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妞快報:唇唇欲動?!麥莉大秀唇內刺青!

21歲的麥莉身上已經有超過20個刺青,算起來從出生至今每年都刺一個,看來她的生活體驗真的頗為精彩豐富,不然怎麼會有這麼多想要深刻紀念的烙印呢?而她也曾在受訪時表示自己不會刺下沒有意義的刺青,只是不知道她這次在嘴唇內的刺青又代表著什麼呢?
 

好痛!明明不是自己身上的刺青,但光看就感覺好痛啊!
麥莉在自己的instagram中po了兩張在嘴唇內刺青的照片,以往只刺在胸側、手臂、耳後這些其實還挺性感的地帶,看來她這次沒哏了?!
 

麥莉的新刺青選在嘴唇內側,並且同樣請…

從印尼民丹島看南沙「香港園」

(原載於: http://honspace.wordpress.com

印尼民丹島

 

香港的現屆政府民望一直處於低位,政府施政可謂「舉步為艱」,也有「做乜都死」的感覺。不過政府對於如何將香港的土地騰空以發展房屋或更具意義的產業,往往比一般市民走得更前、眼光甚至放得遠離香港境。今天見報的南沙「香港園」引起「出賣港人」的迴響,但這種由政府推動「本地資金投資境外土地」的個案也不獨是這城獨創,因為遠在赤道旁的新加坡和印尼就有實例。

今日(2014 年 3 月 17 日)香港蘋果日報頭版有一篇來自政府機密文件的消息,說香港政府正研究於南沙發展「香港園」:

 

 

這份機密文件的確給予人「城邦論」前奏的感覺,城邦論學者陳雲亦有如此見解:

陳雲:這是我在《香港城邦論II》第五章建議的「香港大城邦」計劃的先聲。南沙香港園區將租借予香港,超越2047,該地採取香港法律及稅制,並可充當境外的香港購物城區。當然,南沙是一塊封閉式管理的飛地(有鐵絲網邊界,好似澳門的橫琴區),較為容易做試點,我在《香港大城邦II》建議的管轄地——香港的二線/二環帶,是連接香港的深圳、東莞及惠州。

 

先不討論文件的曝光到底會促進計劃的實行,還是如政府的許多計劃般不了了之,香港與珠三角地區需加強融合,不只是大陸中央政府的決策和願景(日後將另文講述「環珠江口宜居灣區」的事宜),也是即將發生的事實(陸路、鐵路的基建網將隨港珠澳大橋和廣深港高鐵而建成)。然而報道中的南沙「香港園」計劃,其實說不上是像一國兩制般世界首創,只是在香港的政治氣氛,加上傳媒在社會議題上的強大導向力,自然很難不使大眾將這個由政府主導(甚至打算一擲千金做先行者)的項目與「變賣港人」掛勾。

這篇文其實是旅程遊記,記述小弟一年多前(2012年9月)經新加坡到印尼島嶼民丹島(Bintan Island)的見聞,從而說說這種「本地資金投資境外土地」並不罕見,只是形式略有不同而已。

 

先說一下民丹島的背景資料。早於 1990 年,新加坡與印尼就簽訂了合作協議,將民丹島的一部分劃為特別行政區,命名為 “Bintan Resorts" (在網上找不到官方華文譯名,故本文以「民丹渡假區」代稱),以租約形式給新加坡管理。新加坡財團在島上投資,發展以新加坡本地人及旅客為對象的旅遊渡假設施及工業,以彌補新加坡因資源的不足和土地的高成本而不能發展的產業(協議中除了民丹島,還有比較多人知道的巴淡島 Batam Island,也是很多新加坡人的周末去處)。

小弟一年多前因為在旅遊書上看到民丹島的介紹,便好奇地在網上訂了島上的渡假村和來回船票,經新加坡的丹那美拉渡輪碼頭(Tanah Merah Ferry Terminal)乘 45 分鐘渡輪到民丹島(上岸後需過印尼境,不過由於香港特區護照在印尼也是免簽証待遇,一班船的人也不多,過關手續很快便完成)。

 

印尼民丹島

一望無際的「沒人氣」沙灘

 

