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漂亮的餅乾這樣做!紐約甜點師的示範影片


曾幾何時,吃片餅乾都變得那麼有罪惡感,不是因為餅乾熱量高到吃了就塞不下其他卡路里,而是因為餅乾美到吃掉覺得好可惜!

紐約餅乾師父Amber Spiegel以精緻的糖霜,將看似平凡的餅乾,妝點成造型、風格各異的「藝術品」,華麗的、可愛的、家常的、文青的、幽默的、時尚的,每件作品都細緻入微,可說是把餅乾裝飾帶到另一個新境界。

閱讀全文

佔中日記二十三:從習總亮劍到自首爭議

 

11月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與出席亞太經合會議(APEC)的特首梁振英會面。習近平提出三個堅定不移:「中央政府會繼續堅定不移的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堅定不移的支持香港依法推動民主的發展,堅定不移的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在傳媒拍攝環節上,習近平沒有提到支持特首依法施政,而且笑容欠奉,即使有也頗生硬,現場表演何謂「絕望的笑容」,雙方近乎零交流,引發各方猜測與聯想。然而,習近平在40分鐘閉門會議中指梁振英「信靠得住」。梁振英會後向傳媒主動補充習近平肯定他、特區政府及警隊近日的工作,引述習近平指出「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特別是為維護法治權威、維護社會秩序所做的大量工作」,呼籲香港各界在梁振英的領導下,「把握歷史機遇,依法落實普選,共同譜寫香港民主發展新篇章,保持香港社會穩定和廣大市民安居樂業」。但是梁振英卻沒有正面回應有無當面向習近平反映香港市民的真普選訴求,事實真相畢竟大家心知肚明。反之,梁振英卻主動提到特區政府每日都有向中央彙報佔領事件,聲稱佔中是回歸以來「最大型的群眾事件,同時也對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造成嚴重的衝擊」。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會上表示:一、以「疾風知勁草」形容梁振英,並指「在關鍵時刻,特首信靠得住」,強調中央會始終如一的支持特首,希望他能繼續帶領團隊放膽去應對,又期望他能頂住壓力;二、佔領整件事摻雜外部勢力,中央會負起責任,向國際其他國家重申,香港普選問題是中國內政;三、有信心特區政府以自身力量,及按照香港法律處理好佔中及其引發的事情,恢復社會秩序和維護法治。

從最後這三點,我可以充分肯定習近平目前根本不會放棄梁振英這株「勁草」。大家千萬不要以主觀願望取代客觀分析,然後以「習近平只不過無可奈何地挺梁」、「習近平故意不公開挺梁」、「習近平身體語言顯示自己已經不信任梁」、「梁能否連任成疑」之類想入非非的憑空臆斷,企圖迴避此時此刻「虎狼同穴」的客觀現實。習近平想傳遞的訊息畢竟很簡單:「梁同志,辛苦了,自己頂住,有事上報,我會罩你,我會搞定外國勢力。」大家應該面對這個客觀現實,不要妄想習近平準備放棄梁振英。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認清港人爭取民主普選的真正對手不是梁振英,而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專制政權。我們當然需要繼續呼籲梁振英下台,但必須明辨他即將下台機會等於零,而且他下台對於港人爭取真普選畢竟無濟於事。

 

同日,民陣發起遊行,要求撤回人大8月31日政改框架決定,以及與中央官員對話,約有逾1000名市民參與,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西環中聯辦,在中聯辦大閘外掛上黃絲帶後和平散去,社民連梁國雄議員更將黃傘扔進閘內。遊行隊伍由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務秘書鍾耀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人帶頭拉起橫額,沿途高呼「反篩選」的口號,聲言「沒有公民提名,便有公民抗命」。當遊行人士經過中環時,遭以「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為首約30名在場的反佔中人士隔着馬路喝罵,改編生日歌詞嘲諷佔領人士準備坐牢。畢竟,這只不過是另一次一如既往的合法遊行,儘管本意良善,但無特別驚喜。重點依然在於「持續佔領」和「辭職公投」。遊行示威可以作為助力,但不應成為主力。

