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新一輪經屋抽籤未有期? 房屋局︰盡量配合

政府去年就檢討經屋法諮詢公眾意見,其中政府建議修改現行經屋法「先審查、後抽籤」規定,計劃經過初審後先抽簽,再審查核實申請者遞交資料;並預計若果修法進度能夠配合,可於今年三月完成初步審查收到的4.2萬份申請,並展開第二輪1,900個經濟房屋單位的抽籤分配工作。 新任房屋局局長楊錦華表示,當局在諮詢期內收到370份意見,很多都涉及法律和程序的問題,出乎當局預計。這是否意味着修法和第二輪經屋抽籤分配工作未能如期完成?他沒有正面回應,只說按現行法例,要完成審查4.2萬份經屋申請「把握比較低」,必先做好修法程多,但修法過程要嚴謹,「作為房屋局,只能盡快向法務局提交修法建議,修法能否通過,最後都要由立法會商討決定。」 另外,政府去年底公佈,新一期社屋申請逾2,300份被除名,房屋局表示,部份被除名的原因是證明文件不足,有意見認為很多長者都是社屋的長期輪候者,忽然收到除名通知,社屋夢破,欲哭無淚。由於社屋申請到批出的時間太長,亦令申請資料追不上現實情況,認為當局有需要檢視房屋政策。 楊錦華表示,隨著社會的發展,當局會檢討房屋政策和法律。澳門公共房屋緊缺,分配公共房屋需要「依法施政」,還要「嚴格合理」分配資源,但對於一些不滿足資格,但又符合法律規定的情況,當局會盡量酌情處理。 至於萬九公屋仍有單位未落成,楊錦華表示,萬九公屋的輪候分配已於2013年基本解決,因為有個別工程的客觀技術及安全原因有所延誤,局已要求工務部門盡力追上進度,盡量不影響居民上樓的安排。

回應特首梁振英對《學苑》及本人王俊杰之批評

放係開頭

 

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早宣讀施政報告,開宗明義抨擊去年《學苑》二月號專題「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以及《香港民族論》提出錯誤政治主張。其後舉行記者會,本人更「有幸」被梁振英點名批評,指本人對香港憲制地位論述「完全錯誤」。

去年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單方面詮釋基本法, 將其扭曲成政治及統戰工具,矮化香港自治地位。所謂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更是以人治凌駕法治,撼動憲制基礎。如今竟有人反咬一口,劍指區區錯誤論述香港憲制地位,實在荒謬絕倫。

 

梁振英上任以來,本港核心價值已屢遭摧殘,如今竟連一份《學苑》亦容不下。有關所謂港獨爭議,誠如筆者於《本土意識是港人抗爭的唯一出路》一文寫道:

「香港獨立與否,答案可能因人而異,姑勿論可行性有多渺茫,至少我們必定要誓死維護鼓吹港獨的自由。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告訴我們,身處文明社會的人民,只要不付諸行動或言論不成為行動的一部份,都有合法顛覆政府、鼓吹分裂國家以及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若果我們相信香港應是一個有別於大陸、有言論自由之地,那我們自然應該有主張及鼓吹港獨的自由。」

梁振英今日之言論,無疑是踐踏學術自由、言論自由, 不單是向學苑宣戰,更是向全港大、全香港,向所有珍重自由者宣戰!

 

政治危機在前,梁振英卻執意掩耳盜鈴,更敵視年輕一代,妄想以高壓手段箝制學子思想。然而,自反新界東北前期撥款起,年輕人已多番展現無比勇氣及決心,不惜押上人身安全與前途作賭注,誓要自決命運。雨傘革命波瀾壯闊,更印證香港已步入抗命時代。警棍、催淚彈、胡椒噴霧尚且不怕,梁振英區區一番厥辭,又何足畏懼?

