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Rooftop Farming in Hong Kong

The rooftop farm at the Bank of America Tower in Central

Urban farming, usually done on rooftops, has been gaining traction around the world. Its rise can originally be traced to increased awareness of CO2 emissions that result when our food travels hundreds, if not thousands of kilometres from the farm to our table. Leisure vegetable gardening on rooftops has been gaining popularity among city dwellers in Hong Kong. Gardening however, while highly beneficial, cannot scale to address environmental challenges we face. Are production rooftop farms a viable option in mitigating some of these issues?

A HKU paper examining green roofs (which includes rooftop farms) concluded that:

“Apart from enhancing the city landscape and environment, mitigating the urban heat island effect and improving air quality, green roof can improve the microlimate and increase the life span of waterproof and insulation facilities on the roof. Consequently, roof greening with a sufficient large scale is conducive to energy conservation and life cycle cost saving for the urban city.

Green roofs can help reduce three of the four top problems facing the society in the next 50 years: energy, water, and environment. In this way, the green roof technology has a potential to improve quality of population health and welfare in the urban areas with dramatically reduced vegetation.”

In addition to the benefits created by generic green roofs, rooftop farms can make a dent in Hong Kong’s reliance on imports for almost 98% of its fresh vegetables. Vegetables however requires more water to grow and pumping water up a 30 story building will reduce the energy savings of green roofs. Fortunately, growers can mulch (cover) the growing surface to reduce evaporation and install rainwater collection systems to significantly reduce the consumption of tap water.

In addition to reducing the carbon footprint of our food, urban or rooftop farming also provides fresher, more nutritious produce for consumers. According to this Harvard paper, “foods grown far away that spend significant time on the road, and therefore have more time to lose nutrients before reaching the marketplace.”

Urban farming can also help to address the issue of our ever expanding landfills. Food waste constitutes almost 40% of total landfill waste. This food waste can instead be composted to produce a growing medium highly sought after by organic growers. In Hong Kong, most food waste is not used to make compost in part because there is insufficient local demand for it. Urban farms can create demand for compost, thereby reducing the amount of food waste entering our landfills.

Increasing demand for food waste compost has two other positive side effects. First, as a superior growing medium it can reduce demand for fertilisers. Second, dumping food waste into an anaerobic environment, such as a landfill, produces methane, a greenhouse gas 16 times more powerful than CO2. Composting can reduce the climate change impact of landfills.

While urban farming can help address many of our environmental issues, there remain many challenges that make widespread implementation difficult. In a future article, we will explore these challenges and share our lessons learned.

打飛機的藝術創作

在藝術創作的語境裡,有一個名詞叫「打飛機」。這個詞彙很直接也很容易明白,即指向一些為發洩而發洩的創作,它可能是人們對於「為藝術而藝術」的淺顯理解,再加上過於簡單化地陶醉在自以為是的「個人主義」裡。

在香港的藝術生態中,主要你參觀展覽足夠多,就會發現打飛機的作品很普遍,特別在年輕的藝術創作人之中;但可能你會發現在年長的藝術家裡更多。它通常表現在某種過於自我的情感裡,例如訴說一段自己的感情生活、表達某些個人對於某時某物的慾望、感受與觀點,這些都是很好的題材,但由於他們自身對於這些東西缺乏足夠深度的思考、缺乏足夠時間的沉澱與過濾、缺乏反覆的掙扎與反省,於是往往無法創作出觸及他人精神與心靈的作品,沒有產生出引人思考的觀點,沒有激發出啟發他人的情感,沒有使觀者得到心靈療傷的效果,也沒有令觀眾得到「關我事」的感受。

這完全是藝術家對於公開展覽作出最不負責任的行為;他們獨自躲在自己的房間裡打飛機還好。打完飛機,發洩了個人的性慾, 隨即墮入虛無,什麼也沒有發生,除了一沫浪費掉的精液。

如果你問這些打飛機藝術家,他們在做什麼?他們往往不回答你,他們會叫你「你自己想」,想不到就是你自己藝術修養不足、觀賞程度膚淺;或者他們也會說,「我不會說話」、「我不想解釋作品」,然後轉身而去。

「真神秘高深的藝術!雖然我完全不理解。」有些人會在心底裡這樣讚賞。

「他媽的!」我通常都這樣想,「又一打飛機之作。」

原刊於《物品》Studio

曾鈺成,情何以堪?

