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薪水過低,不如跳槽?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lasesdeperiodismo)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clasesdeperiodismo)

 

近期《明報》撒換總編輯劉進圖事件鬧得熱哄哄,這邊《明報》員工聯署抗議,那邊其他傳媒支援,好不熱鬧,其實對於事件的我原來的看法只是「又有傳媒向北京下跪」,雖然我亦曾在《明報》待過一段日子,但從被河蟹的感受,遠不及「湊大」我的《信報》來得深,來得切,當時簡直想把《信報》的工作經驗在個人履歷中剔除。

 

返回劉進圖事件,個人對其認識不深,因在明報工作期間不長,只有數面之緣,未有留下深刻印象。故在事件中只能在立場上支持,反而近期在網絡上看見陳曉蕾一篇《實情是,我很討厭明報》的文章,感受卻很深。

文內提到《明報》記者曾引述創辦人查良鏞先生說:「光是「明報」這兩個字便值三千元!」腦中即時閃出有前輩曾提過,林太(《信報》創辦人林行止的太太)亦有曾說過類似的一句說話,林太版本是「信報個名值五千元!」。這裡我要先澄清一下,在進入《信報》任職記者時,林太並無跟我說過,只是在離開《信報》後道聽途說。

帶出這個話題,並非想把《明報》及《信報》品牌價值作比較,事實上,我亦不太理解二千大元的差距從何而來,有可能只係通脹關係。但記者薪酬的確經常在行內有討論。

 

其實記者與一般打工仔一樣,打工仔那會嫌自己人工高?那個不認為自己年薪應過千萬?相對地傳媒老闆尤其是印刷傳媒,大多會以紙價高,成本上漲為由,順道控制一下記者的薪水。

有人可能會認為傳媒機構支付予記者的薪水,間接沖走大部份剛畢業的年青人對傳媒行業憧憬,熱誠,不少人抵受不予薪水的微薄選擇離開,若以這個邏輯推論,那這份憧憬,這份熱誠應該值多少錢? 二千?三千?還是五千?

傳媒競爭激烈,是眾所周知的,這亦是傳媒老闆一直未能將成本轉嫁消費者的原因,而且每年有不少畢業生投入市場,加上來自強國的競爭,作為僱主一方,市面總有不少選擇,於供求關係失衡的情況下,業內確實有工資偏低的情況。

不過,正是由於市場競爭激烈,從記者角度看,市場不是有不少選擇嗎?個別本地傳媒可能出手過低,但認為薪水過低的你,不是有跳槽的選擇權嗎?嫌本地傳媒出手低嗎?大可以加入國際性傳媒,路透,彭博亦有常聘請本地人。充滿熱誠的記者們,有考慮過這些選擇嗎?薪金高與低,只在乎個人追求的生活質素,記者薪金不足以應該生活所需嗎,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以劉進圖先生為例,港大法律系畢業,距離可執業律師,只差通過PCLL(法學專業證書)進一關吧,他從事傳媒工作逾二十年,將這廿個年頭投放在法律還是新聞界會有較好的生活,相信他本人亦未必有答案,但事實上,他在新聞界已有逾廿年時間,這是用錢衡量的結果嗎?

事實上,傳媒界亦有不少人已擁有CFA(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 資格,這個被視為投行分析師入場券的資格,他或她為什麼要留在新聞界?我並非鼓勵傳媒老闆繼續以低薪聘請員工,只是作為業內的一份子,你有做好自已嗎?相對於單純為錢,我個人更尊重被河蟹的犧牲者,起碼這些人死得轟烈吧。

 

浮過繁華大地

原載於: MTR Service Update Page

港鐵載客量於 2013 年再創新高,達到每日近五百萬人次。而喺繁忙嘅鐵路網絡入面,恬靜其實並不奢侈 。

呢一年,Shani 同 Perdy 兩位大過我地少少,同屬「80後」的兄妹成立左 FloatPlay Mui 專頁,並開始《浮過繁華大地》計劃,喺各個車站「飄浮」起來。妹妹 Perdy 直言係個普通打工仔,本身無讀過藝術,但覺香港人生活繁忙,尤其各位乘客每日都要匆忙趕車,所以就借「飄浮」動作,介紹並提醒我地忘記左、唔得閒留意,但靜靜存在於大家身邊嘅軼事。

Perdy 覺得香港的地鐵車站以紙皮石磚、書法字同鮮豔顏色裝修,係香港嘅特色,所以一諗到提材,就會同哥哥 Shani 出去影相。不過「成功需苦幹」,原來影每張相都要嘗試十幾次,先有滿意嘅效果,有次 Shani 掛住喺車廂揸機,差 D 漏左 Perdy 喺月台 tim!