各種民調顯示,年輕一代之身份認同愈趨傾向「香港人」,遠離「中國人」,正是愈年輕愈本土。本土意識已成浩瀚潮流,只因港府處處媚共、中方統戰失策,「人心未回歸」淪為「人心不回歸」。新世代以堅定勇敢的姿態奮起,公民抗命由純為爭取民主轉化成本土自救運動 。

 

本人雖已卸任,但相信來任學苑編委必會繼續恪守「慎思敢言」之精神。在最黑暗的時代,尚有最堅韌的學苑,尚有最堅韌的香港人。香港的未來屬於雨傘世代,這是我們的地方、我們的時間,時代巨輪將輾碎野蠻、腐敗、獨裁的特權階級,朝文明正道滾滾前行。本人在此奉勸梁振英特首一句:請警惕管治失當,及早尋找下台階。

 

(筆者為二零一三年度香港大學學生會學苑副總編輯)

 

沙盤推演:打壓《民族論》將催生更多本土聲音

昨天施政報告,點名批評《香港民族論》。今天,本地左報跟《環球時報》接力發炮,由此可見,打擊港獨,是全套的新策略。孤立,打擊一小撮,從而團結大多數,乃是毛澤東法寶之一。這一招,在打擊同時,培養己方的團隊,建立長期勢力,應該是梁氏的戰略目標。但選擇在這時這刻,選擇打擊民族論,恐怕將是南橘北枳,弄巧反拙。

這策略本來就是要選擇觸動人心,卻勢孤力弱的對手。民族論,是比城邦論更右的想法:城邦論還有空間,一面維持統一,一面落實自治。民族論,卻將香港跟中國完全切割。城邦論有支持者,並且出現支持的團體。但在梁氏拋出議題之前,民族論卻只是象牙塔內的理論。也許梁氏的計算,是要為自己製造稻草人。但這舉的客觀效果,是他將民族論,解放到社會整體的論述之中。

梁氏選擇的目標,亦不合民情。香港人一再證明了,欺負下一代是我們的底線。雨傘運動的觸發點,就是保護下一代。梁氏卻選擇攻擊一家屢獲亞洲第一殊榮的百年大學的學生組織。先不論民族論的正當與否,一開戰,學生已佔了道德高地。

事情的發展,尚有很多未知之數,梁氏的計劃,理應還有後著,故此無從評論。當中最大的未知數,是到底社會有多接受民族論;而可能性不外乎三個:人數極少,人數極多,或人數不多不少。這個未知數,將決定整個社會未來幾年的演化。

第一:人數極少,全面剿滅

這是梁氏有利的局面。炒作一輪後,香港社會發現,民族論巿場的確很小,支持者只是以百計。其他黃營派別,甚至會加入戰圈,幫忙圍剿民族論。這情況下,梁氏成功剿滅了根本不存在的敵人,但他使用的手段,所扶植的團體,卻成了香港政治現實中的一部份。

第二:人數極多,弄巧反拙

完全相反的情況,是炒作後,民族論贏了足夠民心,成了剿滅不了的勢力。換句話說,激進黃營,被催化得比以前更激進。就算民族論的支持者只有5%的人口,在選舉中,他們或能拿下10%以上的選票,拿下立法會議席。這並非沒有前例。愛爾蘭獨立前,就曾長期選出主張愛爾蘭獨立的倫敦國會議員。雖然這些議員長期拒絕就職,在國會裏沒有勢力,但是卻是愛爾蘭獨立運動中,一個重要的符號。

在這情況之下,社會再有衝突點,街頭鬥爭的,就不再是和理非的民主派,而是開宗明義的民族論者。社會運動對全社會的風險,將會大大提高。在這個情況下,香港的政治風險,反而不降反升。

第三:人數夠多,則事與願違

較有可能的局面,是民族論的支持者,界乎上述兩個情況之間。一方面,民族論者未能影響體制運作,但卻有足夠的人數,不能以快刀斬亂麻的方法打壓。那麼消滅民族論,將成為未來數年的主戰場。政治光譜理論,認為在現有光譜之外,再豎立新立場,長期將把政治重心向新立場的一面遷移。豎立民族論,令香港的政治光譜向右擴闊,整個政治重心,將向右偏。這是因為,民族論者承受了所有的炮火,因而放生了立場較溫和的同路人。基本上,民族論比所有現存論述更右,所以一眾現存理論,包括容許自治的城邦論,相對之下都是溫和立場。而他們就拿到時間發展。所以實際上得益的,將會是本土派中的某些分支。