除此之外,公民黨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在金鐘佔領區一個論壇中表示:「辭職公投」並不值得,而且學生不應只「留戀」佔領區,反而應該走入社區散播普選信念。對於這些說法,我早已有評論,不贅。比較特別的是,她提出泛民議員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可以考慮總辭,讓新一代進入議會,如由學聯、學民思潮代表出選立法會,實現世代更替,替換過時老將。對於最後這一點,本意是良好的。然而,如果按照某些人反對「五區公投」所堅持的理據,難道「泛民總辭」不也正是為特區政府及建制派議員推出惡法或修改議事規則而大開綠燈嗎?反對「五區公投」的論點,為何不能用來檢驗「泛民總辭」的建議?因此,光以這點來看,要反對「五區公投」,就必定反對「泛民總辭」。況且「泛民總辭」後重選最快也只會在2015年底發生,跟2016年立法會屆滿改選的時間,相差可能不足一年。那麼,為何不在2016年改選時新舊交替即可?真有必要趕在2015年「泛民總辭」嗎?

再者,港大民調結果顯示:如果政改方案排拒民主派參選,53%受訪者接受先要一人一票「袋住先」,比上一次在9月初的民調結果,微升1個百分點;「寧願政制原地踏步」的比例就下跌3%,至34%。雖然我們不能盡信這類民意調查結果,但是支持公民抗命的民意暫未有顯著增加與突破,確是事實,值得警惕,加倍努力。另一方面,港大民調結果也顯示:年輕一代及教育程度較高的受訪者都傾向支持繼續佔領,其中不少曾經參加佔領行動集會。在受訪的18至29歲組別中,有55%的人認為要繼續佔領;相反,50歲或以上受訪者者中,79%反對繼續佔領,足見世代分歧相當巨大。為了收窄分歧,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將會在社區側重宣傳民主與民生的關係,讓年長市民了解佔中正是為了確立公平制度,保障大眾經濟民生,「不是純為搞搞震」。我認為:佔領人士與社區市民加強溝通,細心聆聽,理性懇談,互相從對方角度思考問題,仔細探討民主政府與威權政府對於市民和下一代的不同影響,點滴厚積,啟迪民智,誠為當今要務。

 

11月10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兼前特首董建華暗示拒絕協助安排學聯代表與中央官員會面。他只說自己對學聯的回應「幾合理」,「畫畫畫出腸,使唔使呀」?他說如果年輕人願意跟他對話,他很樂意。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無用及失望。學聯轉向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發信,等待范太回覆,再開會討論上京細節。如果范太拒絕協助,他認為這反映一國兩制失效,學界會堅持上京。後來,學聯常委梁麗幗更加引述范太助理答稱范太不在香港,無法回覆。當然,在通訊科技發達的今天,所謂無法回覆全是托詞。我的意見很簡單:緣木求魚,不如果斷行動;果斷行動,不如明辨風險,切忌躁急,千萬不要輕視北京黑監獄陷阱。由始至終,有需要啟動談判的,應該是中共,不應該是學聯。學生們善意要求對話,本意善良,但稍為了解黨史的人們都知道:中共在強勢時,哪會跟對手談判?佔領人士和全港市民不先把自己的形勢轉弱為強,一切談判都是多餘的,更不用說談判的可行性。

這一天比較重要的消息,就是由習近平拍板、由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會」正式成立,招攬大批「舊電池」歸位,大力推銷疑似中共暫時心儀的下屆特首人選:前財政司司長兼資深地下黨員梁錦松。董、梁「出山」頭炮,聲稱是要「打救」他們口中苦無向上流動機會、「一輩子不可能買起房子」的青年人,稍後更會開展多項公共政策研究。乍聽起來,這套混世謊言跟2011年當時矢志奪權的地下黨員梁振英根本沒有兩樣,甚至惡意地把「貧窮」和「抗命」劃上等號。歸根結柢,前特首連同前朝官員組成智庫,高調表明將會向梁振英出謀獻策,是否表示習近平正在實驗多條黨線的全新治港方略,一方面制衡梁振英,另一方面培植梁錦松,大家可以繼續密切觀察。

綜觀這個「團結香港基金會」共有3位名譽顧問及85位顧問,大多來自政商界,當中不少富二代和富三代,例如李澤楷、霍啟剛、鄭志剛等。董建華指中港關係是特區政府一大挑戰,再次拋出金句「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以此「提醒」香港人如果不把握中國機遇,「蝕底」的只是香港人。梁錦松則相當狡猾,發言時不斷動之以情,聲稱「見到學生這樣關心未來,心裏充滿感動,彷彿看到30、40年前自己的身影」,借勢往自己臉上貼金,但是絕口不提他和馮可強這群地下黨員在當年《七十年代》李怡的扶持下,以及在「國粹派」大學生的旗幟下,如何擁護毛魔王與四人幫,以及如何批鬥鄧小平。這些往事真是一篇大文章,並不如煙。此外,梁錦松還要不點名「進擊」潛在對手,炮打梁振英沒有重視年輕人,暗批曾俊華派錢,諷刺葉劉淑儀忽然反對通識科,真以為自己已經參選下屆特首,動員造勢,樂此不疲。

