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電視和網路時代下的科學節目,有什麼不一樣?

文/amolin|畢業於政大廣電所,現仍在政大擔任不起眼的專任助理。

講到科學節目,你腦中第一個閃過的畫面是什麼?

source:NASA

電視時代下的科學節目

即使你腦中浮現的畫面與我不同,但應該也相去不遠。無論你想到的是有獅子追著斑馬的非洲大草原、穿梭於複雜且精密儀器之間的研究員,或是和我一樣想到靜謐而無邊際的外太空,我們印象中的「科學節目」大致上都長得差不多。你剛剛看到「獅子追著斑馬跑」這幾個字時,腦袋是不是就有畫面浮現呢。這並不是你和我心有靈犀,而是因為我們對於科學節目的想像,大多都是電視媒體的形狀……所形塑的模樣,裡面不外乎包含下列三種元素:受訪的科學家、非常「科學」的形象、 宛如「上帝之聲」的旁白。

source:《摩根費里曼之穿越蟲洞》(Through the wormhole with Morgan Freeman)

一、為內容背書的科學家

一般我們熟悉的科學節目往往都會有科學家出現,聽起來合情合理,畢竟高深的知識只有受過專業領域訓練的學者才懂。對於節目製作群來說,和科學家保持密切聯絡相當重要,一來可以獲得新知,二來也能確保內容的正確性,科學家在傳播知識的過程中,不僅是資訊的生產者,更是內容的最終仲裁者。

二、非常「科學」的形象

我們對於科學節目會有同一種想像,正是因為科學節目看起來都很「科學」。科學的形象可以說是人為加工而成的,這種形象最早大概可以追溯至國中第一次接觸自然科時,光看到一些神秘的公式就令人生畏。在影片中,要呈現如此抽象又複雜的概念,除了需要一些動畫輔助外,拍攝少數人會接觸的科學儀器、只有科學家才看得懂的圖表、浩瀚的場景等等,在在強調了科學的神秘感與不可侵犯性,觀眾在看科學節目時,一邊努力理解他的內容,一邊加深科學節目真的好「科學」的想像。

三、旁白即是上帝

旁白,對於讓科學節目如此「科學」的貢獻,可說是功不可沒。科學節目裡的旁白經常帶有全知觀點,並以十分權威式的口吻,字正腔圓地陳述內容。旁白彷彿是上帝,讓我們無從、也無權去質疑他所說的內容。這種「上帝之聲」(voice-of-God)不僅能展現科學的客觀理性,更能發揮系統性知識傳遞的功能,以樹立權威的意見1

科學節目最重視的莫過於科學正確性。除了腳本要正確之外,電視媒體也會利用不同的視覺或敘事元素來強調內容的可信程度,而剛剛說的這些元素(並非全部,但最為常見)的組合恰好可以達到某種「真實效果」(realist effect)2,利用視覺上的真實感加強了內容的正確性,不僅塑造科學節目的威嚴,也讓觀眾看得心服口服。

但是,這套在電視屢試不爽的模式,搬到網路之後卻慘遭滑鐵盧!

究竟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呢?圖/取自 AsapSCIENCE:Which Came First? The Chicken or the Egg?

你說,「蛤?科學節目不就那樣嗎?在電視和在網路有什麼差別?」那你可能沒看清楚我上面放的這張圖。 Which Came First?The Chicken or the Egg?正是一支網路科學影片,也是第一支顛覆我對科學節目想像的網路影片。

AsapSCIENCE 是美國有名的 YouTube 科學頻道,由兩位大學專攻生物科系、同時也是大學好友(兼伴侶)的 Mitchell Moffit 與 Gregory Brown 所創,該節目的特色在於節奏緊湊的旁白、現場繪畫(live drawing)搭配定格實拍的呈現方式,在平均不超過五分鐘的片長中,盡可能地傳達一個概念或小知識(As soon as possible SCIENCE)。

AsapSCIENCE 的影片完全推翻剛剛所講的那些,構成我們腦中「科學節目」的元素。節目從頭到尾都沒有科學家出現、卡通式的畫風也與科學形象毫無關聯、旁白霹哩啪拉像趕火車般地快速講話,看起來如此「不科學」的影片,真的也是科學影片嗎?