當時我對民丹島的印象一般,因為民丹島渡假區雖有怡人的沙灘、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還有臨海的渡假小屋群,但區內週邊設施很少,只有一個很小型的市集,每日有定點開出的接駁車(其實是島民的私家車),供幾個渡假村的住客購買小食和吃飯。渡假區雖然是印尼的境內,但店舖結算都是用新加坡幣,因此遊客不需要特地兌換印尼盾。

 

印尼民丹島

渡假區內唯一的市集 Pasar Oleh-Oleh

 

由於我對水上活動興趣不大,在島上的渡假屋住了一晚,便在早上搭渡假村的接駁巴士到市集閒逛。在那裡我認識了一位德國人,為了準備與未婚妻的渡假而來到民丹島「視察環境」。閒談間我們都覺得這個民丹渡假區很悶,也感受不到多少印尼的氣息(事後證實了這一點),便決定找一位在休息的司機載我們到渡假區的其他地方看看。幾經討價還價,我們終於與司機「傾掂數」,用一個尚算合理的價錢載我們走一趟渡假區。

結果我們發現,原來區內除了擁有 5 個份屬不同老闆的渡假村和一些高球設施,還有一大片未發展的天然樹林,便什麼也沒有。既然區內的一切都需要額外收費,我們只好打道回府,早點回新加坡。在碼頭,我看見負責接待遊客的渡假村經理正閒著,便找他閒談一會。他提到民丹渡假區其實是一個特別的區域,有自己的邊界,島上其他區域的居民需要拿特別的通行證(類似香港的「禁區紙」)才能進來打工做生意(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市集內一點也不熱鬧,也沒多少印尼的氣息)。渡假村裡的物產絕大部分是從新加坡經水路運來,因此購物以至飲食的成本也不低。

碼頭外有塊牌寫著民丹渡假區的發展,內容提到民丹渡假區將會有自己的機場,以及新的渡假村落成,服務區內的東盟(ASEAN)各國。我想這個渡假區對於在新加坡以至附近區域工作的外國人,特別是一家大小或情侶們,是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對我這個主張低成本旅遊、將重點放在感受地方文化的遊客,這渡假區就不是我杯茶了。

 

說到這裡,我希望大家不要對南沙「香港園」的性質投以過分奇異的目光,然而園內的各項土地利用,如建設大型屋村,到底是為了將香港人「北移」,還是純粹因為園內會有工業發展,而要照顧區內工作的港人,才是我們要關注的地方。

 

這家公司適合我嗎?五個設計師必問的關鍵題

這家公司適合我嗎?五個設計師必問的關鍵題

bridge

本文編譯自 The Next Web 〈5 Questions Designers Should Ask Themselves Before Joining Any Startup〉。作者 Enrique Allen 為 Designer Fund 共同創辦人, Designer Fund 旨在幫助設計師在企業創造出有意義的影響,提供天使投資、設計師培育計畫等等。他同時也在史丹佛大學任教。本文為第一人稱撰寫。

在設計師培育計畫「Bridge」決定與 Airbnb、Dropbox、Pinterest、 Square、Khan Academy 與 Coursera 等新創公司合作之時,我們會先詢問這些新創公司這五個問題,計劃加入新創公司的設計師可以在面談中發問這幾個問題,當作篩選公司的依據。

一、你們相信原先設定的願景嗎?

當您接觸到新創公司創辦人和團隊時,最先要問的就是請他們闡述公司的願景,以及使他們每天早晨起床的動力是什麼。您可以評估:他們是否真正相信公司的願景,而這些願景能不能夠打動您。

以 Airbnb 為例,他們的願景是「讓人們感覺像是回到家一般,不論是在世界何處。」如果你是一個相信深入當地環境才能真正體會外國文化的人,那麼你的願景就與他們一致。

arbndAirbnb 全球成長量。來源:Airbnb 年度成長報告

二、團隊還有哪些人?

理想的團隊是由來自不同領域的人才組合而成,也因此您的同事在某些方面都有過人之處,您將會深受他們影響並從中學習。就像優秀的工程師能夠吸引其他工程師一般,優秀的設計師對其他設計師也是一項極大的誘因。在與新創公司團隊洽談時,您是否深受他們啟發?是否對未來能從他們身上吸取經驗、學習到很多東西充滿信心?