城邦派,也許會受牽連,跟民族論一起被打壓。但如果將城邦論中,喧嘩取眾、怪力亂神的枝葉拿走,城邦論理論上可化成再溫和一步的「憲政派」。憲政派完全接受現有的憲制安排,但堅守中央只管國防及外交,其餘皆為港府權力的立場。這原來是回歸前後,各方立場的共識,但過去兩三年,中共及港府的輿論操作,已將共識拉離這個中心點。但如果民族論負隅抵抗幾年,或能催生出類似憲政派的主張,從而將政治重心,重新拉回到這個憲政共識。

總而言之,梁氏的策略,雖云師承毛主席,但卻有點不會時宜,不合民情。這一策略,在雨傘運動前,打擊尚未成型的城邦派或能奏效,但現在再做,經己太遲。毛主席看到這種情況,可能要從水晶棺材跳出來,罵一聲:畫虎不成!

【超短技術文】外傭學歷都好過新移民

10926211_901131609917722_4710931862886838959_o

 

已經屌到無力,特區官員及建制、抬轎之輩,引用數字,一係亂吹盲計,一係誤導錯判。上星期寫完雷教授,今日又輪到特區高官。

根據明報嘅報導,林鄭月娥指「2013年單程證來港人士…當中近九成15歲以上單程證人士有中學或以上學歷,是本港寶貴人力資源,因為在本港勞動力不足下,引入新移民將帶來新動力。」

唉,嘩,有九成人讀過中學呀!睇過!!!根據統計處2011人口普查數字,喺2011年,由內地來港定居未足 7 年嘅人士,真係有大概85%嘅人讀過中學或以上。呢點應該準確1

 

再睇清楚啲讀到乜嘢教育程度。

 

我屌!呢堆讀過中學或以上嘅人裏面,有接近一半(41%/85%)只係讀到初中!係初中呀!三成讀到高中/預科,得兩成讀到專上教育渣!都唔提話佢哋啲初中,程度同水平(尤其英文)遠比唔上香港。

比起全港人口,讀中學以上嘅,得22%讀到初中(我懷疑呢堆人大部份已經上咗年紀。如果你三十歲樓下,識得幾多個讀到初中?),41%讀到高中/預科,36%讀到專上教育。成八成人讀到高中以上。

政府成日講乜嘢高增值、膠科技,我完全唔覺呢班新移民嘅低學歷、低技術可以配合香港嘅長遠發展需要。老老柒柒,外傭啲學歷好過佢哋多多聲。

倒轉嚟講,佢哋咁後生(林鄭話佢單程證人士年紀中位數係33歲),萬一嚟到失業,或者嚟到搵唔到嘢做,轉型轉工轉行有困難,畀佢哋落嚟咪即係害咗佢地、害咗香港社會。仆街啲講,佢哋學歷並非突出,落到嚟做啲低技術嘅工種,香港乜都貴,佢哋貧賤夫妻百事哀,白髮時下難久居,咁又何苦呢?

我完全睇唔到佢哋有幾寶貴。如果咁都叫寶貴,我諗唔到有乜嘢係唔寶貴。

 

你可以話因為其他理由畀佢哋落嚟(為咗團聚-雖然我唔明點解團聚一定要喺香港團),但佢哋係寶貴資源,仲話佢哋有乜嘢90%讀過中學或以上學歷嚟引證,sor9y,你係刻意誤導。

俊?你邊撚度俊呀?

 

  1. 表5.1 : http://www.census2011.gov.hk/pdf/PMR.pdf
    呢個表係講緊即2005-2011年來港嘅新移民;同林鄭所講嘅單一2013年有所不同。但問題係我無林鄭講嘅2013年數字,唯有用2005-2011嘅人做參考。
    我熟2011人口普本數據,係因為用呢個普查數字出過個求偶大作戰apps,佢裏面有乜嘢數我倒轉都識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