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愛在加爾各答 — 如果你有能力,你願意愛多一點嗎?

加爾各答在印度東部,恒河三角洲地區,亦是印度的第三大城市。可是城市背後卻忍藏了很多醜陋的一面,很多遊客為著這裡的古跡和各種宗教文化而著迷。這裡出了一位很有名的人,有「加爾各答天使」之稱的-德蘭修女,她主力在加爾各答服務窮人,而在1979年獲挼予諾貝爾和平獎。她花了一生的時候建立了垂死之家,每年有無數的志願人士自告奮勇前來幫忙,到底它的魅力何在?

首先,我得說說我當義工的目的。大部份人當義工有很多不同的原因,有的是為了學習愛,有的是為了體驗,有的是為了認識新朋友,無論是那種原因,我們也該謝謝他們真的來了。而我,就只是單純的想要幫助有需要的人,引用老土的一句話「能力愈大責任愈大」,能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已經是最大的禮物,所以每個人其實也有能力去幫助別人,互相關懷是不需要條件的。我覺得我有能力,而他們有需要,所以我來了。

在印度的街上,也不時看到一些天真瀰漫的小朋友向你揮手,乞討零錢或食物。但是,我們必須鐵起心腸不要給他們任何錢或零食。因為,這些都是背後有人教導他們出來討錢的,所以我們不能縱容大人為了賺錢而令更多的小朋友行乞,一時的好心會令他們有錯誤的觀念,這只會令更多小朋友受害。

到達加爾各答的翌日,我便開始義工的工作了。我工作是照顧一些精神病的女孩,年齡大概八到十四歲。在印度,虐待兒童和女人是很普遍的。由於文化的差異和錯誤的觀念,導致了無數的悲劇發生,身為女生的我,實在感到出生在印度是一種悲哀。她們是真正的沒選擇,她們沒辦法跟社會抗衡,她們的生命不受尊重。由於這文化的關係,我照顧的女孩大多是因為遭受到虐待,導致精神及身體殘缺的。

當我初次接觸她們,實在很難想像她們的過去。為什麼有人會如此對待她們呢?我很傷心和憤怒,她們的樣子我久久沒法在我腦海抹去。剛開始,我不知道我應怎跟她們溝通。她們有的大叫,有的大喊,有的大笑,一連串沒有意識的行為。有時候她們會拉著你不放,有時候又不理會你。她們不懂說話,無論我說英文,國語或廣東話都一樣沒有回應。有些不停撞床,有些不停傻笑……我不知道她們懂不懂,但我還是一直跟她們說話丶說話丶說話……

有一半的病人也不會照顧自己,她們行動不便,手腳扭曲,需要坐輪椅。有些甚至連食飯的能力都沒有。當我餵她們吃飯時,看著她們的眼神,感覺她們好像是真的知道原來還有人是愛她們的。我們每天為她們洗床單被鋪,這裡沒有洗衣機,沒有洗衣粉,四周都充斥著異便和消毒藥水的氣味,洗完還是一件一件用手去扭乾再拿去曬太陽。

曾經有一位小女孩一話不說就只拉著我衫尾,我往那走她就去那。她沒有表情,也沒有說話,我亦不懂她為什麼總是跟著我。我嘗試跟她對望,我想著辦法去感應她的內心,可是她的眼光很空洞,我很想她知道我們沒有遺棄她,好想叫她別怕。

在此不禁佩服修女們,用自己的生命去照顧這些被遺棄的一群。 愛的力量可以很大,我感謝她們曾經出現在我的人生,我真的很愛她們。

聖誕節快到了,我替她們畫了很多聖誕卡。雖然只有一堆殘舊的顏色筆,一些再用紙,但我畫得同樣快樂,這一年的聖誕雖然什麼都沒有,可是我覺得是最窩心的,希望她們都感受到很多人還愛她們的。

諸神黃昏後的音樂 - 淺談冰島音樂

isafjoraur-iceland-music

 

