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身上有啥菌?你的手機全知道

文/Alulull   

Close up of friends using smart phones.

credit: CC by Abd allah Foteih

當下,智慧型手機無處不在,而且它們可能比你想像的還要“智慧”。人們隨身攜帶使用的物品上滋生著大量的微生物,而對於每個人來說,這些微生物群體的構成都各不相同,這也就是科學家們口中所說的“個人菌群(personal microbiome)”。最近一項研究發現,手機能夠提供機主的個人菌群訊息,並有望成為新一代用於監測微生物與人體周邊環境的傳感器。

為了探索人體和手機之間的微生物關聯,來自俄勒岡大學的研究者們募集了17名受試者,它們從受試者的慣用手食指和拇指上採集微生物,並與智慧型手機觸摸屏上的微生物樣本進行測序比對。研究發現,智慧型手機上的菌群與機主手指上的菌群高度相似,其中,手指上檢出的常見細菌裡,有82%同時出現在了手機上。

有趣的是,從菌群共享的角度來看,女性與手機的關係比起男性來得更為親密。儘管男性和女性都與自己的手機享有類似的菌群,但是論相似程度,女性比男性更勝一籌。這項研究結果於6月24號刊登在同行評議期刊PeerJ上。

在研究樣本中最為常見的細菌可分為三個屬,它們都是人類體表及身體腔道內普遍存在的細菌種屬:經常在口腔出沒的鏈球菌( Streptococcus ),以及常駐皮膚表面的葡萄球菌( Staphylococcus )和棒狀桿菌( Corynebacterium )。

該研究採用了短片段16S測序法(注:微生物的16S rDNA上存在特徵性的序列,對其進行測序能夠確定細菌種類),與常見的以識別病原體為目標的分析不同, 研究者致力於對整個微生物群落進行分類鑑定。研究者們從被試的手指和手機上收集了51份樣本,通過測序,共檢出超過7000種細菌,並從中發現了諸多有趣的結果。

“我們的實驗樣本量很小,但結果既符合直覺,又充滿了啟發性,”研究文章的第一作者詹姆斯•F•麥道(James F. Meadow)如是說。麥道是俄勒岡大學生物與建築環境研究中心的一名博士後成員。

麥道還提到:“這項研究證明了一個觀點,那就是人們與自己最愛的隨身物品在所攜菌群上有很高的相似性。我們最終的研究興趣在於將私人物件用作非侵入式的監控器,用來監測人體健康狀況以及我們與周圍環境的互動。”

研究者們指出,基於這一結果,在未來手機或許可以搭載實時測序技術,對醫務工作者和去過醫院的人的手機進行檢查,來防止病原體的傳播。此外,考慮到當前手機的普及性,以及手機能夠與使用者周邊環境直接接觸的特點,我們或許能夠利用手機來分析鑑定那些“不一定構成我們人體菌群,但存在於周邊環境的生物威脅或是罕見微生物”。

這項研究結果還提示我們,手機或許能在將來的科學研究中發揮重要作用。把手機作為簡單快捷的非侵入式樣品收集器,能夠為微生物研究提供大量樣本。在本研究基礎上進一步拓展,還可以探索菌群在人群中的擴散過程以及該過程隨時間的動態變化。鑑於每20個入院的病人當中​​就有1個會受到醫源感染的影響,這樣的研究將為醫療事業提供強有力的幫助。(編輯:窗敲雨)

編譯自:Eurekalert,New research finds that cell phones reflect our personal microbiome

人體表面和手機上的這些細菌大多是無害的,不必為此擔心。不過,也要警惕病原體的傳播哦。

轉載自果殼網 2014-06-24

大愛日光浴?是的,曬太陽也能上癮!