有一個核心問題是您一定要問的:這間公司是否有設計團隊?假設這間公司擁有大量的工程師,但只有一位設計師或沒有任何設計師的話,您就有可能擔任團隊的管理者或者要創造一個設計團隊……前提是您有規劃要擔任這樣的角色。

如果不是的話,您還是需要找出您夢想中的設計師團隊, Bridge 的設計師 Andrew Chin 指出:許多在 Dropbox 的設計師擁有「推出前所未有成功產品── Facebook、Spotify、Rdio、Instagram 等等的輝煌經歷。」而與這些優秀的人一同工作,能幫助您的工作更上一層樓。

三、您是否會擔任決策的夥伴?

如果您想要對產品的所有細節發揮效用,甚至對公司的設計有影響力,願意承擔風險來換取創新的果效;就要注意某些大公司擁有多層次的官僚體系或者是某些建立完善的公司,通常不適合您,因為他們通常害怕失去既有利益,只願意作漸進式的變革。

深度挖掘這家公司的決策是如何制定的?是否一切決策都由創辦人或工程師經手,而設計師只有「美化」他們已經決定好事情的份?

如果是這樣,這便不是任何設計師理想中的公司,一個共同合作的工作環境是必要的。 Pinterest 的設計師與共同創辦人 Evan Sharp 表示:

我們不會用一個人的技能組合來劃分彼此,例如把設計、工程和品牌經營完全切分。我們很清楚只有將權力下放給各個優秀的人,讓他們皆能把工作做到最好,並給予空間設計所有所需的工作過程,公司才會成功。因此,在 Pinterest 我們總是『共同編織』、相互合作,以便將最好的結果提供給使用者。

四、是否有重視設計的公司文化?

公司的組織方式也需要特別注意。設計師是否有強而有力的發言權,能夠影響決策;抑或是設計師的地位總是附屬在某些副董事長呢?公司是否有提供充分經費打造優秀的設計團隊,並慷慨投資創意的產出(從一面白板到能夠大圖輸出的印表機皆是投資)?

同時您也要考慮辦公室的環境空間是如何設計的。這家公司是否有提供促進跨領域合作的空間?當您與公司員工聊天時,他們是否清楚瞭解本身工作的意義?他們的實際作為是否反映公司的核心價值?

我還記得走進 Square 的創意空間,內部瀰漫著創意能量──而這創意能量不限於產品設計師,Square 公司裡面還有攝影師、影音創作者、甚至說故事的人──這些通常不會在新創公司裡面見到的角色。這些小細節堆疊出重視設計的公司文化。

五、您與公司能夠創造出多少價值?

如果您加入一家新創公司,確保您知道您的工作內容,以及這份工作能帶來多少價值。

詢問清楚您是要解決一項歷史悠久的問題呢?或是您要來解決一項沒有人解決的產品特色嗎?公司是否真正有設計需求,若答案是肯定的,就意味著您完成任務就等同是幫工司除去一項障礙。

考慮公司是處於有趣的成長階段,是否在服務剛起飛或產品發展的早期──這些都是設計可以真正發揮影響力的階段。

在理想的情況,您將會擁有影響數以百萬計人們的潛力,或者是長期創造出數十億美元的價值。您同樣也要確保公司發展良好,而您也會擁有高比例的持股。公司未來的前景是否看好?