圖/取自 SmarterEveryDay:The Backwards Brain Bicycle

另一個有趣的例子,則是由 Destin Sandlin 所經營的 SmaterEveryDay。在 SmarterEveryDay 的所有影片,都是由 Destin 擔任主持人,帶著觀眾去探索生活中的科學知識。然而,這類型的影片卻和電視的外景節目不同,網路科學影片從腳本、訪問、主持、拍攝,甚至是剪輯,大多是由創作者獨力完成(當然創作者也會帶著快樂夥伴出門,但多為協助,主要還是由創作者完成整支影片)。另外,Destin 很喜歡手持相機,以「自拍」方式拍攝自己,這也是我們在電視科學節目中比較少見的。

這種創作者身兼主持人,以「自我獨白」(monologue)的方式拍攝而成影片同樣也見於 VsauceVeritasium 等 YouTube 頻道,國內則有啾啾鞋為代表。但,這些影片同樣也如 AsapSCIENCE 一樣,面臨類似的問題:科學家呢(註 1)?科學形象呢?那個如上帝般的旁白呢?這些影片看起來就像一般 YouTuber 拍片(他們也的確是 YouTuber 啊),沒有媒體的把關與專業拍攝技巧,這樣也算科學節目嗎?

是的,他們都是科學節目,只不過呈現方式與表現手法,和電視很不一樣罷了。接下來請你拋下過往對於科學節目的想像,以開放、包容且友善的態度,一同來認識網路上的科學節目。

那網路時代下的科學節目呢?

圖/取自 Wikisky

世界越快,影片更要快

美國知名作家卡爾(Nicholas Carr)在《網路讓我們變笨?》一書便指出,人們的思考與行為模式很容易受到媒介的影響。不同於紙本或電視媒介為線性傳播模式,可以幫助我們集中思緒,網路是分散、跳躍、超連結、非線性的媒介,雖然讓我們接收資訊的速度變得更快、更廣博,卻也更容易被干擾而無法集中3

若以媒介特質的觀點切入,一支要放在網路上的科學影片就不能如傳統節目那般緩慢而沉穩,勢必要短、要快,並在破碎的時間內提供大量的資訊,方能符合網路閱聽人的媒介習性。因此,網路科學影片製作成本低、設備簡易、人力精簡,為了滿足觀眾對於新資訊的渴望,影片生產效率要高、更新速度求快,以維持社群的活躍性。在每禮拜都要產出的製作壓力下,網路科學影片就只能捨棄電視科學節目的專業技巧與敘事方式,改以快、狠、準的產製策略,來迎合媒介的需求。

不管是誰,都可以拍影片聊知識

網路的影響不僅止於影片的樣貌,更改變了影片產製的流程。傳統科學影片(如科學節目或是科學紀錄片)都需藉由傳播與科學領域的專業人員共同合作,科學家扮演提供資訊並把關內容正確性的角色,而媒體人則負責將複雜的科學語言「轉譯」成民眾可理解的媒體語言,播送給電視機前的觀眾。對於平民老百姓來說,想參與科學節目的製作,只能想辦法進入媒體界工作,或是發憤圖強讓自己成為某個領域的專家(如此才會有電視台會來採訪你)。

如果你沒有以上條件,那也沒關係,只要上網申請一個 YouTube 帳號(好啦,Vimeo 也可以),你也可以上傳自己拍攝的科學影片(如果你認為那是一支科學影片的話),盡情享受成為內容生產者的樂趣。

source:啾啾鞋 Youtube頻道截圖

例如像是方才提到的網路科學頻道,如 AsapSCIENCESmarterEveryDayVeritasium、啾啾鞋等等,他們的影片幾乎都是由創作者個人,或五人以下團體所製作而成,也因為人力與資源不如電視台豐沛,儘管影片看起來沒有那麼「專業」(這裡的專業是指相較於電視科學節目,有些 YouTuber 的影片也是具有一定拍攝水準的),卻依然瑕不掩瑜,不管是 YouTube 頻道或是臉書粉絲專頁的追蹤人次與觀看人數都是上百萬的天文數字,說明網路閱聽人其實並不在乎那三種用來強調「真實效果」的元素。既然如此,身為觀眾的我們,到底喜歡網路科學影片的什麼呢?

