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 dropblog 發表的所有文章

做愛吧!不要征戰:性與暴力的神經機制

或許 “make love, not war” 的口號,

已經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更深層的烙印在我們的神經系統之中。

文 / Yuting Chang(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

當提到「暴力」、「侵略」以及「衝動」這些字眼時,大概沒有多少人會對它們產生正面的聯想,然而這樣的行為卻在演化上被大量的保留於無數的物種之中,畢竟不論在覓食、捍衛領域或是尋求伴侶,都可能需要強勁的攻擊能力;不過是甚麼樣的機制讓個體只在適當的「時機」對適當的「對象」進行攻擊?不同行為的輸出又是怎麼被神經系統所選擇的?

credit: CC byDavid Kingham@flickr

credit: CC byDavid [email protected]

1973 年與 Karl von Frisch 以及 Konrad Lorenz 同獲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動物行為學家 Niko Tinbergen 曾根據他對三棘魚的觀察,為不同行為之間的關係提出驚人的假說。他認為動物的行為是依據階層 (hierarchy) 的形式所建構。以下圖為例,「僵住」與「逃跑」皆屬於「防禦行為」的分類群,而「築巢」與「交配」則屬於「生殖行為」的分類群,這項假說背後暗示在神經解剖上,「僵住」與「逃跑」兩種行為的神經迴路或腦區可能比起「僵住」與「築巢」相比時更為靠近。此外,同一類群下的同一階層行為間可能有相互抑制 (reciprocal inhibition) 的現象,換言之,個體不是逃跑就是僵住,兩個行為不太可能同時發生。面對不同的環境變化時 (季節、溫度或是交配對象、競爭者、掠食者的出現) 會誘發不同分類群的行為與階層,最後引導出某一特定的行為。相當重要的是,儘管攻擊行為出現在在許多動物的防禦行為中。Tinbergen 卻將「戰鬥與攻擊行為」定義在「生殖行為」的分類下,

如圖所示:

p1

Kollack-Walker 和 Newman (1995)在倉鼠的研究中發現,位在下視丘腹側 (Ventrolateral subdivision of the ventromedial hypothalamic nucleus, VMHvl),一個以往被認為負責生殖行為的腦區,同時在「交配」以及與「雄性間相互攻擊」時都產生了活化,但活化的情形並不相同。

David Anderson的研究團隊則進一步在小鼠的實驗中,證實了VMHvl同時存在著「交配時活化」、「攻擊時活化」以及「交配及攻擊時皆會活化」的神經元。

電生理紀錄

實驗一開始雄鼠被單獨置放於一個實驗空間,接著實驗人員將另一隻雄鼠也放進同一個箱子內,這時,某些位於VMHvl的神經元會產生劇烈的活化,從行為上也可以看見這隻原本就待在箱子裡的雄鼠開始攻擊這個雄性入侵者;有趣的是,當實驗人員放進去的是雌鼠時,某些負責攻擊行為的VMHvl神經元竟是完全的悄然無聲 (研究人員將神經元電生理紀錄到的訊號轉換成聲音訊號,藉此了解神經活化的狀況與行為的關係)。這樣的結果暗示著雌性的出現以及隨後的交配行為引發了某種「抑制」的機制,將雄鼠原本的攻擊迴路給凍結了。

光遺傳學實驗

僅憑藉電生理的紀錄只能建立VMHvl神經元與行為的相關,仍不能肯定的宣稱是這些神經元的活動變化造成不同的行為。為了進一步確認這些神經元與攻擊行為的因果關係,研究人員利用光遺傳學的技術,使得特定的神經元表達光敏感受器,那些表達光敏感受器的神經元就能夠被植入腦部的光纖所任意的操弄,光一打開,特定的神經元便會因為光的誘發而產生電衝動(或被抑制)-可以參考:Ed Boyden: 為神經元安裝發光的配備基洛.米辛博的基因改造大腦。實驗的結果發現,當光線照射到這些VMHvl 神經元後,果然立即可以觀察到雄鼠產生一個明顯的攻擊行為,而且一旦這些神經元被活化,攻擊的對象彷彿便喪失了某種程度的專一性,不論當時的入侵者是已經被閹割的雄鼠、或是可以與牠做愛的性感雌鼠,甚至是一隻橡膠手套都將成為這隻抓狂雄鼠的攻擊目標。

