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做良好市民,請準時交稅(無話唔可以分開交)

10354882_10152471727618100_2589574363353938033_n

 

是咁的,其實最早係睇到有人發起「寄68.9支票交稅」運動,諗住支持下,正準備寫既時候…仆街喇!

 

1. 首先原來票簿得返幾張票,要申請返先

2. 小弟其實係一個文盲,中文差,英文更屎,你要我寫字已經辛苦,重要我寫「陸拾捌元玖角」或者 “Sixty Eight Dollars and Ninety Cents" 簡直係攞我命

3. 更大鑊係要罰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咁多筆劃實寫錯字!

4. 重要簽名同寫賬戶號碼呢!

 

我平時開一張票都有難度,成日變左開三四張先成功既時候,叫我開十九幾張票交差餉,未玩政府先玩死左自己。

當我玩完自己再寄出既時候…咪住!又要俾郵費,再蝕一野!

然後又覺得玩完自己,都係玩左政府前線職員,要佢地分幾十次入數,銀行職員又要處理十幾次票。玩唔到個垃圾政府但會俾前線不停同我講「福夭」同「屈得忽」…

 

因此我就諗呀諗,諗下點樣唔會玩到自已之餘又表達到我既不滿呢…最終就係:用信用卡交稅/差餉!

經過一輪既研究,發現信用卡會向收款人每個交易收最少2-4%既交易費用,但最低費用係$3-$5

例如你要交$1000,銀行會收政府$30,但如果係分十次$100,佢就變左要俾$4×10=$40

分得越細費用越貴,拆到變左14次68.9再加尾數就會變左收15x$4=$60。如果拆到變左百幾次6.89…你懂的!

另外唔同收單行同發卡機構收既手續費亦會有分別,AE/Diners最貴,Visa/Master平d,但唔好用銀聯,無謂益中共丫!

係早幾日我就親身試下係恒生銀行ebanking用visa卡交差餉,結果就同張圖一樣,我無影響,只係不停重覆幾個動作,用左五分鐘攪掂!

 

所以我地應該改用電子化服務,用信用卡繳費,咁就全電子對賬唔會玩你自己,更唔會玩前線員工。

法例亦無規定唔俾分開交錢,政府有錢,點解唔袋住先?

 

係將d錢俾銀行賺定俾政府買胡椒噴霧之間,你梗識揀丫!

btw,作為守法既香港人,記得準時交稅/差餉!

 

漏左!Now I recap in English..

If you dont understand what I say, ask google translate

 

不要一味站在立場中立的道德高地,對暴力視而不見

警犬 警察 打

 

自從佔領運動開始,香港人很乏力。這種乏力不是源於運動的本身,而是這兩個幾星期以來,發生的事太多,顧得眼前緊急的,又顧不了背後所追求的。結果,關注點只得不斷從警察、黑社會、反佔中、藍絲帶、梁振英與其班子之間飄來盪去,對於有關真普選的訴求,卻愈來愈遠。這一次,擺在我們眼前的,不再是所謂的白色恐怖,而是赤裸裸的暴力。

這一夜,暴力不是來自黑社會,而是警察。警察如時光倒流回到六七十年代,以拳頭判案,濫用私刑,毆打示威者。在整場運動中,示威者刻意被塑造成警察的對立,在這之前,警方曾私下放走動手打人的反佔中人士、以警棍追打示威者,甚至多次不按守則近距離對示威者使用胡椒噴霧,每每引起回響,尤是在這等資訊世代,各人皆能擔任民間記者,事後以文字相片甚至影像把消息傳開,把記者無法記錄的畫面重新呈現,但事情往往不了了之。直至昨日凌晨,外國傳媒拍下了警察拉下示威者眼罩,近距離向他面部噴胡椒噴霧的相片。又,被電視台拍下一行七個警察在毫無壓逼的情況下,把示威者拉到暗角,拳打腳踢。事情被報導後,引起廣泛市民的關注,令人驚訝當下的香港何以變成如此。

