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加快設立政黨法

這個7月還有數天就完,筆者相信有不少人都希望這個政治化的月份快點過去,因為這個7月真是令人心煩及感到無奈。一連串的政治事件接連發生,政府仍然依然故我,不願聆聽市民意見,而泛民政黨就接連遭攻擊及抹黑,這完全是不道德的政治行為,試問一向標榜自己和平、希望香港繁榮穩定的親政府人士,你們最近的所作所為是真誠為香港,抑或是惟恐天下不亂的下三流手段?筆者相信全香港的市民都看在眼內,會有一個客觀的評價。他們最新對泛民政黨的抹黑,是指泛民的政黨及立法會議員收受壹傳媒主席黎智英先生的巨額捐助,筆者對此希望以政黨發展的角度去剖析事件,從而令抹黑者深思他們到底是否存在雙重標準。

眼觀世界各地,民間人士對政黨的工作捐款支持只是平常不過的小事一樁,這除了代表對該政黨的工作予以肯定,而且是對政黨發展的幫助,故捐款只是正常行為,那為何香港有部份人士好像如獲至寶,利用這些從不知名途徑取得的資料加以詮釋,包裝成一件十惡不赦的瀆職行為?這除了是政治立場的考慮外,更凸顯他們對政黨政治的無知,及香港政府有關於政黨發展工作上的不足。

無論遠至美洲的民主大哥美國,抑或近至香港八百公里外的台灣,都有完善的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保障當地人民對政黨的監察權,及有助當地政黨政治長遠發展。因為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能實行陽光政治,所有政黨都必須公開捐款名單及黨員名單,讓公眾能一目了然。而且由於政黨亦受政治捐獻法所規管,故他們不能無故地私下接受捐款,這其實對政黨及公眾的知情權,都是一種行之有效的監察方法。筆者相信大家看到至此,不禁要問一句,現時正在大鑼大鼓要聲討泛民議員的人士,他們不是更加應該支持香港實施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嗎?但為何他們對此隻字不提,這又是甚麼道理?

自八十年代起,香港的政黨在法律上,其實只能用公司條例或社團條例註冊,故毋須公開任何捐款,這情況其實政府是知道的,但他們至今都無意設立政黨法或政治捐獻法。歸根究柢,這都因為特區政府投鼠忌器,害怕一旦設立政黨法,會令到政黨力量壯大,削弱行政機關的執政力量。其實筆者認為特區政府實屬過慮,實施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不但不會削弱行政機關的憲政地位,反而能加強政府與政黨的合作,改善現今行政機關與立法機關經常劍拔弩張的局面。隨着行政長官及立法會即將全面由普選產生,姑勿論這最終會否是真普選,但實施政黨法、廢除行政長官不能有政黨身份等等對香港政治發展有益的政策,必然是大勢所趨,這對香港的政黨發展亦必然是良計。除非政府無意發展政黨政治,甚至想香港政治發展繼續一潭死水,但這絕對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所為。

說回頭,香港的政黨向來都需財,而且泛民政黨往往都只靠六四集會及7.1大遊行籌募經費,所籌募的金額始終有限,大多都不足應付政黨一年的營運開支。反之,建制派政黨就屢獲大商家支持,某政黨籌款晚宴的成績就可見一斑。當然,這絕對能解釋建制派政黨獲商家支持,只因泛民政黨有問題,故建制派的巨額籌款成績無可厚非,那筆者不禁有以下質疑。

一,有部份政黨公開譴責泛民政黨收受巨額捐款,那倒不如一齊把其政黨的捐款紀錄公諸於世,讓公眾能有一個客觀的判斷。二,有部份立法會議員質疑泛民政黨收受單一捐款,那筆者不禁要問這些立法會議員,你們是否支持設立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讓各政黨的財政都能於陽光下公開?三,政府向來都支持建制派政黨,現在這些政黨都空群提出各項缺乏政黨法下的漏洞,那政府是否應從善如流,不要再拖延實施政黨法及政治捐獻法?

