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螃蟹夾西?香港人真係咁鍾意睇假新聞?

 

 

是咁的,週六晚其實本來很輕鬆,繼續看希臘前財長V教授的新書,但卻被一個離奇的新聞阻礙了一下。

見到一片台灣的新聞網,竟然都寫了這個星加坡女子被影印機燒傷的新聞,詳細理據大家回到舊貼文去看了。

但想不到的星球大戰有前傳, Despicable me 有前傳,想不到影印機燒乳都有前傳,用香港毒果講法:鹹濕蟹夾西。

今次香港水果日報都中,而且網頁還離奇消失? 好,來案情重組,又是一堆中文傳媒,報導有女子係樟宜海灘,裸曬太陽,然後其陰部就被螃蟹誤當生蠔夾傷了。

 

蘋果日報截圖,但已經消失了,這是google cache

 

恭喜一眾媒體中獎

 

首先第一個問題來了,星加坡甚麼時候那麼開放,可以裸體曬太陽了。

再看看各家抄報不約而同說是來自馬來西亞「中國報」,但過往多次已經知道這是不可信內容農場。但「中國報」也有來源,是個 「Sunday Register」的網站。

 

中國報截圖

 

經驗上,很多叫 Register 的報紙都有地方名,但就沒有一份叫單單Sunday Register (至少維基百科搜也沒有)。然後這個網站的格式,和上面的Telegraph Sun 幾乎一樣。而且中國報聲稱這是星加坡媒體,但從未聽過星加坡有這個報紙啊?

 

 

自我介紹就更有趣了,表示自己在1923年成立,還怎樣環球網絡。

 

 

但一查找互聯網域登記人資訊,就太有趣了,2017年登記,甚至連保護未做,登記人來自南非?那到底是哪裡媒體?星加坡?西雅圖?南非?

 

 

其實這兩件是基本上用英文google新聞搜一搜就全無新聞連結,如果發生這樣驚人的事,套用黃世澤兄的說法,為甚麼「聯合早報」或者星加坡版PTT hardware zone 傳都無傳過呢?

 

中文傳媒叻到星加坡新聞都辨認唔到真偽

是咁的,週六晚其實本來很輕鬆,繼續看希臘前財長V教授的新書,但卻被一個離奇的新聞阻礙了一下。 見到一片台灣的新聞網,竟然都寫了這個星加坡女子被影印機燒傷的新聞,詳細理據大家回到舊貼文去看了。 但想不到的星球大戰有前傳, Despicable me 有前傳,想不到影印機燒乳都有前傳,用香港毒果講法:鹹濕蟹夾西。 今次香港水果日報都中,而且網頁還離奇消失? 好,來案情重組,又是一堆中文傳媒,報導有女子係樟宜海灘,裸曬太陽,然後其陰部就被螃蟹誤當生蠔夾傷了。 首先第一個問題來了,星加坡甚麼時候那麼開放,可以裸體曬太陽了。 再看看各家抄報不約而同說是來自馬來西亞「中國報」,但過往多次已經知道這是不可信內容農場。但「中國報」也有來源,是個 「Sunday Register」的網站。 經驗上,很多叫 Register 的報紙都有地方名,但就沒有一份叫單單Sunday Register (至少維基百科搜也沒有)。然後這個網站的格式,和上面的Telegraph Sun 幾乎一樣。而且中國報聲稱這是星加坡媒體,但從未聽過星加坡有這個報紙啊? 自我介紹就更有趣了,表示自己在1923年成立,還怎樣環球網絡。 但一查找互聯網域登記人資訊,就太有趣了,2017年登記,甚至連保護未做,登記人來自南非?那到底是哪裡媒體?星加坡?西雅圖?南非? 其實這兩件是基本上用英文google新聞搜一搜就全無新聞連結,如果發生這樣驚人的事,套用黃世澤兄的說法,為甚麼「聯合早報」或者星加坡版PTT hardware zone 傳都無傳過呢? 華文媒體差到一個meh地步,大家有眼睇。

港女實錄:臭雞果然係臭雞

 

識我嘅人都知其實我唔係太好食肉,所以平時自己整嘢食都唔係真係好多肉嘅嘢。而且身邊人又當正我港孩咁縱,我細個真係除咗經過雞檔見到啲雞好嘈咁等死,同埋偶爾喺屋企見到佢哋有滑嘟嘟嘅白肉,有浸薄薄哋,油黃而唔漏嘅皮包住之外,我真係冇咩接觸雞……

但今日我個屋主whatsapp我叫我幫手餵狗狗,我二話不說就應承咗啦,心諗都係餵糧,點知,點知……可怕嘅惡夢出現咗啦!佢叫我餵生肉,咁我仲打算係平時啲雞柳雞脾啦,點知打開雪櫃,得雪櫃尾二嗰格瞓咗一隻原隻冰鮮雞!嗰隻冰鮮雞瞓喺佢個寫咗名嘅透明睡袋入邊,我望住佢,佢又望住我,我再搵咗搵,真係得佢一隻雞喺度!