除了硬生生的暴力之外,政府還利用「軟性暴力」,修改新聞,粉飾太平。無線記者明明拍下警察毆打示威者片段,相對其他電視台,無線的片段更為完整。對於一間傳媒機構來說,這是一則重要的新聞,片段也極為珍貴,讓觀眾更接近真相。然而,報導雖在黑夜順利出街,然而天一光,旁白卻被刪減,抹去警方「拳打腳踢」示威者的幾句,意圖隱瞞事實。這是一種無理的自我閹割,同樣也是一種暴力,利用權力,把某些不利的新聞壓下去,剝削觀眾知情權,淪為喉舌。雖然TVB這幾年已經臭名遠播,被網民謔稱為CCTVB,頂多新聞取材角度較為親建制,但這次卻是光明正大地修改新聞意圖隱瞞事實。相比以前的維穩式報導,這種做法更為暴力,更明目張膽,也視公司新聞部的形象如草芥。背後牽涉的原因,當然不如電視台聲明所言,自是不言而喻。

 

警察的暴力,傳媒的自我閹割,固然令人心寒。但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在這個時刻,依然有人揮動立場中立的旗號,義正辭嚴地發表意見,一方面指出警察打人有問題,但同時又說示威者淋水、塞路不值得支持,看似公平公正。然而,在這一刻,事情超越了簡單的立場二分法,不是贊成佔領或反對佔領的分別,而是踏入了良知是非的範疇,只得正確與錯誤兩項選擇。

如果這一刻,你依然是藍絲帶,無限量地支持香港警察,致要向他們致敬,原諒我已經無話可說。但是,若然你仍堅持所謂的立場中立,還是希望你想一想,你的中立是指什麼?如果一個人看見他人被打而默不作聲,繼續站在一旁,請別再欺騙自己說這是中立,因為這叫助紂為虐。雖然沒有明明的說著支持施暴者,但行徑正是如此。

面對這場公民運動,沒有人要求每一個人一定要站著同一陣線,你能選擇走上街頭表達訴求,也能由心的不支持以至反對佔領。但是,不要一味站在立場中立的道德高地,對所有人事都指指點點,兩邊都稍作批評,就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是中立派。這不是中立,只是一個藉口,讓自己對眼前的一切的暴力視而不見,然而,現在已經不是那些可以掩面不看,就能當一切正常的時候。

有請你睜開雙眼,看一看這個城市,別要再對這些是非黑白暴力事件視而不見。

 

不要一味站在立場中立的道德高地,對暴力視而不見

自從佔領運動開始,香港人很乏力。這種乏力不是源於運動的本身,而是這兩個幾星期以來,發生的事太多,顧得眼前緊急的,又顧不了背後所追求的。結果,關注點只得不斷從警察、黑社會、反佔中、藍絲帶、梁振英與其班子之間飄來盪去,對於有關真普選的訴求,卻愈來愈遠。這一次,擺在我們眼前的,不再是所謂的白色恐怖,而是赤裸裸的暴力。

這一夜,暴力不是來自黑社會,而是警察。警察如時光倒流回到六七十年代,以拳頭判案,濫用私刑,毆打示威者。在整場運動中,示威者刻意被塑造成警察的對立,在這之前,警方曾私下放走動手打人的反佔中人士、以警棍追打示威者,甚至多次不按守則近距離對示威者使用胡椒噴霧,每每引起回響,尤是在這等資訊世代,各人皆能擔任民間記者,事後以文字相片甚至影像把消息傳開,把記者無法記錄的畫面重新呈現,但事情往往不了了之。直至昨日凌晨,外國傳媒拍下了警察拉下示威者眼罩,近距離向他面部噴胡椒噴霧的相片。又,被電視台拍下一行七個警察在毫無壓逼的情況下,把示威者拉到暗角,拳打腳踢。事情被報導後,引起廣泛市民的關注,令人驚訝當下的香港何以變成如此。