 

19643

 

《浮過繁華大地》至今持續近4個月,每星期都有兩、三幅相上載,佢地仲有應節作品睇嫁,好似 Halloween 時 Perdy 會扮「地鐵厲鬼」,聖誕新年又會扮聖誕老人,繼呼籲過乘客留意身邊垃圾筒位置後,佢地都有興趣再做 D 有教育意義嘅作品。雖然自兩鐵合併後,港鐵沿綫多左唔少如烏溪沙等的「靚景」車站,但 Perday 認為要接觸大自然,不需要偷偷摸摸,所以預計喺「浮過」港鐵大部分車站後,就會以其他風景為主題,繼續發掘眾人身邊的大城小事。

 

今日係星期六,晏晝市區綫都會幾密車,不如慢慢行坐一坐,欣賞下佢地嘅作品,輕鬆下吖 ~

 

 

「築福香港」是梁振英政府的蛇齋餅糉

蘋果日報截圖

(蘋果日報截圖)

 

「蛇齋餅粽」一詞是用來揶揄民建聯、工聯會等建制派政團,經常以小恩小惠的蛇宴、齋宴、月餅、粽子等物質討好市民,以換取市民的選票,來增加他們的政治籌碼。

筆者曾經撰寫過一篇名為《「家是香港」政治鬧劇》的文章,批評「家是香港」運動將會是一場不會成功的政治維穩騷,想不到一連九個月的「家是香港」運動完結之後,政府扶貧委員會轄下的社會參與專責小組將於下月推出一個名為「築福香港」運動。這無疑是梁振英政府向「蛇齋餅糉」借鏡,再次主動出擊挽回民意。

 

卸責及維穩

政府指「築福香港」運動的目的是為了宣揚守望相助的精神,透過一系列由各界自發性舉辦的活動,為弱勢社群提供支援。至今已經收到超過500項活動申請,究竟當中有甚麼「蛇齋餅糉」呢?舉辦活動包括招待180名來自單親家庭的市民出席國泰「空中之旅」;香港公民體育會將為低收入家庭提供8000張年初一及年初四的賀歲盃入場券;招待18 區長者到全港酒樓食肆用餐;讓在職貧窮家庭免費遊迪士尼樂園和昂坪360;安排劏房及公屋住戶欣賞世界盃節目等,通通也是「蛇齋餅糉」。

政府做的每件事情必定有其背後的動機和目的。現時香港的貧窮人口有131萬,訂立了貧窮線之後,甚麼具體目標和措施也沒有;超過23萬人正在輪候公屋,同時有二十多萬人正住在劏房裡捱貴租,政府制訂好了解決方法嗎?政府該做的不做,卻打算透過「築福香港」這場政治騷去宣揚「守望相助」的精神,無疑是為了「卸責」,轉移視線,潛台詞為:「解決社會問題不單只是政府的責任哦!」。

 

維穩騷2.0

筆者認為「築福香港」是「家是香港」的加強版,雖然很多市民也清楚這一系列的活動對於解決香港現時的社會問題,絕無實際幫助,但其維穩功能比「家是香港」強得多。梁振英政府清楚明白到,若不打算推行政策改革、長遠地解決的各種結構性社會問題,一個「不錯」的辦法就是用「蛇齋餅糉」來維穩,以撲滅民怨,甚至削弱民主運動。

正住在劏房裡捱貴租的市民,公屋上樓遙遙無期,憤怒之際突然收到政府的賀歲盃入場券,心中的怒火或多或少也會減弱的;不合資格申請長者生活津貼的公公婆婆,被安排到全港酒樓食肆免費用餐,同樣地,心中的怒火或多或少也會減弱的;甚至,本來對「和平佔中」沒有太大意見的市民,吃過了「蛇齋餅糉」後,也會站在政府那一邊反對佔中……

 