除此之外,同日,高等法院頒令延長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以及金鐘中信大廈外面路段佔領區的臨時禁制令。法官區慶祥指出鑒於大批佔領者或會繼續違反禁制令及阻止執達吏執行職務,損害法治精神,因此除賦權執達吏清除障礙物外,更指出警方需要配合執達吏執行法庭命令,有權拘捕知悉禁制令內容但仍妨礙執達吏執行禁制令的人,並儘快將有關人士帶往法庭。據悉,警方可能最快本週三11月12日開始清場行動。反對旺角禁制令的被告示威者吳定邦對裁決表示失望,但會堅持留守。

我建議大家從現在開始,必須要有心理準備旺角即將被清場,警方甚至可能大肆拘捕佔領人士,以藐視法庭及非法集結等罪名起訴。佔領旺角人士要麼暫時撤守金鐘,要麼從容等待被捕。遇有人身危險,就要速離,不宜逞強。千萬不要被所謂「綠絲帶」、「藍絲帶」等共奴挑釁而中計,當然更不要以暴易暴,無庸贅言。和平非暴力原則始終是目前公民抗命行動的核心。只有繼續奉行,才能確保一個多月以來的公民抗命行動沒有違反真正意義的「法治」理念,才能感召人心,繼續前進,散聚起伏,高低跌宕,持續流動,堅持不懈。

 

11月11日,政府終於宣告關閉對話大門。署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宣稱:港府上月對話時已經展現很大誠意,也承諾會做跟進工作,但是學生在對話後態度更加強硬,例如要求人大撤回8月31日決定,重提公民提名。她認為雙方暫不存在對話空間。但她認為學聯如果對於政改下一步工作有一些新想法,而且跟第二輪公眾諮詢內容有一定關係,她隨時歡迎學聯向特區政府的政改專責小組提出。這種說法不僅封殺官民對話,而且更相當於直接否定官民對等關係,重新強調上下權威關係,簡直混賬透頂。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回應說,學聯一直的立場都是要撤回人大決定、落實公民提名、取消功能組別,不明白為何林司長會指他們立場變為強硬。畢竟原因無他,中共高層已經拍板對於學生與民眾的真普選訴求絕不妥協,寸步不讓,林太這個港官還能有甚麼作為?

另外,林鄭月娥聲稱將在一至兩週內,聯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與建制派議員分組討論,聽取他們對毫無意義的第二輪政改諮詢之意見,包括何時啟動諮詢,以及在人大決定下尚有哪些空間能注入民主成分,期待可於今年第四季展開第二輪公眾諮詢云云。換言之,港府對於佔領運動擺出一副懶理的態度,依然故我,一錯到底,助共為虐,在所不惜。為今之計,抵制諮詢,繼續佔領,辭職公投,深入社區,佔領西環,逐步升級,才能把壓力加大,逆轉目前的困局。

另外,佔中三子有計畫在11月21日(下週五)自首,履行初衷,讓公眾明白佔領並非無視法治,希望能夠遏制無意接受法律制裁的「野貓式」佔領行動。佔中義工、糾察也可自行決定是否參與自首。自首也不是呼籲民眾撤退,只不過顯示佔領者願負刑責。不過,部分泛民及學聯成員對自首的做法有所保留。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指出,他們認為目前佔領行動仍是公民抗命,也願負刑責,但近日傳出上述清場消息,因此他們傾向接受警方拘捕,而非自首,同時會呼籲參加者堅守公民抗命原則。

