團體發現巴士落客點臨時更改,原先位於正門的公共地方,巴士卻繞路進入公園私人範圍內落客,令團體不能向下車的遊客派發傳單。團體對此強烈抗議,質疑有人違法擅自在未經申請和沒有充份理據的情況下,更改巴士路缐和總站,團體代表要求警方、園方和城巴交代原因和相關法例,以及是哪一個單位作出是次決定。

海洋公園公共事務總監劉毓敏表示,更改巴士路缐是城巴決定,園方沒有主動提出要求,但承認有就此與城巴商討。城巴則指出,基於「安全理由」才決定臨時更改落客位置。經團體與各方理論後,城巴最後把落客區調回原位。「豚聚一家」代表黃豪賢對城巴及園方的做法表示強烈不滿,指此舉無稽,無非是為阻止團體揭露真相,「園方是故意掩飾,剝奪公眾知情權,而城巴予以配合,現場警方又沒有任何阻止,三者是否合起來想打壓維護動物權益者的聲音?」黃豪賢表示會保留投訴權利。

團體滿意活動成效 不滿園方欲掩蓋真相

黃豪賢表示對首次擺設街站的效果感到滿意,指團體刻意選擇在公園正門進行活動,是希望直接和遊客解釋動物表演和圈養的悲劇,有高度象徵意義。他指很多市民都表示支持,包括帶同小孩遊園的家長、成群的年輕人,甚至是國內遊客。而他強調對園方和城巴更改巴士路線一事極度不滿,指事件有損園方形象,有違其開放政策,是刻意刁難且漠視民意,河蟹公眾。他表示「豚聚一家」會繼續進行街站活動,傳播「Born Free、Stay Free」的信念。

彩園天橋封鎖記

2014年3月15日晚上接近十時,筆者看見久違的彩園熟食小販檔再度出現在彩園往上水港鐵站的天橋上,但為數較以往的少得多,他們推著手推車,均顯得神色凝重。有趣的是,他們大多均沒有「開檔」做生意,上前跟部分小販交談後,得知過去數日,小販們跟領匯稍有衝突,數日來都有驅趕行動,而且警方亦牽涉在內。

迅雷不及掩耳,在交談不到五分鐘,領匯的管理人員及信和保安人員已有所行動。一眾人員推著屏風趕至,把小販檔夾於屏風中間,並且有進一步行動—聯絡警方。未幾,警員已到達現場,與在場領匯人士了解情況後,警員手持封鎖線,以需要處理小販檔為由,將部分天橋範圍封鎖,期間市民不得往彩園邨方向行進,部分民眾一度起哄,要求警方解釋封路原因及所需時間,亦有市民不值警方所為,質問警方是否與領匯關係密切,非要趕絕小販們不可。擾攘其間,先後有六部衝鋒車抵達現場增援,部分民眾有見及此,高呼「警方只會拘捕小販,不會捉賊!」,認為二十多名警員圍捕十多名小販的做法有所不當。


前後合共六部衝鋒車到場增援

經調停後,小販和平離去

經過近十分鐘擾攘後,警方最終解封現場,好讓市民得以通過。另一邊廂,小販們與警方談判後,亦同意移離彩園天橋範圍。在無任何人被拘捕、票控的情況下,這次罕見的「彩園天橋封鎖」事件總算劃上句號。待熟食小販離去後,為數約十人的警方仍留守原地,原因未明,筆者同樣留守觀察事態發展,但最後亦被警員要求離開。


一眾小販離開後,為數約十名警員仍然留守原地

筆者理解到熟食小販們及警方均但求「搵食」,亦相信警方無意刁難一眾小販,他們只是接獲有人報案而趕抵現場,正如片段中的警署警長所講「警方無時無刻都盡力去做!」但倘若此種衝突持續,到底誰是誰非,就由讀者及市民自行判斷,同時亦應深思可有解決方案避免這種不必要的衝突發生。

原文刊於作者博客

伸延閱讀:
為了驅趕,領匯、政府可以去到幾盡?

