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淡出的憶記

文:林幸

「世鈞,我們再也回不去了。」這是張愛玲名著《半生緣》(亦名為《十八春》)其中一句最經典的句子。

這短短的八個字(後半部分:我們再也回不去了)不但揭示結局的悲觀性,也能意會到那種無奈衰痛之感。人一生往往是跟著前面一條又一條別人給我們劃好的單行線去走,這條單行線意味大,負擔更大,我們得放棄一些什麼才有辦法走上,如果想要走得快些好讓自己盡快抵達終點,就需要拋棄得更多。也許很多的人、事、物曾經是自己珍而重之的,可是當時代的巨輪麻木地碾過;當我們慢慢成長;當身邊的環境已變得面目全非時,我們可以做的似乎只有靜悄悄地放下,放下那些我們曾經握得緊緊的事物。

曾於一個短暫的週末小假,因為正好要整理電腦裹的檔,不知不覺地打開了一個存放以往高中時代照片的檔案,仔細看了一下,發現年少輕狂的自己,再看看身邊的同學,漸漸有些已經忘掉尊姓大名。我很不安,於過去曾經那麼實在和自己接觸的一個人,今天竟然忘了對方姓甚名誰,我隨即關掉那個文件夾,這樣做實有逃避之嫌,而可笑的是自己不但要逃避現實,連回憶也要逃避,羞愧萬分,傷感不已。然而我又立刻以社交工具獲知對方的近況,不論以往的恩怨情仇,看到如今對方生活也平穩快樂地渡過,心中頓然釋懷一番,同時亦深刻地反照了自己,這樣不是要抱怨現今自己的生活過得比不上別人,不過是痛心當初自己放棄了一些事物,而對方仍然完好無缺地保存下來,這是選擇的問題,卻讓我坐在電腦螢幕前盯著那手機螢幕,眼眶已濕了一半。我不敢說我選擇錯了,只是有點迷茫,有點失落。

知道自己總是犯上傳統中國人的毛病。一直認為一段情感結束,雙方都要負上責任,有相對之分,而不是絕對之別。漸行漸遠並不是竟無根據,正如佛家的因果關係之說,一件事的開始是需要由主因及助緣來構成,缺一不可;相對地,當這其中一個因素失去消失了,這事大概也到了終站。你和一個人的緣份也是這麼一回事,緣集便聚;緣盡即散,這大概我們也計算不到,兩個人之間的緣份走到盡頭要分離,也屬自然之事,不需過於若得若失。若果是真的要較真,也不可以迴避自身的責任。

青春,我已經回不去

你也回不去了

他也回不去了

她也回不去了。

的確,我們再也回不去了。除了剩下折磨的憶記和無盡的婉惜之外,什麼也都拿不走。

「大考的早晨,那慘淡的心情大概只有軍隊作戰前的黎明可以比擬……」只能繼續埋頭於自己的世界。

The post 淡出的憶記 appeared first on 刺青雜誌.

學聯,你一定要知村民諗緊咩——寫於689記招後

藍皓 攝

藍皓 攝

 

 

今日節目完結的時候,我說:「香港人係點既呢?好多國內朋友都同我講,佢地係睇大電視台去認識香港人既。係電視劇入面,D媽媽級既演員,去勸個老豆,唔好打壓個仔自由戀愛果陣呢,果句對白一定係:『阿仔受軟唔受硬架,等我勸下佢啦。』香港人,個個都受軟唔受硬既。我估,大家都知既,呵?」

 

你看梁振英口窒窒,林鄭難掩她的笑意。你知道,梁生已經被架空。他的底線很清楚:你唔衝,唔搞鐵馬,暫時冇事。

 

最後,真係軟攻。中大、港大兩大校長出手,校長在電視媒體面前,唔小心說了一句:「我地既運動……」後來雖然他立即改口,變成「你地既運動……」,大家都明白,為什麼他們受歡迎。沈祖堯在記者會前,連馬斐森,神色凝重。記者會後,有笑容了。大家都鬆一口氣,還說了一句:「我地今晚係好夜先決定過黎,唔係政府決定叫我地過黎(說了兩次)。」校長,真的很難做。見到校長的笑容,我的心也安了一點。

 

