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小二,黎半斤82年Lafite!

小二,黎半斤82年Lafite!

 

自從秦沛係《古惑仔》電影入面嗌過82年Lafite之後,82 Lafite彷彿就成為左香港人心目中嘅圖騰,係紅酒嘅巔峰,至高無上嘅代表。點解飲82 Lafite?巴閉囉,英雄主義。𡃁仔你望咩呀!出黎飲過丫!

82年Lafite固然係一支好酒,但係絕對唔代表世界上無其他好酒,更加唔係驗證好酒嘅唯一標準。可能好多人都聽過,Ch Lafite係屬於「五大酒莊」之一。所謂「五大酒莊」,係指Ch Lafite、Ch Latour、Ch Margaux、Ch Mouton以及Ch Haut Brion五支酒。所以最最最基本咁諗,起碼都要知道Ch Lafite有其他同輩兄弟掛。

 

更加重要嘅係,所謂「五大酒莊」,其實係「五大」out of 啲咩呢?「五大」之名係根據1855年波爾多嘅Grand Cru Classification演繹而來,指嘅,係分級上面五支屬於「First growth」嘅酒。而呢個分級,其實只係針對法國波爾多地區嘅酒。唔止添,係波爾多地區入面,呢個分級淨係針對左岸酒,右岸係唔包。都仲唔止添,係左岸地區入面,呢個分級淨係針對Médoc酒,其他地方係唔包。只有一支酒例外,就係一級嘅Ch Haut Brion,黎自Médoc以外嘅Graves,因為位置近近地名氣又勁所以當年就好啦好啦包埋佢咁解。

所以所謂「五大」,包括嘅地區其實好細。唔好講到新世界,唔好講到其他國家,淨係法國之內都已經有好多其他極具質素嘅酒。單單睇波爾多,右岸嘅Petrus、Ch Cheval Blanc,乃至Graves嘅Ch La Mission Haut Brion等等都有同「五大」平起平坐嘅實力。

 

值得一提嘅係1855 Grand Cru Classification係一個好rigid嘅分級制度,即使當中嘅酒,質素有所提升或者下降,都絕少絕少會重新評級。因此有時會出現五級莊比二級莊質素更好嘅情況。好在一級莊嘅水準算係相當穩定,而歷史上只有一次由二級升格為一級嘅例子,就係Ch Mouton。Ch Mouton原本都係二級莊,但係佢做到二級莊做唔到嘅野,所以佢成為左一級莊……

 

 

「反對派」與「贊成派」

最近「極共」一方隱隱發了一招,上上下下又再統一口徑,稱呼泛民為「反對派」。

 

GOOGLE作簡單搜索,文匯報幾乎每天都在做「反對派」文章:

 

image001

 

建制型英帥阿漁農界何俊賢、剛遭俠盜騙財的前保安局局長葉劉一眾深紅人士都已棄泛民稱呼,不斷宣傳對方陣營作「反對派」再看一篇文章,「深梁」張志剛亦表示「泛民」不再是「泛民」:

 

image002

 

搜索「泛民」和「文匯報」,原來這份左報自一月初起已不太用「泛民」稱呼他們眼中這班反對勢力:

image003

 

更甚者,「FACEBOOK紅人」港人講地就連陳文敏這獨立學者都劃進「反對派」的圈圈:

 

image004

 

中共為求政治正確和取得最大政治利益,每每先會玩一輪文字功夫,昔日的「走資」、「托派」、「反革命分子」,通通全為劃線以打擊目標。最近保皇、建制、土共統一口徑背後原因,看來不出以下兩點:

一.「中共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
上年九月初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副主任馮巍就曾公開說過「中共是香港最大的民主派」這驚天地論述,意味那831框架下的政改就肯定是真普選,我們就是已經爭取到「民主」,既然已經是真民主真普選,我們肯定是「民主派」啦。在這邏輯下,我天朝底下焉能容許那群「泛民」能繼續稱為「泛民」,這教我家主子情何以堪?