Khan Academy 的首席設計師 Jason Rosoff 指出:

處理一項擁有數以百萬計使用者的產品是很棒的事情,然而一個影響數以百萬計人們著手改善生活以及週遭環境的角色,對世界產生更大的影響。

我希望以上所列的問題,可以幫助任何一位想要加入新創公司的設計師。

延伸閱讀:

1. 前 Facebook 首席設計師給的五個面試建議
2. 誰逼走了優秀設計師

 

國旗於我,校旗於我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iz4aks)

 

曾幾何時,單單一面旗就劃分了人的個性﹐釐定了我們的生存意義。滿清八支旗,以紅白藍黃將壯士們收歸麾下,軍法井然有序。愛新覺羅們依仗這支八旗軍,逐鹿於中原,踏平了河山,然後迫肝膽欲裂的漢人像他們一樣剃髮留頭,以異族身份統治了中華版圖數百年之久。

旗幟雖然令我們的身分得以彰顯,但它不同護照,也不同身分證,更不同出生證明書:旗的構造簡單之至。要造一面旗,草草的就染上一兩種顏色,生動一點的就畫上一片楓葉五顆星星作點綴,更複雜的就將間紋與顏色混和得像抽象燦爛的現代藝術。但旗幟的設計再巧奪天工,亦走不出長方形平面的四個角落,也容不下雷射和防盜標籤的記認。正正因為如此,要把一面旗複製千萬遍,也都會是同一個樣子,沒有山寨和正牌之分,亦不會蒙上偽造A貨的污名。

可這些設計簡單無比的旗,卻蘊藏著多少引人入勝的故事,依附了多少段曲折離奇的歷史。德國納粹黨旗上的四角圖案,是粉碎希望與自由的四把鐮刀。這面旗在柏林的總統府多掛一天,在集中營的猶太人屍體也就積多了一堆。另一邊廂,美國的國旗,卻代表了民主與團結。五十顆小星星,代表了她五十個曾是英國領土的州分。在象徵勇氣的紅色間紋裡,我彷佛看到她在脫離英國統治時的無畏抗爭,聽到美國憲法中大義凜然的開首在耳邊迴響:「We,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字裡行間寄載著五十個州的人對未來共同的盼望,以及和他們對民主的呼喚。

 

也許,我們屬於哪一面旗,多數也是不由自主的事:那是命運給我們安排的印記。誕生於哪一個地方,這個國家的旗就永不磨滅地刻在我們的骨子裡。自豪也好,無奈也好,苦笑也好,世界上裡有十三億人口,都會選擇那五星紅旗作為識別的標誌。至於情感呢?不,我們各適其適地表述,把對旗幟背後所象徵事物的記憶和印象,轉化成對那面旗的愛或恨,僅此而已。對一面旗投放怎樣的情感,我們由心而發,自由抉擇,他人無從指點批評。某一本受人矚目的教育指引,說我們作為中國人應在國旗徐徐升起時感動落淚。我想,一個在甘肅苦耕的農民對著五星旗,可以因中國的革命事業激動而流淚,也可以聯想到村裡的貪官飽刮民膏悲憤而流淚。一個土生土長的台灣人對著五星旗,可以因盼望兩岸和平統一而流淚,也可以省覺大陸民權未興而懼然流淚。一位跳水選手在奧運頒奬台上對著五星旗,可以因報答祖國而光榮流淚,也可以因終於脫離體育局的高壓訓練而感觸流淚。我愛我祖國的國旗嗎? 我不完全是愛,也不完全是不愛。因為看著它時,我的情緒集齊了以上悲憤和盼望,滲和了自豪與感觸。各種情感紛至沓來,叫我心裡五味雜陳,難以決定這叫不叫愛。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一面旗,所有人都只會愛不會恨,那應該就是記憶中每早在操場裡飄揚的校旗。只愛不恨的原因無他,在於那段回憶沒有民族情仇的灰暗,也沒有政治較量的泥沼。也許我們曾深深討厭那個對髮型指指點點的訓導主任,也曾對永無寧日的測驗考試恨之入骨。但這些瑣碎的小事,早已酵釀成一壇壇美酒,儲存在腦海中的酒窖裡,日月流逝之下更顯香醇。酲上寫著寥寥幾個字,是你當時只明白了一半的校訓,不管是福音裡的「道成肉身」,或者是論語裡的「克己復禮」,還是拉丁語裡的「Labore et Virtute」。那面不論晴陰,仍在風中徐徐升起的校旗,見證了你的少年青澀﹐見證了你和一生知己的邂逅,見證了你在球場上爭分奪秒的熱血。眾多旗幟之中,只有校旗永遠是純樸的,也只有校旗永遠是可愛的,有如淤泥中仍然中通外直,香遠益清的蓮花。

 

如果培養對一面旗的忠誠是一種洗腦的話,我心甘情願被這一朵蓮花的清香攻佔我的思緒,在我的心靈裡綻放開來。把母校校訓牢牢記住,比任何民族情感,更會令我的人生富有意義。

 

你願意被老闆、情人透過手機監控嗎?

