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香港文章

妞快報:泫雅自拍曝光新髮型 染黑髮變身清純美少女

去年下半年再度和BEAST的賢勝以雙人組合「Trouble Maker」回歸歌壇的泫雅,當時一頭金色短髮和性感惹火的造型,光是宣傳照一推出就立刻引起討論,在MV中更是變換多種造型挑戰電視尺度,而以往都是以性感形象出現的泫雅,讓人常常忘記她其實才21歲而已!就在新年的一開始,泫雅也在自己的Instagram上放上自己的新髮型,重新變回黑髮的她,清純可愛的模樣更加討人喜歡!
 

Photo Source:hyunah_aa – Instagram
染成黑髮還換成淡妝,這樣的妝容是不是更符合…

結合相機使用習慣,改變手機拍照方式的 bitplay SNAP! 5

img_3044.jpg
最近周遭出國的人真的非常多,就算沒有跨國旅行,跨縣市的旅遊也很熱門,尤其搭上了小鴨的展覽或圓仔開放參觀,配合涼爽的天氣,如果不出門都要對不起自己了!雖然出國或小旅行會擔心忘記帶東帶西,但是又希望能盡可能減少行李的重量,尤其是男生女生都會攜帶的相機,更是占了包包重量很大的一部份,如果能夠把手機結合相機用法,對於肩膀的負荷肯定會大大的減少阿!

美好的景象總是一瞬即逝,根據統計現在人拍照所使用的器材已經漸漸被高機能的手機取代了,越來越輕薄的手機 vs 越來越強壯的拍照機能,讓很多人寧可捨棄相機獨有的特性,改而單純只用手機留下回憶,只不過真的拿起手機拍照在手勢上還是難免不夠順暢,於是台灣設計品牌「bitplay」決定把相機的握持方式大改造結合手機,並取名叫做『SNAP! 5』。

閱讀全文


    



烹飪利器!居然是…吹風機!?

duck2_wide-6c7f459fd1299e974308ec0a1dbe00a6d20286ba-s40-c85-650x365.jpg
廚房用具日新月異,每個人的廚房有什麼工具大概就代表那個家庭的飲食習慣,像編者自己家非常喜歡用同一個鍋子炸東西、炒菜、燉肉、煎魚…,大概就代表我們家的吃飯習慣完全超級不講究,或是根本很懶得替換放在下層的鍋子…。國外的新聞網站 NPR 提出了一個古怪的理念,他們認為,廚房也要配備一隻吹風機,才能算得上器具齊全。

閱讀全文


    



電子閱讀時代,我們更需要「獨處」

電子閱讀時代,我們更需要「獨處」

mohsin-hamid-and-chiki-sark圖右為 Mohsin Hamid。圖片來源:  Sara Faruqi/Dawn.com

作家是如何看待電子書的變化的? Seth Godin 和 Kevin Kelly 積極嘗試新的出版方式,並體會「自出版」的爽快和責任。但很少人談到出版以後的事情,比如說——從作家的角度來看,電子書的閱讀體驗如何?

寫了兩部小說,均入選《紐約時報》年度好書的作家 Mohsin Hamid,最近談電子書如何改變閱讀的體驗。

連網與可攜,是電子書的突出優勢。因此 Mohsin Hamid 在巴基斯坦的家裡時,只要點擊一下, 就馬上可以下載電子書來閱讀,不必擔心附近書店裡沒有這本書的問題。外出旅行的時候,將想看的電子書裝進閱讀器就可以了,讓人能夠輕鬆地背著一個包去旅行。

閱讀體驗上,Mohsin Hamid 承認電子書與紙本書存在差距,但電子書並非全無優勢。比如說,電子書可以改變字體的大小,這一點對於已經 42 歲的他來說,就顯得十分重要。電子書可以在黑暗中閱讀,也讓他常常賴在床上不捨得下來。翻頁速度快也是電子書另一大優勢。

不過,他還是更加喜歡閱讀紙本書,並認為這種閱讀方式不會被取代。原因在於,紙本書為人提供難能可貴的「獨處」,尤其是在科技讓人隨時連線的情況下。

I'm not trying to be unfriendly, but this bench really is only big enough for one person...數位閱讀時代,獨處的時光更顯珍貴。圖片來源:Ed Yourdon

