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搞清楚咩係「愛國」先好講啦~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rcher10 (Dennis))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archer10 (Dennis))

 

其實和所有的愛情一樣,有選擇並且能自由作出選擇的,那才叫得上是真愛。

香港人錯在什麼地方呢? 就是很認真地去談真愛,但就是不肯敷衍地談假愛,最近就是連「袋住先」這種客氣說話也不肯再講了。於是乎滿口愛國的人就來詆毀香港人「不愛國」。事情其實就很簡單。正如孔夫子評柳下惠:直道而事人,焉往而不三黜!講老實說話,碰釘是必然的。這個….你懂的。

「愛國」這個立場本來沒有錯,但亂講的人多了,就把好端端一個立場講歪。所謂「普世價值」與「愛國」這兩個概念有沒有衝突?本來就沒有,但別有用心的人講多了,於是就變成無中生有。而香港和中國的麻煩也就從此就多了,正如柳下惠老實做人的麻煩一樣多。

有些讀枉書的所謂讀書人,總以「父慈子孝」一類的說法來講這個愛字,想人不講條件地去愛。之不過稍為有讀過中國書的,都知道即使是血緣關係,若要承載合乎倫常的愛也是有條件的:就是為人君父的,也要恪守自己的職責才能得到相應的尊重,否則「未聞弒君,只聞殺一獨夫矣」。有讀過中國歷史的,都知道此話何來。

而國家若要人民真心的愛,自己又要做到什麼責任呢?

 

看看《聯合國》組建的時候,算是現代世界的普世價值標準了吧。而《聯合國》的組建文件,她的《憲章》第一條就白紙黑字寫明:

To develop friendly relations among nations based on respect for the principle of equal rights and self-determination of peoples, and to take other appropriate measures to strengthen universal peace

而當中的《國際人權宣言》第一條也寫得清楚:

All peoples have the right of self-determination. By virtue of that right they freely determine their political status and freely pursue their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以上文字真的寫得很淺白,正所謂三尺童子皆能背誦。不知道還是否需要另外請一些所謂法律專家出來研究一番、再寫幾本什麼白皮書出來再辯解一下?

 

所謂「普世價值」,本來就是這麼簡單嘛:人民有權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現狀以及自由地追尋他們的經濟、社會以及文化發展。而聯合國的建立,就是用來維護這項宣言的原則,而每一個與約國皆必須恪守此約定。此為之普世價值。

而「普世價值」又是否會和「愛國」有衝突呢?

本來就沒有嘛。因為聯合國之所以建立,就是每一個家都希望得到「和平共存」的最大利益。因此「擁護普世價值才是每一個國家的國民的最大愛國表現」。因此愛國就是要愛普世價值。這個難道很複雜嗎?

假如任何國家不接受以上的普世價值,基本上只是想回歸到十九世紀以前的「帝國秩序」,到時候重新奉行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又算是那一類型的「愛國」?那個國家「強」就愛那一個嗎?

看着很多自命強國人挖空心思、拼命划到歐美國家去拿護照,看來心裡到底愛的是那一個國,真是講多都無謂,身體最誠實。例如號稱非常愛國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也不是和其他國家領導人一樣,把兒女都往外國送的嗎?誰人又有資格來評論別人愛國不愛國呢?

 

假如國家領導人想用「中國歷史」來教訓香港的學生要「愛國」,那又是另外一種自尋煩惱。因為中國的歷史,不論你如何橫看豎看…都不過又是重複孔夫子的教誨而已。武王伐紂,算是不愛國乎?揭竿反秦,又算是不愛國乎? 那麼請問現在應該算是秦 N 世當家作主好不好?

