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聲明:回應教科書屢被揭發篡改內容

本月17日,有線新聞得到一份教育局「課本評審小組」就一本歷史科課本撰寫的審批報告,揭發當局無理要求書商修改字眼,有篡改史實和觀點篩選之嫌。教育局正副局長先後就事件回應,但都未能就事件提出合理解釋,昨日下午楊潤雄局長更要就早上在立法會之言論作出更正,當局顯然難以自圓其說。

今日再有教師發現,由教育出版社所出出版的《今日常識新領域》亦疑遭到篡改,在小學五年級第四冊裡第四課裡,本來2013年版本曾提到的傳媒功能包括「監察政府」及「揭露社會問題」,但在2017年再版中,有關字眼已被刪去。

教科書內容遭政治審查,並非單一事件,從上述事件,可見受影響課本遍及小學至中學程度,亦可能涉及不只一個出版商。香港眾志質疑,政府當局有系統地篡改教課書內容,藉以清洗課本中「政治不正確」的內容,事態嚴重,教育局應出面回應並停止有關行為,我們要求:

1. 還公眾知情權,公開「課本評審小組」委員名單及挑選委員之機制。
2. 公開「課本評審小組」使用的評審準則,並解釋小組是否曾經更改評審準則,如有,更改原則為何?如否,政府應解釋過往獲批准之課文字眼,為何今次被評為不當?
3. 立即停止以偏頗的政治思維篡改教科書。

香港眾志
2018年月21日

人工智慧很威,但中國用 AI 養出了世界最大「蟑螂」農場

Photo Credit: 好醫生官網

(聲明:為了不影響讀者觀感,筆者堅持不放蟑螂圖)

人工智慧運用在農業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 阿里巴巴就用阿里雲在四川實現了高自動化 AI 養豬 ,但接下來這則新聞可能會讓你頭皮發麻:中國藥廠《好醫生》在四川,用 AI 蓋了一座年產 60 億隻蟑螂的農場….

南華早報報導 ,這座位於四川西昌市的蟑螂農場主要養殖美洲大蠊,也就是美洲蟑螂;農場由 AI 自動化管理濕度、溫度與飼料,而還不停收集和分析農場高達 80 幾類的各項「大數據」,例如像基因突變等變化如何影響個體蟑螂的成長速度等等。

▲這就是年產 60 億隻蟑螂的農場。Photo Credit: 好醫生官網

而這些蟑螂則是用以生產名為「康復新液」的藥水,在 京東的說明頁 中指出可以內服也可以外用,內服可以用於瘀血阻滯、胃痛出血,胃、十二指腸潰瘍;以及陰虛肺癆,肺結核的輔助治療;外用則是可用於外傷、潰瘍燒傷、燙傷、褥瘡。

INSIDE 找了一下,中國還真的有美洲大蠊可幫助抗炎、鎮痛的相關研究(點此)。包裝上也說得很明白,是「美洲大蠊乾燥蟲體提取物」,但報導指出有很多中國使用者不知道這款藥物是用蟑螂做的。

南華早報也指出,多年來蟑螂製造的藥水總計已為該公司創造 43 億人民幣(約新台幣 201 億元)的營收。但如果這數十億隻蟑螂萬一不幸跑到西昌市內,很可能會造成一場生態浩劫….

這篇文章 人工智慧很威,但中國用 AI 養出了世界最大「蟑螂」農場 最早出現於 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

瑞士航空機內雜誌出錯 列支敦士登被為瑞士領土?

蘇黎世 – 瑞士航空機內雜誌,日前幾乎引起外交危機,因為將利士坦丁列入瑞士境內。 This month’s @FlySWISS magazine features the Swiss cities “Ölten" and Vaduz! pic.twitter.com/97zx9ko7ts — Kristin (@gnignagno) April 15, 2018 甚至佢將利國首都瓦杜茲列為瑞士城市。眼尖乘客以為係愚人節。 瑞士航空則解釋,地圖係顯示都市圈,而瓦杜茲同鄰近瑞士城市Buchs 係同一都市,因此被列入瑞士。 20分鐘報 舉報錯字:Fb 訊息 – 留言板

The post 瑞士航空機內雜誌出錯 列支敦士登被為瑞士領土? appeared first on 寰雨膠事錄 Gaus.ee.