維穩核彈

這場「築福香港」運動,讓筆者回憶起全港各區工商聯於2013年7月1日,發動各區近千間商戶參與慶祝回歸的活動,推出3小時的購物優惠。當時有酒樓提供飲茶五折結帳優惠,又有名牌手袋商店提供二手袋有八五折優惠,更至有地產代理商於當日提供客戶簽臨時買賣或租合約可享傭金五折優惠……現在的「築福香港」也不遑多讓。

當時的優惠活動明顯地是為了在七一維穩,建制派抓爛面子,潛台詞明顯是要鼓勵市民不要上街遊行,為民怨指數降溫。而今次「築福香港」由政府「吹雞」,動員各界出來為政府維穩,實在是可笑,亦反映了梁振英政府的無能。不過,親中團體又或者打算走親建制路線的團體,將會把握這個向港共和中共獻媚的大好機會。協助政府維穩有功,將來必有重賞吧?

現時政改諮詢進行得如火如荼,「佔中」運動亦如箭在弦,政府使出「蛇齋餅糉」這一招,卸去解決社會問題的重大責任的同時,也是為了嘗試在未來半年營造出歌舞昇平的氣氛,繼續為民怨降溫,「希望」香港市民不要參與「佔中」相關的活動,不要與政府作對,接受假普選……

 

這次「蛇齋餅糉」將會為政府換來多少政治籌碼呢?實在拭目以待。

 

「薄荷四國」(MINT)的誕生

(原載於:鹿米館

(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M.K.T. Istanbul)

土耳其(photo via cc Wikimedia Commons user M.K.T. Istanbul)

 

金磚四國在過去十年成為經濟及財經市場的經典名詞,除了是起名起得順耳外,還有當真的有實力和政治影響力,西方國家很喜歡將一些名寫成縮寫易記,所以這個金磚四國BRIC(及後再加多個S)成為上述的最好範例。

起這名的人兄是高盛前高層Jim O’Neill,最近他又有一個新偉論,就是薄荷四國MINT,這個MINT薄荷四國當中就是包括以英文串法寫成的Mexico墨西哥、Indonesia印尼、Nigeria尼日利亞以及Turkey土耳其,四個國家英文名稱頭四個字便拼成MINT薄荷。

 

金磚五國(及後四國自行再加埋南非South Africa成新聯盟)在過去十年當中,對整個全球經濟帶來的影響力是很大,由經濟實力到政治影響力都有頗大的變化,對人類近代歷史是絕對的影響力和深遠。五國當中以中國經濟體最大,而政治影響力則以中俄最強,人口增長以印度最高是未來潛力,巴西和南非則以礦產和資源進身五國當中。

而這個新冒起的薄荷四國,論實力和經濟體並不足以與金磚四國比較,但是作為投資者以及觀察新興市場,卻的確有其潛力發展。

 

四國人口龐大,印尼更達到二億三千萬,墨西哥鄰近美國有地理優勢,但這個國家多年來一直未能擺脫經濟發展中國家的列車,由當年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有製造業並成為美國的後花園卻沒有真正受惠,當地的貪腐問題仍然嚴重而導致經濟不能大躍進,但諷刺的是該國卻能夠「出產」全球首富Carlos Slim Helú,可見這國的經濟不平衡實在是嚴重。

而土耳其則再人嘗試發揮歐亞地緣的優勢,並以拉動中東地區成為阿拉伯地區與西方國家的橋樑從而成為區內的經濟火車頭,而事實上近年大家購買不少衣服都很有可能源產地都是寫上土耳其。土耳其航空更是近年一間挺成功的航空公司,該公司更贊助曼聯,又找奇雲高士拿做代言人。

至於尼日利亞則是非洲大國,出產石油為主,此外更是非洲足球王國,還有一樣更是讓人意想不到是該國是非洲電影出產大國,Nollywood瑙萊塢是在非洲知名度高,年產一千二百套電影,是全球第二大電影生產國,只是該國電影質量低而不被國際市場關注,但是以這種規模假以時日成為獨當一面的真正電影大國如印度也不出奇。

而印尼則屬於人口和資源以及經濟潛力價值較高的國家,人口之龐大更是讓投資者唾延,印尼更是伊斯蘭國家中人口最多的國家,所以對於宗教發展更是潛力大,一如馬來西亞和印度都是近年伊斯蘭國家增長的國家,也是該宗教的潛力發展國。此外當地在海產、石油、礦產以及原始森林都屬於極為富盛,所以近年經濟發展最為注目。