除了知性,更要「人性」

或許我們一開始的命題就反了,網路科學影片雖說是「網路上的科學影片」,但其實也是「以科學為主題的網路影片」,不是嗎?想成網路影片,你是不是比較能接受剛剛那些 YouTube 影片的模樣了呢?

澳洲科學傳播學者 Welbourne 與 Grant 在 2015 年所發表的文章就揭示:若影片中有固定的傳播者出現,該頻道所獲得的人氣相對來說也會比較高4。創作者不只是影片的生產者,更是與觀眾連接的橋梁。對網路閱聽人而言,他們在意的不只是內容,而是影片中的人究竟有什麼魅力,值得投注時間來看完他的影片(是的,網路就是這麼殘忍)。

Vsauce的創建人 Michael Stevens  圖/ 截圖自 Vsauce Youtube頻道

因此,那些高人氣的網路科學節目,都會散發很強烈的創作者個人特質。這種特質簡單來說,就是在影片中可以看出創作者的個人性與獨特性。而觀眾如何從中描繪出創作者的形象呢?可能是透過他的臉部表情、陳述方式、繪畫風格、剪接方式等,看到這些特質便可以馬上聯想到創作者(例如,看見 AsapSCIENCE 的畫,就知道這是 AsapSCIENCE 的影片,儘管沒有特別註明),久而久之觀眾便會與創作者產生某種情感上的連結,成為該頻道的穩定收視群。

這也是為什麼 Welbourne 與 Grant 也不忘提醒有志於網路科學節目的創作者,Be a human, not a company5。而這也恰好解釋了為何電視科學節目的模式會在網路慘遭滑鐵盧,他們的節目確實很專業、有深度且可信度高,但就是距離觀眾太遠了。

網路是以「人」為運作主體的有機網絡,不要忘記你和你的觀眾也都是獨立的「個人」,至少先不要扮演上帝,用一般朋友的形式和你的觀眾聊聊天,他們可能是在搭公車、等捷運、蹲廁所,或是睡覺前想看個影片放鬆,所以不拘束的對話是必要的。網路閱聽人很單純,只要能在五分鐘的影片哄哄他們、逗他們笑,結果都比正經八百又長達 50 分鐘的科學紀錄片來的有效(註 2)。

或許我們過去都把「科學影片」想得太過狹隘了,換個角度想,網路科學影片就只是「科學影片」演變到數位時代下的樣貌。圖/取自 PanSci 泛科學:【雄性の驕傲】荒謬兵器榜

或許我們過去都把「科學影片」想得太過狹隘了,換個角度想,網路科學影片就只是「科學節目」演變到數位時代下的樣貌,就像過去在電影時代和電視時代,科學節目都有一套呈現方式一樣,不應將網路科學影片框架於既有的刻板印象,如此則可能忽視其潛在的傳播能量與發展性。

不管怎樣,只要有帶給我們不一樣得科學知識或概念,無論是以什麼形式呈現的,仍是一部好的科學影片,不是嗎?

  • 註 1:在此要稍稍澄清一下,國外頻道如 SmarterEveryDayVeritasium 在影片中仍會去採訪相關領域的專家或科學家,不同處在於,創作者都會一同出現在畫面中與受訪的來賓對話,而不是放任來賓一個人孤單地出現在畫面中受訪。
  • 註 2:這裡並不是說,傳統電視的科學節目沒有人要看。我相信熱愛擁抱知識的觀眾還是比較願意接受大量且富含深度的訊息。不過若真有此人,他對於科學的涉入程度應比其他人高,勢必也會選擇收看電視科學節目。一般而言,網路上大部分的人只是希望透過有趣、輕鬆的短片,得到一些有趣的小知識。

參考資料:

  1. Rabiger, M. (2009). Directing the Documentary (5th edition).
  2. van Dijck, J. (2006). Picturizing science: the science documentary as multimedia spectacle.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ural Studies, 9(1): 5-24.
  3. 書籍《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貓頭鷹出版
  4. Welbourne, D. J. & Grant, W. J. (2015). Science Communication on YouTube: Factors that affect channel and video popularity. Public Understanding of Science, 24(2).
  5. Article retrieved from THE CONVERSATION: What makes a popular science video on YouTube.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The post 電視和網路時代下的科學節目,有什麼不一樣? appeared first on PanSci 泛科學.