文/老貓

credit: CC by Zsolt Botykai

credit: CC by Zsolt Botykai

雖然明知道有增加皮膚癌患病機率的風險,但總有那麼一批人,一到夏天就湧向海灘,享受陽光的熱度。今天發表在《細胞》(Cell)雜誌上的一篇文章表明,他們可能已經對陽光“上癮”了——根據研究人員的發現,如果長期暴露在紫外線下的話,人體可能會分泌出一種讓自己感覺愉悅的信號分子:內啡肽。

麻省總醫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皮膚生物研究中心的研究人員是在小鼠身上做出這樣的發現的。他們剃光了小鼠背上的毛髮,然後給他們施以日常劑量的紫外光——足以把小鼠曬黑,但還不至於把它們曬傷。把這個劑量換算成作用於皮膚白皙的人類上的話,相當於在佛羅里達接受20到30分鐘的正午陽光。在接受紫外光照射一周之後,小鼠體內的β-內啡肽水平顯著增高,並在實驗進行的六週內維持這個較高的水平,直到停止紫外照射之後才逐漸恢復正常水平。

內啡肽是一種內源性的類嗎啡物質,由中樞神經系統和垂體分泌。這類物質能與阿片受體結合,​​產生和攝入嗎啡、鴉片一樣的止痛效果和欣快感。與對照組相比,接受過紫外照射的小鼠對輕觸與溫度變化更不敏感。而且小鼠體內的內啡肽水平越高,小鼠​​對這些刺激越不敏感。如果對實驗組的小鼠施以納洛酮(Naloxone,一種廣譜阿片受體拮抗劑)的話,它們對輕觸的反應就又回來了。此外,在納洛酮處理過的實驗組小鼠身上,研究人員還觀察到了典型的阿片類戒斷綜合徵,包括顫抖、身體搖晃、牙齒振顫等等。

β-內啡肽的分子結構。圖片來源:wiki commons

在接受紫外線照射之後,皮膚的正常反應之一是分泌一種叫做“阿片-促黑素細胞皮質素原”(Proopiomelanocortin, POMC)的蛋白質,隨後這種蛋白質會被切割成幾個更小的片段,包括促進黑色素形成的促黑素——而POMC切割過程中也會產生β-內啡肽。研究人員分析了POMC在皮膚內的合成被選擇性阻斷的小鼠品系,發現它們並不會體現出正常小鼠對紫外光的“上癮”表現。

“之所以哺乳動物具有尋求紫外線的生理機制,從演化學上來說,可能是緣於紫外線對維生素D合成所具有的重要作用。”麻省總醫院皮膚生物研究中心主任,這項研究的領導者大衛•費舍爾(David E. Fisher)博士表示,“但是我們現在意識到,這樣的生理機制也會帶來風險,因為紫外線是世界上最重要的致癌物之一。其實現在我們有更加安全的維生素D來源,例如口服補充,這可以讓我們更安全、更精準地維持體內維生素D的健康水平。”(編輯:窗敲雨

 

參考資料

  1. Fell GL et al . Skin β-Endorphin Mediates Addiction to UV Light. Cell  157 :1527–1534
  2. Wikipedia:  Endorphin ,  Beta-endorphin

轉載自果殼網 2014-06-19

我爸是成龍

大家都說怪事年年有,但今年卻特別多,睜眼一宗閉眼一樁,2014年成了多事之秋。娛樂圈在近段時間以來,明星不斷有事發生,成了一個個最吸引公眾眼球的話題。一批本來在台前趾高氣揚,充滿『正能量』的人不是因為出軌,就是因為嫖娼吸毒紛紛惹事上身,光今年上半年,就有黃海波、李代沫、張元、甯財神、張耀揚、張默等娛樂圈人士因為嫖娼吸毒被抓。尤其成龍公子房祖名和臺灣一藝員吸毒被抓的新聞一出,更如重磅炸彈激起輿論劇烈漩渦,無不讓人產生震驚之感。