題為編輯所擬,圖來自《蘋果日報》

曾鈺成最近的一篇文章,精彩無比,必讀。先抄他的大文,之後是一點個人分析。

一. 全文:《AM730》「鈺成其事」專欄〈不顧後果〉— 曾鈺成

二. 文章賞析

以下,一點評析。

先說開場白,好一句『普羅米修斯從天上偷火送到人間,觸怒了天王宙斯』!看似簡單的一句,卻是完全扭曲並偷偷掩飾了神話故事的遠近背景:

1. 背景是,天神們靠其神力享樂,但欺壓凡人,凡人活在一個沒有火的世界,一個挨凍受冷、吃生肉的悲慘世界!

2. .普羅米修斯本身『貴』為天神,但其慈悲、仁愛、公義的心,令他看不下去,奮起自發盜火送贈人間。

3. 此舉,實在看不出如何損害神界利益,除了冒犯天神們的自大驕橫!因為天神們覺得人類是低等東西,不配有火。不讓人類有火,另一個原因就是不要讓人類『叻咗』之後不再敬畏天神。

4. 希臘神話的大背景,簡單概括,就是自大驕橫的天神們,利用其神力,欺壓侮辱凡人。例子極多,例如性侵凡人,事敗後反過來殘害凡人以求自保(宙斯色誘凡人女性 happy 之後被天后 Hera 發現,幾乎是典型主題,如歐羅巴的故事);或,人類做出優秀成績,惹來天神妒忌,殘害那些『驕傲、不敬畏天神』的反動分子(如蜘蛛網的故事)。

普羅米修斯的故事,千古傳頌,說的是什麼?

可不是:『捨己為人,大愛無悔,縱使自己是既得利益者,也絕不獨善其身,決不只求自個快活,而無視身邊被欺壓者水深火熱』的俠義心腸,英雄氣概!?

說起普羅米修斯,無法不想到秋瑾。好好一個官二代富二代、柴米不憂的千金小姐不做,居然『反動』搞天足運動,乃至搞革命要推翻極權帝制,最後落得『依法』被殺的下場!好個『依法』,和曾鈺成的『天規』描述實在互相輝映(見下文)!

天神善意犧牲自己為凡人盜火,如此一個正面正派正氣到應該放在學校課文,作為德育教材的英雄神話故事,來到今天才回歸 17 年的『中國香港』的土壤,竟變成了『沒有顧全大局,不顧後果,連累無辜為他人惹禍』的反面教材!

一直相信,明刀明槍、靠攏權貴及利益集團的『評論』文章,不算恐怖,因為稍有常識的人都看得出。 也一直相信,字裡行間偷偷扭曲是非黑白的『溫和文章』才真正恐怖。

以下,逐一踢爆字裡行間的『唔覺意』扭曲之處:

~ 曰:『宙斯用來懲罰人類』

什麼叫懲罰?中文來說算中性字眼,但容易誤導讀者,誤以為罰人者相對於被罰者,有著正當權力,而該等損害行為,是在正當使用權力,有正當目的。但在神話故事的背景下,有哪一點是正當?不讓人類有火,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要讓人類『叻咗』之後不再敬畏天神,百分百欺壓!

~ 曰:『向普羅米修斯報復的工具』

就報復一詞的使用,同理。

報復一詞,多少假設了『甲不當地侵害了乙的利益,乙因此反過來損害甲的利益』。但在神話故事的背景中,明顯不適用。

明顯例子就是,強盜搶進你家,你出言譴責,而強盜為此動怒在你面前強姦你妻女(明顯不合情理),正常人斷不會用『報復』一詞形容,而會說施暴。又例如,你在路旁對某 MK 『眼超超』,他覺得被冒犯(明顯不合情理),打你一頓,正常人也不可能以『報復』一詞來形容。

~ 曰:『人類本來幸福地生活在一個純潔和諧的世界裡,從此便要承受各種天災人禍』

真是扭曲到不堪!人類有火沒火,關『純潔』『和諧』乜事!? 文章偷偷暗示,本來大家很純潔很和諧,都是普羅米修斯條 Hi Hi,令大家不再純潔和諧了!咁都得?