昨天晚上,我在這兒問,他們如何傾。事實上,整個社會,已經在談。對話的定義,是如果大家都知道大家的底線是什麼,而底線是「沒有辦法改變」的話,根本就不用談。所以,如果這一次林鄭和學聯談判,學聯的底線離群眾太遠的話,學聯將萬劫不復。

 

總之,事情仍在膠著。將來會如何,整個社會也把希望和重擔交給學聯了。我只有兩點希望:

一、政黨們,說少一句。這場運動,你們只可以當輔助角色。

二、學聯,要知村民諗緊咩。你做既事,如果唔係村民咁諗,香港人將不會放過你。

 

中學生參與雨傘革命,可喜?可悲?

身為中學生,竟然可以實踐急救知識、喫催淚彈、參與堵路、在馬路上通宵留守……數之不清的第一次都在這數星期內發生,有點感動和不知所措,但更多的是沉重。

曾經天真的以為,警察的工作就是除暴安良、維持社會秩序,現在覺得,這想法實在太幼稚了。首先,我是絕對欣賞前線警察的專業(個別例子不作評論),當我在今早通宵留守添華道,呼呼大睡之時,前線警員仍在站崗,一覺醒來,除了天空變成魚肚白,人群散去之外,都沒有絲毫差異。而我對他們,就只有同情和敬佩。

在這當急救和中催淚彈

回想起928,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之前,也就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喫的催淚彈之前,我在前線當急救工作,現場所見,前線警察面對群眾的謾罵或感化都面不改容,及後又於網上看到他們在倒臥在天橋上呼呼大睡的圖片,也令我不忍。但我想指出一點,就是因為專業,因為服從上級命令,結果殘酷地把示威者和佔領支持者與自已形成對立關系,而這個始作俑者,是梁振英。

「轟」,喫下催淚彈後,血管不斷擴張,眼睛睜不開,淚水不斷踴出,接近窒息,正當以為自已會死去之時(沒有誇大),我瞄到在附近,有人正拿著水,而這瓶水,救了我一命。

及後,我聽到有人以粗口「問候」梁振英,這些因為憤怒衝口而出的話,仍然毋忘初衷,沒有「問候」前線警察,我就知道,這些抗爭者的思路,是多麼的清晰。即使假定示威者向警察訴諸暴力,在行為上不理性,但我也認為在思想上是理性,因為他們知道要抗爭,即使機會有多渺茫,也為民主為真普選抗爭,這,正正是在理性的驅使下使用暴力,單以「暴力」一詞作詮釋?太犬儒了吧。

到了海洋公園巴士站內,只見群眾組成過百米的人鏈,傳遞物資,另一邊廂,前來提供物資的市民亦絡繹不絕。當救護車駛進駛出,除了有人主動開路,市民亦非常合作。這種「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精神,令我為之動容的感覺,恕小弟才短思澀,無法刻劃。

人鏈短片

最後,疏理好思緒,我就開始懷疑,在當權者的暴政之下,手無寸鐵的市民也被視為暴徒罪犯般對待,這些如此專業的警員,究竟會變質成怎樣呢?

我感動,因為在這數星期,香港人終於醒覺,再次凝聚起來,歷史也翻開了新的一頁,我稱之為「新獅子山下精神」——互助、團結;我沉重,因為我不知道人群會否隨時散去,不知道警方會否全面鎮壓佔領場地,不知道真普選會否落實。但香港人,會銘記這一切——曾經一起爭取民主的決心。

上山抓蟲過暑假

unnamed

農夫靠天吃飯,做生態研究也不例外。天氣好壞是野外實驗成敗的關鍵,雖然我們無法改變天氣,但我們爭取最高的實驗效率。

撰文∕孫烜駿

生物的合作行為是生態與演化生物學上的重要議題,長久以來科學家試圖解開合作之謎:為什麼生物為了生存,不只是會競爭,也會演化出合作的策略?