成龍大哥在演藝圈內非常大牌,說一不二,做人霸道。曾經在香港放過厥詞:說中國人是需要被管的。詞語一出,在香港招來雨點一樣的板磚,差不多被人罵成溜須舔腚的臭狗屎。成龍作為反吸毒大使,也一樣高調。他曾信誓旦旦說如果兒子吸毒,他第一個報警。不過兒子溜大麻被公安捉個正著,他可沒有做什麼報警的大義滅親之舉,而是一臉鐵青跑到北京,大概想打點疏通關係,讓自己的兒子在法律面前栽得沒有那麼慘。可他就沒有仔細想想,兒子進入演藝圈,因為他成龍的名氣和人氣,不用多少努力就出名了,好象一切得來如囊中取物。他作為一個巨星父親,有沒有真正教過兒子?就算是一天板著臉訓斥,自己身後卻『男人的錯事一大堆』,他能給兒子示範些什麼?房公子今日成為道友犯下大錯,他的那個大鼻子老爸表面上看起來是『躺著中槍』,難道他真得沒有一點點責任嗎?

其實這個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的,每一個人,不管你今天地位有多高,多有錢,多有勢,多有人緣,但是總有走夜路的時候,總會遇到鬼。中國的佛道墨法,都要求人們做人做事情都要低調,少出風頭,甚至巫術占卜中的巫婆陰陽,都會告誡善男信女少講過頭的話,少得罪人,夾著尾巴做人。但成龍雖然名氣大,但私生活卻不檢點,如一條花心大羅蔔,時不時在外面亂搞女人,搞著搞著就收不住了,上回還在政協會上公然把自己的老皮臭臉,貼在背簍美女宋祖英的嫩臉上!簡直是不想活了,看樣子今天有人把你的兒子搞成這樣還算給了你面子。現在中國的昔日老大雖然已經退位,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動人家馬子,人家還不動你兒子?這回是不是撞到人家槍口上了?此言雖不失調侃,但在中國,有時笑話比真話還真。

今日習大大更有盡掃中國污泥濁水的打算,看樣子這兩個細皮嫩肉的俊俏後生左右運不濟,真的會攤上大事了!據說成龍的公子已吸毒八年,但到今日才被內地公安收拾,如果想做一些聯想,這事本身就有極大的遐想空間。如果這事真是成龍品性的『因』中下今日的『果』,躺著中槍的看起反而是表面上乖乖巧巧的兒子了!呵呵!

我們做一個花邊猜想和推演,成龍這個香港人處處精明,既會打拳也會察言觀色,不但在香港,而且可以在大陸演藝界呼風喚雨,但他在得意時忘了中國式的基本邏輯——當你合大佬的意,有時還是可以耀武揚威一番,但絕不可忘乎所以地犯色戒覬覦大佬的心頭好,弄不好就會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今日惹一身螞蟻上身或許就是自己不可一世的色膽做的孽。其實,兒子犯事和成龍大哥猥褻政協美女不一定有關係,但『老子英雄兒好漢』總算是講道理吧!房祖明在女色之間周旋的本事,難道比他老子差嗎?

娛樂圈頻發的明星涉毒事件,昭示出這個圈子的『墮落放縱』。生活在這樣的圈子裡,形成了他們區別于常人的生活方式。他們為了在更加刺激的生活狀態裡找到極致感受所在,以滿足自己的變態欲望,紛紛加入與毒品為伍的行列。本來吸毒這種害人害己的事,是極少數的人群才會幹的事,而發生在這些帶有明星光環的人身上,對青少年的影響無疑更大更惡劣。還有一些奇怪的現象:有些怎麼半紅不紫的藝人,反而因為這種負面事件名聲大噪人盡皆知了,因此不排除有些『星』為了搞紅自己而鋌而走險,用吸毒這個自殘的方式炒作自己。

明星是人而不是神,因此社會和公眾一定要小心不要再慣壞和縱容他們,不要掏錢養他們的時候還要無原則地慣寵他們,而對他們平時的管束要求應該更高些。從這個角度講,不光是社會和家庭,在法律法規層面也更應該對他們施以更加嚴苛的監管,把這類侵犯公共道德的異類,從公共視線中清理出去,讓他們循規蹈矩,犯不起也不敢犯讓公眾顏面愕然的糗事。

完美風暴?又關香港政改什麼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rdij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ardijo)

 

真好玩,又估中。請看看我先前的網誌,尤其是關於中國金融風險的分析,早在幾個月前寫好。[1]