來自春水堂的日本原創夏季限定飲品『芒果珍奶』在6月6日全新上市!

來自台灣的「 春水堂」在2017年6月6日(二)推出夏季限定飲品,日本限定的『芒果珍奶』。夏天是台灣水果的代名詞。芒果與春水堂的原創彈牙珍珠首次結合了。 自1983年於台灣創業的春水堂,作為受到全世界歡迎的珍珠奶茶創始店,在台灣已展店到48家分店。2013年首次在海外日本東京、代官山展店時造成排隊3小時等的盛況,在日本是非常受到歡的人氣店。除了健康更使用天然果汁和水果,其他也陸續推出了台灣麵食,帶動了”台灣甜食熱潮”的流行趨勢。   春水堂全新飲品『芒果珍奶』在日本限定販賣,將芒果融合茉莉花茶並加入彈…

將SKY-HI(AAA日高光啓)2個小時半的現場表演濃縮為4分鐘「Silly Game」的新歌MV終於解禁

SKY-HI於5月31日販售的新單曲「Silly Game」的新MV正式公開。 SKY-HI / Silly Game 新歌「Silly Game」將SKY-HI的特色充分地的發揮出來,融合了流行及正規歌詞是一首獨一無二的歌曲。曲風跟演奏就像是雲宵飛車般超劇情的展開,在現場表演時與兒時玩伴的好友們「SUPER FLYERS」共同演,將長達2小時半的現場表演精剪收錄為4分鐘內容的歌曲。 MV以80年代為主風格在色彩繽粉的的空間及同色系來表現出後寵克感,喜劇般卻充滿現實感的內容走向是一直讓人目不轉睛的…

【唔好Google】知唔知政府將SoHo 譯左做乜_嘢?!

 

首先,請答自己一個問題,「SoHo」中文係咩?

係囉,咪蘇豪囉,冇問題呀?但係當你去google一下SoHo,第二個搜尋結果,佢係寫住:「荷南美食區」。

屌。

乜撚嘢呀?咩叫荷南呀?大陸個河南我知呀,好撚窮架嘛,窮撚到要賣血,賣撚到成村都係愛滋病架嘛!荷南都算,乜撚嘢美食區呀?依家開food court呀?諗呢個名出嚟嗰個係咪河南出嚟架?批嗰個係咪傻撚咗呀?

咁我當然唔係上網search時發現架啦。話說小弟最近心血來潮想去高街撞下鬼(妹),睇下有冇需要協助嘅外國遊客,順便點啲大陸仔徒步上太平山。咁我行到上荷李活道,望住個粉紅膠牌,寫住:

 

我當然呆咗。

上網周圍查返,其實SoHo本嚟係因為倫敦有個燈紅酒綠嘅地方叫Soho,啲鬼佬見伊利近街一帶都開咗唔少異國風情嘅菜館,略有倫敦Soho格調。於是乎就用伊利近街附近喺South of Hollywood Road呢個特點,叫佢做SoHo區,後嚟亦當然成為高格調消費嘅象徵。唔講遠啦,你google下「SOHO 廣州」都會見到十幾個唔同嘅地點叫自己SOHO。

然後呢?要睇啲中文膠牌嘅仲會係邊個吖,然後你香港政府為咗照顧啲唔知SoHo係咩嚟嘅大陸鳩,就根據South of Hollywood Road安咗個「荷南」嘅名畀蘇豪,仲要驚死佢哋唔知上面係食嘢嘅,加埋「美食區」喺後面。其實班大陸客根本係見到SOHO就知係high class,依家整個咩荷南美食區出嚟,叫撚到個區cheap晒,蘇豪反而唔蘇豪,真係唔知諗出嚟嗰個咩居心。

仲有,見撚過大陸客都知班友幾有錢都係玩窮遊嘅。啲真係窮嘅見到個名咁cheap,真係上到蘇豪,分分鐘叫杯啤都三份飲,嗌份咖喱都十個人分嚟食。到呢啲人去到個區都真係cheap埋,原本畀得起錢嘅鬼佬索性去第二度浦,連帶啲餐廳都搬走埋,唔通你真係請翠華開上去咩?係嘞,有冇中西區議員講兩句呀?許智峯議員你唔好話你唔知喎!