你願意被老闆、情人透過手機監控嗎?

mspy近來美國國家安全局 NSA 的一連串被爆料秘密監控網路的做為,引起各界對通訊隱私的討論,非經同意的監控自然侵犯隱私,但用來進行未成年子女的行為到底合不合理,可能就屬於一種灰色地帶了,但用來進行學術研究就又充滿光明,手機監控真的如 mSpy 創辦者 Andrei Shimanovich 所說,監控軟體如同槍枝無關善惡,端視使用者如何用它?
近來富比士 Forbes 專訪了 mSpy 這個手機跨平台監控軟體的創辦人 Andrei Shimanovich,由於 mSpy 可直接安裝在各式市售的智慧型手機上,從 Android、iOS、Blackberry 到 Symbian 無一均可倖免,mSpy …

蓋茲:矽谷 2/3 新創公司會破產,氣候變遷一大挑戰

蓋茲:矽谷 2/3 新創公司會破產,氣候變遷一大挑戰

Bill-Gates-TED-Jurvetson-Flickr全球首富比爾蓋茲 (Bill Gates) 在接受滾石雜誌(註:2014年3月27日出刊)專訪時指出,美國矽谷新創公司有半數是蠢蛋。他說,加州的創新能量已經達到頂點,預估有三分之二的新創公司將會以破產收場,但有將近一打的點子將發揮相當大的影響力。個人資產超過 760 億美元的蓋茲說,微軟 (Microsoft Corp.) 願意收購像 WhatsApp 這樣擁有許多用戶資料的公司、但不會出比臉書 (Facebook, Inc.) 更高的併購價碼。蓋茲跟全球富豪排行榜排名第 21 名的臉書執行長祖克柏 (Mark Zuckerberg) 都是哈佛大學退學生。

蓋茲指出,全球有越來越多的中產階級…

用的人太少,Firefox 瀏覽器動態磚介面版停止開發

用的人太少,Firefox 瀏覽器動態磚介面版停止開發

Mozilla-Announces-Nightly-Build-of-Metro-Firefox-for-Windows-8微軟在開發 Winodws 8 推出了新一代的動態磚界面,期望一舉整合傳統的電腦操作界面與全新的觸控界面,不過兩面不討好下,在使用者反應中可說是惡評如潮,這連動便專為動態磚界面開發的軟體也反應不佳,近日著名的瀏覽器軟體-Firefox 便在官方部落格中宣布,由於使用者太少,動態磚版的版本將停止更新開發了。
Firefox 的副總裁 Johnathan Nightingale 在部落格中表示,Mozilla 之所以會決定停止開發此一版本的 Firefox 純綷是使用者太少,動態磚版的 Firefox 每日的下載數目不到一千,與其他動輒百萬次下載的數目實在不成比例。
這對 Mozilla 來說算是…