影像串流: 

WSJ 前記者爆料:賈伯斯認為電視機是「糟糕的事業」

WSJ 前記者爆料:賈伯斯認為電視機是「糟糕的事業」

華爾街日報 (WSJ) 前任記者凱恩 (Yukari Iwatani Kane) 在新書「Haunted Empire: Apple After Steve Jobs」中揭露,蘋果共同創辦人賈伯斯 (Steve Jobs) 生前認為電視機是一個「糟糕的事業 (TV is a terrible business)」。

Business Insider 16 日報導,凱恩指稱,賈伯斯在病逝前最後一次召開的「前百大高階人員 (Top 100)」年度會議上表示,電視機汰換率過低、毛利率又很糟,是一個糟糕的事業。
根據報導,iPhone 不但毛利高,且大約每兩年就會被汰換一次。相較之下,電視機每 8 …

南沙「香港園」意在消滅香港

中國帝國化下的南沙香港:中國正進行高速的帝國化,野望已擴展至整個東盟戰略,香港成為了當中一隻任由擺佈的棋子。

香港被任意擺佈的殘局自發改委公佈《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正式形成,一場中港空間拓殖計劃也同步展開,國策上先是在珠三角這「經濟火車頭」推動大量跨境基建配套打通城市,再而提出軟體政策打開港珠澳所謂的自由流動,目的就是為了實現一種所謂人才與資本的「雙轉移」,打造粵港澳全方位的經濟一體化,以配合整個東南亞產業重新佈局分工及資本對外擴張的東盟戰略。在內地的港澳官學系統裡,他們會時髦地拿來一個歐美學術詞彙來形容這種戰略——「新區域主義」。

現時的南沙計劃不僅是「新香港計劃」,新區域政策也要將廣州重心南移至南沙,故此同時是一個新廣州計劃。透過高鐵廣州南站45分鐘連接起香港,大舉吸收香港人才與資本,成就一個「多功能服務業新區域中心」。而隨著南沙計劃的展開,廣深港高鐵的國家任務亦終於揭曉。當中,南沙固然有霍氏家族獨佔大量土地及瓜分豪宅開發,然而最重要是仍然是那種「雙轉移」的考慮:由於香港專才及勞動力仍未有認真大舉北上流動充分服務帝國化戰略,阻礙了區域一體化的進度,這本來是要在2020年完成的國策! 因而,南沙計劃就是要以各種公屋及服務配套,連香港人也要舉家搬上去,貢獻香港勞動力配合內地服務業昇級! 這亦與新界東北及邊境那個由梁振英提出、張志剛策劃的「特區中的特區」計劃一脈相承,分別是上次要將香港人才與資本集中至港深邊境,今次卻是明目張膽地將港人遷至境外!

政治地理學要義之一,是帝國化前提必然是空間化。不透過生產新空間形式,打破舊空間佈局,帝國並不能利用具體空間設置及條件進行對外政治及經濟擴張行動。帝國化亦是一鼓欲望,它不斷取消原有空間與邊界,同時又創造新空間的方式與阻隔。數年前將香港納入在帝國化戰略以來,看到這種不斷加速中港流動的策略與及香港城市佈局的改造,最終希望實現完全的人口流動,狠狠地衝激著舊有的邊界及創造了新的區域身份邊界。這種將中港流動已當作成「內部人口遷移」(internal migration) ,足見一種以帝國為中心的傲慢。

在中帝戰略下,香港純粹被想像為輸出專才與資本的資源挖取地,與及配合中帝勾答任何局勢與力量的萬能插蘇。活在香港的人再無主體性可言、城市自主權被出賣、管治者還要以「為你好」的公關語言對香港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欺騙,毫無尊嚴,自己無法訂立為考慮自身的政策,難道不就是香港人抵抗的最大理由嗎?