我認為佔中三子本意良好,但對於他們現在自首,卻不以為然,因為他們的建議主要有三個盲點。一、佔中三子自首後,難道不再回來繼續佔領,不再與民眾共患難,或者不再參與五方會議?換言之,三子自首是否等於三子退場?若非如此,亦即他們繼續佔領和繼續參與五方會議,將來是否還需要第二次自首?既然這樣,何不在警方清場時坦然接受拘捕,或者不被警方拘捕則主動自首即可?二、佔中三子自首,對於無意接受法律制裁的所謂「野貓式」佔領行動人士,難道會有隔空感召放棄「野貓式」佔領行動的力量嗎?我不以為然。況且此時此刻走去自首,會給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一種有意放棄佔領行動的不良印象,實在不妙。三、自首只不過是到警署報案室「登記」報稱自己有犯罪,可能不會即時被拘捕,因此未必足以傳遞將負刑責的訊息,反而給人離開民眾輕而自我懺悔的不良印象。綜觀這三點,足見學聯的意見比佔中三子的自首建議更加中肯合理,值得支持。

 

佔中日記二十三:從習總亮劍到自首爭議

 

11月9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福建廳與出席亞太經合會議(APEC)的特首梁振英會面。習近平提出三個堅定不移:「中央政府會繼續堅定不移的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方針和基本法,堅定不移的支持香港依法推動民主的發展,堅定不移的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在傳媒拍攝環節上,習近平沒有提到支持特首依法施政,而且笑容欠奉,即使有也頗生硬,現場表演何謂「絕望的笑容」,雙方近乎零交流,引發各方猜測與聯想。然而,習近平在40分鐘閉門會議中指梁振英「信靠得住」。梁振英會後向傳媒主動補充習近平肯定他、特區政府及警隊近日的工作,引述習近平指出「中央政府充分肯定、全力支持行政長官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特別是為維護法治權威、維護社會秩序所做的大量工作」,呼籲香港各界在梁振英的領導下,「把握歷史機遇,依法落實普選,共同譜寫香港民主發展新篇章,保持香港社會穩定和廣大市民安居樂業」。但是梁振英卻沒有正面回應有無當面向習近平反映香港市民的真普選訴求,事實真相畢竟大家心知肚明。反之,梁振英卻主動提到特區政府每日都有向中央彙報佔領事件,聲稱佔中是回歸以來「最大型的群眾事件,同時也對香港的法治和社會秩序造成嚴重的衝擊」。

政府消息人士透露,習近平會上表示:一、以「疾風知勁草」形容梁振英,並指「在關鍵時刻,特首信靠得住」,強調中央會始終如一的支持特首,希望他能繼續帶領團隊放膽去應對,又期望他能頂住壓力;二、佔領整件事摻雜外部勢力,中央會負起責任,向國際其他國家重申,香港普選問題是中國內政;三、有信心特區政府以自身力量,及按照香港法律處理好佔中及其引發的事情,恢復社會秩序和維護法治。

從最後這三點,我可以充分肯定習近平目前根本不會放棄梁振英這株「勁草」。大家千萬不要以主觀願望取代客觀分析,然後以「習近平只不過無可奈何地挺梁」、「習近平故意不公開挺梁」、「習近平身體語言顯示自己已經不信任梁」、「梁能否連任成疑」之類想入非非的憑空臆斷,企圖迴避此時此刻「虎狼同穴」的客觀現實。習近平想傳遞的訊息畢竟很簡單:「梁同志,辛苦了,自己頂住,有事上報,我會罩你,我會搞定外國勢力。」大家應該面對這個客觀現實,不要妄想習近平準備放棄梁振英。唯有如此,我們才能認清港人爭取民主普選的真正對手不是梁振英,而是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專制政權。我們當然需要繼續呼籲梁振英下台,但必須明辨他即將下台機會等於零,而且他下台對於港人爭取真普選畢竟無濟於事。

 

同日,民陣發起遊行,要求撤回人大8月31日政改框架決定,以及與中央官員對話,約有逾1000名市民參與,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西環中聯辦,在中聯辦大閘外掛上黃絲帶後和平散去,社民連梁國雄議員更將黃傘扔進閘內。遊行隊伍由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常務秘書鍾耀華、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人帶頭拉起橫額,沿途高呼「反篩選」的口號,聲言「沒有公民提名,便有公民抗命」。當遊行人士經過中環時,遭以「保衛香港運動」發起人傅振中為首約30名在場的反佔中人士隔着馬路喝罵,改編生日歌詞嘲諷佔領人士準備坐牢。畢竟,這只不過是另一次一如既往的合法遊行,儘管本意良善,但無特別驚喜。重點依然在於「持續佔領」和「辭職公投」。遊行示威可以作為助力,但不應成為主力。