而假如真的要「類比」起來的話,對號入座中國歷史的千古罪人,孫中山算得上是第一,而且更加沒有人敢認第二的了。

孫中山明明是大清帝國的子民,正當國家積弱、外敵侵凌的時候不去好好效忠老佛爺、不肯服從「合法登基」的宣統皇帝,反而老遠跑來香港這個英夷的殖民地念蕃書。更加老實不客氣的跑去死對頭日本那邊改了一個日本人的名字「中山先生」,之後更跑到帝國主義大本營美國去,拿外國人的錢來買外國的軍火對付中國的政府,導致無數平民枉死、嚴重破壞國家的經濟穩定,簡直是罪無可恕、理應剝皮裝草的反賊嘛。

香港的蟻民,相比於孫中山這個頭號大反賊、人民公敵、千古罪人…..簡直算個芝麻綠豆、狗屁不如而已,又如何對號入座稱得上是「不愛國」呢?香港的蟻民還沒有這個水平嘛。

 

再按此邏輯,怪不得老佛爺鍾情神功護體的義和團也不肯聽從假洋鬼子的立憲主張了。因為義和團打正旗號是「扶清滅洋」噢,而立憲派裡面的都是假洋鬼子。誰人更愛國? 當然是義和團囉。

其實在服從與反叛中間,還是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探討,這個也是聯合國認定民主才是整合多元社會的必要手段。不過正正就是基於盲目的所謂愛國標準,很多事情都往歪路走,而且越走越遠。

正如先前6月15日我寫《解讀香港深層次矛盾:當「商場」遇上「公民」》一文,對於董建華等「愛國者」的立場,也盡量客觀去找出一個不帶批判的定位,就是「企圖以管理一個商場的水平去經營一個公民社會」這種是近乎「不可能任務」,那當然是不能避免失敗得難看。

但批評一個「不稱職的愛國者很失敗」,是否等如「不愛國」呢?甚至希望按照國際標準來確立一個制度、以避免無能者阻住地球轉,也又等如不愛國呢?

假如愛國的條件原來就是要無條件擁護無能者當權,這一種齷齪不堪的勾當又試問誰人肯來混?也又難怪李嘉誠「無心睡眠」,更要慨嘆「有本事的不願做、沒本事的爭着做」。

 

同樣的道理,難道在鐵幕之內的人民就會不知道嗎?任何一屆新領導上位,都免不了要向先前的當權派「秋後算帳」,這算是很標準的動作了。但有時「露了餡」也是避免不了的。例如正當雷厲風行的推動所謂「反貪」,但是原來公民出來和平響應也是「很不愛國」的。例如要求「官員公開財產」這種最起碼的「反貪」倡議,原來也有罪名的,那叫「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要坐四年監的噢。

既然「反貪」是建基於「不准公開官員財產」的基礎之上,那就等如是「誰人當權、誰人作主」,又和過去數十年有什麼分別了?即使現在對所謂貪官大開殺戒,又如何取信於民?

於是李嘉誠的忠言又來逆耳了,他說得也很淺白:構建信心是民族最好的無形資產。因為「人與人之間欠缺信任,當大家覺得一切在變,對一切存疑,認為社會公義被腐蝕時,政經生態都會走向惡性循環的大滑波…」

假如連「令人相信­」也做不到,又如何要人「愛」呢?也許…. 收錢援交,也是應該鼓勵的「愛」吧,因為不必需要真愛,只需要相信你的錢是真的,可以「袋住先」。

 

周永康:人可以被關押,但我們無法被摧毀!

編按:周永康被捕後於面書上寫下的文字。

清場了。
被押上傳聞中的旅遊巴,有窗簾。

遮打道有不少香港人留守
期望 香港人真的明白,公民抗命 其實並非洪水猛獸。
我們每一個公民也可以參與其中。
亂子?除了警方使用過度武力及打壓傳媒 及刻意要追查在大台的記者。希望警方脱下袍後,能認真想想我們為什麼要這麼費力頑抗。

「希望在於人民 改變在於抗爭」

希望遮打道勇敢的香港人及學民的朋友可以安然無恙。我們應該無法前來支援了。

學聯的兄弟姊妹 撐住!
八大學生會是不會被摧毀的。我們的意志將使我們下次攜更多人來!