他認為,「時間是我們寶貴的資產」,我們「不應將注意力視為開支,而應視為消費。」他自己就十分注意主動利用時間的方式,比如說將為手機上的瀏覽器設置密碼,將郵件的自動通知關掉改為手動更新,以及利用工具計算自己使用瀏覽器的時間,必要時還會發出警報。可見,他的種種努力,都是為了避免自己無意中被動地在網路上消費時間。

這和 Mohsin Hamid 對科技的認知有關。他覺得,「當我們踏入賽博空間(cyber space)的時候,我們就會從物理實體轉為人機混合的形態」,有的人會積極擁抱這個變化,並自然而然地在腦海裡完成這樣角色的轉變。但也必定有人和他一樣,全然拒絕這樣的變化。

無法上網、厚重的紙本書能夠保存「獨處」的價值。Mohsin Hamid 的選擇告訴了我們,越來越外向的年代,內向就越發珍稀吧。

阻AV 女優赴台,小馬哥小心身體

吉澤明步

(吉澤明步)

 

台灣移民署早前拒絕日本AV女優赴台,直指包括吉澤明步、波多野結衣、大槻響等到寶島暢遊,目的卻志在賣淫。此舉實在顯示馬英九政府不智、無知兼欠缺兩岸形勢的洞察力。

要知道AV 種類博大精深,其中一類就是於90年代盛極一時的「性愛自拍」系列。早於1987年由伊勢鱗太朗監制的《隨心所欲》系列,就以8mm 手提機拍攝「個人作品」,並且大受歡迎。其第一身的親密現場感加上拍攝成本下降,馬上使「性愛自拍」成為日本AV界的中流砥柱。每年數以萬計同類作品,不知慰藉了多少東洋男兒心靈。

要是移民署對女優在台活動嚴厲打壓,在聯同警察踢門一刻,只要那個男人手拿現今一人一部具拍攝功能的手提電話,馬檻都立即變片場。即使一個地方可以立法阻止賣淫,但世界無一先進國家會禁止電影公司在私人地方取景。此不智之舉除破壞世界電影業交流,也隨時遭受民事索償。同時,這也會打擊兩岸三地於台灣取景意欲。要是王佳芝未死,而易先生跟隨國民黨退守台灣後又欲再續前緣的話,李安也鐵定不能選台灣拍攝。移民署此舉視為不智。

當然,移民署一眾高官肯定不知市場現況。一般三線AV女優在日本本土以拍攝為名,跟麻甩佬上床為實的市價約為二十萬日圓左右。而報導卻指出羽田愛赴台提供性服務,只收取7萬新台幣(約1.8萬港元)。要知道日本AV女優人多勢眾,隨時比台灣賣珍珠奶茶的從業員更多。春水堂一杯珍珠奶茶的價格也隨時比士林夜市的貴上兩三倍,試問以波多野或羽田等人的名氣,又豈會如此賣大包呢?此荒謬之極就如旺角砵蘭街黃紙黑字買著「八舊水鍾嘉欣」一樣,有識之士皆不會信以為真。

 

波多野結衣

(波多野結衣)

 

移民署點名的皆為一線AV 女優,她們除拍攝外,還有寫真集及collection cards 等。不只無需明刀明槍,於簽名會時的衣著比台灣夜場辣妹每每拋出三四吋事業線更為保守,而排隊人龍卻比香港才子出書多出十倍以上。日本人做生意一向貨真價實,而且又習慣把最好留給自己人,水貨出前一丁也比本地售賣的A貨品質貴上五倍。只花二萬港元要能享受國民級的溫柔口技,要不是日本刻意對台灣饑民釋出無限善意,就必定是流料。因此,要禁的目標反而是所以除點名外的二三線AV女優,但此舉又涉及大量個人資料。移民署明顯是馬虎處理,又或對市價一無所知。

另外,此一決定也大大打擊台日實際上共同制衡中國的慣性。AV女優外流賺錢,除了因為在本地接客有損形象外,更因為安倍經濟學使日圓大幅貶值,AV女優寧可賺取外匯。賺新台幣大概可能只貪台灣跟沖繩較近。賺錢過後,還可順道到沖繩一轉,以比日本海潔淨百倍的太平洋海水洗滌一下被講國語的外人撫摸過的嬌軀。

但移民署此舉一出,AV女優就被迫踏入中國,以賺取最有前景的人民幣。反正在祖國被顏射得滿臉精液的蒼井空已一早為大家鋪橋搭路,異鄉之國反而以尊封她作「老師」身份。即使中日再爆發釣魚臺問題,甚至大戰,但精液卻無分國界,她們仍是屬於世界的。人身安全絕對得到保障。