除此之外,公民黨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在金鐘佔領區一個論壇中表示:「辭職公投」並不值得,而且學生不應只「留戀」佔領區,反而應該走入社區散播普選信念。對於這些說法,我早已有評論,不贅。比較特別的是,她提出泛民議員在否決政改方案之後,可以考慮總辭,讓新一代進入議會,如由學聯、學民思潮代表出選立法會,實現世代更替,替換過時老將。對於最後這一點,本意是良好的。然而,如果按照某些人反對「五區公投」所堅持的理據,難道「泛民總辭」不也正是為特區政府及建制派議員推出惡法或修改議事規則而大開綠燈嗎?反對「五區公投」的論點,為何不能用來檢驗「泛民總辭」的建議?因此,光以這點來看,要反對「五區公投」,就必定反對「泛民總辭」。況且「泛民總辭」後重選最快也只會在2015年底發生,跟2016年立法會屆滿改選的時間,相差可能不足一年。那麼,為何不在2016年改選時新舊交替即可?真有必要趕在2015年「泛民總辭」嗎?

再者,港大民調結果顯示:如果政改方案排拒民主派參選,53%受訪者接受先要一人一票「袋住先」,比上一次在9月初的民調結果,微升1個百分點;「寧願政制原地踏步」的比例就下跌3%,至34%。雖然我們不能盡信這類民意調查結果,但是支持公民抗命的民意暫未有顯著增加與突破,確是事實,值得警惕,加倍努力。另一方面,港大民調結果也顯示:年輕一代及教育程度較高的受訪者都傾向支持繼續佔領,其中不少曾經參加佔領行動集會。在受訪的18至29歲組別中,有55%的人認為要繼續佔領;相反,50歲或以上受訪者者中,79%反對繼續佔領,足見世代分歧相當巨大。為了收窄分歧,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將會在社區側重宣傳民主與民生的關係,讓年長市民了解佔中正是為了確立公平制度,保障大眾經濟民生,「不是純為搞搞震」。我認為:佔領人士與社區市民加強溝通,細心聆聽,理性懇談,互相從對方角度思考問題,仔細探討民主政府與威權政府對於市民和下一代的不同影響,點滴厚積,啟迪民智,誠為當今要務。

 

11月10日,全國政協副主席兼前特首董建華暗示拒絕協助安排學聯代表與中央官員會面。他只說自己對學聯的回應「幾合理」,「畫畫畫出腸,使唔使呀」?他說如果年輕人願意跟他對話,他很樂意。學聯秘書長周永康表示無用及失望。學聯轉向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發信,等待范太回覆,再開會討論上京細節。如果范太拒絕協助,他認為這反映一國兩制失效,學界會堅持上京。後來,學聯常委梁麗幗更加引述范太助理答稱范太不在香港,無法回覆。當然,在通訊科技發達的今天,所謂無法回覆全是托詞。我的意見很簡單:緣木求魚,不如果斷行動;果斷行動,不如明辨風險,切忌躁急,千萬不要輕視北京黑監獄陷阱。由始至終,有需要啟動談判的,應該是中共,不應該是學聯。學生們善意要求對話,本意善良,但稍為了解黨史的人們都知道:中共在強勢時,哪會跟對手談判?佔領人士和全港市民不先把自己的形勢轉弱為強,一切談判都是多餘的,更不用說談判的可行性。

這一天比較重要的消息,就是由習近平拍板、由董建華牽頭的「團結香港基金會」正式成立,招攬大批「舊電池」歸位,大力推銷疑似中共暫時心儀的下屆特首人選:前財政司司長兼資深地下黨員梁錦松。董、梁「出山」頭炮,聲稱是要「打救」他們口中苦無向上流動機會、「一輩子不可能買起房子」的青年人,稍後更會開展多項公共政策研究。乍聽起來,這套混世謊言跟2011年當時矢志奪權的地下黨員梁振英根本沒有兩樣,甚至惡意地把「貧窮」和「抗命」劃上等號。歸根結柢,前特首連同前朝官員組成智庫,高調表明將會向梁振英出謀獻策,是否表示習近平正在實驗多條黨線的全新治港方略,一方面制衡梁振英,另一方面培植梁錦松,大家可以繼續密切觀察。