長期與世隔絕的冰島小國,塑造了冷豔神秘的音樂言語從來不賣帳,生活與品味自成獨特風格,這種多愁善感的音樂氛圍,卻令人的內心感到似曾相識。即使大部分冰島音樂輕柔兼帶來沉默寡言,但當你一不留心讓冰島音樂鑽進耳摸,腦袋瞬間會被這神聖的一刻觸動起來,感覺就像讓你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假若不是全球金融海嘯令冰島國家宣佈破產,被遺忘的冰封國度可能永遠被人忽略。但看來慘痛的破產迷霧並沒有阻礙嚴寒的創意,冰島音樂還是在音樂裡獨佔鰲頭。

誠然,若你細聽歌曲,冰島語的歌詞令一般人摸不著頭腦,有時樂隊與音樂人還會創造新語彙,但不明所以的歌詞卻顯得十分親密。或許習慣了城市化的骯髒與偽善,銅臭味的利益蠶食人類的純潔心靈,而冰島系的音樂正好提供淨化作用,藉著他們出於污泥而不染的淒美音色,再次喚醒人心靈久違了的美善。

 

冰島音樂的特別之處 

為何這個細小的國家可以在音樂界上人材輩出?這個可以從冰島文化與社會結構中觀察而得。從冰島小國可令不同信仰者和平共處,社會的包容度面向不同性別人士,甚至曾經出現全球第一個女性主導的政黨。這裡的人口相當稀少以致沒有駐守軍隊以及犯罪率極低,所以冰島差不多是全球最安全的國家。冰島人民亦有多重身分,一早起身如常工作,與你我在大城市生活中一樣,不過分別在於朝九晚五後,一放工即在冰島大小舞台上化身成音樂人,陶醉地享受音樂帶來的自由。在生活絲毫不用憂慮的情況下,音樂深深流入冰島人的血液當中,自由自在創作喜歡的音樂。

筆者是同意的,冰島音樂是怪誕的實驗音樂。雖然音樂類型不是五花八門,歌詞只是裝飾音以及態度亦有點懶散,不過冰島音樂的神怪奇特,已經成為現代音樂值得研究的對象。人們如此喜愛冰島音樂,這可能歸因於城市化生活的盲目--盲目追求錢財身外物,盲目崇尚生活奢侈品,盲目於高速的城市化發展…以致人們遺忘了人類與大自然的緊密關係,就是冰島音樂予人的大自然感覺,讓我們可以洗滌心靈,像湧泉般滋潤枯乾疲乏的身驅。對筆者而言,冰島音樂是喚醒純潔靈魂的荒漠甘泉。

 

冰島天團級Sigur Rós與另一位冰島詩歌音樂人Steindór Andersen,曾經以冰島詩歌作為概念EP出碟,世上只有1000隻發行。

 

冰島音樂的根源

像不同文化的根源一樣,冰島的詩歌(Rímur)是文化傳承的至寶。相傳留得下來的最早的冰島詩歌音樂,可追溯到十四世紀,題材與內容多數是涉及漁民生活、愛情、寒冷天氣及北歐神話,就是將自己的生活細節與日常生活所觀察的一事一物,透過詩詞套上簡單的音樂節奏來抒寫故事的格律。不過大部分的冰島詩詞音樂,都是清唱結合無伴奏合唱(A ceppella)的形式傳頌。或許這只是對自身文化的自豪,令他們的詩詞保持原汁原味,不外加任何雞汁調味料,即使周遭的世界與思潮不斷改變,但其保守風格到了今天仍可成為自誇的文化經典。直到十七至十九世紀期間,歐洲的跳舞文化與基督新教的詩班音樂開始為冰島音樂帶來新的刺激。但無論與外來音樂文化如何糾纏,歌唱仍然是冰島音樂的主要元素,即使一般人認識冰島都是沉默寡言,但一談起音樂就好像把冰山劈開,將你融化在療癒世界中,這可能是他們深信在冰封三尺的國度,叫天不應叫地不聞之下,唯有自癮歌唱才可慰藉一日之寒的心靈空洞。