筆者對政府及建制派政黨會否對以上問題有所回應,其實抱悲觀的想法。因為說到底,這件事只是部份人炒作的一場鬧劇,其目的就是希望打擊泛民,故利用這些下三流的手段抹黑,筆者對此只感到不以為然,因為他們都只是一時唔偷雞當保長,並加以炒作的小人。如果他們真的如此大義凜然,那筆者呼籲他們一起公開其所屬政黨的捐款紀錄,這樣才能理直氣壯指證他人,才能值得他人尊敬。各建制派政黨,你們又願意嗎?

中環心臟,就是我們的判談桌

呂大樂今天在《明報》上發表〈政改爭議 遊戲才剛剛開始〉一文,其實無驚喜。呂大樂是匯點創始成員之一,我不懷疑他的誠信,更不懷疑他的幽默與智慧。他是利物浦球迷,在美學品味上讓我感到親切。因此我對他完全沒有偏見,我甚至會繼續買他的書,分享他慘綠中年的心事。但像呂大樂這種人,一直是社會上最危險的聲音。他對民主運動本著樂見其成的身位,苦口婆心去規勸民主派,但其實處處體諒權力,修辭盡皆詭辯。

香港人在政治制度上,被人強姦了一百七十三年。有朋友認為回歸後十七年的苛政是輪姦,所以會懷念被強姦的英殖年代,這些我無意置喙。但把拒絕被繼續強姦的港人叫成「激進派」、「熱血派」,把呼籲大家繼續忍受強姦的政客譽為「溫和派」,把反抗的政治當成「遊戲」的博奕,我就實在無法忍受了。試想想,若有人對著一個強姦受害者說「認真便輸了」,你會覺得這是甚麼態度?這種修辭的政治觀點,並非與人為善,而是助紂為虐。

普選不是萬靈丹。每天用八百五十萬美元供養以色列進行種族清洗的美國政府,如此殘暴的帝國主義政權也是經過民意合法授權的。這些,不少朋友明白。

北京政府鐵腕專政,無論有沒有佔領中環,2017普選依舊無望,可能五十年後,一百年後,也沒有普選。這些,不少朋友也明白。

即使有真普選,可能很快就被建制派操控——就像今天的區議會政治一樣(看看許智峰如何聲嘶力竭,那個政治分贓的豬欄還是毫髮未傷)。這些,不少朋友都明白。

那麼爭取普選為了甚麼?

爭取普選,就是為了在被人褫奪了天賦的政治權利一百七十三年後,捍衛我們起碼的尊嚴。集體、自主、進步的民間政治實踐,不必是通向政治目標(真普選)的手段;集體、自主、進步的民間政治實踐,本身就是政治目標。

在香港,職場全面去政治化,教育制度長期被閹割,大規模罷工罷課或者無望。民意以和平的社會行動方式推進,這大概是我們的公民社會的成長歷程所得出的,最切合今天香港的政治抗爭形式。

真正的行動者,是每一個拒絕再被強姦的香港人。中環心臟,就是我們的判談桌。

大愛包容求仁得仁,不要歧視深圳證書

除左恭喜之外都唔知講咩好

 

中文大學在深圳深分校,畢業證書是否一樣?學校誓神劈願,堅稱香港深圳不一樣。那時我已經說,根本就是要搞畢業證書量化寬鬆。當時還有人好傻好天真去相信校方的承諾。承諾是用來違反的。一國兩制是藉口,騙你「嫁住先」,只是為了竊取香港這個「品牌」方便行事;中大校方慌稱香港證書不同深圳證書,都是「呃住先」,否則事情鬧大了他們面上無光。