梁振英 人民是會怒的
當年青人也要奮起反抗時,必然會撲滅這個政權。

人可以被關押,但我們無法被摧毀!每一代的大學生都有他們的挑戰,而公民抗命爭取公民提名權,抗衡管治白皮書,也是我們這一代大學生必須承擔的巨責。

但香港人,單憑學生不能獨挑重任,願我們所有的香港人,都會在即將到臨的抗命運動,勇敢走出來。你們,才更是香港的希望。

人多卻很無力的七一

 

一年就這樣過去了。由免費電視發牌,到白皮書,香港顯然是在倒退。而倒退的幅度也太明顯了,連部分平日對政治、社會不聞不問的市民也感到不滿,這全都是梁振英為首的港共政府惹的禍。因此,今年參加七‧一遊行的人數比2003年更多,是合理,也算是意料之內的。不過,行了一趟,卻又讓自己感到更無力。理念不清晰、策略不夠智慧,任憑你抗爭的時候決心再大,也很難成功的。以下是我對今年七‧一的一些感想:

 

一、遊行人數該是歷年之冠

我較容易中暑,所以這一、兩年也選擇較遲的時間出發,以減少在維園等候「出閘」的時間,而且在龍尾步行,普遍會較少人,不會太焗促。去年我下午5:40到達維園,已經完全沒有人,因此要立刻急步前往富豪酒店,追回龍尾。

而今年我是下午5:50到達維園的,那時候還有很多人在排隊離開維園,而且不斷有市民加入,所以我決定返回天后,先吃晚餐,再返回維園排隊。

回到維園已是6:30,還以為所有人都走了。怎料,排隊的人群不但還沒有離開,還持續有人「跟隊」。
結果,我等了一會兒,到7:00才正式入隊。

我還以為自己接近隊尾,原來真正的隊尾在八時許才離開維園。這是應該破了2003年紀錄的。

 

二、捉到鹿唔識脫角的民陣

當我到達灣仔既時候,第一次聽到大會宣佈警察的數字為92000,全場嘩然。那一刻,我心裡卻很平靜。我認為警察公然「報細數」,在今天的香港已是一件很正常既事。在黑影雄和689的領導之下,警隊淪為政權的工具,出盡方法打壓異見,也是常識吧。

所以,我們要做的,其實是不要再相信警察的數字。沒有期望,就不用失望,反正那個數字也是跟大陸的官員一樣,公然做假的。那些天真以為我們小市民可以感化警察的人,請你們再三思考警察在獨裁政權下的角色。任憑你的歌聲再動聽,你的經文再感人,他們也不為所動的。

好了,既然警方公佈的數字,我們不能控制,那麼最愚蠢的就是民陣公佈510, 000這個數字。點解蠢?

一、今年比起2003年一定更多人上街,你報600,000甚至更多,大家都覺得合理。

二、報大數其實問題不大的。因為多年來,主流報紙(除大公、文匯外)基本上都是跟隨民陣公佈的數字,哪怕該數字明顯「吹大」,結果頭條仍然會寫六十萬、七十萬。

三、雖說遊行的實則抗爭效果不算太大,但當民陣公佈510,000,就凸顯不到今次的群情洶湧。翌日,保皇黨只會厚著臉皮說:「你們也只是比2003年多10,000人上街而已,其實香港還有很多人滿意政府的施政呀!」

我不會說民陣投共,又或是中共間諜,但今次他們公佈的數字,在策略上絕對是愚不可及。

 

三、包容大過天的民陣?

今年沿遊行路線擺設街站的團體,一如往年的多,有些連名字也沒聽過。但最讓我驚訝的,是民陣容許將軍澳區議員方國珊擺街站。方國珊曾經是自由黨成員,雖然退了黨,但我卻從沒聽過她為爭取民主說過話(更不要說做了什麼實質抗爭東西)。劉夢熊是以個人身份參加遊行,但方國珊卻是擺放街站宣傳、籌款,意義上是截然不同的。

以孔令瑜為首的民陣,愛以包容大陸人自居,如今連保皇黨的成員也包容,竟然容許方國珊在七‧一遊行擺檔,確實令人大開眼界。

另一方面,民主黨已堅決退出真普聯,而該黨亦從沒有堅持公民提名。佔中公投後,公民提名明顯是泛民支持者的共識。現在,民主黨放棄公民提名,豈不是與廣大泛民支持者為敵?為什麼統籌的民陣,不選擇踢走民主黨?難道私人關係大過天,連原則也要放棄?

既然這樣,達時製作不如也申請在七‧一擺街站籌款了,大家又會否支持?(笑,把自己看得這麼高!)