~ 曰:『人類本來幸福地生活』

幸福個啥?連火都沒有,竟算得上幸福!?稍近幸福的話,就不會令『貴』為天神的普羅米修斯都要為仁義犧牲自己,冒犯『中央權利核心』了吧!?文章的暗示就是,本來很幸福,都是普羅米修斯條 Hi Hi,搞寸個 party,所以大家就不再幸福了!

~ 曰:『歸根究柢,是誰做事不顧後果而給人類惹禍?』

明明是天神欺壓凡人,連人類有火都唔抵得,要小氣黑心到,在普羅米修斯盜火助人之後(人類什麼壞事都無做過!),精心設計一個 Pandora’s Box 殘害人類。

而評論者居然絲毫(絲毫!)沒批評宙斯/天神們/掌權者那清楚明白的壞心腸!

竟是,反過來怪責普羅米修斯『不顧後果給人類惹禍』?這可不正正是盜賊邏輯的神級體現!? 按此盜賊邏輯,幾十年前我輩祖先犧牲自己在某省市抗日,日軍『為此』殘殺另一省市的同胞,那,該算是眾烈士『不顧後果』為另一省的百姓『惹禍』了!?

明知一時三刻的局部抵抗,斷不可能阻止日軍在別的省市暴虐,按此邏輯,不就正正是『不顧後果』而為無辜的人『惹禍』了?

~ 曰:『人類要承受宙斯施加的苦難,完全是因為普羅米修斯觸犯了天規』

一句『天規』,偷偷假設、暗示了『天神唔知點解有著神力,因此相對於沒有神力的凡人,前者肆意欺壓侮辱後者』的這個殘酷、不公義的現實,有其合理性、正當性!

明明是非常簡單明白的、大隻蝦細隻的『黑社會現實』,算什麼天『規』!?不單是規,還要是天規!

還要加一句『完全是因為』,全屈在普羅米修斯身上! 真正的『完全因為』,其實是(唔知點解)有神力可以鎮壓、愚弄凡人的天神們,無恥地濫用其神力(明顯知道點解),繼續其『黑社會現實』!

三. 該文之外

看過曾鈺成的『鴻文』,無法不反應。如此戾橫折曲的歪理文章,由不少港人覺得『貌似忠直、開明、理性』的曾鈺成之名發出,影響不可謂不深遠。

令人擔憂的,不是此單一文章,也不是個別立法會主席,而是類似文章恐怕陸續有來。你我子女,怕是要在這種貌似溫和,其實扭曲的歪理環境中長大,被滲透式的誤導而不自知!

有天可能被洗腦到,強盜搶進你家,你出言譴責,『導致』強盜動怒在你面前強姦你妻女,而你的子女都會說,『完全是你惹怒強盜的錯!你明知你沒有能力改變強盜啊!』

更甚者,是你我子女分分鐘要在校內閱讀理解的試題中,醒目答曰:

『曾鈺成寫得好寫得妙,借古諷今痛陳時弊,一針見血發人心省,好文呀好文』!

情何以堪?

社會工作ABC︰從「想幫人」到社會參與

「想幫人」,我想,我與不少社工或社工學生一樣,讀社工、想做社工,最初,都是為了「想幫人」。

認識、同情、關心,然後?

多年前進入社工系,一頭霧水,幫甚麼人、想幫甚麼、怎樣去幫,不甚清楚。當時,如不少同學一樣,參與不同的義工活動、落區探訪,認識弱勢社群的處境,從沒想過參與社會事務,不過,越走入社區、越認識弱勢、越認真思考,則對社會參有不同想法。

落區、實習、工作,接觸不同弱勢社群,露宿者、板間房居民、新移民、獨居長者、低收入家庭、難民……,居住環境惡劣、生活足襟見肘、被受歧視排斥……,有次探訪籠屋居民,離開時卻見區內豪宅臨立,不禁問︰為何生處同一遍土地,有人住籠屋、有人住豪宅,這個社會出了甚麼問題?不過,其實每次探訪,沒有帶來很大幫忙,一次、兩次、三次的探訪,他們身處的環境都沒有改變……幫人?認識過、同情過、關心過,然後呢?

要同情弱勢?更要公義社會!