近年來許多學者指出,生態環境會影響社會生物的合作行為;然而,研究顯示優渥與惡劣的環境都有可能促進合作的社會演化。我的研究主題是尼泊爾埋葬蟲合作行為所導致的生態影響,有別於多數研究者是探究生態對合作行為的影響,我們反過來探究合作的生態意義。

尼泊爾埋葬蟲在生態上扮演清除者的角色,能把小型哺乳類的屍體,經過除毛後做成肉球,最後埋入土壤以供給幼蟲所需。特別的是,許多沒有親緣關係的埋葬蟲成蟲個體會行合作生殖,共同處理屍體,這種特性被認為是埋葬蟲在演化上為了適應屍體資源的珍貴與稀有所導致的。

野外實驗是我們實驗室每年的研究重點,許多人利用暑假出國度假,我們則徜徉自然山林的懷抱。我們的研究團隊長年以南投縣台灣大學梅峰山地農場做為野外研究站,順著台14甲線進行跨海拔的研究,研究範圍從中海拔的清境農場一帶一直到高海拔的鳶峰地區。
俗話說農夫靠天吃飯,做生態研究也不例外。天氣是野外實驗成敗的關鍵,雖然我們無法改變天氣,但我們爭取最高的實驗效率。山上的生活沒有星期幾的分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論日曬雨淋,在有限的三個月內收取最多的資料組數是首要目標。於是我們每天往返中海拔到高海拔森林、設置陷阱、架設錄影裝置、置入埋葬蟲、等待屍體埋入,最後收回幼蟲。有時甚至連番遭遇颱風來襲,我們也一樣不畏風雨,外出進行實驗。

團隊合作,克服困難

野外實驗一開始,我的內心十分慷慨激昂,但這樣的生活持續一個月後便已身心俱疲,多次湧現消極、放棄的念頭,只想回到舒適圈的生活。單靠一個人的力量想完成實驗有如蚍蜉撼樹,但因為有夥伴同舟共濟,我們似乎更靠近成功一步。透過合作、分頭進行實驗,我們團隊能在一天內在各海拔設置陷阱、架設錄影,或收回陷阱。我非常珍惜有實驗室夥伴的鼓勵與合作,讓我能在實驗過程的最低潮重新燃起鬥志。

為了調查野外尼泊爾埋葬蟲的繁殖表現,我們必須先在實驗樣區以老鼠屍體大量設置陷阱,誘捕尼泊爾埋葬蟲。雖然大部份的屍體在數分鐘內就被雙翅目蠅類佔據,使埋葬蟲繁殖失敗,不過,只要有繁殖成功的例子,均可觀察到四隻以上的埋葬蟲。因此我們好奇,是否埋葬蟲能透過合作生殖行為來對抗蠅類的種間競爭?

為了探究埋葬蟲合作生殖的生態意義,首要任務應是區分形成社會性群體是否影響埋葬蟲的繁殖表現。於是,我們設計了兩種不同的群體大小:一雌一雄、三雌三雄,分別代表非社會性與社會性的群體,同時透過跨海拔的大尺度實驗,觀察兩種群體在不同環境壓力下的表現。此外,為了探討溫度如何影響埋葬蟲行為表現,以及如何與蠅類競爭,我們也在中高海拔地區的陷阱加熱老鼠屍體,以增強蠅類的分解能力。驚人的是,社會性群體的埋葬蟲展現了高度的合作行為,也因此提高繁殖成功率。

本文轉載自《科學人》

防暴警察武器配套全解構

(獨媒特約報導)據東方日報報導,一隊警方防暴隊以4排警員組成,基本所有警員都會配備點38口徑手槍及胡椒噴霧,第一排警員會手持警棍及盾牌,第二排警員會配備CS催淚彈,當中又分為手擲式及槍發式(警員俗稱為「大口槍」),手擲式可釋放較多氣體,槍發式由法德魯寸半口徑大口槍發射,有效射程為50至75米。

第三排防暴警配備橡膠子彈,內含3粒橡膠彈頭,射程為40至50米,以法德魯槍發射。至於最後一排的防暴警員,則會配備M870雷鳴燈霰彈槍以及AR-15自動步槍,專門用來對付危害他人生命的「暴徒級」示威者。

下面將進一步解構以上武器(除基本配備的 S&W M10 點38手槍外)的用法以及威力。

第二、三排: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37/38mm Federal Riot Gun)