以為高鐵純粹是官商勾結利益輸送、或者以為粵港自駕遊計劃純粹是一場政策失誤,其實都莫視了這場帝國化計劃的背景。在此意義下,一邊鼓吹開放包容一邊推向族群衝突,自由派與自治派其實同樣都模糊了視野,耽誤香港人自救的時間與抵抗中國帝國化的對策。這場空間戰,沒有誰能夠置身事外,亦沒有可以追究誰,只怪我們對於中國只有情結或排拒,卻遲遲未有發展一套「作為方法的中國」,發展一種從香港研究中國的本土研究,繼而進行自我檢視及設法行動。

自2009年曾寫過一篇《社會主義規劃出沒注意》,已開始提醒公眾這種國家戰略規劃的降臨;及後的環珠灣區、自駕遊等計劃我們從此脈絡設法將這些置入性計劃一個個的打掉,同時透過實踐抵抗過程做就一種新的香港主體論述,重新定義香港人的性格,朝向建立自主與公義的未來。但近年推動有關中港規劃倡議工作感到愈益吃力,不僅是人手不足以應付的問題,還間中會被內外抹黑為反中或排外。現時大嶼山、洪水橋、新界東北已面臨被空間改造的關鍵時刻,一群帝國爪牙已再無廉恥地無視民情繼續推進屬於他們的議程,我們需要更大的智慧與力量,培育更多有宏觀視野及倡議能力的人,我們不僅是在本土意義上要面對城市空間被徹底改造的危機,並且在世界視野上不應縱容任何帝國的形式與擴張。

題為編輯所擬。

【生活玩物】家常小菜立刻變高質感!眼睛吃豆腐之「喜器豆福杯」


豆腐有很多種吃法,蒸煮炒炸幾乎都行得通,除了可以用嘴巴吃,還可以用眼睛吃,由台灣設計團隊天晴所創立的新品牌《喜器CiCHi》,每樣設計品都充滿了濃厚的東方神秘風情,這次要介紹的「豆福杯」,正是物如其名,長得像豆腐又招福的生活好物,光用眼睛看就誘發強大的食慾,更不用說其中蘊含的製作功力更是飽富學問,光是豆福杯要製作得如此方正單一規格,就耗費了設計團隊不少的心力,如果你喜歡工藝品的製作精巧勝過實用性,那趕緊跳轉繼續看看豆福的厲害!

未看先買速速前往《喜器CiCHi – 豆福杯》購物頁面

閱讀全文

    

旅人日誌 | 生存之上,生活之下

有多久你沒有好好的放自己一次假了?
有多久你沒有好好的在鏡子裡面看自己了?
有多久你沒有認真去數一下自己還有多少夢想?
有多久你活在一個時間轉動卻像陀螺轉動的生活中?

到底你活在生存裡?還是生活中?有時後或許你也搞不清楚現在那條界線到底在哪裡,只是時間隨著指尖划過,每一天的清晨都令人感到不安侷促。

天氣影響了你大半的心情,出門後交通讓你思緒打結,辦公桌上不停響起的電話讓你接近抓狂,電腦裡面的郵件大半都來自垃圾信箱,手機的訊息也都是購物通知,打開電視又是一整天的疲勞轟炸。

不理解是現實社會似乎不太關心你,還是自己根本不想關心這個世界,太多的訊息告訴你該往哪裡走,但是大部分的訊息其實只是告訴你去哪裡花錢。

真正踏入社會大染缸後好像跟過去想像不太一樣,慢慢無暇去做所謂的白日夢,慢慢在薪水跟小確幸中忘記當初的期待,努力工作在夾縫裡面認真生存,剩下的生活好像寥寥無幾。

好想希望戶頭裡面的錢永遠夠用,然而最快速的方式應該就是中一個樂透。
好想希望精華地段的房子登記在自己名下,事實上連個郊區的廁所都買不起。
好想希望走進公司就有人可以使換,但事實上開不完的會以及被罵不完的結局。

想像中的生活跟現實存在很大的差距,想要努力的賺錢撫平這樣的距離,卻感覺越來越遙遠,於是只好說服自己活在小確幸,假日去看一場電影,一個月吃一頓好料理,一年出國去一次旅行,只是這樣的小確幸卻不會帶給自己更大的幸福感,會讓你鎖在舒適圈慢慢走不出去。

放棄你的小確幸,開始學習在旅途中做夢吧!