除了墨西哥人民是信奉天主教為主外,其餘三國都是伊斯蘭為主的國家,而尼日利亞百分之五十以上是伊斯蘭,另外是基督教,而當地近年一個伊斯蘭宗派博科聖地常製造恐佈襲擊事件,而印尼更是近年伊斯蘭勢力的發起者,這都是與過去數百年印度洋航海事業上,傳教關係而成。從這方面看,亦可以看到伊斯蘭國家在發展中國家當中的擔當角色以及發展力量,當中所包含的發展力量是包括了經濟、政治以及宗教三方面。而伊斯蘭國家很多時都會以三方面捆綁形式去發展,所以都是需要留意。

 

薄荷四國體制無論在政治、經濟雖不及金磚五國,但是作為投資者也可以看成一種「新興市場」看待,在市場推廣上,基金以及各類型金融產品自然又可以包裝推出市面,同客戶游說又有新產品和新潛力,所以為何高盛之流常有這些新名詞誕生。

 

伸延閱讀
由「寶萊塢」到「瑙萊塢」
經濟學家奧尼爾解釋為何看好「薄荷四國」

 

【話唔去又去】瑞典國王伉儷將出席挪威憲法200週年活動

(原載於:寰雨膠事錄

士多貢 - 瑞典王室週四煞有其事發表聲明,表示國王卡十六古斯塔夫伉儷將會出席5月17日在繞道瀑布鎮舉行的挪威憲法200週年的紀念活動。

 

Sweden Nobels

 

而早前宮內消息表示國王將不會出席該項活動,王室發言人表示,國王出席外國國慶類的慶典並無先例,因此最初接受查詢時,只會說應該不會出席。而整份新聞稿側重於王室邀請挪威一間小學,在5月初到士多貢的王宮參觀並舉行講座,以及當晚紀念音樂會。

 

挪威電視二台

 

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後記】

有不少人問《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裡面的子俊是不是我的縮影。我得承認我跟子俊有點相似,不是考上了皇仁,也不是長大後在銀行工作,而是我曾經也在課堂上寫過這樣的文章 – 《我的志願》。

那時我真的寫過將來要到外國踢足球,並當上職業足球員。要是問為什麼我會有這想法,我倒是忘記了,但我能肯定的是,當時的我已經很喜歡踢足球,儘管我不是太懂踢。然而我跟子俊的遭遇不同,老師沒有即堂回收,因為那是家課,所以就算我當時寫上了將來要當乞丐,我也不會像子俊一樣被老師指導!(我有一位同學真的寫上了要當乞丐……)。不過當我取回家課薄後,老師給我的評語,直到現在我仍然很記得 – 「那你要好好學習英語了。」 長大後,足球員當不了,英文也學不好。也許是我沒有堅持下去;亦也許是我沒有天份而當不了,總之到了某個年紀之後,就沒有再想要當職業足球員,如同子俊。

其實,要是說子俊是我的縮影,倒不如說是所有人的縮影。每個人的成長階段裡總寫過《我的志願》,可能是要當消防員,可能是要當警察,護士,醫生,老師等等。但是長大後能堅持最初夢想的又有幾多個? 有些人,如我,走到一半才發現自己原來不合適走這一段路而停住腳步;
有些人連起跑線也未到便提早棄權;也有些人是因父母的一句:「唔得!」 而被迫放棄。

「學琴咁貴,唔得!」
「跑步無出息,唔得!」
「跳舞邊有用,唔得!」
「畫畫邊揾到食,唔得!」
「做消防咁危險,唔得!」

最終所有夢想只能在夢裡想。然而說到底,大部份人無法實現夢想不是因為父母的阻撓,而是自己根本沒有堅持下去。有些人很堅持自己的目標,甚至可以不理父母反對,一意孤行,只因目標明確,非做不可,甚至不做會死。即刻死,也要死得精彩。但,但我們都是怕死,年輕時怕一失足成千古恨而卻步;年老時有感青春已逝,光陰已過而自我放棄,直到人生終點才後悔當初沒為自己留下一點經典。