DSC_0319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以打非致命彈藥 (non-lethal rounds)為主,主要是發射催淚彈(Tear Gas Rounds),理論上是向天打,令空中出現好多顆放出催淚煙的子彈。比起稀釋的手擲式催淚彈,大口槍爆出來的CS催淚煙會被磨得更精細,接觸到佈滿汗水的皮膚時會讓人有燒傷的感覺。最佳處理方法為讓風吹走;若希望用水沖走,則需使用凍水。

在67暴動時,警察曾用催淚彈平射,直接射示威者。這種做法會對示威者造成瘀傷,打中內臟/Vital Organs(1)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

10708256_10154643139695072_1397544873_n
香港警方在9月28使用後的催淚彈彈殼

第三排的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則配以37mm橡膠子彈,應是打示威者的腳,或是射向地下後彈地再擊中示威者,亦是有機會造成死亡。

雖不知警方有否配備,這種槍亦可以發射比Tear Gas Rounds更危險的「非致命」彈藥,它可以打木彈 (Wood Baton Rounds),這種彈前重後輕,專門向地下打,落地時會高速自轉,用以「掃」示威者的腳,有機會打斷雙腳。近距離打會打穿人,打中內臟/Vital Organs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

689px-37mm_baton_rounds
左: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用)吋半口徑防暴槍膠製的木彈 Wood Rounds
右: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用)橡膠子彈


第四排:雷嗚燈870 散彈槍(12 Gauge Remington 870)及AR-15自動步槍(Colt AR-15)

10484942_10152766606944650_9155260617245948157_n

手持雷嗚燈870 散彈槍的香港防暴警察

長槍方面,警方用雷嗚燈870 散彈槍 (12 Gauge Remington 870),及Colt AR-15(美軍叫M16,但美軍那款可以打到三連發;警方用的則是民用版,只可以打單發)。

雷嗚燈870散彈槍 (12 Gauge Remington 870),可以打散彈 (鳥彈 Birdshot,或更致命的鹿彈 00 Buckshot) 之外,亦可以打非致命彈藥 (non-lethal rounds),例如有橡膠子彈 (Rubber Bullet, 又稱Rubber Baton Rounds) 及布袋彈 (Bean Bag shot/ Sock Round)。警方手中的雷嗚燈870散彈槍,應是配備豆袋彈或橡膠子彈。

布袋彈是由布包裹多粒體積細小的鋁或鉛質彈珠,發射後以即散開並擴大面積地打在人身上。一般國際使用守則都是要求以較長距離發射,遠距離打會造成瘀傷;近距離打會打穿人,打中內臟/Vital Organs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而散彈槍用的橡膠子彈,威力則比布袋彈更強。

530258
雷嗚燈870 散彈槍用橡膠子彈

Bean_bag_round_close_up
雷嗚燈870 散彈槍用布袋彈

628x471

布袋彈所造成的傷害

100_0272
香港警方所使用的AR-15

Colt AR-15自動步槍發射5.56mm NATO Rounds 或是 .223 Remington Rounds(2種子彈有時Interchangable,而NATO Rounds 內壓較高及射速更快),美軍的M16步槍(亦即從以前在越南,到現在於伊拉克及阿富汗使用的)就是由AR-15發展而成。

這枝槍極!危!險!,子彈射速可高達1200米/秒。子彈的設計就係為左打到入人體入面後翻滾, 造成更大創傷。雖然AR-15可使用橡膠子彈,但一樣可以造成致命性傷害,見到這枝槍的話,請記得是極其危險的致命武器。
香港警察用的彈匣裝到20粒子彈 (多數只會入17/18粒),意即打完17/18粒才需要上一次子彈。

註:(1) Vital Organs,生命器官。維繫生命的重要器官,包括腦、心、肺、腎、肝、胰、脾。

Credit:讀者Vincent

參考資料: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AR-15自動步槍
.223 Remington步槍子彈
雷嗚燈870散彈槍
防暴槍
布袋彈、木彈

三日,三年,三十年——寫於遮打革命中

藍皓 攝

藍皓 攝

 

常言道:「學壞三日,學好三年」。但陸捌玖先生在位三年不到,已經令香港過去三天(或更久)出現如此情境,真不可不謂政績斑斑,為了表達市民「謝意」,懇請你下台接受加冕,永不回到公眾視線。

 