 

 

要了解冰島的風土人情與文化傳承,由Sigur Rós 在06年推出的巡迴演出紀錄片Heima,你一定要追看。

或許你已經認識天團級Sigur Ros、天后級Bjork、仙境級的múm,甚至看過他們/她們在香港的現場演出,但其實除了這三隊樂隊/組合外,冰島還有更多值得細聽的音樂,在此為大家介紹一下。誠然,冰島音樂可以獨排眾議創作屬於自己的音樂,不需要隨波逐流,期待香港不論是流行音樂與獨立音樂亦一樣可以,對嗎?

 

冰島新民謠女歌手Emiliana Torrini,以小清新的復古電子音樂,創作屬於冰島新世代的聲音。以下兩首是筆者其中的最愛。

 

天使般的新古典音樂Rökkuró,曾經與天團Sigur Ros與冰島小王子Ólafur Arnalds在冰島音樂節Airwave同台演出。如果你有時間不妨在YouTube找找她們的現場演出,簡直是將你懶散的靈魂找回力量。

 

假若上面介紹的音樂太過向心力,多人組合的HJALTALIN流著點點爵士騷靈的音質,加上流行味道容易入耳,可以算是試聽冰島音樂的最佳首選。

 

集音樂人、編曲、錄音工程師與製作於一身的Valgeir Sigurdsson,乃是筆者覺得最特別的一名音樂人。或許是近來愛上了電子音樂與新古典音樂,他的實驗性嘗試令我深深愛上。

法甲生力軍 - 李維爾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Asmoulins)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Asmoulins)

 

本季摩納哥從法乙強勢回歸, 在俄羅斯富商班主大泵水喉下, 在夏天引入卡華路(Ricardo Carvalho)、杜拿蘭(Jeremy Toulalan)、艾比度(Éric Abidal)、摩天奴(João Moutinho)等好手,高價買進法卡奧,準備在法甲一展鴻圖,染指法甲冠軍。 正當所有人期待法卡奧(Ronan Carolino Falcão)在前場呼風喚雨時,卻忽略了隊中另一位能夠左右大局的年輕前鋒 李維爾(Emmanuel Rivière)。

被美譽為「新亨利(Thierry Henry)」的李維爾是繼賓施馬(Karim Benzema)、基奧特(Olivier Giroud)後,法國其中一位最有前途的前鋒。 他1990年出生於法國海外省份馬提尼克, 天份超越同齡孩子的他於當地球會聖呂斯開始足球生涯。其後,他隨隊參加在法國著名足球學校克萊楓丹舉行的U-14國家杯。因為在賽場的優異表現,不少法國大球會如巴黎聖日耳門及里昂都紛紛注視他。最後,他卻選擇了當時正值中衰的老牌球會聖伊天。

在聖伊天,他跟一隊正選前鋒比基安尼(Frédéric Piquionne)亦師亦友。 在同鄉照顧下, 李維爾能迅速適應本土生活及比賽風格, 且進步神速。在2008年夏天,這位18歲前鋒正式簽約成為職業球員。可是在頭一季, 他並非主力,很多時候只能後備上陣,不過仍能在有限的出場時間下射入一球。

可幸地,在高美斯(Bafétimbi Gomis)、 伊蘭(Ilan Araújo Dall’Igna) 等主力走的走、傷的傷之際, 李維爾在2009-2010賽季開始擔正。這名鋒將憑著神勇表現,在關鍵時刻7埸入5球,帶領聖伊天逃離降班區。到2011年, 李維爾轉會到圖盧茲, 表現不過不失, 卻吸引矢志重返法甲的摩納哥以4百萬歐元將其羅至。