 

四、從網絡世界走回現實吧,趕走民主黨的路,還有很遠!

在網上,一直都看到很多朋友跟我一樣,討厭民主黨,並希望它早日安心上路。所以,當今年民主黨堅持退出真普聯,準備再一次出賣泛民支持者的時候,我以為很多示威者也會在遊行路上,對民主黨報以噓聲。

可惜,事與願違。當我嘗試帶領附近的示威者,在民主黨各街站前,喊口號叫民主黨「收皮」、「仆街」、「無恥」的時候,大家的反應都不強烈。這跟2010、2011年的時候,大家一呼百應,鬧爆民主黨,相差很遠。

我終於想通了。畢竟,香港人是善忘的。民主黨的醜惡,經過幾年時間的沖洗,已經被大部分香港人忘得一乾二淨了。網上活躍論政的人終歸是少數。回到現實,縱然是泛民支持者,其實不少朋友對民主黨的近況也不太清楚。他們不知道劉慧卿譴責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他們也未必知道民主黨退出真普聯;他們也許相信泛民應該團結……在他們眼中,民主黨還是二十年前那個他們認為值得信賴的民主黨。

要令民主黨滅亡,路還不短啊,大家要加油!

 

五、當抗爭變成嘉年華會,大會又怎能留住憤怒的群眾?

大批市民上街,原因可以很多,但他們的心情,99%都是憤怒,不會是開心的。(如果是開心的,他們為何不到K房唱K,又或留在家裡拍拍拍?)憤怒,是因為大家都對這個政府及制度不滿。

偏偏,由進入維園的那一刻,我誤以為自己到了嘉年華會,又或一場球賽。大會主持不斷唱歌,而歌曲在他們帶領的歌聲之下,憤怒的情感已經被磨煉得不知所縱。更為可惜的,就是沿路碰到了幾間大學的學生會。他們一起以興奮的心情唱著《海闊天空》、《問誰未發聲》等歌曲,究竟這裡是K房還是跟政府抗爭的場地?

這一刻,我感到異常無力。我們不是已經忍無可忍,要跟獨裁政權惡鬥的嗎?可是,唱著這些歌曲的人,滿臉笑容,究竟他們在想什麼?難道跟某組織一樣,人家用念力,他們就用歌聲抗共?

如果是這群大學生集體打飛機,那問題還不大。不過,當其他群眾也跟著這班大學生唱歌的時候,那整群人的意志、決心已經通通飛走了。
抗爭就是抗爭,不是開Party。唱歌不是不可以,但要適可而止,而且緊記自己為了什麼而來,不要唱了幾首歌,就以為表了態,抗爭就此完成。

 

六、標榜道德感召的公民抗命,能幫助到我們爭取民主嗎?

晚上十時左右,我在遮打道留守了一會兒。那時候,學聯及學民共四位成員在台上發言。以他們的年紀,演說能力算是不錯的了(自問我就做不到),特別是批評制度不公、獨裁政府,所持理據雖是舊調重提,但概念完整,沒有什麼甩漏。這的確要讚。

可是,最讓我失望的,是黃之鋒仍然嘗試利用道德感召這方法來感動警察,奢盼警察不會暴力對待他們。沒錯,對於我們群眾來說,之鋒的話確實感動,但對於警察呢?

要記住,由入職那一刻,警察的靈魂已被政權吞去。加上高層的「鬼話」,更讓警察對示威者反感,形成對立狀態。形勢對立的時候,就不能奢望你的說話能感動敵人。試想想,戰爭的時候,你對著敵人打「悲情牌」,哭著指出「自己都有阿媽生」,要求敵人設身處地想一想,不要槍殺你?結果,想都不用想,敵人已經一槍轟死了你。

至於「坐定定」等候警察拘捕,策略上我認為是欠缺智慧的。原因如下:

一、警察不會因而被你們打動;