三天,我們見證香港人自律克己,人人互相守望,如果上一代高喊「獅子山下精神」,我們的新生代正正以新時代規律傳承此等精神。我們贏得國際美名,成為世界公民的榜樣,佔中不但未有斷送我城聲譽,更在政治上為香港立威成名,以公民質素贏盡世界人心;反觀現政權,首日暴力催淚彈盡出,激起義憤;次日放軟手腳,令人恐懼;三日放出誤導訊息,誣指抗爭者添亂,不但出醜人前,進退失據,更是濫用國家機器,激起民眾間的撕裂,造成互相對抗之局。如此反差強裂,值得一眾「我討厭政治」的論者思考,誰真心為港打拼,誰正戀棧權位,拖垮我城?

三年,全能又全知的689在二0一一年底辭去行政會議召集人職位,開始埋身肉搏打泥漿摔角特首選舉戰。這次在他口中「最接近普選」的選戰,再一次得到「我討厭政治」論者一句「政治真係好污糟呀~~~」回應。從埋班、落區到行動,每一步深謀遠慮,機關算盡。黑幫、賄選、僭建等畫面突然佔據傳媒畫面,更用盡所有手段抹黑對手,性醜聞和僭建直插唐英年心臟,厲行最狠毒的人格謀殺。如此不擇手段,如此涼薄刻毒,正是徹頭徹尾反映其人格,更不用提三年來只懂煽動群眾鬥群眾,引入「你做初一,我做十五」的文革思維,事事恬不知恥,拒不問責,香港人,不妨問問自己,有誰能夠在任三年不到將香港弄成事事對立,群眾互相指罵?罪魁禍首到底是誰?

三十年,香港人在三十年前被中英雙方共同推倒「三腳櫈」,令香港前途落入「外人關門決定,主人不容置喙」的境地。今天不斷有聲音說當年學界民主回歸派出賣港人利益,令香港落入獅口;卻完全抽空歷史背景,未能思考當年對共產黨的前景,仍存樂觀預期。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香港人對歷史固然有不堪回首的感概,但民主政治、自由法治既然成為中英共識,既然迄至今天仍書寫於聯合國存檔的國際文本,我們依本抗爭,努力落實,為何卻落得搞亂香港,影響我城前途的惡名?思考多晚,筆者依然看不透,想不通。

 

佔中至今,已無單一團體人士可以叫停,實際上自其變成全民運動的一刻,已可知政府再高呼「佔中組織者應叫停運動」的口號,只是推卸責任,製造群眾對立情緒。要問的是,政府不知道此舉徒勞無功嗎?為何多此一舉?如果在位者不是愚笨之極,那只能推斷政總內波譎雲詭,機心處處:先別提平行時空下榕姐被困紅隧四/五小時無法送終、兩小時無法自北角到瑪麗醫院卻說不清路線的「精彩故事」;單是救護服務要坐港鐵救人、消防受阻無法達成服務時間承諾的「空言」也說得娓娓動聽。然而,一個又一個的紀律部隊人員挺身澄清、一把又一把呼籲理性思考,尋求證據的聲音,足以令我們在分秒必爭的輿論戰冷靜片刻,致力挺進下去。可以說,打擊抹黑的惟一方法,我們只能咬緊牙根,隨時求證可靠的消息來源,然後在虛驚過後站穩陣腳。這很累,但我們別無他法,我們必須繼續。

最後,我們在宏觀的戰場暫時退陣,不少人還在家庭、親戚、朋友和Facebook的微觀圈子裡,受到無比大的壓力,感受到太多沮喪與不解。除了老生常談的一句盡力說服,和而不同;我們更需要顧及自己,定時回家,避免衝動,要表現出我們進退有度,不失理性的一面。對於政治立場迥異的朋友,在按下「unfriend」一鍵之前,不妨考慮一下:他們的資訊可能對我們了解對方的部署十分重要,更有甚者,當權者正在製造撕裂、極端分化的局面,我們是否應該落入其窠臼,今日unfriend容易,他日Add friend困難,如果將來傷口癒合需時,我們今天何必抓破?