然而這個實驗最有趣的還不僅於此,同樣是在雌鼠進入箱子中,在牠們相遇的不同時期利用光將VMHvl負責攻擊行為的神經元開啟,卻有全然不同的結果。這項分析發現,當雄鼠和雌鼠才剛相遇而尚未開始交配時開啟光源,雄鼠有超過80%以上的可能仍然會攻擊雌鼠;但等到牠們已經開始交配的時候再開啟光源,雄鼠的腦似乎就不怎麼聽從這些神經元的使喚,攻擊的機率低於40%;重頭戲來了,當進入了交配的尾聲,最後雄鼠射精了之後,這時再開啟光源──你沒有猜錯,雄鼠攻擊雌鼠的機率瞬間回升到80%附近,且與交配前的那一組數據沒有統計上的顯著差異。

credit: CC by timtak@flickr

credit: CC by [email protected]

對精神病學的啟示

這些實驗結果確實支持了Tinbergen半個世紀以前就提出的階層式行為假說,參與「性」及「攻擊」行為的神經基礎確實相當緊密,且相互牽制。

Anderson指出演化驅使這兩個看似南轅北轍的行為有如此的關聯,可能是為了防止交配時雄性對雌性進行不當的攻擊。回到人類來看,極端且可能傷害他人的性暴力行為很有可能就是這個相互牽制的神經迴路發生了問題──暴力與性同時發生。檢視人類中許多相關的反社會病態人格以及異常的性暴力行為,是否也有同樣的神經迴路發生異常,是下一步科學家需要藉著腦造影或其他更多新的技術探索的,若結果是肯定的,那麼將需要更多的努力去釐清從遺傳到環境的各種因子中,如何塑造出這樣的迴路,影響個體的一生。

後記:皆與「性」有關?

除了暴力與性的關係,其他從生殖到情感等各種相關行為一直是生物學與心理學領域極度令人振奮的研究主題,近年來更有學者呼籲所有神經科學的研究都應該嚴謹的考慮性別差異的存在(Cahill, 2006; Jazin & Cahill, 2010)。儘管相較於許多更複雜的人類認知功能,這些行為在演化上是這麼的原始而單純,我們對它的了解卻依然相當有限。然而隨著一項又一項研究技術與方法的突破,我們越來越能夠把抽象的心智與觸摸得到的神經系統給連結起來。藉著神經科學與心理學攜手合作,努力抽絲剝繭,釐清行為多樣性背後的生理機制和演化上的意義,這顯然比某些人高談闊論妄想中的「雲霧」或「魂結」還要來得更有建設性許多。

研究原文:

  1. Anderson, D. J. (2012). Optogenetics, sex, and violence in the brain: implications for psychiatry. Biological psychiatry, 71(12), 1081-1089.  
  2. Cahill, L. (2006). Why sex matters for neuroscience.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7(6), 477-484.
  3. Jazin, E., & Cahill, L. (2010). Sex differences in molecular neuroscience: from fruit flies to humans.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11(1), 9-17.
  4. Kollack-Walker, S., & Newman, S. W. (1995). Mating and agonistic behavior produce different patterns of Fos immunolabeling in the male Syrian hamster brain. Neuroscience, 66(3), 721-736.
  5. Lin, D., Boyle, M. P., Dollar, P., Lee, H., Lein, E. S., Perona, P., & Anderson, D. J. (2011). Functional identification of an aggression locus in the mouse hypothalamus. Nature, 470(7333), 221-226.
  6. Tinbergen, N. (1951). The study of instinct.