二、因為傳媒的自我審查,所以哪怕警察暴力清場,你們的慘況也會被主流媒體報道成「你們佔領就是不對」。輿論上未必可以感動其他非泛民支持者。

三、被捕了,即損失了己方兵力。我們的力量已經不多,如果還因為堅持看似高尚的公民抗命,輕易、自願的被警察拘捕,那麼抗爭就更難成功。

現實跟理想不同。邪不能勝正這個道理有時候在現實是行不通的。你跟一個獨裁、不義的政權惡鬥,單單站在道德高地,擺出正義的姿態,是沒有太大作用的。所以,我認為打游擊戰,跟警方鬥智鬥耐力,是較為合理及可行的做法。所謂游擊,就是靈活走位,讓警員難以拘捕示威群眾。哪怕警方下定決心拘捕示威者,也得花上大量時間才能緝拿所有示威者,這算是「死也死得有意義」一點吧。

要對抗中共,抗爭的方法就要與時並進,創意更是不可少。單單依照以前的模式,就很容易被敵人摸透,難以成功。

 

五十一萬人?別滿足得太早。

五十一萬人,是一個很鼓舞的數字吧?它突破了2003年的五十萬人,反映政府的施政已到達人民容忍的限度,但如果因為有五十一萬人走出來而感到滿足,認為香港有救,似乎滿足得太早吧?

這五十一萬人當中,不乏一些「應節心態」的人。應節心態的人是指平日對社會問題不太關心,但當一到六四七一,就急不及待走上街,打卡向朋友炫耀一番。建立到某種社會形象後,他的生活再度回復平靜,如果不是人人皆討論的大議題,例如6.22公投,就不能讓他發聲。更甚的是,有些應節心態的人只是參與了遊行,就說到自己拯救了世界一樣,實在叫人不敢恭維。他們有這種想法,其實可能因為他們不太清楚外在環境對他們的生活有什麼影響,只是流於道聽途說。如果想香港有救,間中應節地走出來的他們就要提升意識。但如何提升他們的意識,則是一個難題。

另外,有更多的人,因為工作、家庭、甚至追夢等種種因素,只能於這些日子和經過大型宣傳的議題,才可提醒他們面對社會的不公義要站出來發聲。這些日子過後,他們把自己的視線重投他們最重視的工作、家庭、夢想裡,一年復一年,直到永遠。但面對這問題,減少他們對發聲的無力感,讓他們在平日也多表達對社會問題的不滿,恐怕比提升意識更難。畢竟,「搵食」是港人核心價值,重視眼前利益亦是港人特點。

五十一萬人當中,有幾多人能把今天的堅持,帶回七一以外的日子?鼓舞背後,是一個苛刻的問號。

阿根廷加時險勝瑞士,階段性勝利欠說服力

 

阿根廷今場陣容基本上同對尼日利亞嗰場一樣,除咗拿維斯取代咗阿古路之外。陣式亦都因此由 4-3-1-2 變成 4-2-3-1 ,希古恩打單箭頭,美斯同迪馬利亞主力策劃,拿維斯就喺右邊走上走落。瑞士亦都係踢 4-2-3-1 ,前鋒主要靠沙基利搵食,都係擺明先求穩守,七、八個返嚟守你就家常便飯,有機會反擊就三扒兩撥造上去。

阿根廷分組賽主要靠美斯打江山,華麗攻擊陣容實質上配合唔多(詳見呢篇),今場亦都冇大分別,每每都係靠迪馬利亞同美斯自已扭,扭唔到就斬入去,斬唔到就回傳。上半場比較成功撞到入去嘅攻勢,兩次都係喺右輔位起腳,但都輕易畀龍門比拿利奧接實。

瑞士有一次死球攻勢,喺右邊落到底回傳中路,可惜薩卡嘅射門被羅美路救出,之後列治史泰拿禁區外抽射又無功而還。及後瑞士有另一次快速直接嘅反擊,一個大斜線畀祖斯比迪米斯跑到禁區邊接應,單刀埋門竟然求其一腳笠畀羅美路接實。或者佢追波都追到腳軟,但真係好嘥!