除了硬生生的暴力之外,政府還利用「軟性暴力」,修改新聞,粉飾太平。無線記者明明拍下警察毆打示威者片段,相對其他電視台,無線的片段更為完整。對於一間傳媒機構來說,這是一則重要的新聞,片段也極為珍貴,讓觀眾更接近真相。然而,報導雖在黑夜順利出街,然而天一光,旁白卻被刪減,抹去警方「拳打腳踢」示威者的幾句,意圖隱瞞事實。這是一種無理的自我閹割,同樣也是一種暴力,利用權力,把某些不利的新聞壓下去,剝削觀眾知情權,淪為喉舌。雖然TVB這幾年已經臭名遠播,被網民謔稱為CCTVB,頂多新聞取材角度較為親建制,但這次卻是光明正大地修改新聞意圖隱瞞事實。相比以前的維穩式報導,這種做法更為暴力,更明目張膽,也視公司新聞部的形象如草芥。背後牽涉的原因,當然不如電視台聲明所言,自是不言而喻。

警察的暴力,傳媒的自我閹割,固然令人心寒。但是,最令人難以接受的是,在這個時刻,依然有人揮動立場中立的旗號,義正辭嚴地發表意見,一方面指出警察打人有問題,但同時又說示威者淋水、塞路不值得支持,看似公平公正。然而,在這一刻,事情超越了簡單的立場二分法,不是贊成佔領或反對佔領的分別,而是踏入了良知是非的範疇,只得正確與錯誤兩項選擇。

如果這一刻,你依然是藍絲帶,無限量地支持香港警察,致要向他們致敬,原諒我已經無話可說。但是,若然你仍堅持所謂的立場中立,還是希望你想一想,你的中立是指什麼?如果一個人看見他人被打而默不作聲,繼續站在一旁,請別再欺騙自己說這是中立,因為這叫助紂為虐。雖然沒有明明的說著支持施暴者,但行徑正是如此。

面對這場公民運動,沒有人要求每一個人一定要站著同一陣線,你能選擇走上街頭表達訴求,也能由心的不支持以至反對佔領。但是,不要一味站在立場中立的道德高地,對所有人事都指指點點,兩邊都稍作批評,就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是中立派。這不是中立,只是一個藉口,讓自己對眼前的一切的暴力視而不見,然而,現在已經不是那些可以掩面不看,就能當一切正常的時候。

有請你睜開雙眼,看一看這個城市,別要再對這些是非黑白暴力事件視而不見。

Facebook Page

打人警欲蓋彌彰 適得其反 「光明呂樂」上北極

難得,今次是用粉絲的評語開頭:「最搞笑幾條公安抬人去暗角打,其他就『光明磊落』咁打!….,班公安真係笑死人,以為無人見到。」但這次gg鳥,不單單是tvb良心同事足本放送,而且段片仲「光明呂樂」上到北極。

 

Erlent   mbl.is

無錯,又係冰島早報,video 頭條

 

mbl is

冰島早報,仲要now,tvb 一齊list

 

可能某些不知甚麼背景的知識份子會說甚麼外國警察也很暴力,對,這個沒錯。但暴力到這麼7,恐怕是這條新聞,幾乎被當成「膠聞」那樣被選取,還成了不少國家廣播公司放在國際頭版,甚至連丹麥這種很少理香港時的 TV2,竟然都是國際版頭條,法國世界報更是網頁版頭條。

 

法國世界報、網頁頭版頭條

法國世界報、網頁頭版頭條

 

阿根廷號角報,網頁頭版

阿根廷號角報,網頁頭版

 

巴西環球報,網頁頭版

巴西環球報,網頁國際版頭版

 

Internacional en EL PAÍS

西班牙國家,網頁國際版頭版

 

葡萄牙廣播公司 RTP:網頁國際版頭版

葡萄牙廣播公司 RTP:網頁國際版頭版

 

比利時法文廣播公司,網頁頭版

比利時法文廣播公司,網頁頭版

 

丹麥 TV2,網頁版國際新聞頭條

丹麥 TV2,網頁版國際新聞頭條

 

而另一個「危險」的潮流是,小報都開始 pick up 這段7都喊的短片,例如法國巴黎人報、還有德國每日鏡報。小報的「禍害」在於深入民心,即係人言登和生果登同一段新聞,誰接觸到更多人呢?