由溜馬贏騎士 看防守與傳球

在上半季,經常看到騎士在大幅領先下被反先,最後輸波,當時普遍都認為對LeBron James的支援不足,打得太辛苦下後勁不繼,才會落敗。經過球會高層果斷地砍掉重練,換來湖人的孖寶Larry Nance Jr、Jordan Clarkson,以及Rodney Hood和George Hill,整支球隊的「精神面貌」已大不相同。

賽前預測騎士可順利過關,因為溜馬守強攻弱,未必能把握騎士防守差勁的弱點,想不到這幾場打來,溜馬幾乎就守死了整支騎士LBJ以外的球員,當令這支東岸隊隊三戰平均得90分,那贏波就不是太大難題,畢竟籃球只要比對手得更多分便可。由命中率來看,騎士首戰是38.5%,第二戰則是50.7%,也讓占士拿下46分;幸好溜馬回到主場回復水準,讓騎士的命中率跌至44.2%,才能順利後上反勝。

今仗有很多細節值得分析,尤其是防守上的安排。今場的關鍵當然是第三節,在半場落後17分的溜馬,在此節的比分是23:12,我認為教練Tyronn Lue責任最大。

可能因為上半場手感好,命中率達53.8%,所以全隊都毫無耐性,此節在三分線外起手10次,只入1球,結果拖低命中率到26.3%;雖然JR Smith是今仗的戰犯,但他今日積極防守,回防也快,是全隊最有活力的一個,可是不足以幫到球隊太多,起碼叫做不讓溜馬快攻取分。

而最大問題是大家防守的戰術演練和預判。無論是簡單的牛角位雙擋,或早中路殺入分向兩側,溜馬明顯在Nate McMillan的訓練下,做好防守的部署,基本上不讓騎士球員有輕鬆起手的機會,因為他們見單擋很少under the screen,而是快速繞前防守,與騎士剛好相反。有些朋友會見到騎士已盡力撲出,以為防守已很好,但在沒有預判下,差了那零點幾秒,已是天大分別。

由MJ到Kobe到LBJ,每一個對手都明白,要守死這種天王巨星有多困難,各隊有不同辦法,例如乾脆去守他的隊友,或者以接近雙人聯防的陷阱夾擊;今仗溜馬以Bojan Bogdanovic為主,Lance Stephenson為輔,加上Victor Oladipo及Domantas Sabonis間中幫手,輪流防守LBJ;防守贏比賽,今仗射入30分的Bojan已經不得了,但防守時那個馬步才真心勁,單人匹馬守了近30分鐘,每一次防守都用盡方法,有前有後,也不時壓到最低,去到LBJ腰間去阻止對手;就算礙於本身速度及爆發力跟不上,也大大限制了占士的威力,甚至令尾段的占士根本冇氣回防!46分和28分的差別極大,尤其是溜馬限制了比賽在百分之下。老實講,如非球證在第四節五分多鐘時,兩次爭議判決,當時領先7分的溜馬,會贏得更輕鬆。

成也占士,敗也占士。有些球迷認為騎士落敗,戰犯是George Hill,因為這位控衛全場只能交出1次助攻,有13分也未盡責任。但由比賽所見,LBJ控球佔了七成時間,令球隊的進攻非常轉折。底線開波,其他球員用4-5秒帶上前場,然後交予LBJ,一輪運球後,通常進攻時間餘下7-8秒,然後才傳球,接波後大約只得幾秒去進攻,球的流動太少,甚至可以講全無流動,才是進攻的最大問題。LBJ今仗的數據是28分、12籃板和8助攻,可是也有6次失誤,就是因為拖得太久,令溜馬已收窄防守。早說過在今日的籃球潮流下,除非你單打能力強大得可以一人吸引三人包夾,否則球的流動才是王道,不斷傳球和跑位,一定比個人運球為快。當George Hill和Jordan Clarkson等控衛被迫在邊角等波,也難怪Rodney Hood是最能適應的隊友,這點與上季Ola與Russell Westbrook的問題一樣。反觀溜馬傳球夠快,更重要是以Ola +Cory Joseph + Darren Collison三個矮仔組合來推快節奏,令騎士的防守更難跟上。

談到韋少,今仗JR Smith處理最後一擊,其實與以往的他很相似,都是搶下防守籃板後,沒有傳球,然後帶到左手邊45度角作高難度投射,成功率當然很低;今日韋少已改善不少,上仗更是兩次都刻意等Melo上來再傳球,可惜是Melo兩射皆失。賽後不少朋友都留言撐JR,認為時間只餘下5秒,要他既搶板又傳球太難,時間也不足夠。當時的情形是JR搶下本來應屬Kevin Love的籃板,已是錯誤,因為K.Love肯定是長傳最準的球員,如果是後者搶得,一個長傳交予占士,說不定已如之前贏巫師的比賽一樣;到JR運球前進,將到半場時令Ola撲前,此時連LBJ也指向全空的JC,可是JR看來已進入開槍模式,勉強起手,才令騎士飲恨。我建議大家重看一下《一球成名》的片段,或者重溫Rajon Rondo及Jason Kidd的傳球,就會明白,5秒其實有多麼足夠。