特首選舉日最快在8月31日 料終院大法官宋敏莉任選管會主席

行政長官頒佈第13/2014號行政命令,訂定於6月29日為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選舉日;按照選舉法相關規定的推算,新一任行政長官選舉日最快在8月31日(星期天)舉行。一般預料,特首會稍後公佈委任行政長官選管會主席及成員名單。由此,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工程的程序就正式啓動。 《行政長官選舉法》中規定,「 選委會委員的選舉日期應早於行政長官的選舉日期至少六十日,並須在選委會選舉日期至少九十日前公佈,但補選日期除外。」 另外,無論選委會及特首的選舉,投票日都要在星期天舉行。據此推算,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的選舉日最快在8月31日。顯然,現任特首任期至12月19日,新一任特首產生時間離交接期甚短,故相信這安排預示現任特首崔世安將會連任。有關注政情人士指出,崔世安連任差不多已成定局,關注點應在新一屆特區政府領導班子組成情況,對現任主要官員和行政會成員作出更換,必需加入賢能者,希望可提高政府管治水平。 新一屆選委會將由4大界別合共400人組成。當中,第4界別的政界50人,其中,12名澳區全國人大代表為當然選委外,立法會33個議員互選產生22名代表,以及三十多名澳區全國政協委員互選產生12名代表;而第3界別其中的宗教界6名選委,則由四大宗教組織各提出其代表。至於其餘344名選委,均由選舉產生。行政公職局較早前已公布,合資格參加選委選舉的法人( 社團)總數共有825個。其中,第2界別的文化、教育、專業及體育界的法人選民最多,有528個,合共推選115名選委;此外,工商、金融界的選委名額最多有120個;而在第三界別其中的勞工界有59選委、社會服務界有50個選委。 雖然法律上是設置了選舉制度和機制,但過往的界別選委絕大多數都是毋需經過公開選舉程序下,由「小圈子」 協商產生名單而「自動當選」,僅有一次在專業界因出現兩份候選人名單,故需透過公開的選舉產生選委。由此,令人們一直質疑「小圈子」控制下產生的選委會,實情欠缺是夠公信力。有政界人士就希望,今次選委會產生能做到「好好睇睇」,最好能夠有經過投票的公開選舉下產生的過程。 按照基本法附件一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規定,組成選委會裡的政界,尚有市政機構代表。可是,由於特區政府在回歸初期撤銷了市政機構,令到一直以來在選委會的組成成員是欠缺市政機構代表,即沒有執行基本法附件相關規定。 隨著選委會選舉日已訂定,稍後特首需公佈委任行政長官選舉管理委員會組成成員,負責選委會委員及新一任行政長官的選舉工程。選管會有五名成員,其主席及其委員,由推薦法官的獨立委員會向特首作推薦,以行政長官批示委任。同時還規定,選管會主席由職級不低於中級法院的本地編制法官擔任。政界人士預期,選管會主席將會由終審法院大法官宋敏莉擔任。至於成員,按習慣會有行政公職局及新聞局的局長等。

同性戀怎麼遺傳?

「如果同性戀靠基因遺傳決定,同性戀者又不生小孩,怎麼可能遺傳?」這是很多人的疑惑,也是反對「性向由天生遺傳決定」的人經常提出的論點,前陣子甚至有報紙的投書表示同性戀的「遺傳說是不識字兼沒衛生」。今天我就從遺傳學的幾個觀點來談談「同性戀有可能遺傳嗎?」

「性向是不是天生」為什麼會成為爭議點?主要的原因是假如性向能夠自己決定,那麼反對同性戀的一方,就能更深入討論性向有無「矯正」的可能,以及該不該「矯正」。

但我並不打算在這篇文章中討論性向先天性以及進一步的價值判斷,事實上,科學家的確還沒找到「同志基因」,而且基因與環境影響一個人的層面與程度,科學家們也都還爭論不休。但假如真有這個(或多個相關)基因,還是可以藉由遺傳,讓「同志基因」留存在人類族群中。

拜科學教育的成功(?),即使不是生物領域的大學生,也知道基因型(genotype)決定了像是血型、眼珠顏色、卷髮/直髮、膚色……等表型(phenotype),而且能遺傳給後代。於是,直觀地推論:不生下後代的同性戀,不可能讓「同志基因」持續保留在人類的族群中。

不過你還記得中學生物課教的「普氏方格表(Punnett square)嗎?兩位異型合子 [註1]的顯性雙親-姑且假設對偶基因的組合為 Aa × Aa 吧-也有機會生下帶有aa同型合子的隱性性狀的小孩。舉個貼近我們生活經驗的例子,A型爸爸,跟B型媽媽也有機會生下O型小孩,不用誤會這對異性戀夫妻誰有任何「偶外交配」(extra-pair copulation)的經歷。