今季季初李維爾一度領先射手榜, 表現不比拍擋法卡奧遜色,對蒙彼利埃一仗大演帽子戲法更成為一時佳話。 縱然季中狀態有所回落, 但至今李維爾法卡奧同樣是隊中聯賽首席射手, 可見他擁有一定入球能力。現在法卡奧受傷,速度飛快、很適合作反擊突破的李維爾和經驗豐富 、擅於串聯攻勢的貝碧托夫(Dimitar Berbatov)合作攻堅,確是值得期待。由於具備出眾潛力, 目前為止李維爾已受很多球隊青睞,阿仙奴更曾經傳聞用一千萬歐元將其收歸其下。相信這才華橫溢的年輕球員,只要努力吸收經驗,未來必有機會於歐洲豪門揚名立萬。

李維爾代表過各級國家隊青年軍,曾在21歲以下國家隊任主力, 可惜未曾為國家隊上陣。現時賓施馬,基奧特等在法國隊狀態反覆,入球率不高。以李維爾本季展露的質素,其可鋒可翼的踢法,可以使國家隊的進攻方式增添變化,因此他仍有機會在國家隊爭取一席位。最重要的是, 李維爾只有23歲, 離球員生涯顛峰尚有一大段路, 有朝一日新亨利將會重復舊亨利的成功之路,於摩納哥成為他走向世界舞台的重要踏腳石。

 

被肢解的長頸鹿

最近有影片流傳, 丹麥哥本哈根動物園一頭18個月大的小長頸鹿Marius,由於被園方認定是「多餘」動物,為控制園內長頸鹿數目,因此將健康的Marius處死。影片更顯示,Marius遺體竟然被公開肢解,拖給園內的獅子、老虎食用。

動物園官方網頁稱因為長頸鹿的繁殖計畫非常成功,有時也需要安樂死來控管數量。由於要避免近親繁殖,所以沒辦法送瑪里歐斯到其他動物園。園方也表示,為長頸鹿避孕,或者將「多餘」長頸鹿野放事實上均不可行,只有將其安樂死,並將遺體提供給食肉動物才是可行之道。

筆者自問不是膽小之人,但亦感心寒。心裡浮現了許多問號。野放會讓Marius容易被獵殺, 就應該將其處以安樂死? 這"安樂死"真的是安樂死? 多餘就該死? 長頸鹿是多餘, 還是只是對動物園來說是多餘? 為什麼人類可以決定其他生物是否多餘? 如果這套主義在人類之間實行,強者可完全決定弱者是否多餘,並操控生殺大權, 世界會變成怎樣? 越想越遠,越想越寒(尤其家裡沒暖氣)。

突然,我想到一部電影, 叫"國定殺戮日"。內容講述為讓國民釋放犯罪慾,減低社會上的紛爭,潔淨國民心靈,美國每年都會安排一個在每年的國定殺戮日,全國有12小時會進入無政府狀態,一切醫療及警務服務均會暫停,國民可隨便犯罪也無問題。實際上,這不過是政府清除他們眼中多餘人口的方法。所謂多餘人口, 即是窮人、低學歷人士、失業人口等社會底層。恐怖嗎? 這不過是將主角由長頸鹿轉為人。

其實, 現今科技日新月異, 已經有不少由人擔當的工作由電腦等工具漸漸取代。例如因為電腦的發展, 秘書已經不如以往重要。 亦開始有人發明做家務的機械人, 和自助的購買程式。若果, 科技和人口的步伐同時大躍進, 而科技、資源分配權繼續集中小部分人手上 會是什麼光景? 會有多少人被定為多餘無用? 他們會不會落得Marius的下場, 被丟棄, 甚至被屠殺? 似乎能否善用科技, 調整發展進度,重整權力和資源的架構,是人類生存死亡的關鍵。

一千年前無人相信人可以在天上飛, 現在飛機滿天空,連月球也可登陸。也許是我想太多, 但未來會是如何,誰又能知道?