上半場就係咁互交白卷咧。

 

下半場返返嚟,明顯見阿根廷加強左路攻勢,左閘盧祖不時助攻,有一下施射幾乎考起瑞士門將,之後一次靚傳中畀希古恩頭槌攻門,但又係畀比拿基奧托出底線。及後,美斯一次禁區外抽射僅僅越楣而過。去到比賽中後段,基本上係一面倒阿根廷圍攻瑞士,但瑞士全軍退守之下,阿根廷只可以圍住禁區組織,美斯左輔位射地波又畀比拿利奧擋出。

於是,又要加時,我似乎可以睇埋警方喺中環清場咧。

 

阿根廷喺加時上半場主要利用死球戰術,先有加雷接應角球頭槌畀比拿利奧撲到正,再有後備入替嘅柏拉斯奧迎頭罰球畀龍門輕鬆接住。谷得咁上下,阿根廷都開始有疲態,畀瑞士攞返唔少控球。不過瑞士攻力認真唔夠銳利,另一次有機會組織一下,沙基利控住個波又咁啱畀球證擋住去路,搞到呢位拜仁慕尼黑球員媽媽聲。十五分鐘過去,比數依然係零比零。警方錄音機又出嚟話留喺遮打道嘅人士係非法集會,會採取果斷行動回復公共秩序。

加時下半場,阿根廷有迪馬利亞右邊禁區頂外勁射,畀好專注嘅比拿利奧救出。之後佢推入啲啲又拉一腳靚波,又畀瑞中堅佐羅頂走。查實阿根廷最後兩個換人名額都係放喺防中同左閘位,反映變招或者變陣嘅能力好有限。反而瑞士臨尾十分鐘先換入迪斯馬利同你搏一搏。

 

不過,阿根廷最終都係靠美斯一次中路突破,分去右邊無人看管嘅迪馬利亞,佢今次射地波終於遠柱入喇。瑞士終極反撲,連龍門比拿利奧都衝埋上嚟頂頭槌。迪斯馬利接應傳中頭槌頂中柱,個波再反彈落佢隻腳,可惜係反彈去柱邊出界。之後迪馬利亞想笠射空門可惜僅僅斜出。沙基利臨完場前喺禁區邊博到一個罰球,可惜佢自己主射省中人牆,比賽亦正式完結,阿根廷入八強,但演出真係令人幾失望。

 

法國記者直播期間頭髮被咬

約旦島 L’Isle-Jourdain - 記者在外採訪,經常要面對突發狀況,特別是直播訪問的話,就更加避無可避,有錯就直接給觀眾看到。 而在南法,一名記者訪問熱情球迷的時候,竟然有男性球迷從後靠近,咬她的頭髮。雖然她的反應專業,繼續報導,卻擋不住片段在網路的瘋傳。 費加羅報

警:遊行緩慢因帶頭車輛慢駛 民陣:警說法不可思議

民間人權陣線對警方指遊行隊伍帶頭車輛速度過慢的說法感到不可思議。 在主辦單位的車前有大量參與遊行的市民, 如民陣按警方的要求加速,是妄顧參與遊行市民的安全。

在整個遊行過程期間, 民陣多番要求警察開放更多的行車線, 以提供足夠的遊行路面。遊行隊伍並因此停止前進十分鐘,以便即場與警方交涉,在交涉不果後便已繼續前進。對於警方將主辦單位與警方溝通的過程說成是阻礙遊行進行的行為, 此是誤導公眾的說法, 民陣要求警方立即收回有關言論。

對於警方沒有接納遊行及公眾集會上訴委員會的意見,恰當地行使酌情權去開放行車線供遊行參與者使用,以致大量市民遲遲未能於維園出發。 民陣表示不滿及遺憾, 並會於事後向委員會反映意見及保留法律追究的權利。

全球報道七一遊行 #hk71 簡短綜覽

大家先吵下到底有幾多人上街先。但今日警察就算唔拖,都應該多好多人上街。而今日膠事錄 Admin 係藉機罷工,但Twitter 卻是震個不停。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有個甚麼「非法公投」的狀況,定係人多,今日七一遊行上西媒的速度快很多,英吉利殊傳媒,很多人講,唔講,德法文d 傳媒都食過返尋味都上得很快,都算。(但法國費加羅報出奇地快。)

 

但連愛沙尼亞郵報的報導都未過半夜(香港時間)就出現,小的真的要出來呃下稿費。

 

Screenshot 2014-07-01 23.31.18

 

不過「愛沙尼亞郵報」當年有登過學民仔很「那些年」的圖片,又對香港示威不離不棄其實真的不奇怪,奇怪的陸續有來。

 

 

下面兩個,一個荷蘭的人民日報,一個是以色列國土報 (希伯來文),平時兩個國家,很少有香港甚至是中國新聞,又係未過12點就出文,真係心林做mud9。

 

 

路透有共匪?