再者,人民幣的魔力早就伸延到日本本土,日本國內接受銀聯找數的商戶早就過萬間,真正世界通行。賺人仔怎說也比新台幣好用,也比太平洋的海水好洗。

假如她們幾位真的搶灘大陸成功,到時中日關係就能透過蒼井老師、波多野老師、吉澤老師達到真正民間交流。中日關係交好,對台灣在國際形勢上百害而無一利,陰謀論者大可以此指責國民黨出賣台灣。只要再傳出幾條親民微博,勢必令無數台灣熱血男子失望兼憤怒。

萬梓良話「阻人死咗要俾人燒春袋」。今日阻AV女優赴台,小馬哥在保總統之位時,也應小心春袋!

 

波多野結衣

(波多野結衣)

 

SJ利特痛失至親 父親留遺書與祖父母自殺

目前在軍中服兵役的Superjunior 隊長利特,在1月6日的晚上傳出父親與祖父母發生車禍而過世的消息,而這樣悲傷的消息才過了一個晚上,經過警方到現場鑑識後,案件隨即轉由集體自殺的方向偵辦。
 

Photo Source:1등 인터넷뉴스 조선닷컴
利特的父親與祖父母是在住家公寓中被發現,警方推測三人的死亡時間大約是在5號的晚上11點,而根據韓國媒體的報導,祖父都患有老人癡呆,祖母則是長年臥病在床,而利特的父親在離婚後獨自照顧兩位長輩,生活相當辛苦,因此得到了嚴重憂鬱症。
&nbs…

妞快報:SJ利特痛失至親 父親留遺書與祖父母自殺

目前在軍中服兵役的Superjunior 隊長利特,在1月6日的晚上傳出父親與祖父母發生車禍而過世的消息,而這樣悲傷的消息才過了一個晚上,經過警方到現場鑑識後,案件隨即轉由集體自殺的方向偵辦。
 

Photo Source:1등 인터넷뉴스 조선닷컴
利特的父親與祖父母是在住家公寓中被發現,警方推測三人的死亡時間大約是在5號的晚上11點,而根據韓國媒體的報導,祖父都患有老人癡呆,祖母則是長年臥病在床,而利特的父親在離婚後獨自照顧兩位長輩,生活相當辛苦,因此得到了嚴重憂鬱症。
&nbs…

切啦切啦再會啦!艾瑪華森驚爆與男友分手

好萊塢明星情侶夫妻分的分、離的離,其實大家都見怪不怪了,但是看到昔日可愛的小妙麗艾瑪華森在情字這條路跌了一跤,還是忍不住想為她感到惋惜呀!
source: Emma Watson, Will Adamowicz Split – usmagazine
 

source: Emma Watson Breaks Up With Will Adamowicz – eonline
艾瑪華森和富商之子Will Adamowicz從2011年開始交往,期間曾傳出訂婚消息,現在卻被爆料這段感情正…

妞快報:切啦切啦再會啦!艾瑪華森驚爆與男友分手

好萊塢明星情侶夫妻分的分、離的離,其實大家都見怪不怪了,但是看到昔日可愛的小妙麗艾瑪華森在情字這條路跌了一跤,還是忍不住想為她感到惋惜呀!
source: Emma Watson, Will Adamowicz Split – usmagazine
 

source: Emma Watson Breaks Up With Will Adamowicz – eonline
艾瑪華森和富商之子Will Adamowicz從2011年開始交往,期間曾傳出訂婚消息,現在卻被爆料這段感情正…

一般的讀詩經驗 - 看《特別的朗誦技巧》後感

朗誦

 

友人分享了一段短片《特別的朗誦技巧》,並節選了陳滅《抗世詩話》中〈聞朗誦而色變〉(頁210至212)的一小段,把浮誇虛偽的「朗誦腔」問題挑了出來討論:

對七八十年代在香港接受中學教育,特別在教室看「教育電視」長大的幾輩人而言,最先接觸到的朗誦,是語文教育上的朗誦,重點是以朗誦作為一種語文訓練,成功的朗誦是動人的,可惜不少演繹者,尤其是在教育電視上普遍所見的,只是矯扭造作、誇張作偽的「朗誦腔」,最典型例子是李後主的〈虞美人〉,經過特訓的小學生在節目中提高腔調說「春花~秋月~何,時,了~」,教育電視下被迫坐定觀看的學生嘔吐大作,對此深惡痛絕,長大後無不聞朗誦而色變。