被肢解的長頸鹿 lin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ilXsyEaWEQ

Attachment Size
420_adbfd95c5ac977ecaee198cdffecd268.jpg 61.12 KB

賈利安︰小潭山將經城規會討論 疊石塘則未必

運輸工務司司長劉仕堯強調,小潭山葡京花園二期和疊石塘山腳發展項目會按正常程序處理,無加快或加慢。土地工務運輸局局長賈利安補充,當局未有發出小潭山項目的「街道準線圖」,因此,三月一日《城規法》生效後,需經城規會討論分析,才能獲發新的「規劃條件圖」。而疊石塘項目則已具有效的「街道準線圖」,因此,未必需要經城規會討論分析。 特首崔世安早前承諾,政府不會在三月一日《城規法》、新《土地法》和《文遺法》三法生效前,審批氹仔北區規劃內所涉及的任何的建築物,以及南灣湖CD區的發展規劃。然而,社會仍然關注政府會否在三月一日前,批出小潭山葡京花園二期和疊石塘山腳發展項目。劉仕堯接受傳媒訪問時稱,上述兩個發展項目「無咩特別話要加快或者加慢」,會按一般正常程序處理。社會關注或具爭議性的發展項目,當局會要求發展商就社會關注的問題,如保護山體、空氣、風向等方面提供更多資料,以釋社會疑慮。當局對於具爭議性的發展項目會更加詳細分析研究,有需要會多作解說。 賈利安補充,當局正分析疊石塘山腳發展項目,他稱該地的碉堡不會拆毀,碉堡範圍需要保護,有比較「嚴謹多少少」的要求,可建樓宇要遠離碉堡範圍,當局正等待發展商遞交修改方案,局方將與文化局及發展商共同商討碉堡的保育工作。他又表示,現時仍未收到發展商的風流動及環評報告。至於小潭山項目,則會根據有關意見改善周邊植樹問題。 社會關注兩發展項目會否待三月一日《城規法》生效後,按有關規定,交由城規會討論分析。賈利安稱,新的「街線圖」一定要經過城規會討論分析後才能獲發。由於小潭山葡京花園二期未具有效的「街線圖」,他認為到三月一日後才具備條件發出。他說︰「三月一日前發得到,你又話偷步架啦,發唔到架呢,大家都鼓掌。」至於疊石塘山腳發展項目,賈利安表示,疊石塘項目已具有效的「街線圖」,因此,「疊石塘山未必會過城規會」。 社會亦關注兩發展項目的環評報告,但局方一直沒有向社會公開。賈利安稱,環評報告有相關的法律保護,因此未能向公眾公開。「所有野都要公開曬,我相信政府做嘢就會綁手綁腳,咩嘢都做唔到架啦。」他又說,當局正研究有什麼渠道可以為帶出相關訊息給市民。

Mt. Gox:比特幣協定有設計缺陷 幣值再跌20%

Mt. Gox:比特幣協定有設計缺陷 幣值再跌20%

bitcoin-620x350比特幣(Bitcoin)交易平台Mt. Gox 10日宣布,比特幣協定有設計缺陷,容易遭到詐領,將繼續暫停提款業務。比特幣幣值向來波動劇烈,10日又再跌20%。
CNBC和PCWorld報導,Mt. Gox上週五(7日)發現比特幣帳戶出現異常活動,暫停提款展開調查。週末過後,該交易平台發佈聲明,表示將繼續停止比特幣提領業務,但是比特幣兌換成美元、歐元等匯兌交易不受影響。
 
比特幣軟體有所謂「交易延展性」(transaction malleability)問題。Mt. Gox指出,有心人可以竄改交易細節,讓系統發送比特幣到帳戶後,誤認為並未發送。Mt. Gox表示,這個問題並不僅限於該交易所,…

驅風姊弟戀

(原載於:史丹利隨筆

蘋果日報截圖

 

返到公司,同總監吹水。

「喂!史丹利有無睇新聞,原來Bosco同楊崢一起左啊」嗯!有略略看過新聞標題。

「係囉!咪當驅驅風囉!」

坦言,我完全聽不懂「驅風」的意思。正常來講,上司老闆講笑話,就算唔識唔明唔好笑,也應該應酬地笑笑。今次例外,雖然我不明「驅風」的意思,但我個人天生低俗下流無深度又無厘頭,估到總

監是在說一些抵死賤格的話,我由衷地笑了出來。

回到家,老豆好興奮咁將同一單八卦講比我聽。那種興奮,就好似發現鑽石山有鑽石,舊金山有舊金咁開心。

「仔啊!Bosco同左梁崢一起啊,差九年架!」得啦!朕一早知啦!