樹葉比卡超,收藏秋天,仲可以整其他寵物小精靈

 

bvdyudc.png
去山中旅行或是前往綠色步道時,看著遠山遠景路過大樹小樹,有許多人不僅喜歡拍拍照,還會習慣撿拾地上特殊形狀的落葉,雖然沒有數據顯示普羅大眾最喜歡撿的落葉是什麼品種,但如果看到親友夾在書中的銀杏葉、楓葉,難免也會想要下次有機會時也能撿到屬於自己回憶的落葉收藏著,一來可以當作書籤,一來還可以聊表一下心靈深處的文青性格。

藝術家除了撿撿落葉之外,還把這些落葉加工設計,變成了毫無違和感的神奇寶貝圖鑒!除了一開始玩 RPG 遊戲可以選的傑尼龜、小火龍和妙蛙種子之外,還有其他到遊戲很後面才會出現的角色,自然版的神奇寶貝雖然線條流暢度不如手繪,但是卻令人念念不忘阿…如果能夠完成所有的角色,想必一定超級壯觀!
hm1arx0.png
mwaqj1e.png
tqsblvw.png
y22qhna.png
yydhcaf.png

The post 樹葉比卡超,收藏秋天,仲可以整其他寵物小精靈 appeared first on AB News.

瑞典高官中伏SHARE 假聞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士多貢 - 美國科羅拉多州月初不再將吸食大麻列為刑事罪行,而有諷刺網站則藉機推出假新聞,表示有37人在開禁首日,吸食過多大麻暴斃

 

 

而這條假新聞,導致很多人「中伏」,連瑞典司法部長灰小姐 Beatrice Ask 都中招轉發,還加上評論:「愚蠢且sosad,我入的第一張關於青年人的法案,就是打擊濫用藥物。我立場更加堅定,特別在這件事後。」

但網友很快恥笑部長,然而部長發言人週二接受查詢時表示,部長知道這是假新聞,想批評這個網站在嚴肅問題上講笑,大家都誤解部長了。

 

瑞典晚報

 

絕世好臀!一百五十萬人發摟的屁股Jen Selter

 

一副怎樣的屁股才是絕世好臀呢?或許每個人對此有著不同定義,但是這顆超過150萬人追蹤,就連性感小天后蕾哈娜都乖乖發摟的素人屁股,你怎能錯過?
 
 

現年20歲,在instagram上已有超過150萬人追蹤,Jen Selter就靠著她傲人的翹臀在網路上闖出一番名堂。
 
 
  

身高170公分、體重51公斤,擁有姣好身材的Jen Selter從2012年3月開始在instagram發佈運動自拍照,藉此…

如果客戶不聽話,設計師該怎麼辦?

如果客戶不聽話,設計師該怎麼辦?

6268874114_7d603ae30d_z圖片來源: {studiobeerhorst}-bbmarie

本文編譯自 Medium《Best thing to do when clients don’t listen》,作者 Keira Bui 為一個自由接案圖像設計師/插畫家。如果您是設計師,您一定更了解與客戶來來回回溝通,最後顧客選擇的版本卻是您最初想法的困擾,Keira Bui 在本文提出設計師應該如何策略性地因應這個情況。

 

有時候客戶不知道他想要什麼,最後浪費了許多時間和金錢。但是,如果他們確實知道他們要什麼且開始幫您作設計決策,也不是一件好事。那麼身為設計師的您應該如何是好呢?

就照做就好了。

不,我不是在開玩笑。就照客戶說得去做。但同時也追求你自己的解決版本。

當到了簡報的時候,同時呈現兩個版本給客戶。這會幫助客戶作比較,(期望)他會了解您的版本更好。客戶將會了解您不是一個恃才自傲的設計師,因為您實際上仔細聆聽見且執行他們的點子。

談判時,總是先聆聽再說

這是談判的最優先的重要技巧。如果您只繼續說您的點子到底有多棒,是您的全部心血,並關閉您的心門,最後很可能輸掉這場談判。記得是您需要錢,而不是他們。外頭還有很多的設計師在與您競爭,絕對不可以因為不是技巧或經驗的關係,而是因為自我中心失去這個客戶。

你應該做的是什麼

第一,仔細聆聽另一個陣營。不要說出您覺得他們的設計美感有多差的想法。吸收資訊。當您讓他們充分闡述他們的想法,他們會感到更加地放鬆,更容易接納您的點子。在這個階段,他們會再次尋求您的意見:「您有什麼想法嗎?」