大佬啊。你點解要成隻咁出現喺我面前?咁都算啦,我停咗五秒鐘,再望住企我不遠處勁開心嘅大狗狗,都係鼓起咗勇氣去搞嗰隻雞……唉,我又冇叫雞,點解要硬搞嗰隻雞……都算啦,我同佢好安全噉四目交投住噉,拎佢去洗碗盆,然後剪開個袋口。屌!嗰刻嗰陣味真係好不安,我覺得我呢世人都冇聞過呢隻味,真係臭雞味嚟!

然後又好盞鬼嫁啵……嗰隻雞呢自己對後肢會塞去返對自己體內……咁仆街啦…我點餵阿狗狗呢……於是我都係將佢喺個套度倒落洗碗盆度開啟清水模式,解凍加洗吓隻雞啦,勁沖勁沖勁沖……一邊沖隻雞就一邊側埋嗰頭,好鬼嘆咁望住我。佢個樣真係好L邪惡。搞完一輪,我其實都係唔夠膽拎起隻雞,於是就夾硬掹佢隻前腳(其實雞明明得兩隻腳,但唔知點解我好似覺得佢有好多隻噉),拖佢上個砧板度,想至少切佢四肢,等我易餵少少。

搞咗唔知幾耐(其實唔係好耐),我幾經辛苦,切完嗰兩隻腳,跟住想繼續落去嗰陣……我見到狗狗期期艾艾嘅眼神……我覺得……都係唔好辛苦自己切了。然後我將嗰隻雞嘅本體連埋切開咗嘅嗰兩小份放咗落個大鐵碗度,坐咗出花園嗰邊餵狗狗。咁餵嗰兩細份我都覺得OK嘅,但…到咗後尾,狗狗自食其力咁咬隻雞個頭啊,個身嗰陣,唔知點解我覺得佢每咬一啖我就聞到一陣臭雞味。隻雞未食完,唔係,係隻狗都未食完隻雞,唔知點解我覺得佢有少少隻雞嘅重影……嗰一刻我放低咗隻雞,再放低埋隻狗喺花園度,自己入返屋,扮咩都睇唔到,但個腦海不停浮返隻雞嘅觸感同埋氣味出嚟……

我發誓,我呢世都唔會咁睇唔開走去餵隻狗食原隻冰鮮雞!

 

註:

1. 我覺得我咁樣真係好唔尊重阿雞生死去嘅生命,但我真係好怕雞,真係好怕。由細到大都好怕雞,我希望佢喺阿狗狗嘅肚入邊可以安息,今晚唔好託夢俾我。

2. 嗱,唔好同我講咩殘唔殘忍,我家隻狗唔食素嘅。

 

難民問題在德國:惹來未成年男子賣春維生

柏林 – 當地除咗難民問題以外,另一個問題也陸續浮現,男妓以及毒品問題,甚至係未成年男妓。 唔少未成年阿富汗男子,偷渡入境以後,申請難民庇護,但同時賣春維生,顧客通常係本地老年男子。 呢啲少男唔少都會吸毒。當局沒有確切統計,但最新趨勢顯示,來自中東國家嘅少男都開始賣春維生。 世界報

八九革命與今天的教訓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左仁 社會主義行動

六四屠殺廿八週年之際,悼念之餘,不得不還原歷史,汲取八九革命的教訓。今天習近平,中共知道政權的深遠問題難以解決,日夜擔憂全國動盪將會來臨。當另一場天安門運動的爆發之時,究竟需要什麼才能徹底改變現時的獨裁資本主義制度,結束中國的貪污腐敗、工人受剝削、農民被迫遷、環境破壞的困局?

請願還是革命?