 

每日鏡報

每日鏡報

 

巴黎人報

巴黎人報

 

最後多一些意想不到,那麼快的coverage啦。

 

突厥自由報

突厥自由報

 

挪威廣播公司,正宗上北極

挪威廣播公司,正宗上北極

 

希臘論壇報

希臘論壇報

 

所以到底誰在破壞香港形象呢?而且相信印上報紙版面的陸續有來,或聽下回分解,還有最重要一句,若要人不知,________。

 

穿上制服的畜生,叫衣冠禽獸

穿上制服的畜生,叫衣冠禽獸。這是在龍和道暴力清場的警察給我最大的啟示。

一直以來,我認為在制度裡,警察只是執法機器。經過充滿『行為矯正法』意味的學堂訓練後,潛移默化下,不少走出學堂的警員變得指令至上。在與示威者對峙時,化身一班維護高牆的機器,受高牆上的混蛋指示,打壓執政者的敵人。另外一些警員,就算心在群眾,也不得不把良心放一旁,執行不義的職務。換言之,即是警察本身對我們是沒有敵意的。

很遺憾,這個理想而天真的想法,在前日龍和道暴力清場時給徹底破滅了。沒錯,警察是執行上頭的指令,清場並驅散人群。在混亂的情況,假如示威者暴力襲擊警察,警察使用武力制止及制服是說得通。

但拉開雙手高舉的示威者眼罩噴胡椒噴霧,用軍靴『踩爆』和平示威者的咀,打暈女示威者並拖行示眾,更將被拘捕而沒還擊之力的社工曾健超帶到添馬公園暗角,執行可怖的私刑,拳打腳踢四分鐘,更有同袍協助把風。這代表了什麼?這代表了就算警員在執行上頭指令時有『剩餘權力』,也可以隨著自己的喜惡和情緒,選擇對集會市民施暴,拿集會市民洩憤,無視集會市民的人權及生命安全。

我們還能把自己的性命安全交給這些胡作非為的衣冠禽獸嗎?

事後,看著警方發現人指鹿為馬,包庇這些穿上制服的畜生;看著執法者無視法律,濫用暴力,我們已不可能信任警察了,我們也不可能不採取行動抵制警察了,我們甚至不可能不仇視及鄙視警察這個行業了。

由於這些警渣涉嫌犯下嚴重刑事罪行,身為執法者卻知法犯法,警方要把他們繩之以法,再交予法院重判是常識吧。如果今日你們選擇支持警察,我真心祝願你們的家被政府拆毀時,仍能保持奴才風範,否則下一個被警察踩爆咀及拳打腳踢四分鐘的,就可能是你們。

前線警員,希望你不要怪我們把你們當禽獸看待,亦別再以信奉武力階級來掩飾獸行。說實話,以你和你同袍的所作所為,用畜生來形容你們,比機器更貼切。

(圖片:雅虎香港新聞 )

[新詩]香港1015凌晨

人民訴求拒回應,暴力鎮壓民為輕。
依法執法違人權,光明磊落動私刑。
雙手高舉非和平,咫尺胡椒噴眼睛。
蘋果被圍君不見,拘捕放行選擇性。
警民關係瀕破裂,何時問責潛禿鷹?
泯滅良知為虎倀,除暴安良成泡影。
一日沒有真普選,舊時警察今黑警。
以法達義真法治,東方之珠方長青。

註: 看罷今日警察驅散龍和道示威者的新聞有感。
TVB早上播出的新聞片段:
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836402269739998