話說香港財神爺鬍鬚曾早前8月10日在政府網站發放網誌,題為【完美風暴】,其中較為矚目的,是提及「避免自製風險」。而「完美風暴」一詞,來自結語「…各種複雜交錯的風險因素已經不容易應付,如果再加上本地政局不穩,可能引發一場完美的金融經濟風暴..」。

差點以為他是政法王周永康的死士,還在死喊「維穩大過天」。

而尤其需要「被告戒」的地方,他如此說明「…我希望打算以抗爭手段爭取普選的朋友三思,普選方案必須得到絕大多數市民的支持;抗爭、鬥爭恐怕無助凝聚必需的共識。」

 

噢,原來假如香港出現金融風暴,那是「爭取普選」的錯。

 

可能真又是高人才看得到,我等凡夫俗子,的確沒有這般「無敵天眼通」。有的只是基於事實和常理的客觀意見。結論如何,那倒不必深究,因為結論從來都是「推理」而來。需要深究的是「推理」是否「合理」;而那就要看看到底推理是建基於什麼假設和數據。

從事實看,香港的金融風險,並不來自本地的爭取普選。

對於香港出現爭取普選的所謂「抗爭」,全世界的評級機構,都已經表明:相關風險已計算入風險評級當中,而分析結果是:影響有限[2]。而惠譽更加老實不客氣指出:香港的金融風險主要來自內地。這點早前已由金管局的公開「提示」寫得清楚[3],和我的分析也是不謀而合。香港這邊應該真正擔心什麼?相信財爺自己心裡有數才對。

 

香港的經濟,從來都受外圍影響,這點倒不是新聞。算是新聞的,是鬍鬚曾過去幫煲呔曾打工的時候,也是做財神這個位的。到底基於他的「真知灼見」,搞了一個什麼東東出來?例如自從2007年出任財神之後,所採取的政策,永遠就是「托市、托市、再托市」。而任何懂得金融的人都明白,所謂「金融風暴」,從來都是「托市」的後遺症。

而經過多年托市之後,香港蟻民若要買樓安居,基本上要不吃不喝14年才能辦得到[4]。這種千斤擔子放諸收入無法增加的本土蟻民肩膊上,這才可謂之「危如累卵」,而我在之前也又無獨有偶地,另外提供了參考數據,結也差不多一樣的絕望[5]。這種與本地生產力完全脫節的資產價格現象,相信正正就是財爺口中的「泡沫」無疑。

但這個又關爭取普選什麼事?是否過去十多年香港人一直都在爭取普選,所以樓價不停地升?所以只要不再爭取、樓價就會回復到「香港人買得起」的水平? 什麼邏輯? 好像和中央唱反調唄….

 

而最有可能令到這種資產泡沫爆破的,財爺則一口咬定「是美國的加息風險」。

噢,這個「加息風險」很大嗎?但起碼不關本地爭取普選的事吧?

至於風險有多大?也總得有衡量比較的基礎吧。而很可惜,這個推論在客觀金融數據方面,不止不能成立、更加是「反其道而行」。

大家可以隨意「撳」一下枱面的電腦,看看國際債券報價。看清楚到底「孳息」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情況。例如用作基本利率指標的「美國政府十年期債券孳息」,在2014年8月15日的報價是2.35%。比去年同日是下調了47個點子 (0.47%),換言之,利息成本是下調了16%!

香港呢?十年期政府債券孳息是1.85%,比美國政府的借錢成本還要低兩成!而與去年同日比較,還更下調了51個點子,基本上與美國同步,但跌幅更大。

 

以下是選錄自彭博資訊的該日報價:

螢幕快照 2014-08-20 上午02.13.45

 

而觀乎全球主要市場數據,除了少數本身已經是高息的南韓和新加坡有短期的息口上升趨勢之外,基本上主要利率與去年比較都是向下而不是向上!這是高者越高、低者越低的情況。

香港要加息?開玩笑吧?