在八九年的四月,率先發起運動的學生展示了決心和勇氣,奮力抵抗軍警鎮壓,且在勞動大眾尚未覺醒時扮演啟蒙的角色。不同社會階層都迅速投入運動之中,數以百萬計的工人、北京以至外省的市民,很快就蓋過了學生的力量。在學生之中也有不同派別,最保守的體制內改革派通常都是菁英學生,但下層學生則在尋求中共統治之外的選擇。

大部分學生領袖都寄望中共開明派會擔當領導,為中國落實民主。由於胡耀邦寬鬆處理八六年學運而被黨內強硬派趕下台,令很多學生將民主改革的希望投射在他及副總理趙紫陽身上。但事實上,胡耀邦曾經在文革告吹後主力給代表國有企業官僚的老幹部平反,當中包括不少保守派的中共老人。而且胡、趙二人推祟的市場經濟改革與鄧小平是一致的,正正是市場化為八九革命創造了社會條件──貪污腐敗、物價飛漲、公共服務受盡破壞。據趙紫陽回憶錄中說,自1987年他擔任總書記後,鄧小平一直沒有同意黨內保守派對他的攻擊,可見鄧小平基本上不反對趙的經濟主張。只有在面對政治民主時鄧小平決心要除下趙紫陽。

在4月22日中共悼念胡耀邦逝世時,三名學生代表在人民大會堂東門下跪,頭頂請願書,要求李鵬接見,正好體現了學生的請願心態。不少學生領袖明確反對打倒共產黨。他們未認識到中共作為一個獨裁政體是只能推翻、而不能改良的。遲至5月18日即中共戒嚴的前兩天,在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發表的七點要求中,亦只是希望中共會改選領導層而已。

這種思想令學生在擴大運動戰線的問題上猶豫不決。部分學生領袖認為只有保持學運的「純粹」,不讓底層群眾和工人階級加入,才可以確保運動不會過於激進以及失去控制。他們認為只要保持運動在一小撮知識分子之內,就會使中共放心與他們談判,故遲遲不敢到工廠或下鄉策動群眾。在革命的形勢裡一星期的時間好比和平時期的幾年,這種猶豫在七週後使群眾付出了血的代價。

工人自治聯合會

工人階級並沒有等待學生的號召才加入運動。4月17日十多名工人發起「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簡稱工自聯)籌備小組。工自聯內部的政治立場可謂百花齊放,有部分工人視徹底落實市場化改革作為中國經濟困局的良方,但也有一部分具含糊的社會主義民主意識。聯會其中一點的宗旨正好反映著這點:「在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企業、事業中有權採取一切合法而有效的手段監督其法人代表,保證工人真正做企業的主人,在其他企業、事業中通過與企業主談判或採取其他合法手段保障工人的權益。 」

4月19日晚上新華門外發生警察打學生事件後,工人覺得需要立即成立工人組織保護學生。除了出於同情學生,工人也對學生呼喊的「反官倒」、「反貪污」、「反特權」口號有所共鳴,並且要求組織獨立民主工會的權利。工人對於官方的中華全國總工會不滿,因為它只是受黨操控的工具,在5月全國各省的官方工會總部外都有示威。

工人階級代表著不同的社會基礎,與學生運動之間有顯著的不同。工人階級不但具有經濟力量和凝聚力去挑戰統治權力,而且通過他們每天在生產據點的集體生活模式,獲得了組織新社會的目光。學生與中產階級很多時率先投入鬥爭之中,能夠發揮進步作用,但單靠他們不能提供改變社會的綱領和領導力量。如果具有完備的組織和覺悟,工人運動會邁向社會主義的目標,意味著由生產者(工人和貧農)組成政府、充公鉅富土豪的財產、對經濟進行民主控制。這與毛澤東/斯大林主義差天共地,他們的獨裁制對工人控制經濟只是口惠而實不至,實踐起來卻是由特權官僚支配經濟。

政府提供的現金獎勵給北京工廠的工人,要求他們遠離廣場,但也是不得要領。然而,當時工人階級並未認知到自己的政治地位,而學生也未有將運動領導權交給工人,對工人組織具有戒心。學生指揮部沒有讓工自聯進入天安門廣場設立大本營,工自聯只好在廣場東北面的西觀禮台設立指揮部。當外省的工農開始湧入天安門時,甚至出現過學生組成圍牆阻止人群進入的畫面。工自聯既然沒有爭奪運動的領導權,當然也沒有要求將工人利益的訴求明確納入運動綱領之內了。

4月20日,工自聯在天安門廣場西北角貼出告書,支持大學生的正義鬥爭,呼籲警察「站到人民一邊來」,並提出「國家官員及子女收入支出要公開」的要求。這些訴求絕對正確的,然而若要警察和軍隊站到人民一邊,工人階級必須組織自衛委員會,將底層警員和士兵吸收到群眾組織的一方。只有強大而堅決的獨立組織才能分裂國家機器。當工自聯在實際鬥爭中提出如此訴求時,其政治內容已經遠遠超出中共所能容忍的範圍之外,故此決不能單靠它自己的宗旨之一「監督中國共產黨」就能實現這一目標。工人階級在鬥爭中的實際需要已經超越了工自聯的綱領了。