最後嘞,唔好同我講你旅發局唔知咁係鳩架,你個網度Soho East係叫蘇豪東唔係叫荷南東架!

 

阿仙奴背水一戰 車路士玩樂喪志

約滿雲加強戰宿敵車路士,經過爭議入球、插水、紅牌、哥斯達、扳平又反超等話題元素後終於以高舉獎盃完成今季,應否續約留待大家討論,但今場雲加干地以343終極對撼,戰術含量同樣值得回味。

車路士開局打算割讓控球主打防守反擊,但部署被開局入球打亂,(通常戰術分析想盡量避過個別球證判斷,但這個入球顛覆全局,應否成立則..見仁見智了。)藍軍被迫臨陣改變戰略,推上防線以反壓阿仙奴主攻。

或許這個變故太倉卒,車仔球員顯得準備不足和措手不及,致壓上時明顯沒有相應進攻組織能威脅到敵人,反而被阿記打反擊打得風生水起,幾乎每一波入肉反擊皆值得取得進一步入球,包括奧燒及韋碧黑等的機會,若非古圖斯大勇及卡希爾兩次護空門,車仔早已落後更多。

這個現象源自車仔中場癱瘓。雖然藍軍壓上進攻,但馬迪簡迪本身攻力已不足,更被活力充沛的沙卡藍斯合組屏障阻塞,故進攻上只能駁腳予因此被迫回後的夏薩特及柏度,而二人需再轉身組織難度極高,因阿記三中堅下一人跟出並無破綻,所以中場雙迪無火力支援下,令藍軍進攻頻頻斷纜被打反擊。

車仔中場不濟亦在防守上體現。簡迪今場在水準之下,覆蓋面及落腳準繩度皆不及往常;馬迪更是災難級,除了覆蓋面及速度比平常的差更差,除了任由沙卡長傳短打指揮壟斷中場外,更經常在槍手簡單的左右橫傳後輕易洞開身後空位,讓對手能輕易直傳到己方Half-space製造險象,連環中柱的角球便因此而生,中場猶如空城計。攻不銳還可說雙迪保守,竟還守不穩真的全面失職。

阿仙奴倚重左路進攻,張伯倫以鬥志掩過一切,進攻上渾不似初來左翼衛報到,不但與山神配合得宜,更有幾腳長傳有效找到前場隊友,陣地戰中作用明顯;藍軍要遏制張伯倫,自然原路進襲:大量攻勢從右路攻上,運用柏度纏繞張伯倫,令摩西斯經常得到空位傳中,而張伯倫即使在單對單亦多次被摩西斯扭過,被搞得污煙障氣(甚至連紅牌也源於被扭過後出腳但半途收起),干地以攻代守其來有自,但中路的洞開還是無計可施。

阿仙奴之所以能掌控車路士,除了戰術層面外,更重要的是他們的鬥志及爭勝欲望明顯比車仔優勝,在每個爭搶可見他們彷彿為性命而戰,把車仔普通略顯平淡的戰意清脆比下去,是比賽流向的主旋律。其中或有如過度怯場的浩定被哥斯達欺凌,但有其他戰意高昂的隊友補位,浩定的緊張便被盡量掩蓋。

所以上半場車仔雖因爭議球落後而打亂賽前部署,但亦顯出干地未有把Plan B充份準備好,要壓上時明顯沒有主導控球的配套,最終飽受反擊欺壓。干地準備是否完善不得而知,但藍軍球員太自信或太鬆懈則甚為明顯,多人似因奪冠慶功而狀態或鬥志走樣。

下半場車仔開始醒覺,終於能妥善組織攻勢之餘亦限制對手反擊機會(面對反擊亦以職業犯規解決問題),但阿記後防狀態大勇頂住洶湧浪潮,特別是奧斯賓拿及梅迪薩卡,以他們今季的上陣時間映照今場的勇武,尤其凸顯槍手的狠勁及堅決之心。

干地乘猛攻之勢換入法比梳理攻勢甚為合理,誰知卻意外地消弭了勢頭,倒讓槍手又主導控球,而摩西斯紅牌後車仔更全面被動,四後衛之下左閘阿朗素開始被比爾連屈速,干地再換韋利安補充進攻廣度及增加反擊希望亦甚為合理。