也就是說,「假如」同性戀性向由遺傳決定,那麼這麼基因可能以隱性基因型存在於異型合子的異性戀者基因型中,也就能保留在人類族群裡了。基因頻率會在世代之間漂變(genetic drift),若初期同志基因在族群中的比例為5%,模擬的結果顯示,經過50代之後人類族群內仍保有同志基因-當然,這也很難反映真實情況,因為許多同志可能受到社會壓力而像個異性戀般投入婚姻並產下後代。模擬同志基因頻率在人類族群內的漂變情況,可以參考〈The Intelligent Homosexual’s Guide to Natural Selection and Evolution, with a Key to Many Complicating Factors〉

除了顯隱性對偶基因遺傳之外,近年來的發展出的「表徵遺傳學」(Epigenetics)也能解釋同性戀的遺傳。表徵遺傳學並不改變基因序列,而是藉由在DNA或組蛋白(histone)加上化學修飾標記(像是甲基化),調控基因是否表現。也就是說,即使兩個人基因型相同,都具有某一組基因,仍然可能因為表徵遺傳學的機制,使得一個人表現這組基因,但另一個人則不表現,最後兩個人的表型不同。

決定表徵遺傳學調控基因「開關」的條件很多,例如母體的荷爾蒙環境、後天的生活環境、飲食……等,而且有些控制基因表現的化學修飾標記會遺傳,像是科學家之前發現,攝取高脂肪食物長大的老鼠,後代容易發生「胰島素耐受」(Insulin resistance),而且是透過表徵遺傳學的化學修飾機制遺傳(可以參考〈吃高脂食物會債留子孫〉〈科學家表示,飲食可以影響後代的遺傳訊息〉)。

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的演化遺傳學家萊斯(William Rice)假設,表徵遺傳學決定了細胞在發育的過程如何對性激素反應;如果男嬰的神經細胞對雄激素的反應不佳,那麼可能會改變他的性向(可以參考〈同性戀可能源於子宮〉The Scientist上的這篇)。不過這都還是假設,或許等待人類表徵遺傳標記解讀計畫Roadmap Epigenomics Project完成後,會有更多證據能回答這個問題。

回到一開始的爭議。目前科學家都沒有太多確切的證據顯示性向是(或不是)遺傳決定,也因此我認為現階段在討論同志議題的時候,不該以遺傳學的可能(或不可能)來支持任一方的論點。 [2]

(中山大學生物科技系顏聖紘副教授與台灣大學臨床醫學研究所王弘毅教授對本文的回應可以參考〈 同性戀是天生後天的老梗有新梗嗎?有!所以是….. 〉

註:

  1. 基因型(genotype)如果是顯性的「AA」或者隱性的「aa」,就稱作同型合子(homozygote);假如是顯性「Aa」組合,那麼就是異型合子(heterozygote)。以文中所舉雙親血型為例,假如A型爸的基因型是異型合子「Ao」;B型媽也是異型合子「Bo」,那麼Ao × Bo,就有機會生下A型(Ao)、B型(Bo)、AB型(AB)或O型(oo)的小孩。
  2. 《美國科學人》(Scientific American)的作者約翰賀根(John Horgan),曾經因為當前缺乏有力的科學證據,所以不認為「同性戀是遺傳」,此一看法卻被反同基督教徒扭曲為「同性戀不是遺傳」。針對反同基督教徒此舉,2010年他在專欄上發表批評,有興趣可以參考〈Queer notions: How Christian homophobes misuse my “gay gene” report〉

 

原刊載於UDN專欄,增加部分資料。

銀行高價購買 Windows XP 技術支援服務

銀行高價購買 Windows XP 技術支援服務

(Source:REUTERS)ATM 機製造商 NCR 公司透露全球仍有 70% 的 ATM 運行 Windows XP 系統,微軟 Windows XP 系統停止技術支援後約有 150 萬台 ATM 機無法完成升級,英美多家銀行已經開始與微軟洽談,為繼續運行 Windows XP 系統的 ATM 機購買拓展技術服務。
微軟 Windows XP 將在 2014 年 4 月 8 日停止技術服務,除了眾多 PC 受影響外,全球範圍內的 ATM 機也是「重災區」,據 ATM 機製造商 NCR 公司的資料顯示,全球約為三分之二的 ATM 機仍在運行 Windows XP,到 2014 年 4 月之前,150 萬台 ATM 無法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