5月13日,學生宣佈絕食,但實際上北京學生的參與度正在降低,絕食可說是困境中挽救運動的方法。5月20日以後,北京學生愈來愈對運動疲倦,加上因為策略和政治分歧,高自聯不斷改換領導人。剛好運動開始感染到外省群眾,外地學生接管了運動的主導權,還有外省工人和市民,挽救了陷入低潮的運動。天安門又再開始人頭湧湧了。

為時已晚的總罷工

工人在行動上是堅決無比的。學生絕食期間,首都鋼鐵廠工人曾揚言:若有一個學生死去,他們將關掉一台煉鋼熔爐。李鵬在5月14日到擁有二十多萬工人的首鋼工廠,安撫工人。因為鋼鐵生產若果停頓,除了影響經濟更可能影響軍備生產,使中共極為擔憂。在5月17日,工人打著獨立的單位旗幟,加入聲援學生的遊行隊伍。參加這次示威的包括了首鋼、燕山石化、首都醫院,西單商場、北京總工會、第一機床廠,管樂器廠,中國重型機器廠以及軍工企業的普通工人、人民銀行、北京電力公司、鐵道部和其他工廠。在這一階段,工人已開始提出總罷工,但遭到部分學生領袖反對。無疑這是致命的錯誤。

到了5月19日,工自聯才正式宣佈成立,除了呼籲工人罷工,也將指揮部搬進天安門廣場。正是這舉動驚動了中共政權,因為當工人階級正式介入運動時,將完全改變運動的性質,令運動可以威脅政權的存亡。因此中共下定決心全面鎮壓。在20日宣佈戒嚴令,禁止一切遊行、集會和罷工。各地大學生此時才開始動員到工廠區鼓動工人罷工,首鋼、武鋼是學生尋求支持的重點。如果學生從運動一開始就進行這項行動,並支持總罷工的主張,將會對中共統治構成嚴重威脅,令中共知道鎮壓要付出統治代價,並且使運動有時間再次升級。

6月4日悲劇上演了,由工自聯組成的「工人糾察隊」、「工人敢死隊」負責堵住軍車進城,成為最為敢於犧牲的無名主角。而中共屠城最激烈的地區就是廣場北面,即工自聯的總部所在點。

對中港民運的教訓

任何群眾運動的內部都充滿著不同的政治觀點,當中必然有共同點、也有矛盾。天安門運動也不例外,有不少學生與民眾手捧毛澤東像,意味著他們對過去計劃經濟時期的相對平等的懷念;而在天安門,群眾唱得最多的是國際歌。然而,泛民主派刻意強調這場是純粹的學運,淡化底層人民與工人階級的角色,將抗議者的訴求簡化為經濟市場化和西方民主的運動。就如他們將雨傘運動定性為學生佔主導的運動一樣,即使七十九天主要的佔領者都是底層工人和無業者。

由於欠缺強有力的工會組織和工人階級政黨,勞動者在傘運中沒有發揮應有的政治作用。未來中國的群眾運動必須有一個強有力的工人政黨領導,才能擊倒獨裁政權。社會主義行動在中港兩地致力為此目標奮鬥。

廿八年後的今天,香港悼念六四的人數仍是民憤的指標。在獨裁的全國中有一個城市的民眾表明不會忘記暴政,對中共來說無疑是一根刺。可惜的是,多個大學學生會如過去兩年般拒絕舉行六四相關活動,表明這件事「與香港無關」。今天香港即使要發起一場獨立革命,也不可能安然逃過中共的鎮壓。如果沒有中國內地的群眾支持,一城的力量根本只會被圍困和孤立。面對這一質疑時,本土派青年只能空洞無力的回應「年輕人就是要有激情、要講理想!」,卻完全沒有實際的戰略應對問題,比起泛民主派的「和平大愛」更為嬌情。近期本土派的青年新政發表種族歧視言論,自絕與廣大中國群眾的支持之外,正中了中共下懷,任由統治者分化兩地群眾的鬥爭。結果他們被踢出議會之外、被逮捕、被檢控、徹底分裂,面對實戰時根本不堪一擊。