現在中大反口,說深圳分校證書和香港一樣,這個發展才是合理的。當然了,計劃本身就是如此。深圳要你來建分校就是為了魚目混珠,奪你中大的光環,深圳中大扮香港中大、深圳學生扮香港學生。如果分得開,我深圳的始終是二流,這個合作還有意思嗎?終日大愛包容、認中關社的中大知識青年,今次可謂求仁得仁,共享作為中國人的榮耀。

中大的君子校長沈祖堯公關了得,很受同學歡迎,實際上卻為了擴展業務而出賣學生利益。你們要報仇,找你們終日跟他一唱一和的「左膠」同學;向你們敬愛的沈祖堯校長投訴吧。他會很慈愛的告訴你,大家都是中國人、要有中國心、中大要做中國的大學。

年輕的人特別浪漫,年輕的人閱歷不深,很容易被漂亮話欺騙,那是沒辦法的。沈祖堯校長會說很多美麗、文藝氣的話,跟你談自己看甚麼書,高呼我們要怎樣怎樣有人文質素、大學要有甚麼理念、人生是應該浪漫的、做大學生是應該浪漫的……這些話我全部都認同,但是當一個校長去帶頭犧牲學生的實際權益,這些漂亮話,有甚麼意思?到頭來是向自己臉上貼金罷了。CU the best,然後它是最先實現「中港融合」。不要笑那些土豪劣紳有錢就可以賣掉祠堂,香港很多「教育界人士」為了錢同樣可以賣掉自己的學校招牌。

 

升學

 

說歧視吧,說包容吧,說中國人吧,不要以為滿街走私賊、自由行,與你無關。不要以為忍氣吞聲,你就躲得過;對悍衛本土利益的人白鴿眼,不代表你高尚,只代表你戇鳩,不看香港人死到臨頭。想安安份份,這些機會不屬於你。任由你的校長代表你吧,任由你的左膠同學組織代表你吧。反正你的畢業證書也很快變成深圳證書。

物傷其類。香港八間大學,八份之一量化寬鬆,對所有大學生都有一定影響。況且其他大學看見中大發財,又怎會安份?其他大陸勢力看見可以通過「合作」來竊取「香港」這個招牌,又怎會放過香港?

說吧,說不要歧視深圳大學﹗不要歧視深圳人﹗不要歧視中國人﹗任何事都說你自己被人拉過吧,看這些你自以為很了不起的光環能不能拯救你的畢業證書。不要歧視,所以你也不要歧視發霉的上海福喜食材,不要排斥麥樂雞、脆辣雞腿飽,這些都是來自祖國和第三世界的食材,吃。無毒的要吃,有毒的都要吃,此為之「多元」和「包容」。正常頭腦的人不吃毒食、拒絕毒食,你說他歧視,大愛得很。學生有,教授有。反對是歧視深圳,不反對就等著滅亡。

 

今日輿論局面如此,要感謝香港各界老中青聖人。慷他人之概,當然很快活,但今天要面對現實了。搬起石頭的是他們,砸到的卻是所有人的腳。

 

埃多安疑似賄選到德國 投佢可以免費入俱樂部Party?

Bochum – 當地一個網站突然刊出一個廣告,表示突厥大選當日,當地海外選民只要拍下投了候選人,現任總理埃多安一票,就能免費進入「德國最大的突厥裔娛樂場所」Klub Taksim Bochum 尋歡。 但剛從突厥趕回當地的東主否認有這個優惠,更大罵幫他負責推廣的中間人,更表示自己95%的老顧客反對埃多安,如果真的推出這樣的優惠,真的等同自殺。 而德國當局都表示事件嚴重,更有當地突厥裔議員表示要調查事件。而有關中間人據悉已經潛水。 西德綜合紀事報

【澳門社運】從兩場暴力演變出第三場暴力

(原載於:澳門大聲公

【澳門社運】從兩場暴力演變出第三場暴力

 