「咪係囉,Bosco驅風嚕。」

又驅風。到底上一輩對驅風是不是有種情意結?驅風是不是和那個年代常用的驅風活胳藥油有關?說超驅風,我想起薑,在中醫角度,薑有驅風驅寒的功效(好似係),有機會向傑醫師請教一下。另加俗語有云:「薑越老越辣」。兩者混合聯想,「驅風」的意思應該係諷刺女生年紀太大。

說到這對娛樂圈姊弟戀,家父家母談得興高采烈,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斷,亦有如黃河缺堤、一發不可收拾,我當然笑而不語。其實講來講去,也是為楊崢窮擔心,覺得楊崢雲英來嫁,應找好人家嫁出去;而不是找Bosco這類花花公子浪費時間,靚仔無本心。先講一講「靚仔無本心」這個偽命題,其實何止靚仔無靚心,醜男如我也不見得是正人君子。既然相貌和本心無關係時,那當然是個靚仔拍拖有著數啦,就算分手都無咁痛嘛。而且嘛,主角也未急,我們這些花生友急個屁。

至於說到男女年齡差距,到底9年是一個什麼概念?我唱緊「同學愛新鮮、戀愛大過天」的年代是講緊9年免費教育。9年就是小學雞和中學雞的差距。常言道:「18年後一條好漢」,那麼9年就是半條好漢。就咁睇,其實9年都唔係差好遠;而且時間剛好,40歲狼虎之年……說回正題,在這個年代,姊弟戀真的不算什麼。遠的不說,風水老豆豬聰聰那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也是姊弟戀,往事只能回味,在監獄慢慢回味吧。當然,在這個鼓勵年輕一輩住進公屋享福利的年代,美男能夠讓富婆垂延美色,也許是好事,各取所需嘛。娛樂圈姊弟戀成功的也如數家珍,香港的楊千嬅丁子高、台灣的陶子李李仁。現在女權抬頭,有自己事業、能夠養活自己、活得開心已經足夠,釣不釣金龜嫁得與否也不那麼重要,詳細還是由女權主義者辯解。

楊崢我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但不是我熟悉的藝人,名字有「崢」的藝人也多,以前常常和梁崢搞亂。放心,我當然知道誰是俞崢。Google查了兩查,噢!原來是妳。徐娘半老,風韻猶存,索啊!Bosco兄,下次可唔可以提攜小弟?

 

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

《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

2月10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一篇題為《“香港地”融合“内地客”》的文章,內容提及「内地客人学会“入乡随俗”,变得越来越文明。一些鼓吹民粹的本地人,以各种各样的政治口号去抹黑、污名化内地游客,这是严重扭曲的排外心态。」文中仲訪問左一位尖沙咀sales,引述佢話:「他放假时到尖沙咀广东道闲逛,鲜少见到乱扔垃圾和随地蹲下等陋习,他认为现在已难以根据外在行为分辨内地人和香港人。」

睇到「尖沙咀sales」話:「已很難分辨內地人和香港人」,我就知佢唔係訪問香港人啦。睇《森林和原野》角馬大遷徙,隻隻角馬sss都好似copy and paste一樣,咁你估D 角馬sss又覺唔覺佢地自己係一模一樣?D 角馬會唔會認錯自己老婆仔女呢?你唔係角馬你當然唔識分啦,角馬sss就當然唔會覺得自己同其他角馬一模一樣,梗認得自己老婆仔女啦。同樣地,大陸人就當然分唔到邊個係香港人,邊個係大陸人啦;但作為香港人的你,你就好似隻角馬咁,你點會分唔出邊個至係自己同類。就算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邊個係大陸人。