其實在生存以外還有很多生活的空間跟時間,只是人們總是習慣把生存的辛苦無限放大,生活的幸福無限拉小,以前冬天有一碗熱湯就感覺幸福,現在非要吃薑母鴨才能感到溫暖,生存是為了更好的生活,但是往往我們也忘了自己到底要什麼樣的生活。

所以去走一趟長途旅行吧!去踏出你生存的小確幸生活中,去看看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大,去旅行中遇見過去那個單純又美好的自己,去認識各式各樣的旅人,去享受世界各地的美食,去用少少的錢做足不同的夢想。

這不是旅遊,是旅行,這不是逃避,是遊歷,旅行也可以是一種生活,在你生存以外的模式裡面開始找夢想。

曾經我對於旅行的想法就是穿著美美的,推著行李箱,追逐人們口中美好景點拍照,這樣沒有什麼不好!因為我很享受旅途中新奇又美好的事務。但當自己真正揹起了背包,走了一段又一段的窮遊旅程後,漸漸的慢慢拋棄那些過往,不是因為那些不好,而是慢慢找到自己想要。

上班的時候我穿高跟鞋,下班的時候我穿著布鞋,旅行的時候我頭髮凌亂,一個人的時候我什麼都不管,即使旅行照片裡面的我不再光鮮亮麗,但我能感受自己自由在為生活呼吸。

所以趁你還有力氣的時候,趁你還想走遍世界的時候,趁你還沒有負擔家累的時候,去走出舒適圈,即使生存很重要,但是生活並沒有你想像中那麼難,夢想也是一樣。

在旅行中開始學著不因為生存而生存,在歸來後開始學著為了生活而生存。

或許有人說,希望她可以像我一樣,或許開始也有人說,希望我不要散佈這樣旅行思想,但是我想說,其實我們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不需要為了別人的旅遊感到不安,但你必須為了自己的人生負責。

每一段經歷的累積成就了現在的你,請要更珍惜來到你身邊的一切,其實我們都是生存以上生活以下的平凡人,但都可以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實現,而不是夾縫生存。

原文刊於此

拖篋抗爭豈是偶然

攝:Kaiser ks @USP

二○一四年只過了兩個月,網民已經屢次發起以下針對「自由行」的行動,包括:

二月十六日──尖沙咀「驅蝗」行動

二月廿三日──旺角西洋菜街「一人一篋」行動

三月二日──一億人、一億喼,沙田流量壓力測試

三月九日──旺角西洋菜街「真心愛國愛黨大遊行」

自由行:中央送港的「大禮」

「自由行」是二○○三年中央政府對香港送出的「大禮」。二○○三年對所有香港人來說,都是不堪回首的一年:當時沙士肆虐,奪去二百九十九人的生命,亦令香港的經濟陷入谷底。沙士後,中央政府跟香港特區政府簽訂CEPA,開放多個行業給香港人到中國發展;同時推出「個人遊」計劃(即「自由行」),先是廣東省東莞、中山、江門及佛山四個城市的居民,可以個人身分來港旅遊。「自由行」迄今已擴展至大陸四十九個城市。

根據入境處的工作匯報,二○一三年訪港旅客入境人次達五千四百三十萬,比二○一二年增加百分之十一點七,其中從中國大陸入境的旅客人次達四千零五十萬,佔總人數的百分之七十四,比二○一二年上升百分之十六點八。