在七月廿三日,澳門博彩業界發起了一場史無前例的風波。博彩從業員自發組織遊行活動,以圍繞澳門威尼斯人賭場度假村一圈遊行以表達對公司的不滿。目前仍然未知金沙會否因事次事件而讓步,卻確實展開了一場屬於業界的起義,并聲言在廿八號會將行動升級。

本次遊行可謂風波四起,社會的目光都𣊬間關注到這次遊行的細節上。全因為遊行人士對澳廣視報道的遊行人次十分不滿,而紛紛上前阻止採訪車前進,并拍打其門窗。澳廣視在旁晚亦馬上發表聲明表示不滿,新聞業界步調更與澳廣視一致。

 

從這次事件中,可以見到三種暴力手段。

其一為金沙本身對員工的壓迫而形成的一種無形暴力。員工長期受盡壓力,有怨無路訴,以致將生於安逸時代活於安樂社會的荷官迫上街頭。

其二為新聞業界的暴力,澳廣視長期被公認為官方喉舌,報道偏頗,質素參差。罔顧傳媒操手、新聞道德。代表澳門新媒體運動中的一顆細沙,縱使無力,我方亦在此對這種局部放大、報道片面的傳播手法予以強烈的讉責。

其三為遊行人士的行為暴力,他們拍打車輛,實為不應當,亦無需為此造詞推搪,這種非理性的暴力行為,若果惡化也只會將和平運動的成果推向懸崖。

 

縱觀三場暴力,不問世事的人總會對第三場暴力感到失望,卻對公司與新聞業界的粗暴手段無動於衷。在此想起一句說話,「被迫入絕境的羔羊,在死前的一下掙扎,才可使其生命變得更有一點點尊嚴。」博彩業員工受盡壓迫,毅然發聲卻受到新聞界的冷待,整件事情就像貓哭老鼠一般的發展,到底三場暴力當中,最應受到譴責的一方又會是誰呢?

 

一人一信 撐標準工時

編按:職工盟網站今日(7月25日)受到攻擊無法登入。政府目前正在標準工時進行諮詢,職工盟原在網站發起的「一人一信」行動亦無法運作,現特轉貼公開信全文。

職工盟面書專頁訊息:職工盟網站受到攻擊,故此一人一信網頁暫未能有效運作。建議大家將以下意見書範本,直接電郵給標準工時委員會(電郵:[email protected]),並且cc copy一份到[email protected]

就立法標準工時的意見書【工會範本】
致標準工時委員會:

本人要求政府盡快就標準工時立法,將每周標準工時訂為44小時,加班補水訂為正常工資1.5倍,並設立最高工時。因為只有立法標準工時,才可以保障工人的健康,以及確保工作與家庭生活的平衡。就委員會所提出探討工時政策須考慮的事項,本人的意見如下:

1. 本港工時政策的目的為何?

本人認為現時長工時的情況已經嚴重影響僱員的身心健康,設立工時的規管可以減少對僱員的傷害。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在2013年曾調查職業司機的工時與健康關係,發現六成受訪職業司機每周工時超過55小時,六成受訪者出現疲勞情況。因此,本人認為必須設立最高工時,避免僱員長期工作超過可接受的水平。

除了設立最高工時以保障僱員健康外,亦需要讓僱員平衡工作與家庭生活。因此,本人認為標準工時應訂為每周44小時。加班可享1.5倍補償。如此可以鼓勵企業給予僱員正常的工作時間,有特殊需要的時間才加班。不會像現時不少僱主要求僱員無償加班。

2. 政策對勞工市場及香港競爭力等各方面可有何影響

本人認為,實施標準工時能提升僱員的效率。已有不少研究指長工時會導致效率降低。與此同時,過度疲勞會令僱員容易生病、受傷,因而降低生產力。所以標準工時不單不會降低香港的競爭力,反而令有效提升企業的效率,長遠對香港競爭力有正面幫助。