八九運動正是激起了香港本地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遊行,在短暫的階段甚至令香港進入準革命的狀態。港英政府由一開始採取懷柔策略應對運動,因為當局認為可以利用運動向中國施壓,讓英國在中英主權移交前的談判獲得優勢。但到了運動發展至一定規模後,英方開始感受到運動會威脅當局,於是力圖平息事件,以至在運動結束後的同年九月,大規模逮捕社運人士和瓦解社運組織。

支聯會領導人司徒華充當了叛賣運動的角色。為了掌握運動的支配權,他阻止「過於激進」的政治力量民主參與在運動其中。在六四鎮壓後,司徒華與港英政府密談,剎停了大規模罷工、罷課、罷市,維護了港英的統治,更挽救了當時命懸一線的中共政權。這緣自於他們希望與港英政府和好,將香港主權移交的命運交給英方主宰,好讓它為港人謀福祉。直至今天,泛民面對中共都抱著這種思維,以至他們往往充當民主運動的剎車掣。

今天,泛民主派純粹將悼念集會儀式化,沒有與今天的鬥爭連繫起來,令青年對八九六四事件失去興趣。社會主義行動竭力在六四晚會將活動政治化,汲取當年運動的教訓,宣傳我們在中國內地今天的鬥爭工作。唯有將中港民主運動聯合起來,由廣大工人階級來領導這場鬥爭,並且明確以推翻中共和資本主義為目標,革命的鬥爭才能成功。歷史由勝利者寫的,當工人階級革命成功、中共倒之後,六四才能有真正的平反。

當文字如風一般輕盈優雅:風體字型集資計畫


如果以「空氣」為主題開始聯想,你腦海裡會浮現什麼畫面呢?是清脆悅耳的風鈴、隨風遠飄的蒲公英,或者緩緩搖曳的樹葉⋯⋯。

繼 2015 年台灣原創字型「金萱」成功集資超過 2,500 萬台幣、 喚起大眾對字型設計的關注後,2017 年字型集資再添新血,我們在嘖嘖平台看到了一款來自台灣的精緻字型——「風體®」,它是一套獨立設計創作的繁體中文字型,以大自然裡的事物為基礎, 像是風、樹葉、茶葉與芒草等,延伸出瘦長筆劃形成一個個優雅的字,尤其適合用於標題。

閱讀全文

雲加在阿仙奴執教二十年生涯中,最難頂嘅時間唔係今年,而係2006 至 2014年期間。

 

雲加在阿仙奴執教二十年生涯中,最難頂嘅時間唔係今年,而係2006 至 2014年期間。

當時興建酋長球場,買地起球場呢樣嗰樣加埋係講緊英鎊四億幾。酋長球場嘅每一個座位平均要四千英鎊!!!

一年賣一個隊長嘅時光阿迷歷歷在目,但係雲加知道無前四的話,球會財政將會更難捱。所以過去咁多年阿仙奴前四必入。

好喇,來到今年,前四不入,班反雲迷大叫Wenger out,我真係好嬲。呢班人唔知為阿仙奴做過乜,就算買飛入場係咪好巴閉,巴閉到叫一個為阿仙奴鞠躬盡瘁嘅領隊走人?!阿仙奴無左呢班反骨仔我覺得無問題,你地過主去車仔啦笨。

雲加終歸有日會離去,但係要按照佢嘅意願離開而唔係你地呢班中山狼阿迷嘅意願。無雲加無今日嘅阿仙奴,今季雖然前四不保,但季尾反彈睇得出阿仙奴仲係可以有作為嘅。

 

我好敬佩雲加,佢內心係非常強大,佢自己都話,時光倒流的話,佢絕對唔會再做到一次。呢啲領隊,阿仙奴球迷應該敬重珍惜而唔係謾罵嘲笑,攞錢搵架直升機拉橫額Wenger out 嘅白痴球迷,你地呢啲做法係落井下石。仲有在熱刺對傑志場波你走去攞個Wenger out 牌出來做乜呢!!在球會低潮嘅時候你地竟然玩呢啲小學雞不如嘅白痴野,不如你地去熱刺啦。

呢啲所謂嘅廠迷,真係好行夾唔送。雲加一手帶領阿仙奴度過最光輝嘅時候,低潮亦一齊捱過去,依家阿仙奴財政穩健左,唔使賣隊長搵錢,本來前景好樂觀,即使今季係輸俾拜仁後大跌watt,但季尾都七場贏六場啦。

我幾可斷言,阿仙奴無雲加至少衰多三五七年。唔知到時啲反雲迷會唔會叫雲加返來阿仙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