此役一過,不論成敗,香港政局必將翻天覆地,政治秩序全面洗牌;而社會被迫歸邊,各方互相敵視,促成社會重歸團結必定困難重重。然而,所謂「太陽照常昇起」,不應成為權貴的政治口號,而忽視旭日初升象徵萬象更生的樂觀意涵。請為香港默然祝禱,一役過後,我城自當茁壯,人心不息。

再一次,共勉之。

 

拆穿語言偽術── 回應屈穎妍的 <我們沉默,但我們不盲>

網絡正瘋傳屈小姐的大作,在此嘗試拆穿其語言偽術。屈小姐乃資深傳媒人,筆力深厚,而本人只是個小市民,且來個雞蛋撞石牆,有何紕漏,請指教!

一.利用誇張手法
市民「人多」、「靜坐」,為何屈小姐要用「武器」來形容?而非中性的「本錢」、「籌碼」或「力量」? 「武器」一詞,明顯要為「和平」的抗爭增添幾份「暴力」色彩,此誇張手法大概能牽動不少愛好和平的讀者的情緒。歸根究柢,689才是暴力的始作俑者。

打個暴力的比喻:689就像強姦犯(強姦民意),給了個「假普選」叫市民「袋住先:有普選總比沒普選好」,就像有「避」而來的強姦犯叫被侵犯者「忍住先:有戴套比沒戴套好」,市民走頭無路上街抗爭,就像被侵犯者作出肢體反抗,還反被指控不乖乖就犯。究竟誰暴力?

屈小姐用「蟻多也會螻死象」來比喻佔領行動的「暴力」,的確,我們只是蟻民,政府是大象。若我們不靠人多,不靠癱瘓交通,不靠對社會秩序造成衝擊,我們這些「蟻民」憑什麼「力量」去跟政府討價還價?

二.以偏概全
屈小姐稱:「這幾天,我聽到被人罵得最多的是警察。」她是從何途徑「聽」回來呢?被媒體放大了的畫面,還是那些網上轉貼而未經証實的消息?什麼「以後不做警察生意」,哪間小店?消息來源是什麼?做cross-check是記者基本責任吧,何以屈小姐竟引這些未知真假的「消息」作為例子?

從我自己和親友在佔領現場耳聞目睹得來的情況是:示威者罵警是有的,但只佔少數。更多的是叫「罷工」、「放下武器」、「保護市民」,這些口號在被佔地區隨處可見,亦是9.28與防暴警察對峙時,大家不停高喊的!當日,我亦是其中一份子,我和不少示威者,是一邊嗌,一邊流淚的。誰造成今日警民敵對的局面?是無視市民「真普選」訴求、施政一塌糊塗的狼特首!他才是香港人的真正共同敵人!
而那些反佔中、撐警察者為何總把矛頭指向罵警的非理性示威者?他們絕對佔少數!「以偏概全」實屬反佔中者的慣常技倆,道聽途說,倒不如親往佔領現場,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轉移視線
誠如689所言,香港警察國際聲譽一直很好,是一支優秀的紀律部隊。但近年警權常被濫用,民望愈來愈低,究竟誰要負責?又究竟是誰要警察在「盡忠職守」和「秉持良知」兩難中抉擇?

香港警察也是香港人,他們也是689政權下的受害者,對抗警察從來不是「佔領行動」的目標!我們由始至終爭取的是「公民提名」!對事不對人,從示威者的口號和標語所見,大都支持「警察」,不支持的是「警察對付市民的行為」,才會叫他們「罷工」。因此,屈小姐和反佔中者實無需要「替警察抱不平」。

打著「支持警察」的旗號來營造「仇警敵警」的假象,放大極少數示威者的非理性,扭盡六壬去爭論「和平佔領」背後有多「暴力」,反佔中者卻迴避「公民提名」及落實「真普選」的討論。他們此舉除了助「狼」為虐,深化警民衝突,轉移市民視線外,於社會究竟有何益處?

<我們沉默,但我們不盲>原文:
http://www.speakout.hk/index.php/2014-06-02-15-54-21/2014-07-15-08-50-55…

照片:轉載自「新報人」Facebook,由讀者CHB熱心提供

(刊於2014年9月30日《明報》)

拆穿語言偽術── 回應屈穎妍的<我們沉默,但我們不盲> (刊於2014年9月30日《明報》)

網絡正瘋傳屈小姐的大作,在此嘗試拆穿其語言偽術。屈小姐乃資深傳媒人,筆力深厚,而本人只是個小市民,且來個雞蛋撞石牆,有何紕漏,請指教!