現時有一種說法指實施標準工時會導致勞工短缺,本人並不認同。因為在長工時的情況下,很多潛在勞動力,例如家庭主婦未能外出就業。舉例說,現時飲食行業每天工作動輒11、12小時,部份工種更有數小時的落場時間,加起來每天在外超過15小時。假如制定標準工時,能夠吸引一些既需要照顧家庭,又希望工作幫補家計的婦女,可以兩者兼顧。當然,前提是政府必須提供更多的託兒服務。標準工時及託兒服務雙管齊下,可望讓更多家務料理者投身勞工市場。

3. 兼職和零散化就業會否因工時政策而增加

本人認為一直以來僱主將就業零散化以減低成本。能夠零散化的行業一早就已經被僱主零散化,例如零售、快餐、甚至酒店房務等等。假如未能零散化的行業,在標準工時實施之後亦不見得會被零散化。舉例說,保安員極其量只會分為三更制,而不會變成每份工作每天只做兩、三個小時。

與此同時,兼職及零散化並非必然是壞事,重點只是兼職及零散工有沒有得到保障。現時僱傭條例有418的惡法,令兼職工得不到大部份勞工保障。這條法例必須改正,令兼職工可按比例享有勞工權益。現時有些工人因為有照顧家庭需要,都肴望找兼職工作。奈何兼職工保障極差,才令這些人卻步。

4. 對商界整體(特別是中小企)遵行法定標準工時的承擔能力

實行標準工時,一方面可能會增加工資的開支,這主要是因為僱主需要補償以往無償加班的問題。但與此同時,僱員的工作效率會有所提升。而外國的經驗亦發現,企業會因應標準工時以改善營運效率。所以最終對成本不會有太大的壓力。

事實上,根據政府的標準工時政策研究報告,中小企的工時較大型企業為低。所以推行標準工時對中小企影響其實較大型企業為低。

5. 工時制度應適用於全部行業,或是只適用於某些工時特長的行業或工種

既然標準工時是要保障僱員的健康,以及平衡工作與生活,本人認為原則上應該適用於全部行業。但參考外國法例,會因應部份有需要行業作出適度的特別安排。例如可以用一個較長的參照期計算工時,或者可以豁免部份要求,例如超時補薪可以用補假取代等。但過多的豁免將會令標準工時失去效用。而環顧世界各國,則甚少國家將標準工時限定於小部份行業或工種。

6. 立法是否最佳路向

過去多次經驗已經表明,用所謂自願性方法取代立法,結果都是徒勞無功。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工資保障運動」,當年政府同樣希望以自願性約章代替立法,結果只有約1,000間公司參加運動。白白浪費兩年的時間,亦浪費不少公帑去推廣這個運動。所以今天假如在標準工時的議題上再次推動自願性約章,不過是重蹈覆轍。

立法並不是洪水猛獸,只是為工時上作出一個合理的規範。情況就如最低工資一樣,立法之後並沒有出現當年商界所講的種種問題。既然如此,為何我們要捨棄有效的立法方式,而去選取一個無效的自願性約章?

因此,本人重申以下要求:

一) 政府儘快立法標準工時;
二) 每周標準工時應為44小時,加班補水1.5倍,並應設立最高工時
三) 條例應適用於全部行業,實際操作上則可討論哪些行業有較大的彈性或特別安排

【個人姓名】

練習的路,是你獨行獨闖的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See-ming Lee 李思明 SML)

 

有人話人生如戲,世事如棋,我就話人生與世事都好似打籃球。由波都未識拍到可以轉身射個三分波-仲要正中籃框中央,呢段過程會學到好多野,從球場內領悟到場外人生百態。為此,我決定將籃球教會我的事記下來,提醒自己,就算現實生活中不時遇到阻挫折,但既然球場上我們捱得過,球場外的殘酷世界一樣可以生存。

