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假如2017是唐唐、葉劉和阿松!

梁振英已人格破產,無法再來有效管治,連任機會接近零。呼之欲出,如果2017 袋住先或把政改方案否決,那「2至3名」特首候選人很可能是是唐唐、葉劉和阿松了。三者都跟董伯有過從屬關係,經董伯引薦,跑出機會大。

上述三位侯選人,如果大家都視為爛橙,有沒有一個沒那麼「甩皮甩骨」,不吃也可用來榨橙汁的呢﹖

唐唐本是大熱,在2012 年幾乎眾望所歸奪得寶座,卻殺入了N年不選特首的CY。之後的黑材料如僭建和婚外情全面曝光,傳媒出動吊臂車全天侯拍攝宅內情況還記憶猶新。最令人咬牙切齒的是婚外情,雖然大哥說這只是「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卻得罪了全港超過五成人口的女性和師奶。不要忘記,對她們來說,包小三比工作做不好更罪大惡極。由於黑材料比墨汁更黑,CY淝水一戰以689票定勝局,整個競選真人騷比CCTVB 鬧劇精彩得多,日日新鮮鑊鑊金,令人拍案叫絕!

最峰迴路轉的是唐唐曾揭露CY說過終有一天要出動防暴警察和催淚彈對付示威者,這一幕竟在九二八成為事實,猶有餘悸之餘,大家終於知道誰是誠實的人,誰是大話精,唐唐在市民心中又挽回不少分數了。

如果他2017捲土重來,他的強項是他那燦爛的笑容 :) 和溫和作風,是不能說笑的大熱門。

至於葉劉,最為人熟識是作為保安局局長的她2003 年硬推廿三條立法,因性格傲慢強悍,犯了眾憎被稱為「掃把頭」。卸任後,她試圖洗底,為過去兇神惡煞推廿三條道歉,以爭取市民支持進立法會。她又成立匯賢智庫和新民黨,圖在香港政壇創一番事業。2012 年她也報名參選特首但因不夠提名票而放棄。近日,她以強硬姿態對政改發表親中立場,又對警察所使用的武力表示認同。看來,她立場左搖右擺,一時討好群眾,一時討好中央,只是完全為了自身政治前途和利益。這沒風骨和強硬固執的性格不難想像她成為特首後為完成中央任務而與民為敵。

最後是梁錦松,偷步買車是其代表作。自己決定加車稅,卻在加稅前買進車子,讓別人認為他為避稅而偷步買車,最後「水洗都唔清」而請辭,明顯是很不小心和缺乏政治敏感度。在沙士時期,百業蕭條,他竟然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加稅以應付公共開支。從來只看到在經濟蕭條時減稅去減輕人民痛苦,增加公共開支催谷經濟,阿松兄卻反其道而行,實在創意萬分。至於領袖魅力,是阿松是較弱的一環,人物性格不突出,嚴肅而不苟言笑,如果他是藝員,很難想像他會走紅啊!

三害相權就取其輕。三者都親中,唐唐和阿松除親中,更親商。如以往績論英雄,只能從以犯錯最少,性格相對正直的角度去看,那就令人頭痛了。無他的,香港長期商人和只懂執行的政務官治港,缺乏政治人才訓練,要出一個如麥理浩彭定康的政治家,比登天更難。現在儘管開放公民提名,你又有何心水呢﹖現在,我心裡只想到發哥……

妞快報:蔡依林計畫上演楚門秀 最想上街發傳單!

 

兩年未發新專輯的天后蔡依林今日舉行了專輯《呸》預購記者會,除了穿上「正門開衩」連身洋裝之外,還向現場媒體粉絲宣佈自己的秘密計畫,堪稱突破自己演藝生涯,拍攝自己的實境節目秀!
 
 
 

記者會上黃子佼虧蔡依林為「依林姐」,蔡依林直言:「會在意被叫姐!」
 
 
 
對於平常極保護自己私生活領域的蔡依林來說,這場實境秀和《楚門的世界》有得比,黃子佼笑回:「妳的話應該比較像《歡笑一籮筐》!」蔡依林也分享某次在街…

正義良民抗公安法律筆記—-Part One

為着跟我等正義良民同手抗暴,筆者特以本文啟發戰友們去發掘並了解與港共公安「交手」之法律常識。雖然本文內容絕非有法律專業保險保障的專業法律建議,唯希望戰友們以此為起點,多跟有刑事經驗的戰友律師接觸,以減少被港共公安欺侮之機會。