夢想,是要付出時間和心機去經營,但當中何時收成是無法預料。因此說夢想的人有很多,會實現的人卻很少。為什麼?因為我們都沒有十足把握賭一場……而且我們從來都是怕輸的一群。最終我們還是放棄了夢想,是因為社會迫使我們要放棄夢想?因為家庭負擔而自我犧牲?說穿了只是自己不願付出,或者是沒有等待發芽,自己已放棄了栽種。

所以當我們看到本田圭佑最終夢想成真時會為他感到高興,但同時亦會感到莫名失落,只因大家活在同一世界,有同一夢想,但最終卻是一天一地。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惜食」風氣日盛,加上食材價格日益增加,不少市民甚至食肆都盡量善用食材,但如何將菜頭菜尾入饌,又不失色香味?的確需要動動腦筋和創意。有見及此,香港地球之友邀得12位城中名廚及名人,分享自家廚餘食譜,收錄於全新出版的《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食譜內,與市民分享善用食材的方法和心得,齊齊減廚餘!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米嘥嘢

冷飯、西蘭花莖、乾冬菇蒂、西瓜皮等家常、日常剩餘材料,可隨意隨時合奏成為低碳健康的素炒飯,份量隨遇而安,理念在乎食得唔好嘥。今次一於由環境局局長教大家「米嘥嘢」,齊齊減廢,踢走大嘥鬼!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局長廚房「米嘥嘢」:《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

 

份量:3-4人

 

剩餘材料:

冷飯
乾冬菇蒂
西蘭花莖
西瓜皮

 

調味料:


麻油

蒜茸

米酒
生抽
薑茸

 

製法:

1.西瓜皮去青、切丁,拌鹽出水加少許麻油、糖調味。
2.西蘭花莖切丁,冬菇腳浸軟,切薄片,加少許糖、油、生抽、米酒調味,蒸軟。
3.起鑊,落少許生油,加薑茸及蒜茸,再放冬菇蒂、西蘭花莖、西瓜皮丁炒至香軟。
4.最後放冷飯,與已炒香之素材拌勻,加少許生抽增味,完成。

 

小貼士:

西瓜皮需拌鹽出水,材料及份量可隨意配搭,理念在乎物盡其用,因時而食。

 

其他呼籲:

想睇更多城中名廚創作的廚餘食譜,即上《食得唔好嘥》網頁

《食得唔好嘥》環保煮意食譜 – 周中教你用柚衣蒸腩肉

 

回應蔡志森「良心頭上一把刀 令人憂慮的歧視觀」一文

蔡志森先生以明光杜幹事的身份及以煽動性的標題「良心頭上一把刀 令人憂慮的歧視觀」為文反對為性傾向歧視而立法,其觀點問題真的多不勝數。本會會長已多番駁斥,不多說了。現就其觀點,從另一角度,逐點指出問題所在:

1.他說:「我們支持人人平等,同意社會應保障每個公民的基本權利,例如接受教育、醫療、住屋、社會福利、集會結社、選舉與被選、人身安全及言論自由等,但不同意以反歧視為藉口,將一些基本權利無限擴張。」

為被他似乎也承認真正存在的歧視(見其文:「一些同性戀者過去的確曾被歧視,我們亦相信目前仍有一些同性戀者受到一些不合理、不公平的對待」)立法,是「無限擴張」嗎?如是,怎麼樣及在那些方面「無限擴張」呢?怎麼樣及在那些方面反歧視是一「藉口」呢?一般來說,「藉口」是指人們的說話及所提出的支持他們行為的理由是假的或他們自己也不誠實地相信是真的。如果立法的表面理由是假的或提出者自己也不誠實地相信是真的,那提出立法者「真正」的理由主是什麼呢?就「藉口」這問題而論,我認為如果可以就其所提出或贊成或反對為性傾向歧視立法的的理由作一比較理性的判斷的話,那似乎反立法者所提出表面理由像「藉口」多一點。為什麼這樣說?看看蔡先生文中說什麼:「不同意將一些因價值觀念不同而產生的合理差別對待及評論視為歧視。我們尊重個人的自由,但個人亦必須尊重社會其他個人的倫理價值觀念」及「明光社反對的只是想『移風易俗』的同性戀運動和性解放運動」。 依我看來,基督徒的以聖經為本的倫理價值觀念才是問題的關鍵所在,他們口中提出的宗教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才是他們反立法的「真正」的理由。這是否佛洛伊德所說的投射(projection),理智化(intellectualization),合理化(rationalization)心理防衛機制(defence mechanism)的其中某些表現,讀者可自行決定。