我唔知我用左咩Formulae 分辨大陸人同香港人,但總之,去到尖沙咀,你係香港人,你就自自然然分辨到。我是認真的, 大陸人擁有的氣質獨一無二,那陣大陸氣息係會飄出來,如果你係香港人,你懂的。你行出廣東道,個D 「充滿自信,覺得自己就係范冰冰」嘅咪係大陸女人囉;佢隔離個個「剪平頭裝,覺得自己好多錢,自覺係黃曉明」嘅咪係大陸男人囉。你明我講咩嘅,「邊個識分嘅舉手?」

「大陸人有進步,變得愈來愈文明」,在開玩笑嗎?香港人又唔係大陸人的家長,我冇需要睇你成長的,而家係唔係要我讚你叻仔呀?你來我地頭,我主場,你守規矩唔係應份架咩。到了2023年,香港每年將有一億遊客來訪,當中大部分是內地遊客,你而家明點解香港有樓會無啦啦沉降啦,大陸人有份踩沉香港架。

如果你是香港人,你而家竟然同「尖沙咀sales」 一樣分唔出邊D 係大陸人,邊D 係香港人,咁等我教你幾招,進一步強化你如何認得出你的同類,分辨出邊D 係大陸人。

–> 大陸人好like 身體接觸的,佢問你路,佢會拍你膊頭,而其實佢係可以用口問你的。

–> 大陸人搭地鐵或者排隊,佢pair 手會好自然的從後頂住你的背部。

–> 大陸人去景點影相,好鐘意將你的個人照變成團體照,佢永遠企係你畫面重要位置。

–> 大陸人問你路,你識路,佢先講唔該;但你唔識路,佢會即刻行開 。
(其實係問我而我唔識路,你都要講唔該的,正如你打輸官司你都要比律師費啦。)

–> 明明地鐵個排座位已經有一格格,大陸人仲會係你隔離叫你「擠一下,可以多坐一個小孩」
(其實你想「擠」,唔代表人地要陪你「擠」的)

–> 大陸人小朋友係垃圾桶大小二便,佢D家長會話:「沒辦法,小孩忍不住,你們不能體諒一下小孩嗎?」
(其實我地不體諒的不是小孩,只是不能體諒不懂教小孩的大陸人,出街前「痾清佢」是常識吧,去去下街,「唔係好急都去定廁所」也是常識吧,不是去到最後一秒先去廁所的,你明嗎?)

仲有邊個唔識分辨大陸人定香港人嘅舉手?香港人對於大陸人真係束手無策,但我真係好想香港人認清自己的同類,堅守「香港水準」的文明。

人民日報原文載於以下網址,大家可入去睇,我百分之二百唔介意你話我斷章取義,我最最介意的,係你話你分唔出邊個先係香港人: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4-02/10/content_1388254.htm

(圖片來源:新華網)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photo/2012-07/29/…

原文載於「姐死姐還在」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06421772899503&set=a.16470152373…

《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

《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

2月10日,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一篇題為《“香港地”融合“内地客”》的文章,內容提及「内地客人学会“入乡随俗”,变得越来越文明。一些鼓吹民粹的本地人,以各种各样的政治口号去抹黑、污名化内地游客,这是严重扭曲的排外心态。」文中仲訪問左一位尖沙咀sales,引述佢話:「他放假时到尖沙咀广东道闲逛,鲜少见到乱扔垃圾和随地蹲下等陋习,他认为现在已难以根据外在行为分辨内地人和香港人。」

睇到「尖沙咀sales」話:「已很難分辨內地人和香港人」,我就知佢唔係訪問香港人啦。睇《森林和原野》角馬大遷徙,隻隻角馬sss都好似copy and paste一樣,咁你估D 角馬sss又覺唔覺佢地自己係一模一樣?D 角馬會唔會認錯自己老婆仔女呢?你唔係角馬你當然唔識分啦,角馬sss就當然唔會覺得自己同其他角馬一模一樣,梗認得自己老婆仔女啦。同樣地,大陸人就當然分唔到邊個係香港人,邊個係大陸人啦;但作為香港人的你,你就好似隻角馬咁,你點會分唔出邊個至係自己同類。就算化左灰,我都認到邊個係香港人,邊個係大陸人。