還記得,我最初跟實習督導分享,說自己覺得他們「好慘」,當時督導提醒我,不是慘,而是社會很不公義、很不公平。他們不是可憐的社群、不是慘情的社群,而是弱勢的社群,弱勢,是他們身處社會不平等的位置、是社會資源分配不合理的結果。弱勢,不需要太多同情,而需要一個更公義的社會。

逐漸,學會更多從社會結構思考,不是一個人住劏房、而是十多萬人;不是一個人貧窮,而是百多萬人……不是個人問題,而是社會問題,「幫人」,便要介入社會議題。劏房居民向你訴苦,要情緒輔導嗎?要支援小組嗎?或許需要,但絶不足夠,更重要是改善生活環境,興建多少公屋、租金有否管制,足以影響數以萬計居民福祉;其他服務對象面對的問題,如長者照顧服務不足、貧窮兒童輸在起跑線、殘疾人士輪候院舍時間極長、新移民受歧視、特殊學習需要學生支援不足……等等,全都是社會問題。每年洪水氾濫,不建堤壩、不修水理,只管救人,於理不合;說關心弱勢福祉、卻不處理社會問題,也說不過去。

民生,離不開民主

近年,社會問題越見多元及複雜,作為前線社工,更見弱勢社群的生活每況越下,越是關心民生政策,越發現民生議題離不開民主政制,地產霸權壟斷生活、領匯獨大趕絕小店、新界東北強行通過、港鐵九巴豐厚盈餘,下加價、公屋興建不足、長者退休無保障……全是不民主制度下的惡果,要「幫人」,要推動民生政策向前走,民主政制必須改革。一個被篩選的特首,可以繼續維護特權階級的利益,可以繼續漠視民意,可以繼續打壓言論自由,可以繼續容讓貧富懸殊、民不聊生……民主,並不是高大空的理念,也不是政客、社運人士、活躍份子的口號,而是影響每個服務對象福祉的重要價值,關心弱勢,便應爭取民主。

沒有天賜下的福利

關心社會事務,不必走上街頭,從前我這樣想,總有其他方法,可對話、可談判,一次不行,再試。不過,回顧歷史,社會福利的改善,如最低工資、低收入補貼;不義政策的推倒,如反國民教育、反廿三條,從來離不開社會行動的抗爭,單靠對話談判不會得到成果,社會,從沒有天賜下的福利。我不喜歡抗爭,也害怕與人衝突,但當弱勢受到重重壓迫,資源權力分配嚴重失衡,與強權對抗,實在是無可避免,雞蛋與高牆,A餐與B餐,該作個選擇。

「想幫人」,不必要從政,不必是社運領袖,也不必走在行動最前線,然而卻不應與社會疏離,尤其在貧富懸殊、權力傾斜、弱勢已被「踩到上心口」的時候,要「幫人」,便應參與社會,嘗試改變社會,這也是社會工作者的應有義務。我們是否可以一句我不關心、我冷感、我無興趣,便繼續我的生活、我的工作、我的學業?可以的……不過,想想,當我們再說「想幫人」的時候,其實為了「想幫人」,我們願意改變多少、付出多少?當身邊的同工、同學走到社會前線,「想幫人」,我們又會否聲援、支持、同行?當香港民主運動走到關鍵歷史關口之時,「想幫人」,我們又會做些甚麼?

無懼打壓,繼續抗爭!反東北集會18人被控

編按:警方在罷課及佔領中環前夕,向多位參與反新界東北集會的示威者提出起訴,已知的被落案人數達18人。被捕示威明午十二時,將於灣仔修頓球場,遊行至警察總部,抗議白色恐怖。

和平佔中晚上亦發出聲明,指是次拘捕行動是近年單一政治事件被控告人數最多的一次,「令公眾質疑屬政治檢控,以圖恫嚇公民抗命參加者,手段可恥」,和平佔中表明佔領中環行動風雨不改。

相關報導:
「去飲」前夕秋後算帳 至少18名新界東北示威者被捕
和平佔中聲明

【抗議白色恐怖、政治打壓遊行】
日期:9月21號 (星期日)
時間:中午12點
地點:修頓球場集合,遊行至警察總部。

被捕示威者發出新聞稿如下:

今年6月6日和13日,共有30多位反對東北發展集會參與者被捕,當中多人分別於昨晚和今早接獲港島警區重案組來電,表示律政司已決定落案起訴,著我們今天回警署,其中大部份今天在警署內獲知律政司已決定起訴,並同時於9月25日星期四上午9:30於東區法院提堂。

最後據我們最新資訊得知,共有18人被落案起訴以下罪名:

1. 於6月13日「企圖強行進入」(公安條例23(1)條及刑事罪行條例159G條)及「參與非法集結」(公安條例18(3)條)-共14人,包括黃浩銘、梁穎禮、林朗彥、朱偉聰、何潔泓、周豁然、梁曉陽、劉國樑、黃家豪、嚴敏華、郭耀昌、黃根源等*

2. 於6月13日「妨礙正在執行職務的執法人員」(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19(b)條)— 共3人,黃浩銘、曾浚瑛、黃啟曦

3. 於6月14日「妨礙正在執行職務的執法人員」— 共1人

4. 於6月6日「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8(3)條所發出的行政指令」— 共1人,葉寶琳

我們不排除稍後將會有更多朋友會被通知將起訴。我們認為在罷課集會和佔領中環前夕決定作出起訴,是有意恫嚇抗爭者不要參與佔中及其他公民抗命行動,更是主權移交後,最多人被政治檢控的事件!

相關文章:
必要的成本〉— 曾浚瑛
我為何阻止鐵馬衝擊〉—黃浩銘
我被捕了 我感謝警察 一切關心與問候〉— 黃永志
被捕的代價很大,但我們願意承擔 ——致被捕和同行的所有戰友〉— 何潔泓

和平佔中就警方針對社運人士作政治檢控的聲明

今日警方針對六月反東北集會組織者作秋後算帳,落案起訴當中18位社運人士,是近年單一政治事件被控告人數最多的一次。此舉令公眾質疑屬政治檢控,以圖恫嚇公民抗命參加者,手段可恥,徒然顯出當權者對於將要發生的公民行動極之懼怕。

香港是一個重視人權、民主與法治的社會,公民有集會自由,保衛東北運動組織者在立法會靜坐示威過程中致力維持和平有序,即使表達不滿亦避免發生暴力衝擊。政府卻未曾聆聽人民合理訴求,警方粗暴打壓和平抗議者,議會則罔顧程序正義暴力「表決」。當強權成為事實,抗命就是義務!

抗命時代已來臨,香港公民不會怯於恐嚇,亦不會容許我們的尊嚴被踐踏。我們和平,但絕不軟弱。和平佔中將與爭取真普選與民主權利的盟友連結,若有盟友被打壓,我們就會站出來發聲,此時此刻公民社會必定團結在堅持公義的同一陣線。

學界即將進行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罷課,緊接的和平佔中亦已準備好佔領行動,風雨不改。我們呼籲所有珍愛尊嚴與自由的香港人站出來,面對愈發不堪的謊言政權就是要不認命不認輸,請支持學界罷課,請聲援社運人士,讓我們堅持到最後,一場和平的抗命運動必然會奪回一個屬於公民的時代!