二.潛移物化香港人,這群只是在「添煩添亂」的搞事份子
這個香港實在有太多只求搵食、安定、短期利益的港豬,你說是「反對派」他們就會信,而不會仔細分析當中意味,假以時日,整個社會都會標籤所有異議者仍「反對派」,只懂反對毫無建設,情況有如中共歷次政治運動下,總會有無數平民百姓在旁吶喊肋威,當時機成熟,「絕大多數」香港人真厭棄這群「反對派」,清算行動就會開始,一如五、六十年代的反右、文革。

 

最令我失望的,是整個泛民一方對這次定性沒任何警覺,沒走出來警告極共人士不要在香港玩這極權鬥爭遊戲,隨便派帽子、重新定義民主「更沒有voice out叫整個香港社會提防新一波赤化運動已經從「定性」展開。

「反對派」這頂帽子很快會戴到所有異見者,不只那群食濕米議員,還包括你我一眾天天罵共罵CY的網民,既然陳文敏這相對獨立的學者都成為「反對派」,一眾「激進」網媒、討論區又豈能幸免。

 

制衡之道:定性保皇、建制、土共為「贊成派」

既然泛民沒警覺,民眾就要思考自救對策。我經常認為要對抗中共的遊戲規則,只需用到慕容復「斗轉星移」這二流、非上盛的武功則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既然他定性對手為「反對派」,說這班人「凡事反對」而禍港,我們大可輕鬆稱呼他們為「贊成派」還擊,最經典肯定是阿譚耀宗議員10年通過政改之後的訪問:

 

 

譚議員最後不懂如何反應的尷尬笑容值得我們每隔幾年就重溫一遍,「凡事贊成」根本就是現在這群保皇、建制、土共的最大弱點,自貶自己為政府所有政策的圖章,沒有一絲監控功能,自己知自己事。反劃他們為「贊成派」,變成你劃我「反對派」我劃你「贊成派」的局面,令成件事胡胡鬧鬧荒謬起來,定性運動自然失色;而外面的港豬消化了「贊成派」這稱呼,某程度可以令他們將保皇、建制、土共聯繫成人大政協之類的橡皮圖章,起碼你再教化他們時亦比較易入口(一般所謂港豬都不是親共,他們只是全無政治意識,覺得日嘈夜嘈沒有意義而已);更重要,極共所以要轉稱「反對派」,是想一小撮一小撮人開始清算,令中立者不會幫「反對派」,形成社會大部分對抗小部分反對派的「理想狀況」,但當有人反過來劃他們做「贊成派」,變相令「反對派」和他們平起平坐,形勢一下子由「打撃一小撮」變成「對壘」,如意算盤就不能打響。

佔領過後,李源潮那句「好戲在後頭」不是講玩的,歷史上,只有成功了的方能稱革命,否則只會是動亂、小風波,一四年香港攻了一仗,失敗;一五年對方的攻勢將會來臨,香港人怎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都好,也要熟悉中國政治,和如何玩這個注定漫長的遊戲。

 

戰車世界:閃擊戰 – 手機上的坦克大決戰

說起塞浦路斯,大部份人只會聯想到風光如畫的地中海島國,有誰又會估到這個籃天白海的旅遊勝地,竟然網上遊戲巨頭Wargaming.net的總部。戰車世界(WoT)玩家數目雖然比不上網遊一哥League of Legend,不過好歹登錄玩家已超過一億人,每天都有好幾百萬人在對戰,更在年度網遊總收入榜上排行第四。去年WoT終於走出電腦,進軍手電平版遊戲市場,年中率先推出iOS版,我這個Android用家則要等到年底推出Andriod版才有得玩。遊戲上架第二天我便旋即下載,自十二月開始參加坦克大決戰以來,大大小小打了近千場戰役,也是時候總結一下遊戲心得,順便向還未中毒的朋友強力推介,引誘他們跌落這個網遊火坑。

坦克車庫

首先這個遊戲是完全免費,但遊戲平衡性做得十分好,基本上付費不付費不大影響戰果,最重要是講技術講戰術講團隊合作。付費玩家每場能賺取兩倍的點數和銀幣,可以快些升級或更新裝備,亦可以多幾個泊車位停多幾輛坦克,或購入一些特別型號的坦克。不過不付費慢慢逐級而上的話,也一樣可以升級賺錢買高級坦克,性能與付費坦克沒有什麼分面。每場對戰電腦安排雙方的戰力均等,玩家級數只有一兩級的差別,排除是人為因素如豬一樣的隊友,或技術因素如隊友了斷線要打少幾個,否則不會出現其他網遊中高級玩家單方面屠殺低級玩家的毛病。有時在戰場上看見高級的付費坦克,很多上場不久便被殺個片甲不留,因為多是新手想玩高級坦克便花錢買回來,自然敵不過其他從低級磨練技術慢慢升上來的老將。