「自由行」推行十年惹民怨

以上數字到底有甚麼啟示?「自由行」推行十年,到底對香港有甚麼影響?誠然,沙士一役,世界各地遊客短期內未恢復對香港的信心,尤其當年世衛要到二○一三年六月底才將香港從疫區名單中除名,當時香港人的確處於谷底。「自由行」推行初期,確實令香港的零售業迅速恢復,當中包括:影音器材、化妝及護膚品、手提電話等等。可是,隨著愈來愈多「自由行」,很多地區的租金隨之飆升,地區小店消失,取而代之的只有名店、藥房或金舖。當香港人走在旺角西洋菜街,眼下只見愈來愈多金舖及藥房,從前光顧的茶餐廳或文具店,都要搬到幾街之隔的地方。

由二○○九年四月開始,深圳戶籍居民可以申請「一年多次」簽証,即在有效期一年內,可以無限制地往返香港,每次逗留香港不逾一週。「一簽多行」的政策,衍生了「水貨客」的問題。深圳居民以旅客身分一日內多次進出香港購物,然後循陸路運到內地而毋須繳入口關稅。基於人民幣兌港幣處於優勢,內地居民在港購物無疑是賺了匯率,再加上不必繳稅,低價買入高價賣出。當中國製造的奶粉驗出含有三聚青胺,中國大陸居民便紛紛湧來香港搶購奶粉。近年更令港B無奶粉可食,香港媽媽叫苦連天。後來,除了奶粉外,很多日用品及乾糧都被水貨客搶購一空。

上水就是首當其衝的地區。從前上水是新界一個偏遠的住宅區,該區的店舖多是服務地區的小店,可是,當水貨客滋長,該區開了一間又一間藥房,令原本的地區小店結業消失。水貨客猖獗,東鐵站的出入口及月台都是水貨客及他們的運貨車,令上水居民連出入都感到困難重重。

上水、旺角、尖沙咀被攻陷

除了上水和旺角,尖沙咀也是被「自由行」旅客攻陷的地區。從前尖沙咀廣東道多見歐美遊客,在街上盡是廣東話或英語的對答,可是,自從推行「自由行」後,名店店員多以普通話招待進店的客人。二○一二年初的D&G名店事件,源於香港人被禁止在店外拍攝,令網民發起活動圍影該店抗議,這對很多香港人來說相信記憶猶新。當日筆者亦在附近見證網民在店外圍影的情形,而多家海外媒體皆有報道,D&G名店事件是近年香港本土抗爭的重要里程碑──由這次開始,多由網民自發行動而不從屬任何政黨或社運組織。二○一三年初網民到尖沙咀LV名店外抗議也是類似的事件。

近年來港的「自由行」旅客多是即日往返,他們來港的目的不是旅遊,根本不會帶旺酒店業,他們買的是日用品如洗頭水、藥油等,有些人在街上隨處便溺,喜歡便蹲在店外。而且,他們跟香港市民共用集體運輸工具如港鐵,令上班一族要等好幾班車都未能成功進入車廂,而香港高官只叫我們「多等幾班車吧」。請問教香港人情何以堪?

港人付出沉重的代價

特首曾誇耀「自由行」是他向中央政府爭取的功績。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被問及會否減少接待「自由行」旅客,他不僅不同情香港人的慘況,反而比喻說多了訂單便應該要接下來生產。「自由行」只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左右,卻要香港人付上沉重的代價,試問網民又怎可能不發起活動,抗議這個擾民的政策?

原文刊於此

主角?配角?哪觀眾呢?