而即使中東戰火重燃、烏克蘭和俄羅斯劍拔弩張,結果反而是利息更加向下,而不是向上!這個如果不是搞金融的、又絕對不會明白。例如今次和烏克蘭隨時開火的,是俄羅斯。而結果在歐美國家加強經濟制裁之下,俄國的私人資金為免被牽連,四出找地方「逃難」,結果是跑到全球各地的自由金融中心去,香港….也是目的地之一。據報這種湧入的情況在去年已開始,而早前馬航客機在烏克蘭被擊落之後就更加出現了爆炸性增長;市場預計規模達到一千億美元、時間則持續到起碼2015年年中[6]。

同樣情況,中東在伊拉克和以色列相繼出現戰火,以及中東出現類似沙士的新疫症和非洲的伊波拉疫情漫延,均對中東的「油元」國家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因此美國最近也接收了不少「逃難資金」,爭相購買美國的國債。美國的債券孳息,基本上是按「供求」關係而定價,情況和香港差不多:投資者是買「安定」。除非投資者和評級機機都是「發雞盲」,否則行動比起口號更有說服力。可見香港的「安定」不成疑問。

既然美國也加不了息,在聯繫匯率的綑綁下,香港又可以怎樣加息?這些錢根本不是來香港投機、而是來香港避難,因此極有可能不會流入資產環節,光是換成港元或美元結存在銀行系統就是。

 

反而真正令到香港會出現金融風暴的,很明顯不是本地的政治風險,而是中國的金融風險。這點在惠譽的提示之中已經非常清楚。而金管局更加又不會是被蒙在鼓裡。而「中國金融風險」這件事實,最近也開始逐步浮現出來。

例如最近劉兆佳在8月14日出席《由白皮書看香港政改方向》研討會時,以《白皮書為香港政改提供的多元思考角度》為提發言。據報道,劉兆佳稱,中國的國家安全觀比較全面,除軍事安全外,還包括外交、政治、文化和金融的安全。之後更加詳細說明:從廣義角度看,香港的繁榮穩定,特別是金融穩定,都被視為國家安全的範圍。

這個講法,之前從來也沒有被提到這個「高度」來討論。

而再之前 (8月8日) 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國慶籌委會成立大會》的發言中,就已經表明「香港可以擔當維護國家金融安全的『防火牆』」。 另外最近在「反佔中」遊行前,8月16日晚上,港區全國人大常委范除麗泰與劉慧卿見面,也談到「中國正面臨外憂內患」,當中也又很詭異地包括了「經濟轉型」的問題。

假如我們從市場利息的「高者越高」角度去看,中國的「利息水平」何去何從,的確值得深入考慮。這點在先前的金融分析之中,未有詳細提及。今次可以由「銀行同業拆息」的水平去看看。

 

下圖為2014年8月11日的香港和上海兩地銀行同業拆息數據:

螢幕快照 2014-08-20 上午02.13.50

 

銀行同業拆息應該都算是最即時反映「資金成本」的工具。尤其是接近全無風險的「隔夜利息」。

但當我們比較之下,可以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中國銀行之間的拆借,利息成本是香港同業的「多倍以上」。這個不是小數點後多少個數值的問題,而是「倍數」的問題。因為銀行絕少會在一夜之間就倒閉,更加上中國的銀行照道理是由中國政府「照起」的嘛,千倒萬倒、銀行不能倒。因此銀行間的隔夜錢,理論上是最便宜的。而時間越長、風險越高、回報要求也越高,因此長息比短息高,是正常狀態。

而居然在這種「大國崛起」的情況下,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因為中國的隔夜錢,成本竟然是香港的50倍!而一年期的拆借、反而「只是」5倍多。而香港的一年銀行同業拆息,成本是0.86%,相對於隔夜錢0.06%,比例是14.24倍。但中國的長錢同隔夜錢,竟然只是1.7倍?