2.他文中又說:「明光社從來不歧視同性戀者,我們亦經常樂意與同性戀者保持溝通和對話」,本會以前曾就為性傾向歧視立法舉辦座談會,邀請明光杜的代表參加,但被婉拒。照我所知本會沒有一人是同性戀者。是否因我們不是同性戀者,而他/她們不樂意跟我們或我們的講者「持溝通和對話」,則不得而知。

3.蔡文中又說:「若說沒有專門為他們而設的平等機會條例,他們的基本人權便沒有保障,那麼全港所有弱勢社群或曾被人欺凌的族群(如因年齡、身材、樣貌或口音而被人嘲弄及不合理地差別對待者),豈非皆要為他們訂立一條專門的條例」。這種論據,亦犯了邏輯錯誤。

如果有公民社會中「部分」的人犯了錯誤,而沒受應得的處分,是否其他「所有」犯錯的人「通通」都不用糾正?是否因總有可能不是每一個衝紅燈的人都未必會被拘捕及檢控,我們便可辯說不應立法制止衝紅燈的人街危害他人的人身安全?這不是一個負負得正的情況,只是各自都犯了不同形式錯誤,理論上全部都應該被制止。年齡歧視亦理應被立法制止的。但立法需時,總不能一蹴即至,在現實的角度來看,一步一步的進行。總不能說,一是全部立即進行,一是一個也不可進行。至於「身材」、「樣貌」或「口音」被歧視理論上亦是不對的(做影視明星或電台新聞主播的除外,但這些是有好的商業及專/職業理由的)。蔡先生知否但我們已有反歧視殘疾人士身體的條例?他用不須為歧視「口音」而立法為由作為不須為反歧視同性戀者立法的理由,亦犯了不顧問題的後果嚴重性及普遍性的錯誤。我從未聽過有人因「口音」問題而不能被聘或入讀學校或拒獲得服務或房屋的。將各種不相關或關係不大的情況混為一談,企圖魚目混珠,似乎是某些宗教人士慣用的技倆。但他們不要忘記,在世俗的公民社會中,不是完全沒有頭腦較清醒的人士,他們休想蒙混過關。

4.蔡先生又說,「不少調查卻顯示現時同性戀者在學歷和收入方面毫不遜色。」,很可惜,他並沒有列明那些「調查」有多少個,是否在香港做的,是什麼時間做的,用什麼方法做的,取樣是怎麼樣的。他似乎想說歧視同性戀者的情況在現時的香港現並不再存,(文中說「香港的同性戀者在就業、接受教育機會及文化上,並沒有因不同性傾向而被剝削機會的迹象」)但沒有上述提及那些必須的証據,這種說法,看來並不能作為支持他觀點的可信賴的論據。如真的有他文中說的「不少調查」及他「真正」相信同性戀者沒有被歧視,那為什麼在文中的另一部分,他又說:「我們亦相信目前仍有一些同性戀者受到一些不合理、不公平的對待」。究竟他想說什麼?這種混亂的思路,是否弗洛伊德所說的壓抑/抑制(repression / suppression)所引起,如有興趣,讀者大可探索一翻。

5.蔡文中又質疑 :「問題是情况是否真的嚴重到必須一刀切立法才能處理?」。我的答案很簡單,有問題而有能力解決問題時,為何要拖拖拉拉,不去解決。不要忘記,聯合國已多次詢問港府何時就此問題立法,香港政府透過英國及中國作為聯合國人權宣言下締約國的一份子是有法律責任儘早就此問題立法的。我們已拖了十多年了。為什麼還要再拖?