黎禍國昨日帶同曾低調手下一個林姓公安小頭目到立法會宣揚「袁木邏輯」,示範「完美剪輯」。戰友們,港共公安磨刀霍霍,嘴儲口水兼含血噴人,不是今天才開始的。這一個月來我來回佔領區與特區公安派出所之間所見所聞,令身為執業律師的我最咬牙切齒的還不是催淚彈或惡棍,乃他們唱紅結黑,勾結黑道,直接間接的鼓勵,支援,護送並私放施暴者,非禮犯。公安害原本正義的警隊禮崩樂壞,要使之淪落為公安城管並厥詞日放,指鹿為馬。

對我等正義良民呢?人多蝦人少還不跟懦夫公安計。無能力,無本事在鏡頭面前言行一致的「執其口中之法」,就龜公王八蛋的上警車「拉簾」或去「暗角」來他們「流浮山之流」盟友那一套【呢,梁匪頭落區時,負責保護公安那些以兩條腿走路那些呀!】。喑角打鑊以外還要有另一群這麼無家教的吐口水公安,真不知道應該為這批無家教不衛生公安的父母痛心,還是怪他們的老豆老母教少了這批公安人類不應沒人格的吐口水這一項。可憐的是公安的子女,有着這樣無家教又不衛生的公安父母Role Model,他日「昇蝗成鳳」,叫人憂心啊!

曾黑影為首的曾欺人公安部隊,要與民為敵,做公安城管已經回不了頭。我等正義之師當亦不會跟林鄭投共。面對公安以其黑社會共匪爺爺一套之打壓,如何自保?求助於有足夠刑事案經驗的律師當然是唯一的王道,惟在此亦不妨參考本文筆記 :-

1 稱謂

「阿Sir」是尊稱,用之以稱呼真漢子真英雄警察。但港共公安同時又十分「盼望」,恨不得我們香港市民給他們「sir前sir後」。對不起,公安城管沒資格被稱呼作「阿Sir」,公安不配!他們甚至不配作為Force的一份子。就直呼他們「公安」吧!他們硬要人家給他們尊重【就像最沒有法治精神的大陸共匪出甚麼白皮書談法治一樣滑稽】,就尊重地稱呼他們「公安長官」吧。這個「公安長官」的稱謂就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以共匪爺爺黑社會一套的公安城管,心裏就是「蓮英」,就是掛念着自己割下了,已經沒有了,自廢了的寶貝,但又還妄想自己是個真男人,被人家稱「阿Sir」。事實是,他們沒資格!

更可笑的是港共公安被稱作「公安」的同時,怒極也好,不爽也好,如何發作?如何家嫂奶奶的跟青關禮義廉幫黨出聲頓足搥胸告個狀?公安嘛,無賴吧了!有腰骨有膽色將之帶上人大釋法,定性共匪爺爺部隊之「公安」稱謂為「辱警」嗎?足智多謀,厥詞不絕的曾公安想到了拆解法子沒有?總不可以翻炒「低調」、「黑影」之類。Force強調計劃要全面,爺爺子民哥哥姐姐們廣東話帶口音,將「低調」誤為「底調」,將「黑影」誤作「欺人」,那麼……哎呀……
還是咪着眼簾,昂首深呼吸,一口氣生吞下去好了。

2 警戒詞【Oral Caution】

大家看CCTVB時都可能留意到拘捕一方在施以拘捕時都會唸一段警戒詞。其實警戒詞對於了解大家的自身權利十分重要。萬望大家細心了解警戒詞之內容 :-

「You are not obliged to say anything, unless you wish to do so. Whatever you say will be recorded either in writing or video, and may be used as evidence in further proceedings. 唔係事必要你講,除非你自己想講。但係你想講嘅一切,將會被用筆錄或錄影形式記錄低,他日有可能用嚟做呈堂證供。」
請先留意第一句 :「唔係事必要你講」

對當權人仕(person in authority)保持沉默(remain silent)乃香港法律保障被捕人仕的基本權利。除了被截查身份證時必答的姓名,住址外,公安問案情問題甚至「阿媽係唔係女人」等問題你都有權唔答。下段再淺談刑事程序。

3 警戒口供被接納與否詅訊/案中案(Voir Dire)

為何公安那麼希望取得由被捕人簽署或錄影的警戒口供(statement under caution)?很簡單,查案很困難的。認真公正地查案乃專業警察真英雄。但無家教吐口水那些公安城管呢?靠屈!靠屈又有咩好得過你被捕人自己認自己簽呢!