和平佔中秘書處
2014年9月20日

黑暗盡頭靜待光明 桃花崗小販堅強面對

黑暗盡頭靜待光明 桃花崗小販堅強面對 桃花崗案一審敗訴,但布販德姐依然堅持繼續開檔。早上德姐買了一碗粥做早餐,但只吃了幾口就涼在一旁,沒法繼續吃下去,德姐直言心情不忿又難過「法院對我們的舉證只是輕描淡寫,他的證供明明是假的,又無租單,怎可以說他當日無出庭作證,只是律師說的就不是假證供?律師係邊個出錢請番黎?點解法院可以就咁樣排除他做假證?」 滿心充滿希望,以為困擾小販多年的問題終於可以解決,但初審結果失利,令小販跌入更深的谷底。如今最令德姐擔心的還是老伴,聽審後一直悶悶不樂,不多言,飯也不下咽,「法院判辭說服不了我們,還有好多問題佢地根本無理到!對法院好失望,原來佢地只係幫有錢人,如果係咁,以後仲有邊個企出黎?」 雖然第一堂官司輸了,但德姐說真的要感謝檢察院,四年前小販向他們檢舉,當時亦指出了檢院在處理「和平佔有案」中有瑕疵,但最終檢院並沒有將案件埋沒掉,同意翻案,令苦苦申訴多年的小販重燃希望:「雖然結果係咁,我都好感激檢院盡力幫我地,現在只求他們伸出同情之手,上訴將件事搞清楚,查明真相。」 四檔小販一口拒絕發展商賠償、拒絕遷出,連政府都撒手不管的疑案,靠賣衫、賣餅、賣咖啡賺取一分一毫的小販卻勇敢站出來,德姐自言,事件拉鋸多年,對他們來說已是身心煎熬。之前很多律師一聽到「桃花崗」三字已不敢接,幸好天無絕人之路,終於找到律師幫手,四檔湊了約二十萬律師費打第一堂官司,千辛萬苦走下去,求的就是一個真相。檢院會否上訴,暫時仍是未知數,但接下來小販還要面對新地主索償一百萬的官司。 丁文禮兩年前以六千一百多萬,將桃花崗地段轉手售予現在的發展商羅盛宗,由於小販拒絕遷出,羅去年入稟法院向小販索償一百萬零一元。羅盛宗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暫時仍然觀望案件的發展,一切要等上訴階段結束才有定案,暫時不會要小販搬走,亦不會撤銷起訴,「律師已經入左狀紙,佢係咁寫就係咁行住先,其他下一步再說」。

與上手有個約會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bert S. Donovan)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Robert S. Donovan)

 

離開左舊公司,仲唔快快飛走?臨別時同舊同事講將來約出黎聚舊,大家心知肚明只係客套說話。即使有,果位朋友應該都一齊離開左公司,大家先可以暢所欲言。上星期三我阿頭係臨收工前話我知,我上手Bear主動約我地食lunch,當時以為自己聽錯,佢仲指明係因為想認識下我!

心裡暗喜,除左想趁機了解下佢年紀比我細,就已經步步高陞取得金飯碗既秘訣外,亦真心想認識呢位傻大姐既真面目!

 

第一次見面,佢就遲到啦,我阿頭無佢咁好氣,「有無搞錯?唔係應該book定位等我地黎架咩?」,當時好想回應一句,「人地而家唔係你下屬黎架啦,唔好咁啦!」之後見到有個高挑既身影氣來氣喘跑過黎,到啦!由束著馬尾、架起金絲眼鏡,到穿著可愛卡通既襯衫短褲,背著一個小背包既外形,加上見到牙肉既笑容,感受到佢確切係一位無邪又單純既傻大姐。無疑係自己職業病發作,第一印象就感覺到佢係一個點樣既人,我就知道,佢係一個乖乖員工同埋抵得諗既好同事。

「你好啊!我係Bear,你又係Bear,真係有緣!」講完佢立刻向我展示身上既熊公仔,「睇黎你真係好鍾意熊仔!」,「係啊,平時放左工我會去買材料整熊仔曲奇、熊仔餅、熊仔軟糖……」,聽到我有啲頭暈,阿頭即刻喝停,「喂,我地得一個鐘頭食飯,叫左野食先啦好無?」

 

終於定落黎,阿頭同其他同事繼續公事mode,Bear就問我返新工慣唔慣,佢唔好意思留得太多文件俾我幫手做。「哈哈,傻啦,講亂都唔夠我舊公司,呢度起碼有晒checklist俾我跟。」,無計,佢只係做過呢一份長工,根本無比較,「係?我已經覺得好痛苦,有時要加班到七點,咩work life balance都無啦!希望新工好啲啦!」

我當堂打左個突,加班到七點已經覺得攞你命?小朋友,你真係太幸福啦,唔知外面既打工仔有幾痛苦。

 

食左個豐富午餐,上手Bear好慳家,將食唔晒隨身預備左膠盒帶走,而且好關心我地每個人最近既動向。「我下星期就返新工啊!而家仲係holiday mode,要上training又要睇notes,好懶仲未開始睇啊!」,我阿頭聽到頓時媽媽上身,「你啊,返新工唔好再著得咁隨便啦,記得買返隻錶帶,唔好下下拎個手機出黎睇時間,好唔專業架!」上手Bear好似毫無準備咁,「好啦,知道啦,仲諗住著得斯文啲就得夠添!」

睇住佢既一舉一動,我開始了解金飯碗既工要咩人,唔需要你口才了得,唔需要你做專業擦鞋仔,只需要……你聽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