英吉利殊唔係唔提,要提就提路透,膠事錄Admin發現,最初條題竟然係:「香港民主遊行,政府承諾做到最好」。

 

Screenshot 2014-07-01 21.32.43

 

當然而家個題目好似….有d矯枉過正,不過都要睇下wor,又好似係大陸串法個「Li」wor,係新手捉唔到重點,定點,你自己林啦。

 

Screenshot 2014-07-02 00.01.57

 

大家要做野

而且另一邊廂,帝國廣播公司又出徵圖post,甚至連法蘭西24台都玩埋一份,大家好識做。

Hong Kongers – Tell us, what rights are you afraid to lose if China screens candidates? Share you thoughts: [email protected] #july1hk

— The Observers (@Observers) July 1, 2014

 

PS 呢次應該唔做地圖啦,Follow 膠事錄個 Facebook,或者 西媒噏乜鬼,都會有最新關於香港既新聞報導,一個有篩選,一個就無篩選但好多,你自己揀 lor。仲有多d Retweet Reshare,特別係今晚!

 

【七一公民抗命 – 行動者須知】請廣傳

【七一公民抗命 – 行動者須知】請廣傳

有意參與《七一公民抗命,留守遮打道!》的朋友,請熟讀以下須知,或向大會工作人員索取印刷本。嚴陣以待,留守遮打道!

【行動內容】
日期:7月1日(星期二)
時間:民陣遊行結束後,凌晨零時開始
地點:中環遮打道(遊行終點)
行動流程:靜坐至早上八時,公民抗命爭普選

訴求:要求政府尊重民意,切實回應民間公投的結果,並把公投所反映的民意包括公民提名權,納入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報告以及第二階段諮詢內容

【行動守則】

1. 本次行動乃公民抗命行動,主要有兩個目標:
甲、 主動犯法被政權拘捕,向大眾彰顯政權不義、爭取真普選的決心
乙、 堵塞道路至七月二日早上八時,顯示這種抗爭手法,有阻礙社會日常秩序,迫使政權回應的能力
2. 本次行動的基本原則為:
甲、 任何情況,保持鎮定克制,團結一致,守望相助
乙、 不主動衝擊警方防線,不攜帶武器,不報復警方行為
丙、 被捕時不反抗,不會因為其他被捕人士而與警方衝突
3. 每個人自己都需要先想清楚自己的底線,是否可以面對被警方拘捕,及以後的保釋和控罪,絕不能抱僥倖心態!
4. 避免引起和介入衝突:
甲、 不要理會反示威的群眾,如有需要,大會糾察會將其請離場。
乙、 見附近有人被打,勿激動,勿加入扭打,而是要拿起手機拍低情況,作為日後證據。
5. 警方有可能施放胡椒噴霧。胡椒噴霧注意事項:
甲、 勿使用蚊怕水、藥油等油性溶劑,以免噴霧附在身上
乙、 警方施放胡椒噴霧時垂下頭,避免被射中耳及鼻部
丙、 切勿吸入或吞下噴霧
丁、 可用少量清水倒在被噴霧沾上處,然後用紙抹走;勿用大量清水沖洗,以免噴劑溶解,流往其他部位
6. 如大會判斷警方正在或極可能使用過量暴力清場,傷害參與者,大會將立即宣佈行動結束。
7. 在行動期間及結束後,皆不宜單獨行動,以免增加被捕風險。