綜觀這個「團結香港基金會」共有3位名譽顧問及85位顧問,大多來自政商界,當中不少富二代和富三代,例如李澤楷、霍啟剛、鄭志剛等。董建華指中港關係是特區政府一大挑戰,再次拋出金句「香港好,國家好;國家好,香港更好」,以此「提醒」香港人如果不把握中國機遇,「蝕底」的只是香港人。梁錦松則相當狡猾,發言時不斷動之以情,聲稱「見到學生這樣關心未來,心裏充滿感動,彷彿看到30、40年前自己的身影」,借勢往自己臉上貼金,但是絕口不提他和馮可強這群地下黨員在當年《七十年代》李怡的扶持下,以及在「國粹派」大學生的旗幟下,如何擁護毛魔王與四人幫,以及如何批鬥鄧小平。這些往事真是一篇大文章,並不如煙。此外,梁錦松還要不點名「進擊」潛在對手,炮打梁振英沒有重視年輕人,暗批曾俊華派錢,諷刺葉劉淑儀忽然反對通識科,真以為自己已經參選下屆特首,動員造勢,樂此不疲。

除此之外,同日,高等法院頒令延長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以及金鐘中信大廈外面路段佔領區的臨時禁制令。法官區慶祥指出鑒於大批佔領者或會繼續違反禁制令及阻止執達吏執行職務,損害法治精神,因此除賦權執達吏清除障礙物外,更指出警方需要配合執達吏執行法庭命令,有權拘捕知悉禁制令內容但仍妨礙執達吏執行禁制令的人,並儘快將有關人士帶往法庭。據悉,警方可能最快本週三11月12日開始清場行動。反對旺角禁制令的被告示威者吳定邦對裁決表示失望,但會堅持留守。

我建議大家從現在開始,必須要有心理準備旺角即將被清場,警方甚至可能大肆拘捕佔領人士,以藐視法庭及非法集結等罪名起訴。佔領旺角人士要麼暫時撤守金鐘,要麼從容等待被捕。遇有人身危險,就要速離,不宜逞強。千萬不要被所謂「綠絲帶」、「藍絲帶」等共奴挑釁而中計,當然更不要以暴易暴,無庸贅言。和平非暴力原則始終是目前公民抗命行動的核心。只有繼續奉行,才能確保一個多月以來的公民抗命行動沒有違反真正意義的「法治」理念,才能感召人心,繼續前進,散聚起伏,高低跌宕,持續流動,堅持不懈。

 

11月11日,政府終於宣告關閉對話大門。署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出席行政會議前宣稱:港府上月對話時已經展現很大誠意,也承諾會做跟進工作,但是學生在對話後態度更加強硬,例如要求人大撤回8月31日決定,重提公民提名。她認為雙方暫不存在對話空間。但她認為學聯如果對於政改下一步工作有一些新想法,而且跟第二輪公眾諮詢內容有一定關係,她隨時歡迎學聯向特區政府的政改專責小組提出。這種說法不僅封殺官民對話,而且更相當於直接否定官民對等關係,重新強調上下權威關係,簡直混賬透頂。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回應說,學聯一直的立場都是要撤回人大決定、落實公民提名、取消功能組別,不明白為何林司長會指他們立場變為強硬。畢竟原因無他,中共高層已經拍板對於學生與民眾的真普選訴求絕不妥協,寸步不讓,林太這個港官還能有甚麼作為?

另外,林鄭月娥聲稱將在一至兩週內,聯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與建制派議員分組討論,聽取他們對毫無意義的第二輪政改諮詢之意見,包括何時啟動諮詢,以及在人大決定下尚有哪些空間能注入民主成分,期待可於今年第四季展開第二輪公眾諮詢云云。換言之,港府對於佔領運動擺出一副懶理的態度,依然故我,一錯到底,助共為虐,在所不惜。為今之計,抵制諮詢,繼續佔領,辭職公投,深入社區,佔領西環,逐步升級,才能把壓力加大,逆轉目前的困局。

另外,佔中三子有計畫在11月21日(下週五)自首,履行初衷,讓公眾明白佔領並非無視法治,希望能夠遏制無意接受法律制裁的「野貓式」佔領行動。佔中義工、糾察也可自行決定是否參與自首。自首也不是呼籲民眾撤退,只不過顯示佔領者願負刑責。不過,部分泛民及學聯成員對自首的做法有所保留。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指出,他們認為目前佔領行動仍是公民抗命,也願負刑責,但近日傳出上述清場消息,因此他們傾向接受警方拘捕,而非自首,同時會呼籲參加者堅守公民抗命原則。