雪地戰場

遊戲支援七對七十四人對戰,目前只有搶軍旗一個模式,有兩種勝利的方法,一是簡單直接的消滅所有敵人,二是搶奪並守護軍旗一百秒。每場戰役限時七分鐘,不過通常三四分鐘便分出勝負,很少要打到平手完場,速戰速決適合流動置設。遊戲目前有十多個地圖,每個地圖有大有細設計各有不同,玩家是否熟悉和懂得利用地形,基本是每場戰勝負的關鍵。我比較喜歡玩大地圖,戰場空間大可以運用不同戰術。主力戰鬥群幾輛坦克一起行動,以數量和火力壓敵對付落單旳敵人。快速的輕型坦克主要負責去索敵,並以退為進把敵人引誘到主力射程內。我最喜歡繞到後方擾敵夾擊的支援崗位,當敵人的注意力被前方的主力吸引時,靜靜偷跑後方打亂敵方陣型,專門攻擊坦克後方裝甲薄弱的部位。不過這個崗位的下場很兩極,如果偷襲成功便成為射擊王,一不小心誤入敵方主力笵圍便死無全屍。至放小地圖的戰場開始有些悶,全部坦克聚在一兩個交戰點,不過是純火力和射擊技術的比拼。坦克大決戰與其他FPS遊戲比較,坦克這龐然大物活動緩慢很有重量感,每發一炮後也需要填裝上彈的時間,很適合我這個上了年紀的人玩,不用與後生仔鬥反應快,戰述和策略更顯得重要。

狙擊模式

市面上充斥不少類似的坦克遊戲,WoT特別優勝過人之處,是其遊戲中像真度高的物理引擎,在模疑彈道計算中彈損害時,使用大量參考數據,地圖上地形阻礙,炮彈擊中車身的角度,中彈部位的裝甲厚度,裝甲下是否油箱或彈藥庫等等,來決定HP值扣多少,又或者坦克部位有否損壞。佔據有利位置準碓狙擊敵人車身弱點,比用自動瞄準隨便擊中敵人有效得多,遊戲中技術和戰術的要求相對增加,讓遊戲更有深度和變化。遊戲有美英德俄過百種坦克可供玩家選用,從二戰前的初代坦克,一路升級到韓戰越戰的新型坦克,遲些有計劃加入中日坦克。遊戲久不久會舉行活動,贈送積分金幣甚至限量坦克。初心玩家要升級不難,不付費兩三天也可以順利升上Lv.4,駕二戰初期的坦克。我主攻玩英美坦克,從Lv.4升上Lv.6大約用了兩個星期,不過從Lv.6升上Lv.7積分要求三級跳,玩了一個月才儲了一半,若果付費的話儲分大約可以快兩三倍。當然也可以直接用錢買新坦克,不過成十蚊買一架虛擬坦克,我覺得是有點貴。至於大部份玩家夢寐以求,二戰最著名的德國老虎坦克便是Lv.7,反而老虎殺手美軍的M4才不過是Lv.5。

可惜不知是否年紀大,身邊沒有朋友玩這遊戲,沒有機會與人組隊參戰。如果讀者是坦克世界的玩家,又或者看完這篇文章很想參戰,不妨在遊戲中加我入友好名單(北美服,帳號hevangel),一同組隊落場打仗。每場與不同陌生人組隊,很多時各自為政,沒有協調戰術一團糟。手電和平板又不方便打字,很難打仗時交談商量戰術,如果有經常一起玩的拍擋,事先計畫好戰術和策略,一加一的力量必定高於二。又或者湊夠四人組隊,可以重演當年二戰時,美軍以四台M4一小隊的殺虎戰術。

原文連結

港女攝影師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ames j8246)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ames j8246)

 

港女的職業都是攝影師,模特兒是自己。

其實每個港女都很喜歡攝影,並且很專業,甚至可稱之為專家、達人。她們每一次拍照都用盡心思,找出各種完美角度來「呃視覺效果」。她們都很有學問,知道怎麼拍才能突顯自己的美,例如,高炒的功能是大眼瘦面,低炒能變長腿,三七面能突顯輪廓等等,都是博大精深的學問。另外,除了角度之外,揸機的手勢也很講究,例如「壓機」的角度等等。早前筆者在網上看到一個台灣綜藝節目,其中一集就是探討自拍的真實性。節目中請了數個在網路照上很漂亮的女生作嘉賓,並請她們卸妝後上鏡,對比一下網上的照片與真人的落差。結果不單止是「呃視覺效果」,我認為那是整容,網上的照片與真人簡直大相逕庭,十分誇張。

 