6.蔡文中又說:「書店老闆只因不贊成同性戀而拒絕擺放同運團體的單張;平時樂意售賣鮮花和蛋糕給同性戀者的老闆,只因不認同同性婚姻,寧願少做一些生意,婉拒為同性婚禮提供鮮花及蛋糕;以及拒絕承認同性戀與異性戀同樣美好的言論,在周主席眼中竟然也是應該處分的歧視行為,實在令人不安」。

我不清楚周主席有否真的在「沒有保留地」說蔡文中他指稱周主席說的話。若果真是這樣,重要的是書店老闆是否「只因」他所說的理由而完全沒有其他的合理的理由,若有其它合理的理由而拒絕同性戀者所求,則跟據香港的刑法,該老闆的入罪機會不大,因被告只能在沒有合理疑點的情況下,才能被定罪,而疑點的利益是歸被告所有的。所以蔡生的「不安」大有可能是過慮。另外,他說的情況是假定香港同性戀婚已經合法。但這是一個未知數。以一個未必可能發生的情況為理由/藉口而反對一已知的不公平待遇,是於理不合的。

7.至於究竟同性戀者是天生還是後天形成不是應否立法這問題的關鍵所在,重要的是若有人因其性傾向而受不公平對待,我們應否立法制止有關的「公開」歧視的言論及行為。

8.蔡先生說:「不同意將一些因價值觀念不同而產生的合理差別對待及評論視為歧視。我們尊重個人的自由,但個人亦必須尊重社會其他個人的倫理價值觀念」。問題的核心是在有關的價值觀念是否「合理」。法律保障每個市民的「合裡」權利,因他人的性傾向而「歧視」他,對一般合理的人來說,是不合理的,因不公平。 但似乎在蔡先生的觀點,公民社會的其他人士,「應該」專重宗教人士繼續公開「歧視」不同性傾向的人士的所謂「權利」!若不讓他們繼續保留這不公道的公開宣揚他們自以為是的「倫理」的權利,就是對他們的「逆向歧視」了。這是否惡人先告狀?大家心平氣和的評評。

案:蔡志森「良心頭上一把刀──令人憂慮的歧視觀」一文,網址為:http://tinyurl.com/jwu484j

「泛民」三軌提名倡議假普選

「泛民」三軌提名倡議假普選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泛民」又賣假藥,有26名「民主派」議員參與的「真普聯」,提出三軌制提名普選方案,公民、政黨及提名委員會三個途徑都可提名特首候選人,1%登記選民具名聯署,或在立法會直選中取得5%有效選票的政團的提名,提委會都必須確認。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表示,三軌方案是單一完整方案,拎開任何一部分都唔係「真普聯」方案,更強調冇B計劃,並期望方案能成為佔中民間投票結果的首選。「泛民」2009年已經跪低,「真普聯」的三軌提名,前提是接受提名委員會由選舉委員會的現行規定組成,接受喬曉陽的「機構提名」,擁抱邪惡追求權力始終如一。

中國的法律語言,普選是指直接選舉,由選民提名後選舉;《基本法》附件一規定的過渡性產生辦法,是小圈子間接選舉。由間接選舉最終達至直接選舉,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

最終達至一個由全體選民推舉組成的提名委員會,經提委一人一票記名聯合提名候選人,再由全體選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人選,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是《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普選的規定。

由間接選舉的提名機構以「機構提名」方式提名候選人,再由全體選民一人一票選出行政長官人選,是豬馬牛交配的選舉形式,絕對不是直接選舉不是普選,百分百違反《基本法》第四十五條,更違反中國的選舉制度。真假普選「民主派」都冇機會當選特首,「泛民」擁抱邪惡提出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交換,構建假普選作為立法會選舉工程,真係蕭都俾佢吹攣。

一人只有一個提名權和一個投票權,是中國(包括香港)的選舉制度,由《基本法》附件一規定。「真普聯」的三軌提名,根本違反民主選舉原則,捨棄真普選倡議假普選為立法會選舉服務,支持者只會愈來愈少;自揭偽民主的真面目,「泛民」定必喪失「國際友人」的認同。

「民主派」由共產黨所說的「地富反壞右」薈萃而成,應該只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特別」,不可能是普世價值。要成為香港的「民主派」,最基本條件就是面皮要夠厚;無論是政界、法律界、傳媒界、文化界還是教育界,「民主旗」下大多數都是心術不正情操卑劣之徒,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是蠱惑人心的慣常手法,比喬曉陽更喬曉陽。真普選對「泛民」不利,中央不尊重法律不遵守《基本法》,強迫香港實行豬馬牛交配形式的假普選,正合「泛民」借題發揮,傳媒中的自己友亦推波助瀾蠱惑人心。

明報──真普聯賣假藥:
http://news.sina.com.hk/news/20140109/-2-3161039/1.html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
http://www.basiclaw.gov.hk/tc/basiclawtext/index.html

高碳排放的海洋公園,真的保育嗎?