而當哥斯達以個人質素扳平後,藍斯又利用雷斯睇波發夢頂入反超(雲加換基奧特亦應記一功),此後卻開始古怪換人大集薈,換入高基連更似為激活韋利安,但更致命的是干地換走著火的哥斯達,彷彿即將破城卻被召回的岳飛,兵工廠後衛看著背影心裡在開香檳慶祝,干地這個跡近自殺的調動成功令比賽難再有懸念。

總的來說,雖然第一球的合法性的確存疑亦影響了全局走向,但阿仙奴全軍亦確實顯示了背水一戰的爭勝欲望,從反擊的兇狠到防守的堅韌,決心人所皆見,是受曼聯擠身歐聯刺激還是誓保雲加不得而知,鬥志的確令人動容,更值得獲勝;相反車仔戰意令人失望,夏薩特馬迪簡迪打出今季最差一戰,雷斯一直穩定但在難得扳平後發夢更令人扼腕。今場敗仗絕對是干地的警世晨鐘,如果球員不能多等待一星期才鬆懈慶功,那麼漫長暑假回來後會成甚麼樣子?下季會否重蹈上季奪標後崩壞之覆轍?除了一面失敗者獎牌,干地還收到了沉甸甸的思考功課。

人越大越難識到真心朋友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Tony Tseng)

 

你多唔多朋友?覺唔覺得……踏入了人生第二十個年頭開始,身邊的人好似一個一個淡出你的世界?

打從十八歲開始,經歷左A-leve(對,作者都老啦,即係你地DSE),突然發現七年黎(或者六年)嘅中學生涯都會有完結嘅一日。Last day前一星期好似都仲有好多野未搞掂,未搵邊個老師影相,件校服未搵邊個簽名之類。然後到左last day最後一個鐘聲響起,驚覺之後可能再無機會聽到呢個咁熟悉嘅鐘聲(樹仁例外?),個世界好似突然停頓左咁,不過兩秒後你發現原來只係你個腦hang左機,時間絲毫都無停頓過,只係你發現自己根本未好好整理思緒同情感。路,還是要走,不過係各走各路姐,好彩咪入大學,有錢就外國升學,一係就asso/HD之類,再唔係就返工。

「開返個whatsapp group啦,依加咁方便聯絡,隨時都可以約到喇,得閒又可以返學校探老師。」以上對白人人都聽過,whatsapp group開左,沉埋底。開頭個group真係好多人講野架!講下入ocamp有咩玩,組爸媽有幾好,大學有幾free……然後講講下,發現好似無咩好講,你有你生活,我有我忙碌。我唔會感受到你上莊有幾熱血,同樣你都唔會明白我追GPA嘅痛苦,而返工嘅就表示咩係day off。Re U嘅頻率不斷下跌,人數當然一次少過一次,最後咪又變成自私約。

開頭以為讀大專只要唔係好摺,點都會識到一班朋友掛?但原來相比之下,中學嘅朋友關系原來簡單得多。你以為你個groupmate好好人,其實只係佢freeride你嘅前奏;你體諒佢要成日唔舒服,幫佢做埋佢嗰份,點知轉個頭人地已經響LKF post 相上ig蒲緊;你以為佢兩個平時好似金蘭姐妹咁friend ?點知其實兩個背都不停插對方,到最後關頭就互相出賣。仲未講啲人明明無上過堂,平時功課爛晒grade,唔知點解 exam就A到。其實係咪得我一個覺得呢啲野好恐怖呢?成日話大學係社會縮影,但對我黎講大學仲黑暗過社會。同時教識我呢個世界原來「朋友」可以有好多種,friend with benefit、 source friend 、兵……you name it

二十歲多啲出黎做野,就更加難識到同事以外嘅人。可能未過試用期已經知道晒成team邊個係人邊個係鬼。咁公司可唔可以識到朋友?我覺得都可以嘅,但唔會多亦好難遇到深交。如果你好似我咁,兩年內做三份工,就更加難同人熟落。人返工主要都係為左錢同利益,人工固然之重要,但其實同事之間嘅關系咪又係建基於利益。講老闆是非係為左建立共同敵人從而建立「坐埋同一隻船」嘅心理現象。你同老闆做朋友?即係你企佢嗰邊啦,咁你預左比人杯葛啦;講同事是非係為左分黨分派,確保大家響做野時減少差異。好功利?其實只要諗深一層,一樣米養百樣人,同一間公司有人hea底有人搏升,有人做高層有人做食物鏈底層,唔同人又唔同部門,用「對自己利益最大化」黎分別邊啲人應該同自己同類,再美其名為「朋友」,咁唔係最乎合人性咩?如果「家庭」係代表保護,咁「朋友」就應該係「生存」,無共同利益(甚至興趣、話題、價值觀)又點會做到朋友?