港女的副業是攝影,正職是收兵,然而,其專業攝影程度也不比職業攝影師差。職業攝影師每次替模特兒拍上百張照片,然後從中可能只選取其中一、兩張來當封面照。港女的「工作」其實和職業攝影師大同小異,港女們費盡心思從眾多相中挑選出一張自拍來當個人頭像「呃like」; 而職業攝影師則不辭勞苦拍出一相片來當雜誌封面「搏收視」。

早前就有一件在網上哄動一時的新聞,事源有一位女士在手機交友程式結識異性,但於赴約後對方發現貨不對辦,女方真人與照片差異之大有如尤物與豬排,不禁使人捏一把冷汗。事後,男方竟張女事主真面目公諸網路上召集親朋好友一同嘲諷。結果,事件迅即紅透中港台,三地網民恥笑的聲音此起彼落,充斥整個網絡。女事主不堪網上的冷嘲熱諷,接受香港某生果媒體的訪問。訪問中,女事主不斷訴說自己「冇呃人」,沒有騙金錢,沒有騙感情,只是騙視覺上效果。好一句「呃視覺效果」!但女事主又可否想到,她這樣其實和行騙沒兩樣分別。老實講,大家使用手機交友程式結識朋友,都肯定是樣貌先行,我認為這是人之常情,而女事主真人與相片的落差不單是變白、磨皮、瘦下面咁簡單,簡直判若兩人、面目全非,男方都可以話你欺騙佢感情啦!若然你認為自己的真身是令人接受的話,就不用「呃視覺效果」,好明顯,即是你自己都覺得自己外貌不討好,但又要使用誤導手法哄人落搭,事敗被揭發又係度發爛,真是好難捉摸啊!(註:筆者不贊同女事主事敗被揭發後發爛咋,不等於支持事主被放上網進行網路公審/欺凌)

 

世上真的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這是真理。若果各位真的自覺相貌不討好其實用不著呃視覺效果,因為這只是治標不治本,自欺欺人而已。只要認識你的人都知這不是你,呃到自己呃唔到人,更只會被人在背後指指點點、閒言閒語,成為人家茶餘飯後的一大笑話。女人只要皮膚好,身材勻淨其實絕大部份都不會差到那裡去,皮膚不好的就多保養,多喝水,注意飲食﹔肥胖問題只要多做運動就好了。

作為一個女人我認為外貌還只是其次,就算樣貌不娟好還可以靠修養搭救。個人修養才是王道,因為女人的外貌有別於男人,是一項負增值的資產,但男人的外貌就會隨著年月的洗禮而增添味道。當女孩子都年華老去,變成日落黃花時,男人還是一個鑽石王老伍,女人就是一枝可憐的爛茶花。然而,能真正保值的,就是一個人的修養。

修養包括很多東西,氣質、內涵、言行舉止等等都是修養,是一個人的綜合質素。於這方面就要靠多看不同類別的書本,增加自己的眼光,擴闊自己的視野,不要人云亦云,有自己的見解和立場,當然,若太過果斷獨立的女生亦不可愛,因此在這方面要拿捏得剛剛好,獨立中又略帶點柔情。而修養像皮膚一樣,是一點一滴的努力累積而成的,不能操之過急,否則就成了東施效顰,過於矯揉造作,一言以蔽之就是發姣,別人遇見你都退避三舍。

 

雖然看似很虛無縹緲,亦不是一時三刻能做到的事,需要持之以恆,不過上都只是筆者的愚見,所謂各花入各眼,就算你沒有以上種種條件也不打緊,身邊的那個他喜歡就好。係咪?

 

【電影吞食部】許鞍華開過最文藝的玩笑─《黃金時代》

thegoldenera_still_3rd_02.jpg?itok=8aX7c03D
2014年金馬獎頒獎台上,許鞍華為獲得最佳導演獎致詞:「本來想為藝術犧牲,沒想到會站在這裡,我有點不好意思,不知道該說什麼了。」熟悉許鞍華生平的觀眾,應該就能理解她為何執著於蕭紅這位女作家,大學專攻文學的她,進入電影業後曾拍攝《書劍恩仇錄》、《傾城之戀》與《半生緣》,卻都遠遜於她其它的成功作品,落得挫敗收場,她曾說自己再也不碰文學改編,之後的創作生涯便以寫實見長,成為現今我們所熟悉的許鞍華,但很顯然,她仍不可自抑對文學的熱愛,畢竟投入《黃金時代》之時,她已接近從心所欲的年紀,可能因此更想撕掉自己廣為人知的標籤;又,蕭紅曾對友人訴說「自己將孤苦以終老」,一名單身邁向老年的女導演,恐怕心底也不時會浮現這樣的恐懼吧。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