這就是您應該開始說話的時間,現在您說的話會比談話一開始來得有份量。

謹記

當您的客戶不聆聽你,那麼就聆聽他們。當他們堅持他們的點子,不要拒絕它,但仍然同步進行您自己的解決版本。同時展現客戶要求的與您的設計。如果您不給他們想要的版本,他們就不知道究竟做出來是什麼樣子。此外,當您展現出另外一個版本給他們比較,他們將會知道他們的點子不好(如果它不好的話)。

此外,有時候我也會發現客戶的想法實際上比我的還要好。這讓我更加地開放地擁抱客戶的想法。現在我更相信客戶並不總是錯的,而設計師也並不總是對的。

學習談判

藝術學校並沒有教導設計師如何和客戶溝通談判,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歷經艱難自學的過程。我閱讀過許多談判的書籍,其中有一本叫作《Getting to Yes》我覺得非常實用。

9780143118756H《哈佛這樣教談判力》(Getting to Yes)書籍封面。圖片來源:Penguin

在企業界,客戶就是老闆。

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取悅他們,您可能失去這份工作。

想要閱讀更多關於設計師的工作經驗談,歡迎閱讀這篇同樣編譯自 Keira Bai 所的熱門文章〈設計師希望天兵客戶知道的五件事〉。

妞快報:《慾望城市》電影版有望出到第三集?

 

傳了這麼久,《慾望城市》電影版的第三集真的有可能成真嗎!?雖然說老是有人在謠傳會開拍,又傳出演員私底下不和,想要再次看到慾女在大螢幕上合體似乎無望,不過最近又傳出第三集正在醞釀中?
Photo Source:  friends6.com
 

Photo Source: Sarah Jessica Parker Gets The Heav
在本月最新一期的《InStyle》中,《慾望城市》的凱莉─莎拉潔西卡派克(Sarah Jessica Parker)在…

革命機 Valvrave the Liberator

日昇社的的機械人動畫,既有歷代「高達系列」和「勇者系列」穩坐機械人動畫王者寶座,亦有近年人氣高企的「反逆之魯魯修」。所以每逢有新作播映,不論結果出來是好是壞,未出街前一定必是熱門話題。「革命機Valvrave」高成本大製作,單看預告片讓人充滿期待。結果劇情完全暴走,「反逆」和「原罪王冠」的超展開,在這套面前簡直是小巫見大巫,正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一爆還有一爆膠。為求推氣氛製造高潮,什麼樣不合理的腦殘劇情,也可以不停地爆出來,為求燦爛地燒一輪煙花,希望觀眾只要看不要問。

雖然劇本嚴重失控,但故事意念和大鋼其實不錯,只是編劇捉到鹿不懂脫角。沒有身體只思想的外星人,流落地球寄居在人類身體,成立密秘組織在背後操控世界。後來人類捕獲新來的外星人,將其思想放進機械人的身體,用來反抗世界的統治者,本是很大路的舞台背景。如果按少年坐上機械人的王道公式,一板一眼來說故事,拍出來的東西也不會太差。可惜劇編好大喜功眼高手低,加插一大堆為爆而爆的劇情,如不懂煮食的人胡亂加調美料,糟塌了美味的食材。機械人以訊息(咒符)驅來動,吞食駕駛員的記憶為能量,最後駕駛員變成失憶植物人,亦是個可深入探討的命題,拍得出色的話可以很感人。不過看來製作群第二季才想到這個好點子,之前的吸血鬼交換身體,採陰補陽來驅動機械人,完全讓觀眾看到滴汗。

如果早知道故事是這樣癈,看完第一季也可以完全不知故事想講什麼,我就不會浪費時間開始看了。不過每星期逐集逐集地看,不要問前因後果,把催淚不成的灑狗血當笑話看,關掉腦袋只看機械人,其實「革命機」的娛樂性頗豐富。陣容豪華的超級爛片,正如汽水薯片等不健康零食,多吃無益,偶一為之卻十分過癮。正如那套「天機,什麼春宮圖」的行銷三步曲一樣,每星期看完動畫後,上論壇吐嘈與大伙兒一起鬧編劇,才是這套「革命機」的完整觀賞體驗。

原文連結

千里走單騎

當三十五歲的高路斯仍能搶點窩利入球,以一球小勝國米助拉素全取三分時,另一邊廂的迪拿達利卻無法扭轉局勢,只能眼巴巴看著球隊又一次落敗;