無話否定邊種朋友關系,無話邊類朋友一定係最高尚,只係人越大,利益關系通常越大,好難再搵返細個嗰種比較簡單嘅友誼。人大左會更加珍惜你身邊嘅朋友,因為社會上越黎越難搵到可以講兩句嘅人。同人流露感情同講秘密就好似比左把刀人咁,的確可以增加雙方嘅信任,但同時唔知佢會唔會有一日插你一刀。係救你定害你?好多時我連落注都唔敢。

好似講到好灰,但向好嗰方面諗,其實到左呢個年紀都仲係你朋友嘅人,真係好難得。唔一定話要生死之交,但當你要人幫嘅時候無托手踭,得閒出黎食下飯,肯聽你廢噏幾句,咁樣已經好好。人越大越難識到朋友,更加難留住身朋友,隨住人嘅轉變,我地會疏遠同自己唔同嘅人(無友不如己者?),最簡單睇下結左婚嘅朋友仲可唔可以日日搵你,到佢地生埋仔就幾乎無左呢個人嘅出現。又或者當朋友少見左,就會覺得見唔見都無謂,嗰個人對你重要性就會降低,慢慢離開左你都唔覺。最差嘅原因就係絕交,可能只係一啖氣、一句說話、一個唔小心,咁就無左個朋友。不如大家又數下有幾多個「朋友」,試下唔好check 電話同facebook,閉起雙眼諗下你仲剩返幾多朋友?

 

追求異性的藝術

 

不知道爲甚麼台灣近年出現了很多與「社交力學」相關的文章,有關如何追求異性的文章屢見不鮮。大多內容都是講述大家只要有系統性的練習,了解異性心態,多面對不同情況,就自然能有美好的社交生活。然而就小弟的愚見,不管分享的筆者的動機是好是壞,這些所謂的「誘惑藝術」,無疑是與《富爸爸窮爸爸》的理論一樣,單純是一門偽科學與心靈雞湯,更甚能將其稱作傳銷。

就小弟最初接觸PUA (pick up artist) 這概念,是由於我的表哥在七多年前向我分享一套關於追求女生的競技真人秀。這節目是由這求愛界別的知名導師Mystery所主持,講述他的一群學員在夜店中被要求不斷達成他的任務,最後一位成功過五關斬六將的學員將可以加入他的團隊,一起經營這教育事業。當時存在著很多不同的導師,因此而冒起了很多不同的門派,而這些參加這些課程都需要價值不菲的學費。我當時認為這些學說都相當有趣,心裡想,難道真的有幾套有效力的學說能促進社交嗎?其後我便開始大量閱讀這些稱作「吸引藝術」的書籍,但最終我認為這些理論都只是一堆神話。

首先這群導師華麗地將普遍現象包裝,為求使他們的理論學術化及專業化,從而吸引客戶的興趣。想了解這門學問的人,不外乎是因好奇或是希望能追求到自己的男神女神的人,而後者往往佔大多數。就以想學習游泳爲例,我們都有較大機會選擇具系統性學習的課程。為了達到此目的,這領域的術語恆河沙數,數之不盡,例如ioi、neg、假性時間限制、inner game,自我框架,生存價值及戀愛價值等等。當中的一些概念根本就是「自作多情」,例如對話時的字句都得深入分析,很多都是男神女神對你的「廢物測試」或是綠燈信號,這都是動物性本能遺存下來的。天阿,這些理論我自己複述一次也倍感幽默,跟那些在《六合財經》的推背圖中畫圈圈的婦人有差?另一方面就是把認識到親吻的過程建立一個流程,將之理論化。情況就如同將回校的過程稱作「阿修羅模型」。一開始步行至地鐵站的階段是「神遊」,你在途中可能會遇到很多阻礙,畢竟有些路人很任性,會阻礙你。在地鐵上的階段可叫作運輸階段或「奈何橋」,爭相渡橋在所難免。最後是踏入校門的那一刻,這流程終點必須冠以「成魔之路」,在圖書館便能看到廿四小時都不用睡覺的妖魔。固此,你能發現這些學說都是無謂的,純粹將一件事情複雜化。