【被捕須知】

1. 請及早向大會提供你的中文全名、身份證號碼、聯絡電話,我們將會有律師團隊提供協助。
2. 被抬上車時,大叫自己中文全名,以便大會法律小組安排律師。
3. 被捕後會沒收電話:
甲、 先將通訊錄備份,以免電話被用作證物而長時間沒收
乙、 用紙筆抄低緊急聯絡人電話
丙、 被捕前退出有敏感資訊的社交群組、從社交網站登出
4. 被捕時:
甲、 保持鎮定,詢問被捕理由,繼續高喊口號,不要反抗,以免變成襲警
乙、 如有警方使用過份武力,切勿反擊,應高喊該警員肩上編號
5. 在警署內,注意:
甲、 可要求得到水、食物和毛氈
乙、 可要求打電話出外面,聯絡家人、朋友或者律師
丙、 落口供時,警員會告訴你:「依家唔係事必要你講,但係你講嘅嘢都會用紙用筆記低,成為呈堂證供,你明唔明白?」,並向警察說「明白,但係我無嘢講」,之後不用回答其他問題,也不要與警員閒聊
丁、 請閱讀清楚口供紙內容再簽名,可要求修改,並拿取副本
戊、 如警方通知有律師想與你見面,必須告訴警方:「我需要見律師!」
己、 落口供後影相及印手指摸,隨後可保釋離開(留意日後報到日期)
庚、 請預先帶定保釋金($100-500),若身上錢不夠,可要求減低金額或致電親友。
辛、 若警方不批准保釋,應再要求見律師(若不批准見律師,要記住時間地點)。
6. 在法庭上,注意:
甲、 若有可能被扣留至直接上法庭過堂,會在裁判官面前選擇「認罪」或「不認罪」
乙、 如無清楚控罪及具體細節,放膽向裁判官要求押後,容許徵詢法律意見
丙、 如裁判官不批准押後,即時回答「不認罪」(日後可再認罪,不會有負面影響)

【其他注意事項】

1. 照片及證據
甲、 不要隨便將含有衝突場面的相片或影片公開,以免成為警方拘捕證據。
乙、 把拍到的片段和照片用獨立的記憶體儲存好,標好日子、時間等識認,以便有需要時可以翻查、指證。
丙、 把事發經過寫下記錄好
2. 事後拘捕
行動過後,警方有可能到或你的住所或有關團體會址找你。記住,入面的人沒有責任開門,除非警方有搜查令。除非你在街上被警方截住,否則警方電話都不用

【七一抗命,留守遮打道】
http://tinyurl.com/mhkxwnx

【抗爭在線現場直播(多頻道)】
http://hackfoldr.org/resistancelive

【踐踏五十萬民意,公民抗命,更待何時?】 ──學聯回應政府對七一大遊行的回應

【踐踏五十萬民意,公民抗命,更待何時?】
──學聯回應政府對七一大遊行的回應

今日七一大遊行五十一萬人參與,政府發言人剛作出回應,對於民眾訴求依舊視若無睹,只一味照本宣科,簡直是對民意的侮辱和踐踏!面對不義的極權政府,反抗早已是人民的義務!

1. 公民提名不可逆
特區政府又一次以「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622公投已有9成投票者支持公
民提名,可見民心所向。港府一見民主潮流不可逆轉,還要把基本法捧成祖宗家法,強迫人民盲目附從。更況且,中共又同時祭出白皮書,反映對基本法及高度自治的諾言早已掃進廢紙堆。這已不再是法律問題,而是以獨裁者的意志凌駕於人民的意志之上。

2. 人民意願不容侮辱
特區聲稱尊重我們表達意見自由權利,實則是虛以委蛇。表達公民訴求毋須
當權者同意,但政府對今晚行動如臨大敵,上月反東北集會又曾毆打示威者,又是誰在挑動矛盾?試問毫無認受性的極權統治者,執意與民為敵、不惜違法鎮壓,又談何要求市民「合法途徑」表達意見?

3. 禍首正是梁振英
人民和政府的對立,根本原因是梁振英的一意孤行。現今香港程序崩壞,人民不得已群起反抗,只有實現真普選,才能消除民怨、撥亂反正,是為理性務實之道。但梁振英一再漠視民意,更一味把社會矛盾卸責於人民,不過是一介獨夫所為,讓香港陷入水深火熱之中,才是真正不理性務實。

希望在於人民,改變始於抗爭。政府執意踐踏民意,公民抗命,更待何時?今晚,遮打道見!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四年七月一日

【七一抗命,留守遮打道】
http://tinyurl.com/mhkxwnx

【抗爭在線現場直播(多頻道)】
http://hackfoldr.org/resistance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