當三十六歲的東尼仍能重拾當年勇奪歐洲金靴獎時的狀態,在聯賽射入第十球時,迪拿達利只能仰天長嘆自己無法重拾當日射門鞋,使積分牌上的比數改變;

當三十七歲的托迪仍能以自己多年的經驗帶領紅狼排在聯賽前列位置時;迪拿達利只能無奈地看著球隊徘徊在中下游位置,掙扎求存;

當高路斯、托迪、東尼仍以高齡姿態為球隊賣命賣力時,三十六歲的迪拿達利卻有感自己已無法重拾昔日一夫當關的勇態,只能黯然地宣佈於今季後退役,結束自己千里走單騎的生活。

在烏甸尼斯效力了十年,每一季的入球也是雙位數字,也是意甲歷史上首位連續4個賽季也能攻入20球以上的球員。他非效力頂級球會,但效率驚人;他低調,但受萬人景仰,因為有料的人,是不會用咀巴說自己有多強勁,而是身體力行,以表現告訴你,他有多強勁。但不久,這位低調射手就要別離這片綠茵草地,而我們卻無法阻止,只能看著這名黃金一代的戰將的背影,慢慢遠離….

從何時開始,坐飛機成為一種必須的體驗?

(原載於:http://chingszechuen.blogspot.hk/2014/01/bless-hk.html

蘋果日報截圖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news/20140107/52067279

 

昨天,《蘋果日報》報導,「家是香港」一完結,新一輪的「築福香港」即將上馬,為低收入家庭籌備不同的活動,其中包括低收入家庭入場看賀歲杯、單親家庭坐飛機遊香港。報導一出,一如所料地噓聲四起,政府搞扶貧,是理所當然,但是豪花數百萬,搞這些活動,根本難以說服廣大市民。

不知從何時開始,「坐飛機」不再是奢華的活動,被降級為人生必須的體驗。貧窮家庭總是跟「坐飛機」扯為一談,彷彿低收入人士不能坐飛機,是一個天大的問題,如去年8月,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進行調查,指出超過一半受訪綜援家庭,過去三年都沒有為子女安排外遊,就如社會福利未能讓綜援家庭提供外遊機會,是制度出錯。

香港人熱愛旅行,是不爭的事實。大時大節,機場總會迫爆離港的人潮,然而這不是代表「坐飛機」是生活的必須。事實上,很多非綜援戶的家庭,都不曾外出旅遊,一嚐衝上雲霄的滋味,那麼,綜援家庭三年沒有離港,究竟有多大問題,說穿了,也許沒有人懂得如何回答。

這次,輪到「築福香港」。計劃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免費看賀歲波,還可算是體驗香港一年一度的足球盛事。然而,坐飛機遊香港的活動,似乎讓人難以理解。坐飛機遊香港的意義何在?若然要欣賞香港景色,為什麼不在上山頂俯瞰,或是坐觀光船遊維多利亞港,而是要選擇一般家庭都無法負擔,極像電視情節的飛機遊?

搞活動的,或者覺得這活動對單親家庭的小朋友來說,是不可多得的經驗。然而,對單親而收入不高的家庭來說,這種活動究竟作用多大?若然官員的「做實事」就是豪花500萬元,說是宣揚守望相助的精神,讓低收入家庭參與不同活動,但不從對象的實際角度出發,根本無助扶貧,最後只是淪為搞而搞,而有需要的人,繼續只能望天打卦,等待其他人的幫忙。

 

北京那些事(一):從抄襲說起

北京那些事(一):從抄襲說起

beijing_01

作者介紹:Victor Lam,來自香港的 full stack developer。會寫 web 會寫 app,這幾年來遊走於香港、台北、北京、美國等地,加入過不同團隊,又開過公司,跌過痛過失敗過。閒時寫文,記一下所見所聞,娛己娛人。

本文為作者 2010 年在北京生活、工作一個月的觀察,共分四個主題,原刊於作者部落格,Inside 獲授權轉載。

前言

2005 年曾經去過一次北京,待了數天,那時候走馬看花,記憶不深。依稀記得下雨時地上的水像墨汁一樣黑,還有那一頓差不多要200人民幣的全聚德晚飯(雖然真的很美味)。