其次是這門學說是一碢濃濃的雞湯。無容置疑很多人希望透過學懂這套理論,最終透過努力不懈地練習來與對象建立親密關係。這群潛在學員心裡都相當著急,就與參加富爸爸作者的學生很想致富一樣,這些理論給予了不斷營商失敗的人一個希望。心態通常就是,我屢戰屢敗,追求女生從來沒有成功過,所以我希望透過精通各種系列的學說來成功,或許我就是沒有學習這些成功學的要素才會失敗的。而當你修讀完一個營商課程後仍然仕途不順,你心裡就會認為是自己還會精通理論和練習不多,也有可能是導師所說的,課程上得不夠多,還未能將技能內化。留意到了嗎,他給了讀者滿滿的希望。此外,學習一件事物的過程是要帶點困難,但又是可達到的,合適的難易度是相當重要,因為這樣才會有學到東西的成就感。你失敗了再找相關朋友,他就再跟你說不同人有不同性格,相處不了亦有可能。他這回應完全是一個百搭的答案,必定能夠自圓其說。由此可見,當信眾已變得狂熱時,就能付予死物生命。

再者,大多撰寫這類文章的導師都把自己的個性塑造得相當迷人,他們精通修辭學,催眠術和NLP(神經語言規劃)。他們感染力強,魅力十足,但又令你不快。你崇拜他們的態度,但又不太相信他們。當你質疑他們的時候,他們有意無意的說出自己讀過的學位比你好,錢比你多,比你更有能力,但其實大家都能看出與你質疑他是沒有絲毫關係。他們最常指出的是,你討好別人,是因為你沒有選擇,你「窮矮毒肥」,所以只能對人好,都不是真心的。其次就是道出一個有價值的人,當然是作出有價值的選擇,懂得作出篩選和打壓。你看看,多麼有霸氣。而在你對別人不好時,他們也是用相同的理由。此外亦有放大你內心恐懼的做法。你不懂方法,你就留不住男女朋友,即使留得住也相處得不高興,你不擔心嗎?多年前催眠師早已不介意在電視節目上表演,他們能夠令現場觀眾的合上的手無法分開,其原因正是催眠師說出手粘在一起這想法,比觀眾自己腦海中能把手分開的想法更強烈。情形就如同,你與某些學了一天占星學便替人分析命盤的江湖術士辯論,他們總能力說服你。

愛情本來就是一件十分複雜的事。經典黑幫電影中的教父說一個人只有一個命運,就是因為所有人的成長環境的不同,一個人只有一個性格。所有男生都重視色相,而女性都注重物質,這是社會的需求,所以大家都應該符合這準則,最後就能成功?這些語言都只是放大了讀者心裡的弱點和想法。如果某位讀者從小就希望救助第三世界的人,他看到某篇講述生而爲人便應給予的散文,自然會加以認同。某些東西其實就是沒有邏輯可言,而你硬要找規律是沒有意思,儘管它實實在在的帶給你自信,那爲甚麼你不選擇自己給自己信任,確同自身的價值?一個本來不溫習的人,報了補習班後便開始用功溫習,其後考得好成績。就如同,假若在一百米開跑前,我給了上屆頭三名跑手喝我研發的「藍可樂」,然後其中兩名跑手成功衛冕,所以我告訴別人凡事都是有秘訣的,等待著你探究,「人除了睡覺甚麼都要學」,稱這是「一切有為法」,這合理嗎?

早前某位香港YouTuber分享了關於「this man」的影片,指很多人也有著夢見一位神秘男子的經歷,引起了熱烈討論,最終被發現是廣告宣傳。我不是指大多有關如何追求異性的文章是商業推廣,而是人們隨意創作一套說法,而普羅大眾卻在認真分析。

想改善自己的歌唱技巧,不就是多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