我認為佔中三子本意良好,但對於他們現在自首,卻不以為然,因為他們的建議主要有三個盲點。一、佔中三子自首後,難道不再回來繼續佔領,不再與民眾共患難,或者不再參與五方會議?換言之,三子自首是否等於三子退場?若非如此,亦即他們繼續佔領和繼續參與五方會議,將來是否還需要第二次自首?既然這樣,何不在警方清場時坦然接受拘捕,或者不被警方拘捕則主動自首即可?二、佔中三子自首,對於無意接受法律制裁的所謂「野貓式」佔領行動人士,難道會有隔空感召放棄「野貓式」佔領行動的力量嗎?我不以為然。況且此時此刻走去自首,會給香港市民和國際社會一種有意放棄佔領行動的不良印象,實在不妙。三、自首只不過是到警署報案室「登記」報稱自己有犯罪,可能不會即時被拘捕,因此未必足以傳遞將負刑責的訊息,反而給人離開民眾輕而自我懺悔的不良印象。綜觀這三點,足見學聯的意見比佔中三子的自首建議更加中肯合理,值得支持。

 

區議會系列之:自動當選研究

大家唔該起立、升國旗、奏國歌!

唔睇真啲都真係唔知:原來全港76個「自動當選」嘅尊貴區議員,除咗一個係民主黨代表之外,其餘幾乎清一色係「愛國」人仕!當然,仍然有極少數獨立人仕背景待查,而小弟年紀老邁,未必有咁好眼力逐個睇,各位年青力壯嘅香港人,唔該你哋「自己執生」,睇真啲我有冇眼大眼過籠,或者睇錯睇漏,多多指正,千祈唔好「點錯相」!

有部份自動當選嘅議員,又真係毫無問題嘅,例如淘大花園嘅議員,當年沙士期間真係同街坊同生共死,無說話好講。另外一批鄉紳,真係本土人仕,當選亦係無乜懸念。

不過仍然有好多「好似獨立」嘅人仕,又真係唔知「埋邊堆」?例如葵青嘅黃耀聰,報稱獨立,不過財政就似乎唔多獨立,做乜鬼「獨立」到要搬入去被委任嘅議員,民建聯嘅方平同志同一個辦事處呢吓?又更奇怪嘅係,方平點解又要被委任而唔係自己出選呢?係咪費事選唔到就瘀爆?Comeon,咁大個人,面對下選民都唔使驚嘛。

 

另外,有啲真係好似搵唔到破綻嘅人,終於都係黨嘅偉大號召之下,忍唔住要「露一手」,例如東區嘅羅榮焜,由於冇乜功課可以交,於是乎在「落閘」方案一出之下,自動獻身,動議「支持」,咁瞓身,終於令到各位愛國人仕另眼相看!

至於詳細清單未睇之前,各位唔該有定心理準備,因為當中有部份人仕,最近言行極之出位,千祈唔好順手打爛你而家睇緊嘅mon,部電腦係無辜嘅。

例如:最近「嚴正催促法庭對旺角街霸頒出禁制令」嘅仗義律師陳曼琪女士,原來唔止係民建聯嘅黨員,更加係代表民建聯出任黃大仙選區議員,當然,喺黨嘅溫情擁護之下自動當選,自然義不容辭要為黨出生入死咁啦,請鼓掌。

 

至於有部份愛國人仕,其實真係好鬼死委屈,唔知點解,打死都唔肯企出前線暴露真身。最神奇係觀塘嘅鄧咏駿同志,竟然回歸咗十七年,都仲係隱姓埋名做地下黨。今時今日乜嘢世界呀?黨經已一統香江,做乜嘢咁低調呢?搞到我要查美國嘅網站先至睇到你嘅愛國義舉?查「鄧咏駿,又名鄧詠駿,又寫作邓咏俊」,報稱獨立,其實係廣西省政協。更有愛國熱線指出,鄧同志是地下黨員,以「香港新青年論壇」身份活動,專門招攬青年入黨,更加用公帑安排多次愛國考察團,去到北美咁遠。咁鬼落力,又何必收收埋埋呢?

講多無謂,大家自己睇。

 

各位:燈燈燈凳…..自動當選清單如下

螢幕快照 2014-11-13 上午4.52.45螢幕快照 2014-11-13 上午4.52.51螢幕快照 2014-11-13 上午4.5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