到 2010 年,我的公司跟北京一間新創公司有一些業務合作,讓我有機會在北京待了整整一個月。這一個月的經歷,簡直是畢生難忘。

中國式抄襲

很多人說中國內地都是 copycat,他們只懂山寨,不會創新。無獨有偶,我去的這一家公司,整個產品概念,也是抄回來的。

要說中國企業抄襲,「罪狀」罄竹難書。舉幾個較著名的例子:

這些例子蠻有名的,因為他們不單單「參考」外國成功的產品概念,甚至連產品外觀也一併複製過來。還記得當年在大學教電腦,一看國內同學的瀏覽器,出現一個跟 Facebook 一模一樣,但叫校內網的網站,那種震憾至今難忘,更驚嘆內地的複製能力。 這裏有兩個當年校內網的網頁存檔,假如有用過早年的 Facebook 的話,一定會覺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2006 年 11 月 / 2007 年 12 月

騰訊由 QQ 起家再轉攻遊戲市場,之後再上市,往後的是人所共知的歷史。新浪微博很早已經內建圖片上傳功能,相反 Twitter 到 2011 年才正式加入相關功能。魅族當年抄 iPhone 被 Apple 提告,但今天我拿著他的第四代智能手機 MX2,發現質素比很多外國品牌的高價位手機高很多。

你去罵他們抄襲的同時,他們通過這個過程,學懂了再自行改進。做得比你更好更便宜。君不見今天人人搶小米手機,有誰還會笑中國製山寨電話會爆炸?

不管何地,創業心態最重要

在北京那家新創公司待了一個月,看見他們如何做產品。創業不分地域,我們犯的錯誤,他們也會犯,甚至可能犯得更多更嚴重。比方說我之前寫過造新產品必須要看數字,他們也犯了相同的錯誤。還記得當日我的拍檔在香港幫他們做推廣,客戶第一句問的就是「我不管你多少註冊用戶,我要知道你的 DAU(daily active user)有多少?」「有多少內地用戶來香港有用這個產品」。我在北京,也就是替我的拍檔到處打聽,卻找不到什麼數字。這個問題,拖了很久也沒有解決。

創業不是口裏說說算了,資源有限,做每個決定也必須有根有據。他們這個產品經過了三年的發展,目標朝令夕改,領軍的隨心行事。花了幾個月去改進產品,卻始終不能達標,甚至在微博上被形容為「鬼城」。最近得知他們已經將整個平台放棄了,將資源搬到其他項目上。這其實也屬意料之內。

當騰訊的股價如日方中,ICQ 卻已經不知身在何方,連將 ICQ 打敗的 MSN Messenger 也已經關閉。相反人人網在微博和微信的連環打擊下,聲勢也大不如前。騰訊和人人網都是抄襲的,但結果卻各走極端。可知抄襲並不代表必然的成功或失敗,還是一句老生常談:「創業構思不太重要,最重要是整個團隊的執行力」。

我沒有打算為內地的抄襲行為歌功頌德,抄襲就是抄襲,在情在理也說不過去。但假如一直只停留在「中國的公司只懂抄襲」這個觀念上的話,我可以肯定,你將會輸得很痛快很徹底。因為當你還在抱怨時,人家已經超越你。

早前香港有公司聲稱被內地龍頭企業借參觀的名義,「抄襲」他們的產品。行家的事我不知詳情,不便多說。被抄襲的,心裏故然不好受。但作為公司的創辦人,堅持信念、保持團隊士氣最重要。除非你學 Steve Jobs 那樣,出 iPhone 前先將所有設計的申請專利註冊(其實還是會被抄),否則總無法避免抄襲的情況發生。

相對地我上星期見到香港一間新創公司的創辦人,他們被對手假扮成投資者約見面,先套走所有公司業務發展計劃,再假扮成他們公司的人去騙用戶資料,甚至在 App Store 上以一星戰術攻擊。我問他的感受和應對,他只淡淡的說了一句:「做好自己的產品吧」。這種心理質素,很值得我去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