賽前大送西裝,賽後也沒有抱怨隊友,LBJ表現出大佬的風度,但要在印第安納贏得第四戰,需要他放低手上籃球,多傳予隊友,用整體力量取勝。朋友形容騎士是支僱傭兵,我認為心態是問題,但教練的安排和用人也不足,Cedi Osman是着活棋,Larry Nance Jr也可改變戰局,第三節狂輸籃板,卻沒有針對換人,加上暫停和其他戰術的細微安排,也讓LBJ的負擔更重。

“What are you guys looking for, you guys think I’m going to throw my teammates under the bus? I’m not about that," James said, following a 92-90 loss to the Pacers in which the Cavs led by 17 at halftime. “Guys just, we have to be better, including myself. Had six turnovers tonight. I was horrible in the third quarter, couldn’t make a shot. If I had made some better plays in the third quarter, the lead doesn’t slip."

溜馬從來是支難纏的球隊,更是今季反勝最多的一隊,落後15分下反勝有8次,落後20分下有3次,兩者皆是聯盟第一名,而且在3分以內的比賽,溜馬贏了11次,只輸3次,全部都可見其韌性。由當年Reggie Miller和一對貌似通輯犯的Davis兄弟,到之後由PG為首的軍團,一直都是硬手,若騎士不調整打法,未必可以過關。

喬曉陽踐踏法治有何資格談憲法?

社民連今早前赴尖沙咀龍堡國際酒店,狙擊當日政改宣稱人大831決定無法修改,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曉陽。喬昨日在特區政府所邀請的《基本法》座談會上,向本港公務員宣揚內地《憲法》,提醒他們要擁護憲法,實際上就是要擁護中共統治,實在是不知所謂。

還我真普選 廢除廿三條

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堯陽週四到港,昨日於政府總部向特首及一眾高官「傳達聖旨」,提醒他們要擁護憲法,實際上即是要擁護中共統治。喬堯陽今日出席基本法研究會,因此我們要來到會場外向喬堯陽抗議。在中共的統治下,所謂法治及憲政根本是一個笑話,內地維權人士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就被打壓甚至鋃鐺入獄,原本應保障香港人權利的基本法隨時可被人大釋法肆意修改。

中共經常將憲政、法治等掛在嘴邊,實際上以多次釋法、人大831決定等剝奪了原本由基本法賦與的公民提名,取消議員資格。原本人人都應享有的參選權及被選權現已滿佈紅線,除了中共外,無人知道以後反對一黨專政的候選人還可否參選立法會。內地的法治更是劣績斑斑,罄竹難書,多少中國公民在毫無法律保障和司法程序公義下,動輒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罪判刑,維權人士和支援他們的維權律師和市民,只為了維護憲法保障的權利,便被打成顛覆。

最近人大修憲,除了取消國家主席任期限制外,更將「中國共產黨領導」,由《憲法》序言變為條文,在《憲法》第一條增加了「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換言之,所謂憲法已經變成保護中共政權,延續習近平管治的工具!我們追求真正的法治,所謂憲法應保障人民,限制當權者,我們反對喬堯陽來港表面上講解憲法,實際上要求港人臣服於中共統治。

廢除人大831決定!
廢除基本法第23條!
人民大於國家! 人權高於政權!
結束中共專政! 我要直普選!

社會民主連線

2018年4月21日

獅子山學會還有公信力嗎?

繼上次撐黃牛黨,踩黃子華後,獅子山學會又有新搞作,出了篇聲明諷刺消委會,話假如買賣合約要設冷靜期,那麼連婚姻註冊也不能例外。

有人馬上質疑,視婚姻為需要立約的商業行為,把兩種性質完全不同的事情混為一談,大大貶低有情人終成眷屬的涵義。更可笑是,獅子山學會似乎不知道擬結婚通知書這回事。準備結婚的人是要公告天下的,看看有沒有人反對 (例如犯重婚罪),經過至少十五天限期,才獲得辦理結婚手續的資格。這十五天,其實就是某種形式的過冷河期。獅子山學會舉這個例子反諷消委會,如同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實在無知到一個點。