真正具音樂性、能表達詩作意境的朗誦,本來是好聽的,只是我們對於教育電視常見的詩歌朗誦,實在有太多負面記憶。過度誇張的抑揚頓挫、假作投入傷心的情感,變成裝腔作勢的朗誦,除了〈虞美人〉,當配以五四初期的文藝腔新詩,聽之令人毛骨聳然,也不禁喟然,事實上,在教育效果方面,我記得讀書時每次播放中文科教育電視,遇上詩歌朗誦環節,同學們都很懼怕,連帶對中文科都沒有好感,長大後立志後(按:疑此字多餘)不讀文科,以為文學就是作狀,一代人對中文和新詩的仇恨,就此烙印於心。在殖民教育的氣氛下,我當時認定,教育電視式朗誦是政府為了使學生討厭中文而暗暗設下的局,這手法相當成功。

 

這個問題由來已久,甚至叫人一想起朗誦,腦海裡就會出現雙手擺在背後,身體左搖右擺,口裡誦出強烈的抑揚頓挫感的語調,不知成了幾代人的誦詩烙印。陳滅討論了的,我不想重複。事實上,要朗誦古典詩詞是頗有難度的,也不是一般老師懂得教導。古時的吟唱大概不是現代朗誦的模樣,但若要朗誦應當怎麼辦呢?總覺得無論如何唸,都無法恰如其法地朗誦得好聽動人。我是門外漢,朗誦的情感和技巧要留待專家再去講。不過,這段短片《特別的朗誦技巧》還可以反映出另一個問題:朗誦之前,要演繹得恰當,理解詩歌內容是基本,可是我認為從理解到演繹的距離比我想像中要大。即使中文科老師未有足夠的經驗指導朗誦技巧,但教導學生理解一首詩歌是最基本的要求,應當要做到的。

我不是要取笑或責怪短片《特別的朗誦技巧》中的梁同學,千萬不要誤會。我很想給他和所有參加者最大的鼓勵,繼續去改善和求進步。這位梁同學朗誦的作品是孟浩然〈宿業師山房待丁大不至〉:

夕陽度西嶺,群壑倏已暝。
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
樵人歸盡欲,煙鳥棲初定。
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

在短片中,梁同學說,朗誦開首時要「裝作看風景」,而唸末句時,也是望出去的樣子,他解釋到「因為這首詩講述作者等候朋友,所以仍要繼續張望」。另外,胡評判說出「要掌握這首詩並不容易,因為講述作者等候朋友,既不焦急,也不抱怨,反而可以欣賞黃昏的景色……」

胡評判說得沒錯,這首詩很難掌握。問題在於兩點,一是詩人「不焦急不抱怨」的情懷,如何可以透過演繹表達出來?更重要的是「松月生夜涼,風泉滿清聽。樵人歸盡欲,煙鳥棲初定」表現出幽靜閒適,運用浮誇的朗誦腔看來與詩歌的情緒明顯相悖;二是張望和風景,據我對詩歌的理解,詩中的景色不是胡評判所說的黃昏,而是夜晚,「夕陽度西嶺,群壑倏已暝」點出遠景已不可見,而「之子期宿來,孤琴候蘿徑」指抱琴等待朋友時,眼前是長滿藤蘿的路徑,無論藤蘿在地上蔓延,抑或是在林間懸掛和攀附,我認為都不是用「張望」的方式處理。天色已黑,如何遠眺?若藤蘿懸掛,擋住視線,也是看不遠的,若說在地上蔓延更貼切,「琴」和「徑」字給予讀者提示,視角是先從手中的琴到地上的蘿徑,眼睛要從低至高,由近而遠,眼睛不能太高也不能太遠,因為遠處是看不清的。雖然詩人期待友人來,但也作了不來的打算。這時候,景色既非「黃昏」,心情也應談不上「欣賞」。

 

要掌握這首詩的演繹技巧確實是非常困難,但似乎在表演者和評判的解說中,能夠充份透露出對詩歌的掌握仍然一段距離。那麼,這個現象是否反映出學養上的退步,在累積朗誦經驗之前,原來對於把握詩歌的內容和情緒都尚未鞏固,何不強化學生的讀詩經驗?今後的語文教育,學校急於教朗誦技巧,要在各種比賽中奪獎之前,是否應該想想怎樣教好古典詩詞?否則,我們的學生就仿如未學會走路就參加馬拉松長跑一樣,有一段巨大得難以想像的距離。