圖片轉載自:東網

如果被警察毒打的,是你的朋友

早上看fb,朋友傳來一段片段,打開一看,即在人潮湧擠的地鐵車廂內哭了。

有示威者被香港警察拉至暗處拳打腳踢近四分鐘。

熟悉的臉孔在手機螢幕裡一晃而過,他臉容扭曲衣領被扯開,下一秒就是幾個警察不斷用暴力傷害他。
我不敢看四分鐘足本版,怕眼淚止不住。這是我首次於螢幕上看見認識的人被痛毆。

那個示威者,我認識的。兩個月前身在南美,萍水相逢在玻利維亞認識了Ken Tsang 曾健超。那時我病重至嚴重失聲,只能旁聽他和朋友的對話,他還問,哎也談政治會否悶親你。我心諗我都不知幾想加把口。那天晚上他就乘巴士離開了,臨走前還特地塞了兩包板藍根沖劑給我,著我好好休息。於他而言,我只是個萍水相逢兼粒聲都無出過的小女生,但他還是友善地幫我打點一切(兼介紹了超抵玩的天空之鏡團)。

那時談起大家的旅遊計劃,Ken打算和母親一起遊巴西,2015年才回港。最後,母親剛萬里迢迢遠赴南美,他便因佔中而提早結束旅程兩人一起趕回港。

趕回自己的家,最後卻被毒打。香港好危險。Hong Kong is very dangerous.
我在中南美旅遊,旁人總讚嘆香港是個治安良好的城市,再外加一句你自己一個在南美洲不害怕嗎?
Sorry 原來最危險的地方是我自己的家。

不是第一次得知示威者被警察私下打,但這次非常震撼,因為首次意識到暴力是防不勝防兼非常接近自己。那種「香港警察會毫不留情向手無寸鐵的市民下手」的恐懼不斷襲上心頭。
朋友說,其實警察一向用私刑,不過這次被拍下斷正而已。以後看到投考警察的朋友,即使內心知道他是個善良的人,但還是無法信任他。我曾經為前線警員辯護但發現警員穿上制服後,他就是只為強權服務的工具。

我一直是個懦弱而怕死的人,之前努力做心理建設:唔緊要旺角危險就去金鐘、怕死就唔好企前線,這樣應該會安全一點吧。Sorry現今社會所有常識都被打破。正如朋友說,不要以為你是女生,警察就不會動你。
我說,我好怕有天高舉雙手也被拉去打。幸好朋友比我堅強,一句拋過來,「怕甚麼,夠膽他就打我,雖然痛,但被打更顯得對家有多賤」。我想Ken也是這樣想吧。警察呀警察,你究竟有多光明磊落,我用肉身作印記。

我很憤怒,也很害怕。但我們誰都不應因害怕暴力加諸於我們身上而退縮,因為秋後算帳將比眼前的暗角施暴可怕十倍。
事實上,更多人因此而走出來。(如TVB前線記者、社福界群起報案)
這種暴力無法嚇走這世代的人。軟弱如我,口袋裡更多了必須走出來的理由。

只是,我們必須細想,除了走出來作肉盾之外,我們還可做甚麼?這樣下去無力感會愈來愈重。我們以前確信走出來政府會讓步,現在我們看見了政府不但強硬如昔,還不斷打壓你。
除了親身到金鐘,不知還可作甚麼。
別忘了,我們只得一次機會。要好好用力思考。

(圖片:攝 : Manson Wong USP United Social Press 社媒)

影像串流: 

警察打人與非暴力抗爭戰略

(原載於:普世頻道

文/吳國偉 春天教會宣教師
圖/細wing

10672263_771515779578834_6264301892907533391_n

 

昨晚大家看到七警暴打一名被縛示威者的片段都非常憤慨,這肯定傷害了香港社會對政府繼續維持有效的信心。其實警方經過928施放催淚彈之後,對於大規模佔領運動,可以說是束手無策。其後兩星期的攻防,無論是直接面對示威者、放軟對反佔中者執法,及至黑警合作,都慢慢令警隊內的士氣改變。「七警門」,可能是駝峰最後一根稻草。