我唔知我用左咩Formulae 分辨大陸人同香港人,但總之,去到尖沙咀,你係香港人,你就自自然然分辨到。我是認真的, 大陸人擁有的氣質獨一無二,那陣大陸氣息係會飄出來,如果你係香港人,你懂的。你行出廣東道,個D 「充滿自信,覺得自己就係范冰冰」嘅咪係大陸女人囉;佢隔離個個「剪平頭裝,覺得自己好多錢,自覺係黃曉明」嘅咪係大陸男人囉。你明我講咩嘅,「邊個識分嘅舉手?」

「大陸人有進步,變得愈來愈文明」,在開玩笑嗎?香港人又唔係大陸人的家長,我冇需要睇你成長的,而家係唔係要我讚你叻仔呀?你來我地頭,我主場,你守規矩唔係應份架咩。到了2023年,香港每年將有一億遊客來訪,當中大部分是內地遊客,你而家明點解香港有樓會無啦啦沉降啦,大陸人有份踩沉香港架。

如果你是香港人,你而家竟然同「尖沙咀sales」 一樣分唔出邊D 係大陸人,邊D 係香港人,咁等我教你幾招,進一步強化你如何認得出你的同類,分辨出邊D 係大陸人。

–> 大陸人好like 身體接觸的,佢問你路,佢會拍你膊頭,而其實佢係可以用口問你的。

–> 大陸人搭地鐵或者排隊,佢pair 手會好自然的從後頂住你的背部。

–> 大陸人去景點影相,好鐘意將你的個人照變成團體照,佢永遠企係你畫面重要位置。

–> 大陸人問你路,你識路,佢先講唔該;但你唔識路,佢會即刻行開 。
(其實係問我而我唔識路,你都要講唔該的,正如你打輸官司你都要比律師費啦。)

–> 明明地鐵個排座位已經有一格格,大陸人仲會係你隔離叫你「擠一下,可以多坐一個小孩」
(其實你想「擠」,唔代表人地要陪你「擠」的)

–> 大陸人小朋友係垃圾桶大小二便,佢D家長會話:「沒辦法,小孩忍不住,你們不能體諒一下小孩嗎?」
(其實我地不體諒的不是小孩,只是不能體諒不懂教小孩的大陸人,出街前「痾清佢」是常識吧,去去下街,「唔係好急都去定廁所」也是常識吧,不是去到最後一秒先去廁所的,你明嗎?)

仲有邊個唔識分辨大陸人定香港人嘅舉手?香港人對於大陸人真係束手無策,但我真係好想香港人認清自己的同類,堅守「香港水準」的文明。

人民日報原文載於以下網址,大家可入去睇,我百分之二百唔介意你話我斷章取義,我最最介意的,係你話你分唔出邊個先係香港人: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wb/html/2014-02/10/content_1388254.htm

(圖片來源:新華網)
http://big5.xinhuanet.com/gate/big5/news.xinhuanet.com/photo/2012-07/29/…

原文載於「姐死姐還在」Facebook 專頁:
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06421772899503&set=a.16470152373…

【冬季奧運】瑞典小報貼「尋人啟事」 恥笑挪威滑雪明星幾乎包尾

冷杉河城 – 挪威和瑞典在歷史上的恩怨情仇,在冬季奧遇上可見一般,週日挪威滑雪明星諾敦 Petter Northug在擅長的滑雪馬拉松賽中僅得到17名,還慘遭瑞典媒體的冷嘲熱諷。 瑞典小報「快報」更是立刻在冷杉河城印製「諾敦在哪裡?」的海報,並派出年輕的記者,在奧運村尋找這位「敵國明星」,最後當然是找不到。 瑞典快報 / 挪威廣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