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和海洋公園將每年一月第二個星期六定為「海洋公園保育日」,希望增加遊客對野生生態保育的認識。已經是第19屆了,但我從來不覺得海洋公園能教我「保育」知識,而他們營運模式也並非保育。「低碳生活、環保海鮮、海洋垃圾」又做到多少?若計算海洋公園碳足跡(carbon footprint),可能是全球碳排放最高的動物園,究竟如何談低碳呢!

高碳排放海洋公園談低碳生活

「低碳生活、環保海鮮、海洋垃圾」是海洋公園三大保育議題,公園推動後兩個議題「環保海鮮、海洋垃圾」尚可接受,對於可能是全球碳排放最高的動物園,低碳生活這議題未免難以說服遊客。

相比各國以海洋為主題公園,香港海洋公園「高遊客密度」及「高困養動物密度」的公園,面積只有17公頃,整年入場人數達7百70萬人,困養動物超過12173頭,香港身處亞熱帶地區,一邊要開盡冷氣將展館化身為北極、南極、四川等地,確保企鵝、北海獅、斑海豹、熊貓等等動物能健康地困養;那邊箱也要開盡暖氣保持熱帶雨林的温度及濕度,耗電量應該是亞洲之冠,碳排放非常高。

海洋公園一直從世界各地引進動物物種,來至北極北海獅、斑海豹;來至南極國王企鵝、巴布亞企鵝、南跳岩企鵝,來至南非送贈樽鼻海豚,來至日本藍鰭吞拿魚(80條全部去逝),來至太平洋的太平洋海象,還有世界各地不同品種的水毋,動物物種相當多,但活動範圍少,高密度地困養。

作為一個碳審計師(carbon auditor),單是估計其中一種動物物種,從外地運輸至香港的碳足跡總和,差不多要拯救數十棵大樹,現時碳交換價格為20歐羅一噸。只用100隻企鵝為例,沒有再細分地點,假設全部從南極空運到港,總碳排放共44.2噸。(註:香港每人每年排放29噸,已屬亞洲之冠)

「愛自然、失自然、惜自然」真的嗎
在海洋公園網頁內,我看到這「愛自然、失自然、惜自然」,還有這句「我們有否為自己、後代和其他動植物留下生存空間呢?」,這是一個很可悲的公園。

在我理解,生存空間大抵有關日常生活環境、活動範圍及延續優良後代可能性,查看幾年來多種動物生存日數比野外生活還要低,海豚平均只有三年。活動範圍一定不足夠,就以現存19條海豚為例,活動範圍只有5個大少不一泳池。若大家有到過冰極天地之北極館,兩頭北海獅在池中不停迴遊,大約15秒迴遊一次,見者非常心痛。至於延續後代,2011年12月,剛滿20日年幼海豚夭折,13年內人功繁殖死亡率增至75%。何以理解生存空間呢!

是誰教我海洋保育訊息
幾年前,基金撥款開辦了香港海洋公園學院,這所學院只限學生參與,收費也很高,相信應該是中產貴族子弟用來補貼學分的好地方,基層學生又再次輸在起跑線上。至於成人教育方面,十多年來,我與多個親朋戚友討論海洋劇場應否存在等問題,因為大家都覺得海洋劇場根本沒有「保育」內容,只是一個馬戲團。

海洋公園不是一個教育地,他只是一個商業性質公園,與香港其他旅遊設施有著緊密關係,對於龍尾泳灘、機場三跑道方案,海洋公園明知會破壞香港海洋,但一直表示支持,海洋公園並沒有向這些破壞海洋者發聲。
在園內,偶然會看到一些有關海洋垃圾、過度捕魚和船隻活動的展板,也會簡略地提及這些問題對本土海洋生物所造成的影響,包括中華白海豚、海馬和馬蹄蟹等,幸好海洋公園也沒有引進本土物種作表演及困養,但沒有深入地介紹本土物種。他真的教育我海洋知識嗎?

今日是海洋公園保育日,大家還會去嗎,他可能是全世界最高碳排公園,究竟保育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