警察自身對維持「合法武力」還是「爛仔暴力」的理解,關乎警察在政治上的合法性,以及警察自我的道德理解。合法性包括對政府權力的認同,以及警察政治中立兩條支柱。689的合法性問題,經由民主運動長期對香港人進行公民教育,大專生、中學生及至小學生都能明白,難以逃避;至於警察的中立性,則早在一次梁振英天水圍論壇有疑似黑社會打傷和平示威者,以及愈趨離譜的政治拘捕,及至施放催淚彈之後,林鄭一句「政治問題,政治解決」成為自身的救命草。

 

至於道德問題,向來都不是來自純粹的理性分析。689在5000萬元貪污問題之後,公然自稱沒有道德問題。然而警察亦有親人朋友,他們對於警察每一個行動的評論,都有道德上的壓力。928催淚彈打向學生,有些不同意佔中的人也跑出來佔領,是因為「撐學生」,就是出於道德良心。而幾天前facebook 出現警察朋友unfriend 潮,顯出今天警察極為困窘。

非暴力抗爭不是要「愛」警察,然而我們卻不應「恨」。第一個原因是功能上的考慮,是革命成功更換政權之後,我們仍然需要高效率廉潔政治中立的警察,更需要的是市民相信他們是高效率廉潔政治中立的。社會出現從根本上不信任警察的情緒,對革命之後的社會沒有好處。

更策略的原因是在非暴力抗爭的過程中,警察(或軍隊)的背向非常關鍵,獨裁政權之所以存在,就是因為警察執行獨裁者的命令。在928之後,警察已經存在「不執行」的情緒。警察內部不滿愈大,非暴力抗爭成功機會愈大。假如市民肆意侮辱前線警員,反而為警察內部創造了同仇敵愾的條件,配合公眾對「暴民」的想像,對佔領者一方極之不利。

 

我要重申,有策略的抗爭不是要求我們無條件「愛警察」、「支持警察」,而是要求我們不必抹黑警察,甚至在某些時候向某些警察示好(例如創造了「4點鐘許sir」就很有「笑話抗爭」的效果),好讓我們可以把極權政府的支柱一一拉到我們這一邊,取得有利我方的戰況,朝向最終的勝利。

 

打擊賄選有心無力? 檢院獻計:檢舉獎金制

檢察長何超明在司法年度開幕禮上,再次指出法律改革遲緩,已成為社會「不可承受的痛」。去年檢院已提出一系列刑法修訂建議,例如侮辱罪、非禮、家庭暴力、金融犯罪等,必須調整構成犯罪要件,否則將難以入罪;販毒、行賄、教唆未成年人犯罪、交通事故等處罰過輕,未能起到阻嚇作用。轉眼一年又過去,非禮刑事化才剛起步,家暴法仍然未見草案出台,其他法律修訂更是無影,檢察院今年再次喊破口嚨,似乎還是只有「乾著急」的份。 去年立會選舉賄選風氣熾熱,廉署一再強調法律「有漏洞」。何超明表示,檢察院已提出修訂《選舉法》,建議設檢舉賄選獎金制度,明確禁止提供利益的選舉宣傳,賦予選管會處罰職能。他重申,法律必須與時並進,才能為社會帶來公平與正義的法治基礎。 2013/14年度檢察院刑事立案13697宗,較上年度上升6%,刑事起訴及結案率均較上年度上升16%。而立案最多的刑事案件,分別為盜竊、加重盜竊、普通傷人、非法移民、不法賭博及高利貸等。 何超明強調,要有效打擊跨境犯罪,特區要先放寬思路,在已有的司法協作基礎上,適當調整本地法律,藉此促成三地更深層次的刑事司法協作機制,例如:移交贓款贓物、移交逃犯、解決管轄衝突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