獅子山學會又特別指出,冷靜期的設立,主要保障女士,證明女士特別需要受保護,所以最好擴大保障至所有行業但只保障女士,男士免問。這個推論九唔搭八,明眼人都看得出,莫非獅子山學會的人不知?若然,這個所謂學會的水平連中學生也不如。我相信未低劣至此,這班人這樣說,是有意將冷靜期spin做性別不平等的議題 (類似女士之夜的爭議),期望有些對平權特別反感的人挺身而出,站在他們那邊一起反對消委會。可惜,手法太拙劣,煽風點火就做不到了,只是再一次獻醜於人前。

補充一點:我相信設冷靜期的精神在於保障消費者,以免她/他們在不良銷售者的游說、欺瞞或施壓下作錯誤決定,這跟性別無關。

控方質疑前後不一,梁天琦自辯否認 「我唔可以向後跑,只可以陪佢地。」

「煙幕」、「講大話」。

控方盤問梁天琦時,屢屢用上述字眼,指控梁天琦等假選舉遊行之名,以武力抗拒警方為實。

梁天琦則像士兵般回覆長官問話。「係!」、「同意!」、「唔同意!」,他強調自己只是坦白,沒有作假。

* * *

控方引述黃台仰、梁天琦的呼籲,形容警察是「公安城管」,為保農曆新年小販不受騷擾的傳統文化,呼籲群眾到旺角聚集。

控方律師郭棟明質問:「你叫人留低,選舉遊行肯定超過(法例規定的)30 人。」

梁天琦否認,他說遊行僅限穿藍衫的本民前成員。呼籲更多市民到旺角,是希望群眾「留低」保護夜市,支援小販。

控方質疑在場的本民前會眾豈止 30 人,他們亦未必穿上有黨名的藍衣。梁同意,但他認為在場的本民前成員,無論穿藍衣與否,都不過 30 人左右。

控方追問,當警方與本民前都排成陣勢,互相對峙,在場市民已非在「篤魚蛋」。梁否認,指其時小販仍在,身後仍有大批市民享受食物。

「唔同警方強硬,市民就冇得繼續享受夜市。」

控方又援引他怎應對柴台。彼時有異議者,不滿本民前樹立旗幟,要求「收旗」。梁駁斥道,少於 30 人的遊行毋須申請,是候選人應有權利。如果有心,其他候選人皆可效法,保護市民。

梁解釋當晚回應,因為不滿意謂本民前出風頭爭光環,才答「攞支旗好韾香咩」。他無意鼓勵別人仿傚,僅點出其他候選人皆可挺身,毋須針對他。

* * *

控方憑藉不同影片,責難梁前後矛盾。梁承認重看片段,才發覺有些話籠統有誤。

「好多嘢要睇番片段先記得。」

梁承認最初醞釀選舉遊行,心中也有疑問。自己參與的是新東補選,而那裡是旺角。但他循過去經驗,認為警方不得不為他們開路,如是便能擺平警民對峙,「分開警察同市民」。

「因為警察用暴力驅趕市民,所以先會諗到依個方法。覺得警察唔會針對候選人,接受交涉。」故梁一直站在前線,要求警察解除封鎖,配合遊行。

控方屢斥梁天琦的辯解,根本迥異於當晚自己、黃台仰、李東昇的言行,指責梁為自己「開脫」。

控方指本民前無意交涉,比如黃台仰便向警方叫陣:「你地(警方)要玩,我地一定同你玩大佢。」意味行動即將升級。

但梁天琦澄清,自己說的是「有本事拉哂依度所有人!」他認為兩者有別,無意「叫全部人搞對抗」。

至於李東昇則負責派盾,並有份襲警。梁說:「佢地運(盾)過嚟先知道。」

重看李東昇等人動武,梁承認當時武斷,「唔似而家睇得咁清楚」。但他無法見證所有人一舉一動。

控方不住質疑,黃台仰、李東昇等都是本民前要員,難道他們的言行未經梁天琦同意?梁說的確「控制唔到」,而他亦未必認同。

控方問梁為何不直言,不離開?