請留意警戒詞第二句 :「……除非你自己想講……」

對,在公安向被捕人「讀出」而被捕人「明白」警戒詞之後,所說的對檢控一方有利的都有很大機會被呈上法庭,以使說服法官或陪審團你自己有罪。

請留意警戒詞最後一句 :「……他日有可能用嚟做呈堂證供」

注意,是控告你的堂,不是用來證實你無罪的。請小心反複細嚼警戒詞,尤其是這幾句。

在下於過去近二十年的法庭生涯,私下統計,有超過六成(60%)刑事案件是需要作案中案程序【Voir Dire】的。亦即是被捕人聲稱警戒口供內容是在不合規及不自願的情況之下,被公安屈打成招,或哄騙簽認的。由此可見細閱警戒詞的重要性,亦希望大家多了解自己作為香港人,在刑事法律程序中保持沉默的權利。

4 保釋

其實,跟公安交手,最重要的乃「耐性」。百份之九十九的巿民都怕麻煩,而公安就利用市民希望以最快的手續,最少的麻煩,最短的時間離開而不被關押去達到他們的目的。戰友們,爭取公義是要付出的!當想到這一點,當戰友們下定決心要跟港共政權鬥長命,大家就不難去反思 —— 我們接受保釋?還是拒絕保釋而行使自身法律權利去要求公安選擇即時無條件放人或帶上法庭由法官定斷?

上述這一項,當中涉及範圍很廣,奉勸戰友們跟有刑事案經驗之律師詳談。當然要將義務律師團的電話記在腦中,不要倚靠隨身電話記憶體,公安必定收您電話啊!

無論如何,除非您滿意公安一方沒有事情值得您你作任何投訴,否則,萬萬不可,絕對不可簽署「對警方或執法人員沒有投訴聲明」那一項!若公安以此作為要脅不放人之手段,本身就是極嚴重之違規,務請將每項細節一五一十寫下記錄在那張表格纸上,您有權這樣做。請小心閱讀每一小字,魔鬼從來都在細節內!

戰友們,我和您在公義前提上是「唔趕時間」的。當您發覺調整心態後,原來「急」的是公安而不是在「臭格」內的您,您會明白臭格內的您和臭格外的我等義務律師,所花的每小時每分鐘之意義,不比我們坐在佔領區內少。

5. 多了解刑事程序法例

我呼籲真香港人,尤其有機會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而被屈打,被吐口水的良心正義香港人多到法庭聽審。公安那些厥詞如 :–

「記者大哂咩?」

「出得嚟預咗比人打/非禮!」

「陣間出去見到人要話係自己整損咗嘴」

「比阿Sir(其實係公安城管)打完要大聲啲講唔該阿Sir」

「係打你,係屈你,吹咩!」

公安惡極氣焰,只限拘捕後48小時,以拘捕起計。所以大家被拘捕時務必確定拘捕人者身份及是否施以正式拘捕,否則以非法禁錮(False Imprisonment)論。無錯,大家開始了解刑事程序,就會容易聯想到曾黑影曾欺人之流睁着眼說公安「拘捕」時不一必要出示委任證之背後真正盤算,也明白為甚麼他們千方百計要遮掩膀頭號碼了。

說回在法庭內Voir Dire被盤問之公安,他們一般都是IO (Investigating Officer)【通常是Station Sergeant或以下官階】,甚少是OC-Case (Officer-in-charge of the Case) 【通常是DIP (Detective Inspector of Police) 或DSIP (Detective Senior Inspector of Police)】。原因一半是拘捕程序及落口供程序一般由IO負責,更實在的原因是沒有人願意在法庭面對辯護律師盤問的。上級當然「推莊」。公安嘛,太監宦官吧了!越是知道自身有多「無料」,越是想人家「Sir前Sir後」,越係想威,越係要面,當然越係唔想喺法庭出醜。

舉個例子,說個故事,某公安寫(作)了一篇「被捕人在警戒下自我招認口供statement under caution (Pol.857)」,強迫被捕人照抄並簽名作實,以使其可說服法官被捕人已經自己招認了。可笑的是,那個公安錯字連遍,白字不斷。被捕人照抄後,其錯白字就跟那公安自己手寫隨身記事册內的錯白字一模一樣。看着那IO在法庭內被盤問時灰頭土面,再看其平氣焰囂張的上級那些低級謊言,其藉口之可笑,CCTVB警匪法庭戲還及不上一半!