一.利用誇張手法
市民「人多」、「靜坐」,為何屈小姐要用「武器」來形容?而非中性的「本錢」、「籌碼」或「力量」? 「武器」一詞,明顯要為「和平」的抗爭增添幾份「暴力」色彩,此誇張手法大概能牽動不少愛好和平的讀者的情緒。歸根究柢,689才是暴力的始作俑者。
打個暴力的比喻:689就像強姦犯(強姦民意),給了個「假普選」叫市民「袋住先:有普選總比沒普選好」,就像有「避」而來的強姦犯叫被侵犯者「忍住先:有戴套比沒戴套好」,市民走頭無路上街抗爭,就像被侵犯者作出肢體反抗,還反被指控不乖乖就犯。究竟誰暴力?
屈小姐用「蟻多也會螻死象」來比喻佔領行動的「暴力」,的確,我們只是蟻民,政府是大象。若我們不靠人多,不靠癱瘓交通,不靠對社會秩序造成衝擊,我們這些「蟻民」憑什麼「力量」去跟政府討價還價?

二.以偏概全
屈小姐稱:「這幾天,我聽到被人罵得最多的是警察。」她是從何途徑「聽」回來呢?被媒體放大了的畫面,還是那些網上轉貼而未經証實的消息?什麼「以後不做警察生意」,哪間小店?消息來源是什麼?做cross-check是記者基本責任吧,何以屈小姐竟引這些未知真假的「消息」作為例子?
從我自己和親友在佔領現場耳聞目睹得來的情況是:示威者罵警是有的,但只佔少數。更多的是叫「罷工」、「放下武器」、「保護市民」,這些口號在被佔地區隨處可見,亦是9.28與防暴警察對峙時,大家不停高喊的!當日,我亦是其中一份子,我和不少示威者,是一邊嗌,一邊流淚的。誰造成今日警民敵對的局面?是無視市民「真普選」訴求、施政一塌糊塗的狼特首!他才是香港人的真正共同敵人!
而那些反佔中、撐警察者為何總把矛頭指向罵警的非理性示威者?他們絕對佔少數!「以偏概全」實屬反佔中者的慣常技倆,道聽途說,倒不如親往佔領現場,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轉移視線
誠如689所言,香港警察國際聲譽一直很好,是一支優秀的紀律部隊。但近年警權常被濫用,民望愈來愈低,究竟誰要負責?又究竟是誰要警察在「盡忠職守」和「秉持良知」兩難中抉擇?
香港警察也是香港人,他們也是689政權下的受害者,對抗警察從來不是「佔領行動」的目標!我們由始至終爭取的是「公民提名」!對事不對人,從示威者的口號和標語所見,大都支持「警察」,不支持的是「警察對付市民的行為」,才會叫他們「罷工」。因此,屈小姐和反佔中者實無需要「替警察抱不平」。
打著「支持警察」的旗號來營造「仇警敵警」的假象,放大極少數示威者的非理性,扭盡六壬去爭論「和平佔領」背後有多「暴力」,反佔中者卻迴避「公民提名」及落實「真普選」的討論。他們此舉除了助「狼」為虐,深化警民衝突,轉移市民視線外,於社會究竟有何益處?

<我們沉默,但我們不盲>原文:
http://www.speakout.hk/index.php/2014-06-02-15-54-21/2014-07-15-08-50-55…

照片:轉載自杜汶澤Facebook

【知己知彼】你可能會見到的香港警察主要長身槍械

長槍方面警方除左用雷嗚燈870 散彈槍 (12 Gauge Remington 870),同埋Colt AR-15 (美軍叫M16,但美軍果枝可以打到三連發,警方果枝係民用版只可以打單發),其實警方仲有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雷嗚燈870散彈槍 (12 Gauge Remington 870)

 

 