梁天琦說:「現場冇講,好難做到。。。我唔認同,但冇辦法,最後避免唔到。」

「我一直想留喺度搞選舉遊行,冇打算向前衝。以武力對抗警察冇意思;向前衝係送死,結果亦都一樣。時勢好緊張,亦冇諗咁多,必須要跟大家。」

「我作為候選人,好難企喺原地。唔可以向後跑,只可以陪佢地。」

控方說:「依從警方勸諭最啱」。梁答:「事後睇番,部分同意,但當時形勢睇唔到。」

* * *

最後控方與梁天琦爭辯為何被捕。

控方力阻他得到陪審團同情,一再重播當晚群眾如何襲警--包括梁天琦想救的女士,其實亦曾參與擲物,才被警察逮捕。

然而梁則重申,警察亦以武力驅趕民眾,揮動警棍打人。現場兵荒馬亂,他無法見證全程,只見該女士遭捉拿而尖叫,他才衝前而遭警察包圍落網。

控方反覆質疑,但梁對此堅持。

* * *

後記

午休時段,筆者往灣仔天地圖書總店,買下黃碧雲的新著《盧麒之死》,並在法庭讀梁天琦的終章。

「分別只在,我知道我的猶豫。」

作者幾無評論,只有引述。但取材饒有深意,自覺能夠會意,在最後一頁寫下「慷慨有餘哀」。

在庭中赫然想起,大堂中有一位中年女士,一邊看著厚厚的英文書,一邊旁聽聆訊直播。顧不得正在審訊,立時從法庭衝出大堂,但再見不到對方。

休庭後去大會堂,途經添馬公園,陽光微薰。男女老少躺在草地上嬉戲,了無舊痕,自己也差點不記得。

孩子的臉溫潤如玉,恰似太陽的光暈。

* * *

照片攝於梁天琦入獄前。

毀滅號地車:黃金商場殺人事件

23歲的劉德華飾演中學生,似乎有點太成熟。

香港金像獎頒獎禮,楚原提起在邵氏如何被方逸華侮辱。於是我好奇上網找一找楚原的作品列表,我還記得小時候租帶看過周潤發版的《大丈夫日記》,後來要寫paper,才第一次看《七十二家房客》。

上網找資料,通常結果會被不相關的資訊吸引了。找楚原在邵氏的作品時,我被與楚原無關的《毀滅號地車》引開了注意。

《毀滅號地車》是劉德華1983年還是死仔時主演的電影。我被它吸引是因為網上有一段劉德華在深水埗黃金商場裡面開車撞人的影片,那時候黃金商場應該剛剛開始經營,片中有很多吉舖仍在招租。我曾經看過關於黃金和高登商場的故事,說當年黃金商場只是個不太旺場的普通商場,後來有商人把二樓改為高登商場,招來了一些電腦商店(看電視新聞片段,起初是賣Apple II的),於是便搞旺了,成了香港最旺的腦場。高登成功了,連帶樓下的黃金商場也多了很多電腦和電子產品舖頭。

《毀滅號地車》這個名字,令人聯想到黑白西片《慾望號街車》,不過故事完全不是那回事。《毀》的故事是講出身富裕單親家庭的劉德華和嚴秋華兩兄弟如何由反叛走向毀滅的過程,我對1980年代的社會認識不多,所以有些地方不太肯定是否合理,例如劉德華兩兄弟雖然單親,但父親是懲教署高級人員,家境豐裕,但兩兄弟讀的是設備簡陋的Band 5學校,平日兩兄弟無所事事,就是在球場和機舖撩是鬥非。沒有車牌的他們後來竟然偷車去非法賽車,香港那麼容易非法賽車場的嗎?

故事的女主角是剛成年的劉美君,她演的是一個因為被強姦而有個兒子的越南難民。她的角色似乎是要把劉德華走上不歸路合理化,增加故事張力。

1980年代有不少以反叛少年為主題的電影,最出名的是1980年的《第一類型危險》,以及1982年的《烈火青春》和《靚妹仔》。《第》是新浪潮代表作,內容暴力和意識大膽到曾經被港英政府禁播,需要修改內容才能上映;《烈》前者大玩偏鋒加異色路線,那場電車情慾戲至今仍有人討論;《靚》則是寫實路線,講述草根邊緣少女墮落故事,至今仍被視為經典。相比之下,1983年的《毀》顯得有點離地、為矛盾而矛盾、為場面而場面,所以相對於上述幾部電影較少被談及。

有一點我覺得有趣的,是1980年代的叛逆青春片,為了表現青少年的躁動,劇情往往推進得有點不按理出牌,他們的行為模式和編劇安排的不幸遭遇,用現在的眼光去看有點匪夷所思。

年輕人躁動造成劇情推進和悲劇結局,今天的我們以為很難發生,可是最近看著梁天琦案的報導,不勝唏噓,才發現原來躁動青年反抗社會建制的故事,就在我們身邊。

第一次擔正的劉德華和當年同是新星的嚴秋華

16歲的劉美君

最後一幕的黃金商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