筆者嚴格嚟講並唔算係個籃球員。只不過係因為最老友個班中學同學打籃球,為左埋堆又糊裡糊塗跟住一齊打。唔算打得好,但又唔係打得差,通常猜隊都係最後先有人要既小角色。基本上我係一個又肥又矮既配角,通常一落到場,我都係做「駁腳」。姐係將個波又左邊傳去右邊,右邊傳去左邊。有人話我似「黑子籃球」個主角黑子,有冇出場都好似無咩人察覺。其實都無咩所謂。打波對就快三十歲的我嚟講,三個字:「玩下姐!」。贏同輸,其實都已經唔係最重要。

不過回想從小時候學打籃球的日子直到現在,想起自己在場上的歷練其實改變了自己。如果籃球係一個活生生的智者,「波叔」教曉我的第一課是:練習還練習,比賽還比賽。

 

有無試過一個人提早一小時到球場練習投籃?

 

時間仍然很早。你一個人孤獨地你站在罰球線上,投球,入籃。投球,入籃。好像不可能射失似的。連續進了十數球,幾十球,喜出望外的你很希望有朋友甚至路人目睹你「偉大的一刻」。然而,一切就只有你自己知道。未幾,你的隊友來了,說來一場三打三鬥牛。你滿懷信心,很想用一個機會証明自己。現實時,比賽中的你七投七失。隊友對你投以失望的眼神,而你心中卻有一陣冤屈無路訴。你很想反駁,剛才自己明明百發百中,自己比任何人都要努力認真,為何隊友都看不到你的默默付出,卻只嘲諷你的失準?

你會想,這樣練習下去,究竟為了什麼。

 

小時候想,只要練習夠多,總會有天可以萬無一失。只要練習時得到一百分,以後正式比賽時就算為自己表現打個八折,亦算得體。但其實,那是不一樣的。練習與比賽兩者之間,雖有關連,但從來無人能保證只要練習多久,就能獲得怎樣的佳績。

是很不公平的。就算練習時你彷如高比再世,正式比賽時也可能一事無成,敗事有餘。因為成事的不只在人,還有蒼天。

長時間的練習,其實似一場賭博。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收成正果。但如果你不練習,勝利來臨的機率只會愈來愈低,你必須走下去。你也許會抱怨為何練習的成果不能直接轉化到比賽中,但還是要默默的堅持。無論場邊有人為你打氣也好,無人替你歡呼也好,你都要繼續練習。只因練習是最有「可能」提升你比賽表現的途徑。

 

如果你想勝利,那就要撐下去。

 

特別是平凡人,沒有別人的雄厚天賦,便只好在能努力的地方努力多一點,務求在一切細節上盡力再多一點點。雖說籃球是團體運動,練習少不了團體操練,然而到最後你也知道,你需要一個人專心地練習,精益求精。人生的路可能有很多人一起與你走,可是練習的路,是你獨行獨闖的。沒有觀眾,沒有教練,只有你一個,要求自己,鞭策自己,信任自己。

所以,無論有比賽沒比賽都好,練習時練習準沒錯的。我覺得練習如儲蓄一樣,這一刻它即時帶給你的可能微不足道。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的練習,亦未必會帶來什麼讓你能炫耀的成果。你看別人沒有練習卻在比賽時揮灑自如,你可能會羨慕。但,儲蓄儘管不能令你發達,但日子有功的話,至少不會讓你餓死。「穩定」是我追求的人生,無論球場內外亦一樣。能留在球場上,不被淘汰,已是一種勝利。

Keep practicing !

 

露西亞獨立報紙 荷文頭條對荷蘭人民道歉

莫斯科 – 露西亞境內其中一份獨立報紙「新公報 Novaya Gazeta」週五刊出荷文頭版:「原諒我們,荷蘭」。而配圖則是花落運載 #MH17 航班上罹難者遺體的車隊的一個場景。

 

679087

 

新公報是少數編採權未落入露西亞政府的媒體,在反對派當中廣泛傳閱,並揭發普京政府多個貪污醜聞,更有記者編輯曾被暗殺。

 

荷蘭廣播公司 N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