可以打散彈 (鳥彈 Birdshot,更致命嘅鹿彈 00 Buckshot) 外,仲可以打非致命彈藥 (non-lethal rounds),例如有橡膠子彈 (Rubber Bullet,又稱Rubber Baton Rounds) 同埋豆袋彈 (Bean Bag shot/ Sock Round),遠距離打會造成瘀傷,近距離打一樣會打穿人,打中內臟/Vital Organs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

 

散彈槍用橡膠子彈

 

散彈槍用豆袋彈

 

豆袋彈的傷害

 

 

Colt AR-15


似警方setting 的AR15A2 (但圖中用的係30粒 彈匣)

 


警方setting 的AR15A2 (但圖show 唔曬枝槍)

 

打5.56mm NATO Rounds /.223 Remington Rounds (2種子彈有時Interchangable,而NATO Rounds 內壓高d射速快d),美軍的M16步槍(姐係由越南打到去而家打緊伊拉克同阿富汗果枝)就係由依枝槍發展出黎

依枝槍極!危!險!,子彈射速可高達1200米/秒

子彈的設計就係為左打到入人體入面後翻滾,造成更大創傷

雖然有橡膠子彈,但一樣可以造成致命性傷害

見到請Assume 依枝係極危險的致命武器

香港警察用的彈匣裝到20粒子彈 (多數只會入17/18粒),姐係打完17/18粒先要上一次子彈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37/38mm Federal Riot Gun)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

以打非致命彈藥 (non-lethal rounds)為主

主要係打催淚彈(Tear Gas Rounds),理論上係打上天,晌空中爆好多粒出催淚煙的子彈

但67暴動時,警察係會平射直接打示威者,會造成瘀傷,打中內臟/Vital Organs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

依枝槍都可以打更危險的「非致命」彈藥 (其實都係好危險),佢可以打木彈 (Wood Baton Rounds),粒彈前重後輕,專係瞄地打,打落地時會高速自轉,用黎「掃」示威者隻腳,有機會會打斷腳,近距離打一樣會打穿人,打中內臟/Vital Organs 會造成內出血,有機會死亡

 

法德魯吋半口徑防暴槍催淚彈

 

法德魯吋半口徑木彈

(Sorry, 真係搵唔到其他圖)

 

左: 吋半口徑防暴槍膠製的木彈 Wood Rounds (sorry for 1999, 用途一樣, 但當然唔係木造)
右: 橡膠子彈

 

一系列的吋半口徑防暴槍non-lethal rounds

 

Reference 我唔想落太Technical 的page 比Wiki 你啦~

http://en.wikipedia.org/wiki/Federal_Riot_Gun

http://en.wikipedia.org/wiki/AR-15

http://en.wikipedia.org/wiki/.223_Remingt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mington_Model_870

http://en.wikipedia.org/wiki/Riot_gun

http://www.wargamehk.com/cgf/viewthread.php?action=printable&tid=55053

學聯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公開信

致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

聞悉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有意邀約學生對話,商討港人爭取民主政改,本會得悉謹覆如下:

一)港人走上街頭,是因為過往三十年所有嘗試,每次不是被當權者否定,就是被詐騙。港人重奪未來,就只由有佔領街頭開始。面對港人爭取民主的決心,梁振英政府卻不斷指派警方暴力襲擊市民,甚至波及記者。此舉逼使港人退無可退,必須踏上街頭,展開不合作運動,瓦解當權者的權威。

二)六月民間公投72萬人支持公民提名,但特區政府卻一如故我。一日沒有公民提名,不廢除功能組別,這個制度只會不繼續容讓擅於施放催淚彈、防暴警察的特首上任、繼續容讓與財閥勾結的功能組別議員佔據議會。相信司長亦不齒梁振英的劣行,而為了一個公平公義的未來社會,香港人實在不得不站出來。

三)我們認為對話宜在公共場合,以讓媒體及港人得悉及參與全程對話,讓香港人直接得知司長如何回應香港人追求民主普選的的理念。希望司長尊重港人應有的公民權利,不應被踐踏。同為香港人,希望司長提出氣魄,勿阻擋港人民主改革,與港人共同開拓前路。

我們謹此申明:

一)梁振英失信於民,已無管治威信。

二)學生和政府的對話,政改是唯一議題。

三)確立平等權利,實行真普選、真民主。

四)在一國兩制框架下,香港問題,香港解決;政治問題,政治解決。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