你我他時,他你我,我他你!
無論女或男之間的社交溝通都少不免「你」和「佢」,而我卻犯了一個錯誤,就是「我」。
除非你懂讀心術之外,每個人都是憑自己主觀推斷別人的用意。很可惜地,我一直忽略了這一點,然後被人仇恨也毫不知情。
對於一個沒有家人支持、沒自信、小時候沒朋友的人來說,無論做甚麼事也會怕到一個點,又悲觀到一個點,然後想太多而產生無法承受的不安,內心的不安很想得到慰籍,但又怎會有人明白呢?一張被說是又呆又堅強的臉,又多少人知道這不安?
可能是,以前我就是想得到那慰籍,想得到那關心,想得到那更正,才需要朋友吧。因此,無論甚麼事感到不安就會跟朋友說,甚至追問朋友,例如「我是否做錯了?」「我是否有很多缺點?」(而我只是真心想知道然後改正)、衣着等。那友人當然說好話,「沒有……」,我當然知道不是真但又處於不知道才問的處境,甚至沒有留意到背後的深不可測。
後來,「你成日問D人地唔想答既野,好似要人奉承你咁」我此刻還不知此話何解,我哪裡是想人奉承我呢?
直到數月後的一天,我恍然又大悟。那天,我突然心血來潮穿短褲,下了街才發現中伏,沒有人着穿短褲,個個看着我對腳,那我當然崩了潰,係咪太肥?褲太窄?在這介乎想奔淚的狀態下,我當然拿起電話向另一位友人傾訴定定神,「美腿,正常都望既。」我回答「會唔會係咁?」
「其實你都係想我咁講姐。」原來如此,溝通就是這樣的預設模式。即使我只是想找朋友傾下,沒有任何用意,在沒有考慮別人的角度時,沒有想過別人是不可能說出真相,因此只能說虛偽的話,所以認為對方是為了得到别人的奉承才跟人傾訴。而其實我只是單純地想舒發情緒而已。
以前我接受「好煩」、現在我接受「好似要人奉承你咁」。既然已發現這幼稚的問題,不會再重蹈覆徹。朋友,是否會坦白不再重要。我會靠自己肯定自己內心的答案,不再想從別人身上尋找答案。
在這自己才主角的世界裡,別人都是「帶眼識人」,並不是帶著真誠的心識人。

印度為全球最大軍火買家,數量為中國和巴基斯坦的3倍

 

Indian arms imports almost triple China, Pakistan: study(NDTV)

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今天表示,印度仍是全球最大的軍火買家,過去5年所進口的武器,即使是和排名最接近的中國大陸和巴基斯坦相比,也高出近3倍。至於俄羅斯則是2009至2013年間,對印度的主要軍火供應者,占了總進口的75%。

根據SIPRI,2009至2013年間,全球5大軍火供應者分別是美國(占全球出口的29%)、俄羅斯(27%)、德國(7%)、中國大陸(6%)、法國(5%),這5國總共占了全球武器出口的74%。而如今的全球5大軍火進口國,則為印度、中國大陸、巴基斯坦、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和沙烏地阿拉伯。
瑞典SIPRI:印度為全球最大軍火買家

本文來自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解密國家寶藏」23 天破 5 萬人次 展覽圓滿落幕 各界名人參觀分享心得 激盪科技創新火花

「解密國家寶藏」23 天破 5 萬人次 展覽圓滿落幕 各界名人參觀分享心得 激盪科技創新火花

meetbao經濟部技術處指導、工業技術研究院主辦的「解密國家寶藏 – 2014 虛實跨界」展覽活動於 3 月 16 日在松山文創園區一號倉庫圓滿落幕。活動結合 18 個科技專案研發機構的 41 項科技研發成果,僅 23 天的展期共吸引了近 5 萬的觀展人次,活動效益驚人!閉幕座談會現場邀請經濟部技術副處長傅偉祥、「解密國家寶藏」活動發言人薛文珍與科技界、網路界、設計界及藝術界等名人,一同到場為此次展覽活動留下珍貴的經驗交流,將為日後台灣科技展覽活動激盪出更多的創意火花。

閉幕座談會現場提到,這次「解密國家寶藏 – 2014虛實跨界」展覽活動吸引了許多大小朋友到場參觀,其中最受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