港共公安城管有膽向辯方律師吐口水嗎?何時將辯方律師拉往暗角打鑊?

港共公安城管有種向法官說「佢出得嚟就預在比公安打」嗎?

港共公安城管,我唔叫你「阿Sir」,叫你做「公安」!

「流警司/公安」,「你很流」!「公安長官」,拘捕我嗎?

[新聞稿] 日本新暖男《惡作劇2吻2014》男主角古川雄輝 首次抵台近2百粉絲尖叫歡迎 展開三天密集行程

 
 
    有「日本新暖男」封號之稱古川雄輝,應衛視中文台邀請,為即將在12月初日本與台灣新鮮直送播出的《惡作劇2吻2014》來台進行三天宣傳訪問。古川雄輝今日(27日)一抵達台北松山機場,有近二百名粉絲尖叫歡迎,讓古川雄輝感受到台粉的魅力;還有粉絲前一晚從台中前來松山機場等候,就是為了見古川雄輝一面。
    古川雄輝一襲輕便服裝入境,臉上充滿微笑親切的和粉絲們打招呼;古川見到媒體特地停下來受訪,被問到此行最期待甚…

沈校長,請別再一次呼籲我們離去好嗎?

螢幕快照 2014-10-28 下午2.45.53

 

在上一次10月5日你發公開信呼籲同學撤離後,一位文化研究系的朱同學也在網上撰文回應。
我也私下在Facebook給你轉發哲學系劉桂標的文章<懇請講民主的社會賢達不要懇請學生撤離現場>,當時也有幸得到你的回應。
佔領剛好一個月,你卻再度叫我們離去。

面對香港民主數十年絲毫未見進展,打壓傳媒新聞自由卻無孔不入。
我們從未幻想一步登天,我們甚至連自己也不敢相信我們能爭取到什麼,但到底我們要等多久?
等多久那些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的嘴臉才會消失?我們還要接受多少個梁振英?
面對高官囤地受賄,警察濫用暴力,到底我們要等多久才等到公義的彰顯?
還是我們要一而再,再而三袋住先,然後回歸到沉默的大多數?

拋開香港的政治環境,我們回到聖經的道理上。
我們知道上帝才是掌管一切的,那到底我們在上帝的計劃中是什麼角色呢?
我們各人只可從自己所能領受的,按我們的恩賜,在生活上走當行的道。
相信校長也熟知以斯帖記的故事,當時猶大人在滅絕的危機,末底改以下面的經文說服以斯帖為猶大人開口。
「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滅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上帝的計劃,無人知曉。
但誰知道雨傘運動不是上帝的計劃呢?
街頭上也有不少基督徒,焉知他們不是受到聖靈感動而走出來嗎?

 

mfile_55_1048952_1

 

我相信沈校長你明知學生們不會聽,也明知會有人批評你,但我欣賞你還是要以愛心說誠實話。
細細重讀約伯記,發現約伯的故事跟香港也有相似的地方。
沈校長,請不要成為約伯的三位好友。
「請你們教導我,我便不作聲;使我明白在何事上有錯。正直的言語力量何其大!但你們責備是責備什麼呢?」

作為新亞的畢業生,有幸曾經聽過校長在新亞的講座,相信校長也熟知新亞的校歌。
面對今天政府對政改方面的承諾和妥協,我們還是「手空空,無一物,路遙遙,無止境。」
儘管我們在佔領區中「亂離中,流浪裏,餓我體膚勞我精。」
但我們還是「艱險我奮進,困乏我多情。千斤擔子兩肩挑,趁青春,結隊向前行。」
這不正正是我們珍重的新亞精神嗎?

我們愛自己的生命,但我們也愛我們的香港,我們的下一代。
我們為自己的安全和前路憂心,但我們也為公義的彰顯和民主的發展而憂心。
不要只顧愛我們,不要只憂心我們。
請愛我們所愛,憂我們所憂。

「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
容我在這裡大膽懇求你,為了盡快結束佔領,請以中大校長的名義發出公開信請求政府妥協讓步。
沈校長,你若願意做以斯帖,我也會願意為你禁食三天。
又或你有比佔領街頭更好更有效能爭取真普選的方法,請給我們建議。
上文中略有沙石,也有情理不及之處,更有無禮的要求,請一一包涵。
無論如何,你還是我敬重的沈校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