這是什麼意思?就是「長遠看你不會死」,但「今日唔知天日事」。而這種「今日唔知天日事」的風險水平,中國是「五十倍嚴重於香港」。而至於「長債」,由於有政府的「價格管制」,一般都是「上限定於5%」,因此「想加息都冇得加」。但事實上,在拆借市場裡,根本是「有價冇市」。需要用錢的民企和個人都只能向「高息」的錢莊靠攏、而銀行則繼續壓低存款利息、再低息借款予低效的國企。

而這一個「國家保證銀行和國企暴利」的情況,早就怨聲四起。最近中科院的金融研究員易憲容也發表了文章,再一次說明金融改革所遇到的「資金分配不均衡」問題[7]。另外據【新浪財經】2014年 5月29日消息: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與研究中心發布的《中國家庭金融調查》報告顯示,全國民間借貸利率達到23.5%[8]!

這種日子能維持嗎?耐人尋味…. 而易憲容的文章就批評得極為凌厲。他說中國的金融改革,是「越是改革,所面臨的問題則越多、市場的成熟度則越低..」換言之,是「越改越糟」。

對於何謂「金融穩定是國家安全問題」?除非大家能明白以上的經濟困局:計劃經濟與現實經濟存在着如此重大的價格鴻溝,否則只看中國的官方宣傳,一味「大國崛起」什麼的….絕對不會明白情況到底「不平衡」的問題有多嚴重。

 

而之前我提醒過大家,尤其要留意中國和香港在金融範疇的關係:到底是「香港靠中國、還是中國靠香港」?[9] 光是這條「金融線」的風景,經已是一覽無遺。而對於高企的利率、以及中國的「債台高築」情況[10]。而一旦美國和國際利率出現變化的話,按「高者越高」的邏輯,到底是香港麻煩大、還是中國的麻煩大?這個也又不言而喻了。

不過既然美元和美債仍受追捧、因而孳息掉不下來;而香港也因為聯繫匯率而緊隨美國息口走勢,結論是香港本身的金融市場出不了大亂的情況。那麼可以令到香港會出現「風暴」的來源,最後只能剩下那個地方?大家用邏輯律之中最簡單的「排除法」可以自己找出答案來了吧。

因此再次細味任志剛先前的講話:整個國家與境外資金融通,在香港進行是最好的…[11]

誰靠誰?誰怕誰?看看專家的指路明燈吧。

其實假如北京方面老實一點,肯講出中國的困難在那裡,而香港這邊又可以具體幫得上什麼忙,香港人不一定不肯幫手。否則光是喊口號,要香港人「顧全大局」,是沒有用的。 起碼香港人不會肯用自己的自由和權利來交換。

 

[1] 網誌 2014年5月27日 【自貿區:中國[被迫]大博奕】
[2] 2014年8月19日綜合報導
[3] 金管局2014年3月刊出之半年報:貨幣與金融穩定報告, 第7 頁講得清楚: 本地銀行業對內地相關業務的信貸風險承擔增加,仍然對銀行業構成挑戰,銀行應繼續審慎管理其內地相關貸款的信貸風險。為了加強
監察這些業務,金管局推出全新的季度內地業務申報表,要求所有銀行就其非銀行內地風險承擔呈報更詳細資料。另外,金管局亦要求內地業務活躍的銀行,就其風險管理和內部監控進行專題審查。
[4] 2014年8月13日「中大香港生活質素指數」顯示,港人物業負擔能力比率創12年來新低。若要圓置業夢,港人即使「唔食唔住」都需花14.19年時間儲錢,才能購入九龍區一個約400平方呎以下單位,較2002年時只需4.68年就可置業的情況天淵之別。學者指出,政府壓抑樓市措施無效,目前樓價已高得「離譜」。
[5] 網誌 2014年6月7日【假如香港人買唔起樓,咁點解樓價咁癲?】
[6] 信報 2014年8月9日,信報,陸永專欄, 財經 coffee
[7] 中國改革論壇網, 2014年8月5日: 易宪容:当前国内金融改革的深层次问题
[8] http://finance.sina.com.hk/news/-33452-6731337/1.html
[9] 網誌 2014年7月18日,《為什麼中共怕佔中:金融數據的啟示》
[10] 網誌2014年7月20日【中國金融風險的由來】
[11] 任志剛 2014年7月20日在《香港書展